奄奄一息的月霓裳望著比拉王子,「呸」的一聲,狠狠地啐了比拉王子一口:「你就做夢吧,我就是死也不會跟你的!」

比拉王子愣了一下,臉上掛上了猙獰的笑容,反手「啪」的一聲,狠狠地抽了月霓裳一個耳光,月霓裳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來,整個人看上去特別的恐怖。

「說,你從還是不從?」比拉王子冷冷道。

「呸!」月霓裳又是啐了比拉王子一口。

比拉王子這下子是真的怒了,正手反手左右開弓,一連抽了月霓裳二十多個耳光,這才覺得手都有些疼了,望著月霓裳那已經紅腫的臉頰,忍不住掛上了得意的笑容:「怎麼樣,現在你感覺呢?」

……

一輛車子快速駛到了比拉王子的府邸面前,因為此時已經是半夜兩點多了,四周沒有多少人,守衛的保鏢只有門口的兩位,不停的左右踱步。

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過來了,對付這種情況,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劉帥帥不知道從哪裡撿起一枚石子來,對著一旁的牆角就扔了過去。

「什麼人?」聽到了響動,那兩名保鏢立刻緊握手槍,一步一步的走到牆角去,想要看看是什麼東西發出了動靜。

而這好遂了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的心思,劉帥帥翻了一個跟頭,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來到了後面那個保鏢的面前,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然後用匕首劃破了喉嚨,那保鏢的喉嚨發出了「咕嚕」一聲,然後腦袋一歪,昏死了過去。

領頭的那名保鏢往牆角一看,沒有發現什麼人,也是忍不住眉頭緊鎖了起來,到底是什麼人在這裡惡作劇?簡直就是可惡。

當下轉過身來,準備繼續站崗,可是他看到了面前掛著冷笑的劉帥帥,一時之間有些發愣,手有些沒抓穩,「咣當」一聲,手電筒掉到了地上,而劉帥帥瞬間發動了進攻,一把抓住了這名保鏢的腦袋,輕輕一擰,發出了「咔嚓」一聲,這名保鏢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這樣死在了比拉王子府邸的面前。

換上了這兩名保鏢的衣服,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不動聲色的就進入了比拉王子的府邸。

而此時坐在監控器面前的阿德南,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看來他們兩個人來了,王子殿下,這些年來,為了你我做盡了壞事,現在我不伺候你了,等林逸的錢到手了,我馬上遠走高飛,隱姓埋名,做我的富豪生活!

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可這位比拉王子殿下的實在是太大了,繞來繞去,腦袋都有些大了。

劉帥帥無奈道:「哥,我們這一次只準備了東萊王宮的圖紙,沒有準備這位王子殿下府邸的圖紙,我們這樣繞來繞去恐怕也不是辦法呀!」

林逸點了點頭,也是有些發愁了起來,本來覺得一個王子殿下的府邸,最多就是一個大型的獨棟別墅,可是來到這裡才發現遠遠沒有那麼簡單,這位王子殿下的府邸實在是太大了,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

就在兩個人發愁的時候,突然有個手伸了出來,按在了林逸的肩膀上面,林逸的眼神當中精芒一閃,一把抓住了這隻胳膊,緊接著就準備來一個過肩摔,可仔細一看,原來是阿德南。

「林逸,你也太敏感了吧,真是痛死我了!」阿德南揉著自己的肩胛骨道,雖然阿德南也練過一點,可是相比較林逸這種常年出入槍林彈雨的人來說,差的實在是有些太遠了。

林逸沒好氣道:「行了,別說那麼多了,快告訴我們人在什麼地方。」

「看,那個就是王子殿下的卧室了,卧室裡面有個地下室,就在地下室裡面!」阿德南如實道。

林逸點了點頭,拉著劉帥帥就要離開。

阿德南趕忙攔在了林逸的面前:「林逸,答應我的錢呢?」

「這位王子殿下的金銀珠寶之類的東西你難道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嗎?」林逸沒好氣道:「反正你又不打算呆在這裡了,順上一點,等我辦完了這裡的事情就帶你離開,然後你遠走高飛!」

阿德南的眉頭緊鎖了起來,想要質問林逸幾句,可是憑著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的身手,他這樣做就是再找死,不過仔細一想,林逸說的也不無道理,林逸能給他的也不過就是幾百萬美金而已,可比拉王子的這些收藏他最清楚了,弄上幾千萬美金都不成問題。

阿德南想到了這裡,輕輕的點了點頭:「好,沒問題,你趕快去,我在門口等你們!」

林逸拉著劉帥帥,直奔比拉王子的卧室裡面而去。

剛剛進入卧室,林逸就聽到了裡面的慘叫,忍不住憤怒了起來。

「什麼人?」兩名保鏢注意到了林逸和劉帥帥,立刻拿出了手槍來。

「砰砰」兩聲,劉帥帥的槍最先響了,兩名保鏢俱是眉心中彈,然後轟然倒地。

比拉王子的地下室還是挺隔音的,不過外面的槍聲還是聽到了,比拉王子的眉頭立刻緊鎖了起來,心臟忍不住跳動了一下,難不成是他來了?

一旁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月霓裳,忍不住精神了起來:「我……我男人來了,你要死了!」

「閉嘴!」比拉王子狠狠地瞪了月霓裳一眼,輕哼一聲,然後拿起了一旁準備已好的輕型機槍,指向了地下室的門。

「咯吱」一聲,地下室的門開了,比拉王子的嘴角掛上了殘忍的笑容,毫不猶豫就扣動了扳機。

「突突突……」一連串子彈擊發。

…… 葉靈感覺自己的行為有點傻。

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

比如來騙取這守入口的活,又不進去。

他當時是想進去的,可是NI若成風一句話改變了他的想法。

他感覺自己錯了。他似乎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情。

心裡有個意念告訴他,不能按著自己的想法再繼續下去。

可是他錯了嗎?錯在哪?

一一一

注孤生來找他。

看著他好一會不說話。

葉靈今天也異常沉默。

商緒羽終於先開口。

葉靈突然想起,這是一個比他大很多的人。

「可以問你件事嗎?」

大神,我養你 「你說。」

「如果……」葉靈閉閉眼,然後鼓起勇氣問:「其實,你也知道了我的事情。 我假裝會異能 我一直有一點不是很明白……」

商緒羽聽完,認真的看了看問問題的人。

對於青春年少,他懂得不是很多,畢竟他本身不是一個勤力思考的人。

「如果你覺得自己錯了,那就改正過來,畢竟是人就會犯錯,只是大小而已。這世上,除了嬰兒……嬰兒也有到處噓噓的時候,只是大人不計較罷了。所以,錯了沒辦法改變,但可以改變以後啊。」

「這樣啊?」葉靈眨眨眼,像是有道理的。

「而且,你的動機又不是壞的,你這樣做也情有可原。哪個父母不喜歡乖孩子?你做乖孩子也是滿足他們的希望,這樣的行為也不算錯誤才是……」商緒羽說著感覺自己有些矛盾。

在父母與孩子的問題上,他思考得很少。

「可我終究是騙了他們。騙人是不對的對吧?」

商緒羽緩慢點頭。

他問自己,如果有人騙他,他會開心嗎?一定不會,他一點也不想有人騙他。

「既然不對。那就是錯的。既然錯了,就不應該做下去了是吧?」

商緒羽覺得被繞了,但是贊同。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可是怎麼改?」葉靈又繼續拋出一個問題。

他現在的情況要怎麼去改?

繼續做乖兒子,還是按他喜歡的來?(雖然原主喜歡的他並不喜歡)

商緒羽猶豫了一會。

「那你喜歡哪樣?」

「……」葉靈沒有答案。

「你覺得做你自己開心還是以前那樣開心?」

葉靈細細回想,仍是沒有答案。

「那……你心裡想的是什麼?」

「希望父母開心也希望自己開心。」這個倒是不用猶豫的。

世上哪有兩全其美的?可是誰不希望兩全其美? 一夜強寵:禁慾總裁強制愛 但仔細想想這小傢伙做的,不就是在兩全其美嗎?

「你其實蠻厲害的。」你做到了別人做不到的事。

「怎麼說?」他也有優點的嗎?

「因為父母需要你乖巧的時候乖巧,在網路世界里又做你自己。這是很多人都在做的事吧,只不過現在是現實世界與網路世界發生了重合,一時處理不了這個問題也是正常的……」

商緒羽越說越順,感覺找到了事情的癥結之處。

「所以,需要你乖巧的時候乖巧,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自己,這是問題嗎?」

他莫名的覺得這樣並不過分啊。

而且,有錯嗎? ……

聽到了槍聲,林逸和劉帥帥本能的往一旁躲去,林逸忍不住捂住了胸口,趕忙解開了衣服,把用防護服擋住的子彈撥開,感覺到胸口上面那強烈的疼痛感。

一連串的子彈,輕型機槍那上百發子彈,被比拉王子一連串的打了出去。

敏銳的聽到「卡」的一聲,立刻就知道是子彈沒了,卡殼的聲音,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趕忙一個轉身,來到了門口,拿起手槍,對著比拉王子就擊發了子彈。

擊發子彈,準確的打在了比拉王子的四肢,比拉王子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

劉帥帥第一個沖了過去,一腳踩在了比拉王子的胸口上面,嘴角掛著冷笑:「王子殿下,今天你完蛋了!」

比拉王子直到現在才反應過來,完了,這下子是徹底的完了,想起以前林逸那些光輝的事迹,血洗沙特王室,和美國的黑人總統巴斯一起探討人生,他感覺到了無窮無盡的恐懼。

重生之最強星際女王 「林逸,我是王子,我有錢,我有很多很多的錢,放了我,求求你……」比拉王子癱倒在地上,恐懼的望著林逸。

林逸根本不搭理比拉王子,而是打量著這裡面,看到這裡面那些凄慘的女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好傢夥,沒想到文質彬彬,高貴典雅的比拉王子,居然還有這些嗜好,簡直是殘忍至極,這傢伙就是一個人渣,徹頭徹尾的人渣,殺他一百次都不過分。

再一看面前的月霓裳,此時已經奄奄一息,林逸心中那無明業火瞬間起來了,趕忙走過去,攙扶起來了月霓裳:「霓裳,是你嗎?」

月霓裳的臉頰紅腫,身上全部都是鮮血,林逸趕忙拿起手槍來,對著月霓裳身上的鐵鏈就是幾槍,然後用力一掙,鐵鏈就被林逸拉斷了,趕忙攙扶起來了月霓裳:「霓裳,你沒事吧?」

月霓裳望著林逸,眼淚差點下來了,也不知道這是男人救了她第幾次。

「你慢點,我疼!」月霓裳因為疼痛,臉色難看了起來。

「王八蛋!」看到月霓裳這個樣子,林逸忍不住火起,走到了比拉王子的面前,對著比拉王子的胸口一連踹了好幾腳。

比拉王子的胸口塌陷了下去,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來。

「別讓他死,給我慢慢的折磨,我要讓他嘗遍世間最痛苦的懲罰!」林逸咬牙切齒道。

劉帥帥看到月霓裳這個模樣,也是忍不住怒火中燒,掏了掏口袋,拿出了一個用草紙包裝的東西,嘴角掛上了冷笑:「哥,這是我多年研製出來的葯,一旦吃下,整個人的骨頭就如同無數只蟲子在咬一般,疼痛無比,七天內,吐血而亡!」

說著劉帥帥掰開了比拉王子的嘴,把藥丸塞進了比拉王子的嘴中,比拉王子早已經奄奄一息,此時根本不知道他吃了什麼東西,只是隨便嚼了幾下,然後就咽了下去。

望著躺在地上的比拉王子,林逸輕哼一聲:「敢惹我,該有這麼一天。」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動靜,剛剛在這裡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讓外面的保鏢聽到了,此時保鏢們都圍了上來。

「忍著點疼,我帶你離開。」林逸深吸一口氣道。

「嗯!」月霓裳使勁的點了點頭,表情當中儘是堅定。

林逸將月霓裳懶腰抱起,然後給了劉帥帥一個眼神:「我們走!」

劉帥帥點了點頭,手持雙槍開道,林逸一手扶著扛在肩膀上面的月霓裳,一手持槍,兩個人直奔外面而去。

「砰砰砰……」

一連串的子彈聲響,劉帥帥雙槍火力齊發,前面那些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保鏢們俱是中彈,一連倒下來了十幾個。

可這些保鏢全部都是鐵狼雇傭軍團旗下的精英,都是比拉王子向鐵狼借來的,此時有組織的開始阻止起來了防禦,縱橫交錯的火力,直奔林逸和劉帥帥這邊而來。

兩個人躲在卧室的門框後面不敢露頭,這些雇傭軍們的槍法,他兩個可不敢挑戰。

「給我炸了他們!」林逸輕哼一聲道。

劉帥帥從身上掏出了幾枚手雷,扯過一旁的窗帘,綁在了一起,拉動引線,然後就扔了出去。

「砰」的一聲,手雷的爆炸聲響,傳來了幾聲慘叫,胳膊腿亂飛了起來,場面特別的慘烈。

趁著這個機會,劉帥帥和林逸兩個人立刻來到了門口,拿出了手槍,連續一連串的子彈,強大的火力壓制著對面那些保鏢們不敢露頭,一個個俱是慘叫一聲,然後倒地。

婢女也秀色 被林逸扛在肩膀上面的月霓裳,感受著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的怒火,雖然看著四周的火光,有些吃驚,但心裡頭還是暖暖的,不為別的,就因為林逸為了她敢血洗比拉王子的府邸,憑這個,月霓裳就知道自己沒有跟錯男人,有哪一個男人能為了她這樣一個名聲不太好的女人做出這樣驚天動地的事情呢?

此時的月霓裳沒有了任何的牽挂,再加上這些天確實有些勞累過度了,眼皮子也有些重,現在有了依靠,自然就放下了一切,慢慢的眯住了眼睛。

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就這樣一路衝殺了過去,劉帥帥也不知道從哪裡撿來了一把輕機槍,對著四周就是一通掃射,讓那些雇傭軍們不敢露出頭來。

三百多名雇傭軍,被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殺的抬不起頭來,這兩個人默契的配合,簡直是天衣無縫。

鐵狼雇傭軍團守衛在比拉王子府邸的人損失慘重,這是鐵狼雇傭軍團自從建立以來從未有過的慘敗。

剛剛出了比拉王子府邸的門口,一輛豪車便停在了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的面前,再一看,發現是阿德南,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趕忙翻身上車,阿德南腳下的油門一踩,車子瞬間如同火箭一般竄了出去。

抱著月霓裳,林逸別提多心疼了,月霓裳的身上儘是傷口,也不知道以後能不能留下傷痕,萬一留下傷痕,那月霓裳這麼愛美的女人,可怎麼辦呀!

看著阿德南走的路線不對,林逸立刻道:「你這是要去哪?」

「碼頭呀,怎麼了,不對嗎?」阿德南不解道。

「去碼頭幹什麼?馬上調頭,去東萊王宮!」林逸冷冷道。

阿德南愣了一下,表情當中儘是不解:「去王宮幹什麼?難不成還要去拜謁國王陛下?」

「拜謁狗屁,」林逸冷聲道:「我要血洗東萊王宮!」

「咯吱——」

車子在道路上面劃出了幾道黑色的線,阿德南的表情當中儘是震驚:「你說……你說你要去學習東萊王宮?」

「怎麼,有意見嗎?」一旁的劉帥帥狠狠地瞪了阿德南一眼。

阿德南則是道:「不,不是,只是東萊王宮的守衛森嚴,全部都是鐵狼雇傭軍團精英當中的精英,憑你們兩個人前去,那……那豈不是送死嗎?」

「閉嘴!」劉帥帥怒了,拿起手槍來頂在了阿德南的腦袋上面:「我哥說讓你怎麼去做,你就怎麼去做,別他媽的給我在這裡廢話!」

看著腦袋上面那黑洞洞的槍口,阿德南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趕忙道:「好,好,我去,我馬上就去,您……您拿開您的槍……」

劉帥帥這才輕哼了一聲,收起了他的手槍。

一個調頭,然後車子直奔東萊王宮而去,一路之上,林逸雖然面無表情,卻難掩他內心深處的那份殺機,今天,就在世人的面前展現一下林逸的怒火,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害怕!

…… 葉靈愣住了:沒有錯嗎?

轉了一圈,他反而沒有錯了?

他還是覺得糾結。

在回學校的時候,看人都是皺著眉頭的。

他又聽到了「虛偽、噁心」這些詞語。

如果他是沒有錯的,為什麼會讓人覺得虛偽和噁心?

如果他沒有錯,那麼那麼多的指責指向他的原因又是什麼?

葉靈發覺他現在想跟每一個人討論這個問題.

悄悄問劉楓,劉楓表示他會選擇做他自己,因為他一直在做自己。

做自己可以不在乎別人的目光,但他能做到嗎?

葉靈投去羨慕的目光,不用選擇真好。

其實原主還羨慕那個正在上課的數學老師,雖然口裡真的在罵他們,但是真的是為了他們好,這個大家都感覺到。後來葉靈想了想,這麼粗獷的老師還沒被辭退,應該也是學校看到了他為學生的心才留下來的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