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今天她沒來都沒有人通知我,這麼說導演估計也是剛知道吧?」

小助理點點頭,「這位女3號叫什麼來著?我想想……好像是叫陸曉蕾。」

聽到這個名字,唐糖愣了一下,「我怎麼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唐姐,她是前年通過選秀節目出道的,他姐姐也是一位娛樂圈裡的演員,名氣還挺大的,叫陸曉柔。」

唐糖這才噢了一聲,陸曉柔她知道,小星星的那個噁心人的室友嘛!

原來腦子有毛病的人,家人也都不太正常,一個習慣做小三,另一個習慣玩消失,呵呵,真好。

聽到有人敲門,小助理扯著嗓子說了句,「進。」

副導演走了進來,滿臉堆著笑著看著唐糖,「小唐啊,和你演對手時的那個女演員這不是身體出了點狀況么,可能過幾天才能來,不過她著去看病也真不是時候,還讓你這麼一大早就跑過來。」

唐糖笑著擺擺手,「沒什麼,這是我作為演員應該做的,只不過今天我只剩和男二號的一場對手寫了,我希望能夠儘快演完,您看可以嗎?」

說話的時候她都還是很溫和尊敬的,畢竟作為一個演員,她雖然是有名氣了,在面對導演的時候還是得悠著點兒。

導演連連點頭,「這個是自然,反正男二號的那個演員,今天也沒有其他的戲份了,那就你們兩個先拍,拍完了之後你就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上午十點。

大佬寵妻不膩 唐糖拎著包,腳下生風地回到了酒店。

他早上走的時候,本以為今天會是很忙碌的一天,沒想到,出去轉悠了一圈就回來了。

好巧不巧的,等電梯的時候,又遇上了剛回來的裴言。

沉塘畸戀:冤女逆襲 唐糖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要不是因為回來路上,沒有發現有人在跟蹤自己,她肯定會以為這個人是跟著自己回來的。

男人看到她也有些意外,禮貌性的點了點頭,「唐小姐,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

唐糖苦笑一聲,「我也不想的,可是和我演對手戲的女演員,據說是身體出了問題,住了院,所以我就沒事幹,只能回來了。」

說完還一臉無奈地聳了聳肩。

裴言:「那就當是給自己放個假,我看你每天早出晚歸的,工作也挺辛苦的。」

唐糖往旁邊挪了一步,他今天早上還覺得人家喜歡自己來著,有了這種想法之後再看到他,不知道為什麼總會有一種心虛的感覺,所以刻意和他拉開距離。

裴言將她的小動作盡收眼底,微微挑眉,倒是沒說什麼,只是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還知道和陌生男人保持距離,不錯。

來到頂樓,唐糖看著男人說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好不容易今天沒有工作,回去睡一覺。」

男人嗯了聲,柔聲說了一句,「去吧。」

唐糖:「……」

她怎麼覺得這個男人看著自己的眼神,突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寵溺?

在想仔細看的時候,有什麼都看不出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她是魔怔了不成?剛開始覺得人家喜歡自己,現在連人家的眼神都覺得不正常了。

甩了甩腦袋回到自己的房間。

女人前腳剛進門,樓梯間就溜出了一個帥氣又猥瑣身影。

走到面前小聲問道,「言哥,你們今天早上一塊兒出去的,又一塊兒回來,這是怎麼回事?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和人家出去吃飯去了?」

裴言像看傻子一樣看他一眼,然後一言不發地回到了房間。

裴楓真想抬腳走上去就背,他毫不留情地關在了門外。

裴楓:「……言哥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承認我是八卦了一點,但是這不都是為了你好嗎?你至於這麼對我嗎?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難道連開玩笑的不行了?」

可惜的是他在外面掐著腰吐槽了半天,門裡裴言連一點動靜都沒有,最後還是慫慫的自己掏出房卡開門進去。

看著坐在沙發上一臉雲淡風輕的喝著咖啡的男人,裴楓在強烈的好奇心的驅使下,還是湊了上去。

「言哥,你看看你為什麼對我如此之不溫柔,我只是關心你們一下而已嘛,快跟我說說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一塊兒出去的又一塊兒回來?」

裴言面無表情地掃了他一眼,然後輕輕抿了一口咖啡。

「沒什麼,只不過回來的時候剛巧碰見而已。」

「你們不是出去一塊兒吃飯?那早上出去幹什麼去了?」

男人掃了他一眼,「我出去自然是有事情要辦。」

裴楓嘖嘖兩聲,「看來你們確實挺有緣分的,連這都能撞上。」 「我們有沒有緣分,不需要你瞎操心,反正都與你無關。」

裴楓切了聲,故作傷心的捂住自己的心臟,表示自己很受傷,「你這個見色忘友的人,我們以後不能做朋友了。」

裴言:「那正好。」

裴楓:「……」

就算我們不是親兄弟,你也用不著這樣對我吧?難道我在你心裡就一點都不重要嗎?啊?

裴言淡淡的掃了他一眼,用眼神告訴他:是的,一點都不重要。

裴楓:「……」

默默地起身從沙發上站起來算了,他還是找一個安靜的角落,挖個地縫把腦袋塞進去好了。

唐糖回到房間里,舒展了一下筋骨做了一組瑜伽之後,翻出了自己的手機。

這麼久沒跟小星星打電話了,是時候給她打個電話問一下小傢伙的情況了。

剛翻出手機號碼想,想還是不合適,畢竟今天是周一那個臭丫頭現在應該還在工作,於是就放棄了。

直接找到自家小寶貝的手機號,撥了過去。

多多接到自己老媽電話的時候,正在院子里玩鞦韆。

感覺到口袋裡有震動,掏出手機,看到自家老媽的來電顯示,樂呵呵地接了起來。

「歪,媽咪媽咪,你現在怎麼有時間給寶寶打電話了?昨天晚上不是說今天工作很多的嗎?」

唐糖嗯了聲,「寶貝是這樣的,和媽咪一塊兒演戲的另一個阿姨身體出了狀況去了醫院,所以沒人和我一塊兒拍戲,媽咪的戲份只能往後挪了,所以今天就沒有工作啦。」

多多嘿嘿笑了聲,「那媽咪就可以趁此機會好好休息休息啦。」

唐糖:「寶貝真乖,我還知道關心媽咪。」

多多晃著小短腿兒,一臉傲嬌的說,「那當然了,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可沒人替你操心了,你平時別什麼事情都那麼馬馬虎虎的,要按時吃飯作息要規律。」

唐糖聽著自家兒子的叨叨聲,無奈扶額,「哎呀寶貝,你就不要再念叨了,你媽又不是小孩子了,而且你不覺得我們的定位錯了嗎?你才是小孩子好嗎?」

多多哼哼了一聲,「可是媽咪比寶寶還馬虎,真是讓人操心。」

說著還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表示自己承受了這個年齡不能承受之重。

唐糖:「……」

家裡有一個喜歡裝深沉的小破孩兒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不說這個了,我們來說點正事,你不是已經答應漂亮姐姐要去幼兒園嗎?什麼時候去報到?」

多多支著腦袋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知道,帥叔叔說讓我在家裡多玩幾天。」

唐糖聽到帥叔叔三個字眼神閃了閃。

「那好,如果是要住宿的幼兒園,在上學之前,一定要把自己所有的衣服還有學慣用品都準備好哦。」

多多點點頭,「媽咪你就放心吧,這些事情漂亮姐姐都會幫我處理好的。」

唐糖嗯了聲。

「媽咪,你拍戲大概還要多久才能回來呀?寶寶想你了。」

嗚嗚,在國外的時候,好長時間都見不到媽咪一面,現在好不容易在一個國家了,想要見一面居然還這麼困難真是氣死寶寶了。

「很快哦!」 「媽咪你一定要快點回來哦!」

唐糖連連點頭,「放心吧寶貝,我忙完工作就會回去的,我盡量讓導演提前把我的戲份拍完,早點回去陪你,好嗎?」

「嗯。」

——

第二天,舒星瑜處理完所有的律師涵之後,一臉疲憊地把自己的秘書叫進來。

「給我在公司群里發個公告,因為我們公司所有的資源,都不許提供給陸曉柔,在他和公司簽約之前,不許再安排任何工作。」

張秘書聽到這話,愣了一下,「舒總,這樣會不會不太好,畢竟她現在也是我們公司的藝人了,如果我們這樣的話,相當於是把她封殺了。」

舒星瑜挑眉看著她,「那又如何?這個公司我是總經理,她作為一個走後門子進來的藝人,本來就是品行不端,還給我搞出了這麼多的違約合同,我沒有告她已經很仁慈了。」

「話是這麼說,但是她的粉絲基數還是很大的,而且她在外面的人設是那種乖乖女的人設,如果把她封殺了,可能會引起民憤的。」

張秘書心裡冒著冷汗,小心翼翼的說著。

陸曉柔和自家總經理之間是什麼關係,她自然是知道的,為了不讓自家總經理一時衝動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她也只能硬著頭皮勸了。

這邊一副慷慨赴死的樣子,那邊舒星瑜確實淡定的一批。

微微聳了聳肩,「那又如何?你放心吧,既然有求於我,她是不敢得罪我的,而且,我要的就是她控制不住反擊。」

張秘書:「……」

啥玩意兒?還有人喜歡自毀形象的?

舒星瑜夜晚的再多解釋什麼,直接擺擺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如果陸曉柔和她撕破臉,公然在微博上控訴自己,那麼這個梁子就算是結上了,到時候就算是她在家裡給她說好話,估計也沒人會信。

想要進她舒家的大門,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究竟有幾斤幾兩。

大約半分鐘之後,整個公司都收到了一條信息,話說的很直白,要求全面封殺陸曉柔,所有員工不許對外界透露。

整個公司的人:「……」

舒總這也太剛了吧?喝水看不對眼就直接來硬的,惹不起啊。

差不多同一時間,舒星瑜的所作所為就傳到了城市的另一邊。

白皓霆看著手下人發來的消息,臉色一片柔和,看來自家這傻丫頭是準備反擊了。

只要陸曉柔敢對外界透漏被封殺的事情,那麼舒家名譽自然會受些影響,到時候舒家人就更加不可能讓她進門了。

若是她不對外透漏,那估計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有拍戲的機會,在娛樂圈這種更新換代飛速的地方,晾她三個月說不定就涼透了。

男人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很好,那個傻丫頭這次總算不是太傻,沒有一個人默默的受委屈。

旁邊的小白看著面色柔和的老大,不用想就知道,剛才說到的肯定是和舒星瑜有關的消息。

唉!他這個老大帥氣又多金,奈何是個情種,看到自家女人就走不動道,黏的跟什麼似的。

可像他這種單身狗,就討厭他們這種隨時隨地都能秀恩愛的人。 小白內心掙扎了三秒,把拳頭放在嘴邊,咳了一聲說道:「老大,二少那邊貌似遇到了點麻煩事,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來過公司了,律師事務所那邊的工作也已經停了有段時間了,應該需不需要我去問下?」

白皓霆這才把手機放在一旁,抬頭看了他一眼。

「跟你有關?」

小白搖了搖頭,「沒有啊。」日常關心一下,難道不可以嗎?

「以後跟你沒關的事情少操心,怪不得都一把年紀了還找不到女朋友,到時候你一個人孤獨終老,可別說是公司拖累了你。」

小白:「……」

為什麼要抨擊我?我這一個小秘書,我做錯了什麼?找不到女朋友就要被抨擊嗎?啊?

「……是。」

「老三最近在幹嘛?」

「薄少最近在醫院的研究室里呆過一段時間,也應該是在忙工作。」

白皓霆淡淡的嗯了聲,「給他發個消息,讓他有空來一趟。」

「是。」

小白離開之後,白皓霆負手站在辦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視著這座城市。

小時候每次看到父親早出晚歸,他都會想,將來一定也要做和父親一樣偉大的人物,能夠影響一個城市。

現在,他做到了。

二十七歲的年紀,取得這樣的成就,他本應該意氣風發囂張肆意,可過去慘痛的經歷告訴他,當你站的越高,有時候就會成為別人的靶子。

在這個位置上,稍有不留神就會萬劫不復,他不知道在黑暗裡有多少人在虎視眈眈的看著他的商業帝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所以他卻不能有軟肋,他只能變得更強,只能大步往前走。

舒星瑜就是他最大的軟肋,他當初同意地下戀,讓手下的保鏢在暗中保護她,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一旦被外界知道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她隨時可能陷入危險……

抬頭看著萬里無雲的天空,白皓霆覺得,一旦有了牽挂的人生,腳步就更加沉重了……

正當他想的入神的時候,辦公室大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打開。

李薄瀾大喇喇的走了進來,隨便往沙發上一卧,「霆哥你找我?有事兒啊?」

男人這才收回思緒,轉身看了他一眼。

「最近有跟時川聯繫嗎?」

「川哥啊,你不說話沒發現,這麼算起來我們兩個人得有一周沒有聯繫過了,怎麼了他?失蹤了?」

白皓霆沒回話,只是大不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

李薄瀾蹭的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他身邊。

「不是吧,川哥真失蹤了?」

白皓霆淡漠的眼神,冷冷地掃了他一眼,「我只知道之前他和阮玥在盛世皇庭度過一夜。」

李薄瀾:「……」

他聽到了啥?不是幻覺吧?

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開口問道:「大哥,你是說咱們倆……他們倆……那啥了?」

「我可沒這麼說。」

李薄瀾嘖嘖了兩聲,又轉身回去走到了沙發上,思考了半天,一手摸著下巴猜測道:「這人都一周都沒有跟我們聯繫了,那看樣子就是還沒搞定嘛,還沒搞定的話……那豈不是就從言情劇變成悲劇了?有意思!」

白皓霆:「……」 「他們是言情劇還是悲劇都無所謂,只要是有劇情,就有發展下去的可能,我現在只想知道,阮玥究竟什麼時候能把我們已經取消婚約的事情公布出去。」

李薄瀾:「……」

「大哥,你著什麼急嘛,我大嫂都還沒同意嫁給你呢,你和我二嫂什麼時候解除婚約不一樣?就算是再拖上個一年半載,大嫂你都不一定能搞得定。」

白皓霆聞言臉色又難看了兩分,手指在桌面上輕輕敲擊了兩下,面色不善的說道:「這個我著不著急跟你有關係?」

李薄瀾:「……沒關係,沒關係。」

「等你有空去看看他,我現在去可能有些不合適。」

李薄瀾淡淡的哦了一聲,「了解,我說你們四個人湊成兩對兒,不是剛剛好?非要硬凹成四角戀的樣子,有意思嗎?」

白皓霆隨手翻著桌子上的文件,說道:「也許阮玥覺得有意思。」

李薄瀾沉默了兩秒,看著自己的大哥說道,「哥,你看阮家小姐對你這麼痴情,為了你都已經熬了多少年了,你跟我說說,你究竟是怎麼把人家迷的五迷三道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