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僻,自我,悲觀,痛苦,憎恨,厭惡,詛咒等等,令周圍人不寒而慄的東西都被他藏在那隻野獸之中,然後他的感情也逐漸變的淡漠,平和,他用恰到好處的方式安撫住了野獸的悲鳴嘶吼。

說起來,這些東西,是第一次被人看到,就連也不過是有些猜測。

金木研他啊……畢竟不是聖人嘛……

就是有了這樣的自覺,在與水城刃對峙的時候才能不受到他影響。

金木研一直都是個有些悲觀的普通人,所以水城刃……你說的那些我都知道,但我沒想過去改變,我不想被傷害和不去傷害他人並不矛盾。

想到這裏,他不自覺的笑出聲,又不是去傷害他人就不會被傷害了,堅持這樣的觀念……奇怪的要命。

水城刃泄氣的伸開手,自甘認敗。

“規則找了你這樣的傢伙,我承認我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人。”

明明性格中有冷血的那一面,卻悲憫的渾然天成,明明擁有足夠的理由去審判世界,卻選擇當一名默默無聞的保衛者,明明對那些人沒有多少感觸,卻能輕易承諾誓言,又對誓言內容堅持不懈。

就像是冰一樣,卻表現出火的熱烈。

“搞不懂。”

水城刃想,如果他不那麼早就把自己的結局註定成兩個,是不是他就有幾乎分析起金木研這樣的人呢?

不過想了也沒用,戰勝金木研,他作爲神得到自己,和失敗後消失由金木研接任,這就是他和規則定下的賭約。

似乎……很無聊的樣子。

水城刃合上眼睛,身體像是飛散的沙一樣從衣服裏露了出來,然後被不知從何處吹來的風攜着飛入命運的構圖之中。

金木研看着這個人的消失,還有些愣神,不知道爲什麼剛剛還侃侃而談的人就這麼沒了。

在他身後的川平靜靜審視他片刻,撇開頭,懶洋洋的說道:“看什麼,恭喜你成了神。”

金木研無言:“……”這樣一個神真是……

“傻瓜,露出高興一點的表情啊,”川平不知何時點燃出現在手中的煙桿,庫洛裏多微笑着補充,“神明有三個禁忌,一是不能更改自己的命運,二是不能更改他人的命運,我們可以在過去未來,夢境現實,異空間平行世界等各種形式的地方穿梭,但卻絕對不可以觸碰這兩樣禁忌。”

金木研沉吟片刻,詢問道:“如果做了呢?”

庫洛裏多微笑着,“就像是水城刃一樣。”

殘酷的結局,擁有被囚禁在這原點,目光所及,只有這永遠存在的命運圖,卻無法修改哪怕一條線路。

能成爲神的人都有非同一般的執念,即使付出這樣的代價……

金木研想到此處,露出微笑,他走向命運圖。 日本的大街上車水馬龍,人流從人行橫道的一個方向走向另一個方向,人與人之間擦肩而過,但卻不再涇渭分明。l.

在這市區中心的地方,高高在上的大屏幕裏,溫婉美麗的女主持人聲線柔和的說道:“這個星期從青山森林裏回收屍體34具,說明現在人類社會的壓力正在不斷增加,人民自殺率居高不下,但慶幸的是喰種們的飲食壓力降低不少,與過往從重案組抽掉的屍體數量相比極具減少,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據屍體上的線索抓到在逃罪犯的機率提高,同時死刑犯也多了保赦的機會,這是人類喰種關係的共同進步,和諧的社會共存”

走在大街上的人們時不時停下腳步,聽一聽最近的社會消息,也有的人身心俱疲的從工作地點出來,頹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名處理地面凹陷的建築工人擡起頭,背後森然可怖的赫子一擊敲碎堅硬的水泥路面,帽子底下的臉卻在看到逐步走進的人類時露出大大的笑容。

“喲,最近怎麼樣,好久沒見到你了”

正發愁工作上的不順利的男人茫然的擡起頭,看到那張笑意盈盈的臉時反應了一下才想起來這人是他小時候的同學,頓時露出和善的笑容,“好久不見,”打完招呼他也像是對那隻赫子有視無睹的抱怨,“別提了,公司又要裁員,我最近的業績並不是那麼好看,也不知道能不能抱住飯碗,我還有妻子孩子要養活,沒了工作家裏可怎麼生活啊”

建築工人按按帽子,感同身受的安慰道:“現在都不容易啊,你也要堅持住,人活着總會有辦法的。”

男人苦澀的笑笑,沒有搭話,停止的脊背塌了下來,有氣無力。

建築工人再次說道:“最近聽電視上報道,自殺率正在逐步上升,我可不想那天看到你出現在我的飯碗裏,那樣對食慾不好”

男人搖搖頭,“我努力不驚嚇到你。”

建築工人哈哈大笑,似乎滿意這個冷笑話,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等我下班咱倆去喝一杯,別這麼沒生氣,跟我抱怨抱怨,明天繼續加油。”

像是這樣的對話出現在人類與喰種共存社會的每一角,就連幼兒園裏,也有人類孩子和喰種的孩子結交出了跨越種族的友誼。

由佳看着午餐盤裏的花椰菜苦着臉想要倒掉,但是老師虎視眈眈的目光讓她下不了手,沒辦法的嘆了口氣,坐在她身邊的貴理看着她愁眉苦臉的樣子,好心的說道:“乖乖吃掉,媽媽說花椰菜的營養很豐富,不吃會長不高。”

由佳戳着盤子裏的菜,悶悶不樂的說道:“你媽媽怎麼知道的”

貴理眨眨眼,不解的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不能挑食。”

由佳一退盤子,憤憤的拿過桌子邊的牛奶插上吸管,恨恨的吸了一口後擦掉嘴邊的奶漬,“你們食屍鬼根本不需要吃這類亂七八糟的東西好不好你們只需要吃人肉可惡,我也想吃肉啊”

貴理咬着湯匙想想,朝由佳方向推了推盤子,“人肉也是有很多味道的,我就不怎麼喜歡腳上的肌肉,肉很老,由佳你喜歡吃肉的話,要不要吃點我的”記着老師教導的好朋友要學會分享的準則,她覺得應該給喜歡吃肉的小夥伴一個分享午餐的機會。

由佳裹着吸管的嘴鬆開,大大的眼睛裏閃過好奇,她確實想知道食屍鬼的食物是什麼味道,但是有一次跟買菜的媽媽提起卻被拒絕了,現在貴理給了她機會,她當然會抓住。

小小的湯勺盛起貴理盤子裏的紅色肉泥,她注意過所有食屍鬼的食物都收這樣紅紅的顏色,再不濟就是白色,一點也沒有她的便當好看,由佳心理想着,卻在把肉泥往嘴裏放之前,一個暴力十足的拳頭砸在她腦袋上。

由佳驚呼:“好痛”

扁着嘴仰起頭,看到的就是老師嚴厲的表情。

由佳和貴理膽怯的站在老師辦公室,聽着老師的訓斥。

妮亞老師手指敲着桌子,一下一下很有震懾力:“校規上嚴厲禁止人類去吃喰種的食物,由佳你是在違反校規你知道嗎”

由佳噘着嘴,“爲什麼不可以吃”

貴理怯生生的說:“老師,是我不好,是我讓由佳吃的。”

由佳不高興的站在貴理前面,擋住妮亞的視線,梗着脖子倔強道:“貴理是我的好朋友,她可以吃的東西我爲什麼不可以”

妮亞老師頭疼的扶着額,“說了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你們兩個給我出去反省”

由佳和貴理一起走出辦公室,妮亞聽到旁邊的老師笑着說道:“好奇喰種的食物味道,我們小時候也幹過這種事情呢。”

“沒錯沒錯,”又一位老師接口,這是一位喰種老師,他笑容爽朗,長相英俊,最難得的是他在對待小孩子的問題上分外有耐心,這樣一位優質美男,有不少女老師都對他芳心暗許,而現在他心情很好的開口說道:“我小時候的同學還偷偷找我要過喰種吃的肉鋪餅乾呢。”

哪位老師好奇的說道:“那你給了沒有”

喰種老師搖搖頭,回答:“當然沒有了,那時候可怕違反校規了。”

辦公室裏的老師聞言失笑,“沒想到你當年竟然是乖寶寶。”

喰種老師擺着手,不好意思的說道:“別這麼說嘛”

妮亞本來也跟着笑起來,但是看到喰種老師的表情,卻不由的想到,爲什麼人類不能去吃喰種的食物呢雖然知道那些食物的材料都是人類。不過她剛剛這麼一想就被根深蒂固的教育模式掩蓋回去了。

長成計:養女有毒 妮亞心想,算了,又不是什麼大事,她不怎麼在意的把突然冒出來的猜測遺忘掉。

人類和喰種的社會以一種毛骨悚然的模式互相生存着,就好像原本應該是食物鏈上的死敵,卻詭異的行程了這樣周密的社會結構,這不得不說,是有人在插手的緣故。

川平吐出口中的煙霧,細眯的眼中浮現出幾分無奈。

妻恩浩蕩 “金木,你的存在我們都已經消除掉了,就連這位命運之子都會遺忘你,所以說,你爲什麼要去觸碰禁忌呢”

倍受告誡的新任神明不言不語,以沉默應對。

川平搖着頭,在離開之前說道:“反正我是搞不懂。”

金木研呆着這處囚禁水城刃的空間裏,看不到世界究竟在他的改變下變成了什麼樣子,也不知道他答應的諾言是不是都實現了,不過有一點他很欣慰,因爲他能做的都做了啊。

金木研疲憊的閉上眼睛,作爲一個人,現在是他能做到的極限,即使世界未曾因爲他一個人而改變也無所謂了,他滿足了。

可是事實上,在他修改完命運圖後,久在哪個世界等待他的人卻都發現了不應該出現的變化。

首先是詛咒之子的病情得到抑制,然後一名將要瘋狂的詛咒之子奇蹟般的好轉,現在缺少了一根肋骨的少年天才,竟是都能站在光明的舞臺上,不在受絕望侵蝕,用詛咒來稱呼自己。

淺月香介撇着嘴走出艾斯的房間,裏面的卡諾恩看起來是那麼欠揍,正琢磨要不要給他個夜路麻袋的待遇,一擡頭就看到等着他的竹內理緒。

這名灑脫不訓的少年看到理緒就自發變的溫順,現在他來到理緒的面前,低聲問道:“還沒有消息嗎”

竹內理緒抱着小熊咬脣搖搖頭,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兩個人來到馬路邊才說道:“青王哪裏傳了消息,似乎是要把金木在離開前準備的遺書交給我們。”

淺月香介聞言也沉默了。

竹內理緒把神情埋在陰影裏,摟緊小熊,“金木研難道在離開之前就想過自己不會回來嗎”

“我想他知道多給自己做了個打算,”淺月香介看向天空,漸變色的鏡片下一雙眼瞳閃動複雜的情緒,“那傢伙早就計算過自己會死的可能。”

“很難過,香介,”竹內理緒拉住淺月香介的衣角抽抽噎噎,“真的很難過”

淺月香介嘆了口氣,把竹內理緒的腦袋抱在懷裏,讓她哭個夠,“去聽聽遺書裏到底寫了什麼”

“我不要去。”竹內理緒悶悶的說道,“如果金木研不會回來了,我是不會去聽的。”

щшш▲ ttKan▲ c○

淺月香介:“隨你喜歡吧。”

兩個人的影子逐漸拉長,然後重疊到一起。

跡部景吾扶着太陽穴,頭疼着青王的不請自來。

“本大爺說過,我一點也不相信金木研會在實驗事故中死掉,現在不過是等的時間長了點,本大爺有的是耐心,遺書什麼的,根本沒必要看”

宗像禮司微笑着說道:“不要這麼肯定,你難道沒發現除了我們這些人以外的人已經逐漸記不起來金木研了嗎”

他推出古董咖啡店的資料,“據我所知,金木研對這家店似乎有着不一般的情緒,但是我去調查的時候卻發現他們對金木研的印象只停留在客人的程度上,最近再去,他們甚至都表示自己沒有接待過這樣一位客人。”

跡部景吾端起紅茶不置可否。

宗像禮司見他不爲所動,再次跑出重磅炸彈,“食屍鬼在現在社會上的關係,跡部君應該深有體會纔對。”

跡部景吾險些不穩重的噴出這口茶,他咳嗽好幾聲,陰沉的看着宗像禮司。

“你是想說這些變化和金木研有關係嗎”

宗像禮司表示肯定,“日本多出許多家喰種幼兒園,ccg這個組織似乎從來沒有存在過,曾經組織中的要員或是成了警察,或是乾脆沒有加入警界,唯一對ccg存在還殘留有印象的,就是有馬君。”

跡部景吾悶聲不悅。

宗像禮司提出一個想法,“就連跡部君你也應該發現了,跡部財團的發展竟是前所未有的順利,目測在十年後成爲能左右日本的大財閥並不是困難的事情,這些顯而易見的變化,還不能肯定這個想法嗎”

跡部景吾蹙緊眉頭,“如果只是這些就說明金木研已經死去,這難道不是太武斷了嗎”

宗像禮司:“不是,如果不是金木研用死去來換取這樣的變化反而令人不可思議,究竟是什麼程度的代價才能令世界爲之改變”

“正是因爲我相信金木君才產生這樣的想法,”眼鏡邊緣閃過冷光,宗像禮司說道:“其實我本人認爲,要出現這麼強烈的變化只是一個人的生命都應該是不夠的,但是似乎除了生命,金木君還能交付什麼樣的代價,我是不得而知。”

跡部景吾肌肉繃緊,雙拳緊握,沉聲喝道:“出去”

宗像禮司看向他。

跡部景吾深吸一口氣,直視着他,“請離開”

被請離跡部家的宗像禮司沒有意外,他看着蔚藍的天空,不由的感嘆道:“金木研,你有一羣很珍惜你的同伴。”他掏出懷裏的信件,這封應該是解決所有問題的親筆信似乎毫無用武之地,他失笑的把它扔進垃圾桶,走進無人的小道,背影隨着他的離開而逐漸消失。

算了,金木君,既然那些人只想等你回到他們面前,那麼這信件中的歉意還是由你親自說出來爲好。

冷靜的青王似乎也爲德累斯頓石盤的變化而喜悅。

要說爲什麼呢

因爲王到了極限的時候是可以自主卸任的。

至於青王會在何時選擇更換王位,還要看那個不省心的赤王,誰讓那傢伙死活不願意提前卸任,一定要在崩潰前堅守住吠舞羅,雖然那個傲慢的傢伙是絕對不會這樣說清楚的。

宗像禮司看到等待小道盡頭的s4成員,露出禮貌的笑容,他一如往常越過他們,也始終不變的站在他們身前。

他是他們的王。

金木君,如果你回來了,可要看着追隨你的人,然後站在他們身前啊

這是王的責任。

在規則層次上改變了整個世界的運轉,金木研都知道自己是在自尋死路,可是這又如何隨着他經歷的事情越來越多,思考方式不在侷限於喰種和人類之間,他發現,改變種族習性談何容易,可是當初他說出想要改變的話也不是不清楚這件事本身難度的天真的人。

他早就知道將要付出的代價只多不少。

動了命運後,金木研被深鎖在神的位置上,擁有一念之下改變世界的能力,同時也失去了自由行動被人所記住的概念,誰讓神這樣的概念太強勢了。

垂下目光,不朽的人陸陸續續都來看過他,金木研認識了四月一日,開着實現願望的小店的店長,口頭禪是世界上沒有偶然只有必然,具他說,這句話是繼承自前任店長的。

和四月一日熟悉的庫洛裏多時不時會用悲憫的眼神看他,這名偉大的魔法師,已然成了規則最有利的掌控者,但他本人卻拒絕了反而分出自己的魔力轉世輪迴,現在出現在根源的是他龐大魔力的殘響,真正的本人已然成了不同的存在。

川平會來看他,告訴他一些下界的消息,知道他度過的兩個世界中,他的存在已經被抹消,而在他重生的那個世界裏因爲是新的源世界消除會慢一些,不過沒關係,等到他能夠從根源裏走出去的時候,無論是回到過去還是未來,都不會有金木研這樣一個人。

金木研樂觀的想,這樣金木研就不會經歷那些悲劇和絕望了

這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金木研聽着川平平淡的簡述,露出的笑容是從未展露過的滿足,但是川平卻愣住了。

一滴也許是鹹的,是辣的,是酸的,是甜的的淚水順着笑着人的臉頰流下。

哪滴淚水的正確滋味。

是謎。 短短的幾個呼吸,外界的聲響像是從很遠傳來,喰種敏銳的聽覺變成了擺設,拉長的尖叫,隱晦的泣哭,以一種模糊的方式傳入他的腦海。

金木研狼狽的爬起來,身體的疼痛還在繼續,但是他就聽到幾個數字蹦跳到下一個時間段的滴滴聲,在無數驚慌恐懼的心跳聲中,只有一個人很平靜。

追尋這道平穩的聲音,他終於知道他現在應該做什麼。

猛的爆發出的力量是恐怖的,半赫者的行動力超出絕大多數食屍鬼,更何況只是人類。

蜈蚣一樣的尾巴擴張成龐大的模樣,昆蟲觸吻形狀的面具,鮮紅色的赫眼冰冷無情,眼角下彷彿崩裂的碎片,形成蜘蛛網的紋路。

漆黑吞噬了眼白,血紅覆蓋了漆黑。

恐懼的環境逐漸發生改變,在金木研的視線裏,那些慌張昏倒的人類,尖叫扭曲了精緻妝容的人類,都不再能刺激腦海裏的那條蜈蚣,精神是前所未有的輕鬆。

他甩動着赫子,從屋頂上懸掛而下,眼球轉動,赫眼微閃,在衆多猛烈的心跳聲中,找到那個人。

跡部景吾不帶一絲驚恐的看着依靠猙獰赫子倒掛在屋頂尋找他的食屍鬼,他的嘴角不自覺勾動起來,這一次有意識的想起那句話。

“放心吧,跡部君,在我的目標實現之前,我會保護你,永遠站在你的身前爲你擋下一切危機。”

“我是你的同伴嗎?”只差十秒就會爆炸的炸彈似乎變得微不足道了,跡部景吾重複着金木對他的承諾。

他現在就像是第一次被金木研拯救的那樣坐倒在地上,歪着身子,表情卻比那時更平靜,應該說是……“我相信你,請幫助我。”他更信任站在他身前爲他擋住所有攻擊的男人。

金木研的鱗赫瞬間化作無數道尖刺的形態,一下刺穿炸彈的赫子從裏到外覆蓋上去,沒有傷到一個人,僅僅精準的防止了炸彈衝突。

堅硬的鱗赫直到炸彈爆炸的那一秒也巍然不動,彷彿無人撼動他的強大。

金木研緩緩從屋頂上爬下來,食屍鬼的模樣十分猙獰,但跡部景吾卻感覺不到害怕的被他的赫子環繞在周圍。舞會中衆人驚恐的視線雖然讓他有些苦惱,但這都不是問題。

金木研的理智在瘋狂邊緣,但是跡部景吾的存在給了他一絲清明,可腹腔內的飢餓卻無法阻止,在赫眼的視覺範圍內,被他判定爲敵人的,肯定都會成爲食物。

月山習在看到金木研真正模樣的時候眼中異彩幾乎能發出光來,不只是他的美味程度拔高到了頂點,就連他這個人,在月山眼裏都充滿興味。

你到底還有多少祕密?你到底還能帶給我多少驚喜。

月山習生活到現在的二十多年,從沒有那個時刻比現在更加開心。

他的手指顫抖,表情失去控制,口水無意識的順着嘴角流下,擡手擦掉的那刻,瘋狂的大笑出聲,完全失去紳士的有虛假作態。

一旁跟隨他的屬下表情是十足十的驚駭,他們沒有看過月山先生這樣的表情,散發出來的瘋狂甚至能夠影響看着他的人。

月山習所在的那個空間如同扭曲了的宇宙黑洞,即使是光線射入也會被吞噬。這樣龐大的黑暗,唯有更加深沉的漆黑才能包容。

嘶啞的笑聲毫無節制的溢出脣角,應該是好惡心的模樣卻偏偏散發着狂野的性感,他期待,十分期待金木研接下來會做些什麼,爲此,他現在需要爲他肅清障礙。

猙獰的表情一瞬間恢復道貌岸然的紳士做派,他輕輕開合雙脣,透過控制室的麥克對舞廳內的人類說。

“現在大門已經打開,諸位請趕快離開,平安脫險後,月山家會在事後聊表歉意。”

剛剛還毫無紀律的人們在聽到有逃生希望後手忙腳亂的跑向大門,會場的地面上落滿珠寶,手機等昂貴的物品。

金木研沒有動,他任由那些人類離開,現在充斥在腦海的食慾,讓他把目光對準身前那幾個詛咒之子,如同野獸對待獵物。

“雖然是低賤的肉質,但是現在也沒辦法爲你尋找更合適的材料來烹調美味,讓金木君吃到口感如此差的食物,實在是失禮的讓我難以忍受。”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