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陽一行人來到岐山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但是衆人也只是到了岐山的腳下,並沒有進去。

仰頭看去,岐山就像是一尊巨龍盤旋,按照大壯叔的說法,這裏曾經隕落過龍,龍屍化作這裏的山峯,所以這裏也叫做葬龍山,因爲龍的隕落,這裏的野獸都受到了龍的血脈的影響,成爲龍獸,十分強大。

體內龍的血脈之力越是濃郁,龍獸的實力就越強,龍犬大黑體內就有龍的血脈。

不過雖然都是龍獸,相互之間也會進行廝殺,因爲龍獸這種生物有着極高的地盤意識,高等級的龍獸絕對不允許低等級的龍獸進入自己的範圍,否則就會遭到無情的格殺!

“宋陽,這裏便是岐山了,龍獸們就在山裏,只不過不會輕易離開岐山,好像岐山之中有什麼東西十分吸引龍獸,幾乎所有的龍獸都想要靠近山裏面,外圍的龍獸也會相互廝殺爲的就是往裏面的位置靠近一點。”大壯叔說道,他們都是獵人,對龍獸的習慣十分了解。

聞言宋陽點頭,道:“原來如此,這些龍獸也有自己的意識,就像是老虎一樣,有自己的領地,誰若是觸犯了便是挑釁它,會發生戰鬥。”

“我很好奇這些龍獸到底在守護什麼,或者說……它們想得到什麼。”元天青忽然開口,目露深思之色,這讓宋陽微微一愣。

“天青,你的意思是這些龍獸之所以爭搶地盤是爲了某個東西?”宋陽露出詫異之色,這點他之前倒是沒有想到,只是覺得這些龍獸很有等級制度,就像是一個國度。

但是此刻經元天青這麼一說,立馬便是發現了問題所在,如果只是一個國度的話,爲何這些龍獸不離開岐山,或者將岐山的範圍擴大到下面的村子,這顯然有點不合理。

“不錯,我猜測這岐山之中必然有某種東西讓龍獸十分渴望,所以它們纔會守護在這裏,這個東西很可能與龍獸有關,或者說可以使得龍獸變強!”元天青說道,他的分析十分正確,正如他所說,這些龍獸的確是對岐山之中的某些東西十分渴望。

這種東西就是龍氣,讓龍獸變得強大的東西,也就是它們修煉的根本,就像是武者需要靈氣一樣。

而決定得到這種龍氣的濃郁程度便是地區,越是靠近山中便越是濃郁,那裏的龍獸也會更加強大!

嗷吼~~~

就在宋陽等人剛剛進入岐山之際,一道嘶吼之聲傳來,陡然間,兩頭凶神惡煞的龍獸出現在他們面前,眼眸泛着血色,朝着衆人逼來……

沒想到一進來就遇到了龍獸……

(本章完) 這兩頭龍獸形似狼,與龍犬倒是有幾分相似,但是皮毛灰色,身高也只有一米五這樣,比起一般的狼崽子要高了許多,青面獠牙,雙目赤紅,顯然十分嗜血,這點與龍犬一點都不像。

“這兩頭是黃級龍獸嗜血狼,糟了,嗜血狼從來不會獨居,也是龍獸之中稍有的羣居物種,絕對不可能只有兩頭,通常都是十頭以上,有的大種族甚至有二十投以上的嗜血狼存在!”

大壯叔面色有點難看的說道,雖說只是黃級龍獸,但是數量一旦上來那也是十分可怕的,俗話說螞蟻多了都能咬死大象,更何況這可是黃級龍獸啊,一旦多起來十分麻煩。

“大黑,殺了這兩頭嗜血狼!”大壯叔沉聲喝道,他知道這些嗜血狼都是十頭以上出現,十分麻煩,一旦發現了獵物就會第一時間通知其他的嗜血狼,到時候就會陷入險境。

最好的辦法就是見到一頭便斬殺一頭,削弱對方的實力,到時候應戰的時候也會方便一點。

咻!

隨着大壯叔的聲音落下,大黑陡然如一隻利箭爆射出去,化作一道黑影,朝着兩頭嗜血狼狂奔而去,露出獠牙,聲勢頗爲駭人。

果然不出大壯叔所料,兩頭嗜血狼在看到自己一行人的時候就開始發出一連串怪叫,顯然是在召喚同伴,赤紅的眸子之中閃現出血色,猙獰的看着幾人。

“不好,這些傢伙在召喚同伴,我們必須速戰速決!”大壯叔色變,當即拉弓搭箭,白色箭羽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射了出去,猛地射進了一頭嗜血狼的頭顱之上,鮮紅的血液飛濺的老高!

嗷嗚~~

見到同伴身死,另一頭嗜血狼頓時再次嚎叫,眼中的赤色更加濃郁起來,但是還容不得它有下一步動作,大黑便已經趕到了,黑色巨爪落下來,只聽得“噗”的一聲,另一頭嗜血狼的腦袋頓時開了花!

“看來這獵殺龍獸並不算很難啊,我們剛剛進來就已經斬殺了兩頭龍獸,這樣下去斬殺一百頭並不是難事!”元天青滿不在乎的說道,現在他實力已經恢復了三成,可以使出霸劍了,斬殺玄級龍獸都不是什麼難事。

這傢伙來的時候就揚言要斬殺一百頭龍獸,讓村裏人都驚呆了,不過宋陽對此倒是絕對相信的,這傢伙的實力可不能以常理去想。

聞言,大壯叔卻是面色凝重的搖搖頭,道:“或許並不像想的這麼簡單,我們運氣似乎不大好,遇到嗜血狼羣了……”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一雙雙赤色的眸子出現在周圍,差不多二十條嗜血狼走了出來,兇惡的盯着衆人,尤其是爲首的那頭嗜血狼,足足有兩米高,顯然是這些嗜血狼的首領。

“該死,竟然是有玄機嗜血狼坐鎮的狼羣,這下子有點麻煩了,大家準備戰鬥!”大壯叔面色凝重,大聲喊道,隨着他的聲音落下,一道道身影迅速動作起來,拉弓搭箭直指嗜血狼羣!

咻咻咻!

伴隨着那頭玄機嗜血狼一聲鳴叫,這些狼羣飛快的朝着衆人撲去,動作敏捷,十分兇惡,獠牙之上甚至有一滴滴腥臭的口水流下來。

“放箭!”

大壯叔喝道,自己也拉弓搭箭,射中了一頭嗜血狼,當場將之格殺,一道道箭羽也射了出去,但是嗜血狼

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弱,衆人也都不像大壯叔一樣厲害,一輪弓箭射完了也只是射死了差不多一半的嗜血狼!

另一邊,大黑則是怒吼一聲與那頭玄機嗜血狼戰在了一起,互相撕咬,兩頭龍獸都是玄級,實力差不多,撕咬之下不少獸毛飛舞。

一輪箭羽過去,這些嗜血狼雖然死了一半,但是剩下來的嗜血狼也都跑到了衆人面前,怒吼一聲,露出獠牙,朝着衆人的脖子之處咬去!

見狀,這些經驗豐富的獵人頓時取出隨身配劍、佩刀朝着它們砍去,一刀看下去竟然發出了鏗鏘之音,就像是金屬撞擊在一起,就算是斬進去也十分勉強。

“不好,太難殺了!”

一名獵人變色,因爲一頭嗜血狼速度極快,頂着鐵劍一口朝着此人脖子咬了過來,此人頓時變色,周圍人也都露出慌亂之色,無能爲力!

噗!

鮮血噴的老高,帶着一股腥臭之位,濺落在那名獵人臉上,整頭嗜血狼一瞬間被劈成兩半,內臟流了一地,十分噁心。

那名差點被咬死的獵人目光一呆,錯愕的看向身後,只見元天青淡淡的站在那裏,手中的中間尚插在地面上,鮮血從上面流了下來,顯然剛纔這一劍正是他劈出的!

“謝謝……”那名獵人說道,很是感激,但是更多的則是震驚,他沒想到這個不顯山露水的傢伙竟然十分可怕,一劍將一頭嗜血狼劈死了!

聞言,元天青並沒有說話,而是揮舞重劍,超過百斤的重劍在他手中卻跟一根稻草一樣,十分輕鬆的揮舞,一劍將另一邊出現的嗜血狼也斬殺當場!

鮮血混着腸子流了一地,散發着血腥的氣味,就算是見慣了血腥的獵人們也是忍不住震驚,這一劍實在是太霸道了,一劍揮出去便是帶走了一條嗜血狼的命!

鏗鏘!

元天青將重劍插在地上,雙手放在上面淡漠的看着周圍躺了一地的嗜血狼屍體,撇了撇嘴,不屑道:“太弱了,這種龍獸實力也只是跟中級武者差不多,根本不夠殺!”

聞言,衆人發懵,這傢伙太誇張了吧,剛纔生下來的十頭嗜血狼此人一下子便斬殺了六頭,其餘的則是被大壯和獵人們殺死,這是何等戰績。

在擊殺了這些嗜血狼之後,大壯以弓箭配合了大黑將那頭玄機嗜血狼射傷,後者頓時悲鳴一聲,果斷的放棄了大黑想要逃跑。

“想跑?門都沒有!”

見狀,元天青冷笑一聲,手臂之上的肌肉一道道鼓起來,將手中的重劍猛地朝前一擲,頓時帶着一道道破風之聲飛了出去,化作一道黑影!

大黑原本正在追趕逃跑的嗜血狼,但是陡然間一道破風聲響起,一道黑影陡然間擦着它飛了過去,轟然一聲將前方的嗜血狼釘死在地面之上,鮮血流了一地,發出最後一聲哀鳴便是失去了生機。

見狀,大黑的皮毛都是根根倒豎,瞪大了眼睛看向元天青,它是龍犬,本就有意識,自然知道這柄重劍是元天青的,一想到剛纔的可怕黑影,它連毛髮都倒豎起來,差點嚇死。

不僅是它,那些獵人們更是目光呆滯,早就傻在那裏了,一個個跟看怪物一樣看着元天青,這還是人麼,竟然將重劍投擲出去,釘死逃跑的嗜血狼,而且

輕鬆劈死了好幾頭嗜血狼,實在是太可怕了!

一旁,澹臺五月見到這一幕早已經蹲在地上,不斷的乾嘔,一陣反胃,眼淚水都出來了,她何時見過這種場面,村裏就算是屠殺龍獸的時候也會避着一點,頂多就是聽到一些獸吼。

但是今天不一樣,這麼多嗜血狼在澹臺五月面前被斬殺,而且元天青出手十分狠辣,幾乎是一劍劈死一頭,直接將嗜血狼劈成兩半,鮮血場子流了一地,十分可怕。

澹臺五月可是第一時間就蹲下來乾嘔了,宋陽無奈的陪她一起,至於龍獸就直接交給元天青了,反正這傢伙殺黃級龍獸就跟切菜一樣。

良久,大壯叔方纔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不可思議的看着元天青,連忙讚歎:“好可怕的劍,多謝了,若非元先生相助,恐怕我們這次損失慘重!”

這話他倒是沒有說假,雖然嗜血狼在元天青眼中弱小不堪,但是二十頭嗜血狼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滅頂之災,若非元天青在這裏,他們這一次恐怕要損失一半人馬。

可以說進入岐山的隊伍最怕的就是遇上嗜血狼了,因爲同時黃級龍獸,這種嗜血狼卻是羣居的,十分麻煩,就算是有大黑在也會損失慘重。

“五月,你還好吧?”宋陽有點無奈的看着眼前的佳人,對方秀眉緊蹙,胃都快乾嘔出來了,顯然對於這種血腥的場面根本不能接受。

聞言,澹臺五月俏臉蒼白的擡起頭,艱難的點點頭,雖然還是感到十分反胃,卻已經能夠忍受了。

元天青將自己的重劍收回來,順便將玄級嗜血狼丟了過來,大壯叔眼前頓時一亮,帶着幾人激動的開始收拾獵物。

運氣不錯,這頭嗜血狼的體內已經誕生了龍晶,大壯叔取出來擦拭乾淨給了元天青,後者握着龍晶目露異色,這是一枚鴨蛋大小的晶核,散發着一股特有的香氣



“宋陽照顧好澹臺小姐,其他人我們負責狩獵!”

聽到了元天青的話,大壯叔卻是搖頭道:“不用了元先生,這一次我們一進山就殺了這麼多頭黃級龍獸,還有一頭玄級龍獸,已經足夠村子裏消耗的了。既然如此我們還是回去吧,繼續往裏面深入我們的人手會有所不夠,畢竟需要帶上獵物。”

元天青轉過頭,看了衆人一眼,隨即看向岐山深處,淡淡道:“那就先讓兩個人將獵物運到山下,其餘人繼續往裏走,遇上龍獸我一人足矣,其餘的人就負責抗獵物吧!”

元天青淡淡的說道,竟然要一個人獵殺龍獸,其餘人則成了扛獵物的,這讓衆人發呆,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對於這些龍獸元天青還沒有放在眼裏,十分霸道的說道,肩膀上扛着一柄巨重劍,十分威武,讓人忍不住想要膜拜。

“這……”大壯叔露出爲難之色,畢竟就算是元天青實力強大,但是讓他獨自一人面對龍獸也十分困難。

“大壯叔,就按照天青說的做吧,我相信他沒有問題!”宋陽站起身說道,無奈的看向元天青,這傢伙顯然是嫌自己殺的玄級龍獸不夠。

宋陽聲音剛剛落下,元天青忽然再次回頭,淡淡開口:“對了,黃級龍獸就不需要搬運了,接下來我會殺一百頭玄級龍獸……”

(本章完) 聽着元天青極端自信的話,北嶺村衆多獵人不禁傻眼,跟看怪物一樣看着元天青,比起之前看宋陽的眼神還要誇張。

宋陽之前是一拳轟飛了玄級龍犬,但是如今元天青卻是殺黃級龍獸如有切瓜砍菜,更是能用重劍投擲出去釘死將逃跑玄級嗜血狼,這等實力簡直就是駭人,要是以前告訴他們有人能夠做到這些打死他們也不相信!

“元先生,一百頭龍獸雖然的確有,但是這岐山外圍可都是一些黃級龍獸啊,到哪裏去找一百頭玄級龍獸?”大壯叔不由苦笑道,他知道元天青這一次可是來真的,但是他卻無能爲力。

他們平時的捕獵目標只是外圍的龍獸,根本不會進去裏面,現在倒好,元天青直接要殺一百頭玄級龍獸,根本不可能是是最外圍擁有的。

聞言元天青倒是滿不在乎的看了岐山一眼,慢悠悠的說道:“沒有?外圍沒有罷了,我們便去岐山的中間地帶,那裏應該有不少玄級龍獸。

說完,元天青淡淡的朝前走去,他的心意已決,絕對會去斬殺一百頭玄級龍獸的,誰都無法阻止。

見狀,大壯叔只能嘆了一口氣,只能跟隨者元天青走了,至於宋陽自然也不會反對,他知道元天青蒐集龍晶爲的就是回覆傷勢,這種機會十分難得,他怎麼可能會錯過呢?

於是,一行人再次浩浩蕩蕩的朝着中間層次出發,算起來這岐山之中越是實力強大的龍獸地盤越是寬闊,所以並沒有走多久便是來到了岐山中間地帶,一道道龍獸的嘶吼聲響起,顯然比起剛纔的龍獸要強大許多,必然是玄級龍獸。

“太好了,這裏看來有不少玄機龍獸!”元天青眼前一亮,開心的大笑一聲,整個人朝着一個方向奔了過去,衆人已經連忙朝着前面趕去。

元天青整個人衝入一個山洞,重劍恢復,頓時一道道怒吼聲伴隨着劍刺刀硬物上面出來的聲音傳出,約莫過了一分鐘的時間,元天青便是慢悠悠的從山洞之中走了出來,揹負重劍,一隻手卻拖着一條半邊身子的龍獸。

“這……好可怕!”大壯叔衆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氣,元天青這傢伙竟然一個人衝進了山洞之中將一頭玄級龍獸斬殺,速度奇怪,簡直比他們獵殺黃級龍獸還要快。

“這是第二頭,扛好了……”元天青淡淡的說道,將染血的重劍再次取下來,衝進了一片灌木叢中,頓時再次響起一陣嘶吼怒嘯,過了兩分鐘之後,又是一頭高達三米類似於大熊的龍獸被丟在了衆人的眼前。

“赤魔熊,這是玄級龍獸之中都十分厲害的存在,我見過祖宗的典籍之中提到過,這種龍獸具有着進化成地級龍搜的可能!”大壯叔腦袋有點不夠用了十分震驚,剛想找元天青卻發現這傢伙不知道在哪裏。

不過他們的震驚遠遠還不止這些,因爲幾分鐘之後元天青回來的時候直接拖了兩頭血淋淋的龍獸,都是玄級,十分強大。

“是劍棕虎,在玄級龍獸之中排名靠前,天啊,居然被這麼解決了……”

“這是地嘴鱷,擅長伏殺,就算是獵物到死也很難知道到底是誰幹的……”

一具具龍獸屍體被丟了下來,元天青淡淡的走了過來,數了一下眼前的獵物,有點不滿的說道:“才二十四頭玄級龍獸,太少了,距離一百頭還有七十六頭……我繼續殺,你們照顧好獵物。”

元天青淡淡的說道,接着自己再次衝進了林中,要知道這裏又宋陽守着,自然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就算是玄級龍獸來了也不足爲慮。

不過衆人卻是汗顏的看着再次離開的元天青,發現自己有點有點發暈,難道是做夢了,居然有人連續斬殺了二十四頭玄級龍獸,這個戰績足以震驚南嶺村、北嶺村!

嗷吼~~~

剛說了沒事,一頭凶神惡煞的龍獸便是跳了出來,露出嗜血的獠牙朝着宋陽等人靠近,見狀宋陽微微皺眉,主動站了出去,見到龍獸撲來頓時一拳轟出,哪怕是不動用《龍圖騰》也是足以將玄級龍獸轟飛了。

轟!

宋陽一拳轟出帶着刺耳的音爆之聲,隱隱間似乎還帶着一聲龍吟,雖然宋陽沒有運轉《龍圖騰》,但是因爲他是鍛體流的古武修煉者,修煉時間長了動作起來都會伴隨龍吟之聲。

隨着宋陽拳頭落下。狂暴的氣浪頓時四溢開來,化作勁風,伴隨着一陣哀鳴,那頭龍獸整個倒飛出去,四肢都被震得斷裂了,皮毛綻開,鮮血直流。

見狀,衆多獵人再次倒吸一口氣,一旁與宋陽對轟過一次的大黑更是嚇得兩腿發軟,心有餘悸。

隨着龍獸死亡,宋陽輕鬆的便是在其身上找出來一顆龍晶,足有鴨蛋大小,溫潤如玉面,散發着幽香。

衆人都是面色怪異的看着宋陽,他與元天青都是怪胎,一個是重劍揮舞,收割玄級龍獸的命,另一人一拳將玄級龍獸震得當場爆裂而死!

似乎已經有點麻木了,衆人都是百無聊賴的坐在一起,旁邊的玄級龍獸屍體都快堆成小山了,這段時間元天青過幾分鐘回來一次,每一次都帶來幾具龍獸屍體,無一例外都是玄級龍獸。

如今他們周圍堆着的龍獸屍體都快成小山了,足足有四十多,讓人驚駭!

又過了一段時間,周圍的玄級龍獸屍體已經足足有八十,一個挨着一個,送給等人連看都懶得,元天青這傢伙還在樂此不疲的斬殺玄級龍獸,當然也在不斷尋找龍晶。

正如大壯叔所說,龍晶這東西必須要玄級龍獸體內纔會有,但也不是全都有,大概在五五之數,現在元天青手中差不多有四十多個龍晶,數量嚇人,就算是大壯叔也早就麻木了,呆呆的看着這些玄級龍獸的屍體。

要知道這可是玄級龍獸啊,十分強大,北嶺村已經有好幾年沒有獵殺到玄級龍獸了,但是今天不一樣,居然一次性斬殺了這麼多,要是說出去怕是會將人嚇死!

“喂喂,數一數我殺的有沒有夠一百!”

元天青回來,再一次丟下來龍獸的屍體,畢竟是玄級龍獸,大壯叔等人也沒有

斬殺過幾頭,所以很多玄級龍獸都不認識,如今被元天青全部斬殺,屍體堆成小山,也讓他們見識到不少玄級龍獸。

“一二三四……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差一頭!”有人跑過去數了一數最終說道,聞言元天青點點頭再次離開,回來的時候已經斬殺了一頭玄級靈獸,將屍體丟下來,拍拍手說道:“總算是一百頭玄級龍獸了,勉強夠了!”

聞言,大壯叔等人頓時頭皮發麻,這到底是怎麼一個人啊。殺了一百頭龍獸竟然說勉強夠了?這可是一百頭啊,別說玄級龍獸了,哪怕是黃級龍獸都足夠村裏人吃兩個月都不止了,現在倒好,一百頭玄級龍獸!

大壯叔露出無奈之色,現在可不是關心這些的時候,如何才能夠將這些龍獸的屍體運回去纔是大事情,自己這裏的人手顯然不夠。

“分作三次開始運輸玄級龍獸的屍體,宋陽在這裏待一會兒吧,免得有其他龍獸會過來搗亂!”元天青說道,他打算和幾個獵人一起運送玄級龍獸的屍體到山腳下去,不需要到達村子便可以回來繼續了。

要知道一旦到了山腳下,龍獸就不會再下去了,到時候衆人就可以折回來繼續運送獵物。

對於元天青這個安排宋陽倒是無所謂,反正自己閒着也是閒着,就在這裏多等一會兒吧,反正還有澹臺五月陪着,沒事就看美人,也不失爲一種享受。

不過元天青顯然是多慮了,因爲他剛纔幾乎將周圍的玄機龍獸殺了個一干而進,哪裏還有龍獸敢過來啊。

過了一會兒,運輸龍獸屍體的隊伍再次回來,看着依舊如小山一般的屍體,皆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無奈的開始搬運,他們不由苦笑,還是第一次搬運龍獸屍體搬運道害怕的!

尋常他們斬殺了黃級龍獸都十分開心,美滋滋的搬運獵物,但是今天卻不一樣了,元天青實在是太誇張了,竟然真的斬殺了一百頭玄級龍獸,簡直不可思議

不過要讓他們將這些珍貴的玄級龍獸屍體放下來他們可不願意,畢竟一旦放下來必然有其他龍獸過來獵食。

原本打算運輸三趟將這裏處理完,結果硬生生運輸了五次才結束,就連大壯叔也是滿頭大汗,累得不行了,大口喘氣。

“總算是運送完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該會村子了,這一次元先生斬殺了一百頭玄級龍獸,宋陽先生也斬殺了幾頭,此等戰績簡直駭人,這一次村裏人恐怕要熱鬧起來了!”

大壯叔哈哈大笑,他知道這麼多的肉食足夠村子用的,更重要的是北嶺村以後的實力都變得強大起來,不再需要希冀南嶺村會幫助自己。

一行人心裏美滋滋的運送成堆的龍獸屍體朝着村子方向走去,走起路來都十分的有底氣,他們可算是揚眉吐氣了,竟然一次性殺了一百多頭玄級龍獸,光是元天青就殺了一百頭,這是何等戰績。

區區南嶺村就算是拍馬也趕不上這種速度啊,要是屠雄知道這一次自己等人的收穫,恐怕會直接嚇傻了吧!

(本章完) 臨近傍晚時分,一羣小孩子在北嶺村的村口玩耍。

“虎哥,怎麼大叔和魔女姐姐他們還不回來啊,照理說這個時候他們打獵應該會來了纔對,該不會遇到什麼情況了吧……”

鼻涕蟲小臉通紅,用手擦了擦鼻涕奶聲奶氣道,大眼看着村口通向岐山的道路,期盼那裏會有人出現。

咚!

小虎毫不猶豫的給了鼻涕蟲一個毛栗子,露出不滿之色,隨即看向村口方向,大眼閃爍着異彩,堅信道:“絕對不可能,大叔可是最強的,可以徒手打敗玄級龍犬,況且魔女姐姐也在,魔女姐姐肯定能一個人打好多玄級龍獸,魔女姐姐最兇殘了!”

他的話音落下,周圍幾個小屁孩皆是齊齊點頭,在他們眼中最兇殘的莫過於澹臺五月了,比起宋陽更加可怕。

要是澹臺明月在這裏聽到這羣小屁孩是這麼議論自己的,估計要當場發飆,將這些小豆丁揍的滿腦子包。

一旁,小囡囡粉雕玉琢,大眼明亮,就像是一個瓷娃娃般,弱弱道:“澹臺姐姐可好了,平時總是煮獸奶給囡囡喝,你們不可以說澹臺姐姐壞話。”

聞言,幾個少年皆是閉嘴,一陣嬉笑,並沒有反對,小囡囡是他們之中最小的,誰都會愛護她,哪還會頂嘴啊。

“你們快看,姐姐還有大叔他們回來了!”

忽然,小囡囡眼前一亮,猛地指着村口通向岐山的唯一道路,只見一道道身影出現在哪裏,遠遠看去便知道是宋陽等人,澹臺五月一身素衣走在前方,身後則是塵土滾滾,看不真切。

“那是什麼?”幾個小豆丁傻眼,錯愕的看着那塵土滾滾的地方,隱約間似乎有幾道人影,更是偶爾會露出一座小山的模樣,讓他們疑惑。

隊伍臨近,全北嶺村的人都被驚動了,跑到外面來迎接宋陽等人,但是在看到那黑色的小山以及飛揚的塵土之際都是傻在那裏了。

“那到底是什麼?”有村民錯愕道,雖然打獵隊伍經常進入岐山,但是還沒有哪一次回來的時候是這樣的,那黑色的“小山”看起來有點嚇人,至於那飛揚的塵土幾乎將他們的身影都埋起來了,唯有前面幾道身影看的最爲真切。

澹臺五月一身素衣,身材窈窕,曲線玲瓏,邁着優雅的蓮步款款而來,出現在衆人視線之中,依舊是那麼清麗脫俗,仿若仙子降臨人間,充滿了聖潔氣息,讓人難免心神盪漾。

左邊則是宋陽,一臉的笑容,優哉遊哉的走着,時不時還撇過頭跟旁邊的澹臺五月說些什麼,只不過澹臺五月似乎一直都不理睬他,好在宋陽天生臉皮奇厚,總是在那裏說着什麼。

而在澹臺五月的右邊則是元天青,此人揹負重劍,步伐穩健,每走一步都好像會引發整個大地的震顫,光是氣息就令人心中震動。

當衆人來到村口,停下腳步的時候,一道道目光錯愕的看着那從塵土之中露出來的東西,一下子兩腿發軟,撲通撲通栽倒了一大片,嚇得差點沒昏過去,但是片刻之後卻是陷入了狂喜,一陣歡呼聲響起!

“天哪,這竟然都是龍獸……簡直太多了,都差不多上百頭了吧,我活了一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龍獸!”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