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擊重型投石機炮的部隊率先突破妖軍阻擊,抵達妖軍重型投石機炮陣地,炮擊火燒,連續破壞重型投石機炮,令其無法對傀儡部隊展開攻擊。

支援廣陽堡的部隊也順利殺透重圍,直抵廣陽堡下,並在攻城妖軍屁股後面發動攻擊,順着妖屍堆起的斜坡,一路殺到城牆上方,城牆上方的廣陽派弟子已經得到了洛楚易自遠方傳來的訊息,知道這是雍博文手下的傀儡,主動讓出城頭陣地,以方便這支傀儡部隊在城牆構建適合自己的防禦攻勢。

迂迴後方發動襲擊的幾支墊後部隊也成功抵達併發起攻擊,令妖軍外圍陣腳大亂,妖軍中軍不得不派出數支精幹隊伍趕赴各方支援作戰並彈壓混亂部隊,只不過這幾支精幹妖軍小隊沒有一個能抵達目的地,雍博文早就掌握了情報,根據各妖軍小隊行軍路線,在必經之地設下埋伏,將這幾支小隊消滅得乾乾淨淨。

唯一不順利的便是向妖軍中軍發動攻擊的部隊,在擊潰了數支阻擊妖軍後,妖軍中軍確認這支傀儡部隊的目標,便派出了一支純由白色馬妖組成的隊伍對傀儡部隊發動逆襲,而之後又派出一隊更加高大的紅色馬妖,馬妖的實力地位都得從塊頭上來看,這紅色馬妖的塊頭已經與機器人傀儡差相彷彿,任一隻實力都絕不在妖堡中那馬妖統領之下。

攻擊的傀儡部隊初時尚能應付,但在紅色馬妖參戰之後,漸趨吃力,不停有傀儡被馬妖以蠻力或是法術打壞,無論是惡鬼還是惡鬼煉製的驅動核心,都在戰鬥一併毀滅,損失極大。

妖軍中軍雖然止住了傀儡部隊對其針對性的攻勢,但對整體戰場上傀儡部隊風捲殘雲般的攻擊力度還是無可奈何,畢竟在普通部隊裏,這種白色紅色馬妖都是大小軍官頭領一級的存在,絕不可能像中軍般拿出一支純粹由紅白馬妖組成的作戰部隊。妖軍統帥很快就認清了形勢,當機立斷地放棄了對廣陽堡的繼續進攻,令各支部隊向重型投石機炮陣地方向收攏,便是中軍也同時向這個方向靠攏,打算集中全部力量先消滅來犯傀儡再說。

但雍博文哪會讓妖軍如意,立刻組織一隻純由自行火炮傀儡和坦克傀儡構成的強大火力覆蓋部隊,集中攻擊妖軍中軍,令其無法向重型投石機炮陣地靠攏,同時不惜血本地派出大量機器傀儡死死咬住妖軍中軍部隊,死拼由紅白馬妖組成的衛隊。

紅白馬妖在妖軍中都屬於中堅力量,中軍衛隊都是預備軍官,隨時會下放到底下部隊去做統領,可不像普通黑色馬妖般屬於消耗品,隨便死個十幾二十萬的也不會心痛,傷亡大了甚至會影響整個妖軍的作能力。

而對於雍博文而言,機器傀儡卻是屬於純粹的消耗品,論機器人殼,那是從電腦遊戲裏拿出來的,唯的耗費成本就是鬼魂轉換器的使用率,論附身其上的惡鬼,都是來自地獄,千八百萬都有,無論死多少雍大天師也不會心痛。

兩廂比較下,雍博文拖得起時間死得起傀儡,而妖軍中軍無論是時間還是士兵都遠遠消耗不起!

人品保證,本章補更,困死了,明天上班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再順便說一句,如果在其它盜貼站看此文的看官能看到這句話的話,我想說的是這文在縱橫上也是免費的,不如來縱橫註冊了看原版哦。h!~! 雍博文的作戰策略取得了明顯效果。

妖軍戰鬥力最強的中軍被機器傀儡死死咬住後,不敢再不顧一切地轉移,只能掉過頭來傾全力應對這支不顧死活的傀儡部隊。

這一次妖軍中軍派出了全員紅色馬妖的華麗陣容,這都是可以擔任一方統領職務的高級妖魔,與妖堡中那個馬妖大統領相差無比。

二十餘米的身高,強大的法術,比之十幾米高的機器傀儡還要高出半截來,彷彿一座座會平地移動的小山。

這樣一隻純由高級妖魔組成的部隊一參戰便對傀儡部隊造成了極大傷亡,最先發起進攻的機器傀儡部分甚至一度陷入了崩潰混亂,附身的惡鬼面對強大的壓力本性復萌,不顧一切地掉頭開溜。

只是這個潰敗的意圖在剛一開頭就被無情的扼殺了。

現在控制戰局的不是沒有擔當的葉高,不是沒有殺伐經驗的李瑞流,而是殺魔斬妖除鬼眼都不帶眨一下的大天師雍博文。

在看到陣前機器人傀儡有崩潰趨勢的第一時間,雍博文便果斷向後方督戰的黃巾力士下達了格殺令。

這些機器人傀儡的直接控制者都是後方督戰的黃巾力士。

在接到雍博文命令後,督戰的黃巾力士們毫不留情地通過控制法術殺掉了意圖逃跑的大批機器人傀儡,在那一刻倒下的機器人傀儡中,倒有一多半是被黃巾力士殺掉的。

督戰隊無情的殺戳讓惡鬼們清楚地認識到了現實的殘酷。

還是那個簡單明瞭的二選一。

衝上去廝殺有可能會死,轉身逃跑一定會死。

向來奸滑的惡鬼們怎麼可能算不明白這筆賬,當即絕了逃跑的念頭,重新振作起來,向着當面妖魔反撲,這種被逼無奈去拼死一搏的行動很不符合惡鬼們的行事風格,偏卻無從選擇,鬱悶至死的惡鬼們只能把滿腔的不甘與怒火全都發泄在當面的妖魔身上,以至於反撲狂猛雜亂,很有些精神崩潰後無差別傷害的風範。

雍博文成功穩定住妖軍中軍的阻擊戰線後,立刻從各隊抽調大量機器人傀儡集結過來參與作戰,相對於機器人傀儡而言,其他各款傀儡都是經過物華派精心煉製的,軀殼重金批量購買後,又由承世公司進行改造,無論是從價值還是製造的複雜程度而言,都遠非機器人傀儡所能比擬,所以雍博文只抽調便宜的機器人傀儡參與對妖軍中軍作戰,而其他相對昂貴的傀儡則都負責清剿其他各部妖軍。

源源不絕涌上來而進攻兇狠乃至瘋狂的機器人傀儡讓當面的妖軍中軍主力有很有種殺不勝殺的痛苦感,更何況這些機器傀儡絕不是任憑宰割的羔羊,憑藉着強大的防護和犀利的武器,機器人傀儡與紅色馬妖隊打出了二比一的傷亡比。

這個戰果其實相對於妖魔方面更好看一些,不過妖魔們承受不起這種傷亡,而機器人傀儡卻是雍博文手頭最廉價的傀儡部隊,手頭這些死光了也不在乎,這就是雙方所不能比擬的了。

經過殘酷的廝殺後,紅色馬妖部隊傷亡過半,終於認清了想要殺光當面傀儡的想法有多麼不現實,開始在上方命令之下,緩緩撤出戰鬥。

殺瘋了的機器傀儡緊咬不捨,使得撤出戰鬥的紅色馬妖不得不承受了一定程度的損失,直到妖軍中軍派出一小隊馬妖來接應爲止。

這接應的一小隊馬妖,只有百餘隻,卻都是實打實的大統領級別的了。

雖然同樣是紅色,這一小隊馬妖都是血紅色,甚至有些隱隱發紫,而且全身披掛重甲,背後腰背掛滿了各式輕重遠近武器,一衝出來,先齊齊高踏前蹄。這一踏直接引發了一場規模雖小,卻烈度極強的地震,衝在最前面的數百機器傀儡直接被震翻在地,其間附身的惡鬼更是在震盪中直接魂飛魄散。百餘血紅馬妖旋即直接衝入了機器傀儡的追擊陣營中,揮舞着附着了針對魄魂攻擊法術的沉重武器,大砍大殺,片刻工夫,便當場擊殺了千餘機器傀儡,不僅附身其上的惡鬼被消滅,做爲外殼的機器人被打得四分五裂。機器傀儡部隊的追擊之勢不由得一滯。

注意到這一幕,雍博文便指揮機器傀儡向後撤退,既然妖軍中軍已經放棄了向其他部隊靠攏的打算,那麼這一區域的戰鬥目的就算達成,沒有必要做無謂犧牲。

血紅馬妖小隊戰鬥目的亦極爲明確,見機器傀儡部隊後撤便立刻停止攻擊,壓着陣角,返回本陣。

這追擊一戰,妖魔方打得極爲漂亮,消滅兩千餘機器傀儡,而血紅馬妖卻是未亡一隻。

只是局部戰術上的勝利改變不了戰場上的整體形態。

當馬妖中軍被死死糾纏住腳步的時候,其他傀儡部隊以秋風掃落葉的氣勢橫掃整個廣陽堡範圍的戰場,憑藉強大的火力和超強的快速運動穿插能力,各傀儡部隊以少擊多,打得妖魔各部全數崩潰,當血紅馬妖看似威風的擊退機器人傀儡追擊的時候,整個戰場上的其他馬妖部隊已經完全潰散,上百萬馬妖被在戰鬥中直接打死的只有區區十餘萬,其它的全都被傀儡部隊兇狠的攻擊和幾乎堅不可摧的防護——這個堅不可摧是相對於普通馬妖而言的——給嚇破了膽。

潰散的馬妖烏泱泱鋪天蓋地四散逃去,傀儡部隊數量相對較少,無法實現全殲,雍博文只能指揮部分傀儡部隊分散成一支支小隊,優先重點追殺妖軍各級軍官以及相對有組織的潰逃妖軍,這個任務很好完成,馬妖們高一級就大一圈加變個顏色的階級分類使得那些軍官成了再鮮明不過的靶子。

而更多的傀儡部隊卻在雍博文的操縱下從各個方向聚攏過來,最終實現了對馬妖中軍部隊的合圍。

雍博文現在的戰鬥目的已經很明確了,寧可放着逃散的數量龐大的低級馬妖不去追殺,也要趁此良心消滅馬妖部隊的中軍主力,幹掉馬妖的最高指揮人員,從戰略上完成一次戰場斬首行動。

這一目標若能成功,那麼這一戰區的馬妖在相當一段時間內——直到妖魔本土再派出階級相似的軍官之前——陷入絕對的混亂與各自爲戰。

雍博文已經開始野心勃勃的計劃在此戰結束之後,以廣陽堡爲基地,建立一個自地獄直通廣陽堡的門戶,派遣地獄土著以及自家傀儡組成的大軍進入此區清剿馬妖了。

感謝各位看官的註冊支持,俺再對在其他盜貼站看本書的看官說明一下,用百度搜租鬼公司,出來的第一條目即租鬼公司首發站,目前租鬼公司仍然全文免費,做爲縱橫買斷作品,也不用擔心此書太監,還請各位看官到縱橫註冊支持一下,侃空在這裏先行拜謝了。 當雍博文一行車隊在傀儡部隊的護衛下浩浩蕩蕩地抵達廣陽堡戰場的時候,大範圍戰鬥已經基本結束。

目之所及,漫山遍野,都是狼狽逃竄的妖魔。

數量相對稀少的各式傀儡追在奔逃馬妖的屁股後面,盡情地噴吐火舌,收割着潰逃馬妖的生命。

大批大批的馬妖就那樣在頭也不回的逃亡中被射殺,簡直就好像是被屠殺的獵物般,完全沒有任何回頭一戰的勇氣與信心。

這是隨車歸來的廣陽弟子們跳下車子,看到的第一幕情景。

這讓這些幾乎是從打能拿得起劍就開始與馬妖作戰的廣陽弟子震撼到無以負加的地步,以至於直到許多年後,他們依然能夠準確清楚無誤地複述起當時的情景。

錯愛冷情首席 當是時,煙霧漫天,空氣中充滿了殘酷殺戮過後的腥臭味道,大地之上滿是殘缺的妖屍,已經看不到地面本來的樣子。

潘漢易大開城堡大門,帶着一衆留守的廣陽弟子出來迎接洛楚易一行人。

說起來這城堡大門自打作戰不利廣陽派整體退守廣陽堡之後,便再也沒有打開過,到如今已經足有數十年了。

洛楚易走後,潘漢易就負責廣陽堡防禦的全權指揮。

實際上這也是這些年來潘漢易一直做的工作。

長老們個人實力雖強,但統籌作戰能力不行,充其量只能急時帶隊救火,平時坐鎮穩定人心,而潘漢易雖然在遇大事沉穩有擔當上不如洛楚易,但若說指揮作戰,卻是遠遠強於洛楚易,所以洛楚易這些年在戰事上從不亂指揮插手,而是盡數委託潘漢易負責,這也是潘漢易能迅速發展勢力的主要原因。

當然,現在這些都不要緊了。

在潘漢易政變失敗,洛楚易依舊做出親自帶隊實行突襲的決定之後,師兄弟倆之間的矛盾隔閡基本就已經消失了。

本是九死一生,一度以爲再難生見,此時重逢,雖只短短一天的光景,兩人卻都是恍如隔世。

潘漢易大步走到洛楚易身前,凝視片刻,深施大禮,“躬迎掌門師兄勝利返派!”

洛楚易扶起潘漢易,只見自家師弟滿身浴血,傷痕累累,知他在妖軍全力進攻的重壓下也是極爲不易,輕聲道:“師弟,辛苦了!”說罷,拍了拍他的肩膀,找了塊石頭墊腳站高,向着迎出堡來的所有廣陽弟子揮了揮手,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之後,方纔大聲道:“諸位同門,諸位弟子,此次突襲作戰順利成功,雍道友已經尋回了他的法寶,我們可以離開此界,返回人間,返回家鄉了!”

四下的廣陽派弟子登時爆發出震天的熱烈歡呼,不少人甚至喜極而泣。

絕境逢生,誰能不欣喜若狂。

潘漢易也是滿心歡喜,不過他還能稍冷靜些,拉着洛楚易問:“師兄,剛剛戰場上有大批法術犀利的傀儡參與作戰,才能一舉扭轉態勢,這些傀儡是從何而來?”

洛楚易嘆道:“那些傀儡都是雍道友控制的!”

“這成千上萬的傀儡都是雍道友控制的!”潘漢易的舌頭不自禁的打了個結,說話都有些不流利了,“這等手段,這等手段,真是聞所未聞啊!便是仙人……”說到這兩個字,他不禁一激靈,轉頭愕然看着洛楚易,“仙人,仙人也未見有這般本事……”很顯然他猜到了和洛楚易相同的思路上,“師兄,難道他會是……”

“他本人一再否認。”洛楚易搖了搖頭,“等回到人間或許就能水落石出了,以他這等本事,無論在哪界都不會是默默無聞的小角色,必然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

潘漢易定了定神,也覺得自己的慌張完全沒有理由,管他是不是仙使仙人的,只要能挽廣陽派於危亡,送廣陽派返回人間,那就成了,身份什麼的,完全不是問題。他下意識地往人羣裏看了看,卻沒有看到雍博文的身影,便問:“雍道友人呢?”

洛楚易指着妖軍中軍方向道:“在那邊,正指揮傀儡部隊,對妖軍中軍完成最後合圍。”

雍博文沒有參與廣陽派弟子的會師行動,而是脫離大隊,帶着護送車隊的傀儡部隊直奔妖軍中軍。

妖軍中軍在雖然見識了傀儡部隊的犀利法術,但卻並沒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這就導致了他們應對動作的遲緩,而當他們發覺不妙的時候,整個戰場大勢已經不可扭轉,外圍各軍崩潰得實在是太快了,快到妖軍中軍無法在第一時間做出應對反應,於是短暫的遲緩,讓妖軍中軍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地步。

現在,傀儡部隊已經在雍博文的指揮下成功地完成了合圍,將妖軍中軍數萬馬妖全都包進了口袋,只不過相對於妖軍中軍龐大的數量,傀儡部隊還是太少了,只能形成一個單薄的包圍圈,傀儡部隊利用戰車和卡車形態的傀儡構築了簡易的防禦陣地,槍炮齊備,卻引而不發。

妖軍中軍意識到既將面臨的滅頂之災,開始嘗試突圍,派出數支小股部隊向個個方向進行試探攻擊,大約是想找出包圍圈的薄弱地帶,妖軍的統帥應該也很清楚這支莫名而來的傀儡部隊數量有限,不可能形成一個相對均勻完整的包圍圈,必然有漏洞和薄弱地帶。這是戰鬥常識,不會有哪個統帥會把包圍兵力全都平均分攤,那也未免太愚不可及了,一旦包圍圈裏的敵人集中突圍,平攤分薄的兵力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

可惜的是妖軍統帥顯然不知道自己面對敵人的統帥指揮實際上沒有什麼指揮大軍的經驗,雍大天師所有指揮作戰的經驗都來自於戰略遊戲,在地獄裏的數次作戰也跟戰術戰略什麼的沒有半點關係,完全就是以力壓人。而現在雍博文依舊通過手中的平板電腦在用玩戰略遊戲的方式指揮這場作戰,他真就把兵力平攤了。

面對着試探進攻的妖軍小隊,雍博文沒有半點客氣,直接下令各方以最猛烈的攻勢開火,直接把這些試探進攻的妖軍消滅得乾乾淨淨,偶爾有幾隻漏網之魚逃回妖軍中軍彙報的時候,都說自己這隊進攻的方向法術兇猛,絕對是敵人的重點防守地帶。

但很顯然的是,以這些傀儡的數量根本不可能在所有方向都設置重兵。

既然試探進攻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情報,反而損失了不少兵力,妖軍的統帥終於拿定決心,選擇一個方向集中力量突圍作戰。

可惜的時,妖軍統帥的決心下晚了。

趕到戰場邊際的雍大天師已經決定儘快結束這場戰鬥節省時間早些返回自家地盤,於是下達了全面攻擊命令,直接消滅當面之敵。他甚至連抓兩個高級俘虜打探妖軍信息的想法都沒有。

感謝各位看官的支持。h!~! 隨着雍博文總攻命令的下達,完成合圍的傀儡部隊立刻全力開火。

一時槍炮大作,鳴響若雷,彈如暴雨,妖軍中軍在此如暴風驟雨般的打擊之下,死傷慘重。

但這畢竟是妖軍中軍,精銳中的精銳,主力中的主力,換做一般的妖軍只怕早就崩潰了,而妖軍中軍在如此沉重打擊之下,竟然還能完成集結,集中全力向着西北方向突圍。

數萬妖軍齊齊而動,以精銳紅色馬妖爲突圍先鋒,發動絕死衝擊。

雍博文佈設的防線終究太過單薄,西北方向的傀儡部隊雖然竭盡全力阻擊,但在妖軍不計犧牲的猛烈衝擊下,僅堅持了不到一個小時便全軍覆滅。

這是開戰以來雍博文傀儡部隊最大的損失,但相較之下,妖軍損失更大,足有近萬紅色馬妖在突圍作戰中戰死,卻是妖軍自入此戰區作戰數百年以來從未有過的慘重傷亡,與這種傷亡比起來,之前百萬大軍的全面崩潰都算不得什麼了。

只是戰鬥到了這個地步,妖軍也沒有時間與心思去心痛傷亡,衝破傀儡部隊防線後,主力即刻急速向西北方向撤離,只留下一隻五千餘數的馬妖殿後阻擊。這一回留的全都是白色馬妖,雖然比紅色馬妖要低一個級別,但怎麼說也比最低級的黑色馬妖戰鬥力要強得多,隨便出來一個,單挑也能跟雍大天師鬥上幾個回合不落下風。

不過雍博文千軍在手,自是不會再搞什麼單挑了,也不會欣賞這隻殿後妖軍大無畏的犧牲精神,動員全部坦克型傀儡組成單一縱隊做爲先鋒,直接邊開炮邊前進,一路碾壓過去,白色馬妖部隊只堅持了十幾分鍾便告失守,被坦克傀儡縱隊中央突襲,被當場壓死的倒比被轟死的還要多一些,倒也算是從另一面見證了白色馬妖英勇無畏奮戰到了最後一刻。

英勇奮戰彌補不了實力的差距。

白色馬妖的阻擊並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僅僅十幾分鐘的差距,對於基本全機械化的傀儡部隊而言根本算不了什麼,雖說馬妖四隻腳跑得也很快,但無論速度還是持久方面都比不得輪子和履帶。

機器人傀儡行動稍慢,便辛苦了坦克傀儡。每個黃巾力士和機器傀儡都騎了一個坦克傀儡,便好似騎馬一般,緊追着妖軍中軍。

而在高空中,雍博文早就指揮部分飛行傀儡對妖軍中軍進行跟蹤監控,可以說妖軍中軍的一切行動都盡在雍大天師掌握之中。

對於妖軍中軍爲何向西北方向突圍,雍博文請教了洛楚易。

以洛楚易爲首的一衆廣陽弟子在興奮過後,都圍了過來,想要看看這位離奇出現據掌門說有堪比仙人大神通的雍道友是如何消滅妖軍的,只是人太多,大家都不敢真就裏三層外三層的圍上去看熱鬧,最終只有洛楚易、潘漢易和幾個長老有資格站到了雍博文身後,其餘人等都被洛楚易打發回去清理戰場收拾東西,爲返回人間做準備。常言說破家值萬貫,廣陽堡在這戰區苦戰數百年,家當還是相當多的,收拾也得收拾一陣子了。

聽雍博文詢問,洛楚易趕緊解釋說,妖軍主城就在西北方向,那邊的時輪是當初妖軍最初進入此戰區時的通道,圍繞該時輪建成的妖堡也是最早的,這些年來一直在不斷加固擴展,儼然已經建成了一個巨大的要塞式城市,佈設法術繁多,防守森嚴,一旦讓妖軍逃回去,依託妖城進行防禦抵抗,可就難對付了。

雍博文卻是從未想過放妖軍中軍離開,當初佈置那個脆弱的包圍圈也是有用意的,倒是聽洛楚易這麼一說,想起自己忽略的事情,便讓洛楚易趕緊把這裏的時輪位置都標出來,準備消滅妖軍中軍主力之後,便傾全力將各處時輪控制權奪回來,就算不能摧毀時輪,也要將其深埋封禁,杜絕妖魔再通過時輪進入這一戰區。

說話的工夫,坦克騎兵傀儡部隊一路急行已經追上了妖軍中軍,攆着屁股後面打槍放炮,一副準備趕盡殺絕的兇殘架勢。

妖軍中軍卻是全無戰意,主力根本不敢回頭,只又留下一隊千餘馬妖負責阻擊,這一回留下的都是深紅色馬妖,本身法力強勁,又裝備精良,遠不是先前白色馬妖所能比擬。

這一回,果然效果頗顯,深紅色馬妖戰隊牢牢將尾隨追擊的坦克傀儡給擋住了。

坦克傀儡大約也知這些深紅色馬妖不好惹,只是遠遠打/炮,卻不肯靠近,遠沒有對付白色馬妖時那般直接碾壓的猖狂。

只是深紅色馬妖阻擊了一陣子後,卻發現有些不對勁,當面坦克傀儡的火力似乎稍顯薄弱了些,該隊統領果斷下令反擊,那些遠遠放炮的坦克傀儡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登時一鬨而散,深紅色馬妖追殺片刻終於發現哪裏不對勁了,趕情這當面的坦克傀儡只有百餘隻,其他坦克傀儡,包括黃巾力士和機器傀儡統統沒了影子。

這一隊深紅色馬妖立覺不妙,趕緊回軍追趕大隊,趕得片刻,卻見路上馬妖死傷狼藉,傷亡慘重,顯是中了埋伏。再往前趕,隔得幾十里路,便能見到一處伏擊戰場,死傷的都是妖魔,偶爾在路旁,比如山坡上,樹叢裏,也能看到零星的傀儡,但與妖軍損失比起來,完全就是微不足道了。如此追出數百里,漸至山區,隱約聽到前方傳來傀儡攻擊法術特有密集轟鳴,這隊深紅色馬妖立刻加快速度,循聲追趕。轉過一個山腳,路上可見馬妖屍體與殘破傀儡,道路上,山壁上,到處可見漆黑彈坑,屍體層疊,沿路密佈,伸向山區深處。這隊深紅色馬妖乃是妖軍中的精銳,雖見此淒厲戰鬥場景,卻也沒有畏懼,依舊執着追趕,耳聽得那轟鳴聲越來越大,趕得正急,忽聽山路兩旁雷鳴般的聲音密集響起,無數火舌自道路兩側的樹叢裏山坡上射出,又有炮彈自空中密集落下,尚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便當場倒下了百餘個。 暗帝的禁寵 帶隊的馬妖統領行事果斷,見道路兩側火力密集,也不知埋伏了多少傀儡,當即下令強行前進,自帶着兩個小隊撐起防護法術掩護隊伍前進。

只是傀儡部隊使用的彈藥都是刻了法陣符紋的,這法陣符紋的主要作用就是加大穿透力與傷害力,最直接針對的就是各種防護、加強類的法術。馬妖們匆忙間撐起的防護法術或許能擋得住幾顆十幾顆或是幾十顆子彈,但也架不住兩邊廂那如暴雨般密集的射擊。走在兩側的馬妖撐起法術堪堪能支持十幾步的樣子就會被子彈擊穿防護法術,百死即傷。也虧得這是妖軍中最精銳強悍的一支隊伍,作戰意志堅決,負責防護的隊伍中但有馬妖被擊中倒下,便立刻有中間隊伍中的站出來替補缺口,堅定地保證了大隊不受槍彈襲擊,又有馬妖持弓專門負責狙擊空中落下的炮彈,總算是保持了前進隊形沒有因爲攻擊而混亂。

如此付出了上百傷亡,深紅馬妖隊成功衝出了伏擊地段,也不敢停留檢查損失情況,急急沿路前奔。

到得此時,這隊馬妖的統領已經有些後悔冒失了,但世上沒有後悔藥可吃,此時此刻絕不可能後退,唯一的希望就是與大隊匯合,共同突出重圍。當然了,前提是主力大隊安然無恙。

急急沿着山路向前奔跑,路上激戰的痕跡越來越多,倒斃的馬妖也同樣越來越多,到得後來,幾乎是屍壘於路,衆馬妖只有不停跳躍才能保持前進,只是這樣一來速度不免就慢了下來。

一衆馬妖越走越是心驚,只從這一路上的死屍情況來看,主力大隊現下少說也得減員一半,心驚之餘又是相當不解,怎麼敵人好像對主力大隊的行軍路線瞭如指掌一般,每每都在險要處恰到好處的設伏,莫不是隊伍中有敵人奸細混進來了?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在這數百年的戰鬥中,廣陽派不只一次的派出僞裝弟子混入妖軍內部大搞破壞,但這種僞裝總歸是有使用限制的,一是時間不能持久,二是無法散發出真正的妖氣。如果大隊中真有奸細的話,怎麼可能保持這麼長時間的僞裝?

如此一路疾急,繞過一片山坡,傀儡那種攻擊法術所特有的巨大嘈雜聲響驀得大了起來,轉過山坡前還只是隱約可聞,只這麼一轉過來,登時變得震耳欲聾。

馬妖統領不由得精神一振。

聲音突然變大,說明他們已經進入了敵人法術僞裝的範圍之內,所以戰鬥的聲音纔會清晰直接地傳過來。

擡眼望去,卻見前方是好大一處山谷。

谷口前傀儡部隊設下重重障礙,建立了一處臨時作戰陣地,正使出全力向着山谷內射擊,而更高遠處的山谷四壁同樣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火舌正不停地伸向谷底。

主力大隊居然被堵在了這麼一處死地裏!

要不是多年作戰讓這位馬妖統領十分清楚自家全面掌總的大統領相當精明善戰的話,只怕要破口大罵白癡了——急行撤退,又熟悉地形,再怎麼白癡也不可能把隊伍帶進這麼一處死地吧!

深紅馬妖統領顧不得多想,眼見着傀儡部隊背向己方,連個防備都沒有,想是自己這隊衝得太快,對方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當即不假思索地下令向谷口傀儡部隊發動攻擊,誓要擊潰攔在谷口的這隊傀儡,救主力大隊於危亡之間。

勇敢善戰的深紅馬妖隊不顧一路急馳的疾憊與作戰的傷痛,一得到命令,即立刻毫不猶豫地向着谷口傀儡部隊發動衝鋒。它們深信以自己的實力,只要衝要傀儡的陣地裏,必定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將其陣地完全摧毀!

雖然只剩下八九百隻,但個個都是身高二十餘米的巨型妖物,齊齊衝鋒跑動,當真有如千軍萬馬齊動般,震天動地,聲勢驚人至極。

只是這麼大的動靜,谷口處的傀儡部隊卻好像聾了一般連個回頭的都沒有,全都專心致志地向谷內不停射擊。

馬妖統領見此情景不由得心中升起一種很不妙的感覺,只是還沒等它做出應對,就覺腳下忽地一沉,四足被什麼東西大力纏住,使極大力方纔勉強拔出。馬妖統領不由大駭。它們這些馬妖一身本事大半都在這四個蹄子上,有了蹄子方纔奔襲如風,有了蹄子才能施展天賦神通震盪大地,有了蹄子能保證近戰時攻擊加倍,若是沒了蹄子那一身本事少說也得掉一半。急忙低頭向足下瞧去,卻見剛剛還是一馬平川的堅實地面,竟然不知何時變成了大片沼澤!再往四下觀望,不過數百米外,依舊是堅實平地,毫無變化!

法陣,居然是法陣!

馬妖統領大驚,卻也沒有太過慌亂,這等簡單的陷地法陣對付普通的小妖還行,對它們這些大妖簡直就是拿紙做的籠子裝老虎,毫無用處,當機立斷,奮起妖力,打算給蹄下加持個凍結霜路的法術,有了這法術加持,別說是區區泥沼,便是江河大海也能一馬平川的跑過去。

只是這一施法,問題來了,滿身磅礴妖力卻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束縛住了般,任它如何催動也是紋絲不動。

降妖法陣!

這一回馬妖統領可是真的慌了神。

能束縛住妖力的,自然是降妖類法陣無疑。

只是這類法陣佈置繁瑣,絕非一時半會能輕易布成的。

莫不是預先佈置在這裏防備妖軍中軍主力從谷中突圍而出的?

不對,不可能,從它們這支小隊殿後狙擊到一路追到這裏,總共纔多少時間,還得包括雙方作戰,根本不夠佈置這麼樣一個能困住近千大妖的降妖陣!

按照常識,這等規模的降妖法陣就算是仙人出手,也至少得一天的工夫才能成,這些傀儡,這些傀儡……

馬妖統領突然又意識到一處不合理的地方。

這裏只有傀儡出現,可是從來沒聽說過傀儡可以佈設法陣的,更別提這種規模的降妖法陣了!

馬妖統領陷入糾結不解的當口,其餘奮力衝擊的衆馬妖同樣泥足深陷,奮力掙扎,只是妖力無法發揮,他們便跟普通妖獸沒什麼區別,唯一能仗持的不過就是巨身大力罷了。 烈焰突然自地面升騰而起。

宛若火山噴發,泥濘的沼澤一瞬間就化爲了溶岩煉獄。

若是普通火焰,自是奈何不得這些強力大妖。

可既然是在降妖陣中預存的陷阱,自然不可能是普通火焰,而是正宗的三昧真火!

馬妖統領被燒得通體欲裂,悲憤異常——什麼時候三昧真火這種東西變成大路貨了,可以搞得跟火山噴發一樣的效果。馬妖統領也是有見識的,自降了時輪天魔以後,馬妖這一族南征北戰,鬥過天神,拼過仙人,至於其他妖魔鬼怪之類的,更是打過不知多少,像三昧真火這種東西,是神仙最喜歡用的,至剛至陽,無物不熔,任何妖邪氣息都無法在三昧真火之下倖存。用這種三昧真火佈設在降妖陣中,馬妖統領也能理解。可讓它不能理解的是這規模也太大了些,相當年的跟仙人開片的時候,那善於玩火的仙人使起火來,也是三分三昧加七分凡火的用,方纔能一燒方圓十餘里。可眼前這降妖陣的規模,沒有十多裏,六七裏地也是有的,居然整體用的都是三昧真火。太奢侈,太浪費了,有這麼強的三昧真火,你燒我們這些小小的馬妖不覺得太大材小用嗎?拿去燒時輪摩尼金剛這種狠角色纔對頭嘛!

火一起,登時將這數百深紅馬妖燒得欲仙欲死,只幾分鐘的工夫,通通都由紅轉了黑,全靠着妖力精深苦苦支撐——妖力雖然受壓制不能外發,但護持自身還是沒有問題的,可真火不絕,又泥足深陷,能支撐多久?

馬妖統領幾乎已經可以看到自己這一隊精銳的悲催下場了。

可惜的是,事實總是與預想的有相當大的區別。

雖然仍奮力掙扎,但幾乎已經放棄希望的馬妖統領忽見前方火焰中閃出一排巨大黑影,當然,這個巨大隻是相對周遭山石草樹而言,單從塊頭上而言,這些黑影只有十幾米高,比深紅馬妖的個頭矮了接近一半。

馬妖統領以爲是那些戰場上見過的傀儡,但見那些黑影自火焰中走出來才發覺根本不是,而一些穿着黃色衣巾的巨人,個個散發着濃烈的妖氣,比它們身上的妖氣只強不低,不由得心中嘀咕,莫不是哪路友軍前來支援了?只是沒聽過哪路兵馬是這般的巨人形狀。

這個念頭只是剛一冒出來,就被無情的現實給直接擊得粉碎。

那隊黃巾巨人數量不多,大概幾十人,通體閃着法術光芒,濃濃火焰被法術驅離身周,絲毫不能傷害。他們排成一排迎着馬妖大隊走過來,三人一組,一人拿錘,一人持刀,還有一個捧着個亮晶晶的小板不曉得是什麼東西,每一組走過來圍住一個深紅馬妖。

眼見着這些黃巾巨人來勢不善,打頭被圍的深紅馬妖自是不甘坐以待斃,紛紛各盡其能進行攻擊,有掄起兵器打人的,有直接尥蹄子踩人的,還有勉強激發妖力近身使出法術攻擊的,亂糟糟不成樣子,反觀那些黃巾巨人行動卻極是統一,面對着深紅馬妖的垂死掙扎,使錘的黃巾巨人直接啪啪兩錘打在深紅馬妖的後腿上,只簡單兩擊,便把兩條後退給打斷,深紅馬妖痛苦嘶嚎着仰面摔倒,未及摔落地面,那持刀的黃巾力便上前一步摔刀將馬妖頭顱斬落,那一刀砍落的同時,似有法術使出,本來無論妖魔人神死了之後,都得需要會工夫才能精魂脫體,這也是戰場上敵對方斬草除根連肉體帶精魂一併滅殺的好時機,只是此時情形卻有些不一樣,一刀下去,腦袋掉了,精魂跟着就飄了出來,看樣子還沒完全成形,連點反抗意識都沒有,被三昧真火一燎,只顧扯着嗓子乾嚎,那捧着亮晶晶小板的黃巾巨人便在小板平面上輕輕一點,釋放出來的精魂當場便被吸了進去。

只一眨眼工夫,前面便倒了幾十個深紅馬妖,黃巾巨人跟着分組前進,就好像收割莊稼般將深紅馬妖一隻只打倒砍頭收取精魂,動作簡單快捷,簡直搞出了一種行動流水般的氣勢。

馬妖統領看得眥目欲裂。

作爲戰士,戰死殺場,那是歸宿,可像這樣被收莊稼般殺死收取精魂,那就是侮辱!

就算是精魂是貴重的法術物品,那也沒有必要急在這一時吧,你就不能等大傢伙都燒死了再下手收取?這般赤果果明目張膽的作法,完全就是對它們這些戰士的蔑視與侮辱!說明在敵人眼裏,它們根本就不是對手,而只是些待收取的法術材料!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