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花家】

「多情公子」花千錯

花玉蝶

「荼蘼花開」花茶

【五嶽劍盟】

【嵩山】劍派:

「金面佛」冷震岳

【衡山】劍派:

五大劍叟

【迷天盟】

盟主「數典忘宗」易先生

——情婦:桃小妖

——義弟:

哭魔

笑魔

——手下:

天鬼

地鬼

人鬼

——徒弟:

東怪

南怪

西怪

北怪

【南海派】

掌門南海仙翁

——弟子:「南海書生」南海漂

【血河派】

宗主「血河龍王」申屠鰲

——女:血鳶尾

————丫鬟:小紅

——弟子:姬北命

【青海派】

青海三子:

青靈子

【全真教】

大掌教魯不邪

【落花軒】

家主蕭斷眉

——母:蕭老夫人

——子:蕭揚眉

——女:蕭小眉

族親:

「碎心琴」蕭輓詞

「萬里飄紅,寧死不從」蕭三

【蘇州】分舵舵主「金鞭擒鵬掌」孟楚白

——部屬:

「矮金剛」胡大勇

「飛雲手」伍剛

【聽雪樓】

樓主「小樓一夜聽春雨」顧西樓

長老:

顧琴一

顧書三

顧畫四

【試劍山莊】莊主顧劍五

——門房:顧咕咕

顧詩六

顧酒七

顧歌八

顧舞九

顧花十

【冷楓堡】

「天下第一諸葛」冷武侯

——總管:「辣手人屠」冷屠夫

【金錢幫】

幫主「富可敵國」金不換

——子:金小換

——師爺:黎元芳 就在李國亭指揮他的連隊向這股突然冒進的北伐軍發動進攻的時候,“呯呯“的槍聲震撼了這座遠離都市的小鎮。小鎮上的人們聽到槍聲響起,紛紛跑回家,家家關閉大門,戶戶緊鎖窗戶,躲在自己的家裏,不敢出來。

聽到槍聲大作。 雪山飛壺 冷水鎮小學的操場上,正在吃飯的其他營的士兵立刻站起身,抓起槍,往外跑去。

鎮子中央,劉團副已經向各營下達團長命令:立刻把鎮政府和這座學校包圍起,所有人不能出入,凡是冷水鎮的鄉紳和政府人員,一律就地逮捕。

已經從操場涌出來的各營士兵,馬上被各營營長帶領,去執行團長的命令了。

參謀長黃憲聽到槍聲,馬上帶着二營營長和一部分士兵,趕到李國亭他們連隊,不過,他們還是來晚了一步,那些北伐軍,已經被李國亭打敗。除了了抓到的一些俘虜,還繳獲了一些槍支彈藥。

於是,黃憲囑咐李國亭,馬上把這些俘虜押解到鎮鎮府大院去。他要趕去把這裏的情況向團長彙報。

趕回鎮政府大院的黃憲,一見葉團長,馬上報告:“團長,好消息,那股流竄而來的小股北伐軍,已經被我軍打敗。”

“好,乾的好。是誰幹的?”站在冷水鎮鎮公所裏的葉團長,聽劉團副一報告,臉上立刻露出笑容,高興地問。

就在這時,劉團副也從外面走進來,他也聽說了李國亭他們連打敗北伐軍的事。聽團長問,便馬上說道:“團長,是一營幹的。”

“團長,是李國亭他們連隊乾的。”馬飛見劉團副在彙報這件事時,隻字不提李國亭,知道這劉團副一直對他們弟兄三個不感冒,就趕緊上前補充。再說道李國亭這三個字的時候。還特意加重語氣。

“哦,李國亭,這小子有種。那時候救俺,俺就看這小子行。有膽量。來人,把李國亭給俺叫來。”葉團長喊道,立刻,有一名士兵奉命出去叫李國亭了。

“團長大人,我們冤枉啊。冤枉啊。”在鎮公所的大廳裏,杯士兵們捆綁起來的冷水鎮長及一幫鄉紳,坐在地上,朝站在他們不遠處的葉團長喊冤。

葉團長轉過身,走到冷水鎮鎮長喝那把那幫鄉紳面前,眼睛一瞪,呵斥道:“你們他孃的還喊冤,你們冤,那我冤不冤。奶奶地,你們竟敢私下勾結亂黨,想謀害我。老子現在就把你們槍斃。”

一聽葉團長說要槍斃。冷水鎮鎮長連忙朝葉團長跪地磕頭求饒:“長官,我們真的是冤枉啊,我們沒有勾結亂黨。求長官開恩。”

其他鄉紳也趕忙跪地求饒:“我們沒有勾結亂黨,求長官饒命啊,求長官饒命。”

就在這時,李國亭從外面走進來。他一見葉團長,立刻立正,舉手報告。

“報告團長,二連連長李國亭奉命來到。”

葉團長見李國亭來到,馬上擡起頭,對着李國亭喊道:“二連連長,誰下的命令打的?”

李國亭望着葉團長,揣摩不出葉團長是什麼意思,這次戰鬥,是自己擅自帶領連隊行動的,行動前,並沒有得到團長的指示,要說就是違抗軍令,擅自行動。輕則撤職查辦,重者軍法處置。這一點,明明白白寫在軍令上的。李國亭在新兵連就記住了。這次行動,他本來不願擅自下命令,不過,馬飛對他說的一番話,在李國亭看來,也完全有道理,再則,這股北伐軍已近來到離冷水鎮很近的地方,若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的彙報、請示,勢必會耽誤軍機,讓北伐軍首先發現他們這個向西北敗退的直系軍隊,那樣的話,要想打北伐軍一個措手不及,顯然就沒有機會了。

最可怕的是,錯失這次消滅這股北伐軍的機會,貽誤戰機,那可真的吃罪不起。

現在,他李國亭雖然擅作主張,但是消滅了這股可能暴露團長行蹤的北伐軍,他李國亭並沒有做錯。

想到這,李國亭壯着膽,對葉團長說道:“團長,是我下的命令。”

這時,劉團副突然走上前,對李國亭說道:“李國亭,你好大膽。沒有團長的命令,你竟敢私自破壞軍令,擅自命令連隊行動。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是破壞軍紀。”

“劉團副,我知道是我錯了。是我沒有接到團長命令就擅自命令連隊行動——。”李國亭話沒說完,就被劉團副接過去。

“擅自行動,暴露軍隊行蹤,按照軍法,是要就地正法。”劉團副狠狠地說道。

實際上,劉團副一直就對李國亭他們不滿,上次在新兵連打羣架,那時他就想借機收拾李國亭和馬飛、趙二虎弟兄三人,無奈有葉團長的寶貝女兒護着,他也不好得罪葉心儀。只好放了手。

以後,又有幾次機會,但都被李國亭和馬飛藉助葉小姐的關係,巧妙化解了。

但,劉團副心裏並不服輸,始終在尋找機會,收拾李國亭和馬飛。再後來,馬飛成了葉團長的女婿。李國亭和趙二虎又在前線救了葉團長的命。劉團副只好把算計李國亭三兄弟的陰謀暫時放下來。

現在,李國亭在冷水鎮,沒有請示葉團長,就擅自行動,按照軍法,是要被殺頭的。於是劉團副藉機出來報復,他想,葉團長在這個節骨眼上,也沒理由袒護救過他一命的李國亭吧。要是那樣,整個團誰還會再服從他葉團長的領導。說不定,自己能借機取而代之呢。

李國亭聽劉團副一說,馬上意識到,這個劉團副又借題發揮了。聽話聽音,鑼鼓聽聲,李國亭再笨,這種充滿火藥味的話,李國亭還是能夠聽得出來,於是李國亭趕緊上前一步,對葉團長說:“團長,我隨擅自行動,但那也是事出有因啊。我軍如不馬上進攻,讓北伐軍有了防備,到那時候,說不定我們沒有消滅他們,他們反倒消滅我們——。”

“團長,李國亭這是分明替自己不聽從您的命令,擅自行動做狡辯。一定要處理他,才能讓整個團的士兵服從您的命令啊。”劉團副毫不相讓,步步緊逼。

“團長,我沒爲自己狡辯,我說的句句是實,請團長明察。”李國亭說道。

這時,一直站在葉團長身後的馬飛,趕緊上前對葉團長說道:“團長,李國亭乘敵人沒注意,靈活動用連隊,向敵人發起突然襲擊,消滅了這股北伐軍,壯我軍威。是有功啊。”

“嗯,你說的對,是有功,不過,劉團副說的也對,李國亭不尊命令,擅自行動,也不能縱容。”葉團長說道。

“團長,李國亭雖然打敗了北伐軍,但也暴露了我們的行蹤。這對我軍今後行動不利啊。”劉團副眨巴眨巴眼睛,望着葉團長說道。

一直站在葉團長面前的黃憲,這時也說道:“劉團副說的也有理。李國亭雖然消滅北伐軍有功,但違令在先。”

“團長,李國亭沒罪。他有功,應該獎勵。”馬飛說道。

“團長,不能獎勵,應該軍法處罰。”劉團副堅持到。

葉團長在幾人的爭持中,也有些無措。他一會看看李國亭,一會又看看劉團副和黃憲、馬飛。眼珠一轉,說道:“黃參謀說的有理。李國亭雖然有功,但違反軍紀在先。關禁閉十天。”葉團長說完,就見二營營長從外面走進來。

“報告團長,前面又發現了一股北伐軍,大概有一個營的兵力,目前,正向冷水鎮趕來。”

“哦,這麼快。黃參謀長,你帶一個營在後面掩護,全團向西撤退。”葉團長說道。

“是,團長。”黃參謀長接受葉團長的命令,轉身離去。

“團長,那些被抓的北伐軍士兵怎麼處理。還有這些鄉紳——。”劉團副問道。

葉團長想了一下,開口說道:“全部就地槍斃。” 「涼城四美」一上場,已發揮了無比的威力,那些兇悍的「青龍」死士們,一上場就有連續不斷慘嗥傳了過來,可見南宮右使一手訓練的殺手,還是不堪一擊!

「青龍夫人」臉上不覺有了笑意,她看到軒轅嘯恭敬的垂手而立,自己沒有開口,他就不敢退去,這才微一抬手,說道:「好吧,既然已經全面發動,你應該去指揮一下才行,我看今晚戰局,大是不利……」

軒轅嘯也聽到身後不時傳來的慘厲叫嗥之聲,,這些死士接受訓練之後,就撥歸他率領,每一個人的聲音,他都耳熟能詳,自己下令展開攻勢,殺傷的應該是對方的人,但每一聲慘嗥,竟然全是自己的人,他自然感到無比的驚詫!

但面對「青龍夫人」,心頭雖然焦灼的,可不敢絲毫失禮,這夫人連「青龍老大」都寵溺她三分,沒有她開口,他哪敢回頭去望上一眼。

這時聽到「青龍夫人」的吩咐,就如蒙皇恩大赦,口中應了聲:「是。」退後兩步,才轉過身去,定睛一看,方才是楚風雪手下十五名護法,死降過半,現在,自己向「青龍夫人」報告了幾句的工夫,八百名死士,竟然也被消滅過半了,這教他如何不怒不急?

他倒並不是對這些毫無人性的殺人工具,有什麼感情,而是他奉命率領死士,來配合楚風雪行動的,楚風雪手下是死是降,與她無關,但這些死士如果全軍覆滅,自己如何向南宮右使交代?

軒轅嘯心頭這一急,立即雙手齊揚,從腰間掣出闊劍,雙足一點,凌空朝戰場中撲過去。

「青龍」死士一動,冷北樓事前業已安排好了對付這些勁敵的人手,那是由「少林」「羅漢堂」首座大癲和尚率同十八名「羅漢堂」護法武僧、「武當」「玄武觀」觀主玄鶴道長率同三十六名「玄武觀」護法真人,再加上冷北城、「涼城四美」五人,早已監視著這些死士的動靜,對方還未出場,這邊的人,就已經在暗暗移動了,等到他們掠到場中,聯盟的高手就迎了出去。

冷若芊沒隨著三個姐妹迎上前去,也沒取出他的隨身兵刃「斷腸簫」來,只是隨著大家的身後稍稍落後了幾步。這落後幾步,正是留了可以痛下殺手最佳角度最好的距離。

就憑冷若芊身上所帶的各式各樣的暗器,至少可以消滅左右前後圍攻她的兩百個敵人,不然「涼城四美」豈不是徒具虛名了嗎?

這時和對方十五名長老、護法動手的人中,冷北宮以「玉闕劍法」,拼得硬挨一掌,刺倒了和她動手的敵人「毒王」唐少,活捉過去。

「點蒼派」葛四姑也展開他獨門神功「大擒拿手」一把對手「花王」李師師擒住。

「霹靂堂」雷陣雨的對手「青魔」青冥子,兩人以掌對掌,記記硬拼,這是江湖上最忌諱的打法,但你揮出拳來,我豈肯退讓?在這種情形下,打到一百招以外,兩人都成了強弩之末,腳下踉蹌划著「之」字,出拳無力,最後兩個人都筋疲力竭,倒了下去。

但這時「青龍會」的人手,全已出盡,而「屠龍聯盟」這方面,卻有許多人停下手來,正在負手觀戰,只要誰遇上險招,立可有人出手支援。

兩人同時倒下雷陣雨有人接應,青冥子沒有接應的人,自然也被「屠龍聯盟」的人一起搶了回去。

另外和「中原鏢局」總鏢頭周鼎動手的是「獸王」午夜魔狼,此刻也已停手。午夜魔狼收起了馬頭琴,隨著周鼎身後向冷北樓走去,那自然是被交遊廣闊、舌綻蓮花的周大鏢頭給說服了,願意棄邪歸正,投向「屠龍聯盟」了。

現在,只有「丐幫」談談和「食魔」范桶,「青衣樓」辰源和「人王」、百里冰和漆楚風雪這三對,還在捨命忘生,纏鬥不下。

這一下,迎戰「青龍會」十五大高手的人,都已沒有了對手,空下手來,但他們並沒退下,依然站在那裡。

冷北樓看出戰局大概已定,即暗中通知了他們,今晚一戰,是「屠龍聯盟」成立后第一次接受「青龍老大」的挑戰,不能讓對方有一個人逃脫。

這些已經停手的人,其實卻負有三重任務,一是替自己人掠陣,一遇險招,立即有人遞補支援;二是連同楚風雪十六個人,不能讓他們有一個漏網;三是支援迎戰軒轅死士的盟友,如果他們已能應付,就無需出手,萬一有人傷亡,這邊的人可以隨時支援。

就在「青龍會」第一批發動攻勢的十五個長老、護法快接近尾聲之際,場上又爆發了一場如火如荼的激烈搏鬥。

這一場搏鬥,其兇猛險惡之處,和方才不知增加了多少倍,當真是白刃交擊,星月無光,偌大一片廣場上,響起了一片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鳴之聲,錚錚擋擋,此起彼落,連續不斷。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那些「青龍」死士一衝上,就被「少林」武僧和「武當」弟子迎頭頂住。在對方發動攻勢之時,冷若雅身形一晃,有如一縷輕煙,搶先掠出。

「青龍死士」堪堪逼近,看到冷若雅搶出,就有四個死士疾快的圍了上來,但見一片寒光,飛涌而上,四把厚背「砍山刀」由四面合擊而至。

四柄「砍山刀」不僅刀勢沉重,攻出的招式,凌厲猶烈,即使是武林里的一流刀手,也未必能強過他們,刀風四合,鋒利無匹的刀鋒已經劈上身來。

冷若雅嬌笑一聲,右手抬處,一道相思般的亮銀刀光隨著划起,但聽「噹噹」兩聲,有如電光般一閃而過,兩柄大刀,立被削斷。

冷若雅身形一個輕旋,不容他們躍退,一道銀光掃過去,那兩個「青龍」刀手方覺手上一輕,還沒看清他手上大刀已經削斷,銀光已經攔腰掃到,他們連驚呼都來不及,已被「相思刀」截為兩段,倒了下去,另外兩個「青龍」刀手刀招遞出,冷若雅已經旋了出去,眼前就失去了敵人蹤影,但他們久經訓練,敵人旋出,避開了第一招,第二招立即隨著出手,凌厲刀風又像匹練般朝冷若雅身後卷到。

冷若雅驀地一扭腰肢,人隨刀回,一道亮銀刀光在她回身之前,就已和對方兩柄大刀接觸上了,又是「鐺鐺」兩聲,「相思刀」發揮了它削鐵如泥的威力,等到冷若雅旋身過去,兩人大刀經被截斷。

一個死士措手不及,被冷若雅刀鋒劃過斬斷了右腕,驚嗥聲中,竟然不退反進,左手一拳奮力朝若雅擊來。

另一個死士也在此時發現他手上只剩了半截斷刀,他們一柄大刀,長逾四尺,雖被截斷了半截,還有兩尺來長,他竟然悍不畏死,手中斷刀一揮,彈身撲來。

冷若雅心知他們經受邪教洗腦、迷失心志,只知拚命,不知後退,自己只要稍稍猶豫,就會傷在他們手下,心雖不忍,卻也不得不橫刀掃出,那兩人已是強弩之末,刀光一閃,應手倒地。

她仗著天下無雙的刀法和一柄鋒利無匹的「相思刀」,兩招之間就解決了四個「青龍」死士。

這時「少林」、「武當」兩大門派的弟子,奔上那些死士,也已展開了一場兇猛的惡戰。

要知這些死士,都是「青龍會」右使南宮花月一手秘密訓練的人,他們在未經訓練之前,原本已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何況又被迷失了神志,一個人已經失去了理智,心裡只有一個「殺」字,殺人和被殺,都在所不計。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