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繁,中午有時間嗎,我去找你吃飯。」

「哦,我中午有事。」簡繁想起中午要聽何佳宇介紹程序設計大賽的經驗。

「嗯,晚上有時間嗎?」

「我晚上要去海淀圖書城。」

「哦,那好吧。改天吧。簡繁,你能告訴我你最需要的是什麼嗎?」

「我不需要什麼呀。」簡繁隨口回答。

吃雞奶爸修仙傳 「哦,那你忙吧。」

韓聰放下電話后更加沮喪。本來和簡繁一直無憂無慮的愛著,現在卻彷彿要證明給誰看一樣。這又不像程序,有輸入就有相應的輸出。愛與被愛的過程絲毫沒有邏輯可言,全憑感覺,現在卻要否定之前的感覺,令韓聰完全迷失了。

簡繁接電話回來,見何佳宇嘴角微笑著看向自己,有點難為情。

「男朋友電話?」何佳宇輕聲問。

「嗯。」

「找個情投意合的人可遇不可求,好好珍惜吧。」何佳宇以過來人的口氣說與簡繁聽,可讓人聽起來卻感覺何佳宇有一肚子的苦衷。

簡繁以同情的目光看了何佳宇一眼。

簡繁回味剛才韓聰在電話里的問話。為什麼問我最需要什麼呢,我最需要的難道不是你的愛嗎?難道你不知道嗎?情投意合,可是為什麼現在找不到以前和韓聰相處的那種默契呢?他毫無顧慮的讓我等他,我心甘情願地安心等他,這些親密無間的默契漸漸消失了。是我們變得更緊張對方了嗎?還是我們對對方的要求更多了呢?也許因為怕失去,所以要求更多。

簡繁黯然。

「怎麼了,和男朋友鬧矛盾了?」何佳宇輕聲問。

「沒有。」簡繁回答,但是表情卻背叛了她。明顯一臉的委屈。

何佳宇寫了張紙條丟給簡繁,簡繁打開看了一眼。上寫,「無論你有什麼難處都可以找我,我會像兄長愛護妹妹一樣看護你。後面還有一串呼機號碼。」

簡繁感激地看向何佳宇,何佳宇也正看著她。簡繁感覺何佳宇的眼中充滿關切,微微點了點頭。

午飯後在小會議室里。何佳宇拼出吃奶的勁,使出渾身解數講了一堂完美的經驗介紹課。袁濤在心裡暗自佩服何佳宇,不愧為名校高材生。整個講解過程,深入淺出,一氣呵成。觀點闡述井井有條,層次分明,重點突出。簡繁更是以崇拜的眼光一直注視著何佳宇。何佳宇心中暗喜,獵物正慢慢靠近自己的伏擊圈。

白日的酷熱漸漸退去。

下班后,簡繁來到海淀圖書城。蔣帥已經等候多時了。

「蔣帥,你的臉怎麼弄的。」

「哦,沒什麼。不小心弄得。」

「哪有這麼不小心的,還疼嗎?」

「見到你,就不疼了。走,快進去看書吧。」蔣帥嘻嘻哈哈的打岔。

兩人步入茶座,蔣帥有意坐在簡繁的外側,就像將簡繁安置在自己的羽翼下一樣守護著簡繁。蔣帥心裡也不清楚自己在與韓聰的較量中是否有勝算,但是這些都不重要,他只想讓簡繁快樂。如果簡繁最終選擇了韓聰,那麼自己心甘情願在遠處默默地注視她,祝福她。就算將來自己要承受痛苦,也好過看著簡繁承受痛苦。所以蔣帥無比珍惜和簡繁相處的每一分鐘,每一秒。

圖書城歸來,蔣帥執意讓簡繁挽著自己多走一段路。

「我們走慢點好不好。」

「幹什麼?你真是一個任性的孩子。說耍賴就耍賴。」

「簡繁,我特別想跟你就這樣一直走下去。」蔣帥滿含深情的說。

簡繁聽出蔣帥的意思。簡繁怎麼能聽不出蔣帥的意思呢?心裡忽然很痛很痛。蔣帥,我無法答應你。我承認我喜歡跟你在一起,跟你在一起我覺得輕鬆,你總是包容我的任性和無理取鬧,你讓我嘗到了被寵愛的滋味。可是,我不能放棄韓聰。雖然,我不知道他是否還一如既往的愛著我。我能怎麼辦呢,我不能置韓聰於不顧,那麼高傲的人如何能承受我的背叛。

愛與不愛,只能由韓聰選擇,這也許就是我對他最後的愛,我的心還在他身上。蔣帥,對不起,我沒有多餘的心給你。

蔣帥見簡繁默不作聲,心如針刺,這個結果早就料到了。蔣帥又開始嘻嘻哈哈,「公主殿下,小跟班怕被你拋棄呀。怎麼會有一直走下去的路呢,看前邊的計程車,真是不合時宜。」

簡繁挽緊蔣帥的手臂,向計程車走去。 韓聰和閆敏走到一座公寓樓下。

「韓聰,就是這裡了。」

閆敏掏出樓門的門禁卡,忽然感到強光一閃,閆敏環視四周沒有發現異樣。

韓聰和閆敏一起走入公寓樓。

公寓樓下花園雕塑後面一個人看著手中的相機一臉得意。

不多時,閆敏從樓上下來,看了看錶,現在去王府井還來得及,需要給韓聰買幾套換洗的衣服。為什麼從心裡這麼想去關心他呢,魅力耀眼的男人,他應該值得我去關心。

情感似一種化學物質,在時間和催化劑作用下,會發酵,會升華。也許會越來越濃,也許會慢慢變淡。在這個過程中也許會生出新的情感,也可能滋生出無法預料的黴菌,還可能啟動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閆敏對於韓聰的感情自以為很理智,看來她低估了這一化學反應的劇烈程度。

夜被惱人的氣息籠罩,每盞燈下都有一個心事重重的人。

何艾依睡至半夜,突然被敲擊鍵盤的聲音吵醒。

「簡繁,你幹什麼。才兩點,你讓不讓人睡覺。」

「抱歉,醒了實在睡不著了,弄弄程序。」

「我的天呀,我服了你了。」何艾依將被子捂在耳朵上重新進入夢鄉。

心太亂,只有將自己陷在工作裡面才能平靜下來。簡繁盯著屏幕上的代碼,思考著程序的邏輯關係,眼睛卻一次次地被淚水模糊。

蔣帥雖然躺在床上,手裡抱著一本論文集,腦中卻被疑問和猜忌填滿。韓聰又是夜不歸宿,是在泰通力合公司加班嗎?還是與那天旅館外見到的女人在一起?或者是和簡繁在一起?蔣帥感覺有一滴血滴在心上,卻無法和自己的心融在一起。即使捶胸頓足也無能為力,只能被動地感受它在自己的心上遊走,帶來絲絲拉拉的疼痛,這是不是就是單戀一個人的感覺。

韓聰又何嘗能睡的安穩。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思考著自己和簡繁的愛將何去何從。未來有無數種可能,發現自己越來越把握不住了。簡繁就在那裡,自己卻不知道如何靠近,像一團白霧,無法真真切切的擁有。又像是一場美輪美奐的舞台劇,當自己登場時,卻已是尾聲,只能獨自一人在聚光燈下驚慌失措。

一夜無眠,窗外已經晨光來襲,韓聰聽到門廳里的房門被鑰匙擰開,隨之是開門聲和閆敏的腳步聲。

「韓聰,起床了嗎。我帶來了早餐,還給你買了些換洗的衣服。」

「哦,我一會把衣服錢給你。」

閆敏將衣服放在卧室門口的柜子上,這些都是名牌服裝,以韓聰目前的經濟能力估計消費不起,「我一姐妹開服裝店,我從那裡拿的,都是賣不出去的,不要錢。」

「哦。」

韓聰去浴室沖澡,閆敏聽著嘩嘩的水聲若有所思。一個女人如果能夠為喜歡的人每日準備早餐和衣服也是件幸福的事。

韓聰從浴室出來,一身剪裁合體,縫製精緻的服裝將韓聰襯托得更加精神俊美。閆敏看在眼裡心中竟然對簡繁生出少許的羨慕之情。

閆敏和韓聰吃過早飯,從公寓中一起出來。陽光刺眼,閆敏本能抬手遮擋,轉身避開,與緊跟在身後的韓聰幾乎撞到,韓聰正伸手擋著打開的門,這一幕被不遠處的相機鏡頭捕捉,看起來像閆敏被韓聰用手臂攬著從公寓中走出來。

蔣帥看著灑入窗內的陽光,重新抖擻精神。新的一天開始了,心裡被簡繁充的滿滿的,感覺真好。昨天試探簡繁是否可以接受自己感情,雖然被決絕,不過沒關係,在心愛的人面前就應該越挫越勇。在洗漱間唱著高昂的歌曲沖了涼后,蔣帥嘻嘻哈哈地邊和同學打招呼邊往樓下走。

「帥子,你小子,有了女朋友就是不一樣了,洗澡還唱歌。」

「哈哈,當然,幸福呀。」

蔣帥在樓下見到周妍。

「帥子哥,我終於等到你了。」

「周妍,你怎麼來了。」

「我不敢打擾你,如果今天等不到,我明天會再來的。」

蔣帥見周妍真摯的表情,心微微一動。周妍,我知道你對我很好,可是我的心已經不屬於我了。

「有事嗎?跑來跑去多累呀。」

「不累,帥子哥,我新買的手機,你看看。」

蔣帥把周妍的手機拿過來看了看,真小巧。

「很不錯。」

「這個是給你的。」周妍又拿出一個帶包裝盒的手機。「以後我們聯繫就會很方便了,還可以發簡訊呢。」

「這個多少錢。」

「不貴,不到8000元,你用吧。」

「哦,我不要。不過我有件事麻煩你。」

「什麼,只要我能辦得到。」

「我想找份兼職工作,你現在不是在你父親公司嗎,你幫我看看那裡有沒有兼職工作可以做。我不想找我姐夫,我姐夫知道了,我姐和我媽就知道了,我不想用他們的錢。」

「帥子哥,你如果用錢,我這裡有。」

「周妍,我不會用你的錢。我可以兼職給你們公司寫IT技術方面的諮詢方案。」

「沒問題,我們公司要寫的諮詢方案太多了,特別是技術方面的,會寫的人不多。我回去就辦。不過這個手機你拿著用不可以嗎?」

「不可以。我有事先走了,兼職的事聯繫好了通知我。」

「好的,帥子哥。」

當看到周妍那個小巧的手機時,蔣帥就在謀划。要憑自己的能力賺錢給簡繁和自己買一對手機。這個計劃太美好了,蔣帥興奮不已。

正處於興奮狀態的還有一個人,何佳宇。

何佳宇瞄著坐在對面的簡繁,看到簡繁沒有一點笑意的臉,微微紅腫的眼睛,心裡無比高興。

看來簡繁和他男朋友還在鬧彆扭,簡繁,更大的打擊還在後面。一個傷心欲絕的女人防備心是最低的。我會一步步縮小伏擊圈的,我的獵物,我等著你。現在我只要儘力扮演好你的摯友就好。

何佳宇寫了張紙條扔給簡繁。

簡繁打開看,上面寫「怎麼了,今天情緒不對呀。可以向我傾訴,我願意傾聽。」

簡繁向何佳宇笑了笑,搖了搖頭。

「簡繁,我給你帶來兩本書。」何佳宇見一招不行,又施一招。

簡繁將書接過來,袁濤湊過來,「借我先看看。」

「好的,給你。」簡繁將書遞給袁濤。何佳宇氣得牙根痒痒,不過表面上還是微笑著。

袁濤是有意消遣何佳宇的,發現何佳宇總是有事沒事招惹簡繁,就是覺得他不懷好意。

「程序設計大賽你們準備的怎麼樣了。這周五就要提交了,要不要我幫你們看一看。」何佳宇關心的問。

沒等簡繁回答,袁濤搶著說,「不用,不用。時間太緊了。你不是也參加嗎,你準備怎麼樣了。」

「我的差不多了。知道時間為什麼這麼緊嗎,這才能測試出設計者的內功,不會給太多時間讓你慢慢研究或請教別人的。簡繁,你有把握嗎?」何佳宇追著簡繁問。

「還可以。」

「現在能給我演示一下嗎。」

「好的,剛有個程序原形。」

簡繁將程序執行起來,何佳宇和袁濤站到簡繁後面盯著簡繁的屏幕。

何佳宇感到驚慌,沒想到簡繁開發出來的程序質量這麼高。安裝界面友好,簡潔,提示信息完美。最主要的,從提示信息中可以看出程序將操作系統的介面應用得很合理,驅動安裝即高效又節省內存。這樣看來,自己開發的遠遠不如簡繁。能不能得到一等獎並不奢望,但是怎麼也要在重點客戶部這個部門裡拔得頭籌吧。否則,空降到這個部如何樹立威信。

沒想到簡繁這個女孩子還真不簡單,我得想一個辦法。無論如何,不能讓她的程序成為我的絆腳石。 自從看了簡繁設計的程序,何佳宇一上午都沉默著,再無心考慮自己的參賽作品。真是天不遂人願,已經對重點客戶部的所有開發人員做了考察,從能力角度分析對自己有威脅的人雖然有幾個但是都在緊張的項目上,無暇顧及這次的程序設計大賽,與項目獎金相比,大賽優勝者可以獲得的獎金微不足道。本以為勝券在握,卻不想會橫生枝節。

袁濤見何佳宇忽然變得如此安靜,還一臉愁容,不禁有點幸災樂禍。哈哈,這個公子哥兒估計是被簡繁設計的程序鎮住了。心中對簡繁更是生出佩服之情,不愧畢業於軟體專業,看來自己還有很多要學習的東西,特別是要系統地學習軟體方面的理論知識。

接近中午時分,何佳宇緊鎖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實在不行,只能採用這個辦法了。

「簡繁,開發進度如何?走,下樓吃飯。」何佳宇走到簡繁身邊,將手搭在簡繁的椅背上,俯身注視簡繁的計算機屏幕。美麗佳人,何時能夠真正擁你入懷呢,應該不會太久了。這迷人的香氣呀,我的心都酥了。

「哦,你們去吧。我中午有事。」簡繁看了看桌子上的呼機,一臉落寞。

「什麼事,也不能不吃飯呀。」何佳宇關切地問。

「簡繁不去,那我們走吧。」袁濤向外走,明顯是把何佳宇從簡繁身邊推走。

「我和簡繁還沒說完話呢。」何佳宇不想移動腳步。

「吃完飯回來再說。」袁濤用力將何佳宇推著一直向前走。

何佳宇暗罵袁濤,你還真以為自己是簡繁的護花使者呀,又壞我好事。

簡繁站起來走到窗口,看向樓下的廣場。人來人往,多麼期待能看到韓聰的身影。簡繁的腦海中滿是昨晚韓聰的手足無措。昨晚的自己為什麼不能把自我感受擱置一邊呢?為什麼不遂了韓聰的心愿,為什麼要執意傷害他的自尊心呢。

忽然,簡繁看到一個身影,在廣場一側的電話亭附近徘徊。沒錯,是韓聰。簡繁心跳加速,彷彿在水中沒有方向、筋疲力盡的掙扎許久之後,迷霧消散,發現燈塔的明燈近在眼前。所有的擔憂,所有的疑慮,所有的絕望都消失了,只剩下對命運的感激,對希望的膜拜。

韓聰一直深深的自責,怎麼可以那麼冷酷地褻瀆簡繁。簡繁,你會原諒我嗎。想給簡繁打傳呼,可是擔心迎接自己的是簡繁的拒絕,是簡繁對自己的拋棄。

簡繁跑下樓,跑到韓聰面前。韓聰的眼中無限驚喜。簡繁向前一步,擁住韓聰。

「韓聰,我愛你。」簡繁知道只有『我愛你』這三個字才能挽救韓聰的自尊心。

「簡繁,對不起,我不該令你傷心。」

「簡繁,我真害怕你不再理我了。」

「永遠不會的。」

「謝謝你,簡繁。」

所有壓抑和痛楚在這一刻都消失了。簡繁像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拉著韓聰的手,繞著韓聰一圈一圈的旋轉著。韓聰也笑著,轉著。

韓聰忽然發現,一直很安靜的簡繁,原來是這麼活潑。都怪自己不好,差一點就把簡繁丟了。簡繁就像一個懂事的孩子,一直討我的開心,可我卻一直疏忽她。簡繁在蔣帥那裡也許得到了我從不曾給他的溺愛和呵護,所以才會對蔣帥感興趣。簡繁,從今天起,我一定會全心全意愛護你的。

何佳宇在窗口看著他最不願看到的一切。一拳打在牆上。 泰通力合公司,吳波辦公室內不時傳出悅耳迷人的笑聲,笑聲中卻滿是挑釁的意味。

「吳總,你在利用我吧。咱們最好明人不說暗話。」

「湯部長,何談利用一詞。是否有什麼誤會。」

「噢?吳總,看來你太不了解我。我從來不說沒有把握的話。」湯麗坐在吳波桌案前的椅子上,笑盈盈地直視吳波的眼睛。

吳波看著湯麗滿面笑意的臉卻感覺冷氣襲襲。

「湯部長是不是太勞累了。湯部長巾幗之翠,不讓鬚眉。業內對湯部長仰慕之人如蜂如蝶。不過也怪我,我應該替湯部長擋一擋的。可是,你也知道,我一個做IT的,面對我的衣食父母也沒有辦法,何況他們只是想向湯部長表達敬慕之情,我也沒有權利阻攔。」

「哈哈,吳總說的好。他們都是你的衣食父母,準確的說都是你的潛在客戶。吳總是想藉助我來撬動他們吧。我所在的製藥公司可是再好不過的金字招牌,讓我這個信息部長親自為你叫賣,你的那些潛在客戶與你簽合同是遲早的事。」

吳波被湯麗說得有點心虛,確實讓湯麗參加了幾個飯局,見了幾個企業老總。由一個甲方代表做說客,太令人信服了。有些跟蹤了很長時間的客戶與湯麗接觸后,採購信息化服務的意向更加明確且信心大增。還有幾個企業老總,平時根本不會給面子坐在一起吃飯,一聽說湯麗在坐,追著趕著就來了。湯麗的魅力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她背後的企業實力可不是虛的。如此驚艷、實力雄厚的女人,怎麼能不最大化發揮她的作用呢?

「湯部長,這確實要感謝你。我沒想到,你太有魅力了。」

「吳總,不如這樣,你考慮一下。我替你追單,我們按利潤分層如何。」

讓吳波把利潤割讓出去,如同割肉。可是分析利弊,還是要利用好湯麗這把利器披荊斬棘,開闢更大的市場份額。

「湯部長,佩服,佩服,爽快之人。」

「哈哈,好,讓我們在市場領域中合作愉快。」

湯麗回到吳波給自己安排的辦公室,拿出化妝鏡補了補妝。來北京這麼多天了,每天接受吃請,真是累死了。可是也幸虧時間被安排得滿滿的,否則自己真的要瘋了。自從來到北京,楚明就躲著不見自己,不是出差,就是開會。楚明,你躲得了一時,看你能否躲得了一世。從吳波這裡拿幾單分層款,然後在北京置一套房子,楚明,我這回還不走了。

下午沒有什麼安排,直接殺到楚明工作的美亞克諮詢公司去看看,看看楚明到底在不在。

湯麗來到美亞克諮詢公司跟前台打了聲招呼直接向楚明辦公室走去。

「這是湯部長吧,很久沒來咱們公司了。」

「是呀,還是那麼神采奕奕。」

「別議論了,這個帥哥是誰?」

「哪裡?」

「正向我們前台這邊走過來。」

「你好,請問你找誰。」

「我是蔣帥,我找周妍。」

「哦,請稍等。通知周妍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