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怎麼進來的?”阿倫德爾還在糾結這個問題,他走到窗前向外望去,發現巡邏哨還在,監控設備運轉正常,他怎麼也想不通幽靈是怎麼進來的。

“他是幽靈,幽靈是不可能被人發現的。”助手感嘆的說道。

“居然躲開了我們的防禦。”阿倫德爾搖了搖頭,“這是個不好對方的傢伙。”

“他說的對,我們背後是世界第一強國,所以他再厲害也無法和我們抗爭,這次來看樣子他真的沒打算給我們來個下馬威,的確是來表明誠意的。”

“這個下馬威還小嗎?”阿倫德爾苦笑,“避開所有防禦進入我的房間,他無聲的說明了在他面前我們的防禦就是形同虛設,這個耳光抽的太響了。”

助手撓了撓頭,一臉不知如何是好的問:“那我們該怎麼辦?那邊的監控和明天的合作您有什麼打算?”

“還能怎麼辦?”阿倫德爾嘆了口氣,“把監事小組撤回了,都被人發現了就沒必要在那丟人現眼了,至於合作嘛,我的會視情況而定,難道他們說表達誠意就會真心實意的與我們合作?我還沒傻到他們說什麼我就信什麼的地步,所以還是視情況而定吧!”

助手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好吧,我去安排一下,先把監事小組找回來,再重新部署一下防禦,這可是菜市場,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通知外面的那些傢伙,他們因爲失職而降一級,媽的,這是我的辦公地點,防禦就這麼差?”阿倫德爾一臉的惱怒,被幽靈入侵的這股泄氣只能發在手下人身上。

“是,我這就去辦。”助手很無奈,他明白外面的這些特工現在只是阿倫德爾的出氣筒,一羣倒黴蛋罷了。

“幽靈。”阿倫德爾看着窗外的夜空,“我記住你了。”

對面一棟建築的某個房間裏幽靈同樣看着夜空,他摘下耳機:“彼此彼此,親愛的阿倫德爾先生,我也記住你了!”其實他在來之前就對收繳的竊聽器做了改裝,現在他送回的竊聽器中有一個正在爲他服務。

既然阿倫德爾已經不再打算找他們的麻煩幽靈也不打算留在這,是回去向山狼交差的時候了,他聯繫了在不遠處接應他的獅鷲,兩人一起返回



回到別墅幽靈將那邊的情況細說了一遍,山狼點了點頭,對於這樣的結果他還算滿意,畢竟對這些搞情報的傢伙不能奢望太多,在沒有完全建立互信之前唯一要做的就是儘量保證不出現大的分歧,凡事需要過程,得慢慢來。

次日清晨阿倫德爾派人送來了各種裝備,包括武器和一些間諜裝備,以及一些特殊材料製作的衣物,並傳話給山狼,手頭遇到點事情,處理完就過來和他們會面。這倒是說了句人話,這是重拳給出的評價,和昨天晚上相比,這算是給了他們不小的面子。武器是清一色的m4a1,不知道是昨天晚上重拳發的牢騷引起了阿倫德爾的重視還是因爲這些本身就是他們的標準裝備,手槍是usp45,配備了消音器和專用附件,給獅鷲準備的是m110半自動狙擊手系統(sass),主要包括m110狙擊步槍、“劉坡爾德”可調倍率的白光瞄準鏡、通用夜視瞄準鏡、“哈里斯”可拆卸兩腳架、槍箱、攜行袋、pal彈匣袋、槍口裝置、備用的機械瞄具、8個彈匣(10發容量和20發容量的彈匣各4個)、空包彈助退器、清潔/維護工具、使用手冊等,系統共重35。5千克。除此之外還給他配備了一支mp5k-pdw衝鋒槍防身,其實獅鷲對之前的mp7加消音器更滿意,所以他將mp5給了瑪麗,換回了那把mp7留作備用。“這纔像話!”重拳一邊檢查着點藥一邊說道,“921hb型m4,m4a1卡賓槍重管政府型,尼龍制伸縮槍托,還不錯。”

“總覺得缺點什麼。”幽靈翻了翻裝備箱,“我的炸藥呢?”

“這個恐怕需要特殊提出,否則是不會給提供大量炸藥的。”山狼頭也不擡的說道。

“之前我交出的清單上有說明我需要炸藥。”幽靈很不高興。

“沒關係,這件事交給我。”山狼找到寫着自己編號的黑西裝和防彈衣,“咱們也試試特殊材料的制服。”

“不由是防紅外線掃描布料製作的衣服嗎?同樣功能的作戰服我們又不是沒穿過。”重拳毫不在乎的說道,“穿西裝就是一種遭罪。”“你打算穿着作戰服上街收集情報?”山狼摸着防彈衣皺了皺眉,“防護級別不夠!”“你都說了我們要收集情報,當然不能穿着重型防彈衣瞎逛!”重拳拿過自己的衣服,“我最不喜歡的就是穿西裝!” 211、分頭行動(01)

對於一些間諜裝備山狼他們到是不怎麼在行,畢竟他們是高搞作戰的,而非專業的情報蒐集人員,所以這方面的工作還得依賴阿倫德爾他們這些專業人士,雖然雙方在昨天晚上似乎已經達成了“一致”,但山狼卻對此持保留態度,畢竟雙方還沒有正式接觸,合作起來是否順暢還是個未知數,不管怎麼樣任務總得繼續下去。

中午阿倫德爾總算是露面了,對於昨天晚上的事情雙方都隻字不提,兩人客套了一番之後才進入正題,山狼取出早已準備好的衛星地圖在上面畫了一個很不規則的圓圈:“這是我們能確定的最精確的範圍,這是線人提供的情報,爲了保證薩迪曼不會逃走,我們已經放出消息說我們的線人已經死亡,希望薩迪曼還在這裏。”

“這個範圍有點大!”阿倫德爾皺着眉說道,“你的範圍涵蓋了這個小鎮三分之二的面積,我們雙方的人加在一起也不過二十二人,所以想在這麼大的一個區域裏找一個人恐怕不太容易。”“的確,一個幾十平方公里的小鎮裏藏一個人的確不太好找,但這已經是我們能搞到的最詳細的情報了,線人說過,薩迪曼多疑,稍有風吹草動就會更換藏屍地點,這個小鎮的地理位置也是他偶然間通過其他渠道得知的,但他可以用性命保證這個消息的準確性。”“還別說,如果不是你們說薩迪曼在這裏,我還真不會注意這個鎮子,這種小鎮在盧森堡不在少數,的確是個隱居的好地方!”阿倫德爾叫人將這個鎮子的3d地圖繪製出來,“一個癱瘓的人是不會四處活動的,他可能常年呆在屋子裏,頂多到院子裏活着陽臺曬曬太陽,但薩迪曼這種人肯定會不會放棄治療,現在他手裏的錢就是希望,只要能治療他就不會放棄,所以醫療方面是一條線索,另外軍閥出身的薩迪曼肯定非常注重安全,所以他的藏身地附近防禦會很森嚴,這也是一條線索,但這個鎮子太大了,到處都是古城堡、私人領地,這些地方搜索起來頗爲麻煩,所以我們要找這麼一個人需要耐性和運氣,而且必須做好長期搜索的準備。”

“關於偵查方式我們聽從你們的安排,畢竟你們更專業,很多東西我們都不懂,更沒有多少這方面的經驗,所以要看你們引導和幫助。”山狼指着地圖上的一個地方說道,“這之前我們已經做過一些功課,這些富人區和私人領地是最有可能是薩迪曼的藏身地,我們需要仔細偵查。”

阿倫德爾點了點頭:“的確,作爲有錢人他不會住在平民區,所以這些地點我們需要仔細點,另外一定要注意防衛森嚴的地點,我們先利用衛星掃描選出一些重點區域。”

“還有一點就是薩迪曼的手下人很可能認識我們,所以我們改頭換面。”山狼看着阿倫德爾,“這也需要你們的幫助,面部僞裝是你們的強項。”

“這個不是問題,我會叫人幫你們化好妝。”阿倫德爾依然盯着地圖,“偵查工作可能時間會很長,希望你們做好心裏準備。”

“沒問題,我們早就考慮過這個問題,畢竟我們需要搜索的範圍有幾十平方公里大小,光住宅區和商業區就有百餘個,所以這個過程會很漫長。”

“嗯,”阿倫德爾點了點頭,“裝備我們已經提供的差不多,有需要隨時可以提出來,我會派我的助手和另外兩名特工配合你們的行動,然後整個範圍劃分爲數個小區域,然後我們逐個區域進行搜索,保證無疏漏的完成搜索行動。”

“這樣最好,可以防止出現疏漏!”山狼點了點頭,“那我們儘快開始吧。”

“好,我現在安排人幫你們化妝。”

又商量了一些細節之後阿倫德爾才離開,這次接觸比山狼預想的要好,看來阿倫德爾似乎收斂了之前的那種不友好的態度,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至少現在有了個好的開始,所以山狼還算滿意,至於今後的合作如何那就得看雙方的是否真的有誠意了。

很快一男一女兩名特工趕到別墅,兩人大包小裹的帶了很多東西,他們就是阿倫德爾派來給衆人化妝的特工。

男的消瘦,一臉的病態,看起來很像一個吸毒過量的癮君子,女人高挑,一臉健康的小麥色皮膚,長相頗爲大衆,甚至可以說缺少姿色,基本是那種走在馬路上沒人願意多看上幾眼的那種,不知道爲什麼,幽靈總覺得這個女人有些奇怪,某些地方看着有點不順眼,但他又找不到問題究竟出在哪!

“摩根。”男人自我介紹,然後指着女的說,“史密斯。”話語很簡單也很直接,看樣子他們似乎不怎麼愛說話。

“麻煩二位了。”山狼點了點頭,“我們的目的就是讓認識我們的人認不出來。”

“這個很簡單,只要改變一下面部輪廓和主要特徵,你們會對我們的化妝術滿意的。”摩根將兩個金屬箱放在桌子上,“我帶來了足夠的東西改變你們的面貌。”

“能不能交我們自己化?”平子看着滿箱子不認識的東西問道,作爲女人他對化妝很感興趣。

“我可以交你們一些基本的僞裝術,但時間太短,你們可能學不到太多東西,不過首先你要區分僞裝化好妝和女士化妝的本質區別。”史密斯也拎了兩個金屬箱放在桌子上,“女士化妝大多是爲了讓自己變得更漂亮,而我們卻是爲了改變容貌,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你的聲音……”瑪麗皺了皺眉。

“怎麼?”史密斯也不擡頭,而是忙着整理箱子裏的東西。

“我是說你的聲音有點粗,很男人。”瑪麗斟酌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原本她沒打算多嘴,但對方問道了她也就不在隱瞞自己的看法。

“你說的沒錯,其實……”史密斯摘下假髮,“我是個男人,我沒有可以僞裝我的聲音。”

“怪不得看着你有點怪怪的。” 原在四重天 幽靈看着史密斯,“妝化的不錯。”

“還可以。”史密斯摘掉耳環,“我是也是在做一種嘗試,看看自己能否做到,如果短時間內不被你們認出來那我就算成功了。”

“開始吧!”山狼坐在椅子上,“我們要求化妝速度不能太慢,用最容易的辦法做最大的改變,畢竟我們每天出門之前不可能花長時間僞裝自己的容貌。”

“當然,我們不是去演出,化妝不會太久。”摩根取出一瓶不同顏色的**混合在一起塗在山狼**的皮膚上,很快他的膚色慢慢轉白,然後他又給山狼改變了髮型和髮色,帶上隱形眼鏡改變了眼睛的顏色,帶上牙套改變了面部輪廓,最後仔細勾勒了一些皺紋之後山狼變成一個大約五十歲上下的白人大叔。

“還不錯。”山狼照着鏡子看了半天,“至少我覺得自己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不是十分熟悉的人是不可能認出你來的,這一套僞裝足夠你騙過大多數人。”摩根仔細看了看山狼的臉又做了一些修補。

“給我來個不用穿西裝的!”重拳也坐下。

“好的。”史密斯仔細的觀察了一下他的臉,然後開始動手,半小時不到的時間僞裝完成,一個時尚的白人青年出現在衆人面前。

史密斯仔細看了看重拳的臉:“不用擔心,這種僞裝藥水能保持一週的效力,期間你可以正常洗漱,不會有任何影響,現在只需要一套休閒裝作爲搭配,我的車裏有,稍後我給你找一套。”

“謝謝夥計!”重拳很滿意的離開椅子。

六個人的僞裝用了不到兩個小時,這速度已經很快了,讓六個人改頭換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之後就是身份問題,史密斯現場用設備給他們每個人製作了一份身份證明包括護照、駕照和身份卡片,這些證件都是早已做好的只要加上相片就可以用,當然這相片可不是隨便就能加上的,而是要通過一臺特殊的機器,這種機器摩根的車上就有,所以還是很方便的。

“如果遇到警察這些東西不會有問題吧?”幽靈翻這自己的證件,發現上面是個法國人的名字。

摩根提醒衆人:“這些資料要兩個小時之後才能傳輸到當地相關部門的系統中,所以在這段時間內大家儘量不要惹麻煩。”

阿倫德爾給他們準備了兩輛車、摩根和史密斯就是他們的嚮導,離開住所之後史密斯也收到了搜索區域的地圖指令,因爲範圍過大的原因所以搜索起來並沒有什麼重點,他們只能根據劃分的區域逐一搜索,然後根據發現的可疑區域進行進一步偵查,可以說這是個很乾起來很麻煩的活兒。

艾森?布勞恩提供的情報除了薩迪曼的具體地點之外大多已經覈實過,原來本?艾倫打算將這一情報也交給馬丁進行合適,但他又擔心老美會拋下他們單獨對付薩迪曼,所以他才考慮到叫山狼帶隊來這裏和老美一起行動,這樣老美就沒法跑開他們單獨行動了。

所以山狼這次來盧森堡的任務並不簡單,一切到要從頭查起,還必須和阿倫德爾通力合作,否則想靠他們自己查到薩迪曼的藏身地恐怕不太容易。

古堡林立的盧森堡又被人成爲“千堡之國”,再加上優雅的環境和發達的經濟,這是一個很適合富有階層長期居住和生活的地方,在城堡這種私人領地中,你擁有絕對的隱私和安逸的生活環境。

因爲這種特殊的生活環境所以才導致了整個情報蒐集任務存在着一定的難度,在高牆之內的古堡很難觀察,大多數莊園也因爲佔地廣闊而無法抵近偵察,所以想高清內部居住者的身份並不容易。

阿倫德爾通過官方和私人渠道收集情報,雖然這無法找到薩迪曼藏在哪裏,但至少可以過濾掉一些區域,將收集情報的範圍縮小,他又通過各種渠道收集線索,然後進行逐一分析覈對,留下可疑的再進行重點追查。

幽靈上街之就下車單獨行動了,重拳和瑪麗一組去了最近的地點蒐集情報,他們以遊客的身份到處走動。

山狼和平子跟着摩根去了一個承包區活動,而獅鷲和史密斯卻去了醫院找線索,薩迪曼治療肯定需要一些特殊的藥物和設備,所以他們打算到小鎮上的幾家醫院碰碰運氣,希望能找到一些線索。

重拳和瑪麗跟蹤一大羣遊客的後面到處閒逛,這是個很好的身份掩護,兩人舉着相機拍個不停,他們最感興趣的就那些私人名下的古城堡,越是不對外開放的越感興趣。

自古以來,盧森堡就被擠在“諸強之間”。早在3世紀時,這附近的巖山上就開始修建城堡來作軍事防衛了。

也許“防衛”就是盧森堡從歷史裏熬出來的心態。那也沒辦法,地處德、法、比之間的交通要道,地勢險要,在歷史上此地一直是西歐重要的軍事要塞。它的重要性,甚至讓它贏得“北方的直布羅陀”稱號。所以這裏纔會有數不勝數的古堡存在。

1000多年前,古羅馬帝國阿登公爵的弟弟西烈弗魯克伯爵,就在這片雙河交匯的河畔上,建了一座城,稱爲盧澤琳堡。意爲小城,也就是盧森堡前身。

後來這小城逐漸發展爲市鎮。14世紀時,盧澤琳堡升格爲大公國,它的名字在傳聞中不斷改變,最後定名爲今天的盧森堡大公國。

…………

導遊小姐滔滔不絕的講述着盧森堡的歷史,重拳和瑪麗卻根本聽不進去,他們的目的不是來旅遊的,而是來偵查的,之所以跟着遊客就是爲了掩護身份,每經過一個古堡他們都會想辦法進去看看。

方法很多,或是和導遊交涉提出要求活着是直接找到城堡裏的人,總之他們把導遊弄得暈頭轉向,一再要求他們不要節外生枝,但其他遊客也大多有着進入古堡參觀想法,所以除了導遊之外並沒有多少人反對。

兩人或明或暗的探查了幾座城堡之後發現這種偵查速度簡直是太慢了,要想將目標區域搜索完保守估計至少需要半個月時間。

“必須想個辦法!”重拳衝出一棟古堡,“這樣下去太浪費時間了。”

“那你打算怎辦?”瑪麗放下手裏的相機親暱的幫他擦去臉上的汗水,不知道她這是在演戲還是真情流露。

“還不知道,不過我們得離開這些遊客了,導遊似乎開始懷疑我們的身份!”重拳喝了點水,“走,這邊。”

“去哪?”瑪麗跟着重拳進了一條比較偏僻的街道。

“看看有沒有其他辦法,這棟古堡看上去好像有問題,剛纔被人擋住了,我想進去再看一下!”重拳脫下外套帶上一頂鴨舌帽子,“幫我把風。”說完觀察了一下古堡的外牆,避開監控探頭輕盈的爬了上去。

瑪麗帶上耳機,看上去她好像是在聽音樂,其實他是在和重拳保持聯繫。

“安全。”耳機裏很快傳來了重拳的回覆。

“小心點。”瑪麗走到對面的樹下坐在路邊取出一塊畫板開始畫畫。

“裏面很大,有守衛,配有手槍,我去上層看看!”重拳不斷的把各種信息傳出來。

“外面無異常。”瑪麗畫着畫說道,這時他發現有幾個年輕人從一側的路口轉了進來,眼睛一直盯着她,她立即知道可能要有麻煩。

現在接近黃昏,街上人不太多,尤其是這種小馬路,瑪麗很有悠閒的起身,她發現幾個青年正不懷好意的向這邊靠過來。

瑪麗收起畫板起身向來人相反的方向走,結果沒走幾步就發現前面有兩名青年轉了出來,迎面向這邊走過來。

囂張嫡妃:冷王滾下塌 看來躲是躲不掉了,瑪麗有些無奈,說實話她真不想在這種地方惹事,萬一重拳搜索的古堡里正是薩迪曼的藏身之處在這裏鬧出事情起不是打草驚蛇?

“嗨……美女,交個朋友吧!”一個金髮青年嬉皮笑臉的擋住瑪麗的去路。

瑪麗低着頭準備繞過去,但另一名青年又堵了上來,就這麼一耽擱後面的兩名青年也到了,一共五個人將她堵在路邊。

“別害羞。”金髮青年伸出手去摸瑪麗的臉,“這麼漂亮的臉蛋……”他的話還沒說完就感覺眼前一晃,然後手指傳來一陣劇痛,這一切之後才聽到一聲脆響,他的是指和中指已經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扭到了一邊,兩根手指被瑪麗在一瞬間硬生生的掰斷。劇痛之下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張開嘴大叫,結果還沒等出聲肚子上就捱了一拳,慘叫直接變成了哼哼,整個人彎着腰抱着受不停的哼哼,腦門上瞬間疼出了一層細密汗珠…… 212、分頭行動(02)

昏暗的小馬路上瑪麗正和幾名不良青年對峙,雖然已經有同伴受傷,但他們還沒意識到他們眼前的這個弱不禁風的小姑娘足夠要了他們所有人的‘性’命,他們還在錯誤的以爲自己一方有着足夠的人手優勢,搞定這個小‘女’孩不成問題。

瑪麗放倒一名敵人後閃身躲開了幾個人的包圍背靠牆做出防禦,她的右手反握着着一枝鉛筆,左手半握拳狀舉在‘胸’前,看上去楚楚可憐,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會相信剛纔扭斷別人手指的是這麼一個小姑娘。

幾個人小青年都愣住了,誰也沒‘弄’清楚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他們的確沒看清瑪麗是怎麼動的手,之所以沒跑的原因就是他們現在甚至還沒‘弄’清楚進發青年的傷勢到底有多重,他們還單純的以爲對面這個小妞只是趁着他們大意撿了點便宜罷了。

“小妞,聽話,否則我在你的臉上割幾刀!”一個光頭青年凶神惡煞的掏出一把蝴蝶刀,熟練的在手裏耍了幾個圈兒,“別以爲我們不敢動手……”

又是人影一晃,光頭手裏的刀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支貫穿他手掌的鉛筆,鮮血沿着鉛筆朝下的一段緩緩流淌,濃稠鮮紅的血液快速的滴在地上,然後他的喉嚨上捱了一拳,整個人如同時樹樁一樣倒在地上,受傷的手揚在半空中不知道該放哪,另一隻手捂着喉嚨導氣,很快臉‘色’變得青紫,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小‘混’‘混’們這下徹底‘亂’套了,他們不得不重新評估眼前這個‘女’人是實力,但爲時已晚,就在他們驚懼的同時瑪麗發起了連續進攻,幾名小‘混’‘混’很倒黴,‘腿’上被‘插’了一刀的同時脖子或者頭上都捱了重重一下子,不是發不出聲音的倒在地上就是陷入昏‘迷’,幾個傢伙從出現到被瑪麗搞定連一分鐘都不到。

現在最清醒的反倒是那名被扭斷手指的金髮青年,他一捂着喉嚨臉驚愕的看着瑪麗,連逃跑都忘了。

“滾吧!”瑪麗揚了揚手裏的蝴蝶刀,“再不走閹了你。”

“你……”金髮青年忍着痛有些艱難的說道,他兩‘腿’發抖幾乎邁不開步,但他看得出瑪麗是沒打算要他們的命。

“少廢話,趕緊滾蛋!”瑪麗撿起自己的揹包,“可惜了我的鉛筆。”

這時重拳從圍牆上跳了出來,見到這番景象有些奇怪:“怎麼回事?”

“是來和我打招呼的,但用錯了方式。”瑪麗將蝴蝶刀拍着重拳手裏,“他們用了這個。”

“一羣王八蛋!”重拳大怒,擡‘腿’就是一腳,正踢在一名剛醒過來的小青年臉上,這傢伙直接被踢飛出去撞在了不遠處的樹上,這個倒黴蛋剛清醒過來就再次被踢得暈了過去,撞樹的同時有斷了幾根肋骨。

“算了。”瑪麗俯下身從光頭手上拔下那根鉛筆在他身上蹭掉血跡之後收了起來,“走吧,別在這裏節外生枝。”

“走。”重拳拿起自己的包和瑪麗一起從離開了這條小馬路。

“有什麼發現?”瑪麗邊走邊問。

“只是個富豪的‘私’人古堡,好東西不少,但和我們要找的沒一點關係!”重拳無奈地搖了搖頭,“這麼下去不是個辦法。”

“那你打算怎麼辦?”瑪麗看着他,“有什麼辦法能更快一點?”

“我在想!” 重生女學霸超凶噠 重拳皺着眉,“先吃點東西,我餓了,餓了腦子跟不上。”

“好,你想吃點什麼?”瑪麗看着四周,沒發現餐館的蹤跡。

“隨便吃點,然後在走一段我們就回去。”重拳拿出旅遊地圖尋找最近的就餐地點。

說話間一輛警車呼嘯而過,直奔剛纔他們離開的那條小馬路,不知道誰報的警,如果幾個‘混’‘混’沒醒的話該倒黴了。

“警察!”重拳擡起頭看着警車消失的方向所有所思的說道。

“你在想什麼?”瑪麗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這個辦法應該不錯。”重拳雙眼‘精’光的說道。

“幹嘛,你到底是搞什麼鬼?”瑪麗想攔住他,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重拳速度很快,無奈之下她只好跟在後面。

……

半個小時之後,一輛警車出現在街上,車上的一男一‘女’兩名警察有說有笑的開上了主路。

“這感覺不錯,可以明目張膽的盤問任何人!”重拳開着警車說道,這車和制服是他們從警察局裏‘弄’出來的,神不知鬼不覺,警察知道丟車至少要明天早上,誰也不會想到會有人到警察局偷東西。

“小心穿幫!”瑪麗整理了一下不太合身的警服,和粗壯的男警官相比他的確顯得嬌小了一些。

“今晚我們就把這兩條街走完,看看能否有發現一些有價值的線索。”說着重拳拿起對講機,通過警方的平臺調取了這條街上幾個主要建築的信息,他和瑪麗逐一的進行“檢查”,約見主人,希望從中能找到一些可能存在的蛛絲馬跡。

兩人忙到半夜沒查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到是在他們的“管區”裏出了一起盜竊案和一起搶劫案,重拳可沒時間出警,他乾脆不理,繼續開着警車到處收集情報,這個身份基本上沒人管,行動比較自由,只要不遇到相熟的警察認出車號基本上就不會有問題,所以他們兩個簡直有點有恃無恐,不停地敲着一些大戶人家的‘門’進去查看一番。

幸虧重拳事先做好了功課,調取了這附近住宅或者古堡的基本資料,這裏是富人區,很多官員都住在這附近,其中就包括警察局長,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們還真沒準會撬開警察局長家裏的大‘門’。

搜索到凌晨也沒發現什麼線索,兩人只能吃了點東西之後返回駐地,他們是最後一個歸隊的,其他人早就回來了,如果不是重拳提前打了招呼,估計放哨的人肯定以爲出事兒了,要不怎麼會招惹警察過來。

警車的定位設備早已經被重拳關了,所以不用擔心不追蹤,但爲了保險他還是將警車停入車庫,這樣能防止出現不必要的麻煩。

“兩位警官到來有何指教!”山狼看着兩人進屋有些不滿的說道,他考慮的是兩人的行爲有些冒險,這麼做容易引起警方的警覺,反倒會影響到他們的行動。

“效果不錯哦,我們把整個區域都搜索完畢了,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是線索,現在可以排除一部分地點了。”瑪麗摘下帽子丟在桌子上,“如果按照這個速度計算最多四天我們就能完成對這個小鎮的搜索工作,以官方身份進行,不容易被懷疑。”

“警察也不是傻瓜,丟人丟車肯定會滿鎮搜索。”

“我只偷了制服和車,所以不會引起太大重視,至少要明天早上他們纔會知道。”重拳坐在一邊,“車牌號碼明天我會換掉,這個鎮子的警察局不小,至少有幾十輛車,沒那麼容易被發現,但我們必須小心行動。”

“最好別給我‘弄’出什麼‘亂’子來!”事已至此山狼也無話可說,反正補救是來不及了,不如趁機會利用一下,至於重拳擅自行動的事兒以後再說,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重拳和瑪麗坐着警車開始沿街“巡邏”,他們利用阿倫德爾提供的實施衛星題圖躲避其他的警察巡邏車,他們的目的很明顯,就是首先對重點區域進行明察暗訪,以警察的身份爲掩護進行例行檢查與聞訊。

“這是第八個古堡了。”瑪麗對照地圖,“前面左轉。”

獨家萌寵:蜜愛追擊令 “不着急,這種事急也沒用!”重拳開着車按照瑪麗的指示前行。

“就是這裏。”瑪麗指着一棟古堡說道,“請報上顯示這裏八個月前被人買下,買主身份不明,半年前入住,但只見過一些傭人和保鏢出入,主人從沒‘露’過面。”

帝少撩人:悶騷老公太心急 “過去看看!”重拳將車停入隱蔽的小馬路然後帶着瑪麗直奔大‘門’,‘門’上的攝像頭轉過來對準了他們。

重拳按了‘門’鈴,很快‘門’鈴旁邊的屏幕上出現了一箇中年人:“您好警察先生,我可以爲你們做點什麼?”

“例行巡視,有些事情我需要和房主談談。”重拳雙手的拇指‘插’進腰帶癟着嘴說道。

“對不起,之前沒遇到過檢查的事情,所以如果需要搜查請出示搜查令。”中年人很客氣地說道。

“我們並不是要搜查,而是詢問一些事情,希望你們配合!”重拳一臉不耐煩的說道,“請配合我們的工作。”

“兩位稍等。”中年人結束了通話。

重拳點上一支菸慢慢地‘抽’着,瑪麗來回地踱着步觀察着附近的情況。

幾分鐘後大‘門’一側的角‘門’開了,中年人出現在‘門’裏:“很抱歉讓您二位警官久等了,我只是個下人所以有些事情必須經主人的同意才能做決定,還請理解。”

“嗯。”重拳大咧咧的點了點頭,“沒關係,我們只是來詢問一些事情。”

裏面很寬闊,不時能看見一些牽着狗的保鏢,這些保鏢都非常健壯。

“我是這裏的管家,請叫我‘波’利。”中年人將他們讓進客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