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萬?”

我愣住了,這也太便宜了吧?

程智則是高興道:“管它多少呢,反正我們現在安全了,先想想怎麼離開這裏吧。”

我點點頭,心中雖然很是困惑,但眼下容不得多想,還是先離開這裏比較好,於是我再次衝阿銀問道:“現在這種情況,走廊出不去,我們應該如何離開這裏?”

阿銀曾經在中東當過僱傭兵,這種局面肯定比我更清楚。

只見他打量了一眼屋內的情況,最後指着窗戶道:“從那裏走。”

我愣了一下,然後走到窗戶邊朝下面看了一下,這裏有十五六米高,怎麼下得去?

在我疑惑的時候,轉頭卻發現阿銀將牀單擰成長條,馬上就明白了他的打算。

程智也清楚阿銀想做什麼,不過他疑惑道:“這牀單頂多拉成不到四米的繩梯,我們如何從十五米的高度上下去?”

阿銀瞥了他一眼,道:“不用到一樓,到三樓就行了,然後再從三樓到二樓。”

阿銀說話間已經做好了繩梯,走到窗戶邊綁好,然後第一個爬下去。

我們趴在窗戶上,看着阿銀身手敏健的爬到三樓窗戶,用胳膊肘猛地擊碎了窗戶,跳進屋內後,衝着我們喊道:“一個一個下來,我在下面接着你們。”

聽到他的話,我們點了點頭,一個接一個的往下爬。

很快,我們所有人都站在了三樓的房間裏,這個房間很乾淨,並沒有人住的痕跡。

阿銀又用牀單如法炮製,做了一條到二樓的繩梯,然後再次爬了下去。

只是這次他打碎二樓窗戶的時候,從裏面傳出一陣女孩的尖叫聲!

“啊!你是誰?”

我們只是隱約聽到這句話,然後就沒了聲音,片刻之後,阿銀從窗戶探頭道:“都下來吧。”

和他一樣從窗戶中探出腦袋的還有幾個女孩,長得都挺漂亮,臉上化着淡妝,眉宇間透着一股子風塵味,印象中她們應該是小南國那幾個妓師小姐姐。

“好。”我們應了一聲,挨個又爬到了二樓。

進屋之後,我發現這屋裏一共有五個女的,雖然大家不認識,但現在走廊有四十多個喪屍,她們不可能不知道,見我們有辦法離開這裏,她們都很高興,還一個勁衝我們幾個男的,搔首弄姿的鉤引我們。

我們只是尷尬笑了笑,並沒有瞧不起她們,畢竟她們就是做這行的。

然後大家就做了自我介紹,這五個女的分別叫朵一,盛夏,小梅,安琳,萌萌。

聽得出來,這都是她們在場子裏的“藝名”,其中朵一是她們幾個領頭的。

只見她挽住阿銀的胳膊,撒嬌道:“小哥哥,等下帶我們一起離開好不好?”

阿銀臉上帶着微笑,手卻是不着痕跡的推開她,將目光望向我,彷彿在詢問我的意思。

而我只是點了點頭,救人這種事情,能做還是要做的。 見我同意,幾個女孩都很高興,一個勁衝我們說謝謝,還有幾個小姑娘衝我暗送秋波,通過剛纔她們也看出來了,這個小團體的話語權在我這裏。

接着,我們用剛纔的方法,又做了一條長長的繩梯,從二樓搭下去。

繩梯一直到地面一米處的位置,這個高度我們可以直接跳到地上。

首先阿銀先爬了下去,落地後,他衝我們喊道:“一個一個下來,這繩梯經不住兩個人的重量。”

聽到他的話,我們都是點了點頭,正常情況下,阿銀下去後,是我和程智下去,然後是五個女人,墨羽和陳旭殿後,將女人保護在中間比較安全。

可是那五個小姐姐非要先下去,說是留在這裏她們太害怕了。

我們團隊的人性格都很溫和,很好說話,她們一撒嬌,我們也沒說啥就同意了。

當五個女孩下去後,我和程智爬了下去,再然後就是趙安靈了……

可是就在趙安靈剛爬出來,身體懸空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從一樓出口忽然衝出來二十多隻喪屍,它們看見我們後,嘴裏皆是發出嗚嗷的聲音,朝我們跑過來。

“啊!”

那幾個小姐姐見狀馬上就尖叫起來,朝着圍欄跑去。

我們沒有跑,而是留在原地,因爲在不遠處有一個補給箱,裏面放着三把手槍。

見有喪屍衝來,我們沒有猶豫,拉開槍栓,對準它們就是一頓突突,還學着電視上那樣,專打頭。

一開始因爲母體喪屍被殺,我對爆頭還是挺有信心的。

可是幾槍下去,發現有一個喪屍頭都被打爛了一半,還跟沒事人似的朝我們撲來,當時心就涼了。

“快走!這些喪屍打不死!”

阿銀很急的喊了一聲,然後我們三個男的就朝着那五個小姐姐離開的地方跑去。

跑的時候,我心中特別焦急,因爲陳旭、墨羽以及團隊中五個女人都被留在了二樓房間裏。

現在這些喪屍堵在樓下,他們根本沒辦法下來,怎麼辦呢?

當時的情況特別緊張,我腦中又很亂,跑着跑着,身後忽然傳來一道驚呼聲!

“啊!”

我愣了一下,轉頭望去,心中頓時一寒!

只見還在窗戶外面的趙安靈,她抓的繩梯忽然斷了,整個人直接從二樓摔了下來,躺在地上。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驚住了,包括那些喪屍。

喪屍們看見躺在地上的趙安靈愣了一下,隨即有五頭喪屍朝着倒地的趙安靈撲去。

“安靈,快跑!”

陳旭趴在窗戶上衝趙安靈喊着,恨不得從二樓直接跳下來。

而趙安靈忍着痛,爬起身,她很聰明,沒有朝我們這個方向跑,因爲路都被堵死了,根本不可能跑過來。她尋思了一下,轉身爬上了一樓窗臺,學着阿銀的樣子,用肘部擊碎了窗戶,跳了進去。

看到趙安靈險之又險的逃生,我們都是鬆了一口氣。

不過就在剛纔愣神之際,身後追趕我們的喪屍又近了一些,眼瞅着只有不到五米了,我回身用手槍突突了幾隻離我最近的喪屍,然後一路飛奔到圍欄邊,手忙腳亂的往上爬。

在我們往上爬的時候,喪屍已經跑到了我們身後,幸好阿銀動作快,第一時間就爬了上去,舉着手槍,衝我們身後“砰砰”開着槍,阻礙了那些喪屍抓我們,否則我跟程智肯定被它們拉下去了。

好不容易爬上圍欄,我們終於鬆了一口氣,剛纔發生的一切,太突然太緊張了。

我現在後背,手心,額頭都是汗。

看了看圍欄下方只會嗷嗷喊叫,卻不會攀爬的喪屍,我衝着阿銀問道:“現在怎麼辦?”

阿銀朝着城堡二樓望去,沉吟了一番道:“現在院子裏有二十多隻殭屍,樓層裏也有二十多隻,我們進不去,他們也出不來,必須想想別的辦法。”

就在我跟阿銀想辦法的時候,我身後的朵一,忽然拉住我的胳膊,聲音驚惶道:“小哥哥,我們快點離開這裏去西面的木屋吧,或許他們有辦法呢?這裏實在太不安全了。”

我瞅了她一眼,皺了皺眉,有些不喜。

剛救你們出來,轉頭就拋棄要救你們的人,這也太自私自利了吧?

不過轉念一想,她說的也有些道理,留在這裏也救不了人,還不如先集合在一起想辦法呢。

從這裏趕到西面木屋大概要二十分鐘左右。

在那邊有楚牧,鄭二月,還有那個聽起來很厲害的任羽軒,有他們在的話,或許能想到辦法!

這麼想着,我問詢了一下阿銀的意見,他又是打量了一番院子裏的情形,最後點了點頭。

於是我們八人從圍欄上翻了下去。

站在城堡外面,我和林素隔着老遠相互凝視着,她的表情很驚惶,讓我特別揪心。

我掏出手機,給她發信息道:“我們去西面的木屋了,想想辦法怎麼救你們出來,你們一定要鎖好門,千萬別出來。”

林素很快回道:“嗯,你們快去吧,別在那站着了,說不定樹林中還有危險。”

之後,我跟林素又是簡單聊了幾句,我們八人就朝着西面的木屋走去。

……

只是當我們離開後,三樓的一個房間裏,卻發生着一件詭異的事!

這個房間裏一共有三個行動僵硬的喪屍,定睛一看,赫然聖德公司的老總張豪,還有他的左膀右臂劉強和陳凱。

他們三人也在不久前,被趙曉呈欺騙之後轉化了。

只是本該如行屍走肉一般的張豪,身體忽然劇烈的抽搐起來,脖子也在不停機械般的扭動着。

過了大概十秒鐘,他的身體停止了顫抖。

那空洞無神的眼眸中,突然多了一種情緒,讓那雙眼睛重新煥發了生機。

那是一雙充滿了充滿了怨毒的眼神!

他站在窗戶面前,看着從柵欄外逃離的我們,陰測測道:“這羣王八蛋!竟然敢燒了老孃的屍體,以爲可以殺死我?呵呵!我可是有四十多條命呢,而且用不了多久,我會擁有更多的命!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

(明天大概,或許,可能還是五更,反正最少三更。) 從城堡離開後,我們八人就朝着西面的木屋趕去。

這期間我們沒有遇到任何人,也沒有碰到喪屍,我猜測喪屍可能都在城堡裏,還沒有擴散出來。

路上我一句話都沒說,而那五個小姐姐則是緊緊跟在我身後,似乎有些害怕。

尤其是那個叫萌萌的女孩,一直用手抓着我的胳膊,一開始我還掙扎了一下,可是看到她驚慌失措的神情,心中不忍,也就任她抓着了。

很快,我們趕到了西面,一眼掃過去,這裏好像是一個村落,至少有幾十間木屋,不過大部分都只剩一片廢墟,只有最裏面還有一間木屋完好無損,楚牧他們應該就在那間木屋裏。

“這裏看起來好可怕啊。”

“是啊,你看這些廢墟,好像發生過什麼災難一樣。”

“我們真的要在這種地方呆着嗎?”

幾個女孩嘰嘰喳喳的低聲交談着,我卻是沒有吭聲,一路朝着盡頭的木屋走去。

走到門口,輕輕敲了敲門,寂靜的地方響起咚咚的聲音,讓場中的氣氛有些詭異。

每個人都深深吸氣,面色緊張的打量着四周,不過好在門很快被打開了,楚牧出現在門口。

當楚牧看見我們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疑惑道:“你們團隊的其他人呢?”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進去再說吧。”我嘆了口氣,走進了木屋。

屋內只有兩個人,我都不認識,應該是月夜迷城的人。

楚牧跟他們打了個招呼後,就帶着我們十個人來到了一間屋子,這間屋子的牀板是一道暗門。

暗門之後是一截長長的樓梯,直通地下,下面光線很暗,勉強可以看到有一扇厚厚的鐵門。

楚牧走到鐵門前敲了敲,片刻之後,鐵門從裏面打開,隨即我就看到了裏面的情形。

那是一處很大的大廳,空間上方垂吊着四盞水晶燈,將整個大廳照的特別亮,地上鋪着整塊的毛地毯,而大廳中有很多人在彼此交談着,鄭二月、張勝、蘇飛都在裏面。

我們進屋後,大部分人都圍了上來,因爲他們看我們只有三個人,都感覺很奇怪。

其中蘇飛皺眉問道:“怎麼回事?你們團隊其他人呢?”

我趕忙把大概情況跟大家說了一遍,聽完後他們臉色都變了,一想到城堡裏有四十多頭喪屍,甚至更多,每個人身體都不自覺的顫抖起來,彷彿十分恐懼這件事!

這時候,任羽軒走了過來,他打量了我一眼,面無表情道:“你好,我叫任羽軒,在樹林中我們已經見過了,就不多介紹了……剛纔聽你話裏的意思,你們團隊的人都被困在城堡裏了是嗎?”

“是的,你能想到解救他們的辦法嗎?”我聲音很是焦急,生怕去晚了,林素他們會出事。

任羽軒略微沉吟,淡淡道:“辦法倒是有,不過在那之前,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我怔了一下,跟旁邊的楚牧對視了一眼,卻見他也是皺了一下眉頭,眼中大是迷惑,顯然不知道他想問什麼。不過現在是我有求於人,只能忍住了心裏迫不及待的焦灼,耐着性子道:“你說。”

任羽軒眼中閃爍着異樣的光芒,緩緩道:“趙曉呈身上的監視器被我安裝在耳垂部位,當你們用火燒掉她的屍體後,我無法監聽她,我想知道後來她怎麼樣了?你們燒死她了嗎?”

我沒吭聲,而是將目光轉向阿銀,因爲他比我更有發言權。

阿銀跟我對視一眼,點點頭道:“燒成焦炭後,我又將她的身體打碎成一塊一塊,這種情況即便是母體喪屍,也不可能復活!”

“原來如此,母體喪屍是可以殺死的啊……”任羽軒喃喃自語着,接着沉默了一下,又問道:“那麼被感染的那些喪屍呢?你們能殺死嗎?”

我腦中回憶着我們在城堡裏面對那羣殭屍時的情景,緩緩搖頭道:“不行!母體喪屍只要被刺穿頭部,好像就會死,但是那些被感染的喪屍,即便頭都被打碎了,還跟一點事沒有一樣,這太奇怪了!”

“確實很奇怪,明明是母體喪屍卻比普通喪屍還要脆弱,這不符合邏輯,除非……”說到這裏,任羽軒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異芒,然後他擡起頭看着我道:“走吧,去救你們團隊的人。”

聽到他的話,我愣了一下,剛纔還在討論喪屍,下一秒話題就轉到了救人。

這傢伙的腦回路也太跳了吧?

不過不管怎樣,這對我來說都是好事,於是我疑惑道:“你準備用什麼方法救?”

“出去再說。”任羽軒說着,轉過頭,喊道:“龔傑、邢玢宇你們兩個出來一下。”

天道寵兒開黑店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兩個男子從人羣中走了出來。

這兩人都是青年男子,看起來二十歲出頭,左邊那個叫龔傑,留着一頭黃毛,眼神飄忽,舉止輕浮,看起來吊兒郎當的,像個小混混;右邊那個叫邢玢宇的青年則完全不同,他的眼神看上去很銳利,散發着危險氣息和劇烈的殺氣,當他眼神望向我的一瞬間,我就感覺有一把刀在我面前晃動……

“你們倆願意跟我們出去救個人嗎?”任羽軒出聲詢問道。

“好啊,呆在這裏快悶死了,早就想出去活動活動手腳了。”龔傑挖了挖鼻孔道。

“無所謂,你說幹嘛就幹嘛咯。”邢玢宇語氣淡淡道。

徵得兩個人同意,任羽軒重新將目光轉向我,道:“我這邊需要的人找好了,你再找兩個人就行了,要能打的,最好是接受過正規訓練的人。”

聽到他的話我點點頭,第一個人選肯定是阿銀,不用說了,他畢竟是我們這邊最強的。

而第二個,我目光掃過羣裏的人,在望向蕭薔的時候,她衝我點了點頭,然後走出了隊伍。

看到蕭薔願意幫忙,我心裏非常高興,因爲她是最合適的人選。

在我們這邊,比較厲害的除了阿銀之外,就是蕭薔、白山還有夏東海這三人了。

不過相比之下,白山跟夏東海的身手更像社會王八拳,就是長着身高膀圓力量大,亂揮拳那種,打一般人可能一個打十個,但是對上阿銀、蕭薔這樣的明顯就不是對手了。 確定好人選後,大家相互介紹一番,我們六人就離開了木屋,折返回城堡。

在離開之前,張勝和任羽軒還低聲說了幾句話,看張勝臉上擔心的神情,他應該是挺在意任羽軒的。

楚牧也走到我身邊,壓低聲音道:“你小心點那個人,他之所以肯幫你,是因爲他對夏露露非常感興趣,別被算計了。”

我拍了拍楚牧的肩膀,笑道:“你放心吧,我可能沒他聰明,但是我也不傻。”

之後我們又是說了幾句話,六個人就出發了。

回去的這段路因爲已經走過一次,所以並不陌生,只用了十多分鐘,我們就重新回到了城堡。

這期間我不停用手機確定他們那邊的情況,得知他們沒事的時候,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葉輕眉復活傳 很快,我們六人就站在了城堡大門前,我的目光越過院子,望向了二樓窗戶。

林素、夏露露、陳旭他們皆是在窗戶上衝我們招手。

“現在怎麼辦?”

我將目光投向任羽軒,眼下面對這些打不死,且數量極多的喪屍,我實在想不到任何應對的方案。

任羽軒淡淡的瞥了院子裏的喪屍一眼,道:“把城堡的大門鎖砸開,然後一個人將喪屍全部引出來,我們其他人趁機進去救他們。”

聽到他的計劃,我們這邊的三個人皆是一臉驚愕,彷彿不敢相信他的計劃。

片刻之後,我回過神來,不可置信道:“你確定要這麼做?一旦喪屍放出來整個山谷都會遭殃,到時候轉換的速度會非常快,只怕用不了多久,除了西面木屋的人之外,所有人都會變成喪屍!”

任羽軒此時正在打量着院子裏的喪屍,彷彿對他們非常好奇,直到我反問他,他才淡淡道:“不是我確定,而是你要確定,因爲除了這個方法外,我沒有其他辦法可以救他們。所以這是一個選擇,是選擇犧牲他們,還是犧牲那些你不認識的人?”

我皺了皺眉,有些不喜他這個時候拋給我這種問題,不過爭論也沒意義,最後我說道:“那將他們留在城堡內,堅持一天直到任務結束,你覺得他們會有危險嗎?畢竟躲在屋子裏,那些喪屍好像進不去。”

任羽軒微微一笑,道:“這你想多了,不用一天,最遲到晚上十二點,城堡中所有的人都會被轉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