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文鴦本欲再言,羊祜揮手打斷了他,很是堅決地道:“我意已決,諸位就無復再言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羊祜自問無愧於朝廷,無愧於天下百姓,至於結果如何,自有天子聖斷。”

於是羊祜連夜寫好奏章,差人用六百里加急快馬送往了洛陽。

“嘶拉!”

司馬炎難掩憤怒之色,將羊祜剛剛呈上來的奏章給一撕兩半,扔到臺階下。

“大膽羊祜,恃功自傲,竟敢公然地違抗朕的旨意,要朕體察民情,體恤百姓,難道朕這個皇帝,還需要他來教朕如何做不成?”

立在階下的賈充慢吞吞地拾起已經成爲兩半的奏章,道:“陛下休怒,爲這點小事氣壞了龍體不值當。”

今日並非是大朝之日,所以司馬炎也就沒有上殿,只是在後宮的朝陽殿上接見了賈充、陳騫、楊駿等尚書檯的幾位錄尚書事以及司馬駿等人,而此次後殿的議事,便是圍繞着羊祜剛剛遞上來的奏章進行的。

原本司馬炎的心情很好,那知看完了奏章之後,竟然是勃然大怒,直接就將羊祜的奏章給撕成了兩半。

諸臣皆是大吃一驚,司馬炎很少如此失態,想必羊祜的奏章很是觸怒了司馬炎,纔會讓司馬炎如此的憤怒。

衆人沒看到奏章的內容,自然是一頭霧水,只有賈充最先拾起奏章,瞄了幾眼,雖然說羊祜的奏章寫得比較長,但大概的內容賈充看了幾眼就明白了,也難怪司馬炎會如此的憤怒了,羊祜不但拒絕接受司馬炎的旨意對蜀開戰,反而是勸司馬炎要體恤民情,休養生息,暫緩對蜀用兵。

賈充暗想,看來這個羊祜可是真的觸怒了司馬炎,就算有天大的功勞,這回也沒人能保得了他了,自己要不要落井下石呢?(。) ps:稍後更新,大約兩點…………………………………

皇帝派來的欽差在上面高聲地宣讀皇帝的詔書,羊祜文鴦等一干官員在下面跪聽着,司馬炎的詔令很簡單,就是加封羊祜爲討逆大都督,即刻對蜀開戰,收復冀並二州。

司馬炎的命令雖然簡單,但在羊祜聽來,卻是大皺眉頭,剛剛經歷了滅匈奴之戰,晉軍現在的軍力很是疲憊,急需休整,糧草、輜重、軍械、車馬都嚴重地匱乏,換而言之,這個時候晉軍的狀況,根本就無力發動與蜀國的戰爭,司馬炎急欲收復故土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打仗不是兒戲,沒有充足的準備,又怎麼能取得戰爭的勝利。

按着正常的程序,欽差宣讀完聖旨,就該是羊祜接旨謝恩了,但欽差等了半天,卻沒有一點動靜,欽差便有些着急了,這羊祜難道想抗旨不遵?欽差也只好大聲地咳了一聲,道:“羊太傅,接旨啊。”

羊祜方纔確實有些走神,纔會出現如此的冷場,這時他回過神來,趕緊地領旨謝恩,又設宴款待欽差。

送走了欽差之後,羊祜立刻召集衆將議事,司馬炎的一道詔令,將本來已經緩和的冀州局勢迅速到推到了風尖浪口之上。

“諸位,陛下已下旨對蜀開戰,召諸位前來,我就是想聽聽諸位有什麼意見,大家暢所欲言,不必拘束。”

衆將首先是一通沉默,周旨率先地道:“大都督,我軍自年初進軍晉陽之後,就一直是連續作戰,未曾休整,軍力已是極度疲憊,如果此時再與蜀軍開戰的話,恐難有勝算。”

陳元亦道:“我軍連續作戰,軍需給養也是嚴重匱乏,糧草不足,軍械鎧甲也多有損壞,急待修繕,若此時開戰的話,後勤補給難以爲繼,困難重重。”

諸將大多也是隨聲附和,總的意見是現在晉軍準備不足,不宜開戰。

羊祜看向文鴦,道:“文刺史,你看如何?”

文鴦沉吟了一下,道:“陛下有命,恐怕不好違抗吧?我軍雖然疲憊,但蜀軍同樣是連續作戰,比我軍更疲憊,我軍軍需補給匱乏,但好歹補給線短,隨時可以得到洛陽方面的支持,蜀軍從關中運糧,長達千里,只能是比我們更困難。末將認爲,或許現在正是消滅蜀軍的最佳期時機,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等蜀人在冀州站穩腳跟,羽翼豐滿,只怕將來更難剿滅。”

羊祜輕嘆了一聲,道:“自匈奴叛亂以來,河北諸地之黎民百姓,深陷戰亂之苦,流離失所,飢號遍野,被胡人所殺戮的,貧病交加倒斃於路的,因爲無果腹之糧活活餓死的,難以計數,昔日繁華富庶的冀州之地,如今卻是白骨累累,千里難聞雞鳴犬吠。今戰亂初平,天下百姓翹首以盼,就是希望有一個太平盛世,如果戰端再起,又不知道有多少黎庶橫遭劫難,我等身爲百姓的父母官,又於心何忍?”

文鴦道:“大都督愛民如子,心繫百姓,此爲天下黎庶之福也。只是陛下詔令如山,討蜀之心甚至是堅決,如果抗命不從的話,勢必會遭朝中小人構陷,大都督仕途堪憂。”

羊祜淡然地一笑道:“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現在冀州百姓急需休養生息,陛下只是不知冀州的軍情民心,故而纔會有此命令,如果陛下了解冀州之實情之後,定然會有不同的想法。至於與蜀開戰,那也是必然之事,只是現在時機尚未成熟,若能暫緩個一兩年,等我軍兵精糧足,戰備完善之時,再征討未遲。”

“只怕陛下及朝中那些重臣未必能等得及。”文鴦略帶憂慮地道。

羊祜從容地道:“無妨,我自會上表向陛下陳情,與陛下說清利害關係,陛下乃聖明之主,必然也不會不恤民情。”

“可是……”文鴦本欲再言,羊祜揮手打斷了他,很是堅決地道:“我意已決,諸位就無復再言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羊祜自問無愧於朝廷,無愧於天下百姓,至於結果如何,自有天子聖斷。”

於是羊祜連夜寫好奏章,差人用六百里加急快馬送往了洛陽。

“嘶拉!”

司馬炎難掩憤怒之色,將羊祜剛剛呈上來的奏章給一撕兩半,扔到臺階下。

“大膽羊祜,恃功自傲,竟敢公然地違抗朕的旨意,要朕體察民情,體恤百姓,難道朕這個皇帝,還需要他來教朕如何做不成?”

立在階下的賈充慢吞吞地拾起已經成爲兩半的奏章,道:“陛下休怒,爲這點小事氣壞了龍體不值當。”

今日並非是大朝之日,所以司馬炎也就沒有上殿,只是在後宮的朝陽殿上接見了賈充、陳騫、楊駿等尚書檯的幾位錄尚書事以及司馬駿等人,而此次後殿的議事,便是圍繞着羊祜剛剛遞上來的奏章進行的。

原本司馬炎的心情很好,那知看完了奏章之後,竟然是勃然大怒,直接就將羊祜的奏章給撕成了兩半。

諸臣皆是大吃一驚,司馬炎很少如此失態,想必羊祜的奏章很是觸怒了司馬炎,纔會讓司馬炎如此的憤怒。

衆人沒看到奏章的內容,自然是一頭霧水,只有賈充最先拾起奏章,瞄了幾眼,雖然說羊祜的奏章寫得比較長,但大概的內容賈充看了幾眼就明白了,也難怪司馬炎會如此的憤怒了,羊祜不但拒絕接受司馬炎的旨意對蜀開戰,反而是勸司馬炎要體恤民情,休養生息,暫緩對蜀用兵。

賈充暗想,看來這個羊祜可是真的觸怒了司馬炎,就算有天大的功勞,這回也沒人能保得了他了,自己要不要落井下石呢?(。) 接旨之後,羊祜的神色有些黯然,和司馬駿那付趾高氣揚的模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看來自己的努力最終還是失敗了,司馬炎是鐵了心地要和蜀國開戰,八匹馬也拉他不回。

對於冀州的形勢,羊祜比誰都清楚,對於劉胤的能力,羊祜更是瞭然於胸,放眼晉國上下,能和劉胤一較長短的,幾乎沒有,就連羊祜自己,也對和劉胤交手沒有信心。

這些年劉胤的表現,已經不足用驚豔來形容了,無論是飛奪雍涼還是進軍幷州,都堪稱是神來之筆,古之名將,也不遑多讓,劉胤的最可怕之處,就是他的戰略眼光,縱橫捭闔,運籌帷幄,閱讀戰爭的能力遠勝他人,和這樣的對手交鋒,沒有一點大智慧,根本就無法匹敵。

司馬駿被司馬炎委派來接替自己的職務,但司馬駿的能力,羊祜着實不敢恭維,一個養尊處優的二世祖,剛愎自用,忌賢妒能,司馬炎就敢將十幾萬軍隊的指揮權交到了他的手中,真得讓人匪夷所思啊!

但聖意難違,司馬炎畢竟纔是一國之主,他決定了的事,其他人也只能是俯首聽命,羊祜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仍舊無法改變司馬炎的意志。

交接的儀式倒是十分的簡單,雙方心裏怎麼想是一回事,維持表面上的冠冕堂皇那又是一回事,司馬駿竭力剋制住自己的興奮與衝動,也收斂了那份倨傲和驕縱,在他看來,此次從羊祜的手中奪下軍權,已經是最大的勝利了,完全可以一雪前恥,最起碼,他還要維持自己郡王的形象,所以刻意地表現出一種大度。

羊祜卻是很平靜地辦理完交接,一付寵辱不驚的模樣,但衆將卻是相當的不忿,羊祜立下的可是不世之功,而朝廷卻是兔死狗烹,鳥盡弓藏,如此所做所爲,着實讓人寒心不已。

但如今司馬駿不光頂着汝陰王的頭銜,而且還掌握了冀並二州的軍權,地位高高在上,衆將是敢怒不敢言,對羊祜的遭遇皆是極爲同情。

“大都督,朝廷怎麼可以這麼做,您立下了多少的功勳,到頭來卻是落得這般下場,豈不讓人寒心!”周旨一臉憤憤不平之色。

辦理完交割之後,羊祜便返回自己的營帳收拾行囊準備回京,周旨和陳元是羊祜的心腹,趕過來幫忙。大庭廣衆之下,周旨沒法公然地表示不滿,私下卻是憋不住心裏的火氣,一吐爲快。

羊祜淡然地道:“首先,我不再是大都督了,你們無須再這般稱呼我,以免被別人誤會。其次,你們也無須抱怨,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朝廷有令,我們自當遵從便是,打了好幾年的仗,我也正好想清閒一下,此時回洛陽,正合我意。”

“大都……羊公,朝廷這是欺人太甚,分明就是卸磨殺驢嗎,啊,呸呸呸,羊公,是我口無遮攔,比得太不恰當了。”周旨信口粗話,說完了才覺得不妥當,卸磨殺驢,豈不是把羊祜比作是驢嗎,周旨滿臉通紅,趕緊道歉。

羊祜淡笑一聲,道:“周旨,你這口無遮攔的習慣可得改改了,在我這兒你想說什麼都無所謂,但以後在新大都督面前,可不能再這麼信口開河了,這禍從口出啊。”

周旨眼圈一紅,有些哽咽地道:“羊公,在您麾下我們當差慣了,出生入死,槍林箭雨,我們毫無怨言,如今你左遷而去,末將心裏,空蕩蕩的,不知這一別,我們何時才能再見?”

羊祜輕拍了一把他的肩頭,道:“都是漢子,又何須如此傷感,不管是在冀州,還是在別處,都是爲朝廷效力,以後有機會,我們還是可以見面的。”

陳元一直在一旁沒吭聲,這時他才突然地道:“羊公,此次回洛陽,您就不有所擔心麼?”

羊祜微微詫異地道:“你這話是何意?”

陳元壓低了聲音道:“羊公,此次朝庭突然地派汝陰王來接替你的職位,將您召回洛陽,分明是對您極爲不信任,這幾年來,爲了驅逐匈奴,我們一直與蜀國劉胤保持着若即若離的關係,這與朝廷的一貫主張相背離,而此次聖上決意伐蜀,羊公您卻據理力爭反對出兵,如此定然是觸怒了聖上,纔會導致您被撤職。而最讓人擔心的,就是接替你職位的,不是旁人,卻是汝陰王司馬駿。司馬駿當年失了蒲津關,一直是耿耿於懷,羊公,主疑臣臣必死,此去洛陽,末將真的很爲羊公擔心。”

羊祜坦然地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我羊祜自認爲無愧於朝廷,至於聖裁如何,我當悉心聽命便是。”

陳元面有憂色地道:“羊公雖然心懷坦蕩,但奈何朝中小人當道,就算聖上英明,也架不住那些奸佞之臣的構陷,羊公需三思而後行。”

羊祜呵呵一笑,道:“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慼慼,我自問心無愧,又何懼毀謗?”

陳元環視了一下四周,用更低的聲音道:“羊公此次回洛陽兇險萬分,依末將之見,何不效鍾會自立,以免身遭不測。羊公若是起事,我等皆是誓死相隨,從此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何必受那朝廷的窩囊氣!”

羊祜臉色頓時沉了下去,道:“陳元,你如何敢說如此無君無父之言,我羊祜何人,豈是那鍾會可比?就算朝廷要治我之罪,也絕不會行叛逆之事,我身是大晉之人,死亦爲大晉之鬼,這種大逆不道之言,權當我沒有聽過,爾等也絕不可再提及,小心自取殺身之禍。”

陳元汗顏無比,拱手而退,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次日,羊祜準備停當,起身赴京,文鴦、周旨、陳元等一干舊將出營相送。

此刻正是秋葉飄零之時,舉目而望,四野蒼涼,一片蕭瑟之景,如此黯然而別,衆人的心頭皆是無比的壓抑,相顧無言,只有默聲嘆息。(。) ps:稍後更正………………………………………………………

對於冀州的形勢,羊祜比誰都清楚,對於劉胤的能力,羊祜更是瞭然於胸,放眼晉國上下,能和劉胤一較長短的,幾乎沒有,就連羊祜自己,也對和劉胤交手沒有信心。

這些年劉胤的表現,已經不足用驚豔來形容了,無論是飛奪雍涼還是進軍幷州,都堪稱是神來之筆,古之名將,也不遑多讓,劉胤的最可怕之處,就是他的戰略眼光,縱橫捭闔,運籌帷幄,閱讀戰爭的能力遠勝他人,和這樣的對手交鋒,沒有一點大智慧,根本就無法匹敵。

司馬駿被司馬炎委派來接替自己的職務,但司馬駿的能力,羊祜着實不敢恭維,一個養尊處優的二世祖,剛愎自用,忌賢妒能,司馬炎就敢將十幾萬軍隊的指揮權交到了他的手中,真得讓人匪夷所思啊!

但聖意難違,司馬炎畢竟纔是一國之主,他決定了的事,其他人也只能是俯首聽命,羊祜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仍舊無法改變司馬炎的意志。

交接的儀式倒是十分的簡單,雙方心裏怎麼想是一回事,維持表面上的冠冕堂皇那又是一回事,司馬駿竭力剋制住自己的興奮與衝動,也收斂了那份倨傲和驕縱,在他看來,此次從羊祜的手中奪下軍權,已經是最大的勝利了,完全可以一雪前恥,最起碼,他還要維持自己郡王的形象,所以刻意地表現出一種大度。

羊祜卻是很平靜地辦理完交接,一付寵辱不驚的模樣,但衆將卻是相當的不忿,羊祜立下的可是不世之功,而朝廷卻是兔死狗烹,鳥盡弓藏,如此所做所爲,着實讓人寒心不已。

但如今司馬駿不光頂着汝陰王的頭銜,而且還掌握了冀並二州的軍權,地位高高在上,衆將是敢怒不敢言,對羊祜的遭遇皆是極爲同情。

“大都督,朝廷怎麼可以這麼做,您立下了多少的功勳,到頭來卻是落得這般下場,豈不讓人寒心!”周旨一臉憤憤不平之色。

辦理完交割之後,羊祜便返回自己的營帳收拾行囊準備回京,周旨和陳元是羊祜的心腹,趕過來幫忙。大庭廣衆之下,周旨沒法公然地表示不滿,私下卻是憋不住心裏的火氣,一吐爲快。

羊祜淡然地道:“首先,我不再是大都督了,你們無須再這般稱呼我,以免被別人誤會。 婚婚欲睡 其次,你們也無須抱怨,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朝廷有令,我們自當遵從便是,打了好幾年的仗,我也正好想清閒一下,此時回洛陽,正合我意。”

“大都……羊公,朝廷這是欺人太甚,分明就是卸磨殺驢嗎,啊,呸呸呸,羊公,是我口無遮攔,比得太不恰當了。”周旨信口粗話,說完了才覺得不妥當,卸磨殺驢,豈不是把羊祜比作是驢嗎,周旨滿臉通紅,趕緊道歉。

羊祜淡笑一聲,道:“周旨,你這口無遮攔的習慣可得改改了,在我這兒你想說什麼都無所謂,但以後在新大都督面前,可不能再這麼信口開河了,這禍從口出啊。”

周旨眼圈一紅,有些哽咽地道:“羊公,在您麾下我們當差慣了,出生入死,槍林箭雨,我們毫無怨言,如今你左遷而去,末將心裏,空蕩蕩的,不知這一別,我們何時才能再見?”

羊祜輕拍了一把他的肩頭,道:“都是漢子,又何須如此傷感,不管是在冀州,還是在別處,都是爲朝廷效力,以後有機會,我們還是可以見面的。”

陳元一直在一旁沒吭聲,這時他才突然地道:“羊公,此次回洛陽,您就不有所擔心麼?”

惡魔寶寶:誤惹花心總裁 羊祜微微詫異地道:“你這話是何意?”

陳元壓低了聲音道:“羊公,此次朝庭突然地派汝陰王來接替你的職位,將您召回洛陽,分明是對您極爲不信任,這幾年來,爲了驅逐匈奴,我們一直與蜀國劉胤保持着若即若離的關係,這與朝廷的一貫主張相背離,而此次聖上決意伐蜀,羊公您卻據理力爭反對出兵,如此定然是觸怒了聖上,纔會導致您被撤職。而最讓人擔心的,就是接替你職位的,不是旁人,卻是汝陰王司馬駿。司馬駿當年失了蒲津關,一直是耿耿於懷,羊公,主疑臣臣必死,此去洛陽,末將真的很爲羊公擔心。”

羊祜坦然地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我羊祜自認爲無愧於朝廷,至於聖裁如何,我當悉心聽命便是。”

陳元面有憂色地道:“羊公雖然心懷坦蕩,但奈何朝中小人當道,就算聖上英明,也架不住那些奸佞之臣的構陷,羊公需三思而後行。”

羊祜呵呵一笑,道:“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慼慼,我自問心無愧,又何懼毀謗?”

陳元環視了一下四周,用更低的聲音道:“羊公此次回洛陽兇險萬分,依末將之見,何不效鍾會自立,以免身遭不測?”

羊祜臉色頓時沉了下去,道:“陳元,你如何敢說如此無君無父之言,我羊祜何人,豈是那鍾會可比? 暴力丹尊 就算朝廷要治我之罪,也絕不會行叛逆之事,我身是大晉之人,死亦爲大晉之鬼,這種大逆不道之言,權當我沒有聽過,爾等也絕不可再提及,小心自取殺身之禍。”

陳元汗顏無比,拱手而退,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次日,羊祜準備停當,起身赴京,文鴦等一干舊將出營相送。

此刻正是秋葉飄零之時,舉目而望,四野蒼涼,一片蕭瑟之景,如此黯然而別,衆人的心頭皆是無比的壓抑,相顧無言,只有默聲嘆息。(。) 拿到了劉淵的人頭,劉胤是微微地鬆了一口氣,說實話,這次也真夠懸的,蜀軍佈下了三路人馬圍追堵截,還是被劉淵逃到了易水河邊,跨過了易水,那可就是進入到了幽州的地界,如果讓劉淵逃到幽州,那就等於是泥牛入海,再無機會可尋了。

比較幸運的是,最終劉淵沒有能跨過那一步,並不寬闊的易水擋住了他的去路,四面追兵如潮,劉淵自知無路可逃,撥劍自殺,五胡之亂的帷幕終於是落了下去。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蜀軍進入到了休整之中,俘虜到了匈奴兵,將會被陸續地押解回關中去屯田,蜀軍各軍的兵員缺額,也在補充之中,籌集糧草,修繕兵甲,這個秋天,蜀軍各軍各營也是忙得不宜樂乎。

劉胤已經是責令各軍加快進程,並派出專人進行監督,之所以如此地急迫,是因爲劉胤很清楚,匈奴雖滅,但也絕不代表天下就會太平,根據青松從洛陽傳回來的情報,司馬炎已經下旨給羊祜,要他即刻發起進攻,收復冀州,一場晉蜀之間的最終對決,已經是悄然地進入了倒計時。

劉胤除了積極地佈防之外,就是密切地關注着晉軍那邊的動向,派出去的斥侯,幾乎要覆蓋到整個的冀州地區,在晉軍的內部,那些蜀軍的密探也積極地活着,探聽着一切的消息。

羊祜顯然沒有遵從司馬炎的旨意,上表陳情,請求司馬炎收回成命。但司馬炎卻是一意孤行,不但沒有同意羊祜的勸諫,反而是撤掉了羊祜的職位,由汝陰王司馬駿代之,而且除了冀州原有的駐軍之外,青州的駐軍也開始向冀州方向移動,一切的跡象表明,晉軍已經是磨刀霍霍,隨時準備開戰了。

劉胤也沒有想到司馬炎竟然是如此地獨斷,羊祜好歹也是立了大功的人,沒有羊祜,到現在匈奴人還在中原大地上肆虐,可就是羊祜稍微地拂逆了他的旨意,便立刻被打入了冷宮。

也許司馬炎是懷疑羊祜和蜀軍有所勾結,但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話,司馬炎此舉豈不是逼着羊祜完全地倒向蜀國嗎?

事實上,羊祜根本就沒有同劉胤有過任何的交集,雙方的關係,也僅僅只是相互利用而已,爲了對付共同的敵人,不得不虛於委蛇,暫時地維持着一種若即若離的關係,因爲羊祜很清楚,僅僅依靠晉國的力量,是不足以平滅匈奴叛亂的,而如果此時與蜀國交惡,後果更是雪上加霜。

羊祜是識大體明大局的人,同蜀國保持怎麼樣的關係他清楚的很,但同時爲了防止朝中有用心不良的人惡意地誣陷,羊祜還是很理智地保持着與劉胤的距離,歷次的戰役,最多也是雙方心照不宣的配合,從來沒有進行過事先的溝通,更沒有達成過任何書面上的協定。

但儘管如此,司馬炎最終還是將羊祜調任了,衆口鑠金,積毀銷骨,朝中忌恨羊祜的大有人在,在這個敏感時期,還是很輕易地就可以改變司馬炎的想法。

鍾會的叛亂對司馬炎是一個極爲沉重的打擊,同時也讓司馬炎變得極爲地敏感,任何人一位手擁重兵的封疆大吏都讓司馬炎不得不用心提防,而用司馬駿來代替羊祜,似乎更符合司馬炎重用家族勢力的風格。

司馬駿算得上是老對手,蒲津關一戰,劉胤殺得他是屁滾尿流落花流水,如果不是因爲劉胤顧全大局,不想把和晉國的關係搞僵,司馬駿根本就沒有機會從蒲津關脫身。

吃了敗仗的司馬駿似乎沒有受到什麼懲罰,蟄伏了一年半之後,這回又高調的出場亮相了,從原先的河東都督搖身一變,成爲了討逆大都督,總攬冀青幽並四州的軍權,擁兵三十萬,一時風光無二。

和司馬師司馬昭相比,老七司馬駿無論是能力上還是水平上,都有着不小的差距,司馬炎派這樣的人來當大都督統領大軍,劉胤背後應該是笑出了聲纔是,如果一直用羊祜來做大都督,劉胤真有一種頭痛的感覺,畢竟羊祜是那種很難對付的角色。

美女愁嫁之我的上司男友 從表面上來看,羊祜治軍的能力似乎也很平庸,絲毫看不到什麼出奇出彩之處,但就是那種滴水不漏的嚴謹,讓任何的對手都不敢小視羊祜,羊祜治軍,幾乎是無懈可擊,如果真的和晉軍開戰的話,劉胤也覺得想要打敗羊祜,很難很難。

不過換作是司馬駿的話,劉胤就感到輕鬆了許多,一將無能,累死三軍,司馬駿的能力長短,劉胤早已見識過了,就連一個小小的蒲津關之戰都打不好,更別說來指揮千軍萬馬了。

倒是司馬駿手下的兩位副都督,讓劉胤還是頗爲重視的。文鴦已經是老熟人了,其悍勇善戰的能力,劉胤早已經領教過了,不過文鴦厲害之處也就是本人驍勇非凡,在戰場上衝鋒陷陣是一把好手,但真正論及韜略智謀,卻並非是文鴦的強項。

另一位副都督馬隆,卻是一位熟悉的陌生人,說熟悉,劉胤確實是知曉馬隆這個人的,當年與鮮卑人禿髮樹機能作戰,劉胤就是採用了馬隆的偏廂車戰法,剋制了鮮卑人的騎兵,才取得了涼州大捷。說陌生,劉胤也是第一次和馬隆交手,此前馬隆一直是默默無聞,直到匈奴人進犯青州,馬隆纔有了展露頭角的機會,積功而升至青州刺史,此次更是被司馬炎任命爲討逆副都督,出征冀州。

馬隆不但驍勇,而且智謀出衆,更是一位技術革新的高手,歷史上,晉軍在涼州是屢戰屢敗,接連地戰死了四位刺史,馬隆臨危受命,率着自己新招募來的三千五百勇卒,使用改進後的偏廂車,長途進軍數千裏,徹底地擊垮了禿髮樹機能,平定了涼州之地。

馬隆在平西之戰中表現出來的能力,極爲地耀眼,堪稱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大將。(。) :稍後更正,大約兩點自知無路可逃,撥劍自殺,五胡之亂的帷幕終於是落了下去。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蜀軍進入到了休整之中,俘虜到了匈奴兵,將會被陸續地押解回關中去屯田,蜀軍各軍的兵員缺額,也在補充之中,籌集糧草,修繕兵甲,這個秋天,蜀軍各軍各營也是忙得不宜樂乎。

劉胤已經是責令各軍加快進程,並派出專人進行監督,之所以如此地急迫,是因爲劉胤很清楚,匈奴雖滅,但也絕不代表天下就會太平,根據青松從洛陽傳回來的情報,司馬炎已經下旨給羊祜,要他即刻發起進攻,收復冀州,一場晉蜀之間的最終對決,已經是悄然地進入了倒計時。

劉胤除了積極地佈防之外,就是密切地關注着晉軍那邊的動向,派出去的斥侯,幾乎要覆蓋到整個的冀州地區,在晉軍的內部,那些蜀軍的密探也積極地活着,探聽着一切的消息。

羊祜顯然沒有遵從司馬炎的旨意,上表陳情,請求司馬炎收回成命。但司馬炎卻是一意孤行,不但沒有同意羊祜的勸諫,反而是撤掉了羊祜的職位,由汝陰王司馬駿代之,而且除了冀州原有的駐軍之外,青州的駐軍也開始向冀州方向移動,一切的跡象表明,晉軍已經是磨刀霍霍,隨時準備開戰了。

劉胤也沒有想到司馬炎竟然是如此地獨斷,羊祜好歹也是立了大功的人,沒有羊祜,到現在匈奴人還在中原大地上肆虐,可就是羊祜稍微地拂逆了他的旨意,便立刻被打入了冷宮。

也許司馬炎是懷疑羊祜和蜀軍有所勾結,但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話,司馬炎此舉豈不是逼着羊祜完全地倒向蜀國嗎

事實上,羊祜根本就沒有同劉胤有過任何的交集,雙方的關係,也僅僅只是相互利用而已,爲了對付共同的敵人,不得不虛於委蛇,暫時地維持着一種若即若離的關係,因爲羊祜很清楚,僅僅依靠晉國的力量,是不足以平滅匈奴叛亂的,而如果此時與蜀國交惡,後果更是雪上加霜。

羊祜是識大體明大局的人,同蜀國保持怎麼樣的關係他清楚的很,但同時爲了防止朝中有用心不良的人惡意地誣陷,羊祜還是很理智地保持着與劉胤的距離,歷次的戰役,最多也是雙方心照不宣的配合,從來沒有進行過事先的溝通,更沒有達成過任何書面上的協定。

但儘管如此,司馬炎最終還是將羊祜調任了,衆口鑠金,積毀銷骨,朝中忌恨羊祜的大有人在,在這個敏感時期,還是很輕易地就可以改變司馬炎的想法。

鍾會的叛亂對司馬炎是一個極爲沉重的打擊,同時也讓司馬炎變得極爲地敏感,任何人一位手擁重兵的封疆大吏都讓司馬炎不得不用心提防,而用司馬駿來代替羊祜,似乎更符合司馬炎重用家族勢力的風格。

司馬駿算得上是老對手,蒲津關一戰,劉胤殺得他是屁滾尿流落花流水,如果不是因爲劉胤顧全大局,不想把和晉國的關係搞僵,司馬駿根本就沒有機會從蒲津關脫身。

吃了敗仗的司馬駿似乎沒有受到什麼懲罰,蟄伏了一年半之後,這回又高調的出場亮相了,從原先的河東都督搖身一變,成爲了討逆大都督,總攬冀青幽並四州的軍權,擁兵三十萬,一時風光無二。

和司馬師司馬昭相比,老七司馬駿無論是能力上還是水平上,都有着不小的差距,司馬炎派這樣的人來當大都督統領大軍,劉胤背後應該是笑出了聲纔是,如果一直用羊祜來做大都督,劉胤真有一種頭痛的感覺,畢竟羊祜是那種很難對付的角色。

從表面上來看,羊祜治軍的能力似乎也很平庸,絲毫看不到什麼出奇出彩之處,但就是那種滴水不漏的嚴謹,讓任何的對手都不敢小視羊祜,羊祜治軍,幾乎是無懈可擊,如果真的和晉軍開戰的話,劉胤也覺得想要打敗羊祜,很難很難。

不過換作是司馬駿的話,劉胤就感到輕鬆了許多,一將無能,累死三軍,司馬駿的能力長短,劉胤早已見識過了,就連一個小小的蒲津關之戰都打不好,更別說來指揮千軍萬馬了。

倒是司馬駿手下的兩位副都督,讓劉胤還是頗爲重視的。文鴦已經是老熟人了,其悍勇善戰的能力,劉胤早已經領教過了,不過文鴦厲害之處也就是本人驍勇非凡,在戰場上衝鋒陷陣是一把好手,但真正論及韜略智謀,卻並非是文鴦的強項。

另一位副都督馬隆,卻是一位熟悉的陌生人,說熟悉,劉胤確實是知曉馬隆這個人的,當年與鮮卑人禿髮樹機能作戰,劉胤就是採用了馬隆的偏廂車戰法,剋制了鮮卑人的騎兵,才取得了涼州大捷。說陌生,劉胤也是第一次和馬隆交手,此前馬隆一直是默默無聞,直到匈奴人進犯青州,馬隆纔有了展露頭角的機會,積功而升至青州刺史,此次更是被司馬炎任命爲討逆副都督,出征冀州。

馬隆不但驍勇,而且智謀出衆,更是一位技術革新的高手,歷史上,晉軍在涼州是屢戰屢敗,接連地戰死了四位刺史,馬隆臨危受命,率着自己新招募來的三千五百勇卒,使用改進後的偏廂車,長途進軍數千裏,徹底地擊垮了禿髮樹機能,平定了涼州之地。

馬隆在平西之戰中表現出來的能力,極爲地耀眼,堪稱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大將。。 不過經過多年惡戰錘鍊的陽安軍並沒有因爲敵人的強大就產生畏懼,相反地卻激發起他們藏在心底的鬥志,面對如潮水一般涌來的晉軍,陽安軍的全體將士在護軍趙卓的率領之下,衆志成城,鬥志昂揚,堅守在城池的最前沿陣地上,與敵人展開了殊死的較量。

晉軍主攻的目標就是信都城比較薄弱的南城牆,文鴦親自在城下督戰,指揮晉軍對南城牆發起一輪又一輪的猛攻,有文鴦親自督戰,晉軍士氣高漲,雄赳赳氣昂昂地向信都城攻去。

南城牆最爲殘破,加上晉軍在發起攻勢之前,已經用投石車對城牆進行了破壞性的攻擊,整個南城牆多處受損,好幾處還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垮塌,整個城防芨芨可危。

晉軍攻擊的正是蜀軍的軟肋,浪涌般地撲向了南城牆的缺口。面對如蝗而至的的晉軍,趙卓親臨南城牆指揮作戰,臨時地用沙袋來封堵缺口,佈署了大量的的弓弩兵對撲上來的晉軍進行壓制性射擊。

元戎弩在這個時候發揮了極大的作用,由於晉軍太過於密集,一發十矢的元戎弩幾乎就成了大殺器,幾百具的元戎弩同時發射弩箭,可以形成一個死亡扇面,就算晉軍使用盾牌,也無法做出百分百的防禦,弩箭如水銀泄地一般,無孔不入,衝在最前面的晉軍是紛紛地倒地,傷亡者甚衆。

晉軍第一波的進攻被打退了下去,蜀軍也得了一些喘息的機會,趁着這個機會,不斷地用沙袋來壘高缺口,以彌補城牆的防線。

在以寡敵衆的戰鬥中,城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正是由於這一道高牆,才使得兵少者有能力與兵多者相抗衡,城牆的垮塌幾乎是致命性的,所以蜀軍必須要對城牆進行修復,否則一旦被晉軍破防線,那結果就是毀滅性的。

不過晉軍似乎不甘心受挫折,第二波的進攻緊隨其後,文鴦投入了更多的兵力,全力地向信都城發起攻擊,整個南城牆一線上,晉軍的隊伍密密麻麻,幾乎成爲了一片白色的海洋。

戰鬥的進行地非常的殘酷,城上城下,屍枕相籍,濃重的血腥味在空氣中瀰漫着,耳邊永遠都響徹着隆隆的戰鼓聲,鼓聲如雨點般密集,催人奮進,屍體和鮮血似乎都已經被熟視無睹了,雙方士兵都殺紅了眼,寸步不讓,以死相爭,戰戰鬥的慘烈程度無以言表。

晉軍對信都城是勢在必得,而蜀軍則是拼死而戰,這樣的較量本身就是針尖對麥芒,狹路相逢勇者勝,這個時候,已經不再是單純的武力較量了,更多的是雙方意志力的比拼,誰的意志力堅強,誰就有可能堅持到最後,看到勝利的那一刻。

晉軍佔據着兵力上的絕對優勢,在氣勢上是壓倒蜀軍的,但蜀軍卻是擅長在逆境之中作戰,劣勢之下,也絕沒有放棄的念頭,萬人同心,誓死而戰,將晉軍死死地擋在信都的城牆之外,不讓他們越過雷池一步。

蜀軍的頑強讓文鴦有些意外,原本認爲一邊倒的狀況並沒有出現,不過文鴦也沒有太過心急,攻城作戰需要的是耐心,在這個時代,攻打一座城池是很費力氣的,如果沒有象蜀軍那樣擁有火器的話,拿下一座城池少則數十日或數月,多則也有幾年的時間,信都畢竟是一座州城,雖然殘破了點,但是城牆的高度和厚度可是那些個小縣城所不能相比的,所以第一天的進攻受挫,文鴦也絲毫沒有在意,休息了一宿之後,第二天晉軍的攻勢依然如潮,絲毫沒有半點減弱的跡象。

趙卓臉色很嚴峻,這確實是陽安軍離開蜀地之後經歷的一場最懸殊最慘烈的戰鬥,如果信都城完好無損的話,趙卓對守住信都完全有足夠的信心,但現在的信都城,就好比是一艘殘破不堪的爛船,四處走風漏水,偏偏又遇到了狂風暴雨驚濤駭浪,想不傾覆都很困難。

但是再難,趙卓也必須要堅持,在未獲得劉胤的命令之前,趙卓是絕不會擅自撤離的,那怕把陽安軍全拼光了,拼得只剩下一兵一卒,那也絕不能輕易地放棄,這就是蜀軍精神之所在。

更何況,趙卓乃至陽安軍的全體將士都相信,蜀軍的大部隊是不會放棄他們的,大都督劉胤也不會放棄他們,只要堅守下去,就一定會換來希望。

高陽,蜀軍的臨時大本營。

晉軍突然地發起進攻,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意料之外是因爲晉軍在進攻之前,顯然沒有經過充分的準備,無論是兵員和糧草,晉軍都沒有到位,沒有到位就發動進攻,看起來是非常地倉促,但這也反映了晉國上下急欲消滅蜀軍將蜀軍驅逐出冀州的心思,出奇不意,攻其不備,從一點上來講,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其實雙方的機會都是均等的,晉軍的準備並不到位,但蜀軍何嘗也不是如此,甚至蜀軍要遠比晉軍更爲地困難,漫長的補給線嚴重地遲滯着蜀軍的備戰。如果等晉軍戰備充分再發動進攻,那麼蜀軍也很可能做了好充足的應戰準備,從這個方面來講,司馬駿倒是有搶先手的打算。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