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想說什麼呀?”林珂不解的看着韓宇問道。

“厄……我是說,你跟蓮蓬,那是不會有結果的。看我這邊,看我,跟我在一起,纔是你最佳的選擇。哎呀~”韓宇慘叫一聲,捂着腦袋向韓夢馨那邊望去。就見韓夢馨收回砸東西的手,一副沒事人的樣子。

平白無故被砸了一下,這令韓宇有些不爽,當即舍了林珂,走到韓夢馨的身邊,不滿的問道:“夢馨,你剛纔幹嘛砸我?”

“哼,我不跟笨蛋說話,離我遠點。”韓夢馨輕哼一聲答道。

韓宇聞言愈發的不滿,乾脆坐在韓夢馨的身邊,低聲喝道:“把話說清楚,我怎麼就成笨蛋了?”

“哼!你不是笨蛋誰是笨蛋?你覺得林珂會是那種人嗎?還女女在一起不正常?難道你就一點沒往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嗎?”韓夢馨一臉怒氣不爭的瞪着韓宇問道。

“跟我有什麼關係?”韓宇不解的問道。

韓夢馨沉默了一會,一指林珂那邊,對韓宇說道:“回去。”

“……哦。等會,你話還沒說清楚呢。”

“我懶得跟你說。”

“嘿~你這丫頭,怎麼跟哥哥說話呢?”

“就算是哥哥,也是個笨蛋哥哥。離我遠點,不知道笨蛋是會被傳染的嗎?”韓夢馨一臉嫌棄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鬱悶的回答林珂的身邊,剛坐下沒一會,蓮蓬就端着食物回來了。將食物放在了韓宇的身邊,安靜的坐在了林珂的身邊。有點接受不了眼前詭異氣氛的韓宇乾脆花疑惑爲食量,埋頭大吃了起來。林珂見狀微微一笑,低聲對韓宇說道:“韓宇,有興趣和我一起去跳個舞嗎?”

“啊?跳舞?”韓宇聞言犯難了。別的都好說,但是惟獨跳舞,韓宇實在是七竅開了六竅,一竅不通。

見韓宇猶豫的樣子,林珂微微一笑,伸手拉住韓宇的右手說道:“不會沒關係,我教你。”

“你會嗎?”韓宇驚訝的問道。

“和柯雅學過一點。”林珂笑着答道。

霸婚,蓄謀已久 韓宇隨即起身,剛準備和林珂去跳個舞,湊個熱鬧,就見蓮蓬露出一個欲言又止的樣子。韓宇納悶的剛要詢問,就被林珂搶先說道:“蓮蓬,你等一會,我和韓宇跳完以後再跟你跳。”聽到林珂這話,蓮蓬微微點了點頭。

韓宇一臉納悶的被林珂拉進了舞場,在林珂的指導下,笨拙的跳起來精靈的舞蹈。原本精靈的舞蹈跳起來應該是輕盈動人,而韓宇跳起來,卻如同一頭笨狗熊,手腳都有些不知道往哪放。

看着舞場中笨拙的韓宇,韓夢馨輕笑着對寧平說道:“我們也去跳吧。”

“厄,可是我……”寧平聞言頓時犯難了,他跟韓宇一樣,對於精靈的舞蹈也是不熟悉的。

“你不願意和我一起跳,那可是太遺憾了,我只好去找願意陪我跳的人一起跳嘍。”韓夢馨壞笑着對寧平說道。

寧平一聽這話,只能無奈的陪着韓夢馨進了舞場。

二人進入舞場沒多久,音樂的旋律一變,原本分開來的男女此刻摟抱在一起跳起了慢舞。

“笨蛋,不許瞎想。這次便宜你了。”韓夢馨的臉色紅了紅,伸手搭在了寧平的肩頭。寧平見狀大喜,動作僵硬的摟住韓夢馨的小蠻腰,腦子裏已經快要一片空白了。

“喂,不許佔我妹妹便宜。”韓宇的聲音傳進寧平的耳朵裏。

重生之女醫天下 寧平睜眼一瞧,就見韓宇正在不遠處瞪自己。寧平衝韓宇做了個鬼臉,一扭身背對着韓宇,可把韓宇給氣得夠嗆。

“靠~敢無視我?燒你屁屁~”韓宇低聲嘟噥的一句,讓正在陪韓宇跳舞的林珂感到好氣又好笑,看了場邊的蓮蓬一眼,林珂帶着韓宇來到蓮蓬的旁邊,趁着轉身的工夫,將蓮蓬送到韓宇的懷裏,輕聲說道:“換人。”

“啊?”韓宇被林珂這一手給弄得一愣,剛要開口詢問,就見蓮蓬的右手搭在了自己的肩頭,左手摟住了自己的腰。低頭一看,蓮蓬的臉色猶如熟透的蘋果,看上去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看着舞場中跳舞的二人,喬嫣兒手裏拿着一杯果酒,走到林珂的身邊親手給你問道:“值得嗎?”

“我也不知道。”林珂淡淡的答道,眼中閃過一絲迷茫。

喬嫣兒見狀嘆了口氣,剛要安慰林珂幾句,就聽林珂開口問道:“今天這麼好的日子,你就沒有打算找一個?”

“嘿嘿……好呀,那我就不客氣了。”喬嫣兒聞言衝林珂壞笑了一聲,趁着蓮蓬和韓宇過來的工夫,伸手將蓮蓬拉開,自己填補了空位,隨後衝着林珂一仰頭,說道:“我找到了。”

林珂驚訝的看着喬嫣兒摟着韓宇離開,不得不安慰蓮蓬道:“別擔心,嫣兒是跟我們鬧着玩的。”

“是嗎?”蓮蓬擔心的看着喬嫣兒,對於林珂的話不置可否。就算是林珂自己,對於剛纔安慰蓮蓬的話也不是十分肯定。喬嫣兒的身材是她們這幾個女孩中最好的,平時因爲總是穿着厚厚的工作服,所以一直沒發現。但是今天,當喬嫣兒換上精靈的服飾之後,那個如同魔鬼一般火辣的身材便顯露出來了,讓同樣身爲人類女孩的林珂三女暗自慚愧。喬嫣兒此刻就如同一團烈火,誰知道韓宇會不會被融化。

舞場中,韓宇一臉納悶的看着喬嫣兒,低聲問道:“你又進來攙和什麼?”

“呀?你看出來了?”喬嫣兒驚訝的問道。

韓宇聞言翻了個白眼,低聲答道:“我又不是傻瓜,經過那幫傢伙明裏暗裏的暗示,我又怎麼會不明白蓮蓬那丫頭的心思。只是我已經有了林珂,這心裏已經容不下別的女孩了。”

“嘿~還真沒看出來,你還是癡情的傢伙。”喬嫣兒笑嘻嘻的說道。

“哼,那是,咱是好男人,既然已經有了女人,那就不能做讓自己的女人傷心的事情。”韓宇得意的答道。

“哦,那你就放心吧,我對你不敢興趣,只是想要拿我當我今晚的擋箭牌,省得被那些狂蜂浪蝶們糾纏。”喬嫣兒低聲對韓宇解釋道。

韓宇看了看周圍對自己投射過來的嫉妒目光,苦笑一聲後對喬嫣兒說道:“這個忙可是很大呀。”

“嘿嘿……沒辦法,誰叫你是我們的團長呢。哎~你打算怎麼拒絕蓮蓬那孩子。我可警告你,可不許傷害到她。”

“……真是麻煩。唉~看來太優秀了也是一種罪呀。”韓宇苦惱的說道。

“呸~真不要臉。你還能再不要臉點嗎?”喬嫣兒鄙視的看着韓宇問道。

……

一曲舞罷,喬嫣兒手挽着韓宇的胳膊回到林珂和蓮蓬的身邊坐下,對林珂和蓮蓬歉意的笑了笑,低聲解釋道:“別誤會,只是拿韓宇做個擋箭牌而已。”

聽到喬嫣兒的解釋,林珂和蓮蓬的臉上表情一鬆。韓宇看了看蓮蓬一副患得患失的樣子,心裏嘆了口氣,原本準備找個機會和蓮蓬說清楚的念頭被韓宇重新壓了下去,準備過段時間再說。

林珂不知道韓宇的想法,見韓宇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坐在一邊,連忙關心的問道:“怎麼了?”

“沒事。……林珂,你跟我來一下,我有點話要對你說。”韓宇說完這話,伸手拉起林珂向一邊走去。因爲像韓宇這樣的戀人有不少,所以旁人也沒有在意。看着韓宇和林珂離開的背影,蓮蓬想要追上去,可又不知道用什麼理由追上去,一時間患得患失的坐在那裏。喬嫣兒見狀輕聲安慰道:“放心,不會有事的。”

“可是……”蓮蓬擡頭看了看喬嫣兒,欲言又止。

喬嫣兒見狀看了看四周,見沒有人注意這邊,乾脆低聲問蓮蓬道:“蓮蓬,想得到韓宇嗎?”

“……想。”蓮蓬聞言一愣,隨即點頭答道。

“那好,你是想要得到韓宇的身體還是心?”喬嫣兒又問道。

“唔……不能都得到嗎?”蓮蓬遲疑了片刻,輕聲問道。

“你這孩子還真貪心呀。”喬嫣兒笑着說道。見蓮蓬害羞的低下了頭,喬嫣兒緩緩的說道:“我這裏有自己配的春藥,你要不要來點?先得到韓宇的身體,然後再得到他的心。不過如果你得到了韓宇,那林珂怎麼辦?”

“我不會跟林珂爭的,我只是想要和林珂一起分享。”蓮蓬聞言連忙解釋道。

“分享?嘖嘖~我哥的命還真好啊。”不知什麼時候,韓夢馨和寧平已經湊到了旁邊,而且不光是他倆,菲爾德和石八方也坐在不遠處,見喬嫣兒和蓮蓬看向他們,笑着對二女點了點頭。

“你,你們都知道了?”蓮蓬羞澀難當的問道。

“嘿嘿……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出來了。”韓夢馨笑着摟住蓮蓬的肩膀,輕聲問道:“蓮蓬,跟我說說,你到底看上我哥哪點了?”

蓮蓬聞言連耳根都紅了,低着頭不言不語。

話分兩頭,韓宇拉着林珂回到勇氣號,來到會議室坐下以後,韓宇看着林珂問道:“林珂,蓮蓬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吧?”

“嗯。你有什麼打算?”林珂聞言點了點頭,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納悶的看了林珂一眼,不解的問道:“林珂,但凡是妻子,好像沒有把自己的丈夫送給別人分享的吧?你怎麼會……”話沒說完,但意思已經表達清楚了。林珂微微一笑,反問道:“那你開不開心?”

韓宇抓了抓腦袋,斟酌着說道:“這個嘛……說實話,作爲一個男人,我是挺開心的。畢竟受歡迎總比被討厭要好。但是感情這種事情,我覺得還是專一一點比較好,畢竟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不想以後因爲自己的緣故,讓你感到傷心難過。”

“謝謝你這麼爲我着想。不過讓蓮蓬接近你其實我的決定,我擔心萬一有一天我不在了,你還能有人照顧……”

“等下,你剛纔說什麼?萬一你不在了?你要去哪?”韓宇打斷林珂的話,盯着林珂問道。

“如果可能,我只想待在你的身邊,只是世事難料,我總有一種感覺,我會在某一天離你而去……”

“沒有這種可能,誰要是想要從我身邊奪走你,除非我已經死了。”韓宇霸道的打斷了林珂的假設,上前摟住林珂大聲宣佈道。

林珂感動的摟住了韓宇的腰,口中說道:“好,有你保護我,我哪也不去。”

“當然,誰敢來搶你,我就燒他屁屁。”

“噗哧~”林珂忍不住輕笑出聲,伸手輕輕捶了韓宇的肩膀一下,輕嗔道:“作怪。”

“呵呵……那現在,蓮蓬那邊怎麼辦?”韓宇笑了笑,隨即苦着臉問道。

“要不,你就從了吧。”林珂小聲說道。

“從了?那某人不會躲在沒人的角落偷偷的哭吧?”韓宇斜了林珂一眼,一臉意動的說道。

林珂明知韓宇是在說話逗自己,可還是忍不住伸手去掐韓宇的軟肉。韓宇急忙伸手抓住林珂的雙手,抵着林珂的額頭說道:“這個麻煩可是你自己惹出來的,現在又想推給我。還不許我抱怨兩句呀?”

“哼,那麼一個大美人,別人想要還要不到呢。”林珂輕哼一聲說道。

“是啊,大美人,那我就聽你的,從了好了。反正兩眼一閉,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去,得了便宜還賣乖。說真的,你怎麼看喬嫣兒?哎呀~”林珂輕叫一聲,手捂着額頭。

韓宇收回彈林珂腦門的右手,沒好氣的說道:“蓮蓬那個丫頭還沒有擺平,你又打算給我惹來新的麻煩嗎?”

“我還不是爲了你,男人不是都喜歡三妻四妾的嗎?”林珂聞言低聲嘟噥道。

影帝追妻之路 韓宇聽了感到又好氣又好笑,搖頭對林珂說道:“林珂,並不是每個男人都喜歡女人一堆的。”

“真的?就沒有一點後宮想法?”林珂不相信的問道。

“沒有。”

“真的沒有?”

“真的沒有。”

“果然沒有?嗚……”

韓宇感覺林珂是在沒事找茬,乾脆用自己的嘴堵住了林珂的嘴。果然,這個世界清淨了。

……

好一通糾纏,林珂滿面通紅的垂首不敢和韓宇對視,而韓宇則是得意的一笑,張嘴剛要說話,就聽到勇氣號的外面傳來一聲巨響。韓宇立刻趕到艙門前打開艙門往外一看,就見一名精靈正神色匆匆的經過這裏,直奔精靈大長老的樹屋而去。

“看來出事了。”韓宇皺眉對林珂說道。

“嗯,看來是這樣。那個韓宇,你先放開我好嗎?”林珂有些害羞的對摟着自己的韓宇說道。

“怎麼?害羞了?”韓宇聞言笑着逗林珂道。林珂臉色羞紅的低下了頭,同時右手向着韓宇的腰間軟肉摸去。韓宇立刻見好就收,鬆開林珂的同時提醒林珂道:“快看,夢馨她們回來了。”林珂聞言向外望去,哪裏有韓夢馨等人的影子。再一看韓宇,已經跑出去老遠。

因爲之前的那一聲巨響,慶祝典禮臨時中止了。韓宇帶着林珂來到大長老的房間時,就見房間內的衆人一個個全是愁眉不展。韓宇走到寧平的身邊低聲問道;“出了什麼事?”

寧平聞言低聲答道:“剛纔有精靈回報說,在生命樹的附近,黑洞再次出現了,而且從黑洞中出來了一羣人。”

“敵人?”韓宇追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聽那個報信的精靈說,那些人與其說是敵人,倒不如說是遇難者比較貼切。一個個全都是拖家帶口,大包小包,就像是家鄉遇到了災禍,背井離鄉逃難的一樣。”寧平斟酌着語氣,對韓宇緩緩的說道。

“會不會不是之前我們遇到的那夥人?”韓宇又問道。

寧平搖頭答道:“不太像,那些人中的士兵,身上穿着的衣甲和之前那些入侵者的裝扮一樣。”

“……要不然我們去和那些人談談?”韓宇小聲的提議道。

“唔……談談也好,至少要先弄清楚對方的來意才能做出相應的對策。” 前任攻略:魔女的逆襲 寧平聞言點點頭,上前一步對大長老說出了自己和寧平商量的結果。

大長老和長老克麗絲一聽寧平的話,覺得寧平說得也對,自己在這裏胡猜,倒不如直接派人去問個明白。至於派誰去,韓宇自告奮勇。對於韓宇的實力,在場所有人都是毫不懷疑的,所以對於韓宇的主動請纓,大長老那是求之不得。

和韓宇一起前往的還有寧平和克麗絲,一行三人來到了黑洞的附近。到了現場一看,韓宇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密密麻麻到處都是人,看樣子人數不下十萬,而士兵打扮的人卻很少,只是在維持着秩序,並沒有表現出敵意。不過即便這樣,負責警戒的精靈也一樣如臨大敵,見長老克麗絲來了,立刻就如同有了主心骨一樣,來了精神。

克麗絲負責約束精靈,而韓宇則獨自一人走到了那些人的面前,揚聲問道:“你們這裏誰是主事的?”

韓宇的到來讓原本亂糟糟的人羣一瞬間安靜了下來。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有答話?

韓宇見狀再次說道:“不要誤會,我來這裏沒有惡意,只是想要問清楚你們的來意,以及你們來這裏的目的。”

又是一片沉默,不過這次人羣總算是給了一點反應,人羣中自覺的分出了一條道路,有一人緩緩的向韓宇走來。

看着站在眼前的年輕人,五祖中的老三感到內心一陣苦澀。眼前的這人,應該就是在之前力挽狂瀾,粉碎了自己這邊入侵計劃的人。按理說,他是自己這些人的仇人,但是現在,自己卻要請求仇人的幫助,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莫大的諷刺。

“你好,我是五祖中的老三,你可以稱呼我爲三爺。”五祖中的老三看着韓宇自我介紹道。

韓宇也不在意,點了點頭後問道:“三爺,你是這裏的主事人?”

“是的。我們來這裏是有原因的,請跟我來,這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說清的,我們需要好好談談。”老三對着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回頭跟寧平示意了一下,邁步跟着老三走進了人羣。隨着韓宇進入以後,人羣重新閉合。而寧平絲毫沒有緊張的樣子。從剛纔的觀察可以看出,這些人的實力並不強,就算是那個自稱三爺的老人,也不是一個很有實力的樣子,韓宇進去並沒有什麼危險。

來到人羣的中央位置,老三請韓宇坐下,緩緩的將在封印之地發生的變故向韓宇一一道來。韓宇聽得很認真,很仔細,遇到自己不明白的地方還會插嘴詢問幾嘴。直到完全弄清楚以後,韓宇緩緩的開口問道:“那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我不知道,如果我的力量足夠,我可能會繼續發動侵略,但是現在……”老三苦笑了一聲,說道:“我只想讓這些老弱婦孺可以活下去。”

“唔,自保有餘,進取不足。你還真是一個有野心的傢伙,都這種時候了還想着擴張。留你在這個星球上可能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韓宇自言自語的說道。

聽到韓宇的話,老三的臉色一變,緊張的看着韓宇,心裏有些後悔自己剛纔怎麼就對眼前這個傢伙實話實說了呢?就在老三後悔的時候,就聽韓宇繼續說道:“不用擔心,我不是殺人狂,也不是你剛纔說的那個叫血魔的怪物,你的族人只要不去主動傷害別人,我是不會管的。只是你也要考慮清楚,這裏是洛基山,外面的世界都是已經被人類佔據的地盤,你們要是想要有個棲息之地,恐怕就必須通過戰爭的手段。而以你們現在的力量,恐怕到頭來被滅掉的只會是你們。所以我希望你最好不要幹傻事。”

“多謝提醒,你就是不說我也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老三苦笑一聲答道。

韓宇聞言笑着伸手拍了拍老三的肩膀,說道:“說實話,你和你的族人就是一個大麻煩,不過看在你還老實的份上,我會盡力幫助你們。你在這裏稍微等一等,我去和這裏的精靈好好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給你們一些幫助。”

“……謝謝。”老三聞言緩緩的說道。

韓宇微微一笑,飛走了。

和寧平匯合以後,韓宇找到長老克麗絲將自己聽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克麗絲。對於這件事克麗絲雖然同情,但卻不敢擅作決定。於是韓宇便帶着克麗絲飛回了精靈部落,準備和大長老以及先知商量過後在決定如何對待黑洞那邊過來的人。當然在離開之前,韓宇又找到了老三,請老三安撫他的人,不要作出過激的舉動,老三滿口答應了下來。

回到精靈部落以後,克麗絲和大長老以及先知商量對策,而韓宇則被林珂等人拉到一旁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聽完韓宇的講述,韓夢馨有些難過的說道:“那個叫血魔的傢伙還真是個變態,既然以殺戮爲樂。”

“一樣米養百樣人,變態是不需要理由的。”韓宇輕聲安慰道。

“可是那種人也太變態了,已經超過了別人可以接受的底限。”韓夢馨聞言答道。

“所以我才說,變態不需要理由呀。就好像那個血魔,他是爲了殺人而殺人,這甚至已經成了他生活下去的理由。如果有機會,我會終止他這種錯誤的人生觀。”

聽到韓宇的話,韓夢馨問道:“他要是不聽呢?”

“那就只好消滅他。畢竟他沒了,許多人就獲救了。這筆買賣,幹得過。”韓宇淡淡的答道。

※※※

本城廢墟

原先的本城廣場,現在的一片廢墟,血魔獨自一人在那裏翻找着,不知道他在找着什麼。骷髏大軍已經全滅,但是血魔卻沒有重新召喚,只是一心一意的翻找着,翻找着…… 黑洞來的客人讓精靈感到頭疼不已。按理說,既然對方沒有表示出敵意,那精靈就不應該在繼續將其當做敵人看待。但是這次來的客人也太多了,足足超過十萬的人口讓不足萬人的精靈感到前所未有的緊張。而且更加要命的是,人是要吃飯的,十萬人口就是十萬張嘴,這幫人是逃難出來的,自然不可能攜帶太多的口糧,但如果精靈接濟,那是十萬張嘴啊,到最後吃也能把精靈吃窮。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大長老不知道應不應該幫助這些麻煩的“客人”。

十萬人的吃喝,十萬人的住處,這些基本的條件得不到滿足,那必定會出現大亂子。而一旦出現亂子,精靈部落首當其衝的將要受到波及。原因無他,懷璧其罪也。

大長老的家裏沒有人說話,就連平時最喜歡跟大長老唱反調的先知桑德這回也閉上了嘴,靜靜的看着大長老,等待大長老的最後決定。

“克麗絲,能不能請那些人中的代表過來,我們需要好好的談談。”大長老緩緩的對克麗絲問道。

克麗絲聞言點點頭,不確定的答道:“我去問問看吧,希望他們不要讓我們爲難。”

“他們已經讓我們很爲難了。”桑德忍不住接口說了一句。大長老瞪了桑德一眼,不滿的說道:“閉嘴!我警告你桑德,一會那些人中的代表要是來了,你不許說話,要是因爲你不當的言辭給精靈族帶來災禍,我就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桑德聞言縮了縮脖子,沒有在言語。

很快,克麗絲的話便傳到了黑洞居民的臨時聚集地內。對於精靈的要求,黑洞居民的反應不一。有人認爲應該去一趟,畢竟人家是東道主,不去打聲招呼不合適。也有的認爲不能去,畢竟之前他們還和人家打生打死,誰知道人家這回是不是憋着害自己這些人。兩邊說得都有一定道理,老三在考慮了片刻之後,決定親自去一趟。眼下什麼雄心壯志都沒有趕緊讓族人安頓下來重要。就算是爲了以後打算,自己也要去會一會這裏的地頭蛇。

拒絕了手下將領要求帶兵護送的要求,老三帶着兩個親兵跟着精靈方面派來的嚮導來到了精靈部落。

雙方的見面很平和,沒有劍拔弩張的氣氛。這讓原本以爲自己會受到刁難的老三感到有些意外,心裏也不由的鬆了口氣。

看着對面的老三,大長老輕嘆了一口氣,對老三說道:“請坐吧,我們打交道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不過這種面對面的見面,倒還是第一次。請不要緊張,說明你們以後的打算吧。”

老三聞言在心裏斟酌了一下語氣,緩緩的說道:“首先請允許我做一下自我介紹,我曾經是一名被人類封印的神,不過隨時歲月的流失,我的神力已經所剩不多。而那些跟着我來到這裏的人是曾經追隨我們的神僕的後代,嚴格來說,他們是人類。他們的總數包括士兵在內,一共有將近十二萬,我知道將他們交給你們照顧是很不現實的事情。所以我不會對你們提這種要求,我只希望你們可以爲我們指出那裏適宜人類生存,我們有人有工具,可以自己建設自己的家園……”

靜靜的聽着老三的講述,大長老一直沒有表態。人口,還是這個人口的問題。雖然老三保證他們的人不會對精靈部落發動進攻。但是,雙方人口的巨大差異還是令大長老猶豫不定。誰知道對方說的是真是假?現在他們是元氣大傷,有求於精靈,這才放低姿態。可誰能保證當這十萬人恢復元氣以後,會不會將戰火再次帶給精靈族。到那是,精靈族可不敢保證自己有能力擋住這十萬人類的進攻。

見大長老遲遲不給自己答覆,老三不由也有些着急了,不得不再次降低自己的要求,開口說道:“如果你們擔心我們會出爾反爾,那我們可以遠離這裏,前往海外孤島定居,只希望你們可以爲我們提供一點援助。”

“你想要什麼緣故?”克麗絲開口問道。

老三立刻答道:“糧食,我們隨身所帶的口糧並不多,所以如果你們可以爲我們提供一些糧食,我們感激不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