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家拜年了!!!」

「拜年了!!」

「2月4號不見不散!!」

……

最後,預告片喊出《人在囧途》的上映日期后也算是結束了。

厲害炸了。

余林生望著這支預告片只能這麼說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林塵竟然直接弄這麼一支群體拜年。

當然,緊接著余林生更沒有想到的是《人在囧途》的第二支預告片也是緊急上線了。

《粉紅色的回憶》。

有一種愛叫念念不忘 這算是一支眾星賀歲鬧新春了。

之前因為鋪墊,所以這首歌由林曉唱起來的時候林塵就是宣傳了一波。

他需要讓這首歌深入人心。

畢竟還有部電影可以拍攝呢。

現在的宣傳是提前上馬了。

在網上對於林塵這層出不窮的宣傳議論的時候,林塵也是已經坐上了回去的火車。

晚上3點40,林塵到達了鄲市。

當然,林塵並沒有讓林曉來接自己。

大晚上的,太不安全了。

所以林塵直接讓林有財來接自己。

放假的時候林塵讓林有財先回家了。

路上,林有財也是嘆息道:「你爺爺這一個冬天恐怕有點困難了,你要有心理準備。」

「我懂。」

林塵輕輕點頭。

不管怎麼說,林塵的爺爺歲數已經大了,有時候離去也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但是話是這麼說。

可是生離死別了,又有幾個人能夠頂得住。

不過讓林塵意外的是到家后老爺子卻是正在磕著瓜子。

「這是什麼情況??」

林塵有點懵:「不是說不行了嗎??」

然後聽著家裡的聊天,林塵算是明白了過來。

目前爺爺這病啊確實是怪異,醫生也說了不可以常理度之。

「塵塵回來了。」

林學文呵呵一笑抬頭說道:「在哪裡站著幹什麼?趕緊過來坐啊。」

「好。」

林塵坐下后問道:「爺爺,您有沒有覺得哪不舒服??」

「沒有啊,我挺好的。」

林學文說完這句話后突然傻眼了,然後繼續的回復了痴獃狀態。

一旁的林曉說道:「咱爺爺就是這樣,時好時不好。」

林塵也是不說什麼了。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人在囧途》繼續唰新著營銷的新紀錄。

截止到目前為止,電影這一塊的宣傳《人在囧途》算是徹底的追了上來了。

眨眼,2月4號到了。

因為是過年,所以各個電影院這個時候都是人眾多。

小情侶。一家三四口、閨蜜、哥們兒等都是齊聚電影院。

「給我來兩張《人在囧途》的票。」

「給我四張《少年王五》」

「給我兩張《魔術奇緣》」

「給我一張《消失者》的票。」

……

五部電影基本上看什麼的也都有。

石市,太洋影城。

今天這裡人是爆棚。

但是太洋影城主打的影片是《人在囧途》。

今天上映的6部電影中,在太洋影城這裡的排片對於《人在囧途》略多一些。

這太洋是本地的一家影院,而且用老闆的話來說就是必須支持咱們北河省的導演。

林塵是我們的驕傲。

白雨涵帶著王冰一塊來看電影。

這一段王冰確實是過的生不如死。

而且按照老人的意見坐月子不能洗頭、不能洗澡,因為這樣容易生病。

所以坐月子的一個月王冰都不敢聞自己了。

簡直就是臭不可聞。

恰恰如此,出了月子之後王冰就是解放了,但是也不敢出門,最近石市下了一場雪還是略冷的。

不容易啊。

終於他媽的下了一場雪。

空氣質量稍好,而且下雪不冷,因此白雨涵就帶著王冰一起來看場電影。

兩人是買的9點場的,但是進來影院發現人也差不多快滿了。

「希望這部電影可以不錯吧。」

王冰這個時候有點無奈的說道:「其實我是想看《魔術奇緣》的,聽說這是一部愛情片。」

「放心吧,林塵明確說了,這一次的電影是喜劇電影。」

白雨涵笑著說道:「況且我身為星火影視的員工,當然要支持這部電影了。」

「你還信林塵的話??」

王冰一聽這個就來氣:「當時《天下無賊》林塵咋說的?不虐,治癒系,結果呢? 許你一世安穩,伴我流年 我看的差一點得抑鬱症,我咋哭的你忘記了?」

白雨涵也是忙說道:「放心,這次肯定沒事了,聽我的,穩。」

「穩你妹啊。」

王冰無語道:「你聽聽其它人怎麼說的?」

「好巧,你也來這電影啊。」

「是啊,我奔著林導來的。」

「你覺得這部電影會虐不??」

「我認為不會虐吧,這是賀歲檔,春節檔啊。」

「別鬧了,林塵的電影也罷,電視劇也好,你覺得有哪一次不虐的?」

「咦,你還別說,想想還真是這個理啊。」

「虐你們還來看,似不似傻??」

「哈哈,我倒是覺得林塵的電影和電視劇可以接受。」

「作為過來人說一下,我們已經是被林導給虐出感情來了。」

「沒錯,確實是虐出來感情了。」

……

影院里的眾人討論的還挺歡樂。

大家有的是認識,有的是一聊是林粉,都是被虐過,有的則是保持安靜,而且還略帶不爽。

媽的。

好好看電影不行嗎?

聊你麻痹啊。

總之電影院里已經坐滿了。

同一時間,在另一個城市。

余林生正帶著自己的相親對象來看《人在囧途》。

這妹紙叫美玲,目前是簽約的網路女主播,每天就是直播唱唱歌,賣賣萌。

由於長的嫩,所以美玲對外經常說自己23歲,是個小姐姐。

但是其實美玲已經29歲了。

她不想結婚,也不想談戀愛。

一個人過的多爽啊。

想吃吃。

想喝喝。

想睡睡。

想玩玩。

多好。

談什麼戀愛。

結什麼婚啊。

可是家裡邊逼的急。

催逼甚急。

沒辦法,美玲就想找一個相親男,然後大家各過各的,就是給家裡邊一個交代,過完年美玲就返回帝都了,屆時候大家就互相誰也別打擾誰了。

但是很無奈的是相親的基本上一看見美玲就表現的非常熱心。

好在昨天相親的時候遇到了余林生。

兩人是屬於誰也不想結婚和談戀愛的,正好臨時搭個伙。

而且美玲也算是明白了余林生為什麼單身了。

這哥們完全就是憑藉著自己的努力單的身啊。

任何時候美玲和他辯論余林生從來不會讓著她。

用余林生的話來講就是男女平等,辯論從來不存在誰讓誰。

就拿這一次的春節檔的電影《人在囧途》來說,美玲因為《天下無賊》和《尋秦記》對於林塵是半毛錢好感都沒有。

她又不追星。

在看來林塵就是神經病,虐的美玲都想哭了。

因此這次《人在囧途》肯定上座率並不怎麼樣。

但是余林生卻是呵呵一笑:「天真,你太小看林塵的號召力和市場的認可度了,我告訴你上座率肯定會超過8成的。」

對這翻話美玲是一百個不相信。

目前的賀歲檔其它電影也都是強者如雲的,你《人在囧途》上座率超8成?

這怎麼可能呢?

但是,當兩人進場后美玲也是被震住了。

幾乎滿座。

「怎麼樣?我說了你太不了解林塵了。」

余林生淡淡的望著美玲說道:「論對林塵的了解沒有人會超過我。」

「你這麼了解林塵,你和林塵談對象去吧。」

美玲望著余林生說道。

余林生:「……」

好在這個時候,電影也要開始了。

余林生懶得再理會美玲了。

呵。

女人真的是麻煩。

我不談戀愛是對的。

微微搖頭,余林生拿出了手裡的筆和本開始專心的觀看這一部電影了。

他很期待林塵是否再給他一個驚喜。 依舊是熟悉的『星火影視』的圖標。

熒幕上那一隻可愛的小猩猩也是讓白雨涵笑了起來:「林塵學長的創意真的是十足啊。」

王冰並沒有坑聲。

電影院里其它人也都是相當的安靜。

得,白雨涵也是沉默了起來。

噓。

觀影莫出聲。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