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系統笑了起來,“你還有臉說人家?你有時候也是這麼下三濫,不,你有時候比這更下三濫。”

“我那是對付外人對付敵人!”

“相對於他們來說,你就是敵人。”系統說。

滿地鮮血和殘屍!

整個倉庫裏都瀰漫着一股子燻人欲嘔的血腥味!

待在二層婁陽和婁兵倆人看着一層的慘狀,整個都愣住了。

居然在一瞬間,自己這邊的人就全掛了!

“這小子真有特殊本領啊!”婁兵問婁陽。

“婁陽,你是不是傻?之前吃過一次虧了,現在居然還想再吃一次?”張謙指着婁陽他們,“還有你,婁兵,今天你們倆真的把我惹火了!彆着急,我馬上讓你們去陪他們。”

婁陽卻露出了一個一看就心裏特別沒底的強自鎮定的笑容:“姓張的,別以爲你有點特殊本領就可以爲所欲爲了!”

“呵呵。”張謙冷笑一聲,剛朝着他們踏出了一步,呼的一聲,一柄飛劍就直奔他的腦門飛來! 這柄飛劍來勢洶洶,而且帶着刺耳的呼嘯聲音,只是一瞬間就飛到了張謙面前,張謙迅速召喚出魚腸劍奮力一砍,這柄飛劍就被砍飛了出去。

但是張謙的手也有些微微的酥麻。

一地雞毛的美好 從這飛劍的勢頭速度和力道來看,釋放飛劍的這傢伙不是個簡單角色。

張謙默默點頭,難怪婁陽和婁兵有這麼大膽量敢找自己的麻煩呢,原來是有了一個靠山。

“而且還是個仙人靠山。”系統笑道。

“誰!”張謙提着魚腸劍四處看着,“哪個不長眼的仙人?”

話音剛落,刷刷刷,十幾柄飛劍從不同的方向飛射向了張謙。

張謙眉毛倒豎,怒叫一聲:“浮屠金身!”

一聲如洪鐘一樣的聲音響起,張謙整個人都籠罩在了一層流動的金光中。

‘叮叮叮!’飛劍射中了張謙的身軀,卻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看着這一幕,在場的人全都愣了!

婁兵婁陽,還有老舅舅母,全都驚呆了!

“試探到此爲止了吧!”張謙冷笑不已,“好歹也是個仙人,不要當一個縮頭烏龜!”

一個修長的身影出現在了婁兵和婁陽面前。

這是一個穿着淡藍色修身皮甲的高瘦男人,帶着一個藍色半臉面罩,梳着一個類似於古代劍客一樣的髮髻,皮膚很白。

雖然這個人沒帶武器,整個人也是看似很隨意的往那一站,但是張謙卻從這個人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很凌厲的氣。

“這是仙氣和劍氣的混合氣。”系統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傢伙應該是天界劍仙裏的高手。”

“劍仙?”張謙一愣。

“張謙,你果然名不虛傳。”劍仙說。

“你是劍仙吧?”張謙問,“嗯,果然夠賤。”

“你!”劍仙氣的眼睛一瞪,但是很快又平復了心情,冷笑了一聲說:“哼,果然名不虛傳,嘴真欠。”

“呵呵。”張謙笑了一聲,“打嘴仗沒意思,但是在動手之前我想問個問題,我和你有仇嗎?爲什麼要幫着他們來找我的麻煩?”

“我和你有仇。”劍仙冷笑道,“和你有大仇!”

“什麼仇,說明白。我不想打糊塗架。”

“等到你快死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的!”說完,劍仙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又出現在了張謙的頭頂,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刺向張謙的天靈蓋!

“抵擋我的飛劍不算什麼!有本事抵擋我的神劍之身!”

張謙趕緊閃躲,開玩笑,浮屠金身還沒有那麼厲害呢!

而讓張謙有些驚奇的是,這個劍仙在衝向他的過程中,身軀外面一圈居然出現了一個巨劍的模樣。

“神劍之身,這是仙界高等劍仙的一種祕技。”系統說,“他們常年修習劍術,修習到極致的劍仙就不再需要劍了,他們本身就是劍!”

“他們本身就濺!難怪這麼濺!”張謙說。

“你說什麼!找死!”劍仙怒吼,凌空一轉,朝着張謙更迅速的飛射而來!

他的彷彿真的變成了一把劍氣凌厲的長劍,張謙甚至有了一種錯覺,那就是隻要被碰到一點,自己就會被切成兩段!

這傢伙還真有點難對付!張謙心說。

避開了這一擊,劍仙再次凌空一轉,擡起右腳就是一記掃堂腿,明明是他的腿掃了一個半圈,但是在張謙看來,卻是他身軀外圍的這一把鋒利的巨劍砍出了一個圓月劍鋒!

“乖乖受死吧!”劍仙狂叫道。

“想讓我死還沒那麼簡單!”張謙也大叫一聲,“分身!”

八個分身瞬間出現在他背後,把劍仙圍在了中央。

劍仙冷笑不已:“我連你的真身都不怕,豈會害怕你區區的分身!”

“是嗎?”張謙陰笑不已,隨後猛地一揮手。

八個分身中的四個同時喊道:“神光萬丈!”

四顆人造小太陽憑空出現,四道強烈的幾乎能把人眼睛灼傷的光芒瞬間把整個倉庫照的一片炫白!

劍仙沒有任何防備,妥妥的中了招。

“給我打!”張謙一揮手,另外四個分身召喚出擎天柱,瞄準了劍仙就是一陣亂棍。

可憐劍仙雖然現在以身化劍,身體看似無比堅硬,但擎天柱更硬!

一時之間砰砰之聲不絕於耳,爲了避免被傷到,四個分身都是站得遠遠的,用伸長的擎天柱砸,劍仙被砸的嗷嗷直叫!

但是他也沒法躲避,因爲他的眼睛已經完全被強光刺傷了。

哪怕是仙人,眼睛也是他身上無比脆弱的地方。

需要說明的是,雖然分身使用的技能效果都是張謙本體的一半,但是神光萬丈卻是例外,分身使用這個技能的時候神光的光照強度不變,但是持續時間卻會減少一半,也就是說只能持續十五秒鐘。

很快十五秒鐘過去了,劍仙也已經被砸的遍體鱗傷,好不容易光芒消失了,他頂着自己的護身仙氣勉強睜開眼睛:“張謙!卑鄙下流!居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

他還沒說完呢,又有兩個分身一前一後的飛到他面前,大吼一聲:“神光萬丈!”

兩道光芒再次爆發,劍仙再次發出慘嚎:“啊!我的眼睛!”

分身們掏出擎天柱又是一頓亂棍!

十五秒鐘後。

劍仙已經有些有氣無力了,指着張謙:“你…你這個…”

最後兩個分身衝了過來:“神光萬丈!”

劍仙已經沒有力氣再去嚷嚷‘我的眼睛了’,他現在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是不疼的,說話都有些力不從心!

砰砰砰!又是一通亂棍!

劍仙已經麻木了。

這傢伙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

其實早在第一次中了神光萬丈的時候,他就想逃走了!

以他的能力,再加上以身化劍,他完全可以逃走,但是他根本沒想到自己會受到這麼重的傷!

第一次神光萬丈結束之後,他本想反擊,但沒想到緊接着又是一次神光萬丈!

這次他覺得自己要是再不跑恐怕會出事,但是這時候他已經受了不輕的傷了,每次往外飛都會被擎天柱砸回來!

這套亂棍打死老師傅的招數簡直太有效了。

等第三次打完之後,劍仙已經趴在了地上,出氣多進氣少了。 張謙笑了起來,劍仙也不過如此。

“你不是硬嗎?再硬一個給我瞧瞧啊!”張謙說,“勞資擎天一柱比你硬多了!”

劍仙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沒搭話。

張謙皺了皺眉毛,慢慢的走了過去。

劍仙其實還遠沒到快死的地步,他還有餘力可以做殊死一拼,所以在他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默默的做準備了。

就在腳步聲來到自己身邊的時候,他猛地擡起頭,雙腿向後一蹬,整個人化作一道藍光向前猛衝!

‘砰’的一聲巨響,整個倉庫抖了三抖!

劍仙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彷彿是撞到了玄武岩一樣,差點當場炸開!

擡起頭,鮮血從他的腦門上嘩嘩的流了下來,讓他的視線瞬間變紅,然後他纔看清楚,原來自己撞上的不是張謙,而是一根非常粗卻不怎麼長的黑色柱子!

又是擎天柱!

這傢伙居然用擎天柱來當盾牌!

真不愧是擎天柱,自己拼死這麼一撞,居然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好歹自己也是神劍之身!

“撞的很爽吧?”張謙一臉銀笑,“如果覺得爽你就拍拍手。”

拍你大爺!劍仙心說,但是他現在是真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哪怕連擡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張謙走到他面前:“這次真沒勁了?沒事,我替你拍。”

說完他擡起巴掌朝着劍仙的腦袋上拍去,卻沒想到在他拍下去的一瞬間,劍仙身上的藍色仙氣迅速的流轉了一下,他一驚,在不到一秒的時間之內迅速變換動作,把手收了回來。

但即便是這樣,他還是被拿到藍色仙氣碰到了,手掌心上傳來了一陣微微的刺痛。

然而當他翻過手掌一看,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心已經被割出了一道整齊的、接近一釐米深的口子。

下一刻,鮮血才緩緩地從傷口裏流了出來。

“嘿嘿…呵呵呵呵…”劍仙發出了低低的笑聲。

張謙也笑了起來,對準了他擡起右手,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他的掌心中爆發了出來,不到兩秒,劍仙的魂魄就被他吸走了。

然後,張謙抽出魚腸劍一劍剁開了劍仙的腦袋,吧嗒一聲,一顆小小的長方形的藍色玉塊從裂開兩半的腦袋裏掉了出來,張謙一把把它抓在了手裏。

“呵呵,這次終於沒忘了取仙印。”

“原來仙印長這個樣子。”張謙把仙印拿在手裏細細端詳着,忍不住讚歎了一聲:“太漂亮了!”

這顆仙印比火柴盒略微小一點,通體藍色,散發着淡淡的藍色光氣,每一面都光滑無比,只有一面刻着一把劍的圖案。

“吸收掉。和吸收靈魂的方法一樣。”系統說。

張謙說:“這玩意太漂亮了,我能不能留着收藏?”

“呵呵,當然可以。”系統笑了,“但你只能收藏幾分鐘,幾分鐘後仙印就會消散。”

“好吧。”張謙用力一握,仙印化作絲絲的能量被他收進了身體內部。

“我連仙印都能吸收,那我能不能直接吸收妖丹?”吸收完畢後,張謙問系統。

“不能。”系統說,“不過如果你變成妖怪,那你就能直接吸收妖丹了。”

“還是算了,當仙人其實挺好的。”張謙說。

隨後,張謙命令白起他們放下了老舅一家,這時候表妹也清醒了過來,她很幸運的錯過了剛纔那驚險刺激的一幕,抓着張謙的胳膊說:“表哥!你終於來救我們了!謝謝你!”

“不客氣。”張謙面無表情的甩開他,走到了被白起抓下來的婁陽和婁兵身邊:“兩位……”

他纔剛說了兩個字,婁陽和婁兵就像瘋了似的大聲叫道:“大哥!張哥!我錯了!我知錯了!”

“我有眼無珠!有眼不識泰山!”

“大哥您就饒了我們這一回吧!”

“以後我們給您當牛做馬!掙了錢都給您!”

“大哥!大哥高擡貴手!”

“饒了我這條狗命吧!”

張謙有些無語:“我說,在我的印象中,婁陽你可不是這種性格啊!還有你婁兵,雖然以前沒見過你,但是從那會的言談舉止來看,你應該是個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牛人啊!怎麼…”

“牛個屁!大哥!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大哥的一條狗!大哥你饒了我這條狗命吧!”婁兵大聲說。

“大哥你也饒了我這條狗命吧!”婁陽說,“我知錯了!我就是個傻x,我是大傻x!”

張謙冷笑一聲,一揮手:“做成軲轆。”

白起一愣:“主公,什麼?軲轆?”

系統說:“做成人彘。”

白起這才一點頭:“遵命。”

當即命令手下鬼兵抓起這倆人,一連數刀,在他們的哀嚎聲中剁掉了他們的手足耳鼻,剜掉了他們倆的眼睛和舌頭。

老舅一家癱坐在一旁,看的渾身發抖!

別說他們了,就連張謙也有些皺眉!

隨後白起一揮手:“將此二人扔進茅坑去!”

“哎!”張謙伸手說,“不用了,就扔在這讓他們自己慢慢死掉吧。”

“遵命。”

“怎麼?心軟了?”系統笑道。

“……不是,就是覺得扔茅坑太噁心了。”

“又不是扔你進去,你噁心什麼?”

“先不說這個,”張謙笑了,“我就奇怪了,人彘這個詞不是最早出現在西漢的時候嗎?怎麼白起作爲戰國人卻知道這個詞?”

系統笑了:“早在商朝,就有人彘這個東西了,不信的話,下次你召喚妲己出來的時候可以問問。”

獨家蜜愛:晚安,莫先生! “那算了。”張謙說。

系統笑了一會,繼續說道:“做人啊,該心軟的時候心軟,那叫善良;該心狠的時候心狠,那叫果斷。如果該心狠的時候心軟了,那就是愚善,用你們現在的話說就是‘聖母癌’;如果該心軟的時候心狠了,那就是黑心腸就是惡了。”

張謙沒說話。

“斬草不除根,後患無窮。”系統說,“你現在已經不是普通人了,要改變一下思考方式。既然都有劍仙來幫他們的忙了,那就說明他們也已經被仙人知道了,你覺得他們能慢慢死掉所以放過他們,但你就不擔心會有別的仙人突然出現救活他們讓他們繼續找你的麻煩?” 張謙眼睛猛地一瞪。

“自己想想吧。”系統說。

張謙連琢磨都沒琢磨:“你說得對。”

然後轉身走到婁陽和婁兵面前伸出雙手,瞬間吸走了他們的魂魄。

“這纔對。”系統笑道。

帶着一直保持着癡呆狀態的老舅一家出了倉庫,外面還是豔陽高照。

拉上了倉庫門,呼吸了一口寒冬清爽的空氣,張謙擡手洗掉了老舅一家三口的記憶。

等他們從愣神狀態清醒過來的時候,張謙早就不知去向了。

他們仨站在馬路上,一臉驚訝的面面相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