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不是他多厲害,而是你太輕視他了!」

突然,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誰!?怎麼是你!?」

王越猛地一驚,連忙一個閃身拉開距離,回頭一看,竟然是當初權傾朝野的中常侍張讓!?

「別來無恙啊,在下,大唐—張讓,哈哈哈!昔日帝師今日怎麼被一個小輩所陷害了?」

張讓陰惻惻的一笑,看著王越狼狽的樣子,嘲諷道。

「呵呵,要說昔日風光,誰比得上你?怎麼,你這就直接投靠賀翎了?」

王越也不發怒,反而不屑的回應道,要說慘,一個投靠小輩的人,不是更慘?

「不錯,識時務者為俊傑,順勢而生,逆勢則敗,這小子的地盤未嘗不是一個好去處啊!你你這也是跟他交過手的,應該知道他的厲害吧?」

張讓笑眯眯的問道。

「哼,沒什麼本事,就會投機取巧罷了!」

王越不屑一嗤,冷哼道。

「投機取巧?現如今哪個風雲天下的豪傑,沒有過投機之嫌?這天下,何時去管誰投機,誰取巧了,勢大則安,勢小則亡,眼下漢室衰落,群雄並起,在這些群雄之中,你覺得誰又能堪當大任?董卓心性殘暴無仁,長久不了,袁紹優柔寡斷,四世三公而自大,也不是個明主,其他的諸侯要麼是野心太小,要麼就是實力薄弱,只有賀翎這小子讓人看不透,一會氣血騰騰,一會又深沉如海,看上去像是匹夫之勇……」

張讓緩緩的說道開來

「你是想讓老夫跟你一起投靠這小子?」

王越眉頭一皺,越聽越不對勁,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問道。

「我是已經投靠了,眼下只是見你還未尋得明主,為你引路一番而已,若你有意,我可引薦,若你無意,也就當敘舊便是!」

張讓面色不改的說道

「他昨夜可是剛害過老夫,你這個時候來,不怕我一劍之下,將你宰了?」

王越臉色微怒,昨天剛被他整過,今天他手下就來勸降?

「是嗎?我沒看出你怒了,只是感覺你有些不相信你所看出來的賀翎,不敢承認人家的優秀,仗著自己帝師的身份,不肯低頭認清現實!」

張讓像是不知死活般,依舊直言道。

「你在找死!」

王越臉色泛紅,手中的長劍一拎,渾身殺氣翻湧!

壓迫性的氣勢散發開來,硬生生的將張讓逼退了兩步

「你若敢動老夫,昨夜三息只是讓你渾身無力,今日三息,恐怕得丟了性命!」

張讓直面看著他,毫不避讓的說道

「你!」

王越被說到痛點了,自己昨天還剛跟賀翎說了自己嘗過的毒,比他吃的飯都多,然後就被毒了~打臉來的又快又狠 泰坦城的防禦光幕只能防禦皇級境界以下的進化者,無法阻止皇級進化者。

楊嘯帶著琦老等人衝破防禦光幕,首先便將城門口的侍衛斬殺了數百人。

這些侍衛剛才都親眼看到楊嘯如何在一掌之間將五萬精銳侍衛活活拍死的,哪裡還有心對抗,一個個拚命跑路。

楊嘯讓琦老黑木等人找到城門口的防禦光幕大門機關,打開了門口的防禦光幕,外面的侍衛便一涌而去。

于濤剩下的一萬侍衛早就驚恐不已,四散逃命。

琦老帶著五萬人進入泰坦城內,半個小時內便斬殺一般以上的逃命侍衛,控制了整個城市。

琦老、黑木等人歡呼鼓舞,興奮不已,又叫又跳。

泰坦城以前的居民就比較忠心楊嘯的統治,于濤控制泰塔城之後,對城內的老百姓徵收重稅,苛刻殘暴,早就惹得民怨沸騰,

此刻楊嘯收復泰坦城,城內的老百姓都是開心不已,激動地的落淚。

「老大,我們已經完全控制了泰坦城,守城是一萬侍衛也被我們殺的差不多了,還有兩三千人四處躲藏,部分人逃出了城外,進入了黑暗森林,

下一步怎麼辦?」

黑木想楊嘯報告道。

楊嘯點點頭,說道:

「樊忱帶著一萬侍衛鎮守泰坦城就可以了,其餘的四萬現在跟著我返回希望之城,圍堵於海的軍隊。」

黑木聽了,興奮地說道:

「好嘞,老大,這一次,我們定要將於海全部殲滅,給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老大,您真是英明神武,天生殺神啊,你的基因進化等級突破了皇級中級吧?」

黑木崇拜地看著楊嘯。

琦老站在一旁,內心也非常激動。

樊忱則哀求道:

「老大,你讓我跟你回去殺於海吧?」

楊嘯笑道:

「殺於海用得著你動手嗎?」

樊忱一臉尷尬,

「老大,我就是想親眼看到你殺死於海那雜碎,以解我心頭之恨。」

「你暫時留在泰坦城,等大局穩定之後,我會換人來替代你,讓你留下來,主要是防備那些逃走的散兵欺負老百姓,維持好泰坦城的治安。」

完顏白說道:

「樊忱,老大是信任你,這是重任啊。」

「那我跟你換,你留下來鎮守泰坦城,我跟著老大去殺於海,怎樣?」

「你想得美,呵呵!」

楊嘯等人從希望之城出發,到完全控制泰坦城,前後不過一個小時左右便結束,堪稱閃電行動。

琦老集合好四萬侍衛,

「老大,隊伍已經集合完畢,隨時可以返回去了。」

「嗯,完顏白,你帶著隊伍返回,琦老和黑木跟著我先行一步。」

「啊,老大,你不帶我一起走啊?」完顏白不能親眼看到楊嘯斬殺於海,很是遺憾。

琦老瞪了完顏白一眼,

「你以為是兒戲啊,老大必須在於海的聯軍達到之前趕回希望之城,遲到數分鐘,就是無數條人命,懂事點啊你。」

完顏白滿臉遺憾,一旁的樊忱呵呵大笑道:

「完顏白,別急,老大會留幾個散兵給你打掃戰場的,你立功的機會到了,能抓幾個算幾個啊,哈哈。」

楊嘯也懶得聽兩人鬥嘴,直接縱身飛到半空之中,向希望之城飛去。

琦老和黑木趕緊跟上。

不過,楊嘯的進化等級高了兩人一個等級,速度比兩人要快了很多,兩人追了數分鐘,便不見了楊嘯的人影。

琦老嘀咕道:

「黑木,老大去了無極學院一年不到,進展如此神速啊,我們這些老傢伙已經跟不上老大的步伐了。」

豪門盛豔 「琦老,等這一仗結束了,要不我們也去無極學院學習學習?」

「切,黑木,你的進化天賦如何,你心裡沒有一點逼數?」

「我」

於海昨天已經計算好了,楊嘯九點動身去攻打泰坦城,他就九點半左右動身去攻打希望之城,時間上比楊嘯慢了半個小時,加上冷風谷到希望之城大約有八百公里左右,等他帶領軍隊趕到希望之城的時候,楊嘯已經在泰坦城打得如火如荼難以分身了。

這個時候,就算楊嘯得到通知,也來不及撤軍回來了。

於海做夢也不會想到,楊嘯會在半個小時內結束泰坦城的戰鬥。

楊嘯御風而行,快速飛往希望之城。

昨天晚上楊嘯已經和飛虎安排好了,特意留下邢哲坐鎮希望之城,協助飛虎防守。

萬一楊嘯在泰塔城進展不順利,耽誤了時間,有邢哲在,可以拖延部分時間。

明星老公神祕妻 於海帶著十萬大軍,浩浩蕩蕩想希望之城殺來。

希望之城安排在暗黑森林裡面的崗哨看到前面一片烏雲,殺氣衝天,緊急飛回到了希望之城,報告飛虎,

「飛虎長老,不好了,於海的大軍殺過來了,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人,殺氣衝天,很是驚人啊。」

飛虎大手一揮,

「慌什麼?沒有打過仗的,傳我命令下去,全城拉響警報,進入一級戰鬥狀態。」

一時間,警報聲在希望之城此起彼伏,響徹雲霄。

飛虎帶著邢哲、索楠、馬魁、陳鵬、樂町等人,一起來到了城牆上。

站在城牆上,大家看到了遠處天空中一片黑色烏雲,遮天蔽日。

索楠不誤驚恐地說道:

「於海這是傾巢出動了啊,看了他是非要置我們於死地不可,下定決定要奪取希望之城。」

馬魁說道:

「飛虎,我們現在只有三四萬侍衛,如何能夠抵擋得住於海的大軍?」

「頂不住也要頂,拿命頂,大家不用慌,我相信老大有自己的安排,大家只管拚命殺敵,頂住敵人的進攻就可以了。」

飛虎說著,看了一眼邢哲,說道:

「邢哲兄弟,你是皇級中級的超凡強者,等會兒可要多依靠您了。」

「放心,我和楊嘯是生死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必定拚死保護希望之城,大家不用慌。」

馬魁和索楠等人聽說邢哲是皇級中級境界的強者,內心頓時多了一份安慰。

於海帶著十萬大軍乘風而來,天地震動,氣勢洶湧,猶如海嘯一般,向希望之城席捲而來。

雖然說楊嘯昨天給了大家希望,可是,面對如此強大的敵人,現在希望之城又少了五萬精銳侍衛,大家內心不免惶恐不安。

有些侍衛站在城牆上,瑟瑟發抖,恐慌不已。

片刻之間,於海帶著十萬大軍降落到希望之城的城外廣場,呈扇形陣列,包圍著希望之城。

於海對身邊一名副手做了個手勢,那名副手立即騰空而起,站到了半空中,飛近希望之城,距離防禦光幕百米左右,大聲喊道:

「希望之城的兄弟們,你們挺好了,

我們是二十六城聯盟軍,我們於盟主今天特意率領十萬大軍過來,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拿下希望之城,

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

如果你們能夠主動投降,我們保證不傷害一個人,大家以後就是我們的兄弟,有飯一起吃,有酒一起喝,

如果你們拒絕投降,那麼,我們十萬大軍就會一擁而上,攻破你們的城市,

到那個時候,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男人殺死,女人為奴,財產全部沒收。」

飛虎聽得惱怒,大聲吼道:

「放你娘的屁,不用說了,有種的直接來,老子早就等著你們了。」

於海的副手也是一名皇級境界的強者,站在半空中,隔著防禦屏幕看了一眼站在城牆上的飛虎,大聲笑道:

「飛虎,我知道,你們的老大楊嘯回來了,你們還指望著楊嘯能夠打敗我們,創造奇迹,我不妨實話告訴你,楊嘯現在正在泰坦城和我們的軍隊廝殺,

泰坦城有我們五萬精銳,於盟主的親弟弟帶隊,早就設好了陷阱,就等著楊嘯過去呢,

哈哈,此刻,說不定楊嘯早就被殺死了,你們這幫傻子居然還等著楊嘯過來救你們,簡直是笑話,

就算楊嘯能夠趕回來,他也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們十萬大軍,照樣能夠拿下希望之城。」

「我呸,你放屁,我們老大英勇無敵,且是你們這些雜碎能夠抵擋的,少說廢話,有種你就來攻城啊。」

於海在軍隊中聽了飛虎的話,頓時大怒,飛身而起,站到半空中,大聲說道:

「飛虎,我敬你是條漢子,給你一條活路,你難道認為這個防禦光幕能夠擋住我們嗎?

我數十下,如果你不投降,我就立刻攻城,

所有侍衛挺好了,準備戰鬥。」

於海站在半空中一聲怒吼,地面十萬侍衛立即齊聲回答:

「是!」

所有侍衛亮出了兵器,軍容嚴整,士氣高漲,殺氣瀰漫。

飛虎等人站在城牆上,看到於海將二十六座城市的聯軍能夠整合得如此嚴明,內心也是非常佩服。

於海看了飛虎一眼,大聲說道:

「我現在開始倒計時,十聲之後,如果你不投降,我就立即進攻,你想好了,

十,九,八,」

於海開始倒計時,一瞬間,希望之城一片死寂,空氣緊張到極點,彷彿火藥桶一般,只需要一點火星就能馬上爆炸。

飛虎大吼一聲:

「全體將士,兄弟們,保衛我們的家園,準備戰鬥。」

「七,六,五,四,」

於海沒有絲毫的停頓,按照他自己的節奏,連續倒數。

飛虎雙拳緊握,手心都是汗。

他不是為自己擔憂,而是擔憂一旦於海攻入城內,楊嘯沒有及時趕回來,後果將不堪設想。

飛虎望向身邊的邢哲。

邢哲雖然也是皇級中級境界的超凡強者,但是他從來沒有經過如此大規模的戰鬥,內心也不免有些緊張,沒有主意。

邢哲只打定了一個主意,那就是死拼到底,至於最後的結果如何,那不是他能夠決定的。

「三,二,」

「唰!」

於海的十萬大軍舉起兵器,準備進攻了。

一道人影劃破長空,一瞬間便飛到了希望之城上空,抬手一掌拍了下去。

地震訣!

地震訣的極限是五公里左右的範圍。

大家只感覺眼前一黑,天上的陽光被什麼東西遮擋住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