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倩呢?”誌慶着急,聲音顫抖着道。視線慌亂的搜索着,幾分鐘時間就堆積起來的樹葉,一具一動也不動的軀體,映入眼簾……

徐倩昏迷不醒……滿臉滿身都是樹葉。

香草虛弱的睜開眼睛,在看見鍾奎時,還以爲在夢境中……嘴脣卡白,無力得就像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哥……”

“醒了就好,把眼睛閉上。”鍾奎叮囑道。視線緊張的看着徐倩,她已經被誌慶抱起,一步步的走向湖水裏。他還不能馬上離開,還得等五小鬼出來。

又是一陣落雨般的樹葉飄零,五縷白色光芒混淆在樹葉下,輕飄飄落在遮蓋住太陽的衣服下面。五小鬼安然無恙回來,這是最好不過的事。

收好五小鬼,文根抱起香草,鍾奎給她眼睛上搭上一件汗衫,就起向停靠在湖面的船隻走去。

船上,那位村長狀況不容樂觀。抱住頭,在牀上滾動,大喊救命。

在鍾奎和誌慶的查看下,這才發現幾個時辰沒有看見,他的眼珠子暴突得嚇人,頭部突然冒出一個酷似鹿角的東西來。

看見村長這一副樣子,鍾奎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戰,他驀然想起在墓穴看見的那一幕! 064 變異

村長開始出現狀況最初的表現就是全身痙攣眼珠子暴突跟村長一起來的山民都嚇傻了都不知道他究竟得了什麼病一個個呆如木雞面面相覷不敢靠近他

徐倩是因爲過度疲勞加上沒有進食和飲水身體機能虛脫所致纔會昏迷過去……

香草是山裏孩子打小就過慣了苦日子至多就是飢餓過度沒有力氣在稍微調整喝了溫熱水之後逐漸恢復中

鑑於徐倩和香草是女孩子她們倆遭遇的具體情況還不太清楚還得等她們休整精神恢復之後才能把事情原委講述出來

村長的病情卻似乎很嚴重他不能繼續留在船上在沒有查清楚他身體的問題出在什麼地方有沒有別的可怕因素所以他暫時還不能離開這裏

不能留在船上也不能離開這裏怎麼辦誌慶最後提出一個建議準備在岸邊搭建一座臨時住處反正也有好幾個閒人在

誌慶的建議得到鍾奎的支持實話這裏真心的存在很多值得探究的問題;徐倩香草兩人在夢境結界裏面看見了什麼葛藤怎麼會變異武士和忍者是死亡祕密還有傳說中島國潰兵的死亡真相

說幹就幹鍾奎把修建窩棚的任務交給文根督辦當下在他的號召下隨同村長來這裏盜寶的山民就動手砍樹的砍樹半天的時間岸邊出現了一座分兩居室的簡易窩棚

窩棚分兩間一間給徐倩和香草

另一間就是鍾奎他們男人做來臨時休息的地方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他們的大後方死水灣的山民及時送來了食物和其他所需物品一起來的足有五隻捕魚船領頭的是李老幺他還是抱住那杆獵槍威風凜凜的佇立在船頭

他告訴鍾奎沿途來的時候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當誌慶詢問到村長爲什麼會從看押所裏跑出來時李老幺說道:“村長他們也算是地方上的一霸殺人越貨的事情沒有做過所犯下的都是一些微不足道雞毛蒜皮的糗事這裏距離所管轄的地界太遠對於村長他們這類人羣基層幹部也頭疼只好拘留幾個小時放之”

“……”誌慶表示不理解

鍾奎拉住李老幺瞥看了一眼隨同來的其他山民示意志慶一起走到一處僻靜的位置對着他們倆說道:“這裏的情況複雜不像是那位百歲老人講述的那麼簡單如果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我想呆着這裏直到查清楚再說”

“我贊同不過……村長徐倩還有香草他們要不要隨同老幺返回死水灣”誌慶徵求的口吻看着鍾奎說道

“依我看村長和徐倩她們暫時不能離開”鍾奎面色凝重一對粗眉毛擰成一團眸光深邃且憂慮的對李老幺說道:“你把東西放下儘快的招呼他們離開除了村長和他隨同來的兄弟跟你一起來的山民弟兄都趕緊回去”

話說;村長帶來的七個人早就想要偷偷撇下他溜走此刻看見李老幺來了心想這下有機會回去在鍾奎他們三人商量事情時幾個人呼啦一下子圍攏過來

“老幺大叔我們想回去”其中一個年輕一點的山民大大咧咧道

李老幺面現難色求助的看向鍾奎他是一枚老實人做的是實事打不來官腔說不來場面上的話

鍾奎也犯難要是強留下他們不知道會不會再惹出事端但是如果不能強留下他們萬一這破島上真的有什麼不好的東西隨同他們一起回到死水灣禍害了些無辜的村民那豈不是糟糕了

“我看你們還是別急着回去剛纔李老幺兄弟說上次的事情好像還沒有完村子裏有人還在調查……”

“好好那我們不回去了”幾個圍攏來的漢子點頭就像雞啄米他們怕的就是被再次捉住關押進小黑屋與其被關押起來還不如呆在這鳥不拉屎的地自由一些

村長喊頭疼誌慶和鍾奎合計掏出身上僅剩下的幾十塊錢給了李老幺讓他儘快去附近的藥店買來阿司匹林等可以止疼消炎的藥片這裏雖然有香草的中草藥但是草藥藥性來得慢沒有西藥的藥性快

李老幺留下那隻老式獵槍帶着他的船隊離開了

香草和徐倩有文根和小明照料逐漸恢復中

村長呼天叫地抱住頭在地上打滾臉色也越來越難看眼珠子暴突得更厲害就好像在他的大腦裏有什麼東西在生長要把眼珠子擠出眼眶似的

誌慶挺納悶問鍾奎村長是不是中邪

後者搖頭這似乎跟中邪沒有直接關聯而是另有端倪

鍾奎沒有直接告訴誌慶他在墓穴看見的恐怖情景有一件事令他百思不得其解按理那襲擊人的葛藤在受到驚擾時應該襲擊他纔對

可是在進入墓穴時除了看見曾經用銅錢切斷觸鬚的葛藤嫣嫣死亡其他的都好像在沉睡一般沒有動靜直到在抽取軍刀時觸鬚才懶拖拖的伸展作勢想卷他……難道這種變異植物也有休眠時間還是因爲陽光的折射造成它不能隨時隨地的攻擊人

鍾奎記得葛藤第一次攻擊小明時是在樹林那種很潮溼的區域而樹林邊沿一直給墓穴位置相連接葛藤就是從墓穴裏伸展出來襲擊小明和村長的還有一個可能就是葛藤具備靈性它在安靜的等待等待太陽鑽進雲層輻射程度稍弱時趁機伸展出來襲擊人

“你說葛藤變異襲擊人”兩人是去墓穴看情況的鐘奎一邊走一邊對誌慶講述出親眼所見的恐怖情景

誌慶對於這種沒有科學依據的說法有些不相信說牲畜、人類基因變異都有可能要是說一種隨處可見的植物變異打死他都不會相信

對方的不相信鍾奎懶得解釋乾脆就把他帶去看當他們來到那座墓穴時天色已經逐漸晦暗下來灰濛濛的天空下是一片酷似墳墓般死寂的無人島嶼給行走在安靜範圍內的他們倆心裏陡增莫名的驚懼感 065 遭遇霧霾

夜色蒼茫無人島嶼的上空逐漸聚攏一層淡淡柔柔的霧霾

這是他們來無人島嶼的第一個夜晚李老幺就像傳說中的梁山好漢及時雨宋江不但給他們送來食物還送來必需品之一的手電

手電在死水灣這個地方還是屬於沒有普及三大電器之一的奢侈品大部分的山民還不能用上手電裝用的是大個電池時間很長的

當然購買手電的錢是鍾奎他們自己付的總共有兩隻現在誌慶手裏一隻另外一隻在文根手裏他得照顧香草她們必須要留下一隻

村長帶來的幾個漢字此刻到真的成了難兄難弟那種不能離開只好留下來照顧抱住頭喊痛嗷嗷怪叫的村長他頭痛的頻率是依次加深有點像女人生了孩子那種陣痛清醒時跟正常人沒有區別痛起來時整個人的意識都混亂渾身的溫度也隨着他頭痛加劇升溫船上預備的燒酒幾乎是用到村長退燒上面

山村夜晚在這麼安靜都有那種唧唧叫喚的蟲子吧可是在這座無人島嶼上就連夜蟲子的叫聲都沒有你不覺得奇怪和害怕嗎

同時誌慶還發現一個問題這座島嶼上沒有生氣的原因之二就是自打他們到達這裏之後居然連一隻鳥兒都沒有看見而且還發現島嶼上的植物都好像是新近冒出來的那般好多很普遍的植物類型都發生了小小的變化

比如鋸齒類植物的葉子變得寬大刺變得更尖銳還比如那種野草莓個特別大卻不能食用因爲在草莓流出來的汁液有一股難聞的味道這也是誌慶和鍾奎要留下來查看的原因之一雖然在後來這座死水灣的湖泊經歷歷史的演變更名成另外一個名字

鍾奎和誌慶去墓穴探查還沒有回來

文根好一陣忙碌終於可以休息一下在鑽出窩棚時隨意瞥看了一眼靜水湖泊夜幕下的它浩瀚縹緲波瀾壯闊是大自然賜與死水灣的一面巨大的寶鏡可是誰又知道這座湖泊演繹了很多不爲人知的故事

香草可以喝粥了臉色也在逐漸恢復中只要她好起來餘下的事情就好辦了她可以給村長看病可以護理徐倩

徐倩似在夢囈淡紫的嘴脣微微噏動秀眉時而蹙起時而舒展她還陷在夢境裏沒有出來而她的一雙手依舊下意識的撫着肚腹處

小明倒像是一個打雜的 村長那邊也在喊他文根也離不開他這來來回回的跑他的腳底都起了好幾個水泡

小明會煮飯臨時搭建的竈臺是幾個大石頭組合成的鐵鍋是李老幺山民送來的玉米糊糊是他們主要的糧食

夜幕的腳步聲臨近淡藍色的煙霧嫋嫋繞繞升騰起來混淆在逐漸濃厚的白色霧霾中等不及鍾奎他們回來村長那一撥人貌似餓壞了見玉米糊熬好了一個個拿起碗木瓜瓢舀起一大碗玉米糊也沒有地坐就端起碗蹲在窩棚前一口鹹菜一口玉米糊感覺還是不錯有點像野餐的味道

鍾奎和誌慶他們倆在來到墓穴時視線看可以看見周圍的環境在繞過那段圍牆時天就暗黑下來手電成爲聚焦點光束呈圓形掃射着有限的空間範圍

死寂的氛圍清晰聽得見兩個人粗重的呼吸腳下有些凌亂的腳步聲這裏的一切都似乎在進入深睡眠中唯一可以覺得這是現實空間裏的感觸就只有那頭頂霧霾匯成水滴滴答在頭上的冰涼感

霧鍾奎仰頭看向頭頂越來越厚重的霧霾一絲隱憂爬上心頭驀然想起死水灣的情況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腦海立馬就冒出這個念頭來;霧霾有毒素“陳叔我們還是明天來看……”

“都走到這了怎麼想去改變主意”誌慶調回手電在鍾奎的臉上晃了晃

丫的手電光束刺得他趕緊眯縫眼睛無聲的指了指頭頂聚集的霧霾他悄聲對誌慶說道:“你看……”

可不是嗎剛纔還覺得沒有什麼的誌慶愣住了在他們倆的頭頂不應該是整個無人島嶼的上空在不知不覺中聚集了一層酷似厚重幕布的霧霾霧霾有問題這件事在死水灣人人皆知

誌慶知道鍾奎擔心什麼如是霧霾裏面有問題那麼他們倆再去墓穴墓穴如是潛伏着危險的話那就大麻煩來了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文根他們的情況霧霾裏要是有隱藏的東西存在說不定他們今晚就會全軍覆沒

“撤”誌慶贊同鍾奎的建議兩人調頭就往回跑霧霾阻擋了手電的掃射就像一道不可逾越的霧牆把掃射在霧牆上的光線折射回來其情其景看着真的是詭異萬分

鍾奎緊跟在誌慶的身邊手指扣住五帝錢隨時準備出擊

霧霾厚重變幻莫測誌慶隱隱覺得有什麼東西在霧霾裏遊走惶然停住腳步倏然扭頭一看……一道暗影嗖就像閃電一般一閃不見

“你看見沒”他聲音打顫道

“看見了”鍾奎一成不變粗重沉穩的語氣好像完全沒有把這些隱藏的東西放在眼裏發生的這一切好像完全在他的預料中早就知道來無人島嶼事情不會有那麼簡單

有鍾奎在一旁忐忑不安的誌慶稍稍穩定下來就在這時從霧霾裏傳來‘噗~噗~噗’齊刷刷的腳步聲貌似有很多人在練習原地踏步般

“什麼聲音”

“沒事”鍾奎依舊胸有成竹的樣子“陳叔你跟緊我我轉你就轉”說着話兩個人後背對着後背面對包圍來的霧霾警惕的掃看着霧霾裏的東西

‘噗~噗~噗~’腳步聲就在身邊響起霧霾中影影綽綽出現一些模糊的身影鍾奎有看見誌慶也有看見這是一隊曾經在電視裏看見的島國士兵裝束

“沒事這些是普通幽魂”鍾奎貼身告訴誌慶道就在這時齊刷刷的踏步聲在他們倆的身邊戛然而止……霧霾裏傳來‘咔嚓’好像是拉槍栓的聲音很清脆且真實

, 066 幽靈軍

濃重的大霧瀰漫在天地之間,好象從天上降下了一個極厚而又極寬大的窗簾。他們倆的視線全被霧擋住了,好象整個世界就只有眼前這麼大。完全把他們倆與外界間隔開來那般,讓人很無助的感覺。

在霧霾的掩映下,一張張猙獰可怖的面孔,妖異的舞動着,時而變成端着上刺刀的步槍,步步緊逼而來的架勢。時而惡化一張超恐怖的鬼臉,試圖想嚇唬鍾奎和誌慶,時而又自動變換成爲扇形呈包圍圈,把他們倆團團包圍住。

在遭遇到幽靈軍這剎那,周遭的空間瞬間凝固,簌簌冷氣從腳底冒起,渾身汗毛倒豎!片刻的功夫,他們倆的頭髮就結滿了寒霜。渾身冷得直哆嗦,酷似隆冬來臨般異常寒冷。

鍾馗劍在手的鐘奎,劍刃已經被突如其來的冷空氣給凝凍在劍鞘裏抽不出來。

周圍的霧霾越發厚重,幾乎看不見四周的環境,此種狀況就像死水灣那一日遭到霧霾襲擊的情況幾乎雷同。幽靈軍,忽左忽右,好像也有所顧忌什麼的樣子,一直撲來散去,肉眼可以看見霧霾在幽靈軍飛撲擊下,變化不定。

成團狀的霧霾靜謐的氛圍中,酷似濃煙滾滾而來。天地之間頓時暗黑一片,空間世界縮小,再縮小,變成一個暗黑包圍的圓!

這是霧霾變得混濁濃重產生的視角效應,他們倆只能靠逐漸降低的體溫來感應對方的存在。更爲詭異的是,這些鬼東西,貌似很狡猾,鍾奎緊逼一步上前,霧霾立馬裹着幽靈悄然退去。丫的,這是在故意拖延時間的舉動,他要顧忌誌慶的安危,所以一時間不能去全身心的對付霧霾幽靈。

在霧霾中被圍困幾分鐘後,鍾奎果斷讓冷得雙腿僵硬,舉步維艱的誌慶閉眼。並且緊靠在他的背後,讓彼此之間能夠近距離感觸到對方的情況,努力剋制急躁的情緒,一定心神,手捏鍾馗劍,咬破食指用熱血沁透劍身化解凝凍劍刃,讓它儘快脫離劍鞘的束博……

然後壓低聲音對誌慶說道:“狂吐唾沫。”

誌慶火氣旺,鍾奎要他做別的可能還有些犯難,唾沫可是拈手即來自然而然產生的分泌物。要喊吐唾沫。自我覺得應該沒有問題,所以他就真的‘呸!呸!呸!’的吐。

尼瑪!不知道是自己過於緊張還是別的原因,他吐了好一會,口裏居然沒有一丁點唾沫星子。苦逼了……“我……沒有唾沫星子!”感覺一點忙都幫不上,誌慶心裏有愧,沮喪、很無奈道。

“沒事,陳叔、你記住千萬不要離開我,步步跟緊……”鍾奎沒有多餘時間來安慰他,急促的說完這句話,腳下暗走八卦陣法帶着誌慶設置護身結界體。

霧霾逼近,妖異得有些玄乎,明明看見的是一隊幽靈軍。眨眼間,就變成,幾個島國‘慰安婦’的女人。女人披散秀髮,花色各異的和服(吳服)是日本民族的傳統服裝。她們搔首弄姿,斜露肩胛,露出白皙性感的肌膚……

鍾奎從未有看見過這種島國和服,對島國慰安婦也只是從誌慶這裏獲得一些淺顯的信息。此刻一看,不由得暗自心驚……明知道這些是幻覺,卻有不敢舞動已經化解凝凍的鐘馗劍刃……

一股異常的香味,迷人心魄……是櫻花……閉眼的誌慶好奇的睜開眼睛……眼前出現的這些妖異畫面,剛剛好盡數納入眼底。 與花共眠 渾身一震,莫名的躁動,整個身心充溢着狂野的遐想……

“陳叔這是幻覺,你閉眼告訴我這些是什麼?我可是不能對付她們的……”鍾奎言下之意,對方是女人,雖然知道這些幽靈,可是他曾經聽誌慶講述過在這些‘慰安婦’大部分也是可憐的人兒,有些被騙來,有些則是被強行帶到部隊來給前線作戰的士兵安慰和滿足他們的生理的。還有服役士兵剛剛風塵僕僕趕來這裏,想來滿足一下生理需求,沒想到在房間裏看見的卻是自己的親人姐妹,他(她)們除了抱頭痛哭之外,別無他法!

所以他不忍心……去把她們的魂魄消滅掉。握緊鍾馗劍,急促的對看見這一幕,定力紊亂產生異樣感的誌慶說道。

一語驚醒夢中人!誌慶在對方的喝問下,後腦勺一冷。立馬清醒,急忙答覆道:“你既然知道是幻覺,那她們不是真實的女人,你勇敢發揮能量吧!”

特殊的環境,特定的能量,鍾奎在聽到誌慶的話後。堅毅的眼神直視妖異舞動,逐漸靠近的‘慰安婦’們,‘哐當’劍忍出鞘,帶出一抹雪亮和殺氣。

鍾馗劍在此刻才真正恢復它的本來面目,三尺青鋒、豪氣萬丈……鍾奎來不及驚訝手中原本是一柄魚腸劍大小的劍鞘,在短短的時間裏居然變成一柄得心應手的長劍。

他自身的氣場,加上鍾馗劍的正氣,出劍之處弧光遊動。鍾馗劍!如一條萬丈神龍在霧霾中暢遊孽殺這些邪惡的幽靈,只聽見一陣鬼魁慘嚎之聲不斷,詭異霧霾急急潰退,‘慰安婦’們櫻脣,嫣紅的面孔,頃刻間變成血肉模糊,眼眶迸裂爆裂開去的醜惡猙獰模樣……

鍾奎是越殺越有勁,逼退霧霾,無數個幽靈軍的魂魄灰飛煙滅。幻化成一縷煙霧也沒有在空間裏呆多久,就被無情的風吹散。

凝視一眼陪伴自己生生死死的鐘馗劍,鍾奎的眼睛潮溼了。‘噹’一聲清脆帶着顫音的劍刃入鞘之聲音,在誌慶耳畔索繞。接着他聽到一聲粗獷的嗓音;“陳叔收工。”

消褪的霧霾,露出黑漆漆的山脈。鍾奎和誌慶還得儘快趕到湖邊和文根匯合,不知道他們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霧霾來襲時,文根正在給香草絮叨着什麼。最先看見霧霾來襲的是小明,他驚抓抓的跑進來,大喊道:“香草姐姐,外面又出現那種可怕的霧霾。”

“文根你趕緊去看看。”香草緊張起來。

“好!”

看着文根出去,香草又對小明說道:“你去通知隔壁的人,注意防範……對了,你把這個給他們。”她取下脖子上的五帝錢絲線對小明說道。

“你給他們了,你怎麼辦?”小明磨磨蹭蹭的,不想拿去給別人。心說道:這些王八蛋,死了纔好,憑什麼還要管他們?

“別小孩子氣,現在他們和我們是同一條線上的螞蚱,出了事,對誰都不好。” 067 黑

小明沒有聽香草的話,把五帝錢送去給別人,他在跟隨鍾奎期間,也懂了一些關於鎮壓邪魅力量的皮毛功夫。

一把自制的桃木劍懸掛在徐倩所在的窩棚門口,香草拿出存儲的幹艾葉,分發給隔壁的那些漢子們。霧霾具備生命力,屢屢捲動着反覆衝擊貌似想衝進屋裏。

村長臉色死灰色酷似即將瀕臨死亡,苟延殘喘的病人。清醒時,他就顫抖着嘴脣反覆不停的唸叨:“我被拖進一個黑乎乎的洞穴,醒來的時候,看見有一張臉在對我笑。這張臉沒有五官,就像花冠……很奇怪的花冠,跟人的臉很相似,看久了就有一種很迷離的感覺。會不知不覺的想靠近它……沒有東西束博我的自由,我情不自禁的靠了過去……”

抱住他的人,感覺到村長渾身在痙攣,不由得捏了一把汗。結結巴巴的安慰道:“放鬆,放鬆!你會沒事的。”

“那個地方不是墓穴,是葬屍坑……花冠是妖物,它抖動着……抖出很多粉塵一樣的東西,掉在我眼裏,頭上……還有嘴巴里……它一定是鑽進我腦殼裏了。自從被你們救出來之後,我就知道它一定就在我腦殼裏成長,變大……我一刻也沒有安逸過……救救我,快……痛啊!”由於痛苦,村長大力難以控制的翻來覆去,口裏不斷髮出撕肝裂膽的慘叫。

文根過來時,村長的病況剛剛好轉。“你們把這個掛在門口,把門關好,千萬不要出去。”他把東西發放給呆在屋裏的他們,在環顧一下四周。走到村長面前,看着他一臉死灰,就關切的問道:“現在好點沒有?”

“幫幫我吧!它就在我腦殼裏,幫我把它取出來。你給捉鬼先生說說好話,只要他幫我驅除這隻潛伏在我腦殼裏的魔鬼,我以後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們還沒有回來,外面起霧了,我是來通知你們的,別忘了死水灣迷霧事件。”文根冷漠的說道。就退了出去,剛走到門口,霧霾已經靠近,一襲陰冷的風撲面而來,冷得他抱緊胳膊,惶恐的看着霧霾,慌慌張張跑進徐倩她們這邊來。

就在文根快要進徐倩她們這邊時,後腦勺突然一冷,還來不及看見襲擊他的東西。就感覺渾身一麻,觸電般的驚秫之感,流向全身……渾身頓時跌入冰窟中一般,失去了基本的抵禦能力。就連血液也在頃刻間凝固停止流動,身子完全不受控制,僵直在原地,意識模糊……

接着從文根的身後,一卷卷酷似雲團的霧霾,侵襲而來……

小明一直在門口等待文根,他怵然的目光從門縫隙中瞥看到,門口好像佇立着一個人。他對香草說道:“我去看看文根叔叔。”

“去吧!”香草也是擔憂得不得了,卻是不能離開還很虛弱的徐倩。

小明走到門口,如果要想出去看門口那個人是不是文根,就得拉開房門走幾步才能看見。霧霾中佇立着的這個人,很奇怪的姿勢,安靜無聲的樣子,讓人看着很不舒服。

等他拉開房門時霧霾想趁機侵入,卻被懸掛在門口的桃木劍阻止在門口。一個頭戴尖尖帽子看不清楚面孔的‘人’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身子一動,爪子帶着凌厲的冰寒已經襲擊了小明。

小明頓時感覺到渾身麻木,血液也在瞬秒間凝固……意識縹緲遠離!

門口懸掛的桃木劍到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就在黑衣人隨着霧霾要進入屋裏時,桃木劍一閃……一道刺目的金光,斜刺刺的刺向黑衣人空洞的眼眸……

‘嗷!’一聲低沉的哀叫,黑衣人伸出爪子下意識的阻擋金光,金光刺向黑衣人的手臂。一縷化冰淡淡白色的煙霧,混淆進霧霾中。

黑衣人狡黠的低垂頭,低垂的帽尖耷拉下來,癟癟的,好像根本就沒有頭顱支撐和充填它的內部。

香草覺得門口有動靜,出口連呼道:“小明,小明是你嗎?”門口沒有傳來答覆聲,她回頭瞥看了一眼徐倩“徐倩姐……”

徐倩欠欠身,虛弱如遊絲般的聲音說道:“出什麼事了嗎?”

“好像是霧霾襲擊!”

“……鍾奎他們呢?”

“出去還沒有回來。”

“天!”

“文根,小明呢?”

“情況!好像很糟糕,他們倆都出去看……”香草帶着哭腔道。

“香草……”徐倩伸出微涼的手,握住對方,眼眸潮溼閃動淚花花道:“彆着急,鍾奎哥有的是本事,他一定會消滅這些邪惡的鬼魅的。”

“嗯!我不會對他失去信心的。”香草肯定的點點頭道。

“等你鍾奎哥回來,我想告訴他一些事情。”

“什麼?”

婚意綿綿 “記得我們進入那個可怕的夢境嗎?這個夢境其實就是那位邪惡武士的心理真實寫照,夢境裏出現的那些鬼‘人’他們都死於不正常,好像跟島國研製細菌武器有關。特別是冒出地層的液體和變異的蟑螂,液體有一股難聞的氣味,變異的蟑螂襲擊人,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些東西都是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和細菌危害所致。”

“天……我雖然不明白,但是覺得很嚴重的樣子。”

“當然嚴重……‘咳咳’”徐倩劇烈的咳嗽,咳得面部一陣抽搐。

“喝水吧!”香草遞給她一杯水,心裏惦記文根和小明,卻莫奈不敢就這麼出去。

黑衣人沒有成功進入徐倩她們的窩棚,身子一飄徑直飄向另一個窩棚的門口。

村長時好時壞,這回兒好像又想起了什麼似的,神經質的抓住抱住他頭的夥伴,絮絮叨叨講述他所經歷的恐怖情景。

“我看見那種植物,可以說是我這一輩子都沒有看見過的可怕玩意。它是從人類的頭蓋骨冒出來的,細細的觸鬚,像極了黃瓜秧子的觸鬚,嫩黃嫩黃的,很惹人愛。可是誰知道它是會襲擊人的?你不會知道吧! 新妃嫁到:王爺別太狂 我也沒有想到,所以對它沒有一丁點警惕性,也不存在提防心理,還伸出手去撫摸它……哎喲!痛……”可怕的痙攣再次出現,抱住村長的夥伴,嚇得渾身顫動,很想很想放下他。卻又希望他再次的清醒過來,給他們講述發生事情的經過。 068 凝凍

村長的再次發作.嚇得抱住他的夥伴茫然無措.一溜兒排在‘牀’邊的哥幾個.都輪換着抱住他.給他鼓勵安慰.這件事還是鍾奎給他們幾個下達的任務.主要說是.村長好了.他們纔可以從這裏離開.要是村長出了什麼意外.那麼他們就得承擔一切責任.

由於村長在發作時.就有一種很恐懼的衝動.他要用刀切開自己的頭來看看.裏面究竟有什麼東西在不停的折騰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