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真君,在青州享譽無上德譽的金丹真君,功德門的副掌門,歷經上千年的功德修行,閱盡青州千年的滄桑,為蒼生百姓奉獻一生的金丹真君,卻就此隕落在霧隱峰靈脈里。

莫問天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沉重,黯然的嘆出一口氣,便將道德真君的屍首裝在納寶囊里,雖然金丹真君的屍首極為大補,但是他卻不會用以餵養靈獸,道德真君行善無數,因果循環報應不爽,自然是要落得一個好歸宿,歸還散華真人安葬歸根。

靈脈已經是歸於死寂,再無任何生命存在的跡象,此礦雖然功德門佔據,但是卻沒有礦奴,早已經是廢棄有數年時間,長時間的沒有開採,靈石的產量卻是異常可觀。

莫問天心理自然是頗為滿意,而此處正式靈脈的中心,正好方便在此搬遷,當即盤膝坐在地上,在納寶囊里摸出一張六階搬遷術符籙,正要全力的灌注法力在內,在此時忽然是神色頓時大變。

在三四十里以外,忽然有一股強大的氣息閃電般掠來,彷彿是奔雷滾滾而來,數萬凶獸雲層里怒吼,此人的修為尚且在他以上。

當即是再無任何遲疑,將精神力調整至最佳狀態,瘋狂的運轉金丹,往符籙里灌注法力,在片刻間那張符籙暴起耀眼奪目的光芒,彷彿要將他整個人包裹在光芒里。

剎那間,籙猛然間被拍落在地上,大地瘋狂的顫抖起來,靈脈似乎陷進無邊的光幕里,幻化成閃爍不定的光華,在瞬間消失在空氣里。

霧隱峰微微的震動,卻在轟然間,便就直接的崩潰,化為無數的亂石塌陷而落,縈繞在四周的雲霧隨風散去,原本高聳入雲的山峰已經夷為平地,成為亂石嶙峋的廢墟。

而幾乎在同一時間,天上沉雷炸響,一位帶著青銅面具的灰衫大漢驟然降臨此間,負手而立在離霧隱峰不遠的孤峰上,神色若有所思的目視眼前廢墟,強大的氣息充斥在天地間,他頭頂上雷聲轟響,地面在聲音里不斷的崩裂,若是有築基真人站立在側,恐怕要被那雷聲震的七竅流血,肉身潰散,甚至丹田都要破裂。 那人負手屹立在孤峰上,灰色的衣袍在狂風裡獵獵作響,雙眸在青銅面具里驟然睜開,彷彿一陣陣雷電閃現,狂暴的氣息充斥在空氣里。

在此片刻間,忽然在天際的盡頭,傳來一陣戰馬的嘶鳴聲,聲音在雲霄深處響起,傳遍寥寂荒野的任何角落裡。

與此同時,在黯淡的天幕上,一匹金色的戰馬在雲霧上四蹄如飛,風馳電掣般拖著一輛富麗堂皇的戰車,朝著霧隱峰方向乘風踏雲而來。

只是眨眼間,那輛馬車便就疾馳在上空,戰馬仰首發出一陣希律律的嘶鳴,便就彷彿流星般墜落而下,落在那灰袍大漢的左側不遠,四蹄穩穩的落在孤峰上面,彷彿是硬生生釘在上面一樣。

一位器宇軒昂的青年懷抱玲瓏棋盤,發出一聲有些震驚的驚呼聲,便就在馬車裡一躍而下,神色詫異的俯視著腳下的廢墟,但是讓人奇怪的是,那輛馬車忽然間閃現出陣陣光華,幻化成為一個馬一個車兩枚棋子,落在懷裡的那副棋盤上面。

灰袍修士橫目掃他一眼,冷聲說道:「威君真人,我們晚來一步,非但西金真君已隕落此間,而且霧隱峰靈脈已被搬遷它方。」

那道聲音彷彿是沉雷炸響,威君真人一陣氣血翻湧,不由的往後退出兩步,神色大變道:「怎麼可能?西金真君可是已晉陞至金丹中期,在青州誰能將他當場擊殺?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而且將霧隱峰靈脈搬遷挪位,這是何等驚世駭俗的神通?」

灰袍修士眸子里若有所思,稍微籌思片刻,便就沉聲說道:「能夠搬遷靈脈的法門乃是不世神通,即便是在大秦國都未必有此大能,而此人居然能夠做成此事,應當是依仗有著絕世稀有的搬遷術符籙。」

「雷長老所言有理,不管他是用何種辦法搬遷靈脈?都是罪無可恕。」威君真人神色震怒,厲聲說道:「而且擊殺西金真君,此仇卻是不可不報。」

「不錯,在老夫眼皮底下玩花樣,實在是不能就此輕易放過。」灰袍修士聲音冰冷似霜,沉聲說道:「不過西金真君隕落也好,此人性情桀驁不馴,而且是中土真君的師弟,未必是能夠對君上忠心,留著早晚也是禍害。」

威君真人神色略有不忍,皺眉說道:「雷長老,此人對在下輔佐數年,畢竟也是有擁護之功,倘若不是此次身死道消的話,定然會為大哥所用。」

灰袍修士微微搖頭,冷然說道:「威君真人,你已失去升仙門掌門大統,不可能再得到西金真君的傾力相助,不必為他再言,老夫是自有主張。」

威君真人陰鷙的臉頰上掠過怨毒,咬牙說道:「不知中土真君是作何考慮?竟然傳位於小妹升仙門掌門大統,本座上百年的苦心經營全然毀於一旦,實在是不甘其心。」

灰袍修士眉毛緊蹙,沉聲說道:「天羽真君的天賦非同小可,而且她得到東木、北水、無極三位真君鼎力相助,實力自然是不容小覷,雖然風長老在大興城暗中籌劃,但是依舊是功虧一簣,即便是萬獸谷都被全然蕩平。」

威君真人神色有些頹然,嘆然說道:「雲州歸小妹雖然可能,但是畢竟尚是鄭國君室,可衛國若是削番並國以後,青州地盤被賞賜於無極真君,實在是荒唐之極,鄭國疆土豈容他人虎踞,君父此意實在是有些欠思量。」

灰袍修士卻是哈哈大笑道:「威君真人此言差矣,青州貧瘠荒涼,不但沒有什麼修真資源,而且西有兇險莫測的百萬妖山,東鄰虎視眈眈的大戎國,受到獸潮和邪修的滋擾,實非是什麼靈山寶地,這塊骨頭無肉而且難啃,留給無極門自然是最合適不過的,想來君上也是如此考慮,因此倒是沒有太過反對。」

威君真人的神色猶自不能平復,冷聲說道:「可即便是如此,小小的無極門,當年只是不起眼的修真小派,眼下居然一躍成為坐鎮一州的金丹門派,本座實在是難以咽下這一口氣。」

「修真路莫測而漫長,縱然是驚才艷艷的天賦異秉之輩,都要湮滅在浩長歲月里,無極真君雖然晉階神速,但是畢竟是根基不穩,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他想要安然坐穩青州,卻並非是那麼容易。」

灰袍修士微微一笑,沉聲說道:「威君真人雖然失去升仙門大統,但是君上已賞賜於你結金丹,此物也是來的頗為不容易,君上希望你修成金丹真君,好能助他統領寧州,相比於無極真君而言,卻是要安逸上數倍。」

「雷長老所言極是,本座定然好生煉化靈丹,儘快晉陞成為金丹真君,輔助兄長成就大業。」

威君真人卻是不敢再言,當即是恭聲應是,冷眼俯視著腳下的廢墟,陰鷙的臉頰上掠過陣陣異樣光芒,頓時同那灰袍修士一樣,均都陷進莫名的沉思里。

他們兩人卻是不知,正在霧隱峰夷為平地的同時,千里以外的雲州邙山山脈里,一座赤色山峰正在驟然間拔高,竟然悄然無息的升高起數百丈,更加的雄偉壯觀,隱隱有著越過厚土峰,成為邙山第一高峰的趨勢,是在夜間靜靜的發生變化,卻是沒有一個人能夠發現。

在赤炎峰的山腹里,莫問天靜靜的坐著,手裡各握著一塊上品靈石恢復法力,在得到傳功合道大法傳功,他的法力驟然上升三四百點,此時雖然使用六階搬遷術符籙,但卻是沒有傷到元氣,只是用靈石稍有補充便就安然。

片刻功夫,莫問天便就睜開眼睛,在靈石礦洞里猶如升起兩輪明亮的星辰,正在他神色欣喜的環目四顧時,忽然間識海里『叮』的一聲響,任務完成的提示聲突然響起。

恭喜完成門派支線任務:門派擁有三品靈藥谷和三品靈石礦,獲得獎勵上品靈石十塊,4級困龍池建築圖紙一份。

什麼?居然獎勵特殊建築物圖紙?莫問天當即是欣喜不已,這是門派在晉陞4級門派以來,獎勵的第五份特殊建築物圖紙,按照系統的慣例,在此以後便就發布升級5級門派的主線任務,屆時門派的實力便會增加數倍。

門派特殊建築物是無極門發展壯大的根本所在,雖然不知困龍池的建築功能,但是作為門派的特殊建築物,想必功能定然是不會差。

領取4級困龍池建築圖紙的同時,任務提升聲再度響起。

門派建造任務:建造4級困龍池。

沒有什麼說的,莫問天自然是動輒便行,當即便就起身,順著靈石礦的甬道往著出口方向走去,靈石礦的出口在赤炎峰的山腳,雖然是有著數位弟子駐守在外,但是在他的刻意隱匿行跡下,自然沒有人能夠發現。

此時,已是夜晚時分,一輪明月破雲而出,幽柔的清光灑滿山林,整座邙山山脈群峰空曠,萬簌無聲,清風拂面,讓人心曠神怡。

莫問天踏著清冷的月色,來到無極峰門派大殿右側的密林里,在離試煉塔的不遠有一塊凹地,呈現簸箕掌狀向外,彷彿萬物都要被困於其中,相當的險要詭異,卻正是建造困龍池的理想場所。

莫問天在任務戒指里取出4級困龍池建造圖紙和天工力士符,將圖紙置於凹地的正中央,向天工力士符灌注靈氣。

天工力士符飄向半空,忽然『砰』的一聲炸開,變幻成一團迷霧,將眼前的凹地完全覆蓋住,迷霧當中,傳來叮噹亂響,片刻之後,迷霧漸漸的散去,露出一方碧水青玉砌成的靈池。

池內其深不可見底,彷彿是可達地心深處,氣息氤氳蕩漾,彷彿颶風海洋上的漩渦,傳出陣陣的莫名吸力,彷彿是要將萬物生靈生生的困在其中。

在四周青玉石壁上,刻著『困龍池』三個複雜的古篆文字,散發著莊嚴厚重的氣息,閃爍著神秘而古老的光輝。

總裁賴上我:老婆請笑納 這是什麼特殊建造?莫問天連忙用神識進行查看,建築信息清晰的顯現在識海里。

建築名稱:困龍池

建造等級:4級

建築規格:一座

建築功能:憑藉信物布設困龍池,並在一個時辰內,對方的修為在困龍池裡消減四成,在千里範圍內有效。

消耗靈石:每年只能開啟四次,消耗靈石五百塊中品靈石。

媽咪,總裁後爹要轉正 使用信物:掌門扳指,長老指環,困龍池令牌

原來具有如此建築功能,所謂是龍遇淺水遭蝦戲,困龍池類似於陣法功效,可通過信物在野外設置作戰領域,使得對方陷進消減修為的領域裡,從而增加作戰的勝算。

以莫問天為例,現在足有三千八百法力,若是陷進困龍池以後,便就會被消減至不到二千三百點法力,同時神識和壽元相應消減,原本的金丹初期巔峰,便成為普通金丹初期的修士。

若是在金丹中期的修士,若是陷在困龍池裡,修為幾乎直接是跌落一個境界,雖然是只有一個小時時間,卻足以是極其致命的兇險,門派擁有此座困龍池,無疑是一件擊殺高階修士的大殺器,莫問天當即是欣喜若狂,即便是面對東木真君如此實力的金丹修士,他也是未嘗沒有一戰的能力。 困龍池的威力,自然是非同一般,雖然有著地域範圍和使用次數的限制,但在目前階段而言,門派的勢力尚且範圍有限,卻是足夠應付些許兇險的場面。

在完成困龍池建造的同時,任務提示聲隨即而響,莫問天當即領取任務的獎勵。

恭喜完成門派建築任務:建築4級困龍池,獲得獎勵中品靈石十塊,困龍池令牌一面,九九歸一陣陣法秘籍。

令牌雖然只有一面,但是作為開啟困龍池的信物,卻是完全足夠的,作為野外布設作戰陣法的門派建築,自然是要門派的陣堂負責管理。不但是如此,而且獎勵的陣法秘籍,正好都交給陣堂進行參悟,既然是四級門派的最後一個建築的獎勵品,應當是一門極為不錯的陣法。

在建造成功困龍池以後,4級門派的五座特殊建築全部建造完畢,系統應該發布門派主線任務,也就是升級5級門派的任務了。

一念至此,莫問天當即用神識查看,讓人驚喜交加的是,只聽『叮』的一聲響,石碑上果然刷新了門派主線任務。

門派主線任務:門派等級提升到5級。

在石碑的上面,則是的羅列著升級5級門派的條件。

門派地域坐鎮一方,成為統領一州的諸侯。

門派聲望威震一國,達到三十萬點以上。

門派弟子出類拔萃,靈根弟子突破三千人以上。

門派真人濟濟一堂,築基真人突破五百人以上。

門派真君威震朝野,金丹真君突破五人以上。

門派輔助職業冠絕萬里,擁有六階煉丹師、六階煉器師、六階制符師、六階陣法師。

門派靈獸奇蟲聲勢浩蕩,擁有六階以上奇蟲靈獸十二隻。

門派附屬勢力發展壯觀,附屬築基門派超過十二個。

望著石碑上羅列的八大條件,莫問天心裡不由的一陣發苦,原本興奮的心情卻是蕩然無存,八個條件卻是沒有一個是容易完成的,都是需要時間的沉澱,距離門派升級5級實在是任重道遠啊!

思及此念,他當即是腳下生風,在幾個起落間,便來到門派大殿前,用洞察先機查看門派信息。

門派名稱:無極門

門派等級:4級

門派聲望:105034

弟子數目:1310人

弟子修為:築基真人二百三十人,金丹真君一人,最高修為金丹初期。

鎮派秘典:五行歸一、洞察先機、火焱昆崗、盤根錯節、三頭六臂、陰陽爐鼎大法、五遁神通、萬獸淬體大法、功德法印、功德法身、刀光劍影決、玄金瞬殺法。

鎮山法寶:絕品法器天坤劍匣、絕品法器鐵刺金龜盾

護山大陣:歸元滅絕陣

特殊建築:4級靈田,4級修鍊道場、4級靈獸園,4級練功房,4級山門、4級藏經閣、4級靈藥圃、4級倉儲閣、4級煉丹房、4級參悟室、4級養蟲室、4級聚靈塔、4級煉器房、4級制符室、4級傳送陣、4級音屏台、4級綜務殿、4級問心階、4級試煉塔、4級困龍池。

敵對勢力:萬獸谷、陰屍冢、合歡閣、散修聯盟

此前無論是門派的聲望,還有弟子的數量和修為,都是遠遠達不到5級門派的條件,莫問天心裡不由的有些發苦,但是一定要想法設法完成五級門派的升級,要知道門派等級提升一級,所以的特殊建築物都會提升等級,門派實力則會瞬間增強數倍,即便是放眼整個鄭國,都是絕世霸主的存在。

殘月漸隱,晨曦初現,天色尚且沒有放亮,莫問天踩著清風冷月走進門派大殿,開始清點在霧隱峰得到的戰利品。

道德真君授予的兩門神通法術自不必再說,功德法印和功德法身雖然威力不俗,但卻有改移本性的作用,即便是大奸大惡的兇徒,修鍊此功法以後,都會成為遵守善道的信徒。

莫問天雖然想修鍊功法,但卻不願被潛移默化的改變本性,因此尚且需要再思索穩妥的辦法,將兩門神通功法修鍊己用。

在此以外,更是得到道德真君的信任,贈予功德門信物無量指環,此物雖然並非是什麼天才地寶,但卻可以號令功德門,用以收服散華真人等築基弟子,極大的增強門派實力。

在西金真君的納寶囊里,得到二百餘塊的上品靈石、六階靈藥數十株、上品法器品質的寶劍七八把、六階的煉器材料若干,以及刀光劍影決和玄金瞬殺法的神通法術秘籍。

擊殺西金真君,得到真君的金丹和屍骸,在凶狼真君和毒蛇真君的兩枚金丹以外,這是莫問天得到的第三枚真君的金丹。

在此以外,在西金真君的納寶囊里,卻有一塊黑色的令牌,握在手裡如金似玉,不知是什麼材料煉製而成,上面雕刻有一個骷髏頭,活靈活現猙獰無比,落款上刻著『陰鬼山』三字,並且注有時日,按照時間去推算,卻是九年以後的月圓之夜。

「這是什麼?」

莫問天滿頭的霧水,握在手裡把玩半天,卻也沒有得出所以然,但金丹真君都重視萬分的東西,應該不是什麼尋常之物,但現在扔在納寶囊里,等以後再去研究。

並且在西金真君的納寶囊里,得到煉製結金丹的六階絕世靈藥三株,卻是兩株黃金葉和一株伏地藤,時至此時,他已有九株煉製結金丹的六階絕世靈藥,分別是三株黃金葉、三株玄鐵花、二株伏地藤、一株通天草。

以他目前所得的金丹靈藥,是完全可成功的煉製三枚化虛丹,莫問天做事向來動輒即行,當即是再無遲疑,趁著天色尚且沒有放亮,便快步離開門派大殿,來到後山的煉丹房內。

到練丹房的主室,莫問天席地靜坐在煉丹爐鼎旁,將納寶囊里的九株六階絕世靈藥,以及三枚真君金丹在眼前擺出,準備開始煉製化虛丹,以他現在的煉丹水準,已經是初窺六階煉丹師的門徑,即便是放眼大秦國,都完全是屈手可數的。

可即便是如此,化虛丹的成丹率尚且不足五六成而已,爆丹的可能性還是很大,而他首次煉製化虛丹能夠成丹,也是運氣使然而已,並非是次次都可順利如意。

但是好在六階的絕世靈藥卻是極多,尤其是通天草罕世稀有,伏地藤也是殊為珍貴,對於成丹率有著非同小可的作用,莫問天以通天草和和伏地藤為主,黃金葉和玄鐵花為輔,配以三株絕世靈藥煉丹,豈能有不成功的道理?

莫問天已是金丹真君,煉製化虛丹更是輕車熟路,九株絕世靈藥被他扔在煉丹火爐里,通過操縱地脈靈火,依次的提煉成靈氣充沛的金色液體。

三枚真君金丹更是的如法炮製,不過金丹是修士畢生修鍊的精華,蘊含其本命神通,豈能是那麼容易被提煉入葯,方法雖然是相同,但是卻並非那麼簡單,要求對火焰的控制更加精準,稍有疏忽便有暴丹的可能。

好在晉陞金丹真君以後,祝融冰焰已經成為他本命火焰,同神識已是息息相關,用以煉丹自然是事半功倍,更有利於火焰的控制,只是破費一番的水磨功夫,三枚真君金丹同樣被提煉成為金色液體。

至此以後,才進行最為關鍵的一步,將提煉的金色藥液按照規律糅合,逐漸加強火焰的強度,使藥力不斷融合,緩緩初具丹藥的雛形,已經煉製成化虛丹的丹胚,在火焰的煉製煅燒下,丹胚漸漸的變得凝實,似乎將藥力全部沉澱起來,漸漸的變得圓融,散發若隱若現的金色光芒,在熱氣騰騰的爐鼎里,顯得神秘莫測。

三枚真君金丹和九株六階絕世靈藥,可是莫問天費盡心機的辛苦所得,煉丹的成本讓人瞠目結舌,而成丹率自然是與此倍增。

果然,不出兩個時辰,在煉丹爐里傳出異香,剎那間光芒大盛,流光四溢,似乎整個煉丹房彷彿被光芒湮滅,在炫麗的光芒里,三枚化虛丹從爐鼎里升騰而起,雲霧繚繞在四周,彷彿海市蜃樓一般若隱若現,如夢如幻般不知真切。

莫問天當即欣喜不已,揮袖將三枚化虛丹納在懷裡,起身走出煉丹房,此時外面已是日上三竿,烈日的金芒灑遍邙山,映射出無數活躍的身影,弟子們有些在潛心打坐,努力的修鍊功法;有些在輪值巡守,肅然嚴防外侵內亂;有些在執勤勞役,為門派的發展盡心儘力;一切都是顯得井然有序和有條不紊。

在莫問天神識外放的同時,忽然有陣寒風迎面掠過,谷傲雪飄身在風中走出,她似乎早已在煉丹房外恭候,滿臉驚喜交集的說道:「掌門師兄,昨夜裡有異象顯現,不但是赤炎峰平白拔高百丈,在峰內發現三品靈石礦脈;而且在無極殿的右側,有一座方圓百丈的靈池,卻是不知有何作用?」

「谷長老,那座三品靈石礦脈,是本座在青州霧隱峰搬遷而來,赤炎峰得此靈脈補充,底蘊卻是非同小可,攀升百丈也是不足為怪。」

莫問天的臉上掠過笑容,淡然說道:「而至於那座靈池,卻是本座為門派新添的建築,可以在千里範圍以內設陣困敵,短時間內消減陷在陣內的敵修實力,所謂是龍遇淺水遭蝦戲,因此叫做困龍池,自然有著極為神奇的作戰功能。」

「原來如此,掌門師兄果然是神通廣大,為本門謀得三品靈石礦和困龍池,當真是可喜可賀!「

在一夜間的功夫,門派里顯現出異樣,谷傲雪雖然是早已發現,並且猜到是掌門師兄的手筆,但是沒有得到證實以前,喜悅自然是被壓抑在心裡。

而在此時,她當即是大喜過望,三品靈石礦脈是金丹門派長盛不衰的保證,而困龍池卻是門派以弱勝強的重要手段,對於門派的發展來說,其中意義自然是不言而喻。 莫問天虎目凝視過去,落在谷傲雪喜不自勝的臉頰上,發自內心的嘆然說道:「谷長老,本門能有今日成就,卻是頗為不易,在本座離開邙山以來,你打理門派事務,不但是井井有條,而且頗顯金丹大派的壯觀,實在是勞苦功高。」

「師妹只是盡本分而已,當不得掌門師兄讚譽。」谷傲雪卻當即搖頭道:「本門能有今日局面,全是掌門師兄領導有方,眾弟子誓死效力而來,尤其是在青州征伐的同門,歷經生死的搏殺,為本門立下汗馬功勞,師妹豈是可以相比?」

莫問天微微一笑,眸子里掠過若有所思的神色,淡然說道:「谷長老,現在門派卻是諸事正常,不如你跟隨本座前往青州大興城,卻有一事說不得要你相助。」

谷傲雪神色一奇,但卻不問是什麼事?只是說道:「掌門師兄吩咐便是,師妹自是無不遵照,可門派日常事務卻需要有人打理。」

「谷長老儘管放心便是,本座自有安排。」莫問天哈哈大笑,伸手在納寶囊里摸出一張馭獸牌,並且取下腰間的馭獸袋,沉聲說道:「谷長老,青州是紛亂殺伐之地,自然是危機重重,本門六階靈獸鬼蜃魔蟾,便就留於你用以防身。」

「這……」谷傲雪神色有些遲疑,蹙眉說道:「六階靈獸實力相當於金丹真君,而掌門安危系門派興亡,留著自有更大的作用。」

莫問天微笑搖頭道:「以本座現在的實力,鬼蜃魔蟾的幫助已是作用有限,但是谷長老卻是不同,若有六階靈獸傍身在旁,便在青州立於不敗之地,即便是遇到金丹真君,也是未必不能保住性命。」

聽掌門師兄如此說辭,谷傲雪卻是不好推卻,只能稱謝收下馭獸牌和馭獸袋,鬼蜃魔蟾可是門派豢養的靈獸,自然要任門派安排行事,但是需要滴有魂血的馭獸牌作為媒介,只要神識向馭獸牌下達命令,靈獸便會按指令行事。

但谷傲雪雖得到鬼蜃魔蟾,神色卻並不顯得歡喜,嘆然說道:」掌門師兄,鬼蜃魔蟾畢竟是六階靈獸,可師妹的修為委實有限,不能發揮靈獸的戰力,怕是要枉費師兄的苦心。」

莫問天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六階靈獸的靈智非比尋常,雖說有馭獸牌可讓它俯首帖耳,可靈獸也是以強者為尊,對於低階修士的指令,未必會傾心竭力的,即便是築基大圓滿修為的修士,都不能使六階靈獸發揮完全的戰力。

谷傲雪是築基中期的巔峰,雖然作為異靈根實力超群,有些築基後期的修士都未必是她對手,但是想要如臂使指的掌控鬼蜃魔蟾,卻是殊為不易的。

一念至此,莫問天微笑說道:「谷長老勿要擔憂,等到大興城以後,本座自然是要送幾位師弟師妹一場造化,在短時間內提升你們的修為。」

「掌門師兄?你……」谷傲雪神色微喜,要知道她作為冰靈根修士,雖然有百般的刻苦努力,但是修鍊速度始終比不得單靈根修士,同雷萬山相比也是相差甚遠。

莫問天微微點頭,含笑說道:「谷長老,事不宜遲,我們立即前往青州大興城。」

話一說完,他當即拂袖走在前面,往著門派的傳送陣方向而去,谷傲雪雖是滿臉的不解,但依舊是快步的跟上前去。

門派的傳送陣,可直接傳送至大興城,自然是方便快捷,只是片刻的功夫,兩人便同時傳送至大興城,聯袂來到莫問天在城北寢居的大殿內。

此時正是晌午時分,莫問天已傳信相招雷萬山、夜無影、牧雨宣三位長老議事,三人此時正在城北打坐修鍊,得信以後便就依次的到此,卻見原本鎮守邙山的谷長老坐於堂中,神色卻都是有些不解。

待四位長老在下首坐定,莫問天環目四顧一陣,卻是微微的一笑,他在懷裡摸出一個納寶囊,打開便就朝著地上一倒。

『呯』的一聲響起,地面岩石頓時碎裂,被硬生生砸出兩個人形深坑,裡面靜靜的躺著一具屍骸,卻是血肉模糊,面目早已全非。

莫問天將目光落在牧雨宣的臉頰上,含笑說道:「牧長老,這是金丹中期真君的屍骸,若是用以餵養蠍尾虎,想必晉陞成為六階靈獸應當是不成問題。」

牧雨宣當即是喜不自勝,金丹真君的腦髓和肉身,對於靈獸的滋補作用,可勝比任何的靈丹妙藥,凶狼真君和毒蛇真君的肉身,已讓蠍尾虎成為五階靈獸的巔峰,晉陞六階靈獸已是不遠,若是再食用眼前金丹中期修士的肉身,那麼成為六階靈獸便是板上釘釘,絕無任何的差錯可言。

她當即是再無遲疑,一拍腰間的馭獸袋,蠍尾虎發出震天虎嘯,迫不及待的將真君屍骸吞在腹內,而幾乎是在此同時,它的全身骨骼咔嚓嚓一陣響,並且皮膜不斷的拉伸,渾身似乎都要膨脹起來,充斥著磅礴無比的威壓。

蠍尾虎在吞食金丹真君的肉身以後,很快便就陷進昏睡當中,但它全身卻暴起炫麗的光芒,靜靜的流轉不息,彷彿一個光繭似的。

「這……」莫問天欣喜不已,卻也在他的意料當中,蠍尾虎原本就已經是五階巔峰的修為,此時吞食擁有金丹中期修為的真君肉身,更是硬生生的要提升至六階,只要那道光繭散去,蠍尾虎便就順利得到晉陞。

蠍尾虎眼見六階靈獸在即,三位長老的歡喜自不用再說,無極門的日益強盛,他們自然是榮焉與共,牧雨萱早已歡呼躍雀,神色激動的不能自己。

「牧長老,蠍尾虎雖說是晉陞在即,但依舊是尚要一些時日,不若你立即返回門派,將蠍尾虎豢養在門派靈獸園裡,想必是能夠加快晉陞。」莫問天將目光凝視過去,微笑說道:「而且同時你可接替谷長老,暫時打理門派的日常事務。」

在大興城的生死歷練,牧雨宣是更加的成熟幹練,早已迥非當年的天真無邪,處事已經頗顯章法,而此時回到門派坐鎮後方,顯然是莫問天對她的歷練,作為金丹門派的長老,自然是要具有獨當一面的能力。

牧雨宣顯然明白此點,當即恭聲說道:「是,師妹謹遵掌門師兄命令。」

「好,一切小心為上,若有就緊急情況,可通過音屏台傳信。」莫問天微微的點頭,繼續說道:「事不宜遲,牧長老暫且傳送返回門派吧!」

「是,掌門師兄!」

牧雨宣恭聲應是,當即將蠍尾虎收在馭獸袋裡,向莫問天以及三位長老躬身施禮以後,她手指上的扳指忽然掠過白光,光芒很快便就覆蓋住全身,化為耀眼炫目的白色光幕,轉瞬間在大殿里消失的無影無蹤,顯然已通過長老扳指傳送回到門派。

等到牧雨宣離開以後,莫問天星目環顧四周,沉聲說道:「三位長老,你們雖說是天賦絕倫,而且是萬般刻苦,但是奈何時日過短,終究是成就有限,但是本門發展至今,卻已經是形勢逼人,能不能在青州扎穩腳跟?已經是迫在眉睫。」

他的話音一落,三位長老卻都是神色羞愧,雷萬山輕咳一聲,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掌門師兄,師弟等實在是愚鈍,不及掌門師兄萬一,不能為門派分憂解難,實在是慚愧不已。」

「雷長老不必自責!」莫問天卻是微微搖頭,語氣溫厚的說道:「雷長老若非沉浸火炎昆崗神通法術,早已經是築基後期的修為,但是即便是如此,實力已抗衡築基大圓滿的修士。」

雷萬山的神色沮喪,搖頭說道:「雖然是如此,但是修為卻相差掌門師兄有十萬八千里,實不能為門派幫上什麼忙。」

莫問天微微一笑,伸手摸向納寶囊里,將那三枚化虛丹翻轉在掌心,在剎那間,光芒耀眼奪目,大殿里雲霧繚繞,化虛丹如夢如幻般顯現其中,彷彿海市蜃樓一般若隱若現,濃郁無比的靈氣充斥在大殿當中。

那三枚丹藥彷彿有著無窮魔力般,讓雷萬山等三人呼吸驟止,完全徹底的驚呆了,只是輕輕的吸上一口氣,便就有磅礴的靈氣衝進丹田,法力似乎是隱隱得到增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