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總裁哈哈大笑,他說:“他們是最棒的軍人,只要他們願意,能在24小時奔赴全球任何一個地方。”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那些外國人聽了,倒吸一口涼氣。對於中國軍隊,他們只是道聽途說,這回親眼目睹,也不得不佩服了。

是啊!自從聯合國工作人員受困之後,這個駐紮在阿-巴-尼-亞的領導機構曾經發出幾個協助救人的請求。沒有一個國家的軍隊願意提供幫助。最後還是聯合國祕書長打電話給法國大使,才促成了法國騎兵中隊救人的行動。這一天的一大早,他們收到了法國騎兵中隊在拉克法小鎮被困的消息,他們還以爲那些人質沒救回來呢,沒想到陰差陽錯,人質是平安回來了,都早早回到各自的大使館休息,可法國的軍人卻陷入了拉克法戰爭的泥潭,困在當地已經兩天兩夜了。

騎兵中隊危在旦夕,如果這支軍隊在阿-巴-尼-亞消失了,對於聯合國來說,可不是個好消息。儘管法國人在救人方面拖拖拉拉,但聯合國仍希望阿-巴-尼-亞保持這麼一支強有力的外國力量。不僅僅是象徵性的維和,而在處理阿-巴-尼-亞內部事務方面,法國人有寶貴的經驗。因爲法國在阿-巴-尼-亞的軍事存在快一百年了!

所以,聯合國工作人員向王總裁發出一個請求。請我們在關鍵時刻施以援手,救出米勒思?莫特領導的這支騎兵中隊。

王總裁左右爲難,解釋:“這需要國內批准,我無權指揮這支突擊隊!”

“王先生,你就別推辭了,我知道你心裏憋屈,法國的騎兵中隊在營救你們的表現中差強人意。但我們不能見死不救,畢竟他們最終付出了行動。他們遇到的危險,還是爲了你們!”

一個英國人誠懇地對王總裁說道。

這個英國人平日跟王總裁私交甚好,在許多工作上,他們都是相互協調進行的。

沒辦法,王總裁答應試試。

從聯合國辦事機構回來之後,王總裁跟我說起了法國騎兵中隊的事情,還說這支部隊困在拉克法小鎮兩天兩夜了,至今還在苦苦支撐。

我帶着隊員撤回費德南爾市後,一直在做衛華集團辦事處的安保工作。我向肯尼亞大使館警衛部隊借了鐵絲網及模塊化營房的材料,爲衛華集團駐阿-巴-尼-亞辦事處修建了一道5米高的安全牆。憑藉這些安全牆,可以擋住武裝分子向衛華集團辦事處發動襲擊。

不僅如此,我還在辦事處的院子修建了兩個瞭望哨,從此,那些使館警衛人員就不必站在外面了,可以在裏面觀察街區的情況,如果有零星的戰鬥,可以從容爲王總裁他們提供預警時間。

有了安全牆和瞭望塔,辦事處就安全多了。

王總裁說起的法國軍隊被困的事情,我並不在意。我在意的,只是同胞的安全。況且我對法國的騎兵中隊並沒有什麼好感。在王總裁性命攸關的關鍵時期,法國人選擇了避讓,對這種軍隊,我還有什麼話可說的。

但我萬萬沒想到,王總裁居然讓我去救那些愚蠢的法國人。 465:艱難的決定

總部對我們的行動非常滿意。指示我們做好辦事處的安全工作,培訓辦事處的安保人員。做好這些後,儘快回國。

在阿-巴-尼-亞的那段時間裏,我們這些從國內來的軍人,是一天當兩日用,不分晝夜開展工作。白天培訓那些辦事處安保人員,晚上指揮工程人員修建安全牆和瞭望塔。

模塊式的安全牆修建起來非常容易,只需要打開口袋式的鐵絲網,挖掘機進行灌土。這種類似於美軍模塊式營房的設備,被肯尼亞吸收技術後,經過升級改造,修建起來十分容易。只花了一天時間,把安全牆豎起來了。瞭望塔也是按照這種方式建造的,只花了半天功夫。

五米高的圍牆建成之後,衛華集團駐阿-巴-尼-亞大辦事處就成爲一個堅固的堡壘。外面看不見裏面,裏面的警衛卻可以通過瞭望塔觀察外面。這給辦事處工作人員豎起一道安全的屏障。特別是心理方面,比原來安全許多。

因爲辦事處的警衛都是僱傭當地人充當的。我對這個感到不踏實,於是向總部建議,由國內派武警過來提供辦事處安保服務,比僱傭當地人更合適。總部採納了這個建議。說一週之後,武警隊員將趕赴這裏,代替我們警衛辦事處安全。

本來,我跟王總裁已經說好了。等武警部隊的特勤隊員來到這裏,我們就立即回國。

一週後,武警戰友來到了這裏,已經進入工作中了,可王總裁依然不放我們走。

我單獨找王總裁談話,問他:“爲什麼不讓我們回國?難道,你害怕什麼嗎?”

王總裁這個星期天天出去,柳葉刀和黃磊充當貼身護衛,天天陪他跑。黃磊偷偷告訴我,法國的那個騎兵中隊困在拉克法小鎮一個星期了。儘管法國的軍機在空中提供支援,爲被困人員丟物資補給,可仍然不能助地面的法**隊突圍。

那些聯合國辦事機構的工作人員三番幾次找王總裁說好話,請求我們7308突擊隊出兵協助。王總裁考慮到我們人手少,裝備也不齊全,幾次都推辭了。

王總裁在辦公室心事重重的說:“其實你知道我害怕什麼?所以不放你們走!”

我選擇了沉默,迴避了這個問題。說實話,營救我們的同胞,是中**人義不容辭的責任,至於救別個國家的軍人,那得再三考慮了。況且,我們能不能行動,必須得到總部的命令。不然,擅自行動,那可是嚴重的違紀。

王總裁看我不說話,知道我在想些什麼?事實上,王總裁見過的戰爭並不比少。在阿-巴-尼-亞,甚至在北非、中東地區的鄰國,每天都有新的戰爭打響,作爲商業公司及聯合國難民署的工作人員,以及大國在北非的存在,王總裁常常要在各個武裝派別之間來回穿梭,勸說他們放下武器,以和平的方式解決矛盾。可以這麼說,王總裁在某種意義上代表着中國。在那個遙遠的北非,戰火紛飛,窮鄉僻壤,環境惡劣,衛華集團是以國家形象出現的。

可以這麼說,王總裁遇到的環境比我們7308還要殘酷,還要危機四伏。可他依然要赴湯蹈火,要身臨其境。因爲他身後站着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這份沉甸甸的責任逼迫他不辱使命。

王總裁動情地對我說:“你知道我爲什麼要留在阿-巴-尼-亞嗎?”

我沒有迴避他,大聲告訴他:“因爲中國需要你留在這裏。”

“對!你說的沒錯,祖國需要我留在這裏!可是你想到沒有?這裏有什麼?除了戰火,還是戰火!除了殺戮,還是殺戮!在這個破爛不堪的費德南爾市,充斥着骯髒與罪惡。這裏能給我們國家帶來什麼?”

面對他咄咄逼人的質問。我再次陷入沉默。

王總裁用不容置疑的語氣告訴我:“它沒有什麼東西能給我們!不僅不能給我們東西,相反我們國家每年還給大量的援助。在這個人口不到20萬的城市裏,隨時會出現意想不到的危險。這裏的人民隨時隨刻都會死亡,吃了上頓沒有下頓,作爲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必須救阿-巴-尼-亞的人民於水火之中,必須盡到大國的義務!你看,這裏擠滿了幾十個國家使領館及各國大公司的辦事處,很多國家的商業公司不僅是爲了賺錢,還爲自己的國家服務,還擔負起聯合國難民署工作人員的重任!爲的是什麼?不就是爲了和平嗎?爲了這個地區更安全!”

“不可否認,很多國家來這裏,是心懷鬼胎,爲了自己的利益而來!這沒有什麼錯!他們跟我們一樣,是代表着自己的祖國。維護祖國的利益是我們的責任!還有一些國家來這裏,是保持自己國家在北非的存在,說好聽點,是爲了面子,也是爲了在國際事務中不缺席!”

我笑着迴應:“這樣有什麼好處呢?費心費力,勞民傷財!再說,不做實質性的工作,來這裏幹什麼呢?只能是個擺設!”

王總裁知道我在說什麼。我的意思是說,遇到困難,這些國家躲在後面,成爲縮頭烏龜。比如王總裁他們被青年黨武裝挾持,這些國家沒有伸出援手,都站在原地看熱鬧。

王總裁“噗嗤”一笑,說道:“你畢竟是軍人!對這裏的工作不瞭解,是可以理解的。我打個比方吧?在費德南爾市,這些國家的辦事處、外交官,都是一個家庭,每個家庭的想法都不一樣,遇到事情,首先會從自己家庭的角度看問題。幾十個家庭之間,很多事情可以商量着辦,但有些事情,是互相排斥的。所以,甭指望這些國家遇到困難會團結一致。或許阿-巴-尼-亞成爲這個樣子,是他們所希望的。正如我們的漢語所描敘的一樣:火中取栗,趁火打劫。”

“阿-巴-尼-亞成爲這個樣子,是大國之間分歧導致的,如果大國聯合起來解決問題,北非的戰火早熄滅了,這裏的人民早過了美好的日子。我覺得,我們中國可以發揮自己的作用,現在正是一個機會。你們7308不是救出我們這些聯合國工作人員嗎?其它的國家對我們正刮目相看。我覺得不如趁熱打鐵,答應他們的請求,救出困在拉克法小鎮的法**隊!那樣的話,他們就欠我們的人情,我們在阿-巴-尼-亞,就站在主動位置上,可以更好的發揮調停的作用,爲阿-巴-尼-亞的和平發揮自己獨到的作用!” 466:背後的中國

聽到騎兵中隊還困在拉克法小鎮的消息,我大腦有些歇菜了。這簡直難以置信,一支軍隊有裝甲車和武裝直升機,怎麼會困在那裏一個星期呢?

我笑着問王總裁:“你不是開玩笑吧?法國人還困在拉克法小鎮?”

“千真萬確,好像不行了,他們損失慘重,七十多人的隊伍,現在不到30人!再不出手,恐怕已經晚了!法國人正在調兵遣將,但路程遠,鞭長莫及啊!”王總裁說這話的時候,憂心忡忡。

他似乎站在國際道義上考慮問題。

當然,他的顧忌也有,得充分尊重我們的意見。畢竟這是打仗,不是玩遊戲。打仗會死人的。如果組織不好,有傷亡出現,那救人的初衷就背道而奔。

後來我才知道,王總裁其實把什麼都準備好了。包括裝備,由法國騎兵中隊提供;人員不足,由肯尼亞的警衛部隊協同。總部那邊,王總裁已經通過外交部向總部首長取得聯繫,得到了軍方的同意。但軍方首長的回覆也很果斷,能不能救人,得看當地的情況,由7308前方將士裁定。也就是說,救不救人,決定權在我的手中。畢竟這是軍機大事,而不是一個外交官能理解的。

王總裁在煎熬中度過了一個星期。這個星期,他不斷的收到法國方面的請求,還有聯合國有關機構的請求。他們的話說的很坦誠,只要把人救出來,接下來,很多問題都能達成一致。包括聯合國維和部隊進駐阿-巴-尼-亞。由多個國家派遣部隊進入。

王總裁認爲這個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大批的國際維和部隊入駐阿-巴-尼-亞,至少可以牽制那些武裝力量,讓他們不敢肆無忌憚的向平民下手。

面對王總裁推心置腹的請求。我進退兩難。

如果答應王總裁,帶領隊員救人,再發生傷亡,可能就不是外國環境導致的,而是我個人認識失誤造成,我可能會爲此背上沉重的包袱。

不答應救人。後果也顯而易見。將會給我國在北非帶來負面影響,讓外國認爲我們不負責任,並且,王總裁在阿-巴-尼-亞的外交工作會困難重重。

這真是讓我左右爲難。

王總裁找我談心是在晚上,那是一個明月高懸的夜晚。他站在空曠的院子內,指着頭頂那輪皎潔的月亮說道:“來到這個動盪不安的國家,經受了那麼多磨難,九死一生,你以爲我願意呆在這裏嗎?你以爲我願意讓自己的同胞出生入死嗎?我何嘗不想回到祖國,跟家人團聚,共賞這輪漂亮的明月?”

王總裁長嘆一聲說道:“不行啊!我是中國人,是代表中國來到這裏,我現在做些什麼,將代表着國家在做什麼,其它的國家將從我身上,也從你身上,看到我們背後的中國。所以,這就是常言道的,每個中國人的背後,都站着一箇中國。我想讓他們看看,我們中國人不是吃素的。該盡的義務,我們義不容辭!我們是世界上一支進步的力量,是一支和平的力量!我們能促進世界和平。”

“長期以來,由於我們的國家發展迅猛,很多國家對我們有這樣的,也有那樣的看法。他們都是固有的思維在作祟,我現在所做的,是想改變這種僵硬的思維。用自己的行動促進我們與他們,乃至地區與國際社會的融合。地球是大家的,大家一起努力,共建美好和平的地球家園!”

不得不說,王總裁是個有抱負的企業家和聯合國工作人員。他像一個戰士,衝鋒在荊棘遍佈的道路上,沒有皺一下眉頭。那麼,作爲軍人的我們,理應助他一臂之力,幫他完成這個心願。

王總裁代表着許多有信仰有理想的中國人。他們正在爲祖國的強大與復興貢獻自己的力量。

不用說,我答應了王總裁的請求。

我望着王總裁憔悴的面容,用拳頭捶捶他的肩膀,狠狠說道:“我同意你的意見,按照你說的,幹!”

“好樣的!不過,你得答應我,必須活着回來!”

我重重點頭,狠狠說道:“那是當然!”

消息像一雙騰飛的翅膀,很快傳到商隱那邊。

由於這次行動,涉及方方面面。我必須加緊解決。比如人手不足,我從武警那邊抽4個戰士過來。這幾個武警隊員也是部隊中的佼佼者,訓練有素,有過多次處突的實戰經驗。我思考再三,決定帶4個戰士去拉克法小鎮,讓他們歷練歷練。

對於軍人來說,不應該放棄任何一場實戰的機會。軍人的職業是什麼?不就是打仗嗎?在國外積累作戰經驗,可以避免很多麻煩。回國之後,還能把這些經驗帶到部隊,培養下一批具備軍人信仰的士兵。

我跟帶隊的武警軍官溝通的很順利,武警那邊很快同意了我的要求。畢竟7308是總部直轄的突擊隊,背後還有商隱這樣的總部領導在協調,武警那邊以我們爲主,由我負責組織指揮這次行動。

跟武警協商完畢後,商隱的電話就打來了。

“你想好了嗎?”

他拋掉其它的客套,直奔主題。

我想了想,咬緊牙關說道:“義不容辭!”

商隱繼續問:“你可想好了後果?”

我知道他說的意思,如果營救任務失敗,可能會爲此脫下軍裝。如果有戰友犧牲,會爲此承擔全部責任。

因爲這次行動主要看我。能不能實施,由我下達命令。我是7308的隊長,又是特種兵大隊的大隊長,也是這次營救王總裁周嫺的總指揮,出了事,肯定由我負責。

按道理,我可以不趟這次渾水。因爲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就算我不去救法國人,回國之後,立功受獎照樣有我。營救法國人本不是這次任務中的一部分。

看見王總裁爲這件事受煎熬,我決定再幹一次。

只要準備得力,這次任務完全可以取得成功。

如果成功,中國駐阿-巴-尼-亞辦事處可以得到很多福利,何樂不爲?

軍人,不就是爲國爲民嗎?打一次大勝仗,爲我們的國家贏得尊重與讚譽,再划算不過了。

我用斬釘截鐵的語氣對商隱說道:“後果,我已經想好了!那就是我們贏得勝利,贏得尊重!”

商隱噗嗤一笑,大聲吼道:“行!我也陪你!” 467:颶風行動

作戰任務很快下達到各個參戰士兵。精鋼留下,這次行動不需要軍犬的配合。倒是周嫺,她的狀態很不好,死活不同意我們重返拉克法小鎮。看來,她是受了刺激,已經不合適參加這次行動,只得把她留下,由辦事處的工作人員照顧她。

武警這次來阿-巴-尼-亞,帶來了一些裝備。比如95式自動步槍和輕機槍,還有一些手雷。我們連夜換上這些裝備,除了李大牛的200狙擊步槍,95式自動步槍人手一支。基本解決了裝備統一的問題。

當天晚上,我問參加行動的黃磊、李大牛、雷達、柳葉刀、黃土坡,還有另外4名武警戰士。“這是一次額外的軍事行動,你們要是不願意,就吭一聲,不算違紀!”

這激怒了他們。黃土坡是火爆脾氣,吼道:“這說的什麼話?我們是一個整體,生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

“就是,跟着頭兒幹,放心!”

幾名隊員扯着嘹亮的嗓音吼道。

我把這次行動叫做“颶風”,寓意着我們的出擊是一場颶風。

既然是颶風,那麼來的快,走的也快。我計劃用4個小時的時間救出法國人的騎兵中隊,然後搭乘飛機去國。趕在後天早上回到凹子山基地。說實話,出來了十幾天,怪想部隊的。

我做出救人的決定,並不是頭腦發熱。儘管此次任務有一定的風險,但拉克法小鎮的地形地貌我們十分熟悉的,況且我們跟那些武裝分子交過手,深諳他們的戰術風格。所以,這次行動不算什麼冒險,還是有九成的把握。

第二天早上6點,我們出發了,肯尼亞的警衛部隊十幾人,開着3輛裝甲運兵車停在我們辦事處牆外,等候了2個小時。

肯尼亞的部隊這麼早等在外面,令我十分震撼。當武警戰士打開大門,迎他們的指揮官進院子時,我才知道他們心裏想着什麼。

肯尼亞帶隊的一箇中尉連長說:“你們中**人是我見到的最出色的軍人,跟着你們一起行動,是我們的榮幸!”

原來,上次營救王總裁他們,也順便救出了肯尼亞的5個士兵,他們回去之後,把戰場上的所見所聞詳細對他們連長說一遍。那個連長對我們的軍事素養讚不絕口。當聯合國駐阿-巴-尼-亞辦事處發出救人懇求之後,肯尼亞方面得知我們擔負營救主力部隊,考慮我們人手少,隨即把守衛辦事處的這支裝甲車分隊派來了。算是協助我們一起救人。

真是患難之交見真情!

肯尼亞對我們的友誼,可見一斑!

王總裁說的沒錯。這次救人,關乎我們的國威與軍威!這更堅定了我救人的想法。

我們10個軍人駕駛三輛武裝皮卡,在三輛肯尼亞裝甲車的帶領下,一路馳騁,衝向拉克法小鎮。

讓我更意想不到的是,法國騎兵中隊的餘部,6輛裝甲車,一架直升機早停在戈壁灘等我們。

隊伍匯合之後,我們的人數增加到96人。裝甲車9輛,武裝皮卡3輛,武裝直升機1架。看着這些裝備我心裏就暗暗發笑。這麼多裝備與軍人,難道還救不出一支武裝到牙齒的部隊嗎?

真不知道法國人是怎麼想的?仗打出這樣,還依靠外部力量救援。看來他們這些年也沒實戰經驗,不然,也不會這麼被動。

這是一支名副其實的多國聯合部隊。空中力量,地面突擊羣全有了,就缺一個司令官的角色。

我們在來的路上,聯合國駐阿-巴-尼-亞辦事處已經把任務說明白了。這次行動以我們中**人爲主,總指揮的位置非我莫屬。況且肯尼亞已經在出發之前說明了,這次,他們聽從我的指揮。在戈壁灘跟法國人匯合之後,那邊一個騎兵中隊的副隊長已經把話挑明瞭。

“感謝中國朋友的鼎力幫助。這次救人,我們騎兵中隊願意服從你們的指揮!因爲你們熟悉那邊,跟他們打過一仗,我們信任你們!”

看着法國人千恩萬謝的樣子,我當然不能客套。這可是一次展現我們中**人風采的大好良機。

我要讓驕傲的法國人看看,打仗是這樣打,而不是亂糟糟瞎打一氣。

部隊花了4個小時,才穿過茫茫的大沙漠。

法國人的騎兵中隊,在路上行動遲緩,受不了乾燥的沙漠氣候,一路上休息了兩次。要不是我竭力勸說,這幫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纔不願意立即動身。

從這個環節,可以看出這支軍隊的戰鬥力。看來,外界對外籍軍團的傳說是假的,這支歷史悠久的外籍軍團在時間的打磨下,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顏色。

騎兵中隊懶散的作風,纔是他們打敗仗的重要原因。一支軍隊如果怕苦怕累,怕流血犧牲,註定一事無成。

我們在下午3點,才趕到拉克法小鎮以西80公里處。

首先安營紮寨,讓部隊喘口氣。然後部署行動計劃。

按照行動計劃,肯尼亞警衛部隊與騎兵中隊的9輛戰車成左右兩翼包抄拉克法小鎮,向目標進發。中間是我們7308三輛武裝皮卡。車輛抵達受困的法**隊外圍,便朝武裝分子開炮。在背後壓制他們的火力,讓他們顧頭不顧尾。

其次,武裝直升機立即奔赴戰場,對下面的敵人進行精確打擊,清除敵人的重要火力點。

只要做到這兩點,敵人不戰自退!

部隊在拉克法小鎮外圍歇息,做戰鬥前的準備工作。肯尼亞的士兵們跟戰友們坐在一起,相互交流,討論在戰鬥過程該注意的事項。他們都是最優秀的軍人,操着熟練的英語彼此交流。倒是法國外籍軍團的士兵畏手畏腳,不敢輕易走過來跟我們聊天。

騎兵中隊那個叫肖恩的副隊長氣勢洶洶的走來了。他質問我:“爲什麼把直升機放在最後面呢?這不符合現代戰爭的特點!”

看着肖恩認真的勁頭,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

肯尼亞那個連長衝過來,朝肖恩吼:“中尉,請注意你說話的方式,他是司令官,這次行動的最高指揮官!”

肖恩推了肯尼亞連長一把,向我發出挑戰:“上校,我敢打賭,如果你把直升機放在最後面,這次行動我們必定會失敗。爲什麼要讓我們冒着生命危險呢?我實在不能理解你爲什麼要制定如此愚蠢的作戰計劃!” 468:神祕的外部力量

我恍然大悟,終於明白了法國外籍軍團受困的真正原因。一是,他們的指揮官墨守成規,一直遵守軍事教科書做戰術部署,這也難怪,沒有靈活多變的戰術動作,難怪在戰場上會吃虧。二是,他們害怕傷亡,這一點上,讓我們瞧不起他們,一羣軍人貪生怕死,不失敗那簡直是老天爺不長眼。

我冷笑着對肖恩說道:“上尉,這次我們一定會贏!如果贏了!怎麼辦?”

肖恩想了想,抽出一把佩刀。對我說:“如果贏了,這刀屬於你!”

我懂他的意思,這把刀是指揮刀,意思是說,接下來的行動,全部由我指揮。

這算是個笑話。爲什麼呢?如果救出受困的法**隊,我要他的指揮權幹什麼呢?

看他說的認真。我欣然接受。

想必他把佩刀看得比生命還重。但凡是個軍人,都會珍愛自己的指揮刀。因爲這象徵着榮譽與權力。

也幸虧肖恩打了這個賭,我拿上了這把指揮刀。才解決了接下來的第二輪危機。

在部隊休息的這段時間內,我們的7308沒閒着。利用禿鷲無人機很快找到米勒思?莫特上尉受困的地點。

米勒思?莫特上尉困在煉油廠以北清真寺旁邊的街道里。

這條街道兩旁都是房屋,街道只有5米寬。騎兵中隊的6輛戰車進入5米寬的街道後,就出不來了。

因爲街道兩頭被擊毀的戰車擋住了去路。這好像一條巨龍,困在一個山洞裏,洞口被封死,就算做困獸之鬥,也逃不出山洞的圍困。

街道兩邊的房屋一排接一排,成梯形結構建設而成,就算衝出街道,也逃不出房屋的圍堵。這房子太密集了,宛如反坦克樁,像銅牆鐵壁一般擋住裝甲車前面。

說實話,不看無人機發回的圖片,我們也難以想象裝甲車怎麼會困在城市裏。現在看到清晰的平面圖,我這才明白法國人受困的真正原因。拉克法小鎮的地形,是不利於裝甲車作戰的,更合適輕型的車輛,比如皮卡車。

拉克法小鎮此時此刻好像煉獄一樣可怕,整個小鎮幾乎淪爲一片廢墟。從頭頂的照片來看,灰濛濛一片,到處飄着灰塵與濃煙。可見,這裏發生怎樣激烈的戰鬥?米勒思?莫特率領的法國騎兵中隊一直做着殊死的反抗,那些武裝分子以血肉之軀做賭注,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打垮這支武裝到牙齒的外**隊。

雙方的拉鋸戰持續了一個星期,證明雙方已經疲憊了。現在,青年黨武裝無力發動新一輪的攻擊,而法國人因爲缺少後勤補給,也無法從小鎮裏衝出來。

從無人機收到的情報看,現在是救人的最好良機。只要打破局勢的平衡,戰鬥的形式就會一邊倒。青年黨武裝只要被我們一衝擊,就會潰不成軍。

不過,出於避免傷亡的需要,我沒有急於求成下達攻擊的命令。而是再讓隊友們找找,看看有沒有其它遺漏的地方。

比如,青年黨武裝這支烏合之衆,憑什麼能困死機械化裝備的法國人。

狐狸調整無人機,從500米的高度一直下降到50米。幾乎從敵人的頭頂上空穿過了。

禿鷲無人機啓動熱成像搜索系統,把敵人隱蔽的位置傳到軍用筆記本電腦上來了。

狐狸做出詳細的分析圖,再請李大牛辨別。

李大牛發出一聲驚呼:“他們有反坦克導彈火力點,還有防空導彈,都是便攜式的,不僅如此,他們還有狙擊手機槍手火箭筒手!”

“看來這是特種部隊的配置!”

我對着電腦屏幕看了半天,終於確定了這個判斷。

看來,有外部力量涉入。

我很費解,是什麼外部力量呢?敢站在這麼多國家的對立面。最後把目標定爲國際恐怖組織,因爲沒有任何國家敢這麼做,只有非法的國際恐怖組織敢這麼喪心病狂。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