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姑她是惹事精。

長得又漂亮,胸又大,面容還又單純,骨子又風騷,這種女孩,去哪都招人目光,她還這樣做,不是找事嗎?

「唐寧,回來,還有沒有形象?」楊心怡見她春光咋泄,連忙喝斥。

「熱死了,衣服都濕透了。」

唐寧一邊,一邊提著衣領,春光更露了。

「美女,我這邊有風扇,要不要過我這邊坐一下。」

到底還是出事了。

前面桌子,幾名混混打扮模樣的男子目光齊齊落到唐寧身上,在私底下商量著,終於一個帶頭模樣的混混朝唐寧這邊走來。

「妹妹,我那邊風扇大,要不過去坐坐。」混混問。

這名混混,年紀二十五六歲左右,留著長頭髮,長得有帥,看起來像白臉似的。

「不了,我姐夫不喜歡。」唐寧指了指葉雄,狡猾地笑道:「要不,你跟他,他同意了,我就跟你走好不好?」

混混走到葉雄身邊,問道:「兄弟,你表妹跟我們兄弟去玩玩,你有沒有意見啊?」

著,他將衣服撩了起來,露出腰間別著的一把刀。

「她喜歡就行,我不反對。」葉雄淡淡地道。

唐寧傻眼了。

這種情況,表姐夫不是應該站出起來,王八之怒,從嘴裡吐出個滾字嗎,怎麼劇情會這樣發展的?

「妹妹,你表姐夫同意了,走吧!」

總裁的小逃妻 混混完,準備將手扣向唐寧的脖子。

一想到今晚有個童顏****的學生妹壓在身下,混混就無比激動。

他從來沒嘗過這麼棒的妞。

唐寧躲過他的手,跑到葉雄身邊,罵道:「姐夫,你重色輕友,我嚴重鄙視你。」

「好了,別給你表姐夫添麻煩了。」楊心怡白了她一眼。

長發混混的臉瞬間就黑了,就算他再傻,也知道被唐寧耍了,原來人家跟表姐夫鬧得玩呢!

「姑娘,你這不是在忽悠哥哥我嗎?」

長發混混走過來,站在唐寧背後,盯著她胸口那道東非大裂谷,狠狠地吞了口唾沫。

「管好你的眼睛,不然別怪我不客氣。」唐寧怒道。

「眼睛長我身上,我愛怎麼看就怎麼看……」

話沒完,唐寧操起面前的茶水,狠狠地潑在他的臉上。

還好茶水不熱,不然混混非脫層皮不可。

「臭****,敢潑老子茶水,兄弟們,把這****綁了,老子今晚要好好折磨她,讓她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長發混混抹了下臉,破口大罵。

五名混混刷地站了起來,朝這邊走過來,就要動手。

「表姐夫救我。」

唐寧跑到葉雄身後躲了起來。

她雙手扣在葉雄的脖子上,一雙****時不時擦在葉雄背上,朝長發混混吐舌頭。

「把她抓了。」長發混混一聲令下。

五名混混正準備動手,葉雄抄起桌面上的幾根筷子,直接甩了出去。

只聽聞一聲片慘叫聲,幾名混混的身上,全都扎著一根筷子,深深地扎進肉里,疼得他們嗷嗷尖叫起來。

長發混混直接傻眼了。

用一根筷子當武器,還扎進肉里,這種多強的武功。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大胸妹會這麼肆無忌憚,原來身邊有這麼大的靠山。

對方這種實力,可以直接秒殺他。

頓時,他就萎了!

混混臉上出現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陪笑道:「這位大哥,弟有眼無珠,對不起,我們這就走。」

「滾!」

長發混混,帶著幾位被扎的手下,一溜煙跑了,溜得比兔子還快。

「孬種。」

唐寧覺得非常不過癮。「這種膽子,泡個屁妞。」

「好了,快吃東西,找個地方過休息吧!」楊心怡。

粥上來了。

「別吃那麼飽,不然呆會睡不著。」楊心怡提醒。

「這粥煮得也太差了,比起表姐夫煮得差遠了。」唐寧吃了幾口,就不想吃了,把筷子扔在桌面上,生著悶氣。

「明天回去,我煮給你吃,今晚就將就一下吧?」葉雄笑道。

「煮一次有什麼意思,要是能一輩子吃姐夫煮的菜,那才是好。」唐寧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眼神里滿是幽怨。

「你姐夫怎麼能一輩子煮飯給你吃,你可是要嫁人的。」楊心怡有些生氣。

「不吃了。」

男寵 唐寧站起來,走出宵夜店,站在馬路邊。

「唐寧這是怎麼了?」葉雄奇怪地問。

「還不都怪你。」楊心怡白了他一眼。

「又關我什麼事?」

葉雄臉黑了,自己招誰惹誰,怎麼又把事情賴在自己身上。

楊心怡嘆了口氣。

唐寧這模樣,分明是情痘初開,剛才那一個眼神,作為女人的她,再熟悉不過。

這個傢伙,怎麼就那麼多人喜歡?楊心怡心裡罵道。

「哥哥,唐寧怎麼了?」

葉洋洋見她莫名其妙發脾氣,有些不解地。

可能來大姨媽了,葉雄心想。

葉洋洋準備過去安慰唐寧,突然一輛麵包車疾馳而來,停在唐寧身邊。

唐寧還沒反應過來,兩名男子從車上下來,將她拖進車子里,呼嘯而去。

不好,出事了!

葉雄刷地站起來。 車子飆得飛快,葉雄跑出馬路邊,那車子已經拐了彎,不見蹤影。

他頓時急了。

這裡是省城,不是江南。

如果在江南市的話,他可以找羅薇薇,讓她馬上調出公路的錄像追蹤,但是在這裡,他根本就不認識人。

就算找得到人,就怕找到唐寧的時候,她不知道被折磨成什麼樣子了。

葉雄回宵夜檔,直接走到老闆面前,問道:「剛才那個長頭髮的混混,到底是什麼人,住在哪?」

老闆是個三十多歲的大老粗,好像不敢得罪那混混的,搖頭:「不知道,我不認識他。」

「他是誰?」

葉雄大吼,手掌狠狠砸在旁邊一張桌子上。

巨力之下,整張桌子都倒塌了。

老闆嚇得臉都白了。

葉雄狠狠地瞪著他,道:「你不的話,信不信老子一把火把你這店給燒了。」

剛才那名混混,肯定在這一帶混得比較熟,葉雄就不相信老闆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都了,行了吧!」

老闆臉都青了,急忙道:「我只知道他叫張英俊,別人都叫他俊哥,經常在這一帶混,至於他住哪,我真的都不知道。」

「他電話多少?」葉雄問。

「我不知道……」

「他們剛才吃宵夜的座位那麼好,肯定是提早預訂,你跟我沒他的號碼,我會相信嗎?」

「我真的沒他的手機號碼,一般來他都是讓弟訂位的。」

「那弟叫什麼名字,電話號碼給來。」葉雄命令。

「綽號叫灰機。」

老闆顫抖地掏出手機,報了一個電話號碼。

葉雄深呼吸,壓住心底的怒火,撥了出去。

「喂,是灰機哥嗎?」

你是我最好的遇見 「我是,你哪位?」

「英俊哥在不在,有個傢伙幹了我老婆,老子想找人狠狠修理他一頓,花多少錢都沒問題。」葉雄裝笑。

旁邊的楊心怡,臉都黑了。

就不能編其它借口?

非要老婆****,聽起來多不舒服。

「原來兄弟你被帶綠帽了,行,你來三東醫院,英俊哥在這裡。」灰機見有生意上門,連忙報出位置。

「謝謝灰機哥,我馬上就到。」

葉雄掛掉電話,問店老闆:「三東醫院在哪?」

「前面左拐,走兩百米就到了。」店老闆回道。

「心怡,你帶洋洋先找個賓館住下來,我去救唐寧。」葉雄吩咐。

「你一定要將她完好地救出來,不然的話,我都不知道怎麼向姑交待。」楊心怡非常緊張,聲音都變了:「都怪我,不應該吼她,不然她也不會跑到馬路邊。」

「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我走了。你們心。」

葉雄完,朝醫院那邊跑去。

雖然他覺得,剛才抓唐寧的,很有可能不是張英俊的人。

但是張英俊在這一帶混了這麼久,對這裡的人應該很熟,肯定知道什麼。

馬路上,麵包車裡。

車內一共有三個人,除了抓唐寧上來的兩人之外,還有一個開車的。

兩名抓唐寧的男子,一名三十歲左右,滿臉橫肉,臉又寬又長,長得像河馬似的。

另一名長得高高瘦瘦的,滿嘴咆牙,看起來像老鼠一樣。

兩個的外貌,不出的噁心。

「大哥,怎麼樣,這妞不錯吧?」長得像老鼠的男子擦了下嘴裡的口水。

「童顏****啊,跟島國妞似的。」河馬男死死盯著唐寧露出半邊的豐滿胸部,吞了口噬唾沫:「這妞的胸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會不會是假的。」

「是不是假的先摸摸不就知道了。」老鼠很委瑣地笑道。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抓我?我告訴你們,我表姐夫很厲害的,你識相的乖乖放了我,不然的話,他找過來,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唐寧嚇得臉色大變,拚命地抱住胸口,不讓對方抓。

「他再厲害又怎麼樣,這裡可是省城,我們兄弟三人又不是經常在這裡混的。把你上了,咱們三兄弟就遠走高飛了,他又奈我們如何?」河馬嘿嘿笑道。

「已經一個多月沒開葷,踩了這麼久的,總算遇上個正的。」

「瞧這妞的****,幹起來一定很多水。」

「還這麼年輕,下面一定很緊。」

「咱們兄弟三人,今晚有福了。」

聽著兩人嘴裡吐出骯髒的字眼,唐寧嚇得臉都白了。

自己怎麼這麼倒霉,遇到這種強姦犯,聽他們口氣,似乎專門幹這種事,而且不是頭一次。

一想到自己將要被這種讓她看見都噁心的男人凌辱,她就想一頭撞死算了。

「救命啊……救命啊!」唐寧張嘴大叫。

一張布按住她的嘴。

聞到一鼓刺激性的味道,唐寧很快就暈迷了過去。

「老三,開車回出租屋,咱們兄弟好好享受。」

「得咧。」

老三一腳油,車子呼嘯而去。

三東醫院。

葉雄跑到醫院,一眼就看到坐在大廳里玩手機的長發混混張英俊,其他的混混不在,應該都去包紮了。

葉雄走過去,一把將張英俊從座位上抓起來,怒吼:「張英俊,你把我表妹抓到哪去了?」

張英俊直接嚇得臉都白了,苦著臉道:「大哥,你是不是誤會了,我離開的時候,你表妹不是好好的嗎?」

「你肯定是因為手下被我傷了,不服氣,另外找他把她抓走了。」葉雄怒問。

「天地良心,我真的沒有。」

張英俊被卡住脖子,呼吸困難,急道:「如果我真的抓了你表妹,還傻傻地在這裡等著被你抓嗎,肯定找地方躲起來了。」

「抓我表妹的兩個男人,一個長得馬臉,個子矮矮;另一名高高瘦瘦,面如鼠尖,有沒有印象?」葉雄將他扔到地上,問道。

「應該不是本地人,如果是在機場附近混的,而且長得這麼特別,我張英俊肯定有印象。他們很有可能是外地人。」張英俊分析。

葉雄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如果遇到了外地流竄作案的犯罪份子,沒有固定的窩,找起來難度非常大,唐寧落到這些人手裡,恐怕是凶多吉少。

強姦凌辱是一方面,最怕事後還會被殺人滅口。

這個妮子,肯定是在宵夜檔太招搖,被人給盯上了。 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當務之急,是抓緊時間,儘快找到唐寧。

警察是不指望了,從報案到立案,到警局派人出來,至少要花好長一段時間,那時候就過了最佳的救援時間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