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招!”寧平低喝一聲,後腿用力一蹬地,身影消失在原地,當寧平再次現身的時候,他已經到了玄武的眼前。玄武立刻按照老規矩,當起了縮頭烏龜,並且做好了反攻的準備。

“哈~”寧平舉起手中的青雲劍,直奔龜甲上的一點刺了過來。

這回沒有看錯!玄武這次看的真真的,就是有殘影,從寧平主動攻擊開始,寧平整個人就開始出現殘影。原本玄武以爲自己是眼花了,可即便是眼花,那殘影也不會一殘就是好一會。

能夠出現殘影的條件,只有當物體產生高速運動的時候,眼睛跟不上高速運動的物體,纔會出現的一種假象。現在寧平出現了殘影,也就是說,寧平此刻正在做高速運動。

事實上也正如玄武所想的那樣,寧平的確正在進行高速運動。爲了破開玄武的龜甲,寧平決定試試以點破面這個方法,而結果是令人滿意的。一直在寧平面前保持堅不可摧的龜甲被青雲劍剛纔的攻擊擊出了一道比之前造成的縫隙更加大的縫隙。

這種情況讓玄武有點慌神。以往的一切,都是基於自己的龜甲堅不可摧。但現在竟然連續兩次出現了損傷。這讓玄武信任龜甲防禦力的心產生了動搖。

“嘿嘿嘿……再來幾次,相信你引以爲傲的龜甲就會變成一塊破布!”寧平笑着對玄武說道。而玄武則是驚慌失措的後退了一步。見到玄武此刻的表現,寧平的心裏不由有點失望。或許是因爲從小到大順風順水管了的緣故,玄武彷彿接受不了這個打擊,變得有點不像平時那個囂張跋扈的玄武了。不過寧平可不會因爲這個就同情玄武。

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

吃過虧的寧平不會因爲玄武此時的表現就放棄報仇。有仇不報非君子!被當做一件商品被關押在恐龜族裏的那段日子讓寧平記憶猶新,寧平要報復,否則遲早會因爲這件事在自己的心裏產生心魔,這對自己的修行是不利的。

快意恩仇,心裏沒有負擔,纔有機會得窺古武大道,沒聽說過小肚雞腸的古武者擁有什麼大成就的。 城鎮的另一邊,是韓宇和海貓會所內那名地位相當於太上皇的人交手的地方。和寧平那邊相比,這一邊的戰況要更加激烈一些。

太上皇是一名海象族人。除了精通水系能力外,近身肉搏也是毫不遜色。韓宇和太上皇的戰鬥從天上打到地上,又從地上打到天上,他們戰鬥的那一帶,早已變成了一片廢墟。站在廢墟之上,韓宇看着對面的太上皇,咧嘴一笑。

被韓宇突然露出一張笑臉給嚇了一跳,不過隨即冷靜了下來。在太上皇的心裏,眼前這個人類簡直就是一個瘋子,一進入戰鬥狀態,那就跟瘋了一樣,絲毫不知道防守,只是一味的進攻,不停地進攻,快節奏,高效率的進攻讓自己頗有點應接不暇。如果不是能力上面的屬性相剋,這個時候自己恐怕已經被幹掉了。

“這傢伙笑了,又是在打什麼鬼主意?”太上皇心中暗道,小心戒備。

Wωω ☢Tтkan ☢CΟ

“喂,我們休息一會,好好聊聊怎麼樣?”韓宇微笑着衝太上皇提議道。爲了表示誠意,韓宇首先解除了戰鬥狀態。

太上皇愣了好一會,扭頭看了看四周,一片廢墟。有心不接受韓宇的提議,可太上皇還真有點怵韓宇的進攻方式。左右想了想,就算不能和解,那趁機休息一下,補充一下體力也是好的。想到這裏,太上皇也解除了戰鬥狀態,距離韓宇大約十米左右的坐了下來。

沉默了片刻,韓宇率先出聲問道:“我說,你叫什麼名字?我叫韓宇。”

“波隆。”太上皇緩緩的說道。

韓宇應了一聲後又說道:“哦,咱們這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我有個疑問想要問你,還請你務必要回答我一下。”

“你有什麼疑問?”波隆沉聲答道。

“唔……咱們以前認識嗎?”

“……不認識。你不覺得現在再和我套幾乎有點晚了嗎?”

韓宇沒有迴應波隆的挑釁,繼續說道:“哦,既然不認識,那我就肯定沒有得罪過你,那你爲什麼要找我的麻煩呢?”

聽到韓宇的問題,波隆不由一愣,對啊。仔細一想,自己和眼前這個韓宇的確沒有什麼矛盾,雙方就像是兩條平行線,根本不可能產生交集,可自己爲什麼就要和韓宇戰鬥呢?

波隆皺眉想了想,想出了一個理由,“你救走的那些人類是我海貓會所的拍賣品。”

“放屁!那些人是我的同伴,我去救我的同伴,難道還要得到你們這些人販子的允許嗎?而且我記得,海族裏除了恐龜族以外,其他各族是禁止買賣人口的。你們海貓做着違法的事情,難道還有理了?”韓宇突然有些激動的喝問波隆道。

“厄……你們是人類,又不是海族。”波隆被問的語塞了片刻,硬着頭皮說道。

“哼,好一個人類跟海族的區別。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們海貓做過什麼事情。相信如果被抖落出來,你們海貓就會變成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你知道了些什麼?”

“哼哼,你猜?是不是想要殺人滅口?晚了。實話告訴你,如果我在明天中午之前不能見到我的同伴,我的同伴就會把我無意中搜集到的證據交給海龍族的海蘭特,相信他會對那些證據感興趣的。”

“哼,你唬我。”波隆輕蔑的看着韓宇說道。可韓宇的表現卻讓波隆一愣,就見韓宇無所謂的聳聳肩,兩手一攤後說道:“你愛信不信,反正距離明天中午還有一點時間,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要不然咱們賭一把?”

波隆猶豫了。波隆是個喜歡賭博的人,但事關海貓會所的存亡,這件事的風險太大,波隆不敢賭。思前想後,波隆決定妥協。

“你想怎麼樣?”波隆沉聲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笑了笑,看着波隆說道:“你應該先問問自己,你自己想怎麼樣?”

“我問自己做什麼?”波隆不解的問道。

韓宇露出一副你是笨蛋的表情看着波隆說道:“笨吶~我問你,這次海龍族聯合其他海族討伐恐龜族,你覺得恐龜族能夠獲勝嗎?”

“……不能。”波隆想了想後老實的答道。

“對呀,既然明知道恐龜族不能夠獲勝,那你還幫助恐龜族做事,你就不怕等解決了恐龜族以後的海龍族不會順手把海貓會所給一併解決了?”

“……應該,應該不至於吧?”波隆不敢確定的答道。

韓宇見狀連忙趁熱打鐵的說道:“有什麼不至於的?你們現在的行爲知道叫什麼嗎?叫資敵。在海龍族和其他海族的眼裏,你們幫助恐龜族做事,那就是他們的敵人,就是其他海族的叛徒。你覺得他們會放過一個敵人和叛徒嗎?”

“厄……”波隆被韓宇的話給唬住了。就聽韓宇繼續說道:“你仔細回想看看,自從海龍族對恐龜族宣戰以後,還有哪家在幫助恐龜族,除了你們海貓。”

波隆聞言想了想,突然驚訝的發現,除了海貓,還真沒有別人繼續和恐龜族打交道。這些事情前後一串聯,波隆額頭的冷汗冒出來了。後怕呀,如果不是眼前這個人類的提醒,自己恐怕到死都不知道是因爲什麼原因。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波隆看着韓宇問道。

“怎麼辦?當然是想辦法和恐龜族劃清界限,拒絕繼續和恐龜族來往,然後我再幫你在海蘭特那裏活動一下,相信他就不會追究之前你們幫助恐龜族的事情了。”

“真的可以嗎?”

“不要不相信,我和海蘭特的關係還是不錯的。否則你以爲我光憑一個人可以從海貓會所把我的同伴一一救出來呀。實話告訴你,現在還留在當地的除了我就只剩下那個現在正和恐龜族大長老戰鬥的人了。其他人我們早就已經讓人送走了,在人被救出來的當天就被送走了。沒有別人的幫助,你以爲我一個人可以辦到那麼多的事情嗎?”

聽着韓宇的話,波隆連連點頭。的確如韓宇所說的那樣,如果沒有接應的人,那些人類不可能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一個都找不到。要知道,海貓就是這裏的地頭蛇,這裏的每一寸土地,海貓都是一清二楚的。想要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把人送走,沒有事先的接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好,那我回去以後就宣佈拒絕和恐龜族來往。至於其他事情,就要麻煩你了。事成以後,我也不會白讓你忙碌,送你一萬金貝作爲報酬怎麼樣?”

“我不需要這筆錢。不過你如果想要給我報酬的話,就請把這筆錢交給一個名叫貝兒的美人魚姑娘。她在照顧一羣孤兒,可能需要這筆錢。”

“貝兒姑娘,我記住了。”波隆默唸了幾遍,記下了姑娘的姓名和孤兒院的住址。

“哦,對了。友情提示你一聲,那位貝兒姑娘和海蘭特正處於熱戀當中,你派人送錢的時候千萬可不要做出什麼失禮的事情,否則我也救不了你的。”

“哦,謝謝,謝謝,謝謝你的提醒。”波隆會意的點頭向韓宇道謝道。

能夠讓海貓會所成爲當地的龍頭老大,作爲前任領導者的波隆,那腦子是十分活泛的,被韓宇點撥了一下就明白了自己在面對貝兒的時候要用一種什麼態度。

二人正事說完了,也就沒有心思再在這個廢墟繼續浪費時間,向對方告辭以後便各自離去。韓宇去找寧平匯合,波隆則回到海貓會所宣佈了自己的決定。

“父親,你就那樣輕易的相信了那個人類所說的話?”現任海貓當家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波隆問道。心裏更是暗自腹誹自己的父親變成老糊塗了。

波隆見狀微微一笑,衝自己的兒子招了招手,溫聲說道:“孩子,你過來。”

海貓當家沒有任何猶豫的湊了過去,結果頭剛伸過去,就捱了一巴掌,打得海貓當家身子一個踉蹌,差點一頭栽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腦袋,海貓當家有點不服氣的問道:“爲什麼打我?難道我說錯了嗎?”

“第一,你該打,身爲當家卻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這樣下去,海貓遲早會被你整沒落。”波隆豎起了一根手指對兒子說道。

“第二,無所謂那個人類說的是真是假,我們海貓和恐龜族的關係已經扯不清了,必須趁此機會和恐龜族劃清界限,讓那些暗中窺探我們的傢伙沒有對付我們的藉口。”波隆又豎起第二根手指繼續對兒子說道。

“第三,我是你老子,我想揍你就揍你,你還敢反抗啊?”波隆瞪着兒子喝道。

海貓當家鬱悶的要死,尤其是聽到自己父親所說的第三個理由。他更是有撞牆的衝動,實在是太不講理了。攤上這種父親,自己上輩子一定做了許多缺德的事情。

就在海貓當家心裏哀嘆自己的命運不幸時,波隆慢悠悠的說道:“不要在心裏說我壞話啊,要不然小心我繼續抽你。”

海貓當家心中一凜,當下不敢再胡思亂想,轉移波隆注意力的問道:“父親,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公開宣佈斷絕和恐龜族的來往,同時派人給一個名叫貝兒的姑娘送去一萬金貝。”波隆聞言答道。

“唔?貝兒姑娘?”

“啪~”

“哎呀~幹嘛又打我?”

“我可警告你,那個貝兒姑娘是海龍族的少族長海蘭特的女人。你要是敢有一點歪心思,老子一定會閹了你。”

海貓當家嚇得連忙點頭保證道:“父親放心,孩兒不敢的。孩兒剛纔還以爲那個叫貝兒的女人是父親你的相好呢。”

“啪~”

“哎呀~”

“少廢話,趕緊做事去。”

“是。”捱了揍海貓當家灰溜溜的向門外走去。走到了門口,海貓當家又想起了一件事,連忙重新折了回來,問自己的父親波隆道:“父親,那個叫韓宇的人類說掌握了我們海貓的一些不法的證據……”

“忘掉,那是假話。”波隆打斷兒子的話道。

“啊?假話?”海貓當家有些不信的問道。

“嗯,假話。不要指望我告訴你原因,想要知道自己去想。”波隆冷着臉將自己的兒子給趕了出去。

被趕出去的海貓當家小聲嘀咕道:“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怎麼每次一見我就跟見到仇人似地。”

“小子,你剛纔說什麼?皮又癢了是吧?”房間裏傳來波隆的聲音。海貓當家立刻撒腿就跑,不等波隆開門,人已經跑沒影了。

與此同時,韓宇也找到了寧平。這邊的戰鬥也已經結束,不過看寧平的樣子,好像有點不太滿意。

“怎麼了?報仇沒有報利索?”韓宇試探的問道。

“沒想到那傢伙竟然跑了。”寧平有些遺憾的說道。

“哦,不用擔心,總有再碰到的機會的。我們還要去奪回勇氣號,恐龜族那裏是註定要去一趟的。到時候別再讓他跑了就是了。”

“嗯,現在也只能這樣想了。你那邊怎麼樣?解決戰鬥了?”寧平應了一聲,轉而詢問起韓宇那邊的情況。

韓宇笑着將自己和波隆說的那番話對寧平重複了一遍。寧平聽完以後連連點頭,不斷說道:“好,就該這麼辦。那幫恐龜族沒有一個好東西。如果不是他們想要把林珂等人賣個好價錢,早就侵犯她們了。現在也該是讓他們吃點苦頭的時候了。”

“吃點苦頭?寧平,你說的不夠嚴重啊。我想經過這次的討伐以後,恐龜族這個詞就要變成歷史了。”韓宇聞言對寧平搖頭說道。

“不會吧?難道還要徹底滅族?”

“桀驁不馴,不服勸說,一意孤行,仗勢欺人……但凡是人類身上有的毛病,恐龜族都有。而且因爲歷史的久遠,這幫恐龜族總是對其他海族擺出一副老前輩的樣子。可以說恐龜族就是整個海族裏的討人嫌。以前如果不是因爲個人戰力強,除了海龍族沒幾個海族可以招惹的起,早就不知道被滅多少次了。而現在,這次的討伐是海龍族牽的頭,無論是現在還是考慮將來,這次的討伐都不會虎頭蛇尾。海龍族要利用這次討伐告訴其他海族,都老實點,我連戰力僅次於我的恐龜族都幹掉了,還收拾不了你們?”

“你的意思是說,海龍族這次是要借恐龜族這隻雞嚇唬其他海族那些猴?”寧平緩緩的問韓宇道。

韓宇打了個響指,答道:“賓果,可惜沒有獎品。”

寧平:“……”

“怎麼了?是不是感覺人性很黑暗?”韓宇見寧平不說話,出聲問道。寧平聞言輕輕的點了點頭,答道:“感覺有點。以前生活在皇宮裏,平日裏只是練習劍術,而自從成爲你的同伴以後,我感覺自己好像被玷污了。”

韓宇聞言連呸了幾聲後說道:“呸~呸~呸~會不會用詞?還玷污了呢。你又不是美女,我玷污你做什麼?大爺我性別男,愛好女,記清楚了。”

知道自己說錯話的寧平笑了笑,隨即又皺起了眉頭。韓宇見狀伸手拍了拍寧平的肩膀說道:“別糾結了。你不是不純潔了,而是變得成熟了。知道了這世上不光有風花雪月,也有爾虞我詐,不光有陽光明媚,也有陰雨連連。在社會這個大染缸裏,你會遇到各種各樣,形形色色的人。保持你的本心,堅持自己的信念,那就足夠了。”

“……感覺你的話說的有點深奧哦。唔……你真的是韓宇嗎?自從你甦醒過來以後,你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地,彷彿懂了許多事情一樣。”寧平略帶審視的看着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微微一笑,答道:“人都是在成長,每一個親身的經歷都會讓人或多或少的對自己,對他人有新的看法。我只是經歷的事情多了一點,感悟到的事情自然也就比你要多了一些。換句話說,我的進步比你大,你落後了。”

寧平:“……”

二人說笑了一陣,啓程準備去和先行一步的林珂等人會合。有電鰻族的寇爾、蒂爾兩姐妹做嚮導。韓宇不擔心林珂他們會迷路,現在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被恐龜族或者還沒有得到通知的海貓搜索隊發現就可以了。

芷蘭嶺,韓宇等人商量好匯合的地點。先到一步的林珂等人現在正陷入危機,就如韓宇擔心的那樣,林珂她們被海貓搜索隊給發現了。因爲有石八方和韓夢馨的存在,海貓搜索隊沒有抓住林珂等人,但林珂等人想要完全離開也不太可能,雙方就僵持了下來。林珂等人離不開,海貓搜索隊也抓不住人。

可事情總是會有轉機的,這一次的轉機很顯然對林珂等人有利。因爲擔任嚮導的寇爾和蒂爾已經認出了出現在遠處的那支隊伍的歸屬,海龍族的旗幟高高飄揚,而讓林珂等人感到高興的是,勇氣號也在那支隊伍之中。

見勢不妙的海貓搜索隊立刻溜走了,被圍困了將近一天一夜的林珂等人終於安全獲救。 兩萬討伐軍,由海龍族發起,衆海族紛紛響應,各族盡出族中高手,組成大軍前去討伐人口總數不到一千五的恐龜族。

兩萬對一千五,即便恐龜族的人個個勇猛善戰,對於眼前這場十幾比一的戰鬥,恐龜族的戰士們頭一次沒有了信心,每一個人都在爲自己的將來擔心。不過沒有人想過求饒,恐龜族上下所有人都在準備,準備着玉碎的最後一刻。此時此刻,已經沒有任何人、任何團體爲恐龜族提供幫助了。平時霸道的爲人處事讓恐龜族在這一刻嚐到了苦果。不是沒有人後悔過,但那後悔也只是一時,隨着討伐軍的逼近,恐龜族已經沒有時間後悔了。

恐龜族定居點,萬流溪

恐龜族族長的屋內,族長看到人到齊了,開始宣佈這次會議的內容。“瓦倫,你負責帶着族裏的女人和孩子離開……”

“爲什麼是我?”被安排任務的瓦倫猛地站了起來,一臉不服氣的問道。

“沒有原因,這是我和長老們商量後的決定,你只需要服從就可以了。”族長回答了一句,隨後就準備繼續安排任務。而瓦倫卻沒有死心,又說道:“換個人行不行?我的戰力不弱,不應該負責保護女人和孩子。”

“……瓦倫,你對這次的戰爭有信心嗎?”族長坐了下來,看着瓦倫問道。

“有。”瓦倫當即答道,毫不猶豫。

只是族長聽了瓦倫的回答以後卻沒有露出絲毫的喜悅,反而苦笑了一聲後說道:“有信心是好事,你能不能分我一點?”

“族長,你……”瓦倫被族長的話弄得一愣,不由問道。

族長擺了擺手,繼續說道:“瓦倫,我和你不一樣,你只是名優秀的戰士,你只需要負責上戰場贏取勝利就可以了。而我是族長,我的每一個決定都可能會影響到我們這一族的存亡。這一次的戰爭對我們恐龜族來說很危險,我們輸不起,所以在戰爭正式開始之前,我必須爲我們恐龜族的未來考慮。那些女人和小孩就是我們恐龜族的未來。我讓你負責去保護那些女人和小孩,是因爲我信任你,相信你可以做好這件關係我族存亡的大事。我問你,你能做好這件事嗎?”

“……我保證不會令你失望。”沉默了片刻,瓦倫鄭重其事的對族長說道。

打發走了瓦倫,族長輕輕的鬆了口氣。剛準備繼續安排任務,之前離開的瓦倫又跑了回來,不等族長詢問就開口說明了自己的來意,“族長,海龍族那邊派人來了。”

“唔?這種時候派人來?不會是想要勸降吧?”族長看了看其他長老,自言自語的說道。

“去請那人進來。瓦倫,女人和小孩暫時別送,免得被人發現。”族長和各長老交換了一下意見,對瓦倫說道。

瓦倫卻沒動,聞言說道:“族長,那個海龍族派來的人,是人類。”

“人類?”一直沒有發言的大長老玄武猛地站了起來。自會議開始以後,玄武就一言不發,只是沉默的坐在角落裏。現在聽到人類兩個字,玄武忽然來精神了。

“是的,兩個男的。”瓦倫答道。

“……族長,見一見吧,聽聽那兩個人類都給我們帶來了什麼消息?”玄武想了想後對族長說道。族長聞言點了點頭,同意了玄武的提議。

不一會的工夫,充當使者的韓宇和寧平就來到了族長開會的房間。剛一進部落的時候,有不少恐龜族的戰士還試圖向韓宇和寧平發起挑釁,可還沒等他們做出什麼舉動,瓦倫就過來將韓宇和寧平帶走了。

韓宇看了看眼前面沉似水的族長以及分列族長兩旁的各長老,微微一笑,開口說道:“你們這裏怎麼不準備一口油鍋啊?”

“唔?”族長微微一失神,很顯然是沒有想到韓宇會說出這話。不過隨即回過神來,沉聲問道:“海龍族派你來做什麼?”

“也沒啥大事,就是想來問問你們,想不想投降?”

“投降?哼!癡心妄想!只有戰着死的恐龜族,沒有跪着生的恐龜族。”其中一名長老聞言冷哼一聲道。

韓宇卻連看也沒看,只是盯着族長,口中輕蔑的說道:“你們這裏的人真是沒規矩,我問的是族長,又不是你,你亂插什麼嘴?就是想做族長,也等現任族長掛了以後再表現呀。”

“你,你胡說!”

“呵呵……好吧,我是胡說的。”韓宇笑了笑後說道。

族長擺手制止了那名差點把鼻子氣歪的長老破口大罵,盯着韓宇說道:“人類,不要在我這裏賣弄你的口舌,說明你的來意,否則,你就立刻給我離開這裏。”

“嘖嘖……我的來意我一開始不就已經說了嗎?”

“那我的答覆剛纔也已經由我族的長老回答過了,你可以回去了。”族長下了逐客令。韓宇見狀笑嘻嘻的說道:“別忙別忙,我話還沒說完呢。”

“有話就說。”族長冷冷的說道。

“嘿嘿……你們不投降是因爲什麼呢?這次的討伐軍是由各個海族的精銳組成,即便你們恐龜族人人長着三頭六臂,可又能打敗幾個?而且一定要打嗎?佔據了人數優勢的討伐軍就要佔據你們恐龜族出去的要地,那你們恐龜族上下到最後恐怕也就是一個被活活餓死的命運了吧。不要嘴硬,現在已經沒有誰敢和你們恐龜族有瓜葛了。沒有誰認爲你們可以贏得這場戰爭,即便是你們自己,不也是正在準備安排自己的後路嘛。”

“你都知道了些什麼?”族長心裏一驚,盯着韓宇沉聲問道。

“嘖嘖……我感覺到了你對我的殺意。其實你誤會我了,我可不是想要去告密,而是想要提醒你,勸你儘早放棄這個想法。你以爲你們只要把女人和孩子給送出去就沒事了?大錯特錯!如果是平時,那沒什麼人願意招惹恐龜族。而現在,你們已經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都指望着從你們的身上撈油水。更何況你們這些過街老鼠即便離開了這裏,就以爲可以出現在衆人的面前嗎?不要忘了,除了海龍族向你們宣戰以外,還有佔了所有海族近九成的海族向你們恐龜族宣戰。那些海族沒辦法對付你們恐龜族的戰士,但教訓幾個女人或者小孩,那還是很簡單的。”

“他們敢!”族長怒聲說道。

韓宇聞言聳了聳肩,“有什麼不敢的?那時候你們自顧不暇,更可能已經全數戰死,失去了靠山的恐龜族婦孺只能生活在陰暗的角落裏,還要隨時小心可能出現的迫害。總之以後見不得光的日子在等待着她們。”

聽着韓宇的講述,族長的心動搖了,不光是族長,就是那些長老,也動搖了。之前他們拼命的讓自己忙起來,沒有時間去想那些事情。可現在,被韓宇給一下子捅了回來,將他們平時不敢想,不願想的事情統統當面說了出來。

沒有了靠山,沒有了後臺,那些被送出去的婦孺的確就會像眼前這個人類所說的那樣,成爲社會中的弱者。平時自己這邊仗着武力可沒少幹欺負人的事,現在自己這邊要倒黴了,憋着落井下石的人可是大有人在。那些人對付不了自己這幫戰士,卻可以收拾一些沒有什麼自保能力的婦孺。

“……有,什麼條件沒有?”沉默了許久之後,族長緩緩的問韓宇道。話一出口,族長就如同做了什麼虧心事似地,低着頭不敢看人。

韓宇見狀微微一笑,開口答道:“投降,對你族中以往所做的事情進行清算,總結以後就是八個字,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還有要宣佈廢除奴隸制度,禁止奴隸買賣……”

“砰!”

不等韓宇把條件說完,角落裏傳來一聲水杯摔碎的聲響,玄武走了過來,沉聲對韓宇說道:“你回去告訴海龍族的傢伙,想要我們投降?可以。打贏我們,只要打贏了我們,別說投降,就是當他海龍族的奴隸,也可以。”

韓宇看着眼前這個恐龜族有點眼熟,而一直沒有說話的寧平卻認出了玄武,當即右手按在了青雲劍的劍柄上,上前一步問道:“只要打贏你就可以了嗎?”

玄武輕哼一聲說道:“哼,事關我恐龜族的未來,又怎麼會是隻要打贏我就可以?雙方各出十人比武較量,可單挑也可羣戰,只要你們可以打贏我們這邊派出的十個人,那我們就投降。”

“……他說的算數嗎?”韓宇看着恐龜族的族長問道。

族長聞言和各長老低聲交流了一下意見,點頭答道:“沒錯,他說的,就是我恐龜族的答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