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華顫動,數十丈光輝劈斬而落。

“轟隆”一聲巨響。

盧羅金頂之上,不死神師的臉上越發顯得得意萬分,冷聲說道:“我還當你有多厲害?不過如此罷了……”

所有的人,看見天際之上,絢爛一片,早已經分不清李長生和不死神師的身影。

許多在場的神靈,面色紛紛一僵,都驚詫萬分。

如此威勢,當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李長生和不死神師之戰,無論誰贏誰負,必將載入南洋史冊之中,即便是數百年後,南洋術法界提起這一場戰役,每一個人的臉上依舊會浮現出嚮往的神情。

……

遙遠處,在一座高聳的大廈樓頂。

兩名面色如冰霜般的男子,神情鎮靜,正在朝着這一個方向看了過來。

在他們的身上,隱隱約約,似是有無窮盡的力量,隱藏於其中,在這天地之間,他們的氣息,似是若有若無。

即便南洋現如今存在的神靈再多,也沒有人能感受到他們身上的氣息。

那是一種似是來自於自然萬物之間的氣勢,與天地相互融合,已經快要達到至極。

“左冷,你說此一戰,誰勝誰負?”

一名男子緩緩開口說着,神色之間,卻似是絲毫不將這一切放在心上一般。

另一名叫“左冷”的男子聽罷,冷冷一笑,說道:“誰勝誰負,於我們來說,又有何干系?上峯派我們來南洋收集大成修煉者的命魂,我原先還頭疼……去哪裏找這些蹤跡難尋的傢伙……沒曾想,這一場比鬥,卻是將他們所有人,都引出來。”

“如此一來,我們要動手,也就輕鬆多了。”

左冷淡淡一笑,說道:“狄勳,你看那金雲之上的一百零六名修煉者,如何?”

狄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意,說道:“除了有幾人,看上去難對付一些,其餘的,想來容易許多……”

“無妨,這些人,不過都是螻蟻罷了……沒有經歷過天劫三道的人,又怎會真正知道,世間之上,最強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我們有‘無極陣圖’在手,要收取他們的命魂,也只是在瞬息之間的事情罷了。”

狄勳聽罷,微微頷首,說道:“三百年前的那個老傢伙,也在那羣人裏頭。”

左冷的眼神裏,閃過一絲殺意,說道:“這個老頭,修爲不凡,不過……上次與我倆一戰,他身受重傷,僥倖逃脫……這三百年來,想必也是苟延殘喘罷了,早已經不復當年。”

狄勳說道:“他倒是不急……如今有‘無極陣圖’在手,要殺他,也不過是手到擒來的事情……更何況,我得知他在南洋,似是定居甚久,我們倒是可以先從那幾名跨洋而來的修煉者身上先動手。”

左冷點了點頭,說道:“早日完成任務,你我也好回去交差,要不然,祭練不出強大的法器,下一次要對抗天劫,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了。”

“咦……”狄勳突然發出了一聲驚疑,目光朝着遙遠處的不死神師盯着看,說道:“這‘鬥姆元君像’確實有幾分門道,看這樣子,李長生恐怕不是對手。”

左冷一笑,說道:“當世道門的高人,恐怕今日便要隕落,不知道老君在天上得知,會是怎樣一番感慨。”

“可惜了……可惜……”狄勳說道:“我們‘謫仙盟’的人,每一個都是歷經天劫三道,而不得飛昇者,被迫轉修散仙,可是此人……卻是甘願不飛昇,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當今世上,還有如此奇怪的人。”

“一日不飛昇,他的實力,便不可能達到質的飛躍,即便存留於世間千年,也尚且在天道的限制之中,說不定……還未必比得上我們這些散仙。”

左冷似是有些不屑,淡淡地說着。

在他們眼裏,李長生這樣的人,不過就是一個笑話罷了。

“那我們此次南洋之行,若有機會,要不要……一併將這李長生的命魂也收了?”

“收了?”左冷微微一怔,隨後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說道:“等他先贏了不死神師再說吧!至於他的命……要收,倒也不是不可以……”

”嗯!”狄勳應了一句,目光再次朝着盧羅金頂看了過去。

遙遠處,雷電轟鳴,似是天際之上翻滾的雲海,都已經化作無限的雷電落下。

大地,顫動着,巨大的咆哮聲,鋪天蓋地。

“鬥姆元君像”已經展現出所有的殺勢,在這一刻,直衝雲霄之上。

虛空之中,出現了鬥姆元君的身影,睥睨天下,傲視八荒,強大的威嚴,與天地同高,日月同輝。 “鬥姆元君像”的虛影,已經佈滿了整個天際。

這一刻,所有的人,都彷彿被籠罩在了其中,強大的威勢,鋪天蓋地。

神靈們一個個驚得瞪大了眼珠子,嘴脣都在微微顫抖着。

不死神師傲視天地,一聲怒喝:“今日,我要你死……用你的鮮血,祭奠陰神師……祭奠胡神師……祭奠我降頭術一脈死去的大成者……”

他整個人,此時此刻,已經發絲凌亂,在空中擺舞,似是已經進入了癲狂的狀態。

“鬥姆元君像”在他的手中,所能發揮出來的最強大的力量,都已經盡數而出,似是天地都要被摧毀一般。

盧羅金頂,在這樣龐大的威勢之下,仿若都要被碾爲塵土一樣。

天際之上,金雲顫動着,像是要墜落一般,站於上方的神靈都身形一抖,差一點失重掉落。

天婆門門主見狀,連忙施法,一時之間,神聖的光輝佈滿整個金雲,將其餘的神靈都護衛在了其中,不死神師龐大的力量都被阻隔在了光輝之外。

湛寂聖者此時此刻,也已經癡了,似是呆呆地望着天際之上的虛影,這一刻也陷入了沉寂之中。

一旁的迦葉尊者,眼神裏頭,閃着炙熱的光芒。

“這……這就是真正的力量?”

人羣之中,人們發出了驚顫的聲音,像是完全陷入了這強大的威勢之中。

若非親眼所見,沒有人會相信,這力量,能夠將天地完全遮蔽。

世間萬物,在這股力量面前,都像是滄海之上的一葉扁舟。

在這樣磅礴如山嶽般的威勢面前,所有人都想知道,李長生會是如何面對。

沒有人相信,有人能抵擋住這樣強大的力量。

萬千光華之中,李長生面色冷峻,整個人卻似是異常平靜。

他擡頭仰望,那在天際之上出現的巨大虛影,似是感受着“鬥姆元君像”裏頭髮散出來的無限道門之力。

他的周身,泛起淡淡的護體金光。

這一刻,在天地之間,他的身影,像是突然之間變得虛無縹緲,如清風一般輕盈,如流水一般柔軟。

“你終究沒有將‘鬥姆元君像’裏頭的力量完全發揮出來……”李長生聲音淡漠着說着。

高空之中,不死神師面色一滯,冷冷一笑,說道;“不可能……這纔是人世間最強大的力量……你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

李長生淡淡一笑,卻是緩緩搖了搖頭。

猛然之間,“轟隆”一聲巨響。

在一片驚呼聲中,“皇天滅魔斬妖技”再度出手。

這一次,金碧輝煌的光芒,無盡的瓊樓玉宇,從李長生的身軀之中發出。

像是逐漸在變大,如同撐起了一個宇宙一般。

所有的人,都驚訝的看着。

“鬥姆元君像”的力量,是從外頭,向裏頭包裹而來,而那無限的瓊樓玉宇,卻是從裏頭,向外頭擴張出去。

滾滾聲威,盪漾而起。

無匹的氣勢狂涌而出,似是築成萬丈高樓,萬里江河,如同平地而起一般,聲威浩蕩,鋪灑長空。

長虹,似是劃破天際而來,凝結成一陣陣虛無的景象,空氣,仿若在這一刻,都停止了轉動,像是連時間,都開始靜止。

在場衆人,只感覺巨大的壓力,沉沉地壓在了肩膀之上。

數萬圍觀人羣,剎那之間,腳骨一軟,差一點被跪倒在地。

這一刻,像是世界末日的來臨,像是天地之間的突然變幻,如同滄海桑田之中,綻放出璀璨耀眼的光芒。

道門之力,震天地八荒而來,破日月虛空而生。

萬物應勢而動,萬獸因此而齊鳴。

遙遠處的江海,猶如逆流而起,掀起驚濤駭浪,激盪千里。

一瞬之間,仿若春回大地,百花盛開。

李長生整個人,早已經與天地之間,這萬事萬物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他的身影,化作金黃色的光芒,直衝而上,向高空之中的不死神師而去。

天際之上,“鬥姆元君像”的虛影,猛然睜開了眼睛,一個巨大的巴掌,從天際之中落下,直朝李長生拍去。

“殺……破世間虛妄,滅無數妖邪……”

這一刻,地面之上,在場觀看的人羣,徹底地跪倒在地,身子不斷髮抖着。

“真神……這纔是真神的力量……”

什麼南洋神靈?

在這樣巨大的力量面前,就渺小得如同草芥一般。

不死神師面目猙獰,周身泛起黑光,也直衝而向李長生。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天際搖晃震動不安,仿若要坍塌一樣。

所有的力量,在這一刻,驟然收縮,無論是天際之上“鬥姆元君像”的虛影,還是那“皇天滅魔斬妖技”所發出的瓊樓玉宇。

耀眼的極光,像是迸發而出,將所有人眼前的景象,都完全遮擋住。

人羣紛紛驚呼着,雙眼都要被閃瞎。

許多人連忙用手,遮擋住自己的眼睛。

在場衆多的神靈,這一刻也連忙別過頭去,只憑藉着心神,來感應這一場大戰最後的結局。

天婆門門主,立於金雲之上,這一刻,也感覺自己熱血澎湃,整個的目光之中,閃爍着幽邃的光。

地面之上,盧羅金頂前方,湛寂聖者一臉崇敬,如同仰望一個從天而降的真神一般。

數萬人之中,唯獨只有他們兩人,能夠不懼這片天際之中,那璀璨耀眼的無限光華,也只有他們,至始至終,目光一動未動地盯着戰場之上的李長生和不死神師。

……

遙遠處,大廈樓頂。

左冷和狄勳,此刻也靜立眺望着。

他們的雙眸之中,只剩下兩道虛影,是那無限光華之中,藏着的那兩道虛影。

“這李長生……確實不負他哥哥之威名……”左冷即便眼高於頂,這一刻,也驚歎了一句。

狄勳冷冷一笑,說道:“我若有這麼樣一個哥哥……我能比他更強……”

“你說,若以他現在的能力,倘若飛昇,能否擋得住天劫三道的力量?”

狄勳搖了搖頭,說道:“難說……不過……沒經歷過天劫三道的人,是永遠不知道,那種力量,究竟有多可怕……”

左冷淡淡一笑,轉身便走。

狄勳怔了一下,說道:“你不看了?”

左冷頭也未回,淡淡說道:“不看了……勝負已分……”

“誰贏?”

“李長生。” 滾滾聲威,似狂風而起,摧毀萬物而去。

“鬥姆元君像”的力量,徹底消失,“叮”的一聲,化作一道金光,一閃而落。

李長生迎空而上,伸手接住。

所有的人,都已經呆愣住了,完全沒有想到,不死神師手中的法器,這一刻卻是到了李長生的手裏。

不死神師整個人喘着粗氣,眼神已經通紅。

此時此刻,他整個人狼狽不堪,衣衫襤褸,蓬頭垢面。

經過一場大戰,不死神師已經不復剛纔的威嚴,更沒了之前的那種氣勢。

李長生整個人手託“鬥姆元君像”,緩緩飄落在了盧羅金頂之上,淡淡一笑,說道:“你眼中的世間最強力量,莫非就是如此?”

“你……你……”不死神師整個人駝着背,像是隻剩下一口氣,沉重的呼吸着,喘着粗氣,說道:“不可能……不可能……你是怎麼做到的?”

李長生笑着搖了搖頭,說道:“我道門的寶物,又怎麼會在你一個邪人手中,發揮出最強的力量?你莫非……是在癡人說夢嗎?”

韓娛之全職丈夫 “可是我明明……”不死神師不敢相信,也不願意相信。

這一刻,他不甘,他不服。

“鬥姆元君像”剛纔的力量,確實已經達到了舉世震驚的程度,卻在交戰之中,猛然消失。

全場數萬人,驚恐得瞪大了眼睛。

降頭術一脈的降頭師們,此時此刻,內心無比的駭然,都不敢接受這個事實。

此時,就算是個傻子,也看得出來,不死神師要輸了。

輸,就意味着死。

對於李長生來說,不死神師這樣的邪師,沒有任何讓他活在世上的理由。

不死神師的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咬緊了牙,說道:“不可能……你不可能贏我……我有法器,你什麼都沒有……你憑什麼贏我……憑什麼……”

最後一句話,他近乎咆哮地喊了出來。

所有的人,都看得出他心裏的憤怒。

“你心不正,何以御我道門之物?”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現在‘鬥姆元君像’在我的手中,我便讓你看看,什麼纔是絕對力量……”

話音落下,他整個人邁步向前。

全場所有人,驚呆了看着,這一刻,都屏息凝視。

“不……不可能……”

不死神師大吼着,化作黑光,騰騰的威勢,衝向李長生,想要做垂死的掙扎。

猛然之間,“嗡”的一聲。

這聲音,似是從天際之中傳來,似是從九霄之上,直震徹到地獄之中。

這一刻,似是無數深淵裏頭的惡鬼,都聽到了這神聖的聲音。

從“鬥姆元君像”的身上,剎那間迸發出無數耀眼的金光,光芒四射而開,如日月一般,將天地照亮。

這一次的聲威,雖然沒有不死神師剛纔使出來的那般宏大。

但是,任何人都感受得到,這股力量,輕盈如水一般,似是世間任何一個角落,都能到達。

不死神師整個人還未衝到李長生的面前,瞬間被金光所包裹住。

衆目睽睽之下,這一瞬間,只看見他整個人,化作齏粉。

所有的人,看到這一幕,倒吸了一口涼氣。

死了?

死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