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環目光掃過一遍後,點點頭,“嗯”了聲,笑道:“都起來吧。

見過少林性衡神僧。”

賈芒等人忙起來,給性衡行禮問安。

平日裏頑皮淘氣,但在人前,這些子弟們卻半點禮數都不會少。

等他們圍上賈蒼時,賈環看着過了十年也不見一絲變化的林黛玉,笑道:“林姐姐,我回來了。”

說着,要去給個擁抱。

林黛玉臉皮卻沒那麼厚,眼神雖然留戀萬分,可還是趕緊將賈蕪推過去,見賈蕪被賈環抱住後,笑道:“小十五天天來這邊等你,你可回來了!”

賈蕪被賈環抱住,親近濡慕的笑道:“爹爹,我就想你早點回來,接不來神僧也不當緊的。”

賈環哈哈笑道:“我的蕪兒,天生要做大豪傑,爹爹怎能讓你失望啊?

你大哥在少林,連闖十八銅人陣,一百單八羅漢大陣,又許下除惡揚善的大願,最終替你請來了神僧。”

賈芒、賈蘆等孩子聞言,一個個崇拜的看着他們大哥。

賈蒼哈哈一笑,道:“爹,少林寺那些師兄們,都是看着您的面子,讓着兒子呢。

不然兒子哪裏真能毫髮無傷的出來?”

賈環呵呵一笑,道:“你倒有自知之明,我還擔心你心生驕躁之心,不錯,保持好心態。”

“是!”

賈蒼朗聲一應。

周圍賈芒、賈蘆等人見賈環已經是用和大人說話的語氣在和賈蒼說話,一個個豔羨不已。

孩童時代,最期盼的不就是長大麼……

賈環抱着賈蕪,對性衡神僧道:“還勞禪師看看,犬子的身子骨,可能修行易筋經?”

性衡神僧沒有推脫,上前號了號脈搏,忽地白眉一揚,老眼中流露出一抹不可思議之色。

到了他這個境界,應該極少露出這種動容之色纔對。

賈環和周圍的人見之,心裏都是一揪。

然而性衡神僧卻沒有顧得上理會,號脈完畢後,從賈環手中近乎搶奪般,將賈蕪搶下,開始摸起骨來。

從頭到腳,沒露過一處。

越摸骨,性衡神僧的面色愈發震驚動容,到了最後,長念一聲佛號,猶如洪鐘大鼓。

但衆人卻可以聽出他蒼邁聲音中的喜色。

“禪師?”

賈環微微皺眉,喚了聲。

性衡老和尚看着賈蕪,猶如在看一塊絕世美玉,對賈環道:“王爺勿怪老衲失態,若只是一般的上等根骨,老僧不至於此。

再沒想到,小王爺身懷的根骨,竟是武祖達摩之骨!

王爺只管放心,這種根骨,天生爲易筋經而生!”

賈環聞言,看着還有些驚慌的賈蕪的小臉,大笑起來!

其他如賈蒼、賈芒、賈蘆、賈蘇等人,更是紛紛歡呼起來。

看着賈家一個個俊朗丰神的俊秀子弟,相親相愛,以性衡神僧的禪心,都忍不住感慨一聲:

上天待賈家,何其厚也!

再看看賈蕪,身上也是一點驕奢之氣也無。

靦腆的似個姑娘……

只是,連他也沒想到,再過短短十年後,這個靦腆羞澀的孩童,就以一身少林易筋經爲根基,身兼苗疆、白蓮、少林三脈武功,融會貫通,成長爲蓋絕千古的無敵高手!

威壓當世。

憑藉一艘普普通通的海船,於大海之上,與大海搏擊,與風暴搏擊,與天地搏擊。

隻身周遊七大洋,一劍斬盡四方盜!

寶寶太囂張:腹黑總裁狠狠愛 他的兄長們,稱王於大地。

農門美人梟 而他,卻獨尊於四海七洋之上。

爲他的兄長們保駕護航。

因爲除惡揚善,行俠仗義,救人無數,因而被世人共敬之爲:

海皇!

……

ps:這幾篇番外是完本大典大家投票的結果。

感謝大家的捧場,也感謝網站將起點第一次完本大典給了醉迷。

受寵若驚!

謝謝責編徐徐老大的厚愛,謝謝主編銳利大大的支持,也謝謝運營編輯金宇章和sama的大力幫助。

這幾篇番外發完,醉迷就算真正結束了,vip章節會被鎖住。

但後面應該還會在公衆章節,陸續發一些免費的番外,一直到下一本新書開始。

內容多是醉迷的一些後續交代,比如建國,比如賈環子嗣的交代,比如賈環林黛玉等人的晚年……

如果被鎖定後不能發,也會在羣裏發。

有正經的,有不正經的……

嗯,就這樣子~ 【92zw】

“小吉祥,如今可開心了?”

自少林神僧來了賈家島半年後,小十五賈蕪的身子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健康起來,這麼多年來,人前裝作無所謂,嘻哈依舊,背地裏常常一坐一整天不出聲的小吉祥,臉上多了許多笑容,林黛玉調笑道。

看着小吉祥的眸光中,有許多憐惜。

小吉祥依舊豪邁,笑道:“林姐姐,我多咱不開心了?前兒還帶着芒兒、蘆兒去海里摸魚!

咱們這島真真太好看了,那海水都是透明的!”

賈家如今待着的這片海島,放在後世,名喚馬爾代夫。

四季如夏。

島周圍的海水,呈淡藍色,清澈透明。

可以看到海底的白沙灘,和各種顏色鮮亮的珊瑚、海魚、海龜……

每日的晨曦和夕陽,讓整個島嶼美到令人不敢置信。

這也是爲何,賈家衆人在經歷過那麼多海島後,選擇在此落腳的緣故。

當然,這是因爲賈環還沒帶她們去北美大陸。

在鐵甲船還沒研製出來前,橫跨整個大西洋的風險,讓賈環不敢承擔。

因此,賈環便着人在這座後世稱之爲天堂島的海島上,費大力氣,又建了一座大觀園。

除了稍許花木外,與大秦神京城榮國府的大觀園,幾乎一模一樣。

不過如今的閣樓成了搶手貨,因爲每日裏起來,在樓上看日出,夜晚看日落,簡直讓人沉醉不肯自拔。

小吉祥有些不同,她好動,所以海島周遭的淺水灣,纔是她最喜歡的地方。

林黛玉聞言,捏了捏小吉祥的臉,笑道:“瞧瞧,以前的胖嘟嘟的臉蛋兒都沒了。

這幾年看你這般,我們都心疼的不得了。

如今總算好了,小十五是個好的。

咱們這樣寵,性子也不驕奢暴躁,和女孩子一般。

都知道是你教的好,和蛇娘姐姐有的一拼。

以後賈芒和賈蘆也一併歸你管教了,不聽話的,該怎麼拾掇就怎麼拾掇。

別當着我的面就好……”

小吉祥聞言,噗嗤一笑,起身瞧了瞧新瀟湘館內的佈景,感慨道:“林姐姐,家裏屬你最柔弱,天涼一些,你就得加一件薄襖,三爺也最疼你。

可誰能想到,芒兒和蘆兒竟會那樣結實,那樣頑皮!

蒼兒小時候算是淘的了,可也沒那倆活寶能鬧騰。

絕世傾妃惑君心 加上這二年開始開筋煉骨,跟着蛇娘姐姐習武,愈發了不得了。

你可頭疼壞了吧?”

林黛玉沒好氣的白了小吉祥一眼,然後伸了個懶腰,朝後仰倒在貴妃榻上,無力呻.吟道:“小吉祥啊,咱倆真真是顛倒了!

那兩個小王八蛋,也不知隨了誰。

從出生起就在我肚子裏折騰,差點沒要了我的命!”

“林姐姐,你可知足吧!”

小吉祥“嫉妒”道:“家裏這麼些人,就你生的時候三爺陪着你!”

林黛玉聞言,雖然極想忍着笑,可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揚起了脣角,當然,話不能這樣得意,她眼角眯起,繃着臉抿嘴道:“耶,這話是怎麼說的?我那會兒分明是快不行了,環兒才進來陪着我。

後來你們一個個哪個都沒受什麼罪,老太太這才攔下了環兒。

怎地還這樣說呢?

呵呵,呵呵呵。”

“啊呀呀呀!”

見林黛玉一本正經睜着眼睛說違心話的模樣,小吉祥雙手握拳舉過頭,壓低嗓音大叫道:“真真氣煞老夫也!”

“噗嗤!”

林黛玉見狀,終究忍不住笑出聲來。

她高興的自然不止是賈環對她的偏寵,還有,小吉祥終於恢復了陽光快樂……

“咚咚咚咚!”

一陣急促沉重的腳步聲傳來,林黛玉笑聲戛然而止,眉心都跟着顫了顫。

見此,就輪到小吉祥大笑起來。

沒等她笑罷,兩個滿頭大汗的臭小子,赤着上身,小老虎一樣跑了進來,齊齊開口道:“娘,我渴了,我們要喝椰汁!”

林黛玉看着倆兒子,咬牙切齒道:“說了多少回了,不許光着滿處跑!都沒進耳朵麼?”

賈芒、賈蘆聞言,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又一起道:“娘啊,我們在山崖下看少林神僧在教十五弟易筋經呢。

十五弟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這樣,極有趣!

老和尚摳門的緊,只肯教十五弟一人,說什麼法不可輕傳……

我們就在山崖偷偷的學!”

林黛玉倒沒什麼,可小吉祥卻唬了一跳,忙道:“哎呀你們兩個臭小子,武功也是能偷學的?

沒有內勁的運行法門,偷學出了岔子,癱了可就好頑了!”

賈芒見林黛玉也沉下臉來,忙笑道:“娘,吉祥姐,你們放心,我和弟弟哪裏會真練?

就是去逗十五弟頑……

五弟的外公說過,易筋經雖然了不得,可《白蓮金身經》也不差!

放對起來,誰強誰弱還不定呢!

五弟不喜練武,喜歡寫字,他外公也拿他沒法子,就教我和弟弟。

還教了我們一套合擊之法!

上回四叔欺負十五弟,我和弟弟就用合擊之法,把他揍成了狗熊!

嚯嚯哈!我打!”

想起了輝煌的往事,賈芒就控制不住自己了,揮舞起拳腳來。

一旁的賈蘆也被感染的嗨了起來,跳起來翻跟頭,憑空擊拳踢腳。

兩人沒一會兒就開始發瘋,相互過起招來……

好好一處幽靜的瀟湘館,頃刻間成了演武場。

“都給我住手!!”

林黛玉只覺得頭大,咬牙喝了聲。

賈芒和賈蘆聞聲忙停下來,看着沉着臉的林黛玉,和快笑岔氣的吉祥姐,不好意思的嘿嘿樂了起來……

“這是怎麼了?”

正當林黛玉掏空心思,想着該怎麼教訓這頓淘破天的孽子時,一道溫和的聲音傳來。

聽到這個聲音,兩個戰戰兢兢的小子眼睛登時一亮,轉過看去,齊齊驚喜喊道:“爹爹!”

賈環揉了揉二人的腦瓜,笑道:“又淘氣惹娘生氣了?”

兩人聞言,嘿嘿傻笑……

賈環道:“你們孃親好靜,身子也不大好,以後不許在這裏打鬧頑皮了。

貪頑不是壞事,但若不懂孝道,爹就要下狠手收拾了。

記住了?”

影后人生 賈芒、賈蘆忙斂起笑容,一起乖乖的點點頭。

聽賈環話說的重,林黛玉反而有些捨不得了,悄悄給賈環使了個眼色……

賈環笑道:“去吧,找嬤嬤去拾掇拾掇……”

賈芒和賈蘆應了聲後,就要出去,卻又被林黛玉叫住。

兩人苦着臉,以爲還要挨收拾,沒想到林黛玉卻倒了兩杯椰汁給他們,見他倆嘿嘿傻樂,一人腦門上點了下。

賈芒、賈蘆喝完離開後,小吉祥笑道:“我去看看蕪兒。”

說罷,還給林黛玉擠了擠眼睛,咯咯笑着離去。

箇中深意,讓林黛玉俏臉飛霞。

“這個瘋丫頭!”

待小吉祥離去後,林黛玉氣罵了聲。

不過罵罷,卻走到賈環身邊,看他眉心有些抑鬱之氣,便問道:“環兒,你回來半月了,我一直都覺得你不大對勁,可是大秦那邊出了什麼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