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哥你好,我叫杜大田,這間酒吧是我開的。」男人走過來,非常恭敬地:「雄哥大駕光臨,蓬蓽生輝,今晚雄哥所有消費,就當弟請你的,希望雄哥以後多多關照。」

「杜老闆客氣了,出門做生意,怎麼能虧本,你的好意我心領,該算的賬還是要算的。」葉雄淡淡地道。

不是人人的人情,他都接的。

杜大田知道對方不賣他這個人情,頓時有尷尬,但他怎麼也是在江湖打滾多年的人,當下陪笑道:「那弟不打擾雄哥開心了,有什麼需要,直接叫弟。」

葉雄頭,將桌面上洋酒打開,倒半瓶,一飲而盡。

然後跟羅薇薇搖色,至於杜大田,他壓根就沒正眼看過。

杜大田只好尷尬地離開。

溫玉在旁邊一直觀察著,她沒想到葉雄連赫赫有名的酒吧老闆打招呼也沒搭理一下,那老闆雖然尷尬,但是一都沒有不高興,從中可以看,面前的年輕人,身份高到什麼程度。

她不由得認真打量葉雄,發現他五官稜角分明,居然非常帥,渾身上下散發著男人氣息。

一時之間,溫玉不由得看痴了。 幸得相遇離婚時 (未完待續。) 胡慧娘打開房門見外面站了位身材略顯臃腫的中年夫人,胡慧娘心思飛轉便已記起眼前的這位中夫人便是許玉揚之前公寓的對門鄰居:萍姐。

而萍姐卻滿面堆笑的說道:「哎呦這位大美女,我認識你,你是玉揚的好朋友是不是?」

自不必問這位夫人一定是來找玉揚的於是胡慧娘一邊微笑著點了點頭:「快請進,快請進?」一邊向屋內道了聲:「玉揚你的鄰居來看你了。」

許玉揚走出屋來見是萍姐來了心中不免好奇:我當神仙姐姐說的什麼鄰居,原來是萍姐!只是自己之前與這位對門並沒有任何交集,也更談不上有什麼感情她今天怎麼會忽然跑來看自己?

心中雖有疑惑但基本的人情禮數卻不能失了,許玉揚微微一笑:「原來是萍姐呀,快快裡面坐。」

許玉揚是個直性子落座后也沒有太多客氣話便笑呵呵的問道:「萍姐今天怎麼有時間來看玉揚呀。」

萍姐略顯尷尬的微微一笑:「玉揚呀咱們都這麼熟了,有什麼姐姐就直接說了。」

許玉揚微笑道:「萍姐看您說的,有什麼事您就直接說吧,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實不相瞞玉揚姐姐這次來那是有事情想請玉揚你幫忙的。」

許玉揚眨了眨眼,有些不知所措,「萍姐您想讓我幫忙?」

萍姐連連點頭:「是呀,是呀,玉揚。之前咱們做鄰居的時候姐姐就覺得你不是一般人,昨天我在『快抖』上看見了和這位大美女的視頻直播才知道原來玉揚你這麼厲害。」

說話時萍姐看著黃三郎道:「還有這位老哥,不是被妖怪扔出窗外了嗎?現在一點事也沒有,要是普通人不早就摔死了嗎?你們那還能是普通人呀!」黃三郎聞聽此言對著萍姐呲牙一笑。

萍姐點頭表示還禮,口中則接著說道「還有玉揚你的那位高個子美女室友在視頻直播的最後不是說了:玉揚你開了家異能服務公司,所以姐姐這就找來了!」

許玉揚這才明白原來萍姐是看了昨天的視頻直播而特意來向自己求助的!

呵呵呵看來昨天蘇宏亮的直播拍的真的不錯,神仙姐姐計劃周詳,三爺演出賣力,還有小妍妍最後的廣告詞。

哈哈哈真的起到了宣傳效果沒想到剛過一夜就已經有人上門尋求幫助了,看來自己的小事業這就要好起來了!

不經意間許玉揚的臉上竟閃過意思的一的微笑,而雲舒的聲音則再次出現在其心頭:看看把你美的,小心別樂出聲來!

許玉揚心情愉悅自然不與雲舒鬥嘴於是微笑道:「姐姐您太客氣了,說說看玉揚有什麼能夠幫助您的!」

萍姐尷尬的說道:「可不是嗎,最近來家裡出了點事情,很不順心,所以就希望玉揚看看能不能幫幫嗎?」

胡慧娘道道:「萍姐看您說的,既然您都已經來到我們這裡了還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那?有什麼事情您就直說吧,我們也好看看能不能幫上您!」

萍姐點了點頭,看著許玉揚瞪大了眼睛問道:「玉揚你真的能見到那些不幹凈的東西嗎?」

許玉揚心中好笑:這個你可真是問對人了,什麼妖魔鬼怪,我都已經見過了,還有什麼更不幹凈的嗎?於是看著萍姐不無得意的微微一笑:「姐您就說怎麼了吧!」

地獄名媛 萍姐略顯尷尬的說:「我覺得你姐夫可能被不幹凈的東西纏上,所以想請玉揚你幫忙看看!」

許玉揚微微一笑:「萍姐您放心吧,這都是玉揚我該做的。」心中卻在暗想:呵呵呵第一單生意這就要來了!

卻不料身旁的胡慧娘道:「萍姐我們當應幫你,但是、、、、、、」

萍姐馬上笑道:「這個我懂,我懂,大美女您說咱們需要多少錢?」

胡慧娘微微一笑:「多少錢我們是不會自己說的,萍姐您憑賞,但是有些話我們勢必要說再前面。」

萍姐滿臉堆笑:「美女你說!」

胡慧娘道:「我們在幫助你這其中如果真的遇到了什麼問題需要姐姐您做些什麼的話姐姐您也不能推脫,對於我們的要求一定要言聽計從,不可忤逆半分!」

萍姐連連點頭:「這是自然,只要玉揚與大美女能幫忙,讓我做什麼都行呀。」

胡慧娘看向許玉揚微微點頭,許玉揚見神仙姐姐已經應允心中自是歡喜:既然神仙姐姐都已經同意了,看來自己的這間回夢異能服務公司的第一單生意就算是有著落了,於是笑呵呵說道:「既然這樣那就請萍姐您說一說您最近究竟是有什麼煩心事了!」

萍姐不由得長嘆一聲,臉上笑意全無慢慢說道:「哎這個說來話長了!玉揚你也知道的你姐夫是做工程的常年不在家,姐姐一個人家照顧孩子。」

許玉揚雖然對於對門萍姐家的情況並不是十分的了解,但是也知道萍姐家的姐夫經常不在家,只有萍姐帶著一個十四五歲的小男孩住在對門。

萍姐接著道:「今年我那兒子十五了馬上就要中考了,可是我最近發現他越來越不對勁,天天也不和我說句話,每天回家吃完飯就把自己鎖在屋子裡面不出來!我多一句話就和我急,天天看見我就想見了仇人一樣!」

許玉揚原本興奮的心情馬上低沉了下去,本來以為會是什麼離奇怪事,原來只不過就是一個青春期小男孩的叛逆事件,這能有什麼事?

於是微微一笑道:「姐會不會是要高考了您家公子壓力太大,又或是男孩子到了青春期叛逆呀!」

萍姐搖了搖頭:「要真是因為考試壓力大那還好了那,我家那個敗家小子從小就貪玩不愛學習,成績不咋地,就算是我和他爸爸花錢幫他上了最好的小學中學也沒有用,一直是倒數,要說讓他為考試事情上火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

「青春期叛逆也不大可能,我之前也是這麼認為的帶著他去了心裡診所人家大夫都說了這個年紀的男孩子有點叛逆是正常的。我也問過他們學校的老師這小子在雖然學習不咋地,但是人緣卻非常好,和同學們相處的十分融洽,在學校老開心了。」

「可是到了家一看見我馬上就跟換了個人似的,滿臉的苦大仇深,就好像見了仇人。」

許玉揚心中好笑:既然不是孩子的事那就一定事大姐您的事了!於是微笑著說道:「萍姐那您是不是對他太嚴厲了?」

萍姐眼圈一紅:「這怎麼可能那!之前我和你姐夫剛剛進城打工條件也不行,所以前面有個孩子也沒要,等後來一點點的條件好起來了才有了這個孩子。」

「而你姐夫常年在外,家裡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天天拿他當個小祖宗,怎麼會對他不好那?他學習成績那麼不好我都沒捨得批評過他一次,可是沒想到他卻對我這樣。」說話時竟已落下淚來!

許玉揚心中冷笑:沒聽說過棍棒之下出孝子嗎?看來這也是您給他慣的!

萍姐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說道:「前幾天我幫他收拾屋子,無意中打開了他的房間發現他竟然正在用小刀割自己的腿,我急忙上前制止卻不想他竟然對我不住謾罵,還說什麼他不想活了,要跳樓!跳樓之前還要殺死我和他爸爸!我也真是沒有辦法了。」

說話時淚水便似斷了線的珍珠一樣連連墜落,許玉揚心中暗想:看來這位小夥子確實是夠叛逆的,而且這脾氣也是卻是夠暴躁的,但是這樣的事情自己又該怎麼處理那?這到底算不算是自己這間異能服務公司的服務範圍那?於是無奈的看了看胡慧娘與黃三郎。

卻見胡慧娘微微一笑:「萍姐您說的這件事卻是挺讓人操心的但是這究竟是不是我們能幫上忙的我們也不知道,不如這樣我們到您家裡去一趟,如果我們能幫上忙我們就幫您解決一下,如果我們幫不上忙那您再想其他的辦法您看這樣可以嗎?」

萍姐連倆點頭:「那太好了,謝謝你們了!」

燈筆 等他一連喝了半瓶洋酒,羅薇薇才故意輸一局。

她心疼他,不想他繼續輸。

溫玉拿起桌面上的洋酒,準備倒一杯,葉雄一把抓住她的手,搖搖頭:「這酒你受不了,喝啤酒。」

溫玉鬆了口氣,她還真害怕喝洋酒。

喝脾酒的話,她還能喝個二三十杯,賺他兩三萬,但是喝洋酒的話,她最多喝五六杯就受不了,但是她又不敢什麼,準備硬上也不敢得罪這個像迷一樣的男人。

她沒想到,對方居然不讓她喝洋酒,如此為她著想,如何讓她不高興?

溫玉連忙換上啤酒喝。

接下來,兩人不停地搖著,葉雄一下子就一瓶洋酒下肚,已有三分酒意。

人的心情,從喝酒的情景可以看出來。

羅薇薇看得出來,葉雄很不快樂,但是她沒問。她希望他能自己出來,但是他除喝悶酒,什麼都沒。

既然醉,就一起醉吧!

羅薇薇拿過洋酒,倒了一杯,準備喝。

「我了,你不能喝酒。」葉雄連忙阻止。

「我大姨媽沒來,騙你的,既然你想喝,我就陪你喝。」羅薇薇只能告訴他真相。

「居然騙我,好你個羅薇薇,罰你三杯。」葉雄道。

「你剛才,三杯是敬死人的,你想我死嗎?」羅薇薇笑道。

「瞧我這腦子。」葉雄拍拍自己的腦子,笑道:「那就罰你五杯。」

「你好狠心,我一連喝五杯,就躺在這裡了。」

「你對酒精免疫,別以為我不知道,哪次陪你喝酒我不是輸得一踏糊塗?」

「也不是免疫,只是比一般人能喝而已,喝得多還是會醉的。」

「那咱們就一醉方體。」

溫玉在旁邊看著,心想有錢人的世界她真不懂。

那女的明明沒來大姨媽,為什麼要騙這男人?

男人明知道女朋友來大姨媽,還帶她來喝酒吧?

好了,現在兩人都開始發瘋,不過好在她剛才喝了十幾杯酒,加起來也一萬多塊。

既然羅薇薇沒來大姨媽,葉雄也沒必要讓溫玉陪著,問道:「你會不會開車?」

「會。」溫玉答。

「如果我們都喝醉了,你把我們送回酒店,我再給你一萬,賬號多少?」

「錢可以慢慢算。」溫玉回道。

換在以前,聽有人打錢給自己,她會忙不迭地報出賬號了。但是現在,她居然有種不想要錢的想法,如果他不給錢,就是欠她的,以後就有機會再見到他了。

「我記性不好,怕一會不記得,賬號多少?」

溫玉報了個賬號,葉雄拿著手機操作著,片刻之後,信息響起,一條五萬塊的轉賬進賬。

溫玉喝的酒才十幾杯,答應給的一萬,也才兩萬多,現在對方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給自己打五萬塊過來,這是何種土豪?

「收到沒有?」

「收到了。」

五萬塊進賬,溫玉應該高興才對,但是她居然一高興都沒有。

她不相信一見鍾情,但是今晚,她真的被這個高大帥氣,有錢,身份像迷一樣的男人給吸引住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不要這五萬塊,跟他做個朋友。

顯然這種可能性太,對方連吧酒老闆這種身份的人都不想做朋友,更別提自己這種身份了。

「今晚拜託你。」

葉雄將車鑰匙放到她手裡:「你四下逛逛,需要的時候,我再打電話給你。」

他這是下逐客令了。

溫玉只好站起來離開,不敢再打擾他們。

等她離開之後,羅薇薇酸溜溜地:「美女似乎被你擄獲芳心了,如果你想上她,我今晚可以離開。」

喝了酒之後,羅薇薇大膽許多,什麼都得出口。

葉雄笑道:「有你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還找其他女人,我有病不成?」

「再漂亮再好吃也會吃膩,你們男人不是有句話,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我再漂亮,你也吃過了,但是她你沒吃過。」羅薇薇。

「問題是,我才吃過你三次,正是食髓知味的時候,怎麼可能會膩?」

「哪三次?」羅薇薇故意問。

「第一次在你家,被你逆推;第二次在酒吧,之後我們去開房,第二天被蕭芳芳看到;第三次在名揚國際酒店,那天晚上大家都在,心怡在,月華在,我偏偏選擇找你,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羅薇薇本能地問。

「因為看到你喝酒的時候,那傷心的樣子,我很心疼。沒有給你名份,我覺得特別對不起你。」

「來去,還是可憐我。」羅薇薇幽幽道。

「是心疼!」葉雄糾正。

「算了,誰讓我這輩子遇到你這個混蛋。」羅薇薇嘆了口氣。

「沒錯,我真是混蛋,這輩子真是害了很多女人。」

葉雄嘆了口氣,腦海里不由得想起很多人。

楊心怡,杜月華,唐寧,爸爸,妹妹,夢姬,如音,鳳凰等等。

讓他牽挂的人太多了,只可惜,自己命不久已。

在生命最燦爛的年華死去,真是太不值了!

如果在一年以前,葉雄還在做搬運工,也許他會坦然面對這一切,但是現在。

葉雄心裡湧起一鼓不甘,強烈的不甘心。

但是能有什麼辦法,基因戰士的疫苗根本就沒有聽哪裡研究出來,自己只剩下三個月不到的時間了。

「你是不是跟她吵架了?」

羅薇薇原本不想問,但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除了跟楊心怡吵架,她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能讓這個表面上沒心沒肺,實則性格像銅鐵一樣的男人,如此買醉。

葉雄搖搖頭:「跟她無關,薇薇,別提她好不好,今晚我只屬於你一個人。」

「好吧,那我就陪你醉,但是我有個要求。」

「什麼要求?」

「如果我不開心,你要出來陪我喝酒,隨叫隨到。」

「只要我沒死,沒問題。」葉雄回道。

溫玉走出酒吧,冷冷的風吹在身上,讓她有種冰冷的感覺。

但是,她心熱呼呼,腦海里不停地浮現酒吧裡面那個迷一般的男人的身影,揮之不去,怎麼都無法停止。

她很想知道,裡面的男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如此通天能力,這種好奇就像魔咒一樣,纏得她放不下。

終於,她忍不住掏出電話,打出去「趙哥,你好。」

「不是讓你陪雄哥嗎,他把你怎麼樣了?」電話那邊,傳來趙虎的聲音。

「正被他拉著陪喝酒,好不容易出來喘口氣。對了趙哥,那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很牛叉的樣子,你能不能告訴我他是誰?」溫玉忍不住問。(未完待續。) 「你上次不是問過我,江南最有錢是誰最能打是誰嗎,現在我就告訴你,其實這兩個是同一個人,就是那傢伙?」趙虎。

「就他?」

溫玉嬌呼,半晌才道:「難道他就是獵人保鏢公司的幕後老闆?」

「沒錯,就是他,他還是京城十大首富排名前矛的葉遠東的兒子。早段時間,名動全華夏的海天集團珠寶搶劫案中,他以一己之力,廢掉一支軍事化的劫匪隊隊伍,你他牛叉不。」

聽完趙虎的話,溫玉呆住了,半晌沒能話。

她沒想到,自己居然得罪這麼厲害的人物,好在人家沒跟她計較,不然她不知道怎麼死。

溫玉掛掉電話,走進酒吧,葉雄跟羅薇薇還在k酒。

看著桌面上那七八瓶空洋酒瓶,溫玉除了震驚兩人的酒量之外,更加震驚於他們的土豪。

這些洋酒,全都是幾千上萬塊一瓶,單單桌面上的酒,就價值十萬以上。

土豪的世界,她總算見識過了。

「夠了,再喝下去,我們真的醉了。」葉雄火辣辣地道。

「醉就醉,一醉解千愁,你不也想醉嗎?」

羅薇薇醉眼迷離地望著他,雙目中放射出無限柔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