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火器一起開火。

密密麻麻的子彈朝老鷹S去。

此時此刻,他們已經顧不上同夥的性命,只要把那隻老鷹殺死就可以了。

S擊的槍支中有機關槍和狙擊步槍,即使白頭鷹飛的再快,也無法逃脫子彈的速度。 662 雷諾脫逃

??662:雷諾脫逃

嘎吱!空中傳來一聲尖銳的鳥叫。那隻巨大的老鷹中彈了。

啊>

又傳來一聲慘烈的叫聲。

那個被老鷹抓上天空的敵人從幾百米的高度掉下來了。摔在公主嶺半山腰的岩石上。撞的頭破血流。他像圓木一樣在懸崖峭壁上彈跳着,跟堅硬的石頭做親密的接觸,然後滴溜溜滾下來,急劇墜落,摔在兩個敵人的腳下,變成一堆肉泥。

鮮紅的血漫了出來,浸潤在草叢中,如紅色的牡丹花一樣怒放。

兩個敵人看着一堆紅紅的白白的屍骨發呆。

過了一會兒,他們發出幾聲撕心裂肺的吼叫。“嗷嗷嗷啊—”便端起衝鋒槍朝空射擊。

噠噠噠噠!

那隻奇怪的白頭鷹最終逃出了敵人的攻擊。可以預見,它還是受了傷,並且傷還不輕。

它艱難地揮動着翅膀,在山峯上飛行,忽高忽低,有幾次差點掉在山頂。

幾個敵人看着飛遠的白頭鷹,長吁一口氣。

矮個子跌跌撞撞的跑過來,看着草地上血肉模糊的屍體,發了一會兒楞。接着喊:“回去收拾東西,出發,立即出發!”

兩個呆呆站立的敵人如夢初醒,趕緊拎着槍跑了,跑向山洞。

兩個敵人剛剛進入洞口。突然,山腳下的林子裏冒出一連串子彈,打在岩石上發出刺眼的火星。

兩個敵人趕緊趴下,通過電臺朝隊長彙報。

“頭兒頭兒,那個傢伙逃了,拿走了我們的裝備。”

“幹掉他,別讓他跑了!我們馬上就過來!”矮個子在那邊發出憤怒的吼聲,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剛打跑了老鷹。那個穿迷彩服的年輕人又掙脫了繩索,公開跟他們爲敵。

矮個子隊長隨即率領其它的敵人朝洞口奔去。衝到山洞前,發現兩個隊員已經跑到左邊的樹林去了。

矮個子很快明白了。那個穿軍裝的年輕人逃那邊去了。

並且,這個穿軍裝的中國人的的確確是個軍人。矮個子想到這裏,頭都快炸了。他用惱怒的眼神看了高個子一眼。揮舞了一下臂膀,做了一個分頭包圍的動作。

8個敵人分成兩隊,成左右隊形朝那片林子包抄過去。

雷諾那小子一蹦一跳的在樹林裏奔跑着。一邊跑,一邊朝天空喊:“小白小白,趕緊出去報信,阿拉古山,知道嗎?阿拉古山!”

噗>

一聲槍響,打在他的後背上,他好險摔倒。

他咬着牙,從懷中摸出一顆手榴彈,扭開蓋子,猛扯引信,頭也不回的拋在身後七八米的地方。

轟隆一聲。

樹林裏傳來手榴彈的爆炸聲。

哈哈哈哈!雷諾像個瘋子跌跌撞撞的朝前面奔去。

後面窮追不捨的敵人看見有手榴彈飛來,趕緊趴下。

手榴彈爆炸後,兩個敵人又爬起來,繼續追擊。就這麼一耽誤,雷諾早沒影子了。

急的兩個敵人朝通訊電臺喊:“目標,三點鐘方向!”

三點鐘方向是兩座山的縫隙。

只有四五十公分寬,是兩座山峯的結合部,中間長滿了野草與灌木。散發出潮溼的味道。

盛世玄凰 由於敵人追的太緊,三個方向都同時出現了敵人,雷諾慌不擇路,就撞進了這個“一線天”。

四五十公分寬的縫隙,那該多窄啊!並且裏面還有凸起的石頭,人的身體是很難擠進去的。

雷諾沒有退路,只能拼命的望裏面擠。他居然擠進去了。消失在陰暗潮溼的縫隙裏。

三分鐘後,三股敵人同時趕到這裏,有兩個敵人也想鑽進去,無奈的是,他們的身體太魁梧了,根本進不去。那個矮個子隊長試圖擠進去,走進了兩三米,就不行了。裏面凸起的石頭擋住了他前進的路線。沒有辦法,只好退出來,想別的招。

一個敵人朝裏面扔了一顆手榴彈。

轟隆一聲爆炸了。冒出一股煙塵。煙塵消失,那個敵人想進去看看,仍然進不去。兩側的山峯太牢固,想以一顆手榴彈解決問題那是癡心妄想。

矮個子回過頭,對高個子說道:“怎麼辦?”

高個子看了看山頂,說道:“想辦法攀上去。”

矮個子說:“行,你帶兩個人上去。”

“我一個人就行了!”

“危險,帶兩個人作伴。”

“好的,我執行命令!”

高個子跪在草地上,麻利的卸下背囊,從背囊內掏出一圈繩子,解開,在繩頭上裝一隻虎爪。就是那種鋼爪之類的鉤子。

可以牢固的掛在樹枝上,然後爬上去。這是特種兵必備的東西。

高個子站在十米開外,嗖的一聲,拋出虎爪。

長長的繩索像一條蛇爬上了天空,飛到十幾米高的大樹上,鉤住一根粗粗的樹枝。

高個子用力扯了幾下,覺得很結實。於是像壁虎一樣順着陡峭的懸崖衝了上去。

飛檐走壁。遠遠看去,他就像一隻輕盈的猴子。

眨眼功夫就攀上去了。

噓>

高個子在上面吹出一聲口哨。

下面的敵人收到信號。兩個敵人也模仿他的樣子,攀了上去。

兩個敵人在高個子的帶領下,順着陡峭的岩石往上爬。十分鐘後,他們消失在高高的山中。

三個敵人通過複雜的地形,靠近那道山縫。

從上面往下看,這縫隙很大,約有十幾米寬。而下面只有四十多公分寬。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居然弄出了這麼複雜的地形地貌。

兩個敵人手持自動步槍朝縫隙開火。

噠噠噠噠!

密集的子彈射在下面,像射進沙子中無聲無息。

高個子想了個辦法,扔下一枚手榴彈。

轟隆一聲,下面傳來猛烈的爆炸聲。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敵人是不是死了?”矮個子在下面喊道。

“不知道,太高,看不清。”

“怎麼辦?”

“我們攀到那邊看看?”

“行!小心點,不許再開槍了。再開槍,會把中國軍隊引來!”

“行,我們用刀!”

“對,用刀!”

矮個子擦擦臉上的汗珠,一臉的發愁。

矮個子覺得倒黴透了。他經歷了無數次戰爭,從來沒發現這樣的事情。先是遇到一隻從來沒見過的大鳥,後是遇到這個乳臭未乾的年輕人。結果被他們耍的團團轉。

矮個子其實並不矮,大約1.70米,尖嘴猴腮,皮膚黑黑的,腿長臂長,各方面還不錯。就是相貌有些醜陋,是典型的東南亞人。他的機靈與指揮才能表明他是非同一般的人。

高個子消失在山頂後,矮個子十分着急。他不斷的擡頭望天,又命令其它的隊員佔據制高點。還命令山頂上的高個子注意觀察四周的情況。

“山外面有人嗎?”

“沒有,頭兒。”

“注意觀察外面的情況,如果有人,迅速撤回。”

“是,頭兒。”

“狙擊手要注意其它的地方。”

“是,頭兒,狙擊手到位。”

“機槍手,設置防禦陣地。”

“機槍手準備好了!” 663:驚聽槍聲

我們在距離公主嶺30公里的原始叢林裏聽到了幾聲槍響。槍聲很微弱,猶如鞭炮燃放幾下,隨即沉寂。如果不細心,根本不知道這是子彈出來的響聲。

作爲頻頻參加過實戰的老兵,對戰場有天然的敏感。當東邊的天空傳出“噠噠噠”、“啪啪啪”的動靜時,我很快想到這是有人在打槍。

事實上,只要稍微有點警惕感,就知道這不是放鞭炮,而是打槍。槍聲跟鞭炮有本質的區別。比如槍聲是沉悶的,穿透力比較強,而鞭炮雖響,卻沒有那種震撼的感覺。

部隊還在行進。我們分成兩路隊形朝東邊挺進。

雷達複雜搜索東北1000米的範圍,我們這一隊負責東南方向1000米的範圍。中間距離500米。

兩隊人民中間隔一座山頭。一隊人馬在山的北邊,一隊人馬在山的南邊。周圍是無邊無際鬱鬱蔥蔥的松樹。在這阿拉古山,最常見的就是松樹,榕樹,柏樹和楊樹。各種各樣茂密的樹林一眼望不到頭。

正東方向繼續傳來啪啪啪噠噠噠的響聲,有點像村莊在放鞭炮,所以隊伍未做任何戒備,仍然按部就班的前進。

我停止腳步,一個人衝向旁邊的一座小山,站在山頂,遠處仍有零星的槍聲。槍聲很稀鬆,有機槍的,自動步槍的,居然還傳來手榴彈的爆炸聲。

我舉起望遠鏡看,遠處的天空飛起一羣羣鳥兒。

成千上百的鳥兒像是遭遇寒冷的氣流,紛紛朝我們這邊遷移。

聽聲音,看鳥兒,幾乎可以斷定,正東20公里,發生激烈的戰鬥。

是誰?

會是誰?

難道是黑蜂?

黑蜂會跟誰戰鬥?

我們的人?不可能。

郎朗沒有接到省廳與其它部隊的情報,因此排除是我們的人跟黑蜂交火!

不會是雷諾吧?

我簡直被自己嚇出一身冷汗。

雷諾私自離隊,沒有帶槍。雖然他曾經跟我一起參加過戰鬥,可他一槍未發!

一個沒有實際戰鬥經驗的新兵蛋子,跟老謀深算的黑蜂遭遇,那會是什麼結果?

我有點嚇懵了!

狐狸和黃磊看見我獨自一人站在山頭看天,也跟着過來。

“怎麼了?頭兒,看風景嗎?”黃磊說道。

我冷笑一聲答:“對,看風景,看敵人在那邊的風景!”

狐狸聞出味了。問:“頭兒,你發現了可疑的地方嗎?”

我反問:“難道你沒有聽見其它的聲音?”

狐狸的臉色刷地白了,尖叫道:“我想起來,剛纔有鞭炮的聲音。在這個沒有人煙的地方,怎麼會有人放鞭炮。”

黃磊也拍拍腦門,喊道:“是啊是啊!我也記起來了。”

我說:“還楞着幹什麼?狐狸,偵察!黃磊通知隊伍快速前進,向12點鐘方向快速前進,務必在3點鐘之前趕到哪裏!”

“是!大隊長!”黃磊敬了個軍禮,立即向山下奔去。

狐狸雙膝跪地,把背後的揹包卸下來,從揹包裏拿出一隻箱子,打開箱子,裏面出現禿鷲無人機的零件。

狐狸用迅疾的動作組裝禿鷲無人機。安電池,放翼展,調試高倍攝像頭,預設參數。只用了三分鐘時間,狐狸就組裝好無人機。

站在山頂上,狐狸舉起無人機,朝空中一扔。馬達便響起來了。禿鷲無人機像靈活的鳥兒筆直飛上了天空。

我望着禿鷲無人機消失的方向說:“無人機在空中滯留,不必再麻煩了。高度2000米,先偵察周圍的地形。”

我們兩個收拾好東西,迅速下山,跟在隊伍後面朝前面挺進。

狐狸一邊跑一邊拿着無人機遙控器。

“高度>

“先高度2000米拍照,掌握周圍動態,接着500米高度,如果發現不了敵人,就啓動紅外線掃描,如果還是不行,就用熱成像。”

“狐狸明白!我已經按照你說的設置好了。”

“通知f軍區。給我調三架武直10,通知我們的米,帶領三架武直10過來,30分鐘後趕赴c點公主嶺。”

“是!”

30個特種兵在我的指揮下,分成兩隊朝公主嶺衝去。

士兵們已經散開了,成菱形隊形在森林裏奔跑。我要求隊員保持體力,速度也不要太快。太快了,對防守不利。如果旁邊有伏兵,勢必造成不必要的傷亡。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速度太快,不能保持攻防兼備的整體隊形。快速移動中的防守隊形最難長時間保持。所以,在他們還沒有達到老特種兵的實戰要求之前,我對這支隊伍給予有限的寬容。

事實上他們已經很不錯了。

在前段時間幾次的訓練中,實戰中,都有一些上佳的表現。雖然說,有三次行動落空,那也只是情報失誤造成的,沒有收穫怪不上他們。

隊伍的速度很快,40分鐘後,我們趕到c點之外的烏飛嶺。

烏飛嶺在公主嶺的西邊,是公主嶺的尾部山脈。中間有塊平地,是個半環形的低窪處。有點像峽谷。由於有很大的缺口,更像一塊被高山環抱的小平原。

平原長着密集的野樹,有楊樹柳樹松樹柏樹榕樹等等。樹雖然多,但不大,也不粗,因而看上去很嫩綠。這是樹的年齡決定的。可以想象這裏的樹生長出來沒幾年。所以枝條沒有原始叢林那麼繁茂。

我指揮兩隊人馬進樹林。在中間隱蔽。

在沒有確定目標之前,不能暴露在山野之上。況且不熟悉這裏的地形地貌。等發行目標再做其它的部署。

無人機很快傳回了圖像。

狐狸抱着手持機看了半天,圖像太小,放大又不方便。改用筆記本電腦。

電腦上沒有看見目標,也無法發現可疑跡象。

狐狸把無人機的高度降低到300米,圍繞巨大的山峯飛。還是看不清。

沒辦法,只要再次調整高度,順着公主嶺做側向飛。這一飛,飛出一身冷汗。我們居然在公主嶺裏面發現一個巨大的山谷。

山谷里長着茂密的樹林。山谷的形狀是橢圓形的。面積大約3平方公里。看着山谷裏樹林和野花,我覺得這是一個世外桃源。

連無人機都很難發現這個隱祕的地方,那麼天空的飛機和太空的偵察衛星更難發現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