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狗一邊說著,一邊又扯下王玉蓮的衣服,跟葉風示範著。

「是嗎?好像的確很好玩啊!」

站在門口的葉風開始往屋子裡走著,一邊走,一邊還笑著說道,似乎,真的被李二狗給騙住了一樣。

完了!

王玉蓮看著葉風的反應,頓時心頭一黑,這下是真的徹底完了,葉風要真的被李二狗給騙到了,自己這清白,也就沒了!

「哈哈!」

李二狗一陣得意,然後看著王玉蓮說道:「怎麼樣,沒用的,不會有人能救的了你,你終歸是我的!」

「嘭……」

一聲悶響,李二狗放肆得意的笑聲戛然而止,整個人搖搖晃晃的也倒了下去。

而葉風正捏著拳頭站在一邊,剛剛正是他的一拳讓李二狗昏了過去。

「嫂子,你怎麼樣!」

葉風解決完李二狗,這才蹲下來,關心的問道。

額……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王玉蓮怔住了,葉風竟然一拳打暈了李二狗,他不是個傻子嗎,怎麼還知道關心自己?

莫不是在做夢吧!

「還……還好!」

王玉蓮看著葉風,感受到了他那清澈眼神里的擔心,才確認,他並不像是一個傻子,而且,比一般正常的人都要好上很多!

「你……」

王玉蓮看了半天,想問,又沒有問出來。

「嫂子,我已經不傻了,我恢復記憶了!」

葉風知道王玉蓮想問什麼,便乾脆直接說了出來。

「啊……?」

王玉蓮聽到這話,瞪大著眼睛,剛剛她就懷疑,現在葉風親口說出來,就更加讓她覺得匪夷所思了!

傻了一年多的葉風,竟然好了?

那之前在山上,這小子看了自己解手,還給自己按摩,現在更是看到了自己光了一大半的身子,這……

「啊……你快閃開!」

想到這些羞人的事情,王玉蓮頓時大叫了一聲,一把推開了葉風,衝進了屋子裡,趕緊換衣服。

額……

葉風一陣古怪,看都看過了,現在還那麼在意幹啥?

又不是第一次看了!

在外頭等了一會,玉蓮嫂又換了一身衣服走了出來,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

之前一直都把葉風當傻子看,說什麼做什麼都覺得無所謂,可現在一知道他正常了,想想之前被他偷看洗澡,又是親密接觸的,王玉蓮一張臉都紅了。

「嫂子,你別動!」

葉風忽然說道。

「啊……?」

王玉蓮一陣不解,不知道葉風這話是什麼意思,只見他慢慢的走了過來,忽然伸出一隻手放在了她的臉上。

「嘶嘶嘶……」

那是剛剛李二狗扇的一巴掌,到現在,臉上還是有一道紅色的手指印,葉風剛碰一下,王玉蓮便感受到一股刺痛感。 第9章

「別動!」

葉風嚴肅的說了一句,同時,他自己的手在王玉蓮的臉上輕輕的撫摸了起來。

他這是……?

王玉蓮一陣不解!

這小壞蛋是想借著這個機會佔自己的便宜啊!

心裡是這麼想,王玉蓮卻沒有制止葉風的行為,反而還很享受。

他剛才都救了自己,這點便宜,他想占,那就占吧!

但很快,她便感受到了一點不對勁!

因為葉風的雙手之上,彷彿帶了一股特殊的力量,每在她的臉上撫摸一下,就有一股溫熱的氣息進入了她的皮膚里,剛剛那種隱隱作痛的感覺也在慢慢的消失。

特別的舒服!

連帶著渾身都暖洋洋的,舒服的整個人都快成仙了。

「嚶嚶……嗯嗯……」

王玉蓮都忍不住喊出聲音了。

「天哪……」

葉風原本是專心致志的給玉蓮嫂消除著臉上的疤痕,在《神農經》的力量作用下,手掌印消除的很快,可玉蓮嫂這突如其來的聲音,頓時讓他就不淡定了。

特別是玉蓮嫂雙眼微閉,紅唇又是一張一合,加上玉蓮嫂換上的這件衣服,又特別的大,從這個角度看過去,那一抹雪白更是直接竄入到了葉風的眼睛里。

「這……」

葉風的身體都忍不住有了點想法,雙手的動作也停了下來,直勾勾的欣賞著美景!

王玉蓮原本正享受著呢,忽然臉上沒動靜了,便睜開眼睛一看,恰好看到葉風的一雙賊眼盯著自己敏感部位看著,頓時俏臉一紅。

「這傻子,平時看著挺大膽的,現在有機會都不上手嗎?光看著能看到什麼?」

既然還是個雛,那就讓我來教你吧!

都這個時候了,王玉蓮自己也很難受,這麼多年沒有怎麼和男人接觸,快三十的年紀,也是如狼似虎,要說沒點想法,那都是假的!

就當報答葉風剛剛救自己的恩情吧!

給自己找了一個合理的借口,王玉蓮的手便輕輕的抓住了葉風的手,慢慢的朝著自己的胸口上覆蓋了過來。

「轟……」

葉風感覺自己的心臟要爆炸了一樣,玉蓮嫂這麼做的意圖,他當然是很明白了,渾身僵硬都不知道做什麼好。

平時小電影也看過,但這樣的實戰操作,還真的是第一次!

「嗚嗚……媽媽……」

葉風整個人都快窒息住了,眼看著自己的手就要覆蓋上去的時候,忽然一陣小丫的哭聲傳了過來。

瞬間便將這股曖昧的氣氛給打斷了!

「小丫……醒了,我……我去看看!」

王玉蓮也是臉色紅紅的,一把丟掉了葉風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快速的跑開了。

擦……

葉風一陣無奈!

這麼好的時機啊,結果小丫在這個關鍵時刻醒了過來!

真的是要死啊!

葉風感受著自己身體的變化,心情有種日了狗的感覺,這一時半會也消不下去,可真難受。

「哎呦喂……」

旁邊的李二狗被葉風那一拳打的直接昏了過去,這會迷迷糊糊的慢慢醒了過來,揉著自己的後腦勺。

「媽的!」

正好沒地方出氣,葉風快速走了過去,又是狠狠一拳頭打了下去,揍在李二狗的後背上,剛剛蘇醒過來的李二狗又是遭到重擊,昏了過去。

一把拽著李二狗癱軟下去的身體,往外走去,一直走到他家門口,這才將他丟在旁邊,隨即就朝著玉蓮嫂家繼續走去。

可等他到了門口,玉蓮嫂家的大門都鎖起來了。

「嘭……」

葉風站在門口,敲了幾下。

「是小風吧,時候不早了,趕緊回去睡覺吧,嫂子就不留你了,趕明來家吃飯,我給你做點好吃的!」

玉蓮嫂的聲音隔著門傳了出來。

額……

葉風一陣傻眼,聽這個意思是要趕自己走,不讓自己進去了啊!

「那……好吧!」

葉風摸摸腦袋,也不知道幾個意思,剛剛還跟自己那啥呢,這才多長時間,就又變了一張臉?

女人心,海底針,這話還真的是一點都沒錯啊!

聽著門外越來越遠的腳步聲,王玉蓮提著的小心臟也慢慢的落了下來,她還真的怕葉風闖進來或者死活在外面不走。

之所以把門鎖起來,不讓葉風進來,就是怕自己一時沒忍住,做了一些以後會後悔的事情!

剛剛這短短的一下子,王玉蓮其實也想了很多,自己要是真的跟葉風發生了點什麼,有影響的只會是葉風!

這年輕人心眼不壞,還沒找媳婦,自己和她這麼不明不白的,以後村子里人要是知道了,她一個寡婦無所謂,可葉風的名聲就毀了啊!

以後誰家還給他介紹對象啊!

加上家裡還有個女兒,村子里的流言蜚語,對她的成長也很不利,所以她才只能暫時將心裡的那股躁動給按下來!

想了一路上,也沒想明白玉蓮嫂為什麼不讓自己進去,索性也就不想了,回到家裡,坐在床上,運轉著《神農經》才讓他整個人都安靜了下來,進入了一種空明的境界之中。

三天的時間很快,一大上午的,李大明便帶著一伙人,抬著餃子,還帶著一大堆的禮物,浩浩蕩蕩的朝著石頭村而來,直指陳蘭家!

「徐大娘誒,你家女婿要來了!」

有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村民還在徐秀家院子外面喊了一聲!

這一喊,葉風也從屋子裡走了出來,到了徐秀家門口。

「大娘,蘭姐呢!」

葉風朝著裡面問了一句。

「你有什麼事就跟我說,蘭蘭馬上就嫁給李大明了,不能和外人說話!」

徐秀攔在門口,擋住了葉風的路,不懷好意的說道。

什麼!

這話一出,葉風愣住了!

「我之前給十萬給蘭姐了啊,把錢還了,她就不用嫁給李大明了啊!」

葉風忍不住大聲的說道。

「什麼十萬不十萬的,你一個傻子哪裡有十萬塊錢的,你開什麼玩笑,蘭蘭可沒有收你的錢啊,別瞎說!」

徐秀一驚,但馬上就大聲的說道,「走開走開,別站在我家門口!」

說完就要把葉風往外趕,不讓他在這裡呆著。

我去!

徐秀的話讓葉風的大腦一片空白!

這不是搞笑呢嗎? 第10章

自己那天明明是把十萬塊錢交給了蘭姐,怎麼到徐秀這裡就沒有?

這是什麼意思?

「你把蘭姐喊出來,我要問問她!」

葉風總感覺這裡頭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再聯想到昨天都沒見到蘭姐,這就讓他更加懷疑了。

「喊什麼喊,蘭蘭馬上嫁給別人了,你一個毛頭小子有什麼可問的,要問,也等以後再說吧!」

徐秀不由分說,一把將葉風給推走,就是不讓他接近自家院子。

這叫什麼事!

徐秀怎麼說也是蘭姐的母親,葉風也不好動手!

但是,他也沒辦法看著蘭姐就這麼跳入火坑!

暫時退了下來,進了自己家的院子。

徐秀以為葉風放棄了,這才稍微放下了心來,看著不遠處一條大道上李大明的接親隊伍越來越近,心裡雖然有點不安,但總體還是高興的。

不安是因為李大明的名聲不好,這周圍的幾個村子,誰不知道李大明是個渾人啊!

蘭蘭嫁過去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高興的是,起碼蘭蘭嫁了一個有錢人家,以後說不定還能接濟下家裡,另外還有那平白得來的十萬塊錢,也算天降橫財了。

「蘭蘭,你也別怪媽,媽也是沒辦法啊!」

徐秀在心裡想著。

灼愛 ……

「媽的,我就不信了!」

葉風想了半天,總算是想到點辦法了,在徐秀家的後面,有一個可以進入內屋的小門,這裡一般很少開,就是一個木門。

到現在,他也顧不上別的了。

「嘭……」

狠狠的一腳蹬在門上,將大門給踹開了,閃身走了進去。

「嗚嗚……」

陳蘭坐在自己的床上,身上穿著一身的新衣服,但手腳都是被捆住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最親近的人,居然會把她捆綁住,就是為了讓她嫁給李大明那樣的人!

想不通!

村子里誰不知道李大明的為人,為禍鄉里、欺壓百姓,但老媽就像是中了魔一樣,竟然置自己的終生幸福於不顧,不惜捆住了自己的手腳,不要自己逃跑,也要嫁給李大明。

一想到這些,眼淚就跟發大水一樣的往外面流。

「蘭姐,蘭姐,我來了!」

葉風在後面窗戶的地方喊了一句,陳蘭目瞪口呆的看著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出現的葉風。

「你……你……你怎麼進來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