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每想起那驚魂七日,修遠就覺得之前枯燥的三個月星空赤道生活也值了。但這種熱度也不只過兩週時間就開始減弱,現在的他,再一次覺得這裏的工作那麼的枯燥乏味。

“吶,連叔,你爲什麼不離開這裏呢?”

“……”沉默ing……

“每天從早到晚就是看這一層不變的景色,你老不覺得煩嗎?”

“……”你纔是最煩的。

“而且就算不爲你自己考慮,那爲你老婆兒子之類的,太空工廠的廠長啊,那可是比現在工作收入高出十倍吧!而且全朋族現在也才六個太空工廠,幾十萬人之六誒!要是我,我可不會放過那麼好的機會!”

“因爲你是年輕人。”

“是啊,我是……誒!!!你居然回答了!”修遠一臉驚異,彷彿看到蟲子腦蟲在自己面前跳搞笑肚皮舞一樣。

“因爲你太煩了。”說是老人,實際上也才五十多歲中年的連叔雙眼依然沒有離開顯示屏:“至於你說的那東西,收入?我的收入足夠我和我老婆用,兒孫自有兒孫福,他們的事我管不了也別想花我的。至於名聲什麼的?那東西又不能當飯吃,反正我是習慣現在的工作,也沒想過換一換。”

“哦……我知道了。”修遠似有所悟地點了點頭:“你老就是那種因循守舊的人。”

“因循守舊?”

連叔愣了一下,苦笑一聲,搖頭不再言語。

所謂的因循守舊定義,是指那些無法適應社會變遷而保守不思改變的人。這種人中不少,現在還在使用着古老的傢俱之類的東西,給人一種老舊頑固的錯覺,聽起來似乎和人類的評價差不多。

可問題是,當將社會變遷的長度從人類的幾千年,壓縮到朋族的幾十年後,定義就開始產生變化。

翼人四級大腦帶來的超速計算能力、幻界模擬帶來的時間延長能力、空幻研究模式帶來的無障礙突破能力、神石科技帶來的科研瓶頸突破能力、蟲族壓迫帶來的緊迫感、朋族網絡技術帶來的信息實時共享能力、以及精神力意識研究而出現的記憶複製能力等等諸多因數重合,使得朋族的技術、學習能力都以一種讓所有宇宙文明感到震驚的速度飛速成長着。

短短五十年時間,朋族就從原始村落形式的土着社會,發展成了現今能夠走上臺面的初級宇宙文明,速度之快讓人咋舌,可很多方面也意外地全面。

但有一點卻是朋人無論如何都無法迴避的,那就是民衆的接受強度。

前四十年時間,雖然朋族科技進步一樣快速,但大多還是在簡單的方面進行提升,例如從馬拉車到浮空轎車、從紙張寫字到意念輸入這種,其實只需要稍稍學習就能掌握,所以人們接受起來還是很輕鬆。

然而最近十年間,技術的發展越加快速的同時,技術的複雜度和掌握困難度也在與日俱增。

這種情況之下要想學習新技術,即便自我學習能力再好的人,也難以短時間掌握。

於是,人們不得不開始藉助朋族網絡的實時信息共享作用來輔助,這導致很多人一旦脫離網絡,恐怕會連家裏的某些高技術傢俱都不知道該怎麼使用。

這到底算是他們學會了,還是隻是借用着別人的經驗呢?還不好說。

但這種對朋族網絡的依賴性,一定程度上卻是長老院希望看到的,因爲很有利於朋族網絡的建設。

此外,另有一個方法可以從根本上解決人們學習能力缺失的問題,那就是直接對已經學會的人的記憶進行復制,這一技術的出現讓朋族可以立馬出現全民高級研究員的現象,但那只是理想狀況。

因爲這涉及到自我的認知問題,不少人認爲複製別人的記憶會擾亂自我。

如此一來,真正能夠接受記憶複製的人少之又少,又多集中在青少年中。而老人們,則固執地認爲自我學習纔是王道,然後卻因爲沒那麼多時間學習,而在努力無果之後將一切標定爲‘現有普通技術已經夠用了,不需要在這些上面追求新的’。

於是,追求新事物的青少年將這些不願意接受的老人評價爲因循守舊。

而長老院方面也不知道誰對誰錯,對此也沒怎麼限制。 “因循守舊也不錯,至少我們可以花更多地時間去理解你們眼中的老東西,察覺其中所蘊含的設計人員的內心,感受其中不爲人知的優點,體會那一絲感動。”

“而你們呢?看似跳脫機靈,但更多的卻是浮躁、喜新厭舊、難以定性……”

連叔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那被評價爲老舊的鋼板製作的操作檯,撫摸着上面那些因爲常年工作而留下的劃痕,彷彿那不是劃痕,而是歷史的刻印一般,細細品味着其中的記憶與美好。

對修遠他們的想法,連叔顯然不屑一顧:“有時候我真的在想,高速發展的技術讓你們這些年輕人變得浮躁不堪而難以定性,這對於朋族而言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好壞我不知道,但我清楚如果沒有技術的高速發展,我們連蟲子都擋不住,還何談現在的美好生活?”修遠也不甘示弱地予以反駁。

但他不知道,他正好說出了長老院衆人所同樣矛盾的地方。

就算是提出用技術儲備來控制新技術流入社會的速度,從而降低全社會的浮躁情緒同時,又可以保證技術發展速度,這樣的論調。可面對蟲子的不斷逼迫,爲了將最先進的武器裝備部隊,各種技術又不得不推廣開來以擴大生產。

朋族人少,密集,一旦擴大生產,顯然就無法保密,而出於對聯入網絡的同族的信任,人們也很少在意這些。

於是,技術進入工業生產流程,迅速就被逐利的民間公司翻出來變成優秀的民用產品。而有了第一家公司推出的高技術產品,那別的同類公司爲了不被超過,就不得不提出同樣的、甚至更進一步的產品,於是朋族的技術就彷彿多米羅骨牌般一個推一個地無法停下。

這看起來是好事,畢竟技術提升了,朋族戰鬥力會加強。

可面對五花八門,幾乎每隔幾個月就要更新一次甚至出現全新東西的社會,接受能力稍弱的中老年還好,他們能夠穩住內心,跳脫的少年們卻在這些新事物的衝擊之下,深深地陷入其中,迷惘。

這東西很好,那東西更好,可過幾天似乎又絕對會有更加好的。

怎麼辦?

等?

不可能,就算你等到過幾天更好的出現了,難道再過幾天還不會出現更加好的?難道就不用了。所以今天買一個,過幾天看情況似乎比這個更好,於是今天買的就丟了……無限循環,周而復始,使得人們難以靜下心來去了解某一個產品,不斷複製新產品的使用記憶,不斷丟掉舊的換上新的。

在這種情況下,你讓一個人如何靜得下心來?

即便是沒有蟲族壓迫,在這樣的技術輾壓之下,也沒幾個人能夠冷靜吧?

於是,人們一方面推崇朋族前幾十年間,那些努力的人對某一個技術的掌握深入,評價那些人多麼不可能存在般的神奇,例如釣魚技術多麼多麼高端,然後另一方面卻繼續使用着不斷出現的新技術,從人力拉網到電棍掃蕩,再到機械捕魚,再到現在機械螞蟻自動捕捉還帶殺掉後清理甚至可以給你烤熟了……

“管他了,有好東西就用,舊的就扔掉。”修遠有些說不過連叔,果斷耍起了無賴:“至少我們依靠這些技術擋住了蟲子!”

好吧,話題果斷還是繞回了那個矛盾。

“果然,還是需要幹掉蟲子之後,我們的社會纔會真正穩定下來嗎?”連叔說出來大部分朋人甚至於長老院衆人的心聲。

可在思想深處,人們還有着擔憂,那就是:“就算是蟲子被幹掉了,在朋族已經成爲宇宙種族的現在,我們肯定會去接觸宇宙文明。到那時候,一樣會有很多甚至更多需要我們追趕的東西,難道這種躁動與高速發展因此還會繼續下去而沒有盡頭嗎?”

這也是空幻等人心中所擔憂的。

不過這問題被空幻某次當着8051的面提出之後,卻引起丰姿卓越的人妻一陣嘲笑:“以空幻你的人類記憶來說,這就是典型的杞人憂天!”

“爲什麼這麼說?”當時的空幻顯然對8051的反應感到意外。

“很簡單啊。”小8樂觀地笑了笑,躺在空幻腿上不斷轉動身子賣萌中:“這個宇宙那麼大,那哪麼容易遇上宇宙文明。蟲族的出現是意外,現在想象,系統下黑手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而等解決了蟲族,以我們從蟲族那隻腦蟲處獲得的情報,整個雙月所在的星系裏面都沒有別的宇宙文明存在,而且這個星系雖然現在已經失去系統保護而出現在宇宙衆人眼前,可從前因爲系統保護都是被稱呼爲迷途星系,宇宙那麼大,短時間內很難出現別的宇宙文明發現我們。”

“那麼計算一下,從我們解決蟲族開始到朋族發展到星系邊緣或者遇上宇宙文明結束,這期間的時間怎麼說也能有個幾百年吧,幾百年的穩定期,應該足夠我們讓朋族的社會完全穩定下來了吧。”

“真的?”

“當然是真的,別以爲技術越先進,對時間的應用就越短。真那樣,宇宙文明發展到高級階段豈不是要將一秒鐘掰成一年來用都不夠了?或者一下子就走到文明的終結?而事實上,以我從系統處截留的消息表明,由於高技術的研發困難,有些文明幾千年都沒法進步也不是什麼異常狀況,而是很多文明都存在的。”

“所以,我們朋族在解決蟲子後可以輕鬆應對嗎?”

“嗯,真聰明。”

但是否真的如此,8051和空幻不知道,朋族高層也不知道,坐在浮空島控制室內一面盯着近乎一成不變的顯示屏,一面與連叔有一搭沒一搭聊天的修遠也不知道。他們所能做的只是繼續堅守崗位,做着各自份內的工作,爲朋族當前應對蟲族的戰鬥付出一切。

然而就在此時,本來與連叔有一搭沒一搭聊天的修遠,正打算提起茶杯喝口茶提提神時,雙眼無意間掃過顯示屏,卻眼前一亮。

“好像有什麼東西!”他撲到了幾個月幾乎一成不變的顯示屏上,開始控制操作杆細微調整天文臺的轉動,慢慢回溯。

“怎麼呢?”一旁的連叔依舊沒有將視線從自己負責的幾個顯示器上挪開,但也將注意力分了不少在修遠處。

星空赤道的地位下降後,工作人員也少了很多,像這種控制室本來有五個人,現在卻只有他和修遠兩人,否則他也不會理會看起來很煩人的小夥子了。

就在這時,修遠發出一聲驚呼。

“快!快發警報!!蟲族大部隊!!!” 朋族花了數年時間,以飛速成長的軌道器技術,將接近三百顆大大小小的衛星投送到了中低軌道上,從而構建起來一個自認爲嚴密的外太空預警體系。

然而就在1月2日系統保護消失的第二天,蟲族就以實際行動狠狠地打了朋族一巴掌,告訴他們,你們那個所謂的外太空預警體系,實際上是漏洞百出的漁網,別說小魚,恐怕連鯊魚都能輕鬆繞過去。

以1月2日開始,到兩週後最後一隻突入的蟲族被親自動手的星球意志雙月斬殺爲止,蟲族竟然在兩週時間裏,藉助無數的漏洞將三千多隻觸手怪級別的怪物突入大氣層。

雖然這次蟲子中沒有巢穴,可卻是散亂分佈的,朋族改組後的六支大氣層艦隊爲了應付這些敵人,在全球各處活動,疲於本命。

此戰的戰鬥部分倒不是主要問題,重點在於趕路和繁瑣猶在前幾次蟲族侵略之上,更主要的是必須以最快地速度遏制蟲子的擴散,以避免對方瞭解到雙月星的核心情況。

但政府中也有好多論調提出,正因爲蟲族此次爲了試探系統保護是否消失,而投送的這爲數不多的蟲族的活動,才讓朋族清晰地認識到自己的缺點,從而在蟲族再一次絕對會是大規模的進攻出現的時候,有提前的戒備,能夠分出更多的預警能力去彌補那些漏洞。

然而,雖然後世史書是這麼寫的,可實際上在幾周後的2月5日,蟲族自系統保護後第一次大規模入侵開始的時候,仍然讓蟲族從看似密不透風的雙月星預警體系中找出了漏風點。

直到蟲族大部隊都快接近軌道1000公里高度時,這羣蟲族才被一個原屬於星空赤道體系的浮空島觀測站小兵偶然間發現。畢竟,發現漏洞到應對的時間,一個月而已,太短了。

不過……

“幸好被提前發現了!”

低軌道高度780公里處,雙月星某空域,高速機動的艦隊旗艦主艦橋內,朋族第一太空艦隊指揮官迪亞上將有些感慨地看着網絡中剛剛發佈過來的攔截命令,忍不住搖頭:“人家都進入1000公里高度了,我們能夠趕得上嗎?”

“就算趕不上,至少我們也可以在上空實行軌道轟炸,讓這些蟲子也嚐嚐被佔據制空權的痛苦吧。”網絡之中,新組建的第二太空艦隊指揮官,原大氣層作戰集羣指揮官昊天上將如是說道。

第二太空艦隊的組建早在計劃之中,朋族的本意是完成一個艦隊的組建之後,再以此爲基礎分裂組件第二艦隊,同樣的方式再去組件第三、第四艦隊。

然而此次蟲族突襲讓朋族認識到了己方集合起來的實力不錯,可靈活機動的艦隊數量太少的問題,不得不提前開始組件第二艦隊,甚至連第三艦隊的架子也由原大氣層作戰集羣爲基礎搭了起來。

按照計劃,朋族太空艦隊的主力艦隊,每一支都將擁有母艦一至三艘(嘎山級)、主力炮擊艦(流星級)三個編隊九艘、彈幕護衛艦(自由級、自由改)三個編隊九艘、綜合醫療補給艦(港灣級)兩艘、以及一個空港和六顆防禦衛星作爲基地,從而組成全方位的戰鬥集羣以對付蟲族的太空部隊。

不過時間緊迫,現在除了第一艦隊達到標準外,昊天的第二艦隊也只實現了一艘嘎山級母艦望山號和基本上只達到一半標準的艦隊編制,空港更是暫時別想了。

至於第三艦隊,看起來是更慘的,現在連母艦都沒有到位,只有三艘流星級炮擊艦、六艘第一第二艦隊支援的自由改彈幕護衛艦和一艘港灣級綜合補給艦。

不過在爲了彌補第三艦隊艦載機武裝的缺失,正在搭建指揮框架的太空指揮部下命令將本來要編組到特別部隊的洞山號支援艦,臨時借調給第三艦隊之後,單論破壞力,第三艦隊卻成了三支艦隊中最強的。

因爲,洞山號已經徹底轉變成了質能武器搭載投送用的母艦。

“可惜刑天那個老小子轉到軍事院參謀總部去了,指揮官換車了蘭英這個小丫頭,否則第三艦隊搞不好會被變成暴力狂吧。”閒暇聊天時,昊天曾在迪亞面前這麼評價,對此迪亞也只能裂開嘴偷笑。

至於當時在一旁被稱爲小丫頭,實際上只比兩人小一點的蘭英上將,似乎一直保持沉默。

但此時,重點還是在攔截蟲族上。

“軌道轟炸是沒問題,可問題是蟲族不可能不知道這些吧?身爲宇宙種族,和宇宙文明戰鬥了那麼久的它們,又會做出什麼反應呢?”

“無非是三種,其一,降落後立馬鑽進地底。以蟲族在白月和藍月的表現,這個可能性不小,但考慮到對方部隊成員體型,即便鑽進地底,恐怕也不是全部。但只要進入地下世界,有那兩位幫忙,蟲子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還有種方法當然是直接攔截我們,讓我們掌握不了制空權。但那就是硬碰硬了,至少我對我們的戰鬥力有信心。”

這時候的昊天雖然想到了質能轉換炸彈,可深知其攻擊範圍的他並不認爲在太空這種寬敞戰區,蟲族又沒有使用地面一樣密集蟲海戰術的情況下,這類武器能夠發揮多大的威力。

因此,昊天還是將更多的信心,寄託在了那些無人機上。

自從只裝備20mm速射炮的冥蝶1型無人機,這種單一武器無人機帶來的優缺點被反饋給朋族工業聯合體後,同樣裝備單一武器,卻是80mm轟擊炮的冥蝶2型、500N雷霆炮的冥蝶3型、以及300N電漿炮的冥蝶4型很快被推了出來開始裝備太空部隊。

據說工業聯合體甚至爲此提出了一種概念無人機,以一個基礎通用機型,可以在需要時隨時快速地更換其他種類武器的類型,只不過兩個月內是無法看到實物。

所以,昊天此時的注意力還集中在三支艦隊,那加起來整整162架各型號的無人機上。

“還是數量太少了啊!”他這樣感嘆:“其實,既然只需要一個外掛運輸模塊和一個指揮控制模塊,那爲什麼不在每一艘戰艦上都配置一個小隊到一箇中隊不定的數量呢?那樣我們的太空部隊無人機的數量即便是現有戰艦下也能夠翻一翻吧。”

只可惜即便軍事院方面對於昊天提交的這種想法予以肯定,但這畢竟涉及到整個太空部隊的戰艦改造,動靜太大沒時間去做,最後只能被否決。

不過據說新一代太空戰艦中會考慮這種設計,但那是以後的事情了。

“那麼第三個方法呢?”

見距離還遠,大概因爲登陸需要減速,所以蟲族也還在860公里左右的高度,即將進入蟲族警戒範圍的迪亞不慌不忙地向昊天詢問。

“第三種,其實就是現在各地爲了避免被蟲族而發現採用的方法了。”

“原來如此。”

既然系統保護已經消失,朋族卻又採取的聚居模式,如果要躲避蟲族的精確隕石攻擊,單單依靠太空艦隊依然稍顯淡薄。別的不說,蟲族如果多積累幾次,一次性投送兩三千顆中大型隕石,那朋族就只能乾瞪眼的份。

但要讓所有人都躲進地底,這有說不過去。

並非只是面子的問題,還在於朋族在浮空島、地面工業區的建設投入了太多,特別是地面與太空聯繫的投送器可都是隻能在地表和浮空島建設的,難道就爲了躲避,朋族就必須放棄太空嗎?那太可笑了。

於是,爲了應對系統保護的消失,朋族方面提出了許多建議,最終被採納的方式很簡單——雲層。

並非是人工製造雲層,而是在星球意志的幫助之下,計算全球氣象變化規律之後,對全球氣候進行調整,從而造成各個工業區周邊常年雲層聚集現象,而且是動態的雲層變化的情況。

這些雲層不會長時間留在一地,但無論如何移動,總會有那麼一團雲擋在各個工業區上,從而避免被蟲族發現。

至於浮空島,則可以依靠機動能力,跟在移動速度本就不快的雲層之下,這樣更適合隱蔽。

地下城當然就不需要擔心。

可雖然是由星球意志親自來運行這一變動,而非會對氣象造成極大影響的陰神級們,這樣大面積的氣象改造終歸還是會影響星球的狀態,所以小8和雙月計算之後,給出了空幻和他的朋族們一段不長的時間,要求至少在這段時間內讓朋族不再需要雲層的保護。

具體多長也只有空幻知道。

理解完昊天的意圖之後,第一第二艦隊聯合編隊也已經即將進入蟲族大部隊警戒的區域。艦隊內部開始發佈臨戰警戒命令,那些被強制休息的士兵們一個個忙不迭地從牀上跳了下來,顯然沒幾個真正休息成功的。

財閥千金掉入妖孽窩 雖然這可以被評價爲勇敢好戰,可這也表明了朋族方面新兵的比例,或許因爲幻界本來帶有一定做夢的情況,訓練如何休息卻是幻界沒法進行的。

“艦隊即將進入攻擊範圍,距離600公里,各艦警戒!”

“母艦開始投放有人機,無人機最低限度啓動!”

“第一艦隊呈現戰鬥隊形散開!以護衛艦爲前驅,炮擊艦隨後!”

“第二艦隊注意,本次任務爲協助第一艦隊作戰,主要目標標定爲中小體型蟲族,艦載機編隊接受第一艦隊航空指揮中心指揮!”

……

一道道命令下達,在臨戰氣氛並不非常濃烈的情況下,所有士兵都按照訓練的水準高水平發揮,迅速完成了這些命令。

這時,迪亞也將注意力臨時抽出,轉頭詢問一旁的副官。

“去看看第三艦隊到哪兒呢?之前有巡邏任務沒有在空港一起行動的她們,應該會比我們早一步到。”

“是。” “距離接近!”

“蟲族已經發現我們了!”

“蟲族炮擊注意,天啊!這次蟲族的電漿炮擊距離增加了,現在距離我們可還是有一百多公里遠啊!速度好快!”

“慌什麼,無人機編隊啓動,將這些慢悠悠的東西給我清理掉!”

沒有什麼回答聲音,在接到命令的同時,無人機編隊中那些冥蝶3型雷霆炮無人機開始脫離編隊,迎着看起來密密麻麻彷彿一堵閃光的牆壁般衝向艦隊的電漿球羣衝鋒。

就在後方觀戰指揮的腦蟲嘲笑着朋族的自不量力之時,一個大隊的冥蝶3型無人機分散開來。

隨後,從各架無人機的機腹噴出一串串網狀閃電。

下一刻,彷彿網魚一般,由一個大隊無人機雷霆炮發射而連接起來的‘巨網’,將幾千顆電漿球網在其中,當電漿球碰觸到電網的同時,內部濃縮的電漿隨即不穩。

然後,連綿不斷的爆炸閃光,將整片宇宙空間照的透亮。

一架衝的較前的無人機躲閃不及,被巨量電漿球引爆後產生的電磁場影響,差點撞入爆炸區域,所幸1D級的人造大腦即時反應過來,規避了這一次危險。

誰說督主沒愛情 當爆炸結束之後,本打算立刻發出第二波攻擊的蟲族隨即停下動作,顯然也是被雷霆炮集體近距離發射所形成的,近乎電漿球絕對防禦網一樣的東西給鎮住了。

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但隨後,蟲族羣中再次飛出一團團墨綠色煙霧。

錯上霸道ceo 因爲是實體物質,在宇宙空間之中完全靠慣性移動之下射程會非常長,即便速度比電漿球還慢一線,但卻以更爲寬闊的模式向朋族艦隊衝來,似乎要整個吞噬朋族艦隊。

冥蝶3型無人機機羣自我分辨能力不高,發現雷霆炮輕鬆解決電漿球之後,以爲這次的墨綠球體一樣可以解決,所以根據自我判斷轉身就向那些東西衝去。由於距離已經接近,等發現無人機動作之時,對方已經開始啓動雷霆炮。

下一刻,一樣是雷網閃爍,然而墨綠球體除了少部份直接撞上電網而被攔住外,其餘都輕鬆地穿過電網區域,對電網形成的混亂磁場視若不見。

雷網狀態下的無人機機動力下降不少,躲閃不及之下,當場就有六架無人機被擊中。

隨後,鋼鐵合金製作而成的無人機彷彿遭遇濃硫酸一般,瞬間冒出大量煙霧,並一點點縮小最終化爲一片冰凍液體殘骸。

“是腐蝕液體!”

“召回冥蝶3型,讓4型上前,以電漿球的高能量清理腐蝕液體最好!”

“遵命!”

面對朋族方面的應對,蟲族不可能與朋族如同下棋一般你做一件事我才緊接着反應。當朋族無人機被腐蝕球攻擊的同時,從蟲羣之中就衝出一大羣小型蟲族,並迎上了打算攻擊腐蝕球的無人機羣。

而蟲羣內部則開始將電漿球和腐蝕球混編髮起攻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