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羽接過飲料後,看了我一眼,仰頭將瓶中的飲料一飲而盡。

看到墨羽喝下後,我們一屋子全都盯着他,因爲他的狀態很可能決定着接下來人的命運。

這次的結果出的特別快,墨羽幾乎剛喝下飲料,臉色就漲成了豬肝色,接着開始發紫,又泛紅,彷彿中了什麼奇毒一樣。

接着,他的頭髮開始變白,皮膚開始出現皺紋,不過片刻之間,就變成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

這驚悚的一幕,讓我們都愣住了,皆是目光呆滯的看着墨羽。

李君如呆呆的看了墨羽一會,艱難的伸出手想要摸墨羽的臉。

然而她剛剛擡起頭,臉色就變了,猛地捂住肚子,痛苦的慘叫起來…… 一邊是白髮蒼蒼行動遲緩的墨羽,另一邊是被毒蟲折磨的痛不欲生的李君如。

這對情侶悽慘的遭遇,讓每個人心裏都很不舒服,不知不覺間,忽然有人低語討論道。

“程智、吳小白、林素都選的有益的,而吳小白和林素的卻是有毒的,這是爲什麼呢?”

“誰知道是不是有益的,提示只有他們才能聽到,或許他們故意隱瞞了也說不定呢?”

這連續的兩句話很輕很輕,不知道從哪裏飄了出來,頓時讓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誰在背後說人壞話?”夏露露蹙眉問道。

沒有人回答,面面相覷間,大家都攤了攤手錶示沒說過。

夏露露還想追究那個說閒話的人,我卻是看了看錶,衝着大家道:“別說這麼多了,時間馬上就要不夠了,大家趕緊選擇吧,目前我找不到任何規律,只能隨便挑選,閉着眼睛喝下去,生死由命。”

我的話有些喪氣,不過也是唯一的辦法,接着幾分鐘內,剩下的人都喝了飲料。

他們運氣不錯,只有三個人喝下了有毒的飲料,分別是夏露露、歐陽娜、張力文……張力文喝下飲料後,兩隻胳膊就沒有知覺了,夏露露則是渾身發熱,身體都在顫抖,不清楚是個什麼情況。

這三人中歐陽娜最慘,喝下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全身一直都在癢,癢的她不停用手抓,卻怎麼也抓不舒服,那皮膚上臉上,一道道血印,觸目驚心。

而在歐陽娜抓癢的時候,她目光始終盯着程智,目光中充滿了怨毒和恨意!

因爲正是程智給了她飲料,導致她成了這番模樣。

看着他們的樣子,我心中嘆息一聲,覺得事情正在朝最糟糕的地方發展着……

接着,我又分析了一下飲料有益和有害出現的規律。

她們三人中,夏露露和張力文選的是有益的,歐陽娜選的卻是有害的。我心裏盤算了一下所有人,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喝下有益的飲料後,發現飲料是有毒的,也就是說有益和有害很可能是顛倒的。

只有三組例外!

我喝的是程智的有益飲料,歐陽娜喝的是程智有害的飲料,陳子華喝了陳無敵有害的飲料……

只有我們三組不是顛倒的,都是有益就對應有益,有害就是有害。

想到這裏我愣住了,發現這個誅心任務結果很可能是顛倒的……但是程智隱瞞了真實的提示,混淆了規律,導致我們沒發現,而陳子華喝下有害的飲料,應該是沒事的,所以她在裝病?

一念及此,我將目光轉向陳子華,卻發現程智蹲在她的旁邊,抱着她,表情有些陰沉。

我深吸了一口氣,心中一寒,越來越發現我這個猜測是對的,幾乎每個喝了有益飲料的人,都病倒了,而喝有害的都沒事,卻只有我們三個不在此規律,且都和陳子華和程智有關!

這倆人到底在幹嗎?難道他們是故意打亂提示,不想讓我們發現規律嗎?

我心中很憤怒,想質問他們,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羣裏忽然出現了地獄使者發佈的新任務。

我愣了一下,知道應該是後續恐怖場景的任務到了,當下也不敢遲疑,趕忙掏出手機,只是還沒來得及看,我忽然感覺大腦傳來了強烈的眩暈感。

接着,我兩眼一閉,就昏了過去。

……

等我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落滿了灰塵的青石板上,旁邊還有一口棺材,好像是一個墓室。

“奇怪,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昏倒後被地獄使者傳送到這裏了嗎?”

我剛恢復意識,腦袋有些昏沉,兩邊的太陽穴脹疼不止,揉着腦袋努力看清周圍的景象。

入目處,是一間破敗的墓室,墓室中間有一口棺材,我不懂墓穴知識,不清楚這口棺材的含義。

而在這間墓室裏,加上我一共有八個人,四男四女,剩下的人還都昏迷着。

一開始,我以爲他們都是聖母小隊的人,可是仔細一看,這裏面卻大都是生面孔,我只認識一個人,她穿着幹練的白襯衫和高腰長褲,赫然是夏露露。

“露露,醒醒……”

我站起來想走到她身邊,可是剛起身,走了兩步,腳下就發出了鎖鏈噠噠碰撞的聲音。

我愣了一下,低頭一看,只見腳上套着一副精鋼鎖鏈,鎖鏈的一端纏住我的左腳,另一端鎖在牆角的地上,限制了我的行動範圍。

“這什麼情況?”

我心中一驚,趕忙朝着其他幾人望去,卻發現他們腳上也都套着鎖鏈,所有人被按照八卦的方位,鎖在墓室裏的八個角落裏。

我心中慌亂了一陣,馬上冷靜下來,猶記得在收到地獄使者新任務提示的時候,所有人都昏了過去,那麼我們現在呆的這個地方,應該就是地獄使者說的後續任務中的那個恐怖場景。

“先是毒飲料,接着又將我們投到這個地方,地獄使者真是惡毒啊!”

我心中呢喃了一句,掏出手機,查看起這次的任務。

【第三十個任務】:西施墓尋寶。

【任務說明一】:本次任務爲尋寶任務,墓中一共有五樣寶貝,分別是夫差的‘吳王劍’,西施的‘玲瓏項鍊’,夏夢如的‘乾坤珠’,伯嚭的‘猛鬼幡’以及吳菠菜的‘密函’……請各位找到這五件寶物,每找到一件獎勵團隊每人一百萬冥幣,並且可以隨時拿着寶物脫離此次任務。

【任務說明二】:此任務無時限,只有找到寶物才能離開,除了上述的五件寶物外,墓中還有少量的傳送符,每張符可立刻結束任務,傳送出去,但是隻會獲得團隊評級獎勵,無額外獎勵。

【任務說明三】:本任務不得使用空間戒指內的厲鬼,不得使用痊癒藥液和重生十字架。

【任務說明四】:本任務爲團戰任務,將有六個團隊共同參與,殺死敵方團隊成員,獎勵十萬冥幣,殺死敵方團長,獎勵一百萬冥幣!

【任務說明五】:此任務爲斷網模式,所有人皆不能通過手機相互聯絡。

【參家團隊】:

救世軍-s級團隊;

聖母小隊-a級團隊;

肉鬆餅小隊-a級團隊;

星夢小隊-b級團隊;

黴黴粉絲天團-b級團隊;

惡人谷-c及團隊; 看這個任務前半段的時候,我有些發懵,想不到我們竟然在西施墓中,而任務中提到的那五件寶物有四件都是曾經逃出死亡遊戲的人身上的,只是最後一個吳菠菜的“密函”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奇怪,吳菠菜不是來這裏探祕的嗎?密函什麼鬼?他的東西又怎麼會和那四個人的放在一起?”

我心中滿滿都是疑惑,繼續往下看,當我看到六隻參加團隊時,整個人驚住了!

救世軍竟然出現了!

從樂觀小隊那裏得到的情報,死亡夢之隊的團長韓穆就呆在救世軍團隊裏。

而且這個團隊在上次任務的時候還是a級,這次竟然變成了s級,顯然是購買了萬年鬼王僕從……想到這裏,我又有些慶幸這次的任務設定,不能使用空間戒指內的鬼怪僕從,否則我們誰是那韓穆的對手?

而且還有一個好消息,這六隻團隊裏面,有兩隻是我們的後援,肉鬆餅小隊和星夢小隊!

肉鬆餅小隊裏面有任羽軒這個怪胎,而星夢小隊正是陳旭和趙安靈去的隊伍。

假如我們這三隻隊伍聯合,對上那韓穆應該不會落了下風……不對!我們三個隊伍懟他一個光桿司令怎麼是不會落下風呢?應該趁着這個機會懟死他!

“嗯……”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夏露露幽幽醒來,嘴裏發出了輕哼聲。

“小白,這裏是哪裏?”她的聲音有些慵懶,還帶着一絲媚態,和平日裏的樣子大爲不同。

看着她的樣子,我眉頭微皺,總覺得她喝下的那杯毒飲料的效果很奇怪。

我尋思了一下,回答道:“這裏是西施墓,你用手機看一下任務吧。”

夏露露聞言愣了一下,想站起身,朝我這邊走,卻發現腳上鎖着鐵鏈,掙脫了一下,掙不開,就放棄了,然後掏出手機看了起來。

很快,地上躺着的人陸續醒來,我的右手邊躺着一個留着沙宣髮型的萌妹,當她睜開眼睛後,看見我最先醒來,就衝我問道:“帥哥,請問這裏是什麼地方啊?”

“你把手機拿出來看看任務吧。”我淡淡的說了一句,就低下頭,將注意力集中在了腳上的鐵鏈上,現在情況未知,我必須儘快打開腳上的鎖鏈,恢復自由。

我仔細研究了一會,發現這是一個精鋼製成的鐵鎖鏈,鎖釦處有個小鍵盤,需要六位密碼才能解開鐵鏈,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密室找密碼的任務。

“密碼?密碼在哪裏?”

我掃了一眼墓室,發現除了我們被鎖住的八人和棺材外,什麼都沒有,難道密碼在棺材裏?

我打量了幾眼那個棺材,四四方方的周圍用釘子釘死,上面落滿了厚厚的一層灰和蜘蛛網。

我不會盜墓,也不知道該怎麼開棺,盯着那棺材一時有些犯難。

就在我愣神間,周圍的人已經看完了任務,其中一個面向極爲兇悍的壯漢,嘴裏罵咧道:“草!老子剛喝完飲料,轉眼就來着鬼地方,搞毛啊,還他媽整個鎖鏈,玩密室逃脫啊?”

說着,他就用力拽鎖鏈。

當時看到他的舉動,我們都覺得他是在浪費時間,開玩笑!這可是精鋼製成的鐵鏈啊……

“咔嚓!”

可是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我們就看見他竟然把鐵鎖鏈給扯斷了。

所有人都被這壯漢的怪力嚇了一跳,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他則是哈哈大笑道:“哈哈!這就是運氣啊,剛喝完增加了十倍力氣的飲料,轉眼就給我弄個需要力氣的任務,真是天助我也!哈哈!”

壯漢笑的很得意,恢復自由後,他掃了屋裏所有人一眼,表情頗爲不屑,最後將目光放在夏露露身上。

“小妹妹,看你這臉色,你這是喝了帶春薬的飲料啊,要不要馬爺我幫你釋放一下。”

壯漢說着,就走到夏露露身邊,眼神中流露出來色淫邪的目光,然後開始解皮帶。

看到這種情況,我暗道一聲不妙,起身想阻止,可是我的位置在房間的東北角落,而夏露露在西南角落,距離太遠了,我根本夠不到她,只能隔着棺材幹着急。

“吼吼!”

壯漢舔了舔舌頭,用手摸了摸夏露露的大腿,嘴裏還發出興奮的怪叫聲。

“滾開,敢碰我就殺了你!”

夏露露朝他喝罵了一句,然後向我投來求救的目光。

我看到夏露露要被玷污了,急壞了,又是扯鎖鏈,又是猜密碼的,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滴滴……”

就在這時候,我們八人的手機響了,很明顯,這是“地獄使者”給我們發了信息。

“一小時內,棺材中的萬年血屍就會復活,你們必須逃出這間墓室,否則會被萬年血屍殺死!”

“草!”看完這條信息,那壯漢嘴裏瞎罵了一句,然後他收起手機,繼續用色眯眯的眼光盯着夏露露,口中嬉笑道:“小姑娘,我們有一小時可以快活快活,你就從了馬爺我吧,乖乖聽話,讓馬爺爽,馬爺就幫你打開鎖鏈,如何?”

“你滾!滾遠點!”

夏露露不停搖着頭,雙腿亂踢着,可是她的眼神卻越來越迷離,看上去真跟吃藥了一樣。

那欲拒還迎的模樣,勾的壯漢激動壞了,嘴裏發出興奮的嚎叫聲,就朝着夏露露撲了過去……

(今天寫的有點慢,更晚了,不好意思,明天還會多更,4-5更,就別罵我了,哈哈) “這個混蛋!”

看到那壯漢撲向夏露露,我氣得雙眼赤紅,渾身都在發抖,可是被鐵鎖鏈限制了自由,讓我沒辦法衝過去阻攔,只能乾瞪眼。

“啊!滾開!”

夏露露眉頭緊鎖,咬牙雙腿一頓亂踢,壯漢見狀更加興奮了,手腳麻利的脫掉自己的褲子,然後騎在夏露露的身上,開始扯她的襯衫鈕釦……

“不!”

看到夏露露馬上就要被玷污,我心中怒吼一聲,渾身都在顫抖,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我整個人精神瞬間繃緊,雙拳握緊,牙幾乎都要咬碎了,死死盯着那壯漢,腦中只有一個信念——

我要殺了他,絕對不能讓他碰夏露露!

“呲啦!”

夏露露的襯衣被撕開了,露出了黑色的內衣,然後……我愣住了,因爲我發現撕開夏露露襯衣的人竟然是我,而不是那個壯漢。

我愣了好半天,直到夏露露狠狠扇了我一個巴掌,我纔回過神來,趕忙從她身上跳起來。

站起身的一剎那,我轉頭朝着東北角落望去,卻發現另一個我正坐在那裏一臉懵逼看着我,四目相對的一剎那,我瞬間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在我腦中產生意念的時候,我的靈魂竟然進入了壯漢的體內,控制了他的身體。

這種感覺極爲詭異,就好像鄭二月說的靈魂分裂,將自己的靈魂分裂出一部分,進入另一具身體轉化掉他的靈魂,然後控制他的行動和思想!

“可是我是怎麼做到的?”我驚了一跳,心中呢喃道:“我竟然會靈魂分裂了?”

從一開始的震驚,漸漸到冷靜下來,我開始仔細的回憶事情的前後:“很明顯我通過某種方式完成了靈魂分裂,這可能跟我天天練習鬼道十解增強靈魂有關,也可能跟吳菠菜給我的水滴項鍊有關,更可能是因爲我喝下的飲料是增強靈魂的……總之這一切一切,讓我擁有了靈魂分裂的能力!”

這個發現讓我欣喜若狂,不過還沒來得及高興呢,腦袋突然開始劇痛起來,一股恐怖的靈魂撕裂感瞬間襲來,還伴隨着幾聲歇斯底里的大吼聲:“是誰?是誰?滾出我的身體!”

“啊!”

我痛苦的嘶喊了一聲,只覺得自己的靈魂意識都要消散了,腦中也彷彿出現了一個新的靈魂……

“不好!我剛學會靈魂分裂,還不能完全吞噬他的靈魂,現在壯漢的靈魂反應過來要將我趕出去,而我一旦被趕出去,就很難再進來,我必須做點什麼!”

這些念頭在我腦中一閃而過,當下我遲疑了一下,忍着靈魂撕裂般的痛楚,控制着壯漢的身體,從他的腰間拔出一把刀,橫在自己的脖子上,開始慢慢割開,割開……

鮮血一瞬間從脖子處噴了出來,驚得周圍人目瞪口呆!

在他們的視角里,壯漢正準備強奸夏露露,可是剛扯掉對方的衣服,就被扇了一巴掌,接着跟變了個人似的,直接從人家身上蹦起來,並從腰間拔出一把刀開始自殺。

這一幕極爲詭異,讓每個人都以爲是夏露露用了什麼妖法控制了壯漢,並且殺死了他。

一時間,周圍人看向她的眼神都充滿了濃濃的忌憚之色。

隨着壯漢割開自己的喉嚨,倒在地上抽搐了幾下死亡後,我分裂出去的靈魂,重新回到了身體裏。那一瞬間,我覺得身體特別虛弱,就好像打了個馬拉松炮一樣,一點力氣都沒有。

我深深呼吸了幾口,跟夏露露對視了一眼,她看我的目光浮現出驚異不明的神色,顯然懷疑着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面向斯文,帶着眼鏡的青年忽然站起身道:“各位,這個什麼馬爺的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現在橫死完全是咎由自取,我們不要再相互攻擊,應該團結起來,否則一小時後,棺材中的萬年血屍出來,大家都會落得個橫死的下場!”

旁邊一個小胖子冷笑一聲,譏諷道:“剛纔有人要強奸的時候怎麼沒見某人站出來說話呢,現在人家死了,就正義凜然站出來道德審判了,我真是笑出聲,僞君子啊僞君子……”

“草泥馬!徐胖子,你欠揍是吧?”西裝男眼神一冷,指着那胖子罵道。

“沒啊,我就是看不慣某些人裝腔作勢的樣子。”小胖子賤賤的翻了個白眼。

西裝男越發憤怒,指着胖子就要破口大罵。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一個長得很漂亮,還有幾分眼熟的女子卻是勸道:“徐鑫,高陽,你們兩個別吵了,大家都是一個隊的你們幹嘛啊,現在我們應該先想想怎麼從這裏出去。”

說着,這個女人掃了墓室內所有人一眼,高聲道:“大家好,我叫於夢彤,想必各位在電視上都見過我,是的,我是一名影視女星,現在在星夢小隊,這兩位都是我的隊友,徐鑫和高陽……這個地方有多危險,我就不用多說了,所以我建議大家不要相互攻擊,先暫時結盟逃出這裏,如何?”

隨着於夢彤的話音落下,周圍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我旁邊那個留着沙宣發的萌妹,舉手贊同道:“我同意夢彤姐姐說的,大家先聯盟尋找密碼,然後出去再說吧。”

我和夏露露也沒意見,到了最後,只剩下角落裏一個捏着鐵鎖鏈仔細研究的眼鏡女。

當我們將目光集中向她後,她擡起頭冷冷看了我們一眼,沉聲道:“你們怎樣我不管,但是別來打攪我,否則我就殺了你們!”

說着,她還舔了舔嘴脣,臉上露出一種血腥笑容,看得我們幾人皆是一陣莫名膽寒。

這個眼鏡女明顯是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人,當下我們也不理她,而是我們六人先聯盟。

在互通姓名和團隊之後,我得知除了星夢小隊那三人外,剩下那個沙宣萌妹叫王慶,是黴黴粉絲團的。

大家簡單聊了幾句,就將精力集中在困住我們的鐵鎖鏈上,研究起來…… 時間飛快流逝着,轉眼之間過去了三十分鐘。

這期間,大家用了很多辦法,可是始終無法破開鎖鏈,有的人還拿着手機不停按着按鍵,想從手機裏發現什麼,可是什麼都沒有,我們也沒有在墓室內找到密碼,這讓我們非常絕望!

“時間馬上就要到了,那麼粗的鐵鏈,我們怎麼掙脫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