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也應該聽說了吧,純能量化第五階段試驗現在已經展開了快三個月了,據說至少已經成功轉化了十七人。照這趨勢下去,用不了多久,全族純能量化都將不是夢想。而屆時我朋人的戰鬥力將再一次提升。如此一來,這宇宙軍配置方式能使用多久,可很難說。” 朋族歷56年3月,純能量化普及研究第五階段的實體試驗宣告結束,也正式宣告朋族自文明之初進入對外部科技的研究之後,長達近百年的個體進化半停滯狀態的終結。自此,朋族重新以文明的方式,建立起了從能量化到純能量化的自主進化路線。

其意義非凡。

對於普通人而言,這讓他們獲得了相比此前那不穩固的能量體而言,真正永恆的純能量化身體,並讓己身在不需要二次蛹化的情況之下,就成長爲純能量化身體;

但對於高層而言,這卻只是一個開始……

“全面鋪展純能量化不可能照顧每一個人,大家擁有各自的追求,特別是純能量化個體也只是實現了純能量化,卻沒有天人的六級大腦。因此,政府方面的考慮是對於16歲以下的朋人,將不予純能量化。”

“這個16歲是如何界定的?”通訊中,空幻向彙報工作的靈雪詢問。

“資質和可能性。”對此問題,靈雪早有準備:“根據研究天人的幾個小組的確認,以現有我族的技術,最遲可以在16歲的程度確定出該人是否擁有二次蛹化的可能。如果能自我二次蛹化,顯然比人爲的純能量化要好很多,這是當前朋族技術所無法達到的高度。”

“簡而言之,有資質的自然進化,無資質的就主動進化?”

“正是如此。”

“很好,不過純能量化後,人口增長會再一次降低吧?這問題怎麼解決,要知道現在我族總人口才四十多接近五十萬,一顆星球而言足夠,但拓展的話……”空幻搖頭:“我們總不能鼓勵16歲的小孩子就結婚生子吧?”

“爲什麼不呢?”靈雪開了個玩笑,還對現在的身體也才七歲不到的空幻眨了眨眼。

“額。”被將了一軍的小男孩頓時無言。

“呵呵,這可是暗血多次囑咐我,要不時地就這情況給你提醒哦。”靈雪毫無歉意地回答,隨後話鋒一轉又變得嚴肅起來:“好了,實際上就人口問題,我這次也有同樣的報告給你。”

“哦。”空幻也收回雜亂的心思。

“純能量化普及研究,解決的問題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純能量化。在第三階段開始對生物體的純能量化試驗中,研究員就發現了意識節點的存在,並通過這種意識節點提出了全新的種族界定理論《種族的意識節點劃分》。”

“根據這個理論,每個種族其實從出生之初就有基礎的意識節點結構,這包括節點的數量、節點的組成和節點的分佈三大方面。”

“節點的數量決定了一個意識所能達到的意識發展的潛力量,這雖然並非固定,似乎通過修煉可以少許地增加,但卻能夠作爲一個參考;”

“節點的組成,則決定了一個意識所能達到意識精度。簡而言之,就是我們評定出的修煉等級,諸如幽神級靈神級之類的。當然,這也同樣不是固定的,但相比起數量,這個更難做出改變;”

“至於節點的分佈,這卻是決定了我們此前所提出的意識相似度的問題,也被研究員認爲是最直觀評定種族相似度的東西。”

“這有什麼作用呢?”相比理論上的東西,現如今的空幻開始追求直觀結果。

“作用很大。”靈雪嚴肅地說道:“因爲根據這個理論,我們現在已經可以確定的節點的組成這一部分,正好是確立種族的關鍵,特別是意識內種族。靠着這一點,我們可以在宇宙中尋找與我們朋人類似的種族,然後通過純能量化時對節點組成的調整,去將他們改造成爲朋族。”

“亞都?”空幻也想到了這個詞。

“對,雖然有所差別,但這種方式與亞都差不多。”靈雪不得不承認這一點:“甚至於我懷疑,亞都技術中對我們保密的部分,也是意識節點的研究。”

“但是,相比起亞都讓誘惑對方改造,我們的主動尋找這些種族,在其中確定發展潛力最高的那一批個體,這樣改造成朋族之後,由於個體類種族的稀有性,他們雖然不一定能發展出靈神甚至陰神,但只要能發展出幽神,以龐大的基數爲準,我們朋族的實力也能翻上好幾倍。”

“可這些種族會願意嗎?”空幻問了個傻問題。

“這就得向我們的前輩學習了。”靈雪臉上露出奸笑,很多東西,別人對自己用的時候感到不滿,可自己對別人用時卻又是另一種局面:“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句話用在道德上的確成行,可現實之中,用在種族利益上卻誰這麼做誰就倒黴。”

空幻和靈雪的臉上同時露出無奈的表情。

“那麼,現在有多少候選,或者說,還需要依靠我們這裏借用人工星的圖書館去查找?”

“不,在人工星上,你們的舉動恐怕會受到監視。一開始幾個土着還沒啥,但若是大批量尋找起來就很容易引起敵對勢力乃至於自己人的戒備,所以還是交給探索部隊吧。而且,目標主要也是對準還在部落或者古典時期的土着,這樣更有利於引導。”

說到這兒,靈雪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幾個第四階段的產物。

“效果最好的還是米斯塔人,他們本來就處在原始的部落階段,智慧懵懂,文明體系尚未構建,世界觀一片混沌,很容易就可以通過宗教等方式予以控制。用簡單的例子對比,就是他們還處在嬰幼兒階段,很輕鬆就能通過教育去影響他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只可惜,這個種族的潛力和節點分佈與朋人差距略大,一千個人中也許能出現一個靈魂級,可一千個靈魂級中能否出一個幽神都很吃力。”

“哦,那你們的打算呢?”

“現在的計劃是將這個種族作爲靈魂級的補充地,大量提升他們的生育質量的同時,將其限制在星球內,以宗教文化去影響。”

“只要達到靈魂級,就近爲其實施能量化,並藉此少許改造節點分佈,讓其成爲這個種族中的領導個體;一旦有人成長爲幽神級,則直接送回朋族,進行純能量化,同時完全將節點分佈改造成朋人模式,並進一步教育成爲真正的朋人。”

“方法上,就用‘修煉成神之後,飛昇到朋族世界,享受更好生活’爲大體框架構建吧。”靈雪滿意地點頭。

“額。”對面的空幻則滿頭黑線:“這麼一來,這些土着世界豈不是變成某種低端的修煉世界,我們朋族世界則成了現實存在……”

“仙界,就是這樣哦,喵。”

“……”捂額。

“至於另外四個種族,不得不說越向文明發展越不好洗腦的說。”靈雪託着香腮一副不快的摸樣。

“潛力最好的聖埃蒂安族,評估潛力雖然依然是每一千個人就可能出現一個靈魂級,但每一千個靈魂級卻很可能成長出一個幽神,而且他們基數大,更容易出現更多的數量。只不過……”

靈雪嘆氣。

“這個種族的文明已經進入衛星準備階段,自我性也很強,紅綃她們也只能篩選其中對朋族認同高的靈魂級進行專門培養,爲此還不得不在那個星球建立直屬機構。若不是距離我們不遠,不存在被其它文明發現可能,我們都夠準備放棄了。”

“以現在的情況,你預估這種方法的效率幾何?”

“嗯……以當前只接納幽神級的情況,現有五個土着可以爲我們提供的,合格的朋人化幽神級純能量體,每年也許有……嗚,只能提供不到12人。”算出這樣的結論,靈雪整個人都灰白了。

“不過,如果變成能量化的靈魂級的話,這數量能夠猛增到一千多人,而且是內心中完全認爲自己是朋人的那種。”她補充到。

“可只是能量化的話,沒法做到完全的朋人身體不是嗎?”空幻反駁到。

“咕嗚~~”某核心族長蹲牆角中。

“不過會擴大的不是嗎?”看着有些消沉的靈雪,空幻只能出言安慰:“以整個宇宙的龐大,我們應該能輕鬆找到更多的土着吧?而且還有個方法,就是對那些不好控制的土着,我們爲何不篩選其中的孤兒之類尚未被本社會影響的人,送到獨立的無文明生態星培養,從最初開始建立起‘我是朋人’的觀念呢?”

“咦,好辦法!”靈雪頓時醒悟過來。

“而且,我們還可以更進一步!”她這樣說道:“我們主動地引誘那些不好控制的土着爆發滅世戰爭,摧毀他們的文明結構,從而從原始狀態重新構建新的價值觀!這樣只需要確保不存在所謂古文明痕跡不久好了!”

“這太狠了點吧。”空幻有些猶豫。

“這可不是哦。”靈雪得意地擺了擺手指:“對於一個種族而言,個體的存亡是毫無意義的,就像身體細胞一樣。這些土着自己發展,未來最多成爲一個普普通通的宇宙文明甚至淪爲奴隸,但只需要加入我們朋族,未來可是會毫無間隙地一起踏上頂峯哦。”

“不行!”很意外,空幻態度突然堅決起來:“毀滅他們的文明的方法,不行。”

“空幻?”靈雪疑惑地看向少有地嚴肅起來的空幻。

“靈雪,你是朋族的核心族長!”搖頭,空幻嚴肅地提醒到,隨後補充:“在某些情況下,我們明知一些道理是對的,但卻不能照着去做。靈雪,你是朋族的核心族長,甚至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領導者,這一點,你必須明白。”

“誒?” “不行!”吼出這句話的空幻,其實是在害怕。

他很清楚靈雪對朋族的關愛不弱於自己,甚至在站在大局觀上,靈雪還強於自己,而且靈雪此前所提出‘毀滅土着的文明體系,從而構建以朋族爲基礎的新文明體系’,這對朋族而言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但是,他真的很害怕。

今天,靈雪能夠站在頂端,從大局出發毀滅一個土着文明,讓其損傷數億乃至大半人口;那麼明天呢?如果朋族也面對這樣的抉擇,靈雪會不會因爲今天的影響,而首先想到犧牲少部分朋人去保存大部分朋人的方法呢?

那樣的做法,對於站在大局考慮的人而言似乎是無比正確,但對於個體呢?

他們會怨恨甚至仇視。

感情的戲,我沒演技 一旦出現些許紕漏,就很可能導致朋族的分裂,乃至於奔潰。

那麼反過來看,這就不是真的對大局而言正確的舉動,反而是危害性很高的錯誤動作,可很多時候,很多領導者看不到這一點。

這就是長遠意識的問題。

對此,空幻不得不擔心。因爲,若論他爲數不多比靈雪她們更厲害的方面,就數他的危機意識和長遠意識了,這是他那比靈雪等人多處幾十億年的成長所帶來的東西,無可替換也無人可比。

“空幻?”通訊對面,靈雪小心翼翼地叫到。

從出生開始,她還從沒見過空幻露出這樣的表情,這讓她感到擔憂。至於空幻所說的話,聰明的她只需要稍稍思考就能推測出大半。她並不認爲自己會成爲那樣的人,而長久以來的信任也讓她沒有辯解,只是有些委屈。

“空幻,你們已經離開雙月星兩年多了,要回來一趟嗎?”靈雪覺得,只需要讓空幻他們回來,再次聯入朋族網絡,應該就能理解。

“這……”空幻卻有些猶豫。

他所想的與靈雪不同,此刻,空幻也認識到之前過激反應也許會對靈雪造成傷害。這時候如果提出返回朋族,是否會被看爲對靈雪的不信任呢?不過還好,人類的記憶總歸已經不算是主體,從身心都是朋人的空幻,很快發現了靈雪的真實意圖。

微微一笑,他柔聲安慰着靈雪。

“抱歉,之前的反應過激了,看來我們也的確離開朋族太久,以至於長時間沒有聯入朋族網絡反而接觸普通文明,導致我們的思想上開始偏向那些精於算計的傢伙。正好,安排一下吧,我們都改回來好好休息一次了。”

“嗯。”終於,靈雪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接下來的話題就不好再談論些陰暗的東西,靈雪完全放下核心族長的地位和工作,將暗血、楚霞等人的情況用嘮叨家常的方式述說,兩人的交流也完全轉入了家庭模式。雖然其中還帶着些隔閡,但在空幻和靈雪看來,只需要重新聯入朋族網絡,這少許隔閡也能很快融解。

“不過看來,未來朋族要想平穩擴張,朋族網絡的擴大化也成了必須注意的事項了。”

關閉通訊,空幻揉着額頭仰躺在時空庭院的湖邊草坪上,擡頭看向人工星的天空。

來到這裏,細算起來也有兩年多的時間,對於幾個朋人而言,他們不過是在這裏看看書、聊聊天、休休閒;可是對於兩名非朋人學院而言,他們卻是真正學到了很多有用的東西;至於莉雅,她更是在這裏大出風頭,幾天前還暗地裏和普米加西亞方面對抗了一次。

“不過就算要回去,還是有很多事情沒解決啊。”空幻嘆了口氣。

這些沒解決的事情,最大的就數泰米莉亞方面。

自從第二次會談之後,泰米莉亞方面就一直沉默,若不是期間再一次暗中潛入最近的泰米莉亞控制機關所在地,偷偷用精神力監控了一番獲得少許外圍情報,他甚至懷疑泰米莉亞準備冷處理這件事。

至於現在,看情況泰米莉亞的打算,是想嘗試着獨立解析朋族提供的三顆三級大腦,並靜待普米加西亞和星空精靈兩方的情況進展。

對此,空幻也沒有辦法。

當然,他到不擔心被對方通過三顆三級人造大腦,就學會製造技術。

而且,既然要提供對方商品,讓對方試用一下,確認使用價值,似乎也沒什麼不對。

“也許可以藉此給泰米莉亞施壓。”空幻突然想到:“如果告訴他們我們準備離開人工星,未來若是再想繼續交流,就只能前往朋族方面。那樣的話,雙方的交易很可能被推向明面,這可不是泰米莉亞想要的。”

想到就做,空幻立刻讓女僕,尋找朋族在人工星處的那位小小對外發言人莉雅公主。

不過首先趕回來的,卻是愛麗絲和愛依兩人。

“空幻長老,真的要回去?”愛麗絲疑惑地詢問。

“是啊,我這裏還有幾個課題,能不能別這麼急?”愛依則不滿地補充。

“不用擔心,事情並不急,現在只是要確認一個回去的具體時間。”空幻無奈的安撫到,不過心中對於讓衆人返回朋族,儘快重歸朋族網絡以避免分割的想法,卻是更加強烈:“具體的事情,等大家聚在一次再說吧,這裏的事可還有好多。”

“哦,那就好。”愛依點頭。

隨後,通過女僕得知消息的重寵等人也相繼返回。

當然,這些都是就在時空庭院周圍的,否則機械女僕可沒法在人工星上快速移動。

唯一距離遠的,就是跑到人工星大氣層外閒逛的雅度,據其本人解釋,那是她在通過直觀的方式查看整個人工星的建造情況。爲了找到並叫回,空幻不得不動用了全部的精神力掃描整個人工星,不過由此也可以見到朋人靈神的探測範圍之變態。

然後……

“空幻,老孃怎麼聽說你們打算回家省親?”某公主大大咧咧地推開了房門:“誒,大家都在啊?”

“要一起去嗎?”空幻詢問。

“誒?”

“誒!!!”小公主整個人都震驚了的樣子。

“這麼驚訝幹嘛?只是問你要不要一起去朋族逛一逛而已。”空幻幾人頓時捂住耳朵,看着反應異常激烈的莉雅小公主。這段時間和能夠監控思想的朋人相處久了,外人面前沒啥變化的她,在單獨面對空幻等人,卻是本性大爆發。

“爲什麼不驚訝,我之前說了好多次想去雙月星看看,你們都故作言右的,你當老孃沒記住啊!”小公主的怨氣異乎尋常的龐大。

“哈,有嗎?”空幻看了看周圍。

“不知道。”衆人搖頭。

“別給老孃裝傻啊!”莉雅氣惱地揮舞起了雙拳:“楚玲,我一週前纔在一次聚餐的時候問了你的不是嗎?”

“那個啊~~”明顯想了起來些東西的楚玲,果斷偏過頭去:“不要意思,忘了的說,嘎。”

“嘎你妹啊!”暗器飛過。

混亂的討論持續了一會兒,在門外的機械女僕開始整理凌亂的辦公室,並腹議主人們爲其增加工作的舉動之前,衆人最後決定:一個月後,整個班級組團刷朋族副本。 盧倫又一次站在了時空庭院門前,每次前來的心情都截然不同這一情況,讓他對於這普普通通的生活類遠星飛船產生了一絲別樣的情緒,而依舊站在門口迎接他的09號機械女僕,更是讓他有了一絲親切感。

不過,每當想起此次前來的原因,他就無法將那一絲好感表現出來。

“竟然用這種方法逼迫,不過也的確讓他們趕到無奈了吧,等了這麼久。”盧倫嘆了口氣:“只不過這次,老傢伙們看來也很受打擊的樣子,呵呵。”

三個小時後,一臉平靜的盧倫又被送了出來。

不過此時,站在他身旁的可不再是09號機械女僕,而是空幻。

“這次的確是朋族內部事務的問題,所以不得不回去,希望不會爲泰米莉亞朋友帶去什麼不快。”空幻微笑着說道,同時將精神力掃過四周:“至於此次達成的協議,雖然還不是最終的,沒啥約束力,但也希望泰米莉亞能夠展現出作爲高等種族的風度來。”

“任何協議都是相互的,朋族的朋友。”盧倫語氣平淡地迴應。

“這是當然。”空幻理所應當地點頭。

送走目標之後,空幻也打算轉身回到時空庭院。

不過就在此時,他突然停了下來,轉頭看向目光剛剛從盧倫處收回的09號,興趣所致,突然問道:“你覺得,盧倫這個人怎麼樣?”

“嗯?”女僕疑惑地偏頭。

“啊,沒啥。”笑着打了個哈哈,空幻搖頭向時空庭院走去。

而此時,身後的港口之中,三名莫名其妙失去意識的不同種族個體,由於突然間的癱軟引起了少許混亂。不過由於這些人所處位置都相對隱祕,發現者不多,很快就被趕來的警務人員封鎖並解決。

唯有一處休閒餐廳之中,之前風度翩翩,此時卻滿頭大汗的普米加西亞人,正頭痛欲裂地撐着自己的腦袋,喃喃自語。

“太可怕了,不論是這些人的實力,還是泰米莉亞的動向。”

“不行,我得立刻彙報武士大人。”

然而就在他剛剛跨步走出休閒餐廳大門之時,身子一軟,整個人都直直地撲倒在地,生命的跡象幾乎瞬間消失在這具身體之中,只留下看不出一絲傷痕的殘骸,吸引着周圍圍觀人羣的注意力。

……

“話說空幻,爲什麼要剩下一個不幹掉呢? 農門悍妻:拐個王爺養包子 不過俺已經幫你掃尾了。”步入時空庭院的空幻,迎面就見到了坐在護欄上等待着他,一臉‘快感謝我’樣子的重寵。

“什麼掃尾?”皺眉,但很快反應過來的他還是精神力再次掃過港口。片刻,他便明白過來,苦笑着搖頭:“我本來是打算……算了,反正我們兩方逐漸加大的動作,就算沒這些小動作也隱藏不了多久,這樣的話,有什麼事也可以留到我們離開之後再發生。”

“那個,俺不會幹錯了吧?”

“沒,沒有,你做的很好。”擺了擺手,空幻拍了拍重寵的肩膀,示意對方跟上之後,沿着樓梯走下了時空庭院的外圍區域,並隨口說道:“現在我們可以準備離開了,這麼多天,愛依那邊的課題應該也快結束,剩下的事情也就沒什麼了。”

回頭再看了看已經生活了兩年的人工島貝爾學院的港口,空幻也有些感慨。

“不過,只是回去逛一圈而已,只不知下次回來之時,事情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總算可以回去嚐嚐曦果的味道了!”無憂無慮般的重寵。

“……”吃貨。

※※※

泰米莉亞之源,母星的控制機關對朋族方面的反應在預料之中,所以得到盧倫的回報之後,此次卻是沒了前兩次的意外和躁動。

“那三顆人造大腦的試驗也有了初步結果,大家也都看到了,效果比他們說過的還好一點。可以說,他們很成功地用這三個東西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特別是讓我對那名叫空幻的高層小孩所說的‘意識轉移’,也產生了很大的好奇。”

“但那太危險了。”另一個控制機關搖頭:“現在將技術的轉交留後,讓對方小批量提供我們三級人造大腦已經可以解決短期問題,但若是將我們的意識轉移就這麼交給一個外人,也太過危險了。”

“也許可以讓普通的控制機關去試一試?”

“要是出錯呢?”

“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何況他們不是說過這種轉移對他們而言其實很輕鬆。”

“你爲什麼不去試試?”

“我可是掌控……”

“算了,別說那些有的沒的,我到願意相信他們不爲我們提供意識轉移的能力,其原因一個是我們無法修煉到他們的程度,另一個恐怕還是想以此爲基礎,影響到轉移之後的控制機關意識。”

“那就更不能讓他們得逞了。”

“可這只是我們的猜測而已。”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