站在李振雄旁邊的李玉婉看見葉風,眼皮子一陣狂跳,她總覺得,今天,會是一個不詳的日子! 「誰啊這是,敢來李家囂張裝逼!」

「也不看看今天是什麼日子,在李宇軒葬禮上來搗亂,可是很觸霉頭的!」

「等著看吧,這小子要被打出屎來!」

……

葉風那囂張狂妄的樣子,讓李家的這些客人們都驚呆了,在驚詫之餘,也都冷笑了起來,李家在港島的地位,那就如泰山一般穩固和久遠,在李家鬧事,這不是活膩歪了嗎?

「你是何人,來我李家想做什麼?」

李振雄作為李家家主,這時候自然會站出來,上前一步,看著葉風,沉聲問道。

「嘭!」

葉風沒有急著說話,而是將陳威丟在了地上,「就讓他來說說吧!」

「什麼意思?」

李振雄對陳威這種小人物自然沒有多大的印象,只是看他面熟,也不懂葉風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葉風,這裡是李家,你目前可還是犯罪嫌疑人,還敢出現,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李玉婉走過來,厲聲說道:「不想活我可以成全了你!」

「李大小姐,我跟你的賬等會再算!」

葉風微微一笑,「現在先來說說李宇軒謀害宋丹丹一案吧!」

李宇軒謀害宋丹丹?

這什麼意思?

李宇軒不是死了嗎?

葉風的話一說出來,周圍的氣氛頓時微妙了起來,紛紛開始了議論。

「你放屁,我弟弟就是被那個女人以及你害死的,你還敢血口噴人,還有沒有王法了!」

李玉婉立即反駁道,「各位,眼前這位就是從內地來的人,帶著一個女的魅惑我弟弟,才導致了他的死亡,這種人渣,就該伏法!」

我人渣?

葉風真的很想笑,這些大家族的子弟,可真的是能顛倒黑白、血口噴人啊,還這麼熟練,一看就是老手!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堂堂李家大小姐說話可真是信口胡謅啊!」

葉風大笑了幾聲,「陳威,還是你來說說吧,這李宇軒是怎麼要求你的,說的好,我保你不死,敢說一句假話,我當場廢了你!」

地上躺著的陳威看了看兩邊,一個大名鼎鼎的李氏家族,他今天說了李宇軒的醜聞,那不用說,以後是不要想在港島呆下去了。

另外一個,則是殺神,渾身殺氣,他毫不懷疑,今天敢說假話,這人肯定會履行諾言,直接殺了自己。

一個可以活下去,一個當場,死亡,選擇怎麼做,是個正常人都會怎麼做!

「陳威,你好好說,我保你不死!」

李玉婉渾然不知道葉風的威脅意味著什麼,她有自信,以李家的名頭,陳威肯定會知道該怎麼說的。

「李小姐,對不起了!」

惡魔老公放過我 陳威道了一聲歉,然後說道:「那天,的確是李宇軒李少要求我找兩個姑娘去陪他,然後在房間里發生糾紛,他把那女子從十五層高樓推了下去,在和另外一個女子糾纏的時候,也不小心失手掉了下去!」

「他的死亡,完全是自找的,跟其他人沒有關係,而那個宋丹丹的死亡,是他造成的,所以,他才是兇手!」

陳威沒有任何的猶豫,一口咬定了李宇軒就是殺人兇手!

當然了,這一番話裡面有太多的漏洞,因為,陳威自己都不在場,這些話,只不過是為了迎合葉風說出來的而已。

只不過,李玉婉等李家人現在哪裡還顧及得了陳威話里的漏洞啊,心裡只想著怎麼把這件事給壓下來。

「讓供奉團出手吧,徹底鎮壓住他!」

李振雄看著那個站在場中央的葉風,臉色陰沉,拖的時間越長,只會對李家的名聲更加不利,不如一勞永逸,直接讓這個人從眼前消失!

洪主 以李家的能量,無非就是死一個人,還是能壓下來的!

「是,父親,我這就去辦!」

旁邊的李宇成恭聲說道。

每個大家族都會有養的很多打手,而高級一點的,則是叫做供奉!

這些供奉平時很少出現,但到了家族的危急關頭,會出現力挽狂瀾,現在雖然不是家族的存亡關頭,但也是事關家族名譽的重要時候,任由眼前這兩個人說下去,那對李家的名聲也是巨大的打擊!

「嗚嗚嗚……」

一陣低沉的笛聲忽然在李家別墅里響起,很快便傳遍了整個李家。

「催魂曲再現!」

「李家的催魂曲一出,必殺!」

「有趣有趣,有生之年還能見識到李家的催魂曲現世!」

……

周圍的人聽到這個笛聲,頓時笑了,紛紛閃開,讓葉風的周圍出現一大片開闊地帶,生怕會被連累到了一樣。

催魂曲?

葉風聽到這些議論聲,一陣皺眉,這道笛聲的確有著極強的穿透力,看似很低沉,其實還蘊藏著一股精神力量,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沒什麼影響,但實力越是高深,越是能感受到這首曲子的特殊之處!

話剛說完,八道玄妙的身影忽然從李家的別墅後院騰空而起,站在葉風周圍的八個方位上,也封鎖死了他的所有跑路位置!

「有點意思!」

葉風嘴裡呢喃了一聲,看著這八個人的站位分佈,似乎看出點名堂,但又像是處在重重迷霧之中,讓人根本沒辦法看清。

「葉風,你太小瞧我李家的底蘊了!」

李玉婉看著身處李家供奉陣法之中的葉風,一陣冷笑,朗聲說道:「一百年前,我李家先祖創立李家,收攏奇人異士,研究出一套八卦陰陽陣法,這五十年,還沒有啟用過,葉風,你該慶幸,你能有這個待遇!」

八卦陰陽陣?

名字倒是挺唬人的,就是不知道效果怎麼樣!

「都百年之前的東西了,還拿出來丟人現眼,也不怕辱沒了你們李家先祖的名聲!」

葉風渾然不懼,嘲諷道:「原來豪門李家就是這麼待客的啊,道理講不過了,就開始要殺人滅口了!」

李振雄等一眾李家等人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前拆穿他們的把戲,的確是很丟人的一件事情!

「葉風,你可別忘記了,這個世界是憑藉實力說話的,你如果沒有能碾壓李家的實力,敢找上門來,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條!」

李玉婉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忍著尷尬,怒聲說道:「只要你死了,一切安穩,所以,為了李家的長盛不衰,只有犧牲你了!」

犧牲我,換來李家的長盛不衰!

臉真大!

到底是有多無恥才能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啊!

葉風看著李玉婉那一張俏臉,是真的見識到了。

以前聽人說,長的越漂亮越聰慧的女人,是最危險的,葉風還不以為然!

現在看著李玉婉,終於領教到了! 第555章

「葉風,乖乖受死吧,你沒有任何掙扎的空間了!」

發泄了一番之後,李玉婉的臉色也恢復了正常,看著葉風,不僅沒有感覺到不好意思,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這世界上有很多無用的人,他們生出來便沒有為社會做過貢獻,一直吸收著社會帶給他們的福利,而在李玉婉看來,葉風,便是這樣的人!

既然是無用之人,那便用他的死亡,來換取李家的長盛不衰吧,這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是嗎?」

葉風呵呵一笑,看著站在自己上空八個方位的黑衣人,面露不屑之色,「只是八個螻蟻而已,那就來好了,我倒要看看,你們李家,有什麼好囂張的!」

「殺!」

李振雄早就忍不住了,還從沒有人可以在李家這裡,如此大放厥詞,眼前這人,是第一個!

必死!

得了李振雄的吩咐,八個黑衣人幾乎是同時發動,雙手捏成一道道手印,朝著葉風打了下去,幾乎有一道肉眼可見的光圈力量,往葉風的頭頂覆蓋了上去。

「壓!」

一道低沉的喝聲幾乎是同時響起,而在所有人的耳邊,都是一道悶雷般的炸響,承受能力弱的人都被這一道炸響給跪倒在地。

而處於風暴正中心的葉風,更是忍受著常人所難以想象的衝擊力。

不遠處的李玉婉等一眾李家人早就已經捂上耳朵,閉上了眼睛,將這股衝擊力給抵禦完全。

他們是知道這股聲波威力的,看似是聲波攻擊,其實更是帶著一種玄妙的攻擊力,只是這種功法年代久遠,就連李振雄自己都搞不懂這種攻擊力的原理了。

畢竟,在現代社會,槍炮橫行,熱武器才是最強大的武器,這種武道上的東西,現代人還是接觸的很少。

但這種聲波攻擊又是李家祖先流傳下來的,便一直都在使用。

等到周圍一片寂靜的時候,李振雄等人才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放開了手,剛剛掀起的風浪和細沙也已經全部恢復了正常。

可當他們的眼睛看向風暴中心的時候,卻發現,那個男人,卻毫髮無損,一點損傷都沒有。

「怎麼,就這點能力?」

葉風呵呵一笑,聲音不大,卻傳進了每個人的耳朵里。

就……就這點能力?

李玉婉都懷疑自己眼睛看錯了,耳朵聽錯了,產生了幻覺!

可眼前這一切都是真實無比!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不死!」

李振雄瞪大著眼睛,看著葉風,難以置信,原本必死之人,居然還能活著,這怎麼能讓他不震驚?

「我為什麼要死?」

葉風哈哈一笑,「死的人應該是你們,以豪門之名,做的卻是見不得人的勾當,族中子弟壞事做盡,還妄想掩蓋一切,殺人滅口!」

「你們這樣的人,該死!」

該死!

這兩個字如同一道咒語一般,響徹在所有人的耳邊!

嗡嗡作響!

說完,葉風一步一步朝著李振雄走了過來。

「攔住他!」

李振雄指著葉風,怒聲吼道,他不敢相信,堂堂一個李家,竟然連阻止一個內地人的實力都沒有,他不願意相信,也不想相信。

八個黑衣人像是幽靈一般攔在葉風的跟前,不讓他前進分毫。

「你們不過是八個人為製作的傀儡而已,也想阻止我?未免太小瞧我了吧!」

葉風冷笑一聲,剛剛的交手,他便已經弄清楚了這八個人的來歷,看似是穿著人的衣服,有著人相似的面孔,其實早已是一具死屍,只不過被人施行了咒語,像是行屍走肉一樣,永世被李家家主奴役!

說完,一拳揮出,一道磅礴無比的勁氣轟然在八個傀儡的中間炸開,剛剛還如同天神下凡、大顯神威施展八卦陰陽陣的八大傀儡,瞬間便直接化成粉末,消散在天地之間。

沒了!

這就沒了?

直到八個傀儡在空中消失殆盡,李振雄都沒有回過神來!

當初留下這八個傀儡的先祖說過,一旦有一天,這八個傀儡消散,也代表著李家將名存實亡,不復興盛!

那眼下豈不是……?

「李家,誰要阻我?」

葉風頭髮豎立,整個人如同戰神一樣,大吼一聲,周圍的人紛紛往後退了三步!

一聲大喊,也將李玉婉等人從恍惚之中拉了回來。

阻止?

誰敢?

以葉風現在的威勢,誰敢阻止,那下場只有一個:死!

不說話,沉默,也許還能苟活一條命!

「葉風,就算我弟弟殺了宋丹丹,那也是他的個人行為,和我們整個李家又有什麼關係,你難道還想要趕盡殺絕嗎?」

關鍵時刻,李玉婉的聰明才智又再一次發揮了她的作用,立即怒吼著說道。

對啊!

怎麼忘記這茬了!

李振雄一拍腦袋!

他畢竟年紀大了,頭腦沒有自己的女兒靈光了,即便李宇軒殺了宋丹丹,那也是個人行為,而且他現在已經死了,警察還有必要去抓一個死人嗎?

李宇軒也是成年人了,是一個單獨存在的個體,根據刑法,他的刑事責任是沒辦法牽連整個李氏家族的。

「不錯,還長了點腦子,不笨!」

葉風淡笑著點了點頭,像是讚許一樣。

丟人!

李玉婉剛剛升騰而起的一點小聰明,忽然就被葉風的這種嘲諷語氣給弄的啞口無言!

「理論上的確是如此!」

葉風淡淡的道:「李宇軒已經死亡,他只需要將屬於他的財務拿出來,賠償給我的朋友即可,你們李氏家族的確沒有其他的責任可以承擔!」

要錢?

李振雄恍然大悟,敢情這小子是來要錢啊!

這還不好說!

李氏家族別的珍貴東西可能沒有多少,但是錢嘛,那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沒問題,我兒子李宇軒繼承的財務雖然不算多,但也有上千萬之巨,全都賠償給你的朋友!」

李振雄沒有任何的猶豫,朝旁邊的管家吩咐了一聲。

那人快速的跑進後院,拿出一個大箱子。

「這是一千五百萬,多的五百萬算是我個人賠償的,希望您笑納!」

豪門夜寵:惡魔的枕邊玩 李振雄低頭恭敬無比的說道。

「不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