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個染著紅毛戴著金鏈、穿著黑夾克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我不好惹,我是小混混』的風格的男子站了起來。

「你當初親眼看見我打女人了?」

望著這紅毛,林揚淡淡的說道。

「沒看見。」

紅毛一楞但是說道:「可是所有的人都這麼說!」

「所以,如果所有的人說你是白痴,那麼我是不是也能說你是白痴?」

林揚怒聲的說道:「三年前的事情到底如何你根本不知道,你只知道因為網上我的一些被人惡意中傷的言論所以就以此來攻擊我,你說你不是白痴是什麼?」

「呵呵,難道警察也冤枉你了不成?」

台下眼鏡男則是自發的站了起來大聲說道:「你打人致殘的事情總不能是假吧,呵呵,難道你說你做三年的監獄生涯也是假的不成?」

「我打人是真的,我做人三年監獄是真的!」

林揚點頭說道:「可是如果有很多人圍攻你,那麼你難道不還手嗎?至於致殘,你們見過致殘不到一年多就活蹦亂跳的嗎?我坐了三年監獄,我付出了代價,我被自己的唱片公司解約並且要我賠償違約金,我被廣告商追究違約金,我父母因為我破產負債纍纍,我妹妹不得不中途輟學,難道我現在想要靠自己掙錢養家還債不可以嗎?」

這一聲聲的嘶喊讓酒吧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

是啊,林揚的新聞大家一搜一大片!

被自己唱片公司解約並追究違約金,自己的父母破產負債賠償,自己的妹妹中途輟學打工……

這些新聞網上都是有媒體報道的,在場的不少人自然也都是看到過。

不過此時從林揚的嘴裡說出來大家卻反倒是另外一種心情了。

誰還沒有遭受過底谷的時候?

浪子回頭還金不換呢?

當年的傳奇歌王曹宇不同樣是坐了三年監獄,但出來之後洗心革面獲得新生嗎?

「這小子三年沒見,倒是嘴皮子變利索了。」

肖平看得舞台上的林揚心情略顯陰鬱。

舞台下,紅毛看得這節奏要被帶走了也是忙說道:「你別管怎麼說,你當年打人是真,你經常罵媒體打架也是真,所以你這樣的垃圾我們不想聽你唱歌,趕緊滾下去。」

在紅毛的話音落下,其它幾個聲音也是趕緊吆喝著讓林揚滾下去。

但是這一次卻沒有多少人一起附和著,顯然很多人因為林揚剛剛的那一翻悲劇的吶感有些同情。

「林揚是個好人,是他捐助我上的上大學。」

周小璐這個時候站了起來大聲喊道。

「喲?你說林揚捐助你就捐助你了?妹子,你這麼年輕莫非又是被林揚給忽悠的上床的腦殘粉不行?」

紅毛望著周小璐調.戲的說道:「當年林揚的風流韻事可是非常多,你那個時候才多大?你現在可以告林揚他誘拐你了。」

「你!!」

周小璐哪裡遇到這樣的情況,一時即悲憤卻又說不出來話來。

至於酒吧的其它人這時也是對紅毛的話倒並沒有懷疑,誰不知道林揚當初的新聞除了負面的打架新聞外就是各種緋聞,林揚成名后經常被拍到和不同的女人開房,所以大家倒並不意外。

畜生啊,連未成年人都不放過!

是啊,看這女孩長的這麼漂亮年輕,幾年前她肯定沒成年呢!

周小璐沒有想到自己的出現非但沒有如同在『青春酒吧』幫得了林揚,反倒是添亂了。

「紅毛,你懂個球?」

同樣的套路,茅君君正想替周小璐辯解的時候,酒吧另一個有些陰沉的聲音響了起來。

「猴子,我還真是對你刮目相看啊,沒想到你這麼懂歌壇的事啊。」

還不行紅毛有所反映,他的肩膀已經被人給按住了,剛想回頭罵人的他這一看之下嚇了個半死。

「軍,軍,軍哥,您,您怎麼在這?」

紅毛望著面前的黑臉大漢嚇了一跳說道。

「我怎麼在這?」

黑臉大漢冷笑道:「走,跟我一起上台,我倒想問問你沒事污衊我兄弟是不想活了還是想死呢?」

「什麼?這林揚是您兄弟?」

被黑臉大漢猶如提溜猴子一樣朝著舞台走去的紅毛差點嚇尿了,他更是咬牙切齒的怒吼道:「肖霖,你姥姥!」

雷軍哪可是在後海酒吧一條街都是排得上凶名的,而且這林揚竟然是雷軍的兄弟,自己這不是作死嗎?

「軍哥,這是誤會,這是誤會啊!」

此時的紅毛再也不復剛剛的囂張而是忙說道。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畫風轉變之快是酒吧所有的人都是沒有料到的。 「雷軍怎麼來了?」

包間里肖霖望著雷軍出現的剎那也是神情微變失聲說道。

梅艷雪臉色也是有些難看:「這雷軍跟林揚有關係嗎?如果有關係那麼三年前怎麼沒見這雷軍替林揚奔走?」

肖平一楞:「這雷軍是誰?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梅艷雪苦笑著解釋道:「肖叔您沒聽說過他正常,這雷軍並不是混娛樂圈的,而且他以前在四九城裡算是頗有勢力,也夠仗義,屬於撈偏門裡比較有勢力的,兩年前因為自己的一個兄弟他卻是執意頂替做了一年的牢,出獄后也不再混了,反倒是在後海旁邊開了個武館。」

肖霖也道:「別看他現在只是一個館長,但是在後海這一片誰敢惹他?而且他凶名以久,出手又狠,所以真沒想到他竟然會幫林揚啊!」

「咔嚓!」

就在這時,舞台上雷軍卻是猛得一腳直接將紅毛給跺的跪下了,然後淡淡的說道:「說,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搗亂?你只有一次機會。」

「軍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忍著疼痛紅毛此時終於再也顧不得其它了:「肖霖你姥姥,你特么的看我被打了還不出來是不?不是你給老子錢讓老子故意搗亂的嗎?」

轟!

紅毛的話讓酒吧有些沸騰了起來!

肖霖是誰?

竟然指使這紅毛讓林揚唱不了歌曲?

這也太特么狠了吧!

酒吧議論不已,肖霖則是已經臉色如死灰,他沒有想到這雷軍竟然會出現在這裡幫林揚,更沒有想到紅毛會如此的廢物直接開始喊起了自己的名字。

「廢物!」

梅艷雪也是臉色露出怒意:「跟我出去一起把這件事給處理妥當吧,看看你自己請的這是什麼狗屁的混混,連煽動一下現場都能被人認出來給逮住。」

肖霖看得老闆正在氣頭上也是不敢多言一句,但是在心裡已經把紅毛給罵了N遍了。

舞台上,紅毛則是忍著疼痛罵著肖霖!

「****的肖霖,趕緊給老子滾出來!」

紅毛的漫罵雷軍並沒有阻止,至於林揚則是神情恢復了淡然,他倒是想看看接下來這場戲『月牙酒吧』會如何收場!

很快,梅艷雪跟肖霖一起出現在了舞台上!

「你向大家解釋吧,這件事情到底怎麼回事?」

梅艷雪臉色略帶怒意的朝著身後的肖霖說道。

「軍哥,放了紅毛吧,這件事情是我讓他乾的。」

肖霖說著也是拱手朝著場下的觀眾道歉道:「我認為一個歌手有了污點就不應該在舞台上唱歌了,尤其是這個林揚三年各種狂妄浪蕩的行為讓我更加煩感,所以我不想他在舞台上唱歌,打擾到大家了,我很抱歉!」

古老之風云再起 肖霖說的很誠懇,而且也滴水不露,他向觀眾表達歉意,同時表示這是自己一人所為僅僅只是因為討厭林揚!

他的行為跟『月牙酒吧』無關,更跟梅艷雪無關!

梅艷雪這個時候更是語帶冷意的說道:「從今以後你將不是我『月牙酒吧』的人了,這麼一場盛世比賽差點被你給毀掉了。」

肖霖語帶苦澀的說道:「對不起,梅總,是我的錯!」

兩人這麼一唱一和倒是讓現場很多剛剛憤怒的人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當然,周小璐、周一海幾人則依舊憤怒不已,尤其是周一海罵罵咧咧的說道:「****的,因為他差點讓林揚大大唱不了歌。」

總裁,我不是神經病 鄧寶卻搖頭道:「拜託你長點腦子,你覺得肖霖可能就因為煩感討厭林揚做這事?顯然是另有原因。」

「什麼原因?」

周一海不解道。

「這個掉智商的問題我拒絕回答。」

鄧寶嘲諷的望了眼周一海說道。

曲婷道:「很顯然是那梅艷雪指使肖霖的,為的就是讓林揚唱不了歌好讓張亞軒不致於太丟人。」

茅君君也說道:「是啊,畢竟剛剛的那首《春天裡》已經讓這奔跑列車碾壓了,如果林揚大大再唱一首歌碾壓了他的話那這『月牙酒吧』可就丟人丟大發了。」

……

梅艷雪這個時候轉身朝著林揚說道:「林揚,你看這樣處理可以不?」

林揚笑道:「可以,謝謝梅老闆了!」

「那麼軍哥,你呢?」

梅艷雪望向了雷軍問道。

腹黑老公愛上癮 雷軍嗡聲嗡氣的說道:「既然我兄弟說沒有問題那就沒問題了!」

這時,梅艷雪重新望向了現場觀眾:「剛剛打擾到了大家,接下來的酒水一律半價,就當給大家賠醉了!」

這一句話重新的點燃了現場的熱情,而主持人也是適當的站了出來說道:「那麼讓我們重新把掌聲給林揚,有請林揚給我們帶來表演!」

雷軍則是轉頭輕輕的朝著林揚輕輕點頭然後就直接離開了,他相信接下來其它人是不敢再出手段了。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這就是林揚的感嘆,連肖霖和梅艷雪都能夠演的如此清新自然,更何況三年前的那些人了!

微微搖頭,林揚則是重新將目光望向了肖平的包間里,雖然他看不清楚裡邊的情況,但是他一定能夠猜得到肖平肯定也在注視著自己。

「呵呵,今天就先你們『華億唱片』討一點利息吧!」

林揚心中暗自笑了起來,同時他則是抱著吉它朝著現場的觀眾彎腰鞠躬道:「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的理解,我始終相信真相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只不過是時候未到,再次感謝大家!」

「這,這,莫非三年前的事情真的是另有隱情不成?」

「肯定有隱情了,沒聽剛剛林揚怒吼的那翻話嗎?林揚當初是被人圍攻的啊!」

「怎麼可能呢?那件事情幾乎是快要蓋棺定論了,林揚莫非還能翻得了身不成?」

「肯定翻不了身了,但是林揚想要復出肯定不會承認的。」

「對啊,不過不知道林揚想要唱什麼歌曲呢?」

……

舞台下眾人是聽著林揚的這翻話討論不止,雖然三年的時間林揚現在已經跌落到了谷底,不少的人也早已經把他給忘記了,但是三年前的事情說起來還是有不少的人能夠記起來的。

三年前的事情幾乎半個娛樂圈都震動了!

當紅歌星,號稱搖滾小天王的林揚打了同組女藝人,不單單如此,他還在醉酒時發飆將劇組另外一人給直接打成了重傷,在經過傷情鑒定則是林揚被判刑三年,此事在當時轟動一時。

十幾個廣告商紛紛起訴林揚違約,在這個時刻林揚最信賴的『華億唱片』更是宣布跟林揚劃清界限並且也跟他解約賠償違約金!

三年了!

三年可以讓人忘記太多的事情,三年更可以讓娛樂圈更新換代好幾撥,這就是娛樂圈,當初甚至只能夠跟林揚提鞋的小弟,當初僅僅只配在林揚MV里當配角的人也都是很多爆紅到現在的林揚需要仰望的高度。

「所以,你現在復出又有什麼意義呢?」

肖平站在窗戶前望著舞台上的林揚也是微微搖頭,正如林揚所猜測的那般此時的肖平確實在注視著自己。

他承認如今的林揚變得圓滑了,也承認林揚跟以前比有長進了,竟然還認識了一個有點黑色背景的雷軍!

但是哪又如何?

你現在已經是負面纏身,有哪家經紀公司願意用你?

你的粉絲因為你的狂妄早已經煙消雲散,留下的寥寥數百人又如何能夠支撐大局?

你想要洗白又怎麼可能洗得過來?

三年前的事情不是你現在說自己是清白就是清白的!

沒有證據你就是吼破天也無人願意聽!

更何況你現在恐怕也沒有任何大型媒體去報道去採訪,而且很多時候倒下了就是倒下了。

這麼越想肖平臉上的笑容越耐人尋味,當初的一切證據早已經抹平了,他不相信林揚能夠照出來。

至於林揚這麼隨意的想唱幾首歌就想要重返歌壇,重返巔峰?

哪那麼容易!

娛樂圈多少人只要但凡有一點負面打擊可能就會被其它同時期的演員給趕超了,娛樂圈就是這樣你死我活的叢林法則,所以一下子跌下去了,再想站起來很難很難了!

這點肖平知道,他只是因為心中有鬼所以不想給林揚一點機會。

這點,林揚同樣知道。

另一個時空,印小天事件之後哪怕最終還了印小天清白,可是最終誰還去關注清白呢?

負面新聞之後無人再關注!

這件事情讓本來有極大機會更上一層樓的印小天直接跌了下來,幾年時間緩不過來,反倒是當初不如他的人混的風聲水氣。

這就是殘酷的娛樂圈!

如果是原主人,恐怕林揚再無一絲成功的可能。

但是現在的林揚卻是背著另一個時空巨大的文娛財富,他有著足夠的自信能夠重返歌壇巔峰,而且這並不是他的絕對目標,這只是他的一個小目標。

恐怕如果有人聽得林揚這麼說會以為他瘋了。

你丫還背著半封殺令,你丫還特么的背著巨債呢,結果就想著將來成為巨星,走出國際?

這不是完全腦子抽了嘛!

所以這些事情林揚都沒有告訴其它人,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把當初的證據找出來,先洗白自己,同時把當初的債還清,讓這一世的父母不再那麼辛苦。

當然,還有自己那個本來是極為聰明的妹妹!

總是要逐一彌補的!

林揚喃喃自語,然後朝著下方的舞台的觀眾說了一句讓大家打雞血的話與要唱的歌。 「謝謝大家,接下來這首歌曲是我的原創。」

林揚朝著現場的觀眾出聲道:「《我的天空》送給大家!」

這翻話引得酒吧為之沸騰!

「我的天空?」

「什麼情況?林揚竟然也唱《我的天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