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郝歡,他拍的第一部《驚嚇時代》雖然是爛片,但並不代表他是沒能力的導演,只是劇本沒寫好,演員沒選好,再加上他爸暗中操控,想讓《驚嚇時代》的票房撲街,好讓他回去繼承家業,所以《驚嚇時代》的成績纔會那麼差!

但他這部電影的真實票房是六千多萬元!這還是在全網黑的時候獲得的票房,否則如果他學某些導演一樣請水軍刷好評,刷好感,這部電影哪怕爛,那也有機會票房破億!

我這麼說,你應該深有體會。

因爲你主演過的一部爛片就是這種現象,所以你跟郝歡能比嗎?先不說他是導演,你是演員,就拿郝歡的演技來說,你就遠遠不夠資格跟他進行比較!”

聽着老黃這暴脾氣的話,郝歡一度認爲老黃不會是被蔡曉銘給戴了綠帽子吧?

不然他怎麼這麼仇視,這麼針對蔡曉銘啊!

這種時候,郝歡覺得自己要是不頂一下老黃,以後老黃就真的別指望在娛樂圈混下去了。

他擡了擡手,在蔡曉銘正想開口反駁之前說着:“老黃說的話我十分認同,蔡曉銘確實跟我沒法比!

他當演員混娛樂圈是爲了賺錢,而我拍電影是不想回去繼承好運集團,所以我跟他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人。

這麼說,可能有點打擊人了。但我沒有要裝逼的意思,也不是刻意針對他的意思。

只是老黃突然發脾氣說了這麼多話,還這麼認可我的演技等等,如果我不站出來說點公道話,那我還算什麼男人?

針對蔡曉銘,我跟他不熟,也沒有過什麼交集。但對於他,我還是挺了解的,因爲在我還是高中生的時候,我就已經噴過了他的拙劣演技。

據我所知,蔡曉銘出道多年,認識很多大導演,大明星,在娛樂圈裏的人脈廣到嚇人。

所以我猜測現在這個影帝獎的公衆投票評選是不是隻針對娛樂圈裏的明星們?所以那些跟他關係好的明星們想都沒想就給他投上一票,於是影帝就這麼頒給了他。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想,如果是主辦方內定的話,這就沒什麼可說的了,但我覺得主辦方應該不會做出這種砸壞自己口碑的蠢事吧?”

現場變得更加沉默了!

氣氛冰冷而又尷尬到了極點!

一個黃浩,其實還不算什麼,在娛樂圈的那些勢力面前,影帝也不過是跳樑小醜,想封殺他,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一件事情。

但多了一個郝歡,這就不好辦了!

因爲郝歡,那是郝富的兒子啊!

他們哪來的底氣去封殺郝富的兒子?

哪怕是娛樂圈裏最有勢力的公司,也不敢說出封殺郝歡這種話啊!

到時候,怕是好運集團直接就把他們的公司給強行收購了!

妙手神廚夏青竹 哪怕不收購,那也有的是辦法整垮他們啊!

正如郝歡說的,這特麼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好吧!

於是,蔡曉銘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

他不慫黃浩,但他慫郝歡啊!

他可以讓黃浩在娛樂圈裏吃不了兜着走,但郝歡?他沒法對付啊!要是對付了,到時候就是他吃不了兜着走了!

更何況郝歡他爸現在整的好運影業都已經是國內最大的影業集團了,到時候如果想要封殺他,誰還敢找他蔡曉銘拍電影?誰還敢找他合作?

所以,對於郝歡,蔡曉銘有氣也只能憋着。但他現在氣的並不是郝歡,而是黃浩!

要不是黃浩,現在會整出這種破事嗎?

原本就已經內定好的影帝獎,結果就這麼從嘴邊溜走了!

想想都來氣!

蔡曉銘深呼吸,強忍着爆粗口的暴脾氣,說道:“抱歉,這個影帝獎恕我無緣!我只想說一句,人都是會進步的,既然有人不認可我的演技,那我以後就用演技去證明自己!”

他憤然地走下了領獎臺,在風中凌亂的兩位明星主持都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而這時,意識到事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的主辦方領導上臺了,他趕緊強行解釋着,道歉着,希望黑幕內幕不會曝光出去,否則蔡曉銘涼了,他們這金牛獎也得跟着涼!

“很抱歉,鬧出這種事情實在不好意思,希望黃浩老師跟蔡曉銘老師可以消消氣。

這一次的影帝獎評選投票是我們主辦方疏忽了,可能正如郝歡導演說的一樣,不少人都覺得蔡曉銘老師的演技進步很大,所以沒怎麼想就把票投給了他。

爲了秉持公平公正公開的選擇,主辦方決定撤掉這一屆的影帝影后獎,下一屆我們會認真嚴格監督好評選以及投票的過程,爭取不會讓大家覺得有失公平。”

郝歡舉手道:“這麼說的話,那這一屆的其他獎也都可以撤掉了!甚至可以說是這一屆金牛獎乾脆直接取消算了。

影帝獎都這樣了,其他獎還有公平這種說法嗎?既然老黃今天做了第一個敢死隊的隊長,那我就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吧!

最佳導演獎的評選標準是什麼?如果是論票房成績的話,《回魂夜》的票房可是比韓導的《歡喜密探》多出了整整二十億!

還有周大導演的最佳人氣導演獎又是怎麼獲得的?論人氣的話,《決戰》的楊煜導演不是吊打他嗎?

還有最佳製作人獎的評選標準又是怎麼回事?不應該是按照電影成績跟影響力去評選才對嗎?結果這獲獎的製作人,那幾部代表作裏要票房也不見得有多少票房,要名氣也不見得有什麼名氣,更別說有什麼影響力了!

所以,你們說沒有黑幕我都不信!對此,我個人挺失望的。因爲我是第一次參加電影節,我還以爲這是多麼值得驕傲的一件事情,還以爲獲得電影節的獎項是多麼榮譽的一件事情!

結果我想多了,你們也讓我意識到了一個很可笑的事實,原來電影節裏獲獎並不需要靠本事,只要有人脈就行,又或者是可以背地裏花錢買這個獎項。

算了,我還是不說了。免得有人說我針對他,免得觸碰到了某些人的利益,以後想盡辦法針對我,抹黑我。

最後表明一點,我前面說的話並沒有針對誰的意思,尤其是躺槍的獲獎者們,所以聽一下就算了,別在意那麼多。”

臺上,主辦方領導也不知該說什麼了!

這特麼已經亂套了啊!

撤掉影帝影后獎了還不行,其他已經發出去的獎,竟然都特麼要收回來嗎?

這事情傳出去,以後誰還信金牛獎在電影行業裏的公信力?誰還會認爲金牛獎是國內最有代表性,最能證明實力能力的一個電影節頒獎活動?

他焦頭爛額地想着解決方法,郝歡則已經離開了座位,站了起來,對着懷裏抱着敷衍他的三個小獎盃的王樂欣,說道:“走了,這獎盃不要了,早知道金牛獎電影節也就這樣,那我就不浪費時間過來湊這個熱鬧了!”

王樂欣放下獎盃,趕緊跟着郝歡,在衆目睽睽之下提前離去。

黃浩也站了起來,不想再待下去,劉雨曦思想掙扎片刻,也站了起來,跟着走了。

張樺皺了皺眉,也決定了起身離開。

剩餘參與了《無間道》拍攝的兩位影帝跟影后也都無所謂地起身離去了。

於是,漸漸的,越來越多的人起身走了,這個開局無比令人期待,舉辦得那麼大氣輝煌的金牛獎電影節,就因爲影帝獎頒發給了蔡曉銘而被攪成了一灘臭水!

黃浩!

這一次的罪魁禍首,可是徹底得罪主辦方跟蔡曉銘了!

離開現場,走到外面後,黃浩瞬間慫了,對着郝歡慘兮兮道:“我爲了你得罪了金牛獎的主辦方跟蔡曉銘,你以後必須對我負責啊!”

……

PS:300月票提前加更慶祝一下中秋節,今天更新了一萬三千字,可以賞幾張月票犒勞一下不? 郝歡看着黃浩出來後秒慫的樣子,斥罵道:“我負責你妹!”

上了車後,郝歡這纔開口說着:“拉我下水我沒讓你負責就算好的了!這次跟你瞎搞,還不知道會捅出什麼麻煩來!

反正負責金牛獎電影節的主辦方機構肯定要接受電影協會的調查,到時候估計會查出什麼貪污腐化的現象,然後嚴正聲明整改金牛獎,儘量做到如你所願的公平公正公開。

到了那時,你走在外面就得小心了,說不準蔡曉銘或者是誰一氣之下找人捅你兩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反正與我無關,這件事是你引發的,我只是表個態,真正損害他們利益的人是你,所以老黃,你要好自爲之啊!”

黃浩一聽,更加慫了:“我們是一條船上的隊友啊!”

郝歡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不需要豬一樣的隊友。”

黃浩指着王樂欣道:“那王丫頭怎麼解釋?”

王樂欣:“???”

什麼意思嘛!

你什麼意思嘛!

好端端的幹嘛要罵人嘛!

郝歡忍俊不禁:“她不是隊友,是跟班小助理,所以豬一點不礙事,你就不同了,你不僅僅礙事,還礙眼啊!”

“……”

黃浩前面說得是爽了,但現在冷靜下來卻也擔心了:“你說我會被封殺嗎?”

郝歡說着:“你應該慶幸這是掃黑除惡,拒絕一切貪污腐化的龍國,而不是亂七八糟,人手都可能有一把槍的米國。不然別人直接都把你槍斃了,還用得着封殺你?”

劉雨曦頭疼道:“浩哥,你這次是真的衝動了。不過郝歡你也別嚇他,金牛獎最近幾屆的頒獎都有明星曝光過有黑幕。

《決戰》導演楊煜曾經就在訪談節目上公開說過這些黑幕,也沒見得他被誰針對封殺。不過楊煜也爆料說他私底下遭到過好幾次報復,比如他的車被人砸過好幾次,片場經常有人故意滋事搗亂,網上全是一些給他帶節奏拉仇恨的水軍。

這種事情,接下來估計就得發生在浩哥你身上了。反正這次蔡曉銘跟接下來要背鍋的主辦方領導肯定會恨死你的,就算他們封殺不了你,也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使勁噁心你的!”

黃浩嘴角抽搐道:“我本來挺安心的,結果你們這麼說我就安不下心了!至於楊煜,我就是看了他在節目裏曝光頒獎黑幕,所以我纔不爽蔡曉銘,站出來搞他的!

這龜孫子憑什麼拿影帝獎?當初我還沒火之前跟他拍過一場打鬥戲,我沒掌控好力度,一腳幹翻了他,結果這狗東西故意報復我,有一段鏡頭要拍的是我被他一拳KO打在臉上,當時他用盡了吃奶的力氣,真的朝着我臉上來了一拳,打得我嘴脣裂開縫了幾針,門牙都給打掉了一顆!”

他呲牙道:“你們看,我這門牙都是後面鑲的烤瓷牙,色澤比旁邊那個白亮了幾分!”

郝歡咳嗽道:“我還以爲蔡曉銘是不是給你戴了綠帽子,所以你纔會噁心他的,沒想到你們倆還有過這種深仇大恨啊!”

戴你妹的綠帽子!

你還會不會說人話了!

黃浩嘆氣道:“算了,一人做事一人當,這次是我衝動了。以後大不了不當演員,不混這口飯吃了。”

郝歡點頭道:“挺好的,反正演員這口飯也不是那麼好吃,你能迷途知返,那就再好不過了。”

黃浩又是嘴角抽搐,我只是這麼一說!你別當真啊!而且這種時候你不應該拍着我的肩膀,說老黃啊!不要慫,就要幹!以後我罩着你了,就憑那些歪瓜裂棗,哪來的資格封殺你?放心,以後你的資源我保證給你安排得妥妥的,讓你繼續火遍大江南北,狠狠地打擊他們,這麼一來,這圈子裏就會有越來越多敢說實話,敢曝光黑幕的明星了!

結果……

郝歡他不按套路出牌啊!

劇本我都寫好了,結果他怎麼就突然自導自演了呢!

黃浩咳嗽道:“雖然我這麼一說,但心裏還是有點捨不得啊!我18歲出道,現在都演了快30年的戲了,如果我就這麼退出這個圈子了,到時候其他人肯定會認爲我說實話,得罪了主辦方跟蔡曉銘,然後遭到了封殺,這以後誰還敢揭露黑幕,跟娛樂圈惡勢力鬥爭到底?

所以我決定了!我接下來就簽約你家的好運影業,當你家第一個上門影帝!我不能就這麼放棄了,我得好好表現,繼續活躍起來,這樣纔會讓蔡曉銘這些人不敢再在娛樂圈裏一手遮天,以爲人脈廣就可以爲所欲爲!”

郝歡鄙夷道:“老狐狸!你這尾巴總算露出來了!敢情你一早就打算抱我這條大腿了,所以壯士斷腕,才豁出去懟主辦方,懟蔡曉銘的吧?”

咳!

黃浩認真道:“我沒有!你別污衊我!我懟蔡曉銘那是出於私人報復的心理,並不是想要抱你這條大腿!只是現在我得罪了他們,以後怕是沒有什麼人肯找我拍戲合作了,所以才靈機一動,想到了好運影業!

你家這好運影業雖然收購了光線影業,但發展跟業務還不夠成熟,所以光有勢力資金是不夠的,還得有不少優秀藝人才能在娛樂圈裏站穩跟腳,才能一支獨大,最後一手遮天!所以好運影業真的太需要我這種優秀藝人了!”

“要點臉吧!”

郝歡扎心道:“你說你除了拿過一次影帝獎外還有什麼是值得投資值得一提的地方?現在的藝人,吃的是青春飯,所以你已經過時了啊老黃!”

黃浩窮追不捨道:“我雖然是年紀大了點,但我保養得好啊!沒看咱們靠在一起就跟親兄弟差不多嗎!”

郝歡呵呵一笑,論不要臉,他現在只服老黃!簡直比自己還不要臉!

而這時,劉雨曦忽然開口,給黃浩助攻道:“我跟華誼的簽約合同也快過期了,既然好運影業有意做大做強,需要不少能撐得上臺面的藝人,那我也毛遂自薦,簽約好運影業好了!”

黃浩給了劉雨曦一個幹得漂亮的眼神,跟郝歡父子混纔是王道啊!那些傢伙也就只會盯着國內的娛樂圈市場,搞一些見不得光的髒錢,而郝歡父子就不同了,這一看就是要征服國內市場,然後征服國際市場的節奏啊!

所以此時不投資更待何時?

黃浩還是很有遠見的!

不然他就算再不爽蔡曉銘,也不會腦殘到公然在金牛獎的頒獎典禮上搞事情,損害了不少人的利益。

郝歡也是服了,黃浩看得出這老油條是有預謀想抱自己大腿的,可劉雨曦怎麼也突然抱上來了?

她也不要臉了是吧?

當初還發微博說打死也不拍自己的電影了,結果現在不只是拍了,還打算要簽約好運影業!

這臉,都不用別人打。

她自己就已經打得夠響亮的了!

王樂欣倒是像個傻子似的,完全不知道自家老闆都被別人算計了,還喜滋滋地說着:“雨曦姐,你的合同什麼時候過期呀?我到時候幫你跟顧經理說一下,她也負責簽約藝人的!”

這蠢豬瞎高興什麼呢!

他們倆都是佔我便宜來的啊!

郝歡也懶得鄙視他們了,說着:“你們想簽約好運影業就簽約吧,反正我不管好運影業,到時候你們別因爲資源少,沒什麼通告,然後過來找我抱怨就行!”

“嘿嘿,資源通告啥的都無所謂,反正有個靠譜的後臺公司,這些問題就都不是問題了!”

黃浩得意了會兒,然後說着:“你們現在是回酒店還是去我家坐坐?要不我包個遊輪帶你們去游下外灘?”

郝歡乾脆應道:“行吧,給你一下獻殷勤的機會,不過你能不能包到遊輪啊!要是包不到,那我就買艘算了!”

“……”

媽蛋,一言不合就裝逼嗎?

黃浩懶得給郝歡裝逼的機會,說着:“放心,我經常包遊輪的,要不是買了沒地方放,也沒什麼時間開,我也就買一艘玩玩了!”

郝歡伸手,示意道:“吹牛不犯法,你繼續。”

“咳,算了,不在你前面裝了,反正也裝不過你。”

黃浩不吹牛了,不過包一艘近景遊輪對他來說不成問題,既然投資了郝歡,那他最起碼也得讓郝歡玩個盡興再回去,不然這地主之誼就沒友誼了啊!

劉雨曦說着:“我們還是先回酒店換一下衣服吧,反正這電影節已經過了,接下來遊玩的話就沒必要穿這麼正式了。”

王樂欣低頭看了看自己這身裝扮,幾百萬的裙子鞋子,就只是穿了這麼幾個小時?

她覺得這也太浪費了!

而且除了這種場合,其他時候她都沒機會,也沒必要穿這麼好呀!

她看了看郝歡,等回到酒店後,偷偷溜去跟郝歡說着:“老闆,我聽雨曦姐說這裙子鞋子都很貴,現在電影節參加完了,我……”

郝歡打斷道:“要還給我是吧?行,那你脫下來吧!”

“哦……”

王樂欣伸手到後面解開衣服釦子,然後發現不對啊!頓時臉色一紅,緊張道:“我……我回房間去脫。”

“真是蠢得跟豬似的!”

郝歡無語道:“行了,這裙子跟鞋是別人送給我的,沒花一分錢,你拿回去穿就是了!挺適合你的,今晚就這麼穿着坐觀光遊輪吧,不然就你平時的村姑裝扮,看都懶得看你一眼。”

“哦……那,那我回房間去了。”

王樂欣趕緊溜走,感覺剛纔自己的操作真的蠢哭了,還好釦子有點難解……

劉雨曦看着她神情怪異地走回來,說道:“怎麼緊張兮兮的?是不是揹着我去偷情了?”

“偷你個大頭鬼……”

王樂欣說道:“我只是去彙報了一下工作……”

劉雨曦問着:“是嗎?什麼工作這麼重要呀?竟然需要當面彙報?說來聽聽?”

“機密!”

王樂欣脫下高跟鞋坐在牀上,拿過手機不搭理劉雨曦了,這女人好壞,也跟郝歡一樣欺負人了。

劉雨曦笑看着這個心裏有鬼的蠢萌傢伙,說道:“我猜猜,你是不是因爲我說了這裙子鞋子那麼貴,所以去跟郝歡說要退還給他?然後被他給教訓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