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陳浩身邊的公雞頓時仰起腦袋,開口道:“浩哥,貓姐說,發現了蝙蝠巢穴。”

陳浩眉頭一挑,笑道:“那好啊,去滅了那個巢穴。”

說着陳浩就走。

但是走了幾步,陳浩腳步一頓,轉身看向那目瞪口呆的黑人道:“你在幹什麼?”

“雞,雞開口說話了,買噶的,做夢,我這一定是做夢,雞……”黑人顫抖着聲音,自我催眠一樣否認。

公雞眯眼看向黑人:“我能說話怎麼了?小黑仔,麻溜的趕緊走,否則弄死你。”

黑人:“……”

之後怎麼走的,黑人自己都有些稀裏糊塗,陳浩那神一般的速度已經夠嚇人了,現在那隻要抓的雞居然還能說話,還威脅他。

一百萬美元?去你麻痹的一百萬,這樣的人,這樣的雞,給再多的錢也惹不起啊。

等黑人再次回神的時候,就發現他到了一處地方。

這是一片很古怪的樹林,生長在一片水窪中。

那些樹都長得不高,卻枝幹很粗,枝杈很密,樹沒有葉子,枝幹是黑色的。

黑貓對着古怪樹林叫了一聲,然後看向陳浩。

陳浩意念擴散,就感知到了這樹林中,那密密麻麻潛伏的無數小生靈。

那都是蝙蝠,潛伏在樹林濃密枝杈下,正在休息的蝙蝠。

低矮怪樹連成一片,足有幾公里那麼大。

幾公里內密密麻麻的蝙蝠,這數量簡直嚇人。

如果鬼巫能夠駕馭這麼多蝙蝠,那真厲害了,百萬只蝙蝠攻擊,咬中就中毒,他一個人就能打下一座城市了。

不過成也蝙蝠,敗也蝙蝠,蝙蝠完了,鬼巫也就完了。

見微知著,陳浩只是看到密密麻麻的蝙蝠,就看透了這非洲巫師的詭異之處。

看起來,這和華夏的極端邪法沒什麼區別,看起來威力很強很可怕,實際上就是歪門邪道,只要找對路子,直接就能破解。

邊走邊看,陳浩走到一顆怪樹前,在樹枝上摸了摸,先是一怔,旋即眼睛就亮了。 第一百五十九節、越級挑戰

新的一天開始於我有意識的那一刻。

渾身充滿了力量。

似乎是在感受這從未有過的感覺!

也似乎是在享受這從未有過的感覺!

似乎那一刻,我忘了所有,忘了怎麼走路,忘了怎麼吃飯,忘了怎麼學習,忘了所有的過去,準確的說,不是忘了,是轉移了!

以前是記在腦子裡,現在似乎是融入了血液里!

不用刻意去想,自然而然就在那裡。

感覺全身很空實!

空,是什麼都沒有!

實是似乎充滿了一切!

就像一座空的透明的玻璃房子!

裡面什麼都沒有!

但是裡面充滿陽光!

充滿溫度!

此時此刻,可以向裡面裝填任何東西,並且很容易裝進去!

閉眼享受一下,等待著一個發令,也就在那一瞬間!

嘟~

「起床!」

起床哨音按時響起。

瞬間睜開眼睛,迅速著裝!

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充滿能量的感覺!

渾身是膽!

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戰鬥力滿滿!

全力衝刺!

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輕鬆!

體態輕盈!

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渴求吸收一切!

力量,技能,知識,經驗,能力!

也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自信!

相信一切都能學會!

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活的像野獸!

更像一個獵人!

今天到靶場上仍然是射擊瞄靶訓練,不同的是,今天是所有的新兵都集合在這裡,幾百號人!

壯闊的場景!

都在這裡走流程!

相當於綵排。

新兵嘛,都是這樣過來的。

安全要提前考慮的,防止有的人到時候,不知道往哪裡走。

實彈射擊的時候,如果大家什麼都不知道,隨便亂走,那豈不是很危險,所以要提前安排好,危險區,安全區,以及實彈射擊時候注意事項。

想到,和做到,其實是兩碼事。

我就在模擬射擊的時候,子彈上膛,上了兩遍。

雖然,我知道,只能上一遍,第二遍肯定卡殼。

嫁你,非我所願 但是,模擬的時候,真的沒有走心。。。

拉了一下,感覺不到位,又拉了一下。

自己知道錯了,老兵也在邊上指導,說你怎麼拉兩下。

我呵呵一笑。

心想,又沒有實彈,那麼認真幹嘛。

到安全區,班長在那裡講評。

「這個實彈射擊流程就是這樣的,其中你們也都知道了,別到時候,在出現問題,星河你怎麼子彈上膛拉了兩下。」

我也是驚訝了,隔著那麼遠,我在實彈射擊地點,班長在實彈射擊準備區,怎麼知道我上膛拉了兩下?

「記住,上膛拉一下就行了,拉第二下就會卡殼,到時候在射擊的時候,有什麼問題,一定要及時報告,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一定要報告,讓老兵去處理。」

一個小小的插曲,卻也是讓我知道,這個世界,真的不是隔離的!

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為人所知的!

一個上午都在走這個流程,因為人很多,注意的事項也很多。

今天也沒有訓練,就在靶場上,干坐著,看著。

看著班長們談笑風生,我們也在聊天侃地。

聊的都是關於槍械的。

怎麼上場,怎麼走流程,射擊要怎麼打。

今天也算是走運,看到了一個大能。

那個傢伙,射擊發發命中!

是全部命中!

他穿的衣服,和我們不一樣。

真實年紀不詳,但是肯定比我們老,是老,不是大。

他是校槍的,槍支打的準不準,有沒有報廢,壽命有多少,我們不知道,但是他,似乎對每一支槍都了解。

槍支到了他手裡,怎麼射擊,怎麼調試,得心應手。

調試過的槍,全部十環,相當的權威,說什麼就是什麼,說哪一把槍有問題,哪一把就有問題。

驚訝的同時,也在思考著,我要到這種程度,要練多久?

以前看射擊都只是在影視資料里看見,今天實實在在的看見了。

感覺還是非常崇拜的。

「射擊的時候,誰要是打出五十環,三等功一個!大家要努力啊。」排長給我們說著。

這個榮譽,其實每個軍人,人生只有一次機會,因為那是第一次打靶!

但是我卻沒有珍惜!

因為第一那個時候的我,對於三等功是什麼,沒有概念,沒有意識。

第二,射擊這麼簡單事情,用得著那麼複雜嗎?

瞄槍,持槍,射擊姿勢,射擊要領,我冷靜的像狙擊手,小菜一碟。

事實是,想的和做到確實是兩碼事。

感覺簡單,上手也很簡單,可是結果,卻不會像想的那樣,那是后話了。

看著別的單位在講解槍械原理,我們在槍支保養。

其中還穿插著槍支分解結合。

「分解結合,練的怎麼樣了,要不要比拼一下!」排長在前面搞事情。

幾個副班長在前面。

一本正緊的準備著,後面可是有我們這些新兵在呢。

誰也不想在新兵面前掉面子。這是我當了老兵之後的感覺,此刻也是適用於現在的狀態的。

看著幾個老兵在比武,動作還是那個動作,手法還是那個手法,只是看誰更快,看誰的動作更簡練。

看著他們在比武,我們也是安靜下來,靜靜的看著,學習著。

我的刺婚時代 都很厲害,速度都很快,分解集合,都在優秀的時間裡完成。

看的我也想上去比拼一下。

果然啊心想事成。

機會來了,可是,來的太過超乎想象。

「有誰想來和一班長PK一下的。」排長說著。

高興的臉上掛著笑容,真讓我們產生了錯覺,這是在鼓勵我們上進啊。

然而並沒有人,出來挑戰班長。

一班長,連隊最厲害的班長,也是資格最老的班長。沒有人想著站出來挑戰班長。

我的內心也是蠢蠢欲動,想上去。

可能是想摸槍,可能也想知道自己和老兵之間的差距,我就鬼使神差的在排長說下一句話的時候,打了報告。

「有沒有想來和一班長PK一下的。」

「報告!」

「星河,來來來,讓我看看你們練的怎麼樣。」

我就走到前面的油布前,一塊油布,兩支槍。

最強軟飯人生 我一隻。

一班長一隻。

「比賽規則,都知道吧。」

因為我是新兵,所以排長還是強調了一下比賽規則。

「嗯。」

「那準備開始!」

一班長也是一臉的笑。

「好久不玩的東西,今天要和新兵比武,你這是搞事情啊。」

一班長是個大能,各種技能深受大家的敬佩,在部隊當了十幾年的兵,都知道他很厲害。

慢慢慢慢愛上你 我也是慕名挑戰一下。

明知道自己干不過他,可是我還是上台了。

愣頭青!

那是對那個時候的我的一個比較切入的形容。

絕對是愣頭青!

深吸一口氣。

「預備,開始!」

心中無其他,只有動作!

眼中無其他,只有槍支!

腦中無其他,只有步驟!

這個時候的我,還只是大腦控制動作的時候,而且還不是精準控制的時候。

摸到槍,右手瞬間推下下彈夾!

扣下槍栓!

拿下槍托!

取出復進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