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五雷訣的威力如何,可想而知。

想到這裏,我心裏也不由一凝,知道今天是不能掉以輕心了。

當下,我就也趕緊唸了一聲“急急如律令”,直接將陰司罰惡令祭了出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隨着一聲驚呼:“快看,第一道妖雷打出來了!”

我一看,果然,此時“轟隆”一聲悶響,只見孫一明手指對着我一點,頓時一道白光閃電,對着我就劈了過來。

說實話,這道閃電雖然不是真正的閃電,但是卻十分的駭人,就好像被劈中了,就會被直接電翻似的。

我也不敢遲疑,趕緊一掌對着孫一明打了出去。

“咻~”

一個金燦燦的“令”字,似流星一般,飛了過去……

PS:失眠,半夜四點起來碼出來這章。 眨眼之間,三道閃電,直朝我這邊劈來……

“臥槽,三道雷訣!孫一明竟然真的能一次打出三道雷訣,看來神霄派也出了一個天才呀!”

臺下,頓時就傳來了驚呼聲,聲音之間充滿着震驚和詫異。

而這時,就連那八位常任理事們也都微微點頭,表現出對孫一明的讚許。很顯然,能打出這三道雷訣,在四尺道行裏基本上就無敵手了。

“看來,史記輸定了!”臺下一個人說道。

另一個人則道:“不一定,能打左家長老都廢掉的人,應該不會那般簡單吧?我想,孫一明也正是知道這一點,所以纔會一連使出三道雷訣來。”

此時,我已沒心思再分心去聽臺下的衆人議論了,而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打出的那道“令”字上,看着它飛速的與劈過來的閃電相撞……

“嘭~”

一聲炸響,陰司罰惡令,直接迎頭擊在了對方打出來的那道閃電上,兩者相撞,第一道閃電直接震碎。

不過,瞬息之間,對方的第二道水雷閃電,又擊了過來。

再次一聲炸響,第二道閃電再次瓦解,絲絲閃電被震散了開來,嗞嗞的響了兩下,然後消失不見。

而我打出的那個金色“令”字,卻依舊金光燦燦,氣勢不減,依舊猶如一道流星一般,繼續飛速朝着第三道雷訣撞去……

此時,也不知道是我的注意力太過集中在“令”字上了,還是真的大家都沒說話了,總之整個上千人的場地,一片寂靜!

就好像所有人都集中精神,和我一樣在注視着陰司罰惡令與雷訣的對撞。

沒有人出聲,靜的出奇……

這樣說起來,陰司罰惡令擊碎第二道雷,再擊向第三道雷之間,好像過了很長的時間。其實,只是瞬間的時間。

是的,陰司罰惡令,瞬間便又與第三道雷,龍雷撞擊在了一起。

這一次相撞,金色的“令”字也是一震,發出了“嗡嗡”之聲,與那道龍雷閃電,僵持了起來,好像要較着後勁似的。

一邊是“令”字發出來的金光,一邊是青白色的絲絲閃電,嗞嗞作響。

二者僵持了應該有兩個呼吸的時間吧,突然就“轟”的一聲炸響,一道能量波的漣漪震盪開來,那道雷電首先一個被震得灰飛煙滅。

再看那個“令”字,此時也失去了大半光華,原本金光大現的“令”字,變成了黃色。

不過,卻令所有人感到震驚的是,它卻依舊繼續朝着孫一明飛竄而去……

“呼~”

臺下衆人倒吸了一口涼氣,無不震驚。

“我的天啊!那到底是什麼手訣?一個三尺道行的人施展出來,竟然連破四尺道行三道五雷訣!”

“這次真他媽大開眼界了……”

“快看……孫一明……”

就在衆人對我的陰司罰惡令的威力感到吃驚不已的時候,突然,人羣之中又有一個人指着孫一明的方向,驚呼了起來。

衆人趕緊朝孫一明方向望去,頓時大駭:“第……第四道雷訣!”

不僅臺下的衆人大驚,就連臺上的八位常任理事的大佬也全是一臉的震驚。顯然誰都沒有想到,年紀輕輕的孫一明,竟然能使出第四道雷訣出來,要知道這第四道神雷,可是隻有神霄派當今掌門人才能使出來的。怎麼孫一明竟然也能使出來了?

“天才,神霄派出了一個天才啊!”

惡魔的極品辣妻 臺上的幾位大佬驚訝連連,不由讚歎了起來。

就連無崖子都笑起來了,只聽見他說了一句:“這下史記小友應該也算是遇到勁敵了,呵呵。”

是的,此時我也看到了,孫一明竟然在第三道雷訣被擊破之後,竟然又打出了一道雷訣,這是第四道雷訣,神雷。

此雷一出,直接帶着“轟隆隆”的雷鳴之聲,而且還夾帶着一股爆裂之氣,飛速朝我的“令”字劈了過來。

第四道雷訣,可以說真的猶如神雷一般,它的威力,比之前那三道雷全部加起來的威力都還要大。

說實話,此時我的心也提了起來。很想再補一個“令”字過去。

是的,我大喝一聲“急急如律令”,一個金光燦燦的“令”字又浮懸於掌心之上。

不過,想了想我又打消了這個念頭,手掌上的這個“令”字並沒有打出去。

因爲我心裏很清楚,再打出一道陰司罰惡令過去,那肯定是贏定了。可是,我擔心這樣會傷到對方。

是的,第一道陰司罰惡令,尚且還在。如果我又打第二道陰司罰惡令出去,對方就算第四道雷訣再厲害,肯定也擋不住我的兩道陰司罰惡令,到時候打在他身上,他肯定凶多吉少。

想到對方是一個光明磊落之人,而且此次只是比試,又不是生死決鬥,又何必如此拼命呢?

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我便將手掌上懸浮的那個“令”字,消了去。

就在這時,我的那道陰司罰惡令,終於是和他的第四道神雷相遇了。

一經相撞,頓時就直接爆炸。

“轟!”

如果說之前只是一聲炸響,那這次的相撞,則是一道天雷砸在這面前一般,震得人耳膜生疼,震得腦袋都“嗡”的一聲……

隨着一聲爆炸的轟鳴聲,接着一道無匹的陽罡之氣,震盪開來,從爆炸的中心向四周橫掃!

這道能量波的漣漪,猶如一道勁風,首先被這道勁風掃中的人便是我和孫一明,二人均是直接被震得整個人都連連倒退,胸前發悶,喉嚨一甜,只差沒吐出一口血來。

再看孫一明,他比我慘一點,人被震得倒退數步,最後沒站穩,直接後仰倒在了地上。

就連臺下的衆人,都是被這股爆炸的勁風掃中,身體後仰,連連倒退。

我站定之後,朝爆炸中心一看,金色的“令”字早已消失了,而對方那第四道閃電,也不見了。顯然,二者相撞,打了個平手。

寂靜……

全場寂靜,大家都驚呆了!

是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這……這是什麼情況?四尺道行,四道雷訣,別說三尺道行的敵手,就算是五尺道行的人都恐怕難以抵擋。可……可是怎麼會打成了平手?”

是的,臺下所有人都一臉不敢置信的望向了我。

顯然,大家心裏都明白五雷訣打出四道雷訣是什麼概念,所以他們都想不明白,我一個三尺道行的人,是怎麼做到與之抗衡的。

不僅是臺下的衆人不敢置信,就連臺上的那八位大佬也都驚呆了。

“這……這應該算是平手了!”李道長站了出來,臉上也滿是驚訝。然後大聲對臺上唱道:“這一局,神霄派孫一明與仙經派史記,平手!”

“慢!”

就在這時,孫一明從地上掙扎着站了起來,手捂着胸口,道:“我……輸了!”

PS:今天第二章奉上。要去睡了。有月票的記得投一下吧,謝謝。 “我……輸了!”

孫一明的聲音並不大,但是臺上臺下的每一個人都聽清了。

“什……什麼?孫一明說什麼,他說他自己……輸了?”

頓時,所有人都驚呆了!

大家都很是詫異,這明明就是平手,怎麼他會突然承認自己輸了?這到底是不是傻呀?

當然,此時就連我也很驚訝,眉頭一皺,望向了孫一明,問道:“孫兄,你這是……”

孫一明笑了笑,對我施了一禮,說:“史兄弟,我輸了,謝謝你的手下留情。”

wωω☢тt kān☢C○

“手下留情?”

衆人更是疑惑了,很是不解。

這時,就有眼尖的人說:“你們之前難道沒注意到嗎?原本史記可以再施展手訣的,但是他最後並沒有繼續施展,也就是說,史記面對四尺道行的孫一明時,他其實已經手下留情了。”

“啊?”

衆人一聽這話,皆是大駭,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

不過,當他們又聽到了孫一明親口也是這般說的,所以卻也不得不相信,這是真的。

“這麼說來,孫一明確實是敗了。”臺下有一個人如此說道。

“誰說不是呢,孫一明連續施展了四道雷訣,可以說是盡全力了。可是,那個史記卻相反,不僅沒有盡全力,反而還手下留情了。原本我還不太相信他一個三尺道行的人,能廢左真人,滅常家家主,如今看來,恐怕傳言非虛了。”

雖然聽着臺下衆人這麼議論,但是我還是對孫一明道:“孫兄,平局就是平局,何來的手下留情一說。”

孫一明笑了笑,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不過卻還是說:“技不如人,能騙得了別人,又怎能騙得過自己。輸了便是輸了。”

這時,李道長便說:“孫一明,你確定要放棄平局?”

孫一明點點頭,對李道長及衆人道:“我孫一明雖然也很想力爭三甲,不過……今日與史兄比試,我是心服口服,不僅服他的實力,更服他的德行。”

說完,他對我笑了笑,自己主動走下臺去了。

臺下衆人無不佩服的望向他,同時也感嘆:“在陰陽大會上,人人爲了奪得三甲,無不是盡力保證穩贏,而史記卻爲了擔心對方受傷,手下留情,落了個平局,他的這個德行確實讓人心服。若是我,我想也會承認輸了吧!”

“張玄兄說的沒錯,看來張玄兄也是和孫一明一樣,是一個光明磊落之人。”另一個人笑道。

莫名開始拯救世界 聽到這話,我不由一愣,看了臺下一眼,只見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正也看向我,還對我微微點頭笑了笑。

張玄?看來這個人應該就是龍虎山的那個張玄了,張道長認爲他也是這次前三甲的有力爭奪者。

想到這位就是張道長口的所述的那位師弟,我也對他微微一笑,表示迴應。

這時,李道長就宣佈道:“此局,仙經派史記,勝!”

就這樣,第一輪比試,我算是成功晉級了。

接下來又進行了第二輪,這一輪,我抽中的是一個三尺道行的人,對方根本就沒有比試,直接就認輸了。

經過了兩輪,只剩下二十個人了。我看了一眼,這二十個人基本上都是四尺和五尺道行,唯獨我是三尺道行。

光是從道行上來說,我顯然是最弱的一個。不過經過之前與孫一明的比試,所以倒也沒有一人敢輕視我。

因爲這次實力比拼,只有十個名額,所以還得進行第三輪比試,從這二十個人裏,晉級出前十個名額。

這一次,我抽中的是1號,要第一個上臺。而對手則是一個呂丹派的弟子,叫呂陽。

呂丹派,就是之前在殿中與左立堂一起與我對立的那個門派了。

就在我要上臺的時候,兩個年輕人走了過來,對我笑着打招呼道:“史兄,在下龍虎山張玄,你的大名我聽師叔說起過,今日一見,果然如師叔口中所說的那樣,乃我輩中的天才。”

另一個年輕人也說:“是啊,三尺道行卻能接住孫一明的四道雷訣,就算是我這五尺道行,估計都夠嗆。”

這個人,自然就是全真教的封帥了。

我沒想到,這兩個陰陽道家裏的年輕天才竟會主動來跟我說話,於是趕緊回禮:“張兄、封兄,二位太會說笑了,論年輕一輩的天才,自當二位莫屬了。”

是的,張道長可是說過了,這兩位是年輕一輩中的姣姣者。

張玄笑了笑,說:“你抽到的是1號吧,不過你得小心一點你的那位對手,他是呂丹派的少主,實力也算可以,主要是呂丹派跟左家的關係十分親密,你要小心。”

“哦?”

一聽這話,我方纔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在大殿裏議事的時候,呂丹派的掌門一直跟着左立掌來撕我,感情他們倆家果然就是一夥的啊。

“謝謝張兄提醒,我自會小心一點的。”

當下,我就對張玄道謝。

封帥就笑道:“張玄,你別擔心,咱們史兄弟可不是呂陽那小子能欺負到的。”

張玄也笑道:“那是,我只不過是擔心呂陽那小子使什麼陰險的手段。”

我點點頭,於是說:“如果他真敢使陰招,那我也不會客氣。”

“你小心點就是了,快上臺吧!” 封仙紀 張玄笑道。

“好,那等我比試完再與二位閒聊。”

說完,我就轉身上了臺。

此時,我的面前已經站着一人了,近三十歲的樣子,四尺道行。穿着一身道服,道服上有繡着一枚丹徽,此人顯然就是呂丹派的呂陽了。

只見此人也正打量着我,嘴角帶着幾分冷笑的表情,對我說:“史記,聽說你很囂張啊,連一衆陰陽道家的掌門都不放在眼裏,呵呵……”

一聽到他這話,再看到他那副冷笑的表情,我就知道張玄的擔心沒錯,這小子一看就是帶着幾分敵意來的。

當下,我就冷笑了一下,道:“若是一些跟着左家屁股後面亂咬人的門派,我還真不放在眼裏。”

“你他媽說的是誰?”頓時,呂陽的臉色就氣得鐵青,顯然他知道我是在罵他們呂丹派。

“我說的當然是那些跟着左家譏諷我的人了。”我笑了笑。

此話剛落,這時,臺上八大常任理事席間,突然就有一個人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猛的一啪桌子,指着我便怒喝道:“史記,你找死!”

我一看,這個人自然就是左立堂了。

不過,反正都結下死仇了,所以我也不怕他。

而左立堂因爲顧及到自己的身份吧,所以雖然動怒,恨得咬牙切齒,卻也不敢真的直接對我動手。

而那呂陽則陰着臉就說:“知道你囂張,沒想到你這麼囂張。既然你目中如此無人,這次的前三甲……你就別想了,因爲小爺我就是來讓你敗的。”

PS:稍晚還有 “我看你比我還囂張!”我冷笑了一下。

呂陽卻不以爲意的笑道:“等下你就知道,我爲何敢如此囂張了!”

就在這時,李道長宣佈道:“比試開始!”

話落,呂陽手訣一陣猛掐,然後首先一道伏魔印打了過來,現出一個金色掌印,朝我飛來。

當初在玄學協會,左真人五尺道行施展的伏魔印,而我用陰司罰惡令都能把他震飛到院子裏,而眼下的呂陽,四尺道行的伏魔印我又有何懼。

當下,我就對他說:“你若是隻有這點本事的話,那你就真的太囂張了!”

說完,我祭出陰司罰惡令,也一掌轟出。

頓時,陰司罰惡令與伏魔印撞在了一起,“嘭”的一聲,伏魔印頓時土崩瓦解。

此時,呂陽也臉色一驚,顯然有點超乎他的意料,然後只見他手掌一翻,一枚金丹出現在了掌中,然後快速的往口中一吞。

我眉頭一皺,他這是吃的什麼丹?

就在他吃下丹藥之後,接着他就又結了一個手印,又打了出來,一看,還是伏魔印。只不過,這次的伏魔印威力無比,比之前他施展的那一道威力大多了。

是的,這道伏魔印,打出來,所形成的金色掌印,如同一隻巨手,金光耀眼,那威力一看就絕對不是四尺道行所能夠施展出來的。

頓時,臺下衆人皆是大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