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兄,你的魂技,功法,戰力,都應該和您看過的書有關係吧?」

「廢話,不是有那麼一句話么,你昨天看過的書,修鍊的功法,技能,都體現在你今天的戰力之中。」

……

楊嘯好不容易脫身,趕緊跑開,躲到了葉老的那個小院子裡面。

這個地方是絕對安靜,也是絕對安全的。

楊嘯甚至發現,葉老就像一條狗一樣,每天大部分時間都躺在院子大門口一顆大樹下的睡椅上睡覺。

看家狗的形象在腦海中呼之欲出。

當然,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喊出來。

現在要找楊嘯的人很多。

肖玲去了幾趟圖書館都沒見到楊嘯,內心嘀咕,

「這死楊嘯,到底死到哪兒去了?等我找到你,看我不狠狠收拾你,給老娘玩失蹤,躲貓貓,哼!」

楊嘯曾經夜裡去過一次耶律彩雲的別墅,留了一張紙條在大門上。

「我一切安好,暫時不用找我。」

耶律彩雲看到這個紙條,也是鬱悶了半天,跟隨者冰兒回到楊嘯的宿舍,除了看到地上幾件換下來的染血的衣服之外,並沒有找到楊嘯。

「彩雲姐姐,你不用擔心我叔叔,既然他留了紙條給你,肯定安全了。」

耶律彩雲也不是蠢人,點點頭,說道:

「楊嘯殺死了秦小天,現在肯定要防備這秦家的人來刺殺他,也許被學院保護起來了也難說。」

高樓、陳蒼山等人還想約楊嘯出來開個慶祝會,地點都選好了,就在陳蒼山的別墅裡面,人員就是和楊嘯一起進入飛豹學院的那二十個同學。

這些人多多少少購買了一些賭注,賭楊嘯贏,最少的人也是賺個幾百萬晶幣,大家都很開心,加上楊嘯打敗秦小天,在笨的人也知道意味著什麼,楊嘯的未來必定不可估量,

那些以前和楊嘯沒有太多接觸的人,也想趁這個機會和楊嘯多交流一下,最起碼混個臉熟啊。

可是,現在根本找不到楊嘯。

「尼瑪的,楊嘯這是玩人間蒸發啊!」

「有沒去問過耶律彩雲,她應該知道楊嘯的行蹤吧?」

「問過了,她也不知道。」

……

蕭何回到自己的別墅,坐在客廳里。

一個年輕女子給他端來茶水點心,然後離開,一個中年男子站在他的身邊。

「公子,您為什麼要尋找楊嘯?他也不過是帝級初級境界,全憑一把二星神兵才顯得很厲害的樣子,這樣的人,我們身邊大把啊,根本不值得您親自去拜訪他。」

重生修正系統 蕭何抬頭看了一眼身邊的中年男子,淡淡一笑,說道:

「蕭剛,你覺得以我現在的情況,什麼時候可以突破到帝級高級境界?」

那個名叫蕭剛的中年男人愣了一下,說道:

「公子,以您的能力,順利的話,三五年左右,應該可以突破到帝級高級境界的。」

「呵呵,蕭剛,你什麼時候也學會了說謊了?」

蕭剛聽了,臉色一陣尷尬。

「我從帝級初級到帝級中級,用了那麼多的資源,整整耗費了十年時間,現在要突破帝級高級,估計沒有二十年是根本不可能的,

其實我留在學院裡面已經沒有什麼意義,只不過,我回去的話,似乎也做不了什麼事情,還要面對一幫勾心鬥角爭權奪利的小人,

與其那樣,還不如留在學院靜修,逍遙度日,更加快活,您說是嗎?」

中年男子蕭剛鞠躬道:

「公子英明,其實,在基因進化的道路上,花費十年二十年根本不是什麼事情啊,

很多人為了突破到帝級高級,往往花費四五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時間,公子又何必急於一時呢?」

蕭何沉默片刻,嘆息道:

「倒不是我急,情勢不等人啊,如今帝國內部暗流洶湧,我雖然在飛豹學院與世無爭,可是,誰知道危險什麼時候會降臨到我的頭上?」

「公子,那您找楊嘯什麼意思?」

「我了解了一下,楊嘯進入學院半年多時間,就已經從王級高級突破到了帝級境界,

而且,我親眼觀看了他和秦小天的戰鬥,非常精彩,非常震撼,

直覺告訴我,楊嘯這人的未來必定不可限量,要想結交拉攏這樣的人才,自然要趁他還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

尤其是現在,他殺死秦小天,必定引來秦家的追殺,

如果我能夠在困難的時候幫他一把,他自然會感激我。」

「公子,您打算怎麼做?」

「我原本打算直接找到楊嘯,和他混個臉熟,再給他提供一些幫助的,現在連人毛都找不到,看來,我只能去找星海院長,他應該知道楊嘯在哪兒,也許就是被他藏起來了的。」

(感謝書友低調的讀書打賞100起點幣,雲華之章打賞100起點幣,多謝支持) 這一路走來,天色漸明之時,那為黃巾軍引路之人,就告知張寶接下來的行軍方向,還給了一張地圖,然後就回去了,太守劉度說了,天明之時,引路的人就要撤回來,官兵不能和黃巾軍混在一起,免得被人告上去,自己這烏紗帽可就保不住了!

還有一方面是他的私心,這十萬軍隊幫自己攻打下來之後,自己也要保存兵力維持零陵郡,所以一直在拖延自己的兵力援助~如今亂世之中,人心隔肚皮,誰知韓玄這麼好心是為了什麼?

而這黃巾軍剛開始忙著佔領縣城,儘快打敗賀翎,尋回唐周,也沒有理會劉度盛宴邀請,所以很多黃巾軍都是餓著肚子的,一路佔領了八個縣城,按理說資源一定很豐富,根本不愁軍糧問題,可是,連續拿下幾座城后的張寶發現這些縣城裡面的資源早就被搬空了,別說軍糧,就連自己也在餓著肚子,這八座城都是前往陵縣縣城和大唐鎮的必經之地,之前又被賀翎佔領了,很明顯,人家把糧食都搬空了!

這八座縣城輕而易舉的就拿了下來,讓張寶很是舒服,雖然自己等人還在餓肚子,可只要攻破賀翎的城池,軍糧問題就會直接解決,即便是賀翎的領地中也沒有軍糧,自己大可以放任屬下去燒殺搶掠其他城鎮,黃巾軍想要活下來,簡直太簡單了,沒有什麼軍規軍紀,犯了錯,只要跪拜在首領面前,承認錯誤,保證以後不再犯,就可以被原諒!

這一切問題的解決,完全取決於能否攻佔下賀翎的城池!

面前這座陵縣,竟然有這麼多守軍,說明很受賀翎的重視,那麼裡面的資源也一定不少!

斗篷人拂塵一揮,黃沙遍布整個戰場,迷惑了賀翎的守軍,己方的黃巾士兵完全不受影響,連忙朝城牆之下接近!

「大哥厲害啊! 誰說我是愛情老司機 我也來一手!」

張寶很是佩服的看著斗篷人,恭維道,說罷,右手掏出自己腰間的長劍,左手拈來一紙符文,將符文貼在長劍之上,狠狠的一抹,只見那符文如同一道靈光般竄入了長劍劍身之中,像是為長劍帶來了莫名的神力,竟然開始微微顫抖!

「地公將軍要施展神術了!」

「厲害!你看那長劍,開始顫抖了!」



近處的幾個親衛,看到張寶的動作,不由得小聲議論道

距離不是很遠,張寶當然能聽得到,當下有些沾沾自喜,嘴角上揚

「手別抖!」

斗篷人的一句提示,卻是無情般打破了張寶所有的竊喜,陷入了無盡的尷尬和無語之中~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這話不假,這靈力輸入劍身,本來就是維護和穩固劍身與靈力的融合,一般把握不住,不熟練的人,才會把手裡的長劍,弄得顫抖…

這麼一句拆台話出來,那幾個親衛再看向張寶的眼神都變了~

如此拆台,讓張寶嘴角有些抽搐,硬著頭皮,還是將施法完成了,只見手中的長劍遙指天際!

「嗖!」

微妙的破空聲響起,長劍之中似是有什麼東西竄入了天空之中,可速度極快,肉眼也無法捕捉!

「轟!!!」

總裁前妻 就在那破空聲響起之後,緊接著就是一陣雷鳴電閃,烏雲翻騰!

守軍們有些害怕這些詭異的現象,賀翎聽到打雷以為要下雨,不由得向天空之上看去,透過漫天黃沙,似乎能看到半空中那些藍色電弧的閃爍!

片刻~

烏雲匯聚的越來越多,想象之中的雨點並未落下來,賀翎才發現了不對勁

「叮!您受到了來自黃巾軍之中張寶的技能——滅雷術!」

系統提示突然在耳邊乍響,賀翎為之一驚!

張寶的技能!?

為啥這滅雷術有提示,那個沙暴怎麼就沒有提示呢?

難道說沙暴不是張寶弄出來的,是那斗篷人弄出來的?

不等賀翎疑惑這些問題,那半空中的烏雲翻騰間,似乎有一道閃電從烏雲中撲朔而來!

「轟!」

巨大的炸裂聲,似乎要撕裂空氣一樣,指頭粗細的雷電直直的就朝著賀翎閃爍而來!

賀翎瞬間寒毛炸立,這可是天雷啊,這玩意都能引出來,不是要自己命么?

當下內氣灌注雙手,猛地一推,無形的氣力推開了身邊的眾人,這才腳下猛蹬地面,利用反力將身形後退了數步!

以為只要離開原地就能躲開這雷電的賀翎,再次抬頭一看,卻發現那雷電像是瞄準了自己一樣,改變了方向,繼續朝自己轟來!

「卧槽!?」

賀翎不由得大罵一聲,腦子飛速的轉著,怎麼對付雷暴啊,當下眼睛一亮!

豪門灰姑娘 城樓之上,有凹凸城垛,是弓箭手們射擊時的防禦體

賀翎手掌旋握,紫品玄鐵槍就呼之而出,賀翎連忙將其插在自己面前的城垛之上,這玄鐵槍插在這上面,當個避雷針也說不定會有用吧?

虧賀翎腦子快,可惜沒用,那強烈的危機感自始至終都籠罩在自己的頭頂!

感受到這股無法躲避的雷電,賀翎感覺有些棘手,轉念一想,畢竟也只是張寶招來的雷電,應該也不會太強悍了,不然張寶只需要一個雷電就能劈開那洛陽城!

那雷電的速度疾快,轉眼之間就來到了賀翎的頭頂,由不得他多想

賀翎連忙抬頭,雙臂灌注所有內力,迎著那道雷電雙臂交叉著扛了上去!

「嘭!!~」

一道轟鳴聲響起,似乎有一抹烤焦肉的香味傳來~

張亮剛剛被賀翎用內力推開了,聽到這聲恐怖的雷鳴,當下連忙朝賀翎那裡一看,卻發現自家主公的頭髮全部倒立而起,如同一道道黑色鐵針扎在腦袋上一樣~

典型的爆炸頭

再看胳膊,一片血肉模糊,那股莫名的烤肉味就是從主公胳膊上面傳來的

雖然有些擔憂主公的傷勢,但是為何自己一看到主公這髮型…就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喜意?

這股從內心升起的笑意是怎麼回事?

「咳咳!」

看上去狼狽的賀翎,其實沒有什麼問題,輕咳兩聲,這雷電的強度沒有自己預料的那麼強大啊,只是弄破了胳膊上的些許皮肉罷了~

也是,

他張寶也不過是一個紫品歷史初期的術士,能有什麼天大的威力?

正在賀翎內心不屑時,

卻發現了一旁將士們投來的莫名目光…

為啥都在偷笑?

你們主公被雷劈了,很開心嗎?

眾人欣賞主公的新髮型之時,天空之中的雷電烏雲卻並未散去~

反而愈演愈烈,賀翎空間戒指之中的遮天塔也似乎有所感應,而變得微微顫抖!!

….

「怎麼回事!?」

在黃巾軍之中的斗篷人關注到了天空之上的異變,問道。

「失敗了,我這道行還是太差了!」

張寶有些喪氣的搖搖頭,說道。

「嗯?」

那斗篷人聞言,渾身為之一顫:「這不是你弄出來的?」

「啊!?我已經結束施法了啊!?」

張寶看向天空,那雷雲竟然愈演愈大…大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不由得自喃道。似乎是為了確認這不是自己弄出來的,連忙看了下自己手中的長劍,一絲絲的靈氣波動都沒有了!這不是自己搞出來的!

斗篷人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連忙將拂塵一橫,搭在雙臂之上,雙手順勢結了一個奇怪的印法,濃郁的靈氣波動從那雙手結印之中傳出,口中念念有詞,全是些生澀難懂的辭彙…

片刻,

雙臂之上的拂塵徒然斷裂開來!

斗篷人猛地倒退兩步,雙手結的印也瞬間崩潰,靈氣四散之時,整個人如遭重擊!

「大哥!」

張寶連忙上前扶住他!

團寵大佬她馬甲又掉了 「天!…天要滅他!」

斗篷人總算露出了自己的面目,他正是領導這場黃巾起義的大賢良師——張角,此刻的他嘴角溢出血絲,面色略顯蒼白,目光中帶著些許莫名的意味看向正在城樓之上的….爆炸頭,自喃道。 蕭何找到了院長星海。

院長星海看到了蕭何,趕緊起身。

「蕭公子,你來了。」

「拜見院長大人。」

院長星海點點頭,對辦公室的一個侍衛說道:

「你先出去一下,關上門站在門口,我和蕭公子有事情商議,不許任何人打攪。」

「是!」

侍衛走出辦公室,關上門,站在外面。

蕭何坐下。

星海說道:

「公子來找我,可是有什麼事情?」

「我想知道那個楊嘯在什麼地方?」

「他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不知道公子找他何事?」

「沒什麼,楊嘯殺死秦小天,我覺得他可能有危險,看看能否幫他一把。」

「嗯,公子有這份心倒是難得,楊嘯暫時不需要別人的幫助,呵呵,有學院的保護,一般人想來傷害他也得掂量掂量吧?」

「院長覺得,像楊嘯這樣的人是否值得交往?還有,他的進化潛力如何?」

院長星海沉默片刻,說道:

「根據我了解的情況,楊嘯此人倒是個重義氣有愛心善良的人,和那些唯利是圖的狡詐之輩完全不同,值得公子交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