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臉龐細微的變化沒有逃過林牧的火眼金睛,最近不著痕迹抽了抽。他故意把傀儡人的等階說出來,就是有他的深意。

他需要展示大荒領地的冰山一角出來。

一個領主,不可能一直韜光隱晦,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就好像現實中一樣,他的世界,不可能只有一個人一直隱藏下去。

既然畏畏縮縮也需要面對敵人,那還不如光明正大去發展,擺到檯面上,也許受限於某些潛規則,他們還不敢妄動呢。

並且,林牧還不是把所有的底蘊都展示出來,這只是大荒領地的九牛一毛而已。

等他的龍神槍進化完成、他自己的實力晉陞到玄階、太龍造化典晉陞,內力更雄厚,區區的天階死物,林牧都有信心戰而不敗了。

越階而戰,擁有特殊龍元力的他,有信心。

「林兄,若不是這次合作,我們都不知道你的個人實力竟然如此雄厚!真是漲見識了!」姜承龍臉上也浮現一抹羨慕道。

身為天之驕子、軍中精英翹楚的他,也有他的驕傲,但與林牧相交,他總是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彷彿林牧身上的光環比他身上的光環耀眼。

「真當得上文武雙全之稱!」姜承龍笑道。

「我們應當向你學習,領地發展與個人實力共進!」

「哼哼,都是馬後炮!」婉兒一臉驕傲的模樣,嬌哼道。

眾人聞言,沒有惱怒,反而微微一笑。

婉兒的存在,就是潤滑劑。

而這個時候,系統公告卻響起了:

「叮!」

淥水泱泱仙如月 「——血色荒原戰役公告:萬城爭霸賽血色荒原戰役,第二座要塞石碑被玩家司馬青擊破。司馬青成為第二位攻破要塞的玩家,其獲得獎勵:【領地之石】兩枚、隨機中級殘缺【神魂】一枚,獲得一次解封一件高階物品使用的機會!」

……

「他大爺的,想不到竟然是司馬青這傢伙率先攻陷了要塞!」聽到系統公告,季北欽眉頭微微一皺。

他知道,西面這邊是五方勢力聯合才有霸佔兩座要塞的能力,而其他地域,都是兩方勢力亦或者是三方勢力、四方勢力……一起攻佔一座要塞而已。

僧多粥少!

之前林牧破城后的公告,他們就已經預料到會發生一連串連鎖反應。

戰役公告會不斷響起的。可是卻想不到,竟然是司馬青為第二!

若是其他人都還好,可偏偏是司馬青這偽君子。

「好了!既然獸王已被擊殺,那麼剩下的血獸也是時候全力殲滅了,我們還要攻打西2要塞呢!」季北欽知道事情緊急,馬上高聲道。

「好!」眾人都贊同,馬上分散開來,準備擊殺價值百萬軟妹幣的血獸。

而林牧,聽到系統戰役提示后,眉頭微微一蹙,沒有行動。

玩家攻佔要塞的速度,比預料中要快啊!這些傢伙,為了領地之石,為了神魂,為了龍且的掉落,都開始拼底蘊了。

對他來說,如此也好,奎尊之血密藏的開啟,是時候了!

突然,林牧渾身輕輕一顫,彷彿感受到什麼,林牧猛地一轉頭,微微仰著頭,望向一處頗為隱秘的城牆之角。

「怎麼回事,剛才好像有人在使用探查術在我身上?」林牧感覺敏銳,剛剛彷彿有玩家使用某種頗為高級的探查術在他身上,不過,卻沒有成功,亦或者是成功了,只是信息不是實際信息。

城牆上,有異常。 不過林牧看了一圈,卻沒有發現比較特殊的玩家出現。

城牆上,還有很多玩家,這些都是領主。

用某些玩家的話來說,這些領主都是膽小鬼。一直躲在戰線之後。

不過,站在領主玩家的角度來說,這又是必須的。要知道,只要領主玩家陣亡了,那其千名戰士也將被傳送,離開血色戰場。

……

在林牧觀察城牆上,想要尋找異常之時,一處在城牆下視野會受限的牆角處,六位玩家微微側著身子,隱藏在陰影中。

其中一位玩家的年齡頗高,達到中年,其他五位的年齡較為年輕一點,這應該就是上一代和新一代。

六位玩家,有四位是武將鎧甲打扮,兩位是謀士打扮。

那位中年玩家就是謀士。

其中一位武將打扮的年輕玩家使用了探查術,就被林牧知曉了。

「林牧此人,果然有些不凡,我才剛使用通靈之目,他就感覺到了。而且,得到的信息,竟然如此簡單,只要區區幾項表面信息,七品討逆將軍、郡別部司馬……他的功法、招式、深層身份等等卻沒有。赫然都是問號,林牧此人,好像一位超級boss啊!」

絕色總裁的極品狂兵 「林牧此人,頗具魄力,獨自一方就敢面對實力達到地階巔峰的獸王,確實有點道行。」又一位年輕面孔的玩家道。

「司馬大人,我們接下來還跟著五方聯盟嗎?還觀察林牧嗎?」那率先開口的年輕玩家恭敬問向人群中的首領。

「無需跟了,我只是好奇林牧此人而已,現在一睹其貌,已了解大概了。」這位被稱為司馬大人的玩家,淡然一笑道。

彷彿他心有成竹了,顯得自信從容。

「雖是崢嶸之貌,但卻不是大富大貴之人,此人必然會經歷小人之禍,滅頂之災,無需擔憂!」

「司馬相如大人的相術果然厲害!單憑一眼就能斷定此人之未來。」旁邊其他五位玩家聞言,馬上拍馬屁道。

「那是當然的,司馬相如大人可是出身【神話研究所】,這個傳說中的亘古機構,區區一人之面貌而已,手到擒來。」又一位玩家奉承道。

「我們追隨司馬相如大人,就是最正確的選擇!」原來,這五位年輕玩家都是中間那位司馬相如的追隨者。

「司馬大人,這個林牧,是不是上層傳聞那般,是那位的兒子?」一位追隨者低沉道,狹長的眼眸閃過一抹凶厲。

「林天涯?應該不可能,當初他只是和許青嫻失蹤過一個月而已,並沒有達到生一個孩子所需要的時間。」

「在那之後,林天涯和許青嫻不是又在那個地方失蹤嗎?根本不會留下孩子。」一位追隨者反駁道。

五位追隨者的話語,並沒有引起中間那位名為司馬相如的玩家的回應。

然而,在那位提到林天涯和許青嫻時,司馬相如古井無波的臉龐上,終於是泛起了一陣漣漪。

「林天涯……許青嫻……」司馬相如輕輕念著這兩個名字,眼眸閃過一抹奇異的光芒,彷彿它們給他的記憶十分深刻。

「有可能的,既然上層之人如此傳,肯定是有其根據的。你們要記得,神話世界的時間流速,不也是十比一嗎?一個月,應該沒問題的!」

「司馬大人的意思是,他們兩人在那個神秘的地方誕生了一個孩童?」追隨者震驚道。

司馬相如沒有回答追隨者的問題,臉色微微一變,有些陰沉。

彷彿追隨者說到了一些他不願想起的傷痛。

其他追隨者見狀,果然閉口不語,其他四人狠狠颳了一眼那個如此直白的人。

然而,在五人心中,卻不由冒起了一個念頭:「好狗血的經歷!」

沉吟一會後,司馬相如把陰沉之色收斂起來,重新恢復淡然模樣。

「好了,大家返回領地吧,你們的修鍊,還是太鬆懈了,才剛剛達到黃階武將,如何能體現出我們神話研究所的底蘊!」司馬相如輕輕說道。

「快點積攢【神話貢獻度】,爭取進入神話島嶼!」司馬相如輕飄飄又是一句。

此時的司馬相如,如同一個世外高人,淡泊超然。

「是!」五人鏗鏘有力道。

神話島嶼,可是中級靈地,若是進入其中,將會突飛猛進,不管是修為還是武力、技能、特長,都將會有質的提升!

神話世界的其他玩家,也許連初級靈地都沒有遇到吧!

至於林牧,也不過是一時的跳樑小丑而已!

五位追隨者自信滿滿。

「司馬大人,那我們之後的任務,是去觀察第一神話,還是去查看其他家族的翹楚?」

「不了,我們去幫助司馬青!觀察任務,可以結束了!」司馬相如仍然一臉淡然,沒有絲毫情緒波動。

「好!去幫助司馬青堂哥,也許能收穫一波資源,到時候就可以換取神話貢獻點了!」一位追隨者欣喜道。

「沒錯!司馬大人英明。我們司馬家族所提供的資源換取神話貢獻點已達到瓶頸,需要另闢一途來收集神話貢獻點了。」一位追隨者臉色微微一變,沉聲道。

原來司馬相如的五位追隨者,都是司馬家族的子弟。

「司馬大人,我們真的不跟蹤林牧了?林牧這次戰役開啟后,就一直出乎眾人的意料。他的目的肯定不簡單,說不定在後面會有大收穫!」五位追隨者中,有一位一直沒有說話,但當他開口說話時,就是反駁司馬相如的意願,提出異議。

這位年輕人就是隊伍中唯二的謀士。

這位年輕的謀士,就是司馬家族新一代嫡系子弟,第二順位繼承人,司馬策!

司馬青的弟弟,司馬鷹的二哥!

然而,聽到此人的話語后,司馬相如一成不變的臉龐,又出現了一抹漣漪,微微一笑,反問道:「策兒,你覺得我們跟下去會有所獲嗎?」

司馬相如雖然是反問之句,可語氣卻頗顯讚賞之色。

「林牧此人應該是會有所感應,但卻不會完全防住我們的追蹤,到時候,我們拼一把,未必沒有收穫!」

「你的想法是對的,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林牧對血色戰場可是了如指掌,若是再引出一批血獸,以我們區區一萬戰力,能否可以漁翁得利?」司馬相如一臉和睦道。

「確實如此,我想太片面了!」司馬策點點頭應道。

其實,對於這個情況,他早斟酌過。他也有一些底牌來應付,但他不方便說出來而已。

「另外,林牧此人,他的底牌,難道就只有這些嗎?那個傀儡人,雖然被打殘了,可爛船也有三分釘,不可小覷。」

「既然已經引起了他的注意,再跟下去,只會一敗塗地!不值得如此!」司馬相如化作一位諄諄嚮導之人,細細教導司馬策。

「是!」司馬策聞言,點點頭。

其他四位追隨者看到張揚不羈的司馬策如此謙虛之面,都微微側目。

果然,還是只有這位智謀超群的司馬相如大人方能鎮住他!

司馬策的想法,司馬相如如何不曉得,只是,太冒險了。

林牧的謀划,肯定十分重要,他們可以搏一搏。但其中的變數太多了,並且這些變數還是掌握在林牧手中,不可魯莽。

不過,身為年輕的司馬策,確實需要這樣的冒險精神、拼搏精神。

司馬策確實是年輕一代的翹楚中的翹楚,魄力也足夠。

見到司馬策臉龐上還有一些異色,司馬相如不著痕迹點點頭。

「策兒,以你的資質和資歷,在下一次神話研究所招募新研究員的時候,應該會入選,加油!」司馬相如如沐春風,拍了拍司馬策的肩膀鼓勵道。

「神話研究所是地球上最巔峰的勢力之一,藏龍卧虎,我只是滄海一粟罷了。不過,我一定會加油的,謝謝三叔鼓勵!」司馬策一改他張揚的性格,謙虛一笑,點點頭道。

司馬相如是司馬策的三叔。 看到桀驁不馴的司馬策能有如此謙虛一面,司馬相如頗讚賞地一笑。

有張揚,有謙虛,兩者兼備,乃是雄才之根基。

這個侄兒,有成為英雄的潛力,也有成為梟雄的潛力。

輕輕扭頭望了一眼城內的方向,司馬相如帶著五位隨從,開始離開城牆了。

六人踏步如常,從容無比,絲毫沒有其他玩家臉上的那種焦急,彷彿,城牆下價值百萬的血獸不值得他們留戀一般。

看了一眼在城牆上不斷呼喊、指揮的領主玩家,司馬相如彷彿想到什麼,輕聲問道:「策兒,經過剛才的觀察,你覺得林牧此人如何?」

「林牧此人如何?」跟著司馬相如身後的司馬策聞言,微微一怔。

旋即他眉頭輕輕一挑,道:「林牧此人,從引誘血獸群、智斗獸王,都表現了出他能獨當一面的素質,他給我的感覺,並不是那種一直躲在身後,躲在安全地方的主公!」

「要知道,即便是歷史之上,很多所謂的主公,都是處在最安全的位置,頗少會衝鋒陷陣的。」司馬策瞥了一眼城牆上的臉上帶著焦慮、無奈的領主玩家,輕聲道。

特工重生:公主開掛啦 「但是林牧這個人,卻沒有那種想法,一直衝在最前面,身先士卒!」

「他如此兇殘,除了實力強悍,底蘊豐厚外,他還有一顆勇者之心。」

「也許是因為血色荒原戰役中,他無法帶更多的力量進來,他才無奈當陷陣大將;也許因為血色荒原戰役實力的限制,他有信心保身,去充當衝鋒之士……」

「但不管如何,林牧此人,不是一個庸人,也不是一個謀士,而是有謀有勇的武將!」

司馬策彷彿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評價林牧。

行行 司馬相如聽著司馬策的分析,沒有點頭,也沒有反對。

反而仍然一臉淡然地行走著。

「對了,三叔,林牧此人的容貌,是否與那位的容貌有相似之處?」司馬策彷彿想到什麼,眉頭微微一皺問道。

傳言林牧就是那兩位傳奇人物的子嗣,若是一脈相傳,那必然會有相似之處。

聽到司馬策的疑惑,司馬相如猛地一頓身影,身後幾個同樣一臉疑惑的隨從差點撞上他的後背。

「沒有!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司馬相如凝聲道。

林牧的相貌信息,在他們這些人的情報中,連哪裡長過一顆痘痘的信息都有。

「也許,他並不是她的子嗣。」司馬相如心中暗道一聲,彷彿有一絲慶幸在其中。

林牧給他的感覺,非常陌生,與腦海中的記憶沒有一點相似。

彷彿想到什麼,司馬相如輕聲又道:「林牧此人,我運用相術相了一番,得出結論。但那畢竟只是流傳下來的技藝,是否對神話世界中的人物起作用,還不得而知。」

「神話世界,我們研究多年,仍然只是初窺其冰山一角而已。」

「神話世界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很多規則也十分神秘,不可用常理去揣摩。」

司馬相如眼眸閃過一抹無奈,輕聲道。

「是!」司馬策彷彿想到什麼辛密,沉聲應道。

繼而,眾人又開啟啟程。

一行六人,在喧囂雜亂的城牆上,並不顯眼。

……

城牆下的林牧不知道他被一位名為司馬相如的淵源人物給相術了一次,也不知道他被司馬策給客觀評價了一番,更不知道,與他血脈相連的父母親,好像出現了一絲線索……

但他卻知道,黑暗中有一股勢力盯上了他。

「不知道窺探的人跟了我多久?」林牧心中警惕萬分。

環顧一周后,受限於城牆之下的視野,他無法尋到蛛絲馬跡。

沒有什麼發現的林牧眉頭緊皺。

林牧在擔憂隱藏在黑暗的人究竟有多大能量。不知道會不會對接下來的行動有影響?

在他公布大量信息出來后,就已經預料到這種情況。玩家中可不缺少聰明人。

甚至,林牧有一個更誇張的預測,那就是某些玩家勢力集合起來硬幹他!

沒錯,他也預料著,也許有一些玩家喪心病狂,不管要塞的獎勵,不顧龍且的掉落,直接來幹掉提供大量信息的他!

不過,到目前為止,沒有出現這般糟糕的情況。

即便有,那些超級領地也不答應。他可是阻擊龍且的大助力,不可輕易陣亡。

等到戰役最後一戰末端,只有區區千人戰力的林牧,他們可不懼。

這裡又沒有于禁!

他們有信心與林牧爭上一爭。

然而,在林牧攻陷一座要塞,系統獎勵公布出來后,這樣的可能性就變的更大了。

即便那些超級領主,都有些眼紅林牧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