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沒事!開個玩笑!是我失禮了!」聞凱源笑著擺擺手。

隨後聞凱源又走了回去對陸惜瑤三女鞠躬道歉:「我聞凱源在這裡真誠的向三位小姐姐道歉,請求原諒。」

不過,三女並沒有理他,反而看向葛三天,眼神在詢問他這些到底是什麼人。

說實話,聞凱源這波操作葛三天也看不懂,不過他知道聞凱源沒有惡意。

「他叫聞凱源,是一個半月族,我剛在監獄里認識的,多虧了他我才逃了出來。」

葛三天對三女解釋說明,隨後向聞凱源介紹陸惜瑤三女。

「阿源兄弟,我給介紹一下我的同伴,陸惜瑤,曾梓琳,韓清暉。」

「很高興認識你們!」聞凱源抬頭露出一個尷尬卻不失禮貌的笑容。

三女只是淡淡的點點頭。

男孩在一邊小聲問青年:「源哥這是怎麼了?」

青年回答:「沒事,正常操作,花痴病又犯了。」

「哦!」男孩應了一聲,不是很懂什麼叫花痴病。

「三天兄弟,時候不早了,我們趕緊出城吧!」聞凱源還沒忘記自己正在逃獄中,於是提醒葛三天。

「好!我們走。」葛三天點點,招呼陸惜瑤三女一起離開。 兩小時后,葛三天四人跟隨聞凱源來到他們的村莊,一個僅生活著幾十個半月族的村莊。

聞凱源特意騰出一間木屋給葛三天四人休息,由於時間太晚,兩邊都沒多做交流便各自回屋睡覺。

第二天(進入半月神州的第三天)早上,天空微微發亮。

葛三天獨自一人走到水池邊上洗了把臉,他睜大眼睛好奇的望著平地上一群年輕的半月族打軍體拳,帶隊的半月族正是聞凱源。

精神清醒許多后,葛三天走向聞凱源,而聞凱源見葛三天走來則停下手裡的動作。

「這軍體拳你們從哪學來的?」葛三天好奇問聞凱源。

「當然是人教的。」聞凱源笑了笑回答。

「這裡除了我和我的同伴還有其他人類?」葛三天疑惑。

「有,還有一位,走,我帶你去見見他。」聞凱源笑了笑道。

聞凱源帶領葛三天走上一座小石山之頂,只見,山頂平地之中立著一塊墓碑,微風吹撫,發出悲鳴的呼叫聲。

「他叫張肆,是一個人類,一個很好的人類……」

看著墓碑,聞凱源訴說著漸漸陷入回憶之中。

二一零零年九月,五座百米高塔拔地而起,數量過十萬的半月族從塔內破門而出,那是他們在世界誕生的第一天。這十萬半月族意識模糊,或者說他們的意識還在孵化中,一切的行為皆是慾望催使。他們飢腸轆轆,殘忍凶暴。同時總有一道聲音在他們腦海中迴響,讓他們去摧毀,讓他們去殺戮。

不過,並非所有的半月族從誕生的那一刻起便擁有強大的力量,那些年幼,或者年老的半月族在誕生的時候就非常虛弱。聞凱源便屬於年幼一類。

弱小的聞凱源從誕生那天起便開始遭受同族的欺凌,嘲笑。為什麼呢!因為他弱小,甚至比人類弱小,而其他半月族都比他強大。每次戰爭動員他總是跟不上大部隊,跟不上大部隊的他總是不用參戰便活了下來,對於其他半月族來說,他在族群中便屬於異類般的存在,一個膽小如鼠,貪生怕死的角色。正因如此,聞凱源招來更多仇視的目光,招來更多的凌辱。

沒有食物,沒有力量,沒有功勞,即便自己找到食物也會被同族搶走,日復一日的折磨后,聞凱源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比之剛從高塔出來之時更虛弱。有一天,他終於連走路的力氣都不夠,就那樣直直躺在上海城內一條昏暗的街道上。

本以為他會就這樣靜靜的死去,然而他沒死,他被一個人類救了,那個人類便是滅妖團撤退後留在上海城的張肆。

張肆起初以為聞凱源是人類,於是救下聞凱源。喂水,餵食物給聞凱源,並將聞凱源帶回他的秘密住所。

在張肆照顧下,一段時間過後,聞凱源身體漸漸恢復活力,已經可以走動和說話,這本來應該是一件讓人欣喜的事情,然而張肆卻高興不起來,因為,他知道了聞凱源是半月族,而不是人類。

救了一個半月族令張肆非常難過,因為半月族是他的敵人,同時也是殺死他戰友的仇人。

接下來一段時間裡,張肆已經不知道如何面對聞凱源,所以他讓聞凱源走,不過,聞凱源並沒有走,而是一直徘徊在張肆周圍,無論張肆去哪裡聞凱源都跟著。

戰爭結束后,基本全部的半月族都像江北混亂兩個月後出現的李誠英一般完成進化,可以開口說話,擁有自主意識,包括聞凱源。

所以,當聞凱源主動說出要跟隨張肆的時候,張肆根本沒法拒絕,因為聞凱源太像人類了。

接納聞凱源后,張肆開始教聞凱源格鬥,還有如何使用工具,槍械和機器等等!同時,傳授聞凱源現代知識。在張肆的教導下,聞凱源越來越像一個人類,也越來越強壯。

天有不測風雲。

聞凱源在一次外出之時碰到一個以前欺負過他的半月族,這名半月族見到聞凱源后便想著再度欺負他,結果反被變強的聞凱源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然而,因為這事,聞凱源被盯上了,那名被教訓的半月族喊了幾名同伴一起圍堵聞凱源,雙拳難敵四手,何況聞凱源相比其他半月族還是太年幼,最後,聞凱源被這幾名強壯的半月族拿下,並且,打鬥期間聞凱源的格鬥術暴露了,他被逼問格鬥術的來源。

聞凱源經不住折磨的痛苦,吐了實情,張肆的存在被暴露出來。

這幾名半月族一聽有人類,第一時間想到功勞,如果他們抓到這個人類,說不定魅一高興,獎勵他們妖心,讓他們成為高高在上的修鍊者。

貪慾心理作用下,幾名半月族沒有選擇上報情況,而是押著聞凱源一起來到張肆的住處。

張肆是一個謹慎之人,住處四周都布置有警戒線,那幾名半月族剛踏入他的地盤,觸碰到警戒線時他已經察覺,原本他是可以逃之夭夭,當,他看到遍體鱗傷的聞凱源時,他選擇拼一次。

就這樣,張肆利用對地形的熟悉,利用陷阱,利用武器和幾名半月族鬥了起來,雖然,半月族肉體力量強大,但在槍械面前還是有些不夠看。

最後,張肆勝利了,他成功救回聞凱源。

不過,卻有一名見勢不妙的半月族提前逃跑了。

逃跑掉的半月族將事情上報,張肆的存在徹底暴露。

接下來便是無休止的逃亡時間,張肆帶著聞凱源逃出上海城,逃進荒山野嶺,穿過大森林,一直逃,最後逃到破山城附近(那時破山城還未建立)。

張肆擺脫了追殺,卻擺脫不了傷病。在逃亡生涯中,張肆的身體受到太多傷害,沒能及時得到治療,為此留下病根。

幾個月後,張肆被病魔帶走,留下聞凱源和一路收容的孤兒。

張肆臨終前對聞凱源說過一句話,他希望以後人類和半月族可以和平共處。

聞凱源將張肆的話銘記在心,他發誓一定要完成張肆的遺願。因此,他開始發展自己的勢力,他想通過壯大自我,推翻魅的統治,與人類進行和平談判。 「他是一個偉大的人。」

聽完聞凱源的講述,葛三天感慨道。

「對於我來說,他只是一名普通的長輩般的存在。」聞凱源笑了笑回答。

「接下來你打算如何行動?」葛三天問道。

「攻下破山城!」聞凱源昂首遙望破山城方向。

「好! 將軍夫人在線直播忙 有志氣,有膽量,我葛三天最佩服兄弟你這樣的,我來助兄弟一臂之力。」葛三天被聞凱源的氣度征服,不由自主說出來。

「好,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聞凱源高興地伸出手臂與葛三天手臂交叉相擁。

從這一刻起,葛三天和聞凱源成為同一戰線的同伴。

小木屋內,葛三天正襟危坐面對陸惜瑤,曾梓琳,韓清暉的三女。

「部長,這麼早喊我們起床有什麼大事呀!」韓清暉打著哈欠一臉沒睡醒的表情。

「的確有一件大事要跟大家說。」葛三天忐忑道。

他未與三女商量便與聞凱源結盟,感覺有些對不起她們,這裡可是半月神州,妖族的地盤,生命隨時可能受到威脅。

「說吧!什麼事!」陸惜瑤心裡大概有些頭緒,她和葛三天相識的時間最長,也最了解他。

「嗯!……我想推遲回崑山的時間。」

葛三天說完,三女表情非常平靜,似乎理所當然的事。

「哎!」曾梓琳嘆了口氣,「小玉和芳芳姐至今下落不明,我們就算想回去也不能回。」

「是啊!部長!要回肯定要大家一起回!我們不能丟下小玉他們。」韓清暉贊同道。

「看來你們已經有心理準備,不過,我要說的不只是這件事。」葛三天深吸一口氣,「我答應了聞凱源,助他攻下破山城。」

「什麼?你們要攻打破山城?」曾梓琳震驚道。

「沒錯!這是我個人的決定,戰爭總是避免不了流血和犧牲,你們就不要參與進來。」葛三天肯定說道。

陸惜瑤對著葛三天搖搖頭,很不贊同他的決定。

「你都這樣說了,我們還能丟下你?哎,你這衝動的毛病得改一改了,本來我們在這裡就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柚子睜開眼睛看了看陸惜瑤,陸惜瑤趕緊解釋)嗯! 重生八零:潑辣小媳婦 說的不是你。(接著數落葛三天)現在還想公開挑釁半月族,以後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惜瑤後面說的也是我不敢想的,像我們這樣的普通人類,想必妖族動動手指就能殺死,反正,協助攻打破山城這事我持反對意見,我進入上海城的目的是為了尋找雷正哥,而不是狂妄自大認為自己有實力與妖族匹敵。」曾梓琳順著陸惜瑤也表示反對葛三天。

這是隊伍里第一次出現不一樣的聲音。

葛三天理解曾梓琳和陸惜瑤的想法,不過,已經決定的事他不會反悔,同時,他認為幫助聞凱源的利大於弊。

半月神州的總面積和一個省份差不多大,這裡交通落後,連一條正經的馬路都沒有,更別說衛星通話,在這種原始社會,單靠幾個人不知猴年馬月才能找到雷正哥。但是,如果有聞凱源幫忙就不一樣。 狼穴之異世界之旅 聞凱源是半月族,如果他成為破山城城主,他可以調動大量人力物力幫助自己。

葛三天看向韓清暉,想得到一些安慰,於是問:「清暉,你呢!你的想法是什麼?」

「我,我,大家去哪我就跟著去哪!」韓清暉不知所措回答,因為學姐們都不贊同,她不想葛三天傷心,但也不能贊同葛三天。

葛三天從屋子出來后深深吸了一口氣。曾梓琳態度堅決反對協助聞凱源,讓葛三天有些無處適從,因為放在以前,這種情況不會發生。以前,網路實踐部一直由葛三天帶領,其他部員則只需提出建議,決定權依舊在他手裡。

「怎麼樣?她們同意嗎?」聞凱源走了過來。

葛三天搖搖頭。

「沒關係,她們早晚會理解你的。」聞凱源安慰道。

「希望吧!」葛三天苦笑。

「走!我給你講講我們此次要對付的敵人。」聞凱源拍拍葛三天肩膀。

「好!」 「鐵子,耗子,阿強,小飛,都是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木屋內聞凱源向葛三天介紹自己的兄弟。

「葛三天,昨天感謝各位兄弟。」葛三天道。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鐵子,把地形圖拿出來。」聞凱源阻止葛三天客套,同時讓鐵子把破山城的地圖取出。

「是,源哥。」

鐵子和阿強便是昨日闖牢獄救聞凱源的兩名半月族,至於耗子和小飛葛三天第一次見,兩人也是青年。

鐵子拿出一張地圖平鋪桌面上,正是破山城的俯視圖。

「三天兄弟,半月神州的城市治理與你們外面不太一樣,在這裡,所有城市都是城市自治,魅一概不管,同時也沒有賦稅一說,唯一的要求便是,上海城舉行的一年一度的城主大會必須參加。」聞凱源對葛三天講述魅的治理方法。

「城市自治?難道魅就不擔心有人造反嗎?」葛三天疑惑。

「魅太強了,與其說不擔心,不如說沒人敢造反。」聞凱源冷笑,「而且,每年的城主大會還有一另環節,那就是人才選拔,每個城主擁有十個推薦名額,通過考驗的半月族可以留在上海城修鍊。」

「這麼一想,城主大會確實是個好東西,不僅可以試探各城主的忠誠度,同時,還網羅各城市的人才,壯大中心力量的同時鞏固統治。」葛三天分析道。

「三天兄弟的見解一針見血,魅放任城市自治,並且他並不在乎城主更替,只要城主符合明面上的要求,誰都可以當。不過,正因為這樣我們才有機可乘。」聞凱源笑了笑。

「我記得你說過,要當城主必須是練氣等階以上的修鍊者,你們有誰符合要求?」葛三天回想起修鍊者的事,如果他沒猜錯,聞凱源這些人中並沒有修鍊者。

「當然沒有,而且我們當中沒有一人擁有修鍊天賦,別忘了,破山手裡有一顆妖心,只要打敗破山將妖心搶過來,我們就可以擁有一名修鍊者。知道破山擁有妖心的半月族不多,我當初故意告訴富石康便是想借他的手等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哪知富石康那麼不中用,妖心沒拿到手,還把自己搭進入。」聞凱源感嘆。

葛三天尷尬,他就是被這個不中用的富石康算計。

「哈哈!開個玩笑,富石康精明是精明,但,貪慾心太強,容易露出馬腳,別說三天兄弟,我也押錯寶跟著他一起栽了跟頭。」聞凱源拍了拍葛三天肩膀道。

「對付破山一個練氣級修鍊者還好說,重點在於他還有一支兩百人的私軍,而我方加上在場的各位能動員的數量只有三十多個,在數量上處於絕對的劣勢,因此,想出一個解決私軍的辦法才是重中之重。」

葛三天沉默,他在思考聞凱源提出的問題,沒錯,兩百半月族士兵的確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如果聞凱源他們有槍械炸彈尚可一戰,不過這裡是半月神州,半月族有沒有能力製造槍械還是個問題。

突然,葛三天想到森林裡那群獵豹,破山城距離森林並不遠,如果引誘獵豹來搗亂那自己一方不就有機可乘。

「阿源兄弟,我有一個辦法。」

「哦!請說!」聞凱源略感驚喜。

「距離破山城不遠有一片森林,這片森林由一群獵豹所統治,如果,我們將獵豹引導去破山城想必可以牽制破山城的戰力。」葛三天道。

「好!這個主意不錯!」聞凱源拍手稱讚,隨後問葛三天:「要如何引導獵豹呢?」

「關於這點一時半會我也沒有頭緒。」葛三天無奈。

「沒事,沒有辦法大家一起想,你們呢?平日里打獵的時候有沒有發現有關獵豹的東西。」聞凱源面向一直沒說過話的鐵子等人。

「這段時間打獵一直由小飛負責,小飛說說吧!」阿強推辭道。

所有人轉向小飛。

「我們去打獵的時候基本都會避開它們,遇見它們的機會很少。」小飛緊張回答。

「不對啊!小飛,你上次還我跟說你們不小心闖入獵豹窩,自己被嚇得動也不敢動。」鐵子打臉道。

「誰說我被嚇得不敢動了,那裡二三十頭獵豹,你去你敢動嗎?」小飛不滿鐵子當眾揭穿自己的醜事。

「哦?怎麼一回事啊!說給我聽聽。」聞凱源饒有興趣問。

「是,源哥,就是前幾天去打獵的時候我們過於深入森林,不小心走進獵豹育崽的地方,不過,我們第一時間就退了出去,沒有發生衝突。」小飛道。

「哈哈!辦法這不就有了。小飛你立功了!」聞凱源拍拍小飛肩膀大笑,弄得小飛丈二摸不著頭腦。

「好了,不弔你們胃口,我們只需抱走獵豹的幼崽,難不成還怕它們不來。」聞凱源開心道。

「可是,源哥,憑我們根本打不過它們啊!」鐵子擔憂道。

「不用打,我們智取,哈哈,關鍵時刻還得靠我們三天兄弟啊!」聞凱源轉向葛三天。

葛三天無奈攤攤手,就算聞凱源不說他也知道怎麼一回事,聞凱源無非想利用柚子的隱身技能偷偷抱走獵豹幼崽,並放於破山城內,這就是一招禍水東引。如此一來,追尋氣味而來的獵豹群自然會將破山城的半月族視為小偷,並攻擊他們泄憤。聞凱源則趁破山身邊無人之際,除掉破山,奪取妖心。 八月五日,葛三天等人進入半月神州的第五天。今天是葛三天和董開約定返程的日子,然而,葛三天四人依舊聯繫不上方芳,秦風和江玉。

雖然,葛三天早已經放棄返回崑山,但是,陸惜瑤三女卻不那麼想,在這五天時間裡,陸惜瑤三女已經清楚認識到自己的弱小,還有面對整個半月神州的無力感,並且,由於離家太久還時不時想念家裡。她們一起討論了很久,得出的結論是,暫且返回崑山,並將這裡的情報交給軍方,讓軍方來應對。

因此,陸惜瑤三女決定和葛三天交談。

「你們想回去?」當陸惜瑤說出她們想回崑山想回家時,葛三天驚訝不已。

「嗯!」曾梓琳點點頭,「我們進入半月神州已經第五天了,可是事情卻沒有一點進展,我覺得我們在半月族和妖族面前還是太弱小,與其在這裡虛度光陰,不如將情報帶出去交給軍隊處理。」

「哎!」葛三天嘆了口氣,其實這個問題他早有預感,只不過當陸惜瑤三女說出口時心裡不免有些失落。

「嗯,也行,你們先回去,應對軍方的方法我已經替你們想好了,到時你們就說你們是被我威脅進入半月神州,並非出於自己的意願。」葛三天道。

「好!」曾梓琳點點頭,她明白只有這樣她們才能避開法律責任。

「沒事的,秦風和江玉我會找到他們的,到時你們將進入半月神州的方法告訴軍方,軍方的人進來后我就讓他們跟隨軍方的人一起出去。」葛三天安慰道。

其實,葛三天內心並不希望軍方掌握質變黃金的秘密,因為一旦軍方連通半月神州,接下來定是無休止的戰爭,戰爭一旦爆發,那他所有的計劃將功虧一簣,別說尋找雷正,就是能不能在戰爭的夾縫中生存下來都是個問題。所以,葛三天在獲得質變黃金后壓根沒想過與軍方合作。

交談清楚后,葛三天瞞著聞凱源,帶著三女出發,他們穿越森林,穿越草原,回到最初進入半月神州的地方。

不過,令人失望的是,這裡除了他們四人加一隻大倉鼠外,空無一人,就連返回的痕迹也沒有留下。

「看來董開他們也不順利啊!」葛三天不由得感嘆。

等了一天一夜后,葛三天在約定的地點留了張紙條,又帶著三女返回聞凱源的村莊。

聞凱源得知葛三天四人回來,趕緊跑過來迎接。

「三天兄弟,你留了張紙條便一聲不吭離開,害的我急死了。」聞凱源著急道。

「抱歉!抱歉!事出有因,和我一起進來的另外三名同伴一直沒有消息,我內心也是焦急啊!便忍不住回到原來的地方尋找他們。」

葛三天向聞凱源解釋,當然,他不會說出實情,如果讓聞凱源知道他去送三女返回人類世界,聞凱源必然會對他產生猜忌。因為,聞凱源是半月族,如果人類掌握進入半月神州的方法,戰爭爆發,他必然是首當其衝,他的所有抱負將灰飛煙滅。

「你可以告訴我嘛!我派人去尋!」聞凱源道。

「不行!不行!明日便是我們行動的日子,可不能讓兄弟們為了我的私事分心。」葛三天擺擺手,他心裡早已想好應對方法,所以對答如流。

而且,事實如此,葛三天和聞凱源等人已經計劃好,八月七日當日對破山城動手。

「哎!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待我們攻下破山城,我定幫兄弟找回同伴。」聞凱源還是相信葛三天的,並為他著想。

「阿源兄弟有心了!」葛三天內心不禁慚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