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俊風停下腳步,呼出一口氣,然後無奈的回道:“可以不殺它們,但這樣難度就會很高。你確定要活捉它們嗎?”

“我確定。這世界是我們的世界,也是它們的世界。我不想讓殺戮成爲我們與它們之間永恆的主題。和平共處難道不好嗎?”

“你的想法很好,老師我支持你。但你今後的路會更加坎坷。”

“不怕,我有老師。”

妙俊風笑了笑,帶着皇甫凱繼續向前走去。

在這裏行走可是很累的,道路崎嶇不說,最重要的是,地上壓根就沒有路,需要自己用雙腳開闢出來。

………………

“孟浩,我們這是在哪?你博學多識,對於十萬荒山應該瞭解不少吧!”

“四皇子,我們現在身處的位置應該是十萬荒山深處,至於具體是位於我國還是另外兩國,就要看我們的運氣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若是我們在皇庭境內的十萬荒山中,可能會遇到我國的探險小隊或是獵人小隊。藉助他們的幫助,我們可以很順利的完成此次的狩獵任務。

可若是我們身處修羅國或是西人國境內,直接面臨的問題會是妖獸或魔獸的襲擊,間接面臨的就將是探險小隊和狩獵小隊對我們的圍剿了。”

“不會那麼嚴重吧!我想就算遇到他們,憑藉你的智慧,我們一定能夠化險爲夷的。”

“我也希望如此。四皇子,我們也別去遠處了,就以這裏爲根據地,向着四面八方探一探,說不定運氣好,很快就能發現一隻獵物。”

“好!既然選擇了你,我就相信你。”

………………

“太保,你知道這是哪裏嗎?”

“知道,但對於我們來說是個壞消息。”

“您說吧!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強。”

“我們極有可能被傳送到了修羅國境內的十萬荒山中。這裏我似乎也來過,那一次是追捕一個逃犯。”

“真的嗎?那可就太棒了!憑你對這裏的瞭解,我們想要獵殺一隻妖獸,豈不是太容易了!”

“八皇子,事實恰恰相反。我們現在的處境很兇險,上一次我可是差一點就栽在這了。”

“不會吧!憑你的修爲和戰鬥經驗竟會栽在這?”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戰鬥經驗真的只能看看。希望那隻妖獸已經離開這裏,否則,我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片地域。”

“太保,請先等一下。我想問一下,上一次你來這裏的時候,是什麼修爲?”

“侯境小成。”

“現在呢?”

“侯境大成。”

“提升了一個境界的你再加上我的配合,難道還治不了那頭妖獸嗎?除非那頭妖獸的修爲達到了皇境,不然,憑你我二人之力,絕對能將它一舉拿下!”

“也是,就聽八皇子的。若真有事,就算豁出我這條命,我也要將你送出去!”

………………

“萬歲,您對太子可真好。四皇子和八皇子可都被傳送到了異國境內,他們倆面對的危險可比太子要危急多了。”

“皇后,這一次你是誤會朕了。他們三組被傳送到哪可不是朕的意思,而是器靈的安排。

器靈將他們傳送到哪,是根據他們自身的實力來評判的。換言之,在這三組中,凱兒和妙俊風的實力是最差的,皓兒和孟浩的實力是最強的。”

“器靈的判斷準確嗎?爲什麼臣妾覺得事實恰恰相反呢?”

“無論準不準確,他們都是朕的兒子,朕總不會故意讓他們去送死吧!再有,他們背後的靠山可都在場呢!

若是朕有意如此,你覺得這場狩獵還能進行下去嗎?反正從龍也沒參加這場狩獵,你就靜靜的在一旁看着吧!”

“是,萬歲。”皇后娘娘這一次臉上和心裏的表情是一樣的。不管怎麼說,這一次最大的贏家就是自己的兒子。 妙俊風沒有用精神力去探測周圍,在不清楚他們能否感知到這裏的一言一行前,該隱藏的手段還是要隱藏的。

皇甫凱對於眼前的一切都感到很好奇。他並沒有因爲這裏是十萬荒山,是妖獸的領地,就感到慌張害怕。

“老師,您說我們的運氣會不會爆棚,馬上就遇到一隻妖獸,而且還是受傷的妖獸。”

“你說的這種概率不是沒有,但想要遇上,實在是太難了。”

“老師,這一次您可就說錯了。 誤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 在前面趴着的,不就是一隻妖獸嗎?我看它似乎是受了重傷。”

妙俊風心神一緊,雙眼一眯。他經歷的戰鬥可比皇甫凱要多得多,能讓一隻妖獸重傷在此,那在這附近可能就會有一隻比它還強大的妖獸在蟄伏着。

不要小瞧妖獸,它們的智慧已經接近於人。若是化形成人了,那他們的智慧不見得就比人差。

利用一頭重傷的妖獸來吸引其它的妖獸,在高階妖獸中很常見。通常它們都喜歡單獨行動,但也有羣居型的妖獸會羣體行動。

“小凱,鍛鍊的機會來了,你去看看那頭妖獸死了沒有。若是沒有,就想辦法與它簽訂主僕契約,契約一成立,這第一關也就過了。”

“好!老師,您就看我的吧!保證不讓您失望。”

皇甫凱慢慢的走了過去,他主修土之一道,在這羣山之中,對他來說是相當有利的。

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隻類似於猿猴的妖獸,身軀要比自己見過的猿猴大十倍。在它的胸口上有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血窟窿。

此時的血窟窿已經乾涸,裏面再也流不出一滴血。

“不會吧!死了!哎!若是早來一步,說不定還能救它一命。安息吧!小猿猴!”

皇甫凱動了善心,只見他心念一動,召喚出式神厚德,讓他在妖獸屍體的旁邊弄出一個坑。之後,他親手將這頭妖獸給埋葬好,並象徵性的豎了一個碑。

妙俊風沒有阻攔他,就那樣遠遠的觀望着。一個擁有善心的人是不容詆譭的。就算在他的周圍出現了其它危險的氣息,在此時,那些傢伙也是按兵不動,靜靜的觀望着他的舉動。

“小凱,表情放自然,不要朝我這邊看。等你將碑文寫好後,立刻向着右手邊逃遁。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正在石碑上書寫的皇甫凱,右手輕輕一抖。一股自責之情是油然而生,他知道是自己的莽撞給老師和自己招來了敵人。

“老師,您感知到出現在我們身邊的危險因素是人還是妖獸?”

“十一個帶有強大氣息的人。”

“老師,那就不用擔心了。說不定是來荒山的冒險者呢?我們身上又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難不成他們還想打劫我們嗎?”

“話是這樣說,道理也是這樣。但現實是殘酷的。也好,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現實中的殘酷吧!書本中寫的若是全信了,那離愚癡也真的不遠了。”

“唰唰唰…”十道身影從遠處一閃而出。按照他們展現出的速度來看,他們每一個人至少都是王境小成的修爲。

“你們是誰?我們無冤無仇你們爲何盯上我們?”

“皇庭太子皇甫凱是不是你?”其中一名長相彪悍的人厲聲問道。

“正是本太子。既然知道是本太子,你們還不速速退下。”

“哈哈哈…,尊敬的太子殿下,你是不是書讀得太多,腦子變傻了!我們明知你是太子,還圍過來,你覺得我們是來巴結你的嗎?”

“大膽!這裏可是神皇的天下,難不成你們想造反嗎?”皇甫凱全身氣勢涌動,厚德也是進入了戰鬥狀態。

“太子殿下,我勸你就不要枉費心機,做無用功了。你的這一點本事在我們看來真的是小孩家舞大刀,拿得起耍不起。

爲了你的體面,還請不要反抗,跟我們走一趟吧!”彪形大漢對皇甫凱露出一個很醜的微笑。

“啪啪啪”的鼓掌聲響起,妙俊風邁着從容的步伐向着他們走了過去。

“老師,您不用管我,您快走!”皇甫凱焦急的喊道。

“老師?你們去把他給我擒咯!”彪形大漢原本是想殺了妙俊風的,但在聽到這一聲老師後,立馬是改變了主意。

三道身影帶着破風聲,呈三角形將妙俊風圍了起來。每一個人的臉上盡顯陰冷之色。

“你們是修羅人吧!能夠一下子穿越那麼遠的距離趕來這裏實在是辛苦了。只是沒有見到你們身後的主子,實在是感到有點遺憾啊!”

“臭小子!給我閉嘴!我們的主子也是你想見就見的?”

“哦?是嗎?”

妙俊風收起笑容,轉而一個冷酷的眼神就瞪了過去。

在這道眼神的注視下,嘴欠抽的那個傢伙是喪失了知覺,往後筆直的倒了下去。

“喂!那個領頭的?你難道真的不記得我了嗎?西日城之戰可是還沒過去多久啊!”

彪形大漢在見到妙俊風的手段後,收起了對他的輕視,再加上剛纔他說的話,瞬間讓他想起了一個人。一個足以令他望而生畏的人。

“你,你是妙俊風!”彪形大漢此刻哪還有一點彪悍的氣息,完全像是老鼠見了貓,剎那間就焉了。

“很好,能記住我名字的人可不多啊!現在你是不是可以讓你身後的主子出來了?我與她交鋒也不是一回兩回了,真沒想到我能在這裏見到她!

也許我與她之間還真應了那句古話,天涯何處不相逢。”

“妙俊風,爲什麼每次見到你我都會變得那麼不順呢?你會不會就是我命中註定的剋星!”

嬌俏的聲音響起,羅嬌揹着手,邁着靈巧的步子一步步的從遠處走了過來。

“是不是剋星我不知道,至於命中註定,這個太玄乎,我覺得不適合你與我。我與太子是來狩獵的,若是沒有別的什麼事,我是不是可以帶着太子離開了?”

“妙俊風,你不覺得你太自信了嗎?我們可是有足足十個人呢!最厲害的可是達到了侯境圓滿修爲,離皇境也只有一步之遙。”

“你說得對!只是你認爲人數在我的面前有意義嗎?若是你心疼你的手下,還是讓他們退去吧!你知道我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

“哼!不解風情的傢伙!太子我可以放走,但你必須要過來一下,我有話對你說!”

“好,萬事以和爲貴嘛!” 羅嬌揹着手,一蹦一跳的走在前面。妙俊風微微皺眉,有些不自在的走在後面。

從遠處看,他們二人像是情侶在林中漫步。可若拉近一看,男方應該是被迫前來約會的。

“好了,足夠遠了。有什麼事你就說吧!”妙俊風這邊剛說完,緊接着就傳音再次對她說道:“說話要注意點,這一次我和太子出來,全程都是被監控的。我不知道他們能不能聽到我們說話,但能避免麻煩還是避免些好。”

“你不是向來天不怕地不怕嗎?竟然也有畏縮的時候。哼!我偏不!我就要親口對你說!”羅嬌對着妙俊風賊賊一笑。

“妙俊風,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放心,我不會讓你白出力,我們會幫你們獵殺一頭妖獸戰將。”

“哦?這買賣聽起來不錯啊!只是你向來是個不吃虧的主,等我知道是幫什麼忙,再答應你也不遲。”

“好吧!誰讓你厲害呢!其實這個忙對你來說很簡單,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完成。可對我們來說,就算死了幾個人,也未必能順利完成這件事。”

“快說吧! 萌妻來襲:邪魅總裁的小甜心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囉嗦了!”

“喂喂喂!對女孩子說話就不能客氣點嗎?你難道就一點也不懂憐香惜玉嗎?”

妙俊風可不吃她這一套,轉身就準備返回。

“好啦!我說還不行嗎?怎麼好像你是女人,我是男人似的!

Www ⊕тTk án ⊕c o

我們來這裏是爲了一株叫玉蓀的靈藥。它對生長環境的要求十分苛刻,只要有一絲達不到它的要求,它便會瞬間枯萎。”

“這株靈藥有什麼用?你們發現它了嗎?”

“我說出來你不會想獨吞吧!你知道我們打不過你!”

“我是那種人嗎?我只是好奇而已。”

“好吧!信你了。你聽好啊!玉蓀是一株陰陽同體的靈藥。在白天它的形狀是一個小男孩,沐浴在陽光下吸收着玉石礦藏的精華。到了晚上,它會變成一個小女孩,在月光的滋潤下吸收着玉石礦藏的精華。

在陰陽之力和玉石礦藏精華的雙重滋養下,它能夠使卡在問道境上的人,在吃了它後,一朝頓悟,瞬間跨入下一個大境界。”

“你說的卡在問道境上,是指任何一個問道境嗎?”

“聰明!就是任何一個問道境。往往這株靈藥出現在市面上,立刻便會招來一大羣老怪物。他們可是卡在問道境第二境,問地境很久了。只要服下它,立刻就能邁入仙神聖境,壽命再增千年!”

“我說這麼重要的事你就不能傳音對我說嗎?那邊可是有一大羣人看着呢!很多老,老前輩可都是卡在這一關口呢!”

“嘻嘻,這是對你的考驗,也是對我的保護。若是你敢殺人奪寶,那些老傢伙也不會放過你。當然,你若是幫了我的忙,那些老傢伙也只會來找我,不會來找你的麻煩。”

“好吧!告訴我它長在哪,我去把它摘來給你們。”

“我不!我們得一起去,萬一你跑了怎麼辦?”

“太子還在你這當人質,我怎麼可能會一走了之!”

“那可說不準,對你來說皇庭真能束縛住你嗎?你遲早是要翱翔於天地間的,對於世俗的權力應該不會看的很重!”

“我不跟你爭,我們回去吧!然後,趕緊去你說的那個地方,把這裏的事了結。我和太子還要趕去下一個地方。”

“我能跟你們一起去嗎?”

“不行!”

“哼!小氣!”

兩個人回來的速度很快,只是讓人在看到他們的臉色後,每一個人的心裏都泛起了嘀咕,感覺他們二人之間的關係有點微妙。

“老師,我們可以走了嗎?”皇甫凱的話音打破了安靜的氛圍。

“我們先去幫他們一個忙,之後,他們會幫我們完成此次的狩獵。”

“您的意思是與他們合作?可他們是修羅人!會不會暗中使詐!”

草包甜心:搞定冷情首席 “喂!年輕的太子殿下,別把我們想的那麼壞行嗎?你以爲我們修羅人個個都像你們皇庭人嗎?我們可是最講信譽的!”

“羅嬌,我們走吧!他出門少,不懂事,你就別跟他計較了。”

“哎!還是你說話好聽。”

談妥了合作,在接下來的行程中,雙方的關係要融洽許多。

“老師,您和羅嬌早就認識了嗎?”

“是的,在我還未成名前就認識了,還被她擺過幾道。”

“她和您沒什麼吧!”

“你小子腦海裏在亂想什麼呢!總之,你只要知道你的師母不是她就行了。”

“那我的師母是誰?我認識嗎?”

“我怎麼發現你今天的話這麼多呢?你對老師的私生活很感興趣嗎?你難道不知道這是不尊敬老師的表現嗎?”

“學生只是關心一下您,沒有冒犯的意思。”

兩個人的傳音交流避過了所有人,但唯獨讓羅嬌感覺到了他們的異樣。

女人的感知是敏銳的,心思是細膩的。若是這個女人對某個男人動了情的話,那這份敏銳和細膩會變得更加靈敏。

“我說你們二人在交流什麼呢?能說出來和大夥分享一下嗎?現在我們可是一個團隊,信息是要共享的。”

“羅嬌,我與學生在交流學術上的問題,這是我們每日的必修課。說出來你們也未必會知道,甚至會讓你們聽後感到腦袋昏沉沉。”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我最喜歡聽老師上課了!能夠讓你給我們上一課,我們可是佔大便宜了呢!趕緊的,給我們說上一段吧!”

“羅嬌,你不要胡鬧好不好?這裏可是妖獸聚集生活的地方,我們必須要保持精力集中!你們若是都來聽我的課了,那誰來負責警戒?”

“說的也對。反正也快到目的地了,一會更不能放鬆警惕了。我勸你們也把課堂上的事再放一放,等處理好了接下來的事,你們想怎麼上課就怎麼上課!”

……………..

神皇生日宴的宴會場地,諸葛峯巒從席位上站了起來,龍行虎步的走到皇甫有德的面前,抱拳說道:“聖上,機會難得,我們是不是可以把羅嬌公主請過來做客?”

“諸葛老王爺,朕覺得先等一等再說。看他們的談話內容,那丫頭應該知道我們在監控他們。可即便是這樣,她還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因而,朕覺得,修羅皇應該是給了那丫頭一件貼身寶物。”

“聖上說的是,那我們就再等等。” 樹木逐漸減少,風化的岩石不斷增多。一叢叢半枯半綠的蒿草逐漸取代了蒼翠的青松。

妙俊風見到這樣的環境,無奈的搖着頭,笑着說道:“羅嬌啊羅嬌!我千防萬防,還是被你給擺了一道。

你說要幫助我們捕獲一頭妖獸,實際上,是利用我在幫你們收取玉蓀時,順帶解決守護這株靈藥的妖獸。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