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明玉覺得她們的待遇還算不錯,外面那些等着見太后拜壽的命婦們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閔知蘭因爲是孕婦,便去了房間裏休息。朱明玉跟着恆王妃在偏殿裏呆着也覺得沒意思,正想着要怎麼能出去逛逛的時候,還真的來了救兵。

雲羅過來了,與恆王妃和蘇側妃見禮後道:“我想讓明玉幫我看看穿什麼衣服好,不知道王嬸能不能把她借給我?”

恆王妃笑道:“去吧,我像你們這麼大的時候也是這麼一起玩的。”

雲羅只請了朱明玉一個人,卻是沒叫雲雪,讓雲雪有些詫異,雖然她與雲羅的關係不算特別親近,但好歹也比朱明玉和雲羅關係好吧?爲什麼她卻只叫了朱明玉?

朱明玉也沒想到雲羅會只找自己出去,不過還是跟着她出了廣寧殿。但云羅卻不是帶朱明玉去選衣服而是帶她去了後花園。

鮮花盛放的的花園並沒留住雲羅的腳步,朱明玉雖然不明白但還是跟着她繼續往前走,走到盡頭看到了一個寫着奇珍院的牌子才停下來,從外面還能聽到裏面有鳥叫和不知道什麼動物的叫聲。

“走,我帶你進去看看。”

進去一看,朱明玉確實開眼了,原來這奇珍院是養動物的地方。朱明玉前世也是養過小貓小狗的,倒真是覺得很有意思。

雲羅帶着朱明玉一個籠子一個籠子的看,跟她介紹自己的寶貝們,連它們的出生日子都記得清清楚楚。雲羅如數家珍的樣子,朱明玉覺得她也是孤獨的孩子,所以纔會養了這麼多動物。

雲羅看了一眼雲雪,倒也沒什麼表示,指着一隻尾巴白白的鳥,道:“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朱明玉看了下,道:“難道是白孔雀?”她可是去過動物園的人,雖然這隻有些小,不過應該是孔雀無疑。

雲羅有些遇到知己的感覺,道:“沒想到你能看出來,這隻還很小,不知道能不能長大?”

朱明玉忙道:“我看這隻肯定沒問題,你放心吧。”其實她也看不出來,不過是安慰罷了。

不過雲羅卻是信了,道:“嗯,等長大了開屏我教你來看。”

“好啊,我等公主通知。”朱明玉也應了下來。

“叫我雲羅就行了,反正只有我一個公主。”

直呼她的名字似乎有些不好吧,她們有這麼親近嗎?朱明玉有些不明白的是雲羅怎麼會忽然對自己親近了起來,從上次在賞荷會好像對自己態度就不一樣了。

見朱明玉看着自己,雲羅有些奇怪,道:“我臉上髒了嗎?”

朱明玉笑了笑,道:“沒有,我只是有些想不通,你明明不喜歡我的啊?”

看她這麼直接的問了出來,雲羅卻是點點頭,道:“我沒看錯你,果然是個直爽的性子,上次打球我就看出來了。”

朱明玉也覺得雲羅很有意思,就憑這點就喜歡上了自己,還真是簡單。

雲羅接着道:“上次打球我看到了雲雪使詐,用球杆打了你的馬,不然你也不會掉下來,那樣的行爲我實在不能苟同。”

這大概就是雲羅冷落雲雪的原因吧,不過她掉下馬並不是雲雪弄的,但朱明玉也不好和雲羅說實話,只道:“表姐是誤傷,並不是故意要害我,打球難免有碰撞,你看我不是還傷過思慧嗎?”

雲羅搖頭道:“這不一樣,我能看出她是故意的,而你那次我並未親眼所見,只聽人言,卻是有失偏頗。”

“不提那些了,反正已經過去了。”

雲羅點點頭,道:“上次的事情是我引起的,所以我要補償你,你看這裏有什麼你喜歡的,儘管選,算是我的賠禮。”

看雲羅這麼認真的承認自己的錯誤,朱明玉倒是真開始覺得她纔是個可愛又值得相交的姑娘,便道:“不必了,我也不會養。”這裏每隻都是雲羅的寶貝,朱明玉還真不捨得拿走。

重生嫡女之葯妃天下 雲羅卻是堅持道:“你一定要選一隻,這是懿旨。”

朱明玉撲哧笑了,連這個都用上了,她環顧四周,指着一個籠子裏的東西,道:“那就它吧。”(。) 朱玉在側 125 蜘蛛

雲雪在偏殿無聊,便與蘇側妃說了一聲出去了,聽說華家的人來了,便過去找華曉。

華家的女眷來了五個,穿着墨綠繡金褙子頭髮盤得一絲不苟戴着赤金珠簪的老婦人就是華老夫人,她比太后大兩歲,在德貞太后年輕未嫁時就與其熟識。華老夫人是個很注重修身養性的人,到了現在這個年紀依然保持着良好的身形與儀態,站在兩個年輕許多的兒媳身邊風度依然不輸人。不同於太后的是,華老夫人雖然看起來有些不苟言笑,但一向有着寬厚的名聲,樂善好施,是京城出名的善人。

華老夫人身邊穿蜜合色遍地金褙子矮一些的是大夫人李氏,她正是華嫿和華傲的母親,年約四十,容貌倒是尋常,不過她的一雙兒女卻是難得的好容貌。另外一個穿酒紅撒金褙年紀是二夫人孫氏,雖然故意往老了去穿着打扮,但仍能看出年紀不過二十幾歲。

見到華老夫人,雲雪還是保持着風度,上前寒暄了兩句之後才把華曉拉走。

華老夫人自然沒有攔着,讓兩個姑娘去了,但看着她們的背影,華老夫人卻對孫氏道:“上次那蜂窩的事情就是郡主吩咐的吧,沒想到卻是害了自己,曉曉回來你問問她這次郡主又找她有什麼事,她年紀不小了,也改拘着好好學學如何理事?。”

聽到這話,孫氏臉上一紅,便要爭辯,卻被身邊的李氏拉了下,這才道:“母親說的是,回去我會問問曉曉的,”

孫氏並不是華曉的生母,而是華二老爺的續絃,華曉一向不喜歡她,又怎麼會跟她說?不過李氏拉了她一下卻讓她忍住了,華家依然是老夫人說了算,這樣的日子又是在皇宮。何必跟她爭辯呢。

華老夫人對華嫿道:“阿嫿也不用跟在我們身邊,去找你的小姐妹們吧。”

李氏看了一眼華嫿,華嫿心領神會,道:“多謝祖母體貼。”便離開了。

華嫿明白李氏的意思。是讓她去找雲雪和華曉,看着兩人點。

上次那蜂巢被發現後,華老夫人一看便明白了,這是有人故意爲之,就把華曉叫來問話。開始華曉還裝作不明白。但沒兩句就被華老夫人套出了實話,雖然華曉爲雲雪遮掩,不過華老夫人還是明白了其中的因果。

幸虧沒造成什麼嚴重的後果,不過爲了整治自己不喜歡的人,雲雪這套都下到華府來了,這讓華老夫人很不滿意,更爲不悅的是自己的孫女竟然幫着雲雪做那樣的事,於是狠狠罰了華曉,讓她在院子裏閉門思過。上次去鳴泉寺的時候她還在禁足中,這次還是因爲華嫿求情才帶她出來的。

華嫿很快就追上了雲雪和華曉。道:“你們等等我。”

一聽是華嫿的聲音,本來與雲雪說說笑笑的華曉便有些不高興,回頭道:“二姐怎麼過來了,不用跟着祖母她們嗎?”

華嫿並沒在意華曉的態度,道:“曉曉,你也知道思琪最近不出門,我一個人實在無趣,你們要去哪兒,能不能帶上我?”

雖然華曉不喜歡華嫿,但云雪卻對華嫿沒什麼敵意。上次在鳴泉寺自己還差了她一個人情,便道:“我們也是隨便走走,阿嫿不妨跟我們一起。”

雲雪對御花園逛得也有些膩歪了,想起有個奇珍院。不知道里面來沒來新的動物,便提議去了那裏。

她們到了奇珍院的時候,雲羅和朱明玉已經離開了,不過有個宮女正在指揮兩個小太監搬一個籠子。

華曉看了一眼籠子裏的東西,立刻撇嘴道:“好醜的小豬。”

“這是要搬去哪裏?”雲雪問宮女,她認識這個宮女是雲羅身邊的。

宮女道:“回郡主的話。這是公主送給朱家小姐的,讓奴婢派人送去恆王府。”說完對幾人行了禮就帶着東西和人走了。

“公主爲什麼送這個給她?”華曉很是不解,看向雲雪,希望她能給個答案,爲什麼朱明玉忽然得了雲羅的青眼,要知道,這奇珍院多半是雲羅的寵物,從不見她送人,這次竟然送給了朱明玉,雖然是隻很難看的豬,但卻是頭一回。

見華嫿已經去了一邊,問着飼養這些動物的管事那邊樹上的是什麼動物,雲雪哼了一聲道:“誰知道她用了什麼狐媚法子也迷住了公主。”

因爲和雲雪關係好,華曉也是義憤填膺,道:“她還真是有本事。”

“若不是王妃護着她,她能這麼囂張。”雲雪一直不服氣,自己明明纔是恆王府正經的主子,處境卻是還不如朱明玉。

華曉也不知道說什麼了,忽然瞥見有一隻毛茸茸的蜘蛛爬上了雲雪的肩頭,嚇得她嗷的一聲就叫了起來。

雲雪還不明所以,被她嚇了一跳,道:“曉曉你幹什麼?”

“你的身上有隻蜘蛛,好大一隻!”

一聽這個,雲雪也不淡定了,慌忙在原地用手胡亂抖索着,喊道:“在哪兒啊,快給我拿下去!”

跟着雲雪的丫鬟是詩琴和笑梅,見狀奓着膽子上前,卻是遲遲不敢伸手去拿,手抖的厲害。

管着爬蟲的太監連忙過來,道:“您別亂動。”說着迅速用帶着特質手套的手把蜘蛛拿了下來。

“沒事吧?”華嫿也趕緊過來了,看到那隻蜘蛛的樣子也是嚇了一跳,那是一隻足有半個手掌大的蜘蛛,深灰色的的絨毛覆蓋着全身和八隻長長的腳。

雲雪想把外衣都脫了,雖然那蜘蛛並沒有碰到她的皮膚,不過她還是覺得渾身發毛。

管事太監檢查了下放蜘蛛的細網籠子,發現有個地方漏了,便把蜘蛛拿在手裏道:“郡主不必驚慌,這蜘蛛並沒有毒,性情很溫順。”

“這個樣子還能說性情溫順?”華曉吐吐舌頭實在有些難以理解。

太監也不好再說什麼,這個蜘蛛真的不喜歡咬人,不過樣子有些嚇人罷了。

看着太監要把蜘蛛拿走,雲雪忽然問道:“這個,有沒有小一點的?”。 126 嚇唬

雲羅帶着朱明玉出了奇珍院,又帶着她去了自己的寢宮,見朱明玉有些疲態,便道:“要不要休息下?”

“也好,多謝了。”朱明玉倒也沒客氣。

雲羅讓宮女去收拾一下,朱明玉便帶着木香進去休息了。足足睡了一個時辰,朱明玉纔出來。

見她出來,雲羅道:“你還真是能睡,再不出來我都要進去叫你了,晚宴就要開始了,我們也該去了。”她已經換了一身衣服,身着硃紅色繡纏枝牡丹的宮裝,頭戴鳳凰展翅鑲玉明金步搖,顯得端莊大氣氣派十足。

朱明玉點點頭道:“一時不察,竟然睡了這麼久。”

“無妨,還不算晚。”

朱明玉笑笑,卻是看着雲羅的頭飾有些錯不開眼。

見狀,雲羅有些無奈道:“這還是父皇給我的,我覺得太過老氣,只有在這種場合纔會戴。

朱明玉道:“不,很好看。”她回答的很認真。

雲羅一愣,道:“你的品位果真很奇怪,讓你選寵物你選個小豬,這個釵你喜歡就送給你吧。”

說着雲羅就拔下頭上的金步搖給了朱明玉,又讓宮女給自己重新找了一件戴在頭上。

朱明玉拿着那金步搖,鄭重道:“謝謝。”

雲羅笑笑沒說什麼,帶着她出了寢宮。

建武帝帶着羣臣是在青麟殿開宴,女眷這邊的晚宴在楚紅殿舉行,所以朱明玉跟雲羅出了她的寢宮就分開了,雲羅要跟着太后一起入席,朱明玉則先去了楚紅殿。

回去的路上,朱明玉聽到有人叫自己。回頭一看,是雲出辰。

雲出辰對朱明玉道:“去楚紅殿,正好順路。”

朱明玉也只能跟着雲出辰往前走,路上兩人都沒說話。

到了分開兩邊走的時候,雲出辰道:“上次的馬球沒分出勝負,什麼時候再約?”

朱明玉道:“怕是湊不齊人。”

“人不用你擔心,到時候我通知你。”雲出辰說完也不等朱明玉應下就走了。

重生之妻不如偷 朱明玉則帶着木香進了楚紅殿。

見到朱明玉。恆王妃道:“明玉。怎麼去了那麼久?”

“公主帶我去了奇珍院,我在她的寢宮休息了下。”朱明玉道,“對了。公主送了一隻小豬給我,姨母我可以養嗎?”

雖然不明白雲羅怎麼忽然對朱明玉這麼親近,還送小豬給朱明玉,但恆王妃知道兩人相處很好就放心了。道:“你願意養就行,回頭我讓人把馬廄附近收拾出一塊來給你養豬。”

“多謝姨母。”

聽着兩人的對話。雲雪心下不屑,不就是隻豬嗎,真是眼皮子淺,等下看她還能不能笑出來。蘇側妃這邊就注意着閔知蘭,卻是沒注意到雲雪的表情。

沒一會兒,一身明黃宮裝的太后身着盛裝就進來了。在旁邊扶着她的是雲羅。

主角來了,這宴回很快就開席了。楚紅殿這邊並不像青麟殿那邊還有歌舞表演,太后不喜歡那些,於是大家在爲太后祝壽後就都坐下來開始用膳,周圍只有清幽的絲竹之音,顯得有些沉悶和安靜。

撒旦的罌粟戀人 酒宴過半,雲雪給身後的詩琴使了個顏色,詩琴會意,趁着上前給雲雪佈菜的時候,悄悄把藏在袖子裏的蜘蛛拿出來放在朱明玉的腿上。雖然帶着手套,但詩琴的手心裏都是汗,胳膊上的雞皮疙瘩就一直沒下去過,這種事怎麼總落到她頭上……

終於把蜘蛛放在了朱明玉的腿上,也沒被她注意到,詩琴總算是鬆了口氣,從雲雪旁邊退回了後面。

雲雪悄悄看着毫無察覺朱明玉,眼看到蜘蛛沿着她的腿爬上了她的腰,後背……就快要爬到脖子上的時候,忽然被一隻手捏住了。

嫁愛成婚 雲雪順着那手看去,是木香。

她竟然徒手拿着那個讓人毛骨悚然的東西,而且還對自己笑了下,朱明玉的丫鬟跟她一樣都不正常!

木香也沒猶豫,看人不注意,握着拳頭悄悄把手伸了旁邊的大花瓶裏,拿出來的時候手裏已經是空的了。但這個花瓶正好是在雲雪背後。

雲雪自然看到了木香的舉動,怕蜘蛛從花瓶裏爬出來,便想讓人把花瓶挪走,這一回頭不小心就把旁邊詩琴剛給她盛的一碗湯碰灑了,灑了她一腿,當然和她臨位的朱明玉也未能倖免。

夏天的衣服薄,加上湯又燙,雲雪猛的就站了起來,太后也注意到了這邊,蘇側妃見狀,連忙拉了雲雪一下。雲雪卻是看着朱明玉沒動,爲什麼她能跟沒事一樣坐在那裏,眉頭都沒皺一下,那湯明明灑到她腿上的比較多。

恆王妃見狀,倒是出面,讓宮女過去對太后秉明一聲。太后知道後,便讓朱明玉和雲雪兩人先下去換衣服。

兩人跟着宮女出了楚紅殿,雲雪湊過去對朱明玉道:“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朱明玉恍若未聞,並未搭理她。倒是旁邊的木香忽然伸出手來,對雲雪道:“郡主,您是在找這個嗎?被我撿到了。”

一看那蜘蛛竟然還在木香手上,雲雪和身邊的詩琴嚇得都是一聲尖叫,因爲還未走遠,楚紅殿裏的人也都聽到了,太后皺眉看向恆王妃和蘇側妃。

雲雪也不管朱明玉如何了,對宮女道:“我們快走!”

宮女也被朱明玉那蜘蛛嚇了一跳,雖還能保持鎮定,但卻是走快了,把朱明玉和木香落在了後面。

朱明玉回頭看了一眼木香,木香笑笑,把蜘蛛放到了路邊的草叢裏。

今日八月十五,月色正好,不過皇宮裏燈籠亮的蓋過了月光,不用打着燈籠就能看清楚路,宮女帶着她們去了廣寧殿,準備清理下換了衣服再回去。

雲雪很快換完了衣服,見朱明玉還沒出來,便急着要離開。

宮女也不能攔着雲雪,便跟另外一個宮女說了一聲,等朱明玉換好之後再帶她回去。

另外的小宮女等了一刻鐘也不見朱明玉出來,敲了兩聲門卻沒人應,推門卻是推不開,她連忙叫來幾個宮女和太監,幾人合力把門推開一看,卻是發現朱明玉不在裏面了,只剩下一個木香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127 難堪

過了好一會兒還沒見朱明玉她們回來,恆王妃心裏有些不踏實了,別是又出了什麼事吧。

看太后吃的差不多,大家也都放下了筷子,準備去御花園賞月,這也是每年的固定節目。太后也注意到朱明玉和雲雪還沒回來,道:“不等她們了,我們先去。”

怎麼雲雪去了那麼久也沒回來?其實蘇側妃也有些着急,不過面上她又不能表現出來,多一句話都沒說準備跟着衆人一起出去。

恆王妃卻是沒蘇側妃那麼能忍,剛準備上前與太后說要去找朱明玉,就見朱明玉從外面進來了。

柔情總裁的腹黑霸愛 朱明玉先上前對太后告罪,太后看了她一眼倒也沒說什麼便讓她起來了,朱明玉謝恩後回到了恆王妃身邊。

看到她回來,恆王妃總算是放心了。

太后是知道兩人一起回去的,便問道:“阿雪呢?”

“郡主比我先出來的,我也不清楚她怎麼還沒回來。”朱明玉說話的時候把屋子裏的人打量了一圈。

聽到這話,太后有些不高興,對身邊的嬤嬤道:“讓人去看看她在哪兒呢,就說我們去了御花園。”

蘇側妃想說自己也跟着去,最終還是沒開口,默默跟在恆王妃身後往外走。

閔知蘭和朱明玉走在後面,問道:“你身邊的丫鬟呢?”

“她幫我收拾衣服呢,所以沒跟上來。”

聞言,閔知蘭也不再多問。

見朱明玉什麼事都沒有,華曉有些奇怪,雲雪不是拿了蜘蛛準備嚇唬她的嗎?怎麼她看起來什麼事都沒有。

一行人去了御花園,那裏也早就準備好了桌椅和果盤。這裏沒有月餅,讓朱明玉有些失望,覺得沒有月餅那就不算過中秋節。

到了這邊,太后倒是沒讓大家都坐在那裏賞月,而是讓人自由活動。

這時候,有宮女匆匆忙忙跑過來,路過朱明玉的身邊差點摔倒。被朱明玉扶了一把。道:“小心點。”

這個宮女就是後來等着朱明玉換衣服出來的那個,發現朱明玉不見後幾人找了一圈還是沒發現,這才讓她來找花嬤嬤。過來的時候沒注意到朱明玉。被她扶住纔看清,一時愣住了,她是怎麼出來的?

“朱小姐,您。怎麼?”

“我怎麼了?”朱明玉對她笑笑便鬆開了手。

“沒什麼,奴婢先下去了。”小宮女也知趣。沒再說什麼,又退了下去。

這一幕被雲羅看到,她走過來對朱明玉道:“那是廣寧殿的宮女,怎麼過來了?”

“她送我到楚紅殿附近被人叫走了。擔心我沒回來,所以過來看看。”朱明玉覺得自己睜眼說瞎話的本事是愈發長進了。

太后年紀大了,不喜歡熬夜。沒一會兒便準備起駕回去了,雖然她讓大家別管她。不過也沒人繼續留下賞月了,於是一羣人便又浩浩蕩蕩的往回返。

路過水榭附近的一處的時候,忽然看到兩個人影躲進了假山後,立刻有侍衛上前圍住太后,花嬤嬤在旁喝道:“什麼人在那裏?再不出來就進去拿人了。”

聽到這話,兩人終於是走了出來,衣衫都有些不整,男子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把臉擋在了陰影裏,女子卻是用袖子捂臉在抽泣着。

一看這樣,衆人也都明白出了什麼事。

這就是太后堅持分席的原因,建武帝重武輕文,宴會上請的都是一些有軍功的人,他們常年在邊關,自然不拘小節,喝多了就不管不顧,不過還真有幾個宮女因此出了宮,做了將軍夫人,倒也是出宮的一條好路,所以每年都會鬧出這樣的事兒。

“擡起頭來。”太后雖然不喜歡這樣的無媒苟合,但建武帝卻說他們這些將軍常年在外,成親卻是是個問題,既然兩人看對眼了,不如就成全了。

女子還是哭,恆王妃聞聲卻是臉色一變,這聲音……

太后也聽出來了,道:“雲雪,把袖子放下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