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層的貴賓室里,各種神念不斷的閃現,有一些相互間交好的築基真人迅速的交談起來,雖然對太岳門的盛氣凌人極為不滿,但是卻忌憚古柏真人修為高深,卻是沒有人敢出頭招惹他。

但是卻在此時,在十二號貴賓室里傳來一陣洪鐘般的笑聲:「古柏真人,依你的壽元而言,怕是時日不久了,不去頤養千年到還罷了,卻偏偏要逞風頭,不知是何苦如此?本座豈能讓你稱心如意?那些衛國的少年人,本座的烈火宗也想分一碗羹。」

他說話的聲音沉穩有力,彷彿虎嘯龍吟,在文峰塔四層里迴音陣陣,似乎牆壁都要震動起來,此人的法力並不弱於古柏真人。

「本座以為是誰呢?」那道蒼老的聲音微微一滯,便哈哈大笑道:「原來是火雲小友,在七八十年以前,本座去烈火宗拜訪貴派掌門,你不過是一個奉茶的弟子,卻是沒有想到,物是人非,已經成為一派之尊。」

那烈火真人頓時大怒,冷聲說道:「古柏老兒,不要倚老賣老,修真界是以實力為尊,你的法力雖然高深,但是卻修鍊的是木屬性功法,本座的火屬性功法卻足可克制,倘若要是鬥起法來,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在雲州三十六郡宗主門派里,太岳門排在第十一位,而烈火宗排在第十二位,兩派的實力接近,而且掌門都是築基後期的真人,此次為那些高資質弟子撕破臉皮,怕是有一場熱鬧可瞧了!」

「如果玄天劍派和乾坤門置身事外的話,看來那些高資質弟子怕是要被太岳門和烈火宗瓜分,我等門派怕只能挑缺撿漏,畢竟從門派底蘊來說,和他們兩派還是有些差距的。」

正當各派的築基真人念轉之際,莫問天卻在施展神通法術洞察先機,查看那些少年的修真資質,可是令他極為失望的是,果然不愧是被元嬰真王鑒別成下等資質,那些少年雖然絕大多數是有靈根,但是基本上都是雜靈根。

在修真界,一個有靈根的修士,一旦擁有兩種以上的靈根,就有可能因為靈根相互間纏繞交雜,使得每種靈根都受到影響,吸納靈氣的效率大減,這就產生了雜靈根,也被稱作為偽靈根,但因為靈根駁雜的影響,修鍊效率極其的低下,終其一生都在鍊氣中高階徘徊,想要築基成功的話,實在是非常艱難。

以無極門而言,這些雜靈根弟子修鍊速度緩慢,怕是只能做入門弟子,只有少數優秀的才有可能被吸納進外門弟子,雖然這些少年的靈根資質極差,但是莫問天還是沒有任何猶豫的,準備將他們全部納入無極門。

倒也不是為別的,升級四級門派的任務,需要靈根弟子要一千名,目前也僅僅是完成半數而已,凡人里擁有靈根的幾率極小,在這幾年以來,在飛雲城附近城郡里,有靈根的凡人幾乎讓無極門搜刮的乾乾淨淨,想要完成門派的主線任務,自然要另外擴展生源,眼前的少年資質再差也是有靈根的,自然勢必不能放過,就算多花一些靈石也無所謂,靈石沒有了可以儘快賺回來,但是如眼前的機會卻是不多。

正在他尋思之際,那火雲真人粗狂的聲音說道:「解語真人,這些有靈根資質的弟子,將要如何拍賣?還請六道聯盟報個起價,本座也要出價競拍。」

解語真人好整似暇,微笑說道:「那便要看道友競拍的弟子數目了?這些來自衛國的少年,本盟的起價是每人一百塊下品靈石,且加價不得少於二十塊下品靈石。」

「一萬五千塊下品靈石!這些少年本座全部要了!」火雲真人似乎連想都沒有想,便就報出一個高價來。

豈料他話音剛落,古柏真人蒼老的聲音便說道:「這些少年雖然修真資質低下,但是相比凡人而言,好歹也是有築基成功的希望,二萬塊下品靈石,太岳門也全部要了。」

其餘門派的築基真人都在冷眼旁觀,卻是並不急於報價,他們門派的實力不如太岳門和烈火宗雄厚,自是不願將大量的靈石浪費在資質低下的修真者上,破費兩三萬塊下品靈石,競拍百餘名資質低下的弟子,倒不如集中力量,競拍上一名高資質弟子,畢竟高資質的弟子非但築基沒有什麼問題,而且都是有結丹的希望。

火雲真人的眉頭也皺了起來,神情不悅的說道:「二萬五千塊下品靈石!」

「三萬塊下品靈石!」古柏真人蒼老的聲音里,似乎沒有半分退讓的可能。

火雲真人頓時猶豫起來,三萬塊下品靈石足可購買兩件普通的中品法器,已經是完全超過他的預期,在那一百二十名少年裡,都不知道有沒有修鍊到築基真人的可能?倘若是一個都沒有的話,那三萬塊下品靈石豈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么?

正當他左右為難,覺得進退維谷時,在三十四號貴賓室里,忽然傳來一道清朗的聲音:「無極門出價三萬塊下品靈石!」

那一道聲音來的極為突兀,在場的築基真人都是一愣,他們顯然都是有些始料未及。

解語真人也是有些不解,蹙眉說道:「這位無極門的道友,太岳門已經出價三萬塊下品靈石,貴派只能在此基礎上加價競拍。」

那道聲音正是莫問天所出,他此時卻哈哈大笑道:「解語真人,本座出價三萬塊下品靈石,和太岳門的古柏真人卻是不同,本座只要那一百二十人當中的八十人,其餘的卻是盡皆不要。」

「什麼?」非但是解語真人吃了一驚,在場的各派築基真人俱都驚異不已,頓時各種神念紛雜而來,各派的築基真人已三三兩兩的交談起來。

「此人便是在升仙門中土真君八百歲的壽宴上,奪得神通賽第一的無極真人吧!沒有想到他非但實力驚人,而且身價且是不菲。」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 「沒有錯,倒是險些忘掉他了,據說此人已經晉陞到築基後期,而且法力極為強橫,修鍊有兩種神通法術,擁有搏殺築基大圓滿修士的實力。」

「怎麼可能?他的法力神通即便是再厲害,終究不可能提升的如此的迅速,更加不會是築基大圓滿真人的對手,怕是修真界里以詐化詐吧!」

「這個……這個,本真人倒是無從得知,但是在半個月以前,金鼎門、昆雲派、燕子塢三派聯袂上邙山問罪,似乎並沒有在無極門討得半分便宜,可見那無極真人確實是不同尋常,怕是和神通賽那時相比已是今非昔比。」 撒旦的復仇新娘 莫問天橫空般殺出,立即讓在場的築基真人頓感不安,以無極真人此時在雲州的風頭,恐怕已經完全不在古柏真人和火雲真人之下。

古柏真人沉默良久,那蒼老的聲音里似乎有些疑問,不解道:「無極真人,據說你在升仙門的神通賽上,得到好幾件威能強大的中品法器,依你的靈石身價而言,卻為何不將那些衛國少年全部都競拍下來呢?」

莫問天哈哈大笑道:「各派的道友遠途而來,都是為這些高資質的修真苗子,本座卻不能將事情做得太絕,便也就忍痛留下四十人,也好對諸位道友有所交代。」

他的語氣極為豪爽,而且面帶微笑,似乎如浴春風,讓人不得不有一種信服感,但是卻無人得知,他心中正自暗道:「倘若不是因為那四十人都是沒有靈根的凡人,豈能是白白的讓於你們?」

且莫管他心裡打的什麼主意?便就說得這幾句話,讓各派的修士頓時好感大增,起碼無極門做事沒有那麼絕,吃完肉都不忘給大家留一口湯喝,相比太岳門和烈火宗不留餘地,只想將那些修真苗子完全霸佔,可是強的不是一星半點。

因此他話音剛自落下來,便得到幾個門派的高聲附和,雖然這些門派都是羽君真人一脈,但也算難得可貴了。

以三萬塊下品靈石,競拍八十名下等資質的修真苗子,雖然在修真界里,買賣人口並沒有官價,但是在人人心裡都是有一筆賬,下等資質的修真苗子,非但是成長極為的緩慢,而且築基成功率微乎其微,根本沒有必要如此破費,倒不如購買一件威能不弱的下品法器,亦或是集中所以的靈石財力,競拍上十餘名高資質的修真苗子,則更有利於門派的實力提升。

諸派的真人權衡良久,自然是沒有人加價,解語真人微微一笑,清冽的聲音說道:「無極門出價三萬塊下品靈石,競拍八十名下等資質的修真苗子,有沒有道友加價?」

她連續高喊三聲,但整個拍賣場卻靜寂無聲,自然是沒有人回應,解語真人美眸流轉過來,巧笑嫣然的說道:「恭喜無極道友競拍成功,獲得八十名下等資質的修真苗子,但是請道友先付清靈石,方可挑選弟子。」

「那是自然!」莫問天哈哈大笑,神識微微的一掃,在納寶囊里清點出三萬塊下品靈石,裝在一個空的儲物袋裡,正要讓錢玉成將儲物袋送下去。

卻在此時,有一位六道聯盟的弟子敲門而進,執禮極恭的說道:「無極真人,在下六道聯盟弟子寶成真人,奉命前來領取靈石。」

莫問天微微一笑,大手一揚,將那儲物袋拋了過去,哈哈笑道:「道友來的正好,三萬塊下品靈石已經備好,全部都裝在儲物袋裡,還請道友查看數目。」

那寶成真人伸手將儲物袋抓住手裡,只是神識稍一掃過,便滿意點頭道:「靈石的數目無誤,恭祝真人競拍成功,在下告退了!」

話一說完,他微微拱手作揖,便轉身退出房間。

那寶成真人剛走不久,解語真人清冷的聲音便在下面傳來:「無極真人,靈石已經查驗無誤,請速速挑選出八十人來,餘下的四十人本盟也好拍賣。」

「好!」莫問天哈哈大笑起來,朗聲說道:「既然入得本門,本座豈能沒有表示?」

他話音一落,輕輕的一揮左袖,『砰』的一聲,一陣勁風將前面的木窗推開,緊接著右手在腰間的納寶囊隨意一抓,大手朝前一揮。

數百顆下品靈石便化作一道晶芒,流星般的由房間里飛出去,在半空中炸成數份,那些靈石似乎是長著眼睛,以十塊為一列排成長蛇,紛紛在半空中隕落下來,鑽進那些衛國少年的懷裡。

莫問天爽朗的聲音在半空中落下來:「但凡得到本座靈石賞賜的,都是無極門的記名弟子。」

那些少年有些得到靈石,而有些卻是懷中空空,得到靈石的少年都是神色狂喜,以他們鍊氣三四層的修為,生平哪裡見到如許數量的靈石?彷彿是一個乞丐忽然得到金山似的,紛紛從懷裡取出來查看,卻是每個人不多也不少,恰好都是十塊下品靈石。

解語真人用神識掃過,發現那些得到靈石賞賜的少年恰好是八十人,不由讚歎聲說道:「無極真人神通驚人,若非神識強橫,法力極為深厚,那靈石焉能分配的如此精準?當真是神乎其技,讓人大開眼界啊!」

非但是她,諸派的築基真人都是驚異不已,自負易位而處的話,自己是絕對做不到這一點的,心裡更是暗暗忌憚不已。

解語真人微笑說道:「既是如此,無極真人挑選的八十個少年,暫帶下去由本盟進行看管,等到拍賣會結束以後,便再一起交給道友吧!」

莫問天微微一笑,說道:「如此甚好,解語真人做主便是!」

解語真人微微點頭,便輕輕的一拍掌,在寶成真人的率領下,便有一隊六道聯盟的弟子上前維護秩序,將那些被賞賜靈石的少年重新排成隊列,領著他們魚貫從看台兩側的大門退了下去。

等到那些少年退下去以後,整個拍賣場頓時顯得冷清起來,那餘下來的四十位少年羨慕莫問天的靈石賞賜,但是卻沒有被挑選中,無不顯得沮喪至極。

解語真人微笑說道:「諸位道友,四十名下等資質的修真少年,起價四千塊下品靈石,有意者請加價,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塊下品靈石。」

「四千塊二百塊下品靈石,這些少年玄靈門全部要了!」忽然有道聲音自二十九號貴賓室搶先響起,當即便被眾派的築基真人認出來,喊話那人正是玄靈門的掌門玄空真人。

「只不過是區區一個玄靈門,便妄想獨吞全部的修真少年,實在是自不量力,四千八百塊下品靈石,這些來自衛國的少年修真者,五絕門則全部都要了。」說出這句話的,乃是五絕門的掌門五絕真人,在雲州三十六郡宗主門派里,五絕門位列第二十一名。

「五千二百塊下品靈石,什麼玄靈門和五絕門?小門派而已,哪裡有什麼修道前途?小娃娃們還是進大羅派的山門較好!」有一道破鑼般的嗓子突兀而起,正是雲州宗主門派里,排位在十五位的大羅派掌門萬羅真人。

五絕真人雖然不將玄靈門放在眼裡,但是大羅派卻是讓他忌憚非常,只是尋思片刻,便放棄和萬羅真人的競價。

「五千五百塊下品靈石!」玄空真人眉頭緊皺,雖然他略作權衡,但是最終還是咬牙決定加價。

「咦!」萬羅真人奇道:「小小的玄靈門,居然膽敢跟大羅派爭奪修仙苗子,實在是可笑之極!」

話一說完,他破鑼般的嗓子乾笑起來,顯得尤為的刺耳難聽,半響才說道:「解語真人,那四十個修真少年,本座出價六千塊下品靈石。」

眼見萬羅真人插手到底,玄空真人便長嘆一口氣,再也不說話了,玄靈門實力低微,底蘊卻遠非大羅派可比,實在是沒有辦法,他不得不放棄那些下等資質的修真苗子。

莫問天眼見幾派的掌門,為那四十個凡人加價競拍,心裡卻不由的冷笑不已,這群凡人卻不知要落在何門何派?不過照眼前的情勢看來,很有可能歸於大羅派,但是卻不知道烈火宗和太岳門是否有意競價,兩派倘若是參加的話,那便沒有大羅派什麼事了。

正當他念轉之時,果然那烈火宗的火雲真人粗聲說道:「萬羅真人,這些修真少年本門是勢在必得,貴門好自為之吧!」

「這……」萬羅真人頓時臉色難看起來,別看他在玄空真人面前耀武揚威,但是遇到火雲真人,卻是立即沒有什麼脾氣了?雖然兩人同是築基後期,但是修為的差別,他心裡自然極為的明白,他臉上神情不斷的變化,彷彿是開了染坊似的,良久才長長嘆了一口氣,便再也不說話了。

火雲真人哈哈大笑起來,高聲說道:「解語真人,本座出價七千塊下品靈石,那些修真弟子便全部歸烈火宗。」

解語真人默然點頭,高聲說道:「四十位下等資質修真苗子,烈火宗火雲真人出價七千塊下品靈石,還有沒有道友加價競拍?」

她連續高喊三聲,卻是根本沒有人回應,那火雲真人倒是覺得奇了,非常不解道:「古柏真人,貴門先前似乎對這些少年勢在必得,但是眼下卻要放棄競拍,卻是何道理?」

古柏真人蒼老的聲音說道:「火雲真人,有靈根資質的弟子後面還有,本座不想和你在此爭奪,這些弟子便就歸你們烈火宗吧!」

火雲真人哈哈大笑,說道:「那本座倒是要多謝古柏真人了!」

在說話的同時,他取出七千塊下品靈石,放在一個空的儲物袋裡,卻只是稍等片刻,六道聯盟的寶成真人便敲門而進,領取並查驗了靈石,這才退身走下去。 那火雲真人得意非凡,似乎得到天大的好處似的,放聲大笑不已,倘若他要是得知,花費偌大的代價卻只得到四十個凡人,卻不知會作出何種感想?

解語真人得到靈石以後,便立即派人將那四十位少年帶下去,另外尋上一處地方看管,等到拍賣會結束以後,再全部一併交給烈火宗。

「解語真人,那下等資質的修真苗子,靈根想必都不怎麼樣,本座實在是興趣欠奉,還請速將中等資質的修真少年帶上前來,如果靈石價錢合適的話,本座自然會拍賣上一些充實山門。」

說這幾句話的人,來自第十七號貴賓室,此人乃是長風門的掌門罡風真人,先前那些下等資質的修真少年他並沒有出價競爭,便是就打定主意,想要集中力量競拍一些中等資質的修真苗子。

解語真人微微的一笑,伸手在空中擊掌三下,朗聲說道:「將人都帶上來吧!」

掌聲甫歇,在一隊六道聯盟的弟子維持秩序下,有七八十位少年男女自看台兩側的大門魚貫走進來,他們默然無聲,以二十人為一組,在拍賣場的前台下,井然有序的排成四隊的長列,似乎是訓練有素。

那些少年男女基本都是在鍊氣四五層的修為,他們神色恭敬的站立在當場,他們面色紅潤,雙目迥然有神,顯得精神極為不錯,諸派的築基真人只是驟眼一瞧,從形相精神上,都能判斷出遠遠要強於先前那些下等資質的修真少年。

解語真人美眸顧盼生兮,冷冽的聲音說道:「諸位道友,這八十位衛國少年,都是中等資質的修真苗子,本盟的元嬰真王鑒定,自然是不會有錯,應當是完全擁有靈根的,雖然靈根的資質較為普通,但是匹配相應的功法的話,築基成功還是大有希望的。」

築基真人,對於宗主門派來說,有著極其致命的吸引力,鍊氣期的弟子培養的再多,都是無濟於事,對於門派實力的影響無足輕重,但是築基真人卻是不同,每位真人都是門派的基石,倘若是隨意隕落掉一位,門派的實力便會直線下滑,簡直是難以彌補的損失,而恰恰相反的是,門派的真人數量越多,實力自然是越強。

這些中等資質的修真苗子,在各派築基真人的眼裡,其誘惑力非比尋常,自然是和前面那些下等資質的修真少年不同,各派的築基真人都是怦然心動,在十九號貴賓室里,有一道極為悅耳的聲音傳來:「紅葉谷只招收女弟子,幸好在這些修真苗子當中,有著三十位少女,本座頗有興趣,卻是不知解語真人起價如何?」

說話的真人乃是紅葉谷掌門玉葉真人,紅葉谷是雲州宗主門派里唯一只收女子的修真門派,雖然門派里都是女修士,但是卻實力強橫,在雲州三十六郡宗主門派里排在十九位。

解語真人微笑說道:「玉葉真人,這些中等資質的修真苗子,無論男女性別,每人都要三百塊下品靈石的起價,道友只需要競拍三十名弟子,方可在裡面隨意挑選。」

「本門只是招收女弟子,但競拍的規矩卻是對本門極為不利。」玉葉真人的聲音里極為惋惜,嘆氣說道:「既是如此,本門競拍三十位弟子,出價一萬塊下品靈石。」

她的話音剛剛落下,長風門的罡風真人便哈哈大笑道:「那八十名修真少年,本門可沒有實力獨吞,倒是不如似玉葉真人這般,只要三十名弟子好了,本座加價一萬二千塊下品靈石,競拍那三十位弟子。」

「本座也想分一碗羹,四十名弟子,二萬塊下品靈石。」破鑼般的聲音響起,卻是大羅派的掌門萬羅真人。

罡風真人出價一萬二千塊下品靈石,只要三十位弟子,平均到每位修真少年是四百塊下品靈石,而萬羅真人卻出價二萬塊下品靈石,竟然競拍四十位弟子,將每位弟子的身價提升至五百塊下品靈石。

烈火宗的火雲真人嘿嘿一笑,高聲說道:「本門出價三萬三千塊下品靈石,競拍六十位弟子。」

門派的實力越強,所競拍的弟子數目自然有所上漲,那中等資質的修真苗子,靈石價格自然昂貴非常,有資格參加競價的是如紅葉谷、長風門、大羅派等排名在前二十以內的宗主門派,余者像什麼青光宗、鯤雲派、玄靈門等根本沒有資格參加競拍,至於飛雲城境內的天心派、五里庄、地玄門自然更不用說了。

在烈火宗掌門火雲真人報出高價以後,太岳門的古柏真人蒼老的聲音說道:「本門也要六十位弟子,出價三千六百塊下品靈石。」

他將每位弟子的身價提升至六百塊下品靈石,這樣的高價實在讓人咂舌,完全可以買上一件最為普通的下品法器。

莫問天卻一直在沉默不語,那八十位弟子的靈根資質,他早已用神通法術洞察先機查看清楚,其中半數以上是四靈根的修真者,只有小部分的靈根資質是三靈根。

四靈根和三靈根的修真者,在修真界里是數量最多的,在修鍊速度上,只有天靈根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而且突破修鍊瓶頸極為不易,雖然修鍊到鍊氣高階沒有什麼問題的,但是想要築基成功的話,卻是要付出極大的努力,即便是有一部分築基成功,繼續從修仙路上走下去。如果沒有天大的機緣,結丹和元嬰只能是夢想而已。

在目前雲州各派的築基真人當中,基本上都是三靈根和四靈根修士,歷經無數年的修行,才僥倖築基成功,成為門派的長老。

相對來說,三靈根修士的資質,要比四靈根修士稍強一籌,因此在這一群少年當中,擁有四靈根的修士卻是多餘三靈根修士。

雖然這些少年的修真資質極為普通,但是收進無極門的話,幾年以後,成為外門弟子應當沒有什麼問題,而且有一小部分有可能成為內門弟子,不過是破費一些靈石,莫問天自然不會在乎。

言及此念,他正要報出高價,但忽然在第九號貴賓室里,傳來破魔真人的聲音:「七十名弟子,玄天劍派出價四萬五千塊下品靈石。」

玄天劍派忽然報出高價,讓諸派的真人都是有些始料未及,四五萬塊下品靈石,連築基丹都是能夠買得到,甚至能夠買到一件威能不凡的中品法器,破魔真人作為玄天七劍之首,是玄天劍派的第四號人物,絕對沒有權利擅自動用如此數量的靈石,此人忽然做出如此大的手筆,恐怕是得到玄旗真人周尚儒的全權授意。

四萬五千塊下品靈石,平均到每位弟子身上,也是有六百四十二塊下品靈石,如此的天價交易,足以讓在場的各派真人都望而止步,第十號貴賓室里傳來歸劍真人長長的嘆息聲,即便是乾坤門的掌門乾元真人在此,都是沒有足夠的魄力加價競拍。

在雲州修真界,都說玄天劍派有左右護法,以及威名赫赫的玄天七劍,但是乾坤門卻有實力極強的八大護法,兩派的實力不相上下,但是在最近四五年的時間裡,玄天劍派卻新晉秦萬生、鐵雲成、石不破三位築基真人,門派實力日益增強,但是乾坤門卻一直在原地踏步,兩派的實力已經漸漸不在一個水平上,若不然獅駝嶺被莫問天除名以後,乾坤門即便有萬般覬覦的心思,但那清江郡依舊在玄天劍派的掌握當中。

在一片寂靜無聲當中,萬羅真人破鑼般的嗓音說道:「富甲真人,還在等什麼?倘若再不出手的話,那些資質不錯的少年都是全歸玄天劍派了。」

「哈哈!」一陣猶如雷鳴般的笑聲自十三號貴賓室里響起,聲音里蘊含著強勁的法力,在四周的牆壁都震的嗡嗡作響,那道聲音卻說道:「四萬五千塊下品靈石並非很多,但是本座此次前來,只是為上等資質的修真苗子,其餘等都是皆然不會考慮。」

「此人是誰?四萬五千塊下品靈石都不放在眼裡,當真是好大的口氣啊?」

「連此人你都不知?難道平日只知修鍊么?他便是萬貫門的掌門富甲真人。」

「什麼?居然是萬貫門?那可是雲州最為富有的築基門派啊!此派的掌門既然在此,那些上等資質的修真苗子,恐怕別的門派染指不得。」

「不錯,若不然玄天劍派、太岳門、烈火宗等實力強橫的門派,為何要破費偌大的靈石價格競拍中等資質的修真少年,那是他們自認為在上等資質的修真少年上,根本沒有可能爭得過萬貫門,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各派築基真人神念閃動,三三兩兩的交談起來,莫問天的眉頭如同大地開裂,緊緊鎖成一個川字,那萬貫門他是早有耳聞,雖然在雲州宗主門派里排在十三位,但是論起修真資源來卻是在雲州富甲一方,完全在各宗主門派里排名第一,非但擁有五座一品靈石礦、四個一品的靈藥谷、約有千畝的靈田,並且還有三座盛產赤金、紫磷、烏銅的稀有礦山,那可都是煉製下品法器的輔助材料。 在雲州的修真界里,萬貫門可謂是富甲一方,自然不會連四五萬塊下品靈石都出不起,只是他對中等資質的修真苗子興趣欠佳,否則的話,當真是沒有門派可以爭得過他們。

解語真人眼見大局已定,正要開口說話,卻在三十四號貴賓室里,傳來莫問天清冷的聲音:「那八十名衛國的少年,本座出價五萬六千塊下品靈石,全部歸於無極門。」

莫問天的話音一落,則是滿座皆驚,在各派的築基真人當中,無論是誰都沒有想到,無極門出價三萬塊下品靈石,在得到八十名下等資質的修真苗子后,居然會再度出擊,喊出五萬六千塊下品靈石的天價,爭奪那些中等資質的修真苗子,在一時之間,各派的築基真人紛紛神念交流起來。

「無極真人,此人當真是野心不小,中等資質的修真苗子,無極門都想要獨吞么?」

「五萬六千塊下品靈石,如此的天價交易,除萬貫門以外,其他的宗主門派,恐怕都是有心無力的。」

「沒有想到無極真人非但修為高深,身價則更為驚人,前後兩次出價八九萬塊下品靈石,那可並非尋常宗主門派可望其項背。」

各種的神念閃動不已,當中有羨慕嫉妒的,也有懷恨忌憚的,甚至有人還心懷不軌的,雖然莫問天無法得知他們所知所想,但是只要他集中神念去感應,便能冥冥當中有所明悟,那是一種那一說的清道的明的感覺,只有將神通法術洞察先機修鍊到小成,才會出現這樣的預知力。

良久,拍賣場都是寂靜無聲,解語真人輕咳一聲,揚聲說道:「八十位中等資質的修真苗子,無極真人出價五萬六千塊下品靈石,可有哪位道友要加價競拍的?」

五萬六千塊下品靈石,平均到每位弟子上,都是有七百塊下品靈石,購置一件下品法器都是綽綽有餘,莫說諸派的真人並沒有此等數量的靈石,即便是有也不會如此的破費,用一件下品法器來置換一位靈根並非優秀的少年,似乎並不是很划算的買賣。

解語真人連續高喊三聲,自然是無人應答,她便笑語說道:「無極真人,恭喜競價成功,獲得八十名中等資質的修真少年。」

莫問天哈哈大笑起來,右手在腰間的納寶囊里隨意一抓,數百顆丹藥便憑空升起,如同一道青色的匹練,由房間飛了出去,化作數份落在那些少年的懷裡。

「既然入得本門,也算是和無極門有緣,本座各賞賜你們十粒易筋丹,算作是見面之禮。」

先前競拍的八十位少年,靈根資質較差,莫問天各自賞賜十塊下品靈石,此時得到八十位靈根普通的少年,他便各賞賜十粒易筋丹,顯現出築基大派的掌門氣度,另在場修士都是心驚不已。

易筋丹是鍊氣高階修士的修鍊靈丹,在修真市場上是硬通貨,至少要價值三塊下品靈石,那些少年平日里連洗髓丹都是難得一見,此時卻是天降餡餅,居然得到十粒三階品質的靈丹,紛紛都是喜形於色,無極真人居然大度如斯,均都覺得進無極門倒是並非一件壞事。

卻在此時,六道聯盟的寶成真人敲門而進,莫問天自然知道規矩,清點出五萬六千塊下品靈石,裝在一個空的儲物袋裡,大手一揚拋了過去。

寶成真人接過儲物袋,查驗靈石以後,便拱手施禮,轉身退出房間。

那解語真人得到他的傳訊,便派人將那八十位少年帶下去,先找到上一處地方看管起來,等到拍賣會結束以後,和先前的那些少年一起都交給無極門。

等那些少年被帶下去以後,解語真人美目四顧,朗聲笑道:「諸位道友,本盟此次最後拍賣的,便是那十位上等資質的修真苗子。」

說到這裡,她便提高聲音說道:「將那十位少年都帶上來吧!」

語聲甫歇,在一位真人級別的六道聯盟弟子帶領下,有十位少年自看台兩側魚貫走出,他們分作六男四女,都是鍊氣六七層的修為,此刻緩步走上前來,行走間步履沉穩有力,顧盼間神光電射,雙目如星辰般明亮,自有一股不同尋常的氣勢。

「好!好!好!」萬貫門的富甲真人擊掌三下,笑聲說道:「此十位少年都是氣度儼然,神采不凡,顯然是精心挑選的上等資質修真苗子,本座自然不會輕易的放過,諸位道友可是得罪了。」

言下之意自不用說,富甲真人對此十位少年顯然勢在必得,不容其他門派染指。

莫問天雖然是默然無語,但是那些少年的靈根資質,卻是已經被他一覽無餘,居然都是雙靈根資質,而且在他們當中,更有三人是相生雙靈根。

眾所周知,雙靈根的修真者在修鍊效率上是天靈根的一半左右,由於水、火靈根天生不容,而且極為的不穩定性,造成擁有水、火靈根的凡人,在嬰兒時期便會因為靈根屬性相剋夭折,即便僥倖活下來,靈根屬性也會發生變異,成為異靈根中的雷靈根,因此擁有雙靈根的修士,不外乎金木、金水、金火、木火、木土、水木、水土、火土九種靈根組合。

而且由於靈根屬性存在五行相生相濟,如木旺火,金生水,水潤木等,使得金水、水木、木火、火土、土金五種靈根為相生雙靈根,若是匹配屬性相應的功法,在修鍊速度上較普通雙靈根要快上一籌,還可讓修鍊瓶頸的突破變得更容易一些,相比較而言,相生雙靈根的資質要優於普通雙靈根,並且在九種靈根組合里較為少見。

雙靈根的修真者,只要本人努力修鍊,築基成功基本不存在問題,甚至有足夠的機緣成為結丹真君,乃至於元嬰真王也不是不可能,可以說是上等資質的修真者,如此資質的修真苗子,在各大門派里可謂是作為傳承弟子培養,容不得半點的損傷。

如此這般的靈根資質,即便是在無極門,除真傳弟子和內門弟子以外,都是極為的稀有罕見,莫問天自然是萬萬不會錯過。

各派的真人都是砰然心動,但是對於他們來說,能從萬貫門的牙齒縫隙里,奪得一兩名弟子,都已經算是難得可貴了,想要將那十名少年都拍賣下來,那簡直是痴人說夢。

解語真人停頓片刻,便高聲說道:「諸位道友,十位上等資質的修真少年,起拍價在每人兩千塊下品靈石。」

在修真界里,對於靈根弟子的人口買賣,雖然並沒有什麼市場價,但是人人心裡都是有賬可算,下等資質的修真苗子,非但是成長極為緩慢,而且築基成功率微乎其微,恐怕在各派真人的心中,都比不上一枚三階的十全靈丹,畢竟此稀有靈丹,可將鍊氣期高階弟子的修為提升一階;中等資質的修真苗子,成長雖然較為普通,但是築基卻是有望的,可作為門派的中間力量培養,但是也不如一件威能不弱的下品法器。

上等資質的修真苗子,那則是更加的不同,非但修鍊速度異常快速,而且築基也較為容易,在築基門派里都是極為罕見,倘若是一旦擁有的話,就如同金鼎門的赤金真人、昆雲派的玉簫真人、燕子塢的追雲真人等等,作為傳承門派嫡傳弟子來培養,在各派築基真人的眼裡,上等資質的修真苗子身價自是不菲,完全足以勝過數十件的下品法器。

因此解語真人報出的起價,非但都不高,反而是極為的低廉,剎那之間,各門各派的真人都是怦然心動。

「二名上等資質的弟子,四海門出價五千塊下品靈石。」在三十三號貴賓室里,頓時傳來一聲極為粗狂的聲音。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在二十一號貴賓室里,傳來五絕真人輕蔑的笑聲:「上等資質的修真苗子,即便是本座都絕不會奢想,江洋真人,敝門只不過是一個小門派,實力幾乎在宗主門派里墊底,便妄想得到上等資質的弟子,實在是天大的笑話。」

「你……」那江洋真人怒氣勃發,氣惱道:」五絕真人,本門的實力雖然低微,遠遠及不上你們五絕門,但是在六道聯盟的拍賣場上,便沒有報價競拍的資格么?」

五絕真人語氣不屑的高聲大笑起來,朗聲說道:「四名上等資質的弟子,五絕門出價一萬二千塊下品靈石。」

四海門依附於仁君真人,但五絕門卻是威君真人最為堅定的擁躉,兩派的關係自然並非融洽,那五絕真人對四海門頗多挖苦,自然是極為的正常。

「四海門地處黑雲城黃沙郡,那可是雲州最為偏僻的地方,乃是小門小派倒是不假,但是你們五絕門便是名門大派么?」十七號貴賓室里的罡風真人語氣不屑,長風派是屬於仁君真人的一派,他眼見五絕門如此盛氣凌人,心裡自然是極為恙怒,便忍不住反口相譏,自然是要報出一個高價來,他輕咳一聲說道:「五名上等資質的弟子,長風派出價兩萬塊下品靈石。」 罡風真人的話音尚未落下,萬羅真人那破鑼般的聲音說道:「六名上等資質的弟子,大羅派出價二萬七千塊下品靈石。」

他話音落下去后,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拍賣場里都是寂靜無聲,竟然半響沒有人加價競拍,似乎那些上等修真資質的少年,已經完全讓人失去興趣了,氣氛陡轉古怪起來。

解語真人的雙眉緊蹙在一起,拍賣場里最忌諱的便是冷場,有些拍賣品由於起價過高,以至於流拍並不足為奇,但是六名上等修真資質的少年,只是二萬七千塊下品靈石,平均到每一個人身上,也只不過四千五百塊下品靈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