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一旁一直站着在傻笑的小兒子,一點出息都沒有,想到這裏,他冷哼一聲看都懶得看南宮劍一眼。

“爸,這是我的朋友劉致澤,我帶他回來是幫……”南宮劍笑了笑,剛想要說話,卻是被南宮晴天給打斷了。

就聽南宮晴天冷冷的說道“帶朋友回來去外面玩,沒錢就找你媽要,不要在這妨礙我做事。”

臥槽!!劉致澤一愣,驚訝的看向了南宮晴天,他現在算是有些明白南宮劍家裏這麼有錢爲什麼他會這麼窮了,這老傢伙完全就是看不起南宮劍。

“哦,好的。”南宮劍苦笑一聲,說完就扯了扯劉致澤的衣服準備離開。

只是劉致澤可不想就這麼白走一趟,而且看南宮劍的情況,就算是他想走,他也不能走。

“叔叔,你好,我是劉致澤,這回南宮劍叫我回來呢,是說你家有些不乾淨的東西,所以特意叫我來清理的。”劉致澤笑了笑說道。

“哼~”南宮晴天沒有說話,反而是一旁的黃宇飛卻是冷哼一聲坐在了沙發上,臉色有些不太正常,一看就知道,他是在不滿劉致澤搶他的生意。

“嗯? 總裁我怕疼 真的嗎?”南宮晴天疑惑的看向了南宮劍,只見南宮劍傻笑一聲點了點頭。

南宮晴天這才正眼看向了劉致澤,只是這個少年和自己兒子的年齡差不多大,怎麼可能會有真本事呢?或許是自己兒子被騙了也說不定。

這時,南宮晴天忍不住多看了自己這個小兒子兩眼,雖然他被騙了,但是卻依然爲了自己着想,當初或許是自己對他太冷淡了。

“南宮先生,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也就沒有必要繼續待在這裏了,那我走好了。”黃宇飛冷哼一聲,看到南宮晴天的臉色,他就知道,自己不做一些事情,可能真的要被趕走了。

說着,他就站了起來,還真的向着門口走去了。

南宮晴天臉色一變,他可不相信自己兒子帶回來的這個朋友有多厲害,當即向着黃宇飛而去,攔住了黃宇飛。

道“黃大師,你別介意,我兒子可能也是被騙了,無礙的,他們不會影響你的。”

“是嗎?”黃宇飛冷着臉看着劉致澤說道。

此刻劉致澤又點起了一支菸,慢悠悠的抽了起來,嘴角微微揚起,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完全不像是什麼高人大師的,就連南宮晴天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就聽南宮晴天道“劍兒,你先帶你的朋友出去玩會,如果沒有錢,爸給你點。”說着南宮晴天就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張銀行卡遞給了南宮劍。

這已經很明顯是在趕人了,南宮晴天就是不相信劉致澤會有那個本事,能解決自己家裏的問題。

“爸~”南宮劍臉色一變,皺起了眉頭,自己父親完全不相信劉致澤的本事,他沒有接銀行卡,反而是看向了劉致澤。

就看劉致澤甩了甩那漂移的頭髮,那帥氣的臉龐還挺迷人的,他微微一笑,道“叔叔,你就讓他走吧,一個騙子能幫的了你什麼。”

“你說什麼?”黃宇飛聽到這話就不淡定了,他冷冷的注視着劉致澤,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怒氣,不過劉致澤說的沒錯,他本來就是騙子,是和南宮凡一起來騙這老傢伙財產的。

“我說什麼難道你心裏沒有一點逼數嗎?有些事情說的太明白了可不好喲。”劉致澤微微笑道,嘴裏叼着煙,揹着手,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臥槽!!看到劉致澤這裝逼的樣子,黃宇飛和南宮晴天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你媽媽的,用的着這麼裝逼嗎?

“小子,你最好是拿出點證據來,否則的話,本大師會弄死你的。”黃宇飛瞪着劉致澤咬牙切齒的冷冷說道。

“要證據嗎?那好啊,我們就拿南宮劍來說,不知道這位黃……大師,看出了什麼了嗎?”劉致澤特意在黃字後面拉長了聲音說道。

“自然,這天底下沒有本大師不知道的,你呢?又看出了什麼嗎?”黃宇飛沉聲問道。

他看出個鬼呀!他又不是真正的道門中人,他最多也就投機取巧的騙騙人罷了,要說到真功夫,他毛線都不會。

“哦?黃……大師竟然看出來了,不妨說說看唄。”劉致澤笑道,依然拉長了黃大師三個字。

只要是人都能聽得出劉致澤這是在嘲諷黃宇飛好吧!

“你……南宮先生,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你家的忙我幫不了。”黃宇飛被劉致澤弄的臉色難看,當即對着南宮晴天說了起來,緊接着就打算轉身離開了。

只是還沒等他轉身,就看到南宮晴天臉色一變,趕忙拉住了黃宇飛。

他恨恨的瞪了南宮劍一眼,道“劍兒,趕緊帶你朋友離開,不要妨礙黃大師做大事。”

南宮劍無語了,自己父親未免也太相信這青年了吧!當然了,這個叫黃大師的有沒有本事,也只有劉致澤知道,而南宮劍還是很相信劉致澤的。

“爸……”南宮劍想要說些什麼,就看到廚房內南宮劍的母親端着茶水走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她一愣,有些疑惑的望着這邊,她剛剛放下茶水,就聽南宮晴天道“小梅,趕緊帶着劍兒和他的朋友離開,黃大師要開壇做法了。”

“哈?”南宮劍的母親一愣,傻傻的看了劉致澤和南宮劍一眼,她剛剛一直在廚房,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好了,叔叔,你就別讓我們出去了,還是那句話,他就是個騙子。”劉致澤這時候也知道該出手了,當即開口說了起來。

“你……小子,你這是在侮辱本大師,你是在找死嗎?”黃宇飛冷冷的喝道。

“侮辱你?就憑你這死辣雞也配?澤哥是不是在找死,難道你心裏就沒有一點逼數嗎?”劉致澤冷笑一聲,望着黃宇飛。

就這樣的辣雞,自己分分鐘就能解決無數個,他還真的沒有放在眼裏。 “你……你特麼的不要太過分了。”黃宇飛冷冷的瞪着劉致澤,此刻的他臉色通紅,很顯然是被劉致澤氣的。

他是沒本書,但此刻南宮晴天在這裏,他又不能丟了臉。

“過分嗎?那就讓澤哥告訴你什麼叫做過分,你說你已經查看清楚了,那你說這屋子內有鬼怪嗎?其實是有的,只是你們這些普通人看不見罷了。”劉致澤冷冷的說道,忽然,一股寒冷的陰風在整棟別墅內吹了起來。

還別說,劉致澤說的跟真的似得,甚至連陰風都出來了,好吧!其實只是孫乾在對他們吹着風而已,這才讓他們感覺到寒冷的。

“我……我早就知道了,要你說啊。”黃宇飛臉色一變,下意識的看了看四周,雖然他看不見什麼,但是這陰風實在是來的有些太古怪了,這讓他忍不住心頭一跳,難道真的有鬼嗎?

其實他和南宮凡的計劃,是去南宮晴天辦公室勘察的,這家裏只是第一站罷了,等到了南宮晴天的辦公室,他纔會按照他和南宮凡的計劃,佈下一個害人的陣法。

這陣法自然不是他會,只是一個簡單的破壞風水陣法而已,從而害死南宮晴天,讓南宮凡繼承家產,只是沒想到,還沒去南宮晴天的辦公室,結果就碰上了這麼一個纏人的少年。

“哦?你知道了嗎?那你知道那鬼怪現在躲在哪裏嗎?”劉致澤微微的笑道。

“我……”黃宇飛一時語塞,說不下去了,他知道個鬼呀,哦,不對,應該說他連鬼都不知道,怎麼確定那鬼怪躲藏的地方啊。

“你不知道吧!”劉致澤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他撇了一眼一旁目瞪狗呆的南宮晴天和南宮劍的母親,繼續道“我告訴你,其實這裏根本就沒鬼,我只不過是在騙你而已。”

“你……你特麼的。”黃宇飛臉色一紅,滿臉的憤怒之色,直接向着劉致澤衝了過去,想要弄死劉致澤。

只是咱澤哥豈能這麼容易被他弄死,就看劉致澤慢悠悠的伸出了一隻腿,直接向着黃宇飛的肚子踹了過去。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響起,黃宇飛直接倒飛了出去,倒在了沙發上,他捂着肚子哀嚎了起來。

“就憑你這辣雞也想打澤哥,你怕是沒死過喲。”劉致澤丟掉了菸頭,滿臉的囂張之色,沒辦法,誰讓咱澤哥原本就有這本事呢?

“大師……大師。”南宮晴天被那一聲慘叫給拉會了現實,他轉頭看着黃宇飛,臉色頓時一變,他現在甚至都要把劉致澤的祖宗十八代罵遍了。

這是他大兒子請回來的大師,他不可能不相信自己兒子,反而去相信一個外人的,這不,趕忙向着黃宇飛而去,把黃宇飛扶了起來。

“叔叔,什麼大師啊,打屎還不錯。”劉致澤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

冷少別靠近! “你……你給我等着,我會弄死你的。”黃宇飛一把推開了南宮晴天,臉色難看的直接向着門口走去。

“喂,打屎,別走啊,你不是想見鬼嗎?澤哥讓你看看唄。”劉致澤微微一笑說道。

那黃宇飛南宮晴天和南宮劍還有他母親都是一愣,轉頭看向了劉致澤,不明白劉致澤要怎麼樣才能讓他們見到傳說中的鬼。

“周倉,該你們上場了,記住,要有多恐怖,就要多恐怖喔。”劉致澤嘿嘿的在心塔內笑道。

“主公放心。”周倉迴應道。

緊接着,就看見劉致澤的手一伸一握,諾大個別墅的地面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那八卦上寫滿了字,還飄着淡淡的藍色光芒。

臥槽!!看到這一幕,黃宇飛南宮晴天以及他的老婆頓時都驚呆了,一個個的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這估計就是傳說中的,他和他的小夥伴都驚呆了。

這個少年怎麼做到的?爲什麼在地面上會有這麼酷炫的一幕?這未免也太有點匪夷所思了吧!!

“看地上幹嘛? 豪門絕愛:暖婚襲人 看你們四周啊。”劉致澤無語的說道。

四人聞言,同時向着四周看去。

“嗚嗚~”一時間,整個別墅內的陰風颳的更加強勁了,那寒冷的陰風一陣一陣的,簡直是透心涼,讓在場的四人同時打了個冷顫。

就在那陰風吹過之後,一道道黑影直接出現在了四周,他們都是劉致澤召喚出來的陰兵,原本他們都穿着盔甲的,但是劉致澤爲了逼真,所以乾脆一點把盔甲都給脫掉了。

於是乎,一個個的陰兵就出來配合劉致澤演戲了。

看到這一幕,南宮晴天,黃宇飛,還有南宮劍和他母親頓時目瞪狗呆,臉色一瞬間就變得慘白,更是表現出了驚恐的表情,就像是見鬼了似得,哦,他們現在的確是見鬼了。

南宮劍更是下意識的拉着他母親向着劉致澤靠去,因爲在這裏,只有劉致澤身邊是最安全的。

那些陰兵一個個的都還擺出了POSS,有躺在地上的,有飄在空中的,有跪在地面的,甚至還有兩隻摟住了黃宇飛的大腿。

他們一個個的臉色慘白,七孔流血,甚至有些爲了演的逼真,還特意插着撲到在自己的胸口,在自己的喉嚨。

“啊……鬼呀~”突然,整個別墅內散發出了一道道驚天動地的叫聲,那叫聲之大,估計能有一千米去了,劉致澤的耳膜差點被叫破了。

劉致澤實在是受不了了,再加上南宮劍和他母親又在自己身後,特麼的,劉致澤直接反手就給了南宮劍一巴掌,頓時把南宮劍給打醒了,這纔沒有繼續叫下去了。

“瞧你那點出息,跟着叫什麼叫?”劉致澤怒喝道。

南宮劍臉色一紅,低下了頭,他這也不是第一次見鬼了,但依然控制不了心中的恐懼。

“額,我這不是爲了配合氣氛嘛。”南宮劍尷尬的笑道。

“配合你妹,讓你媽別叫了,吵死了。”劉致澤撇了一眼張大了嘴巴依然在驚叫的南宮劍母親說道。

南宮劍聞言,趕忙一把捂住了自己母親的嘴巴,只是她那臉上的驚恐之色依然沒有退去。

“STOP。”劉致澤雙手做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示意讓他們別叫了,只是,南宮晴天和那黃宇飛還有南宮劍的母親卻是不管怎麼說依然停止不了,沒辦法,他們實在是太害怕了。

臥槽!!好像玩的有些太大了。

劉致澤苦笑一聲,這心臟的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這樣就被嚇的停不下來了,只見劉致澤大手一揮,那些陰兵全部被收回了心塔內。 看到那些個陰兵全部消失了,可是那三人還在尖叫,這給他們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點,讓他們想停都停不下來了。

劉致澤也是無語了,當即來到南宮劍母親的面前,一巴掌拍在了他母親的腦袋上,他母親頓時雙眼一翻就昏迷了過去,南宮劍趕忙扶住了他母親,對着劉致澤尷尬的笑了笑。

劉致澤瞪了他一眼,又走到了南宮晴天的面前,他剛擡起手,就看到南宮晴天閉上了嘴巴,恢復了正常,只不過臉色跟特麼啃了狗屎一樣難看。

劉致澤又來到了黃宇飛面前,他剛剛擡起手,就看到黃宇飛恢復了正常,伸出了手攔住了劉致澤,臉色驚恐的說道“我自己來。”說着,他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臉上,頓時昏死了過去。

臥槽!!還特麼的有這種神奇操作啊。

劉致澤瞪大了眼睛,目瞪狗呆的看着地上躺着的黃宇飛。

不過還好,至少已經沒有尖叫聲了,劉致澤頓時感覺耳邊清靜了,否則,繼續這樣子下去,他非要耳聾不可。

“喂,黃大師,你怎麼暈了,你不是號稱大師嗎?你特麼的怎麼這麼沒用啊,你暈過去了,澤哥還怎麼繼續裝逼啊。”劉致澤擡起了腳在黃宇飛的身上踹了兩腳說道。

只是黃宇飛緊閉着雙眼,完全沒有聽見劉致澤的話,好吧,他的確是被嚇暈了。

“沒出息的辣雞,就你這樣還做騙子,呸!!”劉致澤呸了一聲,口水直接噴在了黃宇飛的身上,這才轉過了頭去。

如果黃宇飛此刻還是清醒的話,恐怕都要被氣死吧!

“叔叔,怎麼樣?還撐得住嗎?”劉致澤微微一笑,望着臉色難看到爆表的南宮晴天問道。

我的008男友 南宮晴天擡起頭撇了劉

致澤一眼,臉色難看極了,他驚恐的望着劉致澤,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你兒子的朋友啊。”劉致澤無語了,這老傢伙還以爲自己是來找他麻煩的吧!!不過這樣也好,至少讓他看到自己的本事,以後估計南宮劍就會有好日子過了。

“你……你來我家到底有什麼目的?”南宮晴天驚恐的問道。

我特麼……劉致澤揚起了手,他真的很想給南宮晴天來一巴掌,特麼的,這老傢伙還在懷疑自己的用心,當即轉頭看了南宮劍一眼。

道“特麼的,趕緊給你爸解釋一下,不然澤哥的名聲就毀了。”

南宮劍一愣,趕忙扶着他母親來到了沙發上,就對着南宮晴天解釋了起來,說了半天,南宮晴天總算是明白了。

這還真的是自己兒子的朋友,爲的就是來解決自己家裏問題的,他看着南宮劍,忍不住伸出了手,摸了摸南宮劍的頭,嘆息一聲道“你終於長大了。”

南宮劍心中一喜,要知道從小,他就沒有得到過南宮晴天的表揚,無論是什麼事,南宮晴天都不會正眼看他,反而對自己那個哥哥很上心。

只是這一次,沒想到因爲劉致澤的原因,南宮晴天總算是正眼看自己了,反而還誇獎自己了。

南宮劍眼角頓時溼潤了,他滿臉感激的看向了劉致澤,如果不是劉致澤的話,自己父親還真的不會多看自己一眼,這一切都是劉致澤的功勞。

劉致澤揮了揮手,看都懶得看他一眼了,從口袋內掏出了一支菸再次點了起來,走到了一旁,他對別人的家事可沒興趣。

劉致澤在屋內轉悠了起來,看向了四周,剛剛只是大概的看了一眼,所以沒有發現什麼,而現在,當劉致澤仔細看的話,這屋子好像真的有點問題。

“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劉致澤唸唸有詞的,閉上了眼睛,原本地面上消失的八卦,在這一刻,卻又重新冒了出來,依然散發着淡淡的藍色光芒。

“沒有什麼問題啊!”劉致澤在心中念道。

“主公,鬼不是萬能的,有些時候,風水也是會影響人的。”這時,孫乾的聲音忽然響起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劉致澤如同被當頭棒喝一般,臥槽的!!是啊,風水也會影響人或事的,難怪自己會感覺有點不對勁,原來不是有鬼怪在作祟,而是這裏的風水有問題。

“嗯?這裏爲什麼會有一個黑洞?”劉致澤閉着雙眼,但是卻看的更清楚了,他看到在大廳內的正上空竟然有着一個紫色的黑洞。

而屋內的靈氣也是一道一道的向着那紫色的黑洞飛去,那黑洞彷彿是在吞噬着屋內的靈氣似得。

“我知道了,這裏的風水被別人動過手腳。”劉致澤驚呼一聲,睜開了眼睛,赫然就看到南宮劍正站在他的面前,傻愣傻愣的看着他。

“你特麼幹嘛?”劉致澤被嚇了一跳,幹當即後跳了兩步。

“澤哥,怎麼回事?你剛剛在幹嘛?”南宮劍很好奇的問道,他不懂劉致澤的法術,只是剛剛看到劉致澤閉着眼睛,那嘴巴一動一動的,彷彿在念着什麼咒語似得。

“我找到你家爲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原因了。”劉致澤嘿嘿一笑的說道。

“是嗎?”南宮劍心中一喜,一臉的激動之色,趕忙拉着劉致澤來到了南宮晴天的面前。

“小劉……”南宮晴天臉色一紅,剛想說些什麼就被劉致澤給打斷了。

就聽劉致澤道“叔叔,你們家裏是不是從上個月開始,生意就一落千丈了,甚至還有你的身體也開始變差了?時不時的會頭暈,好像隨時會昏倒似得。”

南宮晴天臉色一變,他瞠目結舌的看着劉致澤,是的,劉致澤說的一點都沒錯,正如劉致澤所說,事情也是從一個月前開始的,生意一落千丈,甚至包括他的身體也都開始變差了。

“小劉……你……你怎麼知道的?”南宮晴天震驚的問道。

“那當然是我看出來的,難不成你還奢望那樣的辣雞給你回答啊。”劉致澤撇了一眼依然昏迷在地上的黃宇飛說道。

聞言,南宮晴天臉色一紅,低下了頭,到現在爲止,他總算是相信劉致澤了,因爲那個所謂的大師竟然被鬼給嚇暈了,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被鬼嚇暈的大師高人?

“小劉,家裏到底是怎麼回事?”南宮晴天繼續問道。

“你們家的風水被人動了手腳,估計也就在一個月前。”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臥槽!!”南宮晴天南宮劍相視一眼,同時瞪大了眼睛,那眼珠子都快掉到劉致澤的鞋子上了。 “澤哥,那我們要怎麼辦?有沒有辦法解決?”南宮劍着急的問道,他雖然不是行內人,但是也聽說過風水一說。

“這沒多大難度,澤哥分分鐘就能解決了。”劉致澤淡淡的說道,雖然堪風水不是他的本行,但是卻也知道一些的,這裏的風水也只是被改變了一點而已,這就足以證明那破壞這裏風水的人並沒有多深的道行。

“真……真的嗎?”南宮劍和南宮晴天震驚的望着劉致澤說道。

他們的樣子很明顯就是不信,南宮劍相信劉致澤會抓鬼,會看相,但要說到改變風水,他恐怕還不行吧!

“澤哥……你真的行嗎?”南宮劍也是一臉不敢置信的看着劉致澤呆呆的說道。

“什麼話?澤哥不行,難道你還行啊。”劉致澤狠狠的瞪了南宮劍一眼,當即掐起了指訣。

就看他兩隻手的大拇指與中指掐了起來,嘴裏唸唸有詞,在他腳底下的巨大八卦也跟着轉動了起來,不一會的功夫,一道紅色光芒從那八卦內爆發出來。

劉致澤雙手合在了一起,直接指向了天空中的那個巨大黑洞,頓時一道金色的光芒沖天而起與那個黑洞相互碰撞在了一起。

“砰~”兩道光芒相互碰撞,整個別墅都被照亮了,南宮劍和南宮晴天忍不住捂住了雙眼,等他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劉致澤正站在光芒前面,那樣子就如同天神下凡似得,讓他們忍不住想要跪下膜拜。

那黑洞慢慢的消失,直至不見,劉致澤這才拍了拍手,微微一笑道“好了,搞定了。”

“臥槽!!”南宮劍和南宮晴天相視一眼,忍不住吐槽了起來,真的假的啊?就這樣?就好了?你特麼的彷彿在逗我們吧。

不過對於南宮晴天來說,這還是很值得讓他震驚的,畢竟剛剛光芒照亮整棟別墅的時候,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

“就這樣好了?”南宮劍滿臉震驚的問道。

劉致澤沒有說話,反而是來到桌子前,端起了一杯茶直接喝了起來,他正打算說話,這時南宮晴天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南宮晴天一愣,拿出了手機接起了電話,等到兩分鐘後,他滿臉激動的走了回來。

道“原本已經撤資的股東們都重新投回來了。”

我靠!!還有這種操作啊,南宮劍瞠目結舌的看着劉致澤,更加的不敢置信了,就那樣子這樣子就好了。

劉致澤無奈的聳了聳肩,一臉的惆悵,放下了杯子,叼起了煙,淡淡的說道“唉,大神的世界實在是太孤獨了,真想求一敗啊。”

臥槽!!南宮劍和南宮晴天差點噴血,看着劉致澤那樣子,他們真想說一句,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吊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