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跟你學的。誰讓你那麼長的一段時間不讓我出來透透氣。

哎!說句實在的,我現在很擔心你。等回到皇庭,若是讓你的那些敵人們知道,你現在近乎於手無縛雞之力,我們也許就又要恢復以往,在暗中生活了。”

“二哥,不要那麼悲觀嘛!大哥吉人自有天相,這一次的事,我們不能說就是災難,說不定還是大哥的機遇呢!

昨晚上我和大哥在談論一道符籙,這道符籙對大哥來說很陌生,可本身與現在的大哥又很契合。

寫寫小說就無敵了 只要大哥能把這道符籙給融會貫通,我想就算是遇到仙神聖境的敵人,大哥也能夠從容而退。”

“什麼符籙?這麼神奇?”所羅門兩眼放光,對於未知的事物,他是最感興趣的。

“請神符,不動明王符。”

“不動明王符,嗯,是與俊風比較貼切。不能動用修爲,但卻可以通過精神力來激發符籙中的玄奧,以此溝通天地之力,請來神明相助。

假如俊風的精神力能夠在此期間一舉突破元神之境,那離他解開自身封印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律…”的一聲共鳴,馬車和駿馬都在這一聲中停了下來。

嘉德唐宋和嘉德元明從第一輛馬車上走了下來,他們看着陪同露絲坐在路邊的嘉德琴心,無奈的搖了搖頭。

見到父親和哥哥的到來,嘉德琴心像是看到了希望。她連忙從地上站起來,提起裙子向着他們就跑了過來。

“父親,哥哥,還請你們一定要向路易伯爵求求情。露絲她知道錯了,他想怎麼懲罰露絲都行,就是別把她給休了。”

“琴心,一來伯爵是貴族,是公衆人物,他必須得向自己領地內的臣民有所交代。二來,身爲男人就應當有男人的尊嚴,之前的露絲就沒有事嗎?伯爵的度量已經很大了。三來,這是伯爵的家事,我們就不要在摻和了。”

“老妹,老哥我從來沒有罵過你,但在這件事上,你真的錯了。你認爲你是在幫閨蜜,實際上你不僅害了她也害了你。

你知道這件事的關注度有多高嗎?你還想不想把自己嫁出去!”

嘉德琴心咬着嘴脣,雙眼通紅,她又何嘗不明白這件事把嘉德家族也牽扯進去了呢?

“嘭!”的一聲重響。一個“大糉子”被麒麟從車廂內給丟了出來。

“大糉子”之所以表現的乖巧,並不是他明白了眼前的形勢,而是他的五感被麒麟給封住了。

“嘉德琴心,帶上你的好閨蜜,我們一起進去吧!”妙俊風的語氣很冷,一旦女人被他打上了“黑色印記”,他便不會再對她有任何感情。

“妙俊風,你憑什麼來這裏!露絲之所以會這樣,還不都是因爲你。若是你沒有把此事揭穿,他們倆還會有迴旋的餘地。可一旦揭穿,哪個男人會受得了!”

嘉德琴心衝了上去,將心中所有的火氣全撒到了妙俊風的頭上。

“嘉德琴心,念在你是小凱小姨的面子上,這一次我不追究。如有下次,我必殺你!

你給我聽好了,做人要惜福,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什麼叫不揭穿此事他們就還有迴旋的餘地,難道這個毒瘤就讓它一直存在下去嗎?

單就此事而言,一個女人,不珍惜自己的家庭,不愛惜自己的孩子,不疼惜自己的丈夫,將丈夫的寵愛當成了她放縱的資本。這樣的女人路易伯爵沒有殺她,已經算是難能可貴了。

假如今天的事沒有被揭穿,說不定今後還會有此類事件發生,但那時若是曝光,你覺得路易伯爵能夠置身事外嗎?露絲家族能夠置身事外嗎?

我告訴你!答案只有兩個字,不能!

貴族在享受資源的同時,也同樣樹立了很多政敵。資源是有限的,而人是無限的。誰沒有野心?誰沒有慾望?那些口口聲聲盡顯諂媚之色的人,他們難道就對這些資源不動心?

嘉德琴心,你是一個被寵壞的大小姐,很多事你都覺得懂了,實際上你未必真的懂了。

露絲的事,你若是處理得好,不僅可以幫助你的家族使其穩固,更可以博得路易伯爵的好感。

人活一世,有些事是碰不得的,有的原則和底線是絕對不能觸犯的。機會只有一次,世上也沒有後悔藥。

露絲應該感到慶幸,他曾經的丈夫能夠這樣包容她。然而,這一次,她就不要在癡心妄想了,還是好好的考慮下後半生的日子吧!

做人要惜福,不惜福的人,遲早要付出沉痛的代價,在悔恨中度過餘生,同時也將失去所有的資源和光環。”

妙俊風說完,雙手一背,大步的朝着城堡內走入。

嘉德琴心愣愣的站在原地,她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很陌生,也許現在的他,纔是真實的他吧!

“哎!元明,我們進去吧!琴心的事等處理完這件事後,我們再好好的商議吧!不能再任由她胡鬧下去了。”

皇甫凱靜靜地注視着眼前的一幕,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雖然嘉德琴心是自己的小姨,可小姨這一次做的真的過了。

交友不易,勿交損友。損友害人,貽害千年。

“哎!”重重的一嘆,皇甫凱跟在所羅門和麒麟的身旁,一言不發的朝着城堡內走了進去。 “伯爵大人,嘉德子爵一行人來了,在他們的身後還跟着安德家族的人。”一名老僕向路易伯爵彎身說道。

“嘉德家族的來意我知道,安德家族此時派人來做什麼?難不成是想看我的笑話嗎?我知道安德家族的野心很大,可他們也別忘了,我也是伯爵!”

路易伯爵右手一擊重拍,從躺椅上站了起來,帶着冷峻的面容,向着會客廳走了過去。

嘉德琴心和露絲並沒有跟過來,她們仍然呆在城堡的門外。守門的衛兵在沒有接到伯爵的命令前,是不會允許她們進去的。

“嘉德子爵,是哪陣風把你給吹來了?平常也沒見你主動來我城堡做客啊!”人還未至,聲音已經傳了過來。

嘉德唐宋在聽到這句話後,向坐在一旁的妙俊風遞去了求助的目光。

“嘉德城主,昨天你可沒有跟我說,你跟路易伯爵從前的感情有那麼淡啊!”

妙俊風的心裏也是有點氣,心想這位老人家真愛擺資格啊!仗着自己輩分高以前就沒把人當回事!

“路易伯爵,在下不請自來,還請多多包涵。今日來此,也是爲你送上一件禮物,這件禮物可以將你內心的怒火滅掉一半。”

眼見路易伯爵面色不善的走了進來,廳內的衆人沒有一個想主動開口。無奈之下,妙俊風只好當先一步,替大家打了招呼。

“妙俊風先生,你不會又想來數落我一通吧!昨天我可是被你數落的很慘呢!”路易伯爵似笑非笑的回道。

“伯爵大人說笑了,昨天的一番話乃是兩個男人之間的對話。何來數落一說?正所謂英雄見英雄,惺惺相惜。我與伯爵一見如故,自然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伯爵蒙羞。

此事只要解決好了,非但能讓伯爵的形象在領地內臣民的心中迅速拔高,更會令你今後的爵位平步青雲。

我看得出來,您是一個擁有雄心壯志的人,對待感情很執着,很專一。正因如此,您纔會被一些人給利用。

身爲好男兒在前方建功立業,最擔心的事是什麼呢?後院失火!

好在此次的這把火在我們可控制的範圍內熄滅了。若是沒有發現,那在今後,將會把您燒的遍體鱗傷,甚至是因此而丟掉性命!

我知道您對生死看得很淡,可您要考慮一下您的兒子,未來您的爵位繼承人。我看得出來,他是一個好孩子,聰慧,勇敢,堅強。

只要把他培養好,未來的路易家族將會更加的顯赫一方,令世人景仰,長盛不衰!”

婚久必合 妙俊風的口才真的很好,很多話連他自己說了都覺得自己太天才了,這個詞是怎麼整出來的。

路易伯爵滿肚子蓄勢待發的火氣,在妙俊風的這番話過後,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若是反駁,那不等同於否定了自己的家族嗎?

“妙俊風先生,我說不過你。你說的話很虛,很浮,至少不是我現在能夠看到的。但你話中的願景,卻是我心中所希望的。

給我看看你們帶來的禮物吧!千萬不要讓我在見過這個禮物後,而感到失落哦!”

“放心,包君滿意!”妙俊風擡手一揚,向麒麟示意。

“咻”的一道光束,自麒麟的手上打出,遁入了“大糉子”的身體內。

“嗚噢!咳咳咳…,嘉德唐宋!你們會爲此付出代價的!我是安德烈大人的親信,他若是知道了我今天的待遇,一定會帶兵前來踏平你們家族的!”

可憐的安德斯到如今還以爲身在嘉德城堡中。漫長的封禁讓他不吐不快,恨不得能夠一語將這城堡給掀翻了。

“妙俊風先生,你的這件禮物我感到很滿意,只是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路易伯爵對着妙俊風笑了笑,然而,這個笑容卻冷的讓人感到如墜冰窟。

“動手!”

“噗!”的一聲,血光飛濺,安德斯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相信。自己竟這樣被他給殺了。

看着頭身分家的安德斯,路易伯爵的嘴角顫了顫。他的死的確能讓自己感到釋懷些,但這還不夠,遠遠不夠!

“怎麼?還不滿意嗎?那好!繼續!”

妙俊風的笑容還是那樣的溫和,可就是這種笑容,讓站在他對面的路易伯爵感到了深深的忌憚。

“噗噗噗…”十幾道血光飛濺,與安德斯一同前來的隨從們,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眨眼間,便人頭落地,死成一片。

劊子手所羅門對着自己的手掌吹了一口氣。彷彿殺人對他來說就跟切瓜一樣稀鬆平常。

路易伯爵在短暫的震驚後,呼出一口氣,皺眉凝思了一會後,開口說道:“說吧!你們來這裏究竟是爲了什麼?我可不相信僅僅是爲了平息我心中的怒火,讓我消消氣。”

“伯爵就是伯爵,這思路遠非一般人可比。現在的這裏也沒有外人了,有什麼話我就直說了。

我們來此是爲了和您結盟。一個有實力且可靠的盟友,對於才接管這片領地的您來說,無益於如虎添翼。”

“哈哈哈…”路易伯爵笑了,笑的很大聲,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在放聲大笑。

“妙俊風先生,你說得對,我的確需要盟友,可爲什麼就一定要選擇嘉德家族呢?在我的領地內,可還是有很多實力雄厚的家族啊!”

“這個我自然知道,可誰讓嘉德家族有了我們呢?”妙俊風把身子一側,擡起手,對着站在自己身後的幾個人指了指。

“我們就是嘉德家族最大的變故,有了我們,嘉德家族可以說是這片領地內,除了您之外的最強勢力!

當然,也說不定,未來會取你而代之,成爲這片領地的主人!”

“妙俊風先生,你確定你不是在說笑嗎?要取我而代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路易伯爵的臉上,升起一抹挑釁之色。

“你看我像是在說笑的樣子嗎?我們代表着皇庭,而這片領地可是緊鄰皇庭。

嘉德家族的大小姐遠嫁皇庭,被封爲皇后的事,想必不用我多說您也聽說過吧!

有了皇庭的支持,您覺得,嘉德家族的實力會是一個小小的子爵能夠容納得了的嗎?”

路易伯爵的臉色剎那間就變了。妙俊風說的事可不是憑空捏造,兒時的自己可是陪同着父親,親眼目睹了嘉德清新出嫁的整個過程。

依稀記得,那時的父親鄭重的告誡過自己,一定要跟嘉德家族交好,萬不能交惡。 “妙俊風先生,你說的話讓我很意動。只是光有口才可不行,自身必須得有實力。

你身後的勢力的確算作你實力的一種,可若是離開了這股勢力,你還有能讓人感到敬服的實力嗎?

我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更喜歡跟有實力的人合作。誠然與嘉德家族的合作會給我帶來利益,但我想,這個利益也不是那麼輕鬆就可以獲得的。

這裏是西人國,不是皇庭。在遇到危險時,能救你們的只有自己本身的實力。

不要像我許諾未來的事,未來的事只有建立在現在的基礎上。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路易伯爵的思維很敏銳,他很快就從震驚和追憶中回過神來。沉着冷靜的他給人以深不可測的感覺。也許這便是他得到聯盟青睞的原因吧!

“路易伯爵,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您是想見識一下我的實力。可以,您想怎麼了解?”妙俊風笑了,他覺得提出這個要求的路易伯爵纔是真心想跟幾方合作。

“老師,若是路易伯爵想了解我們實力的話,還是讓我來代替您吧!”皇甫凱一把衝到妙俊風的身前,急切地說道。

“是啊!俊風,你不用上場我來就行。”

“二哥,您剛纔都露過一手了,說什麼也該讓我威風一下了!”

路易伯爵帶着笑意看着三個準備替妙俊風出頭的人。他沒有出言相阻,也只有在此時,才能試探出妙俊風在這一羣人中的地位。

“路易伯爵,妙俊風不久前才受過傷,我覺得您就不要難爲他了,實在不行,就讓元明替他上場吧!”

“嘉德子爵,你們嘉德家族的實力我還不瞭解嗎?若今天來的僅僅是你們,我纔不會下來見你們。

想要說服我和你們結盟,關鍵在於他!”

衆人臉色不一,心中想法紛紛。

“好!我答應你!”妙俊風收起笑容,把目光盯向了他的眼睛。

“跟我來吧!你們在此等候!”路易伯爵說完,轉身便向着迴廊走去。

“大家不要擔心,我去去就來!”妙俊風不想讓大家爲難,轉身對大夥露出了一個自信的微笑。

“噠噠噠…”的腳步聲響起,路易伯爵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故意讓自己的每一步都能在走廊內發出清晰的回聲。

“路易伯爵,心理戰術就不用對我使出了吧!我知道你是想借這個事來消滅你心中的氣,但不管怎麼說,你還是要謝謝我的,對不對?”

“是啊!是要好好的謝謝你。男人的尊嚴不容侵犯,可我的面子也總得挽回點吧!希望你一會能堅持下來,可不要一時不慎,變成了傻子。”

話音落下,路易伯爵和妙俊風也走到了走廊的盡頭。

一扇古樸滄桑的大門出現在妙俊風的眼前。這扇大門若不細看,很難發現其中的蹊蹺。

此門不簡單,採用的原料乃是生長在極陰之地的陰槐木,通常都是用來做棺材的。

“看出來了嗎?現在退出還來得及,門的另一邊可是另一個世界哦!”路易伯爵撓有興致的盯着妙俊風的臉說道。

“我對這扇門的後面充滿了興趣,難道你不知道我天生就對這類事物感興趣嗎?”妙俊風側頭,對他揚了揚眉毛。

“好!希望你一會不要後悔!”路易伯爵說罷,取出身上的鑰匙,迅速的打開了大門。

“咔咔咔”的聲音響起,木門被吃力的推了開來。

“沙沙沙…”,幽藍色的風從裏面貼着地面吹了出來。凡是被風接觸到的地面,快速的生長起一簇簇的藍色冰晶。

“你進去吧!我就不進去了。我會在另一邊透過水晶球看到裏面的一切。祝你好運!”

“謝謝,一會見。”

妙俊風踏步而入,任由幽藍色的風吹拂自己的腳面。

黃泉都去過了,還在乎這樣的風嗎?無非就是強大的怨靈用自己的氣場在主導這裏。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啊!看來這個傢伙的等級要比嘉德皇后高不少。”妙俊風速度不減,邊走邊思考。

“年輕人,你很有魄力,要是換成平常人早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傻了!你難道就一點也不怕?”

“爲什麼要怕?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別再藏頭露尾了,趕緊出來吧!我還想看看你究竟是什麼級別呢!”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你可知你這樣做只會觸怒於我,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

“哎!你到底出不出來?不出來我可就回去了!我可沒時間陪你在這聊天!”

妙俊風在等了一會後,沒有聽見它的迴音。索性轉身就向着原路返回。

“唰”的一下,一個幽藍色的光影出現在了妙俊風的眼前。它的樣子似乎很憤怒,一團旺盛的幽藍之火在他的周身瘋狂燃燒着。

“你總算肯出來了!我還以爲你是怕了我呢!”妙俊風對他咧嘴一笑。

“好小子!好膽量!都這個時候了,還敢跟我嬉皮笑臉!本領主已經很久沒有遇見像你這樣不知死活的年輕人了!”

“哦!原來你是幽靈領主,看樣子有點不好辦。”妙俊風用手托起了下巴,習慣性的做出了沉思狀。

“哼!豈止是不好辦!本領主要把你囚禁在這裏一輩子。等到你生命耗盡之時,會用祕法讓你成爲我的僕從!哈哈哈…”

“喂喂喂…,你是不是太有點自以爲是了?長話短說,出招吧!我趕時間!”妙俊風雙眼一眯,擺出了戰鬥的架勢。

“混小子,找死!”

包裹在幽靈領主身上的幽藍色火焰,化成了一條藍色的巨蟒,向着妙俊風就纏了過來。

“結界盾!”

妙俊風這邊剛一喊出,下一刻就後悔了,自己現在可是沒有修爲的啊!能動用的只有自己的精神力。

好在有形有質的精神力可以將精神力化成實物。否則,這一下自己還真就被這一條看起來不咋地的巨蟒給纏住了。

“火龍,出!”

由精神力凝聚幻化的火龍,從妙俊風的眉心處呼嘯遁出。

嫋嫋火焰散發着陽剛炙熱的氣息,正好與那藍色巨蟒身上散發出的氣息相剋。

大片大片的白霧升騰,火龍與巨蟒交戰的難捨難分。

藉着白霧的遮掩,妙俊風露出了一抹疲憊之色。他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在釋放出這條火龍後,衰減了不少。 “疼!”妙俊風忽然間大喊一聲。

以往的自己也動用過精神力化形,可從沒像今天這樣。

“哈哈哈…,傻小子!精神力化形了不起嗎?等我的幽蟒把你的火龍絞殺後,你就乖乖的給我躺在原地,任我宰割吧!”

持續的疼痛讓妙俊風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此時哪還敢有什麼疲憊,只要自己挺不住,那就會瞬間昏迷,失去所有的意識。

越是艱難的戰鬥越能讓妙俊風激起心中的鬥志,久違的戰鬥感覺和戰鬥判斷開始在腦海裏重新燃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