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中喃喃自語,空幻一點點小心地確認着自己的安排,以及朋族指定的對黑骨族計劃,再聯繫現在的情況,不斷推算着,五級的大腦在這一刻全力運轉着。

走入研究室的8051和雙月,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

“也不知道空幻什麼時候才能閒下。”

“關心?”

雙月一臉無辜地盯着8051。

8051則迅速一臉尷尬:“纔不是關心什麼的,只是覺得空幻也不能什麼事都想吧,畢竟這是一個物種文明,而不是空幻的一個人的文明。”

“哦——”

雙月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然後突然轉頭再次看向8051。

“姐姐,爲什麼,要那樣?”

也不知道是不是明白其中意義,雙月在8051的腦海中,開始回放起空幻和8051閒暇時做的某些運動的場景。

而看到這些,8051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雙!月!”

黑化的熱氣似乎將8051幻化出的細長如髮絲般的觸手都浮了起來,一臉羞惱的8051伸出罪惡的雙手,開始不斷拉扯着名爲雙月的星球小蘿莉臉頰。

“不是叫你不許看這些嗎!而且那些傳到你那裏的亡魂記憶,你難道沒看過嗎!啊?”

“無偶嘎(沒有啊)……疊疊公夠(姐姐鬆手)……”

眼看這隻可憐的蘿莉被欺負的開始流出可愛的淚花,8051才心滿意足地鬆開雙手,然後貌似憐惜地輕輕揉了揉一臉通紅的蘿莉。

“乖,以後不許再看了哦。”

封魔 “姐姐壞!”

“額!”

腦門青筋蹦起,8051一臉陰沉的微笑,就這樣看着小蘿莉:“那些東西,你難道從那些去世後,回到星球意志的記憶中沒有得知嗎!我可不認爲所有死掉迴歸星球的朋人,都是魔法師。”

“還說我壞,看來空幻說的沒錯,雙月你個丫頭就是個天然黑!”

“沒有。”

重重的搖了搖頭,雙月一臉無辜地說道:“形成之初,所有記憶都被我篩選,那些東西被評定爲無用而被剔除;形成之後,所有記憶都流向姐姐,所有意識都按比例流向我和姐姐。”

“哈?”

8051一臉驚異,這並不是在於雙月說這麼多話上,因爲只要在兩人獨處時,涉及星球意志的知識,雙月都會詳細解說;8051所驚異的是,記憶居然全部流向自己而沒有消散或者平分什麼的。

“這是爲什麼?8051對現在的情況感到疑惑。”

雙月搖頭……

“你也不知道?8051對雙月的表現感到疑惑。”

雙月點頭……

“……”

一手捂額,8051嘆息着對於這隻蘿莉感到無奈:“好吧,那爲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姐姐沒問。”

“所以你就沒說?”

雙月點頭……

“……”

“……”

※※※

另一方面,大腦飛速運轉終於減緩,空幻看着黑骨各族的地圖,嘴角牽起一個邪惡的弧度,眼神中似乎已經看到了地圖上,黑骨族各地標註起了的戰爭標記,以及不斷攀升的黑骨人消失人數。

擡頭之際,空幻卻正好看到了在門口,不知怎麼對視起來的8051和雙月,無奈地搖了搖頭,他的心中卻猛然間一凌。

(小8和雙月畢竟都是星球意志,自己這方面如此明目張膽地進行着黑骨人的壓制甚至毀滅計劃,兩人雖然不說,但心中會不會有芥蒂了?)

剛剛與8051穩定感情,並確立關係的空幻,當然不想損失掉這份自己持續了不知道多久了的情感。

何況,對於雙月這樣純真的情況,空幻也不想讓其感受到那些黑暗。

(看來,我所要做的還很多啊。)

搖了搖頭,反正以黑骨族的通信技術,自己的命令也不急於一時。

邁開雙腿走向門口,空幻伸手打算向兩人打個招呼,卻沒想到還沒等接近,兩人就同時轉頭看向了空幻。

“幹嘛!8051義正言辭地對空幻這種偷偷接近的行爲表示鄙視。”

雙月繼續點頭……(頭不會掉嗎?)

(大姐啊!在你們兩個面前,有誰敢偷偷摸摸的啊!)空幻滿頭大汗地想着。

誰知,兩人居然同時舉起右手,身處食指,指向空幻。

“……”

※※※

“好吧,那你儘快。”

暗血擡頭看向遠處正在聚集的魯溫國軍隊,通過通信繼續與空幻交流着:“黑骨族雖說通信落後,但畢竟也是身體素質不下於我族的存在,單以行動力論,他們比原人部隊還要稍快,你的計劃最好動作快點。”

“這我知道。”通信那一面,剛剛被收拾了一頓的空幻,神情嚴肅地站着,視線在沙盤上移動,不斷地在腦海中完善着自己的計劃。

“這方面軍事院和整個朋族都不會管,我們完全靠着自己和暗影戰隊,不過正好磨練下大家的實力。”

皺了皺眉頭,空幻停頓了一下,直到表情恢復正常,才重新通過精神力通信告知了對面的暗血。

“二世那邊,我本來也打算給他一點磨難,算是磨練一下對方的性子,這次正好是個機會,不過,最好暫時別把真神牽扯進來。”

“這是當然,過早把真神拉進來,我們的計劃可就麻煩了,雖說將這些真神清理不是件難事,但在他們沒有發揮出我們滿意的作用之前,最好還是留着。”

暗血微笑地通過扭曲光線視線的望遠效果區域,看着遠處一臉惱怒的魯溫國主,以及下面大臣們看向這位國主的眼神,敬畏之中卻掩飾着一絲鄙視。

對此,暗血開心的笑了起來。

“對了。”這時,空幻的聲音再次響起:“你的棋子怎麼樣呢,要不要也加入進來磨練一下,要知道溫室裏面培養起來的棋子可不堪大用哦。”

撇了撇嘴,暗血晃盪着尾巴,一臉鄙視地說道:“這種粗劣的技巧還是別用,這東西我難道不知道,要說磨練,我選的棋子絕對比你的強一百倍。”

“是嗎?”

對面的空幻看起來有些詫異,這讓暗血好一陣舒心。

“不過,這樣的人物,我覺得你還是說出來的好,畢竟,咱們也好以此安排計劃不是,咱們在大方向上不是一致的嗎。”

“不用擔心,我那位棋子暫時不會出山,現在屬於慢慢積聚實力的程度,真要出來影響大局,我肯定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

“那就好。”空幻微微鬆了口氣,畢竟,不在掌控的力量,在計劃制定者看來是最危險的東西,即便那只是一隻螞蟻也是如此。

“對了,空幻,你可不許讓8051和雙月幫忙偷看我的棋子哦。”

“我是那種人嗎?”

“是。”

“……”

鬱悶地搖了搖頭,空幻岔開話題:“我覺得,現在8051似乎變得更陰晴難定了,連帶咱們可愛的雙月都被帶壞了。”

桃運神醫在都市 “哦——”

暗血一雙美目完成了月牙狀,以手掩嘴,她發出陣陣輕笑。

“看來,空幻你現在正在承受,去死去死團對你這位叛變者的怨念哦,嘎嘎。”

“……” 公元31年13月22日,黑骨族內部火雲國與空庭國組成聯軍,以魯溫國虐待使者爲由,向魯溫國發動進攻。

至於理由,不過是火雲正的一時興起而已。

進攻之初,兩國聯軍一路高歌猛進,沿途所有村莊的糧食都被劫掠一空,權力者被清理乾淨,但這些村莊的人口卻在任由士兵發泄之後,留下沒有做任何管理。

“國主大人,這麼多人口,如果……”

“人口多又怎麼樣,這位大人請不要忘了,我們的目的是糧食!這場戰爭的起因也是糧食!如果連人口一起帶過去,他們還得分出大部分我們的糧食!”

這些大臣討論之時,顯然完全沒有想過,這些糧食本來就是他們從這些村民手中奪過來的。

對於還沒有道德之類禮法出現(文字都還只有雛形)的黑骨族士兵而言,也根本沒有任何顧忌,肆意發泄之後,他們更是隨手帶走了村民所有的儲備糧,沒有一絲一毫的同情與憐憫。

但這些弱小的村民,卻連反抗的能力也沒有,爲了自保,他們只能選擇默不作聲,這是長久戰爭中總結的經驗,因爲只要反抗,對於只是普通人的他們而言,等待的絕對是死亡。

兩國聯軍一路推進,終於在14月3日抵達魯溫國國都外圍。

“這一路上既然都沒有遇到他們的軍隊,恐怕是集中到國都了吧。”

看着遠處遙遙在目的破敗國都,雖然還能看到其中幾分,源自曾經的強大真神國的輝煌,但衰敗之氣已經不言而喻。

而見到這些的空庭國和火雲國國主卻是反應各異。

(沒有了真神,一個曾經的強國,就衰敗至此了嗎,真神啊。)這一刻,空庭神國的國主更加堅定了要成爲真神,至少要讓親信成爲真神,並壓制敵對勢力出現真神的念頭。

(只要我成爲真神,那麼管他是老不死的,還是三大統制,甚至其他國家,都不過如此而已。)

這時,空庭神國的國主想到了此時唯二擁有真神的國都,孤雲神國和古音神國。

(只不過沒有了真神,這個國家就衰敗至此嗎?哼,也不過如此。)這一刻,火雲國主對眼前的魯溫國充滿了鄙視之情。

(真神又怎麼樣,他只有一個人,而且還不是被翼人一擊消滅,全部希望寄託在一個真神身上,那是傻子才做的事。只要我能以堅定的信念統和普通黑骨人,再聯絡翼人作爲後盾,到時候,還有誰能攔我!)

這時,火雲國主火雲正想到的,是位於北方的強大翼人,以及從前的北方神國。

……

不過,無論這兩位如何想,在他們抵達魯溫國國都的前一天,空幻卻已經告別長老院,以及要按空幻的請求,前往查看星球氣象情況的8051兩人,獨自抵達了這裏。

當然,過程是孤獨的,結果是成雙成對的……

“纔怪!”

長姐 暗血大吼一聲之後,疑惑的看了看四周,最後猛然間轉頭,惡狠狠地看向一旁剛剛抵達,此時還在故作勞累的空幻:“你剛纔沒想什麼壞事吧!”

“哈?什麼?”

“沒有。”

看着一臉茫然的空幻,暗血頓感無力地偏過頭去。

新郎換人做 不過,看着前方破敗的魯溫國國都,她還是不打算讓空幻繼續休息,反正對兩人這種全能量化的幽神級而言,從朋族到這裏也不過一千多公里的路程,累也累不到哪兒去。

“既然你現在到了,那麼我們就開始按計劃分頭行動吧。”

“喂!總得讓我休息休息,瞭解一下情況吧。”空幻急忙表達自己的不滿。

“什麼?”

暗血轉頭用那雙寶石般溫潤的雙眼盯着空幻,但空幻卻能清晰地感受到其中的不滿。

“那個,至少也該讓我瞭解一下情況吧,畢竟在朋族知道的,不如在這裏知道的清楚。”

“哦。”

彷彿才反應過來一般,暗血隨意地揮了揮手。

不一會兒,一名暗影戰隊的成員幽幽地飄了過來:“長老,有什麼事嗎?”

“你跟着空幻,給他講講這裏的情況,這下滿意了吧。”

“滿意,當然滿意。”

深知暗血脾氣的空幻忙不迭的點頭,並做出一副非常滿意的樣子。他可是很擔心,如果自己不滿意,對方會進一步幹什麼詭異的事。

“哼,色鬼!”

留下一句讓空幻一臉茫然地話,暗血轉身向魯溫國國都飛去,她所要做的,是通過變形術,以各種身份來影響魯溫國的應對策略。

“我什麼時候色呢?咱可是做了幾百年,啊不,是幾十億年的……嘎!”

當再次仔細打量那位暗血留給自己的解說員時,空幻才恍然大悟,不過……

(這可是你自己選的美女給咱做解說員,而且,咱又不會對她做什麼,也做不了什麼啊,切。)

鬱悶地搖了搖頭,空幻起身拍了拍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一臉嚴肅地向那位似乎在偷笑的解說員點了點頭,將自己平時作爲長老參加大型會議的威壓釋放了出來。

“那麼,給我解釋一下這裏的情況吧。”

當然,作爲長時間跟着暗血,並且是一直作爲監視各地,甚至還是在亡魂界待過的女暗影,會不會吃這一套,那就不是空幻考慮的了。

“是,空幻長老。”

或許是見到空幻的表情,這位女暗影也換上一副相對嚴肅的表情點了點頭說道:“自從五年前,暗血大人接手這裏的情況之後,就開始按計劃對黑骨族進行影響。

首先,我們的成員遍佈整個黑骨領地,各自通過隱藏在深山老林中的翼人中轉站,傳達各種信息,並彙總報告給暗血長老。

……

黑骨族現在總計有九個國家,其中孤雲神國有兩名真神,但內部對持中,基本上不去惹就不會動;古音神國一名真神,是所有神國中最穩定的,但他們的真神看起來被之前的戰鬥嚇住了,五年間也沒有任何動作。

至於其它原有真神的真神國,現在都降格爲了國家,沒有誰敢在名字上加一個神。

而因爲權利爭奪,這段時間的黑骨族內部其實並不平靜,很多國家到現在內部依然有着各種派系爭鬥,無法將力聚集起來……”

說到這兒,女暗影一臉驕傲。

這也是必然的,因爲朋族內部可是團結一致,即便是當初的‘十二市叛亂’,因爲處理的非常快,加上其中還有更多的遁甲人蔘與,所以影響很小。

“……這段時間,暗血大人其實主要是在暗地裏,對各地的情況進行推波阻難。然後又通過告密、通知、引導等方式,來維持各地的對持狀態,一點點消磨黑骨人的人口,同時藉機激化黑骨族各方面人員的矛盾衝突。

而現在,黑骨人內部的主要矛盾是:真神國的威壓,與普通國家的聯合抵制;普通國家中各地軍團統制,與現有國主的對持;普通民衆,對現有權力者們的厭惡和抗拒;隱世者,與當前政府逐漸激化的矛盾。”

說到這裏,女暗影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歉意地拍了拍手對空幻點頭說道。

“所謂隱世者,就是指那些偷跑之後藏在深山老林之中的黑骨人,他們的實力不平,強的有始神,弱的不說。

不過在暗血長老的各種策略之下,他們現在可以是不得不開始站上臺面,咯咯。”

(看起來又是一個暗血的崇拜者。)

看着眼前一臉星星眼的女暗影,空幻一陣無奈地嘆息着,(爲什麼自己好像就沒什麼崇拜者呢?)

當然,這絕對不是羨慕嫉妒恨什麼的,嘎

“當然,在幾天前,我們已經確認現在黑骨族內部,雖然前面那幾種矛盾在暗血長老的領導下,我們暗影們已經將其激化到極爲強烈的地步,但真正最危險的地方,還是在於很多黑骨國還沒有發現的糧食問題。”

“不過,有了這次火雲和空庭兩國的動作,想來那些神國也快要意識到了。”

“這方面你不用擔心,我來這裏,就是要和暗血一起應對這方面情況的。”

笑了笑,空幻起身向南部風紋國飄去,那位女暗影當然還是跟着空幻。

畢竟在現在即時通信技術逐步成熟的時候,朋族的人似乎也快變成人類那種,無論如何都逃不了尋找的地步了。

而更爲可恨的是,人類至少還能選擇扔掉手機或者關機,但朋人是隻要經過訓練聯入通信網,基本上就不能斷開了。

當然,這方面的確是個問題。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