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後,也就是在7月2o日生的事情,更讓世界震驚。

在這一天」「印度支那**。宣布在高平成立「越南人民民主國。印度支那**」更名為「越南**」。阮愛國當選「越南人民民主國。為主席。鄧春區當選為越共中央書記處總書記。越共軍事委員會第一主席,洪元山為國防部部長兼「革命軍」總司令」

「小越南人民民主國」的成立石破天驚。頃刻間讓法國人亂成一團。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目前並沒有任何國家承認「越南人民民主國。」包括法國人最為擔憂的中國方面,似乎還沒有什麼反應。

但是在7月2o日」「越南人民民主國。成立那天,中華民國大總統之特別全權代表蔣介石,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和大總統本人秘密到訪高平。

這是一咋。讓「越南人民民主國。為之振奮的消息。這是在國家政權成立之後,第一個到訪的外國高級官員」

阮愛國、邸春區、洪元山這些越南最高級政府官員集體迎接了蔣介石的到來。

在歡迎儀式上,蔣介石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和大總統致辭道:「儘管「越南人民民主國,的成立有些簡陋,但這並不妨礙越南人民民主國將來一定能夠把法國殖民者從越南趕出去,恢復越南的獨立和自主」,

儘管中華民國政府因為種種原因。無法以更加盛大的方式慶祝「越南人民民主國,的成立,但這並不妨礙中國政府對於越南人民的繼續支持。 甄嬛外傳之華妃娘娘大翻身 以及堅定不移的,利用中國政府一切能做的方式,來幫助越南人民實現自己的夢想」

法國人的殖民統治一定會被推翻,尤其是高平的收復,這對於越南的革命事業將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在此之後,還會有越來越多的城市被收復。

隨後,蔣介石再度提出中國政府的一攬子援助方案,包括幫越南。革命軍」繼續武裝一支五萬人的軍隊等等在內」

鄧春區等越共領導人為此興奮不已。但阮愛國卻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小革命軍」目前已經有了一萬五千人的規模,光這一萬五千人。其補給等問題已經成了一個很大的難題,尤其是在根據地建立,「越南人民民主國」成立之後,面臨的各種各樣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多。

而現在中國方面又提出了要幫助越共繼續武裝五萬人的軍隊。拿什麼來養活這些軍隊?僅僅靠一個高平根本沒有任何可能。

繼續奪取其它城市?法國人明顯已經加強了各主要城市的戒備,增調了大量軍隊和武裝,接下來的戰鬥絕對沒有高平之戰那麼輕鬆了

還有,這新擴充的五萬軍隊,兵源從何處而來?僅靠高平一地徵兵?那麼整嚇,高平的青壯年勞力,將會被抽調一空,這將會對當地的生產造成非常嚴重的破壞。

可是看著其他越共領導人興緻勃勃的樣子,掛著「主席」名銜,實際上手裡根本沒有多少權利的阮愛國,卻已經喪失了言的權利。

在蔣介石的講話結束之後。處於興奮中的越共迅在次日召開越共中央擴大會議,緊急商討繼續增強武裝「革命軍」之計劃。而在這份計劃的討論之中,鄧春區的親密戰友,越南「革命軍」之總司令洪元山無疑是最積極的一個。

在洪元山看了。一旦五萬軍隊武裝完成。那麼對革命事業將是巨大的鼓舞,「革命軍。完全有能力繼續動大型攻勢。 毒後傾國 全面奪取越南革命事業之勝利」

大多數的越共領導人都是擴軍計劃的堅定之支持者,但有一個難題卻擺放在了越共領導人的面前,即武裝軍隊之經費問題。

蔣介石代表已經私下說過。前一階段,中國方面對越共大力資助,但是隨著世界經濟危機的到來,中國政府也不得不削減開支,以應對隨時可能席捲到中國的經濟危機。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政府不太可能繼續增加對越共之援助。因此在這一困難階段,還是希望越共方面能夠自己解決一些經費問題。

「中國政府在這些年來,前後對我「

的六了高汰兩千萬華幣的援助,而且這是以特別秘密經流出,大總統本人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堅定的親華派代表人物鄧春區皺著眉頭說道:

「因此中國政府提出自己的難處,我認為完全可以接受。同時,要想成立一個成熟的政權,我認為自己沒有任何造血能力,光靠友國支援是不夠的。我希望各位越共的高級領導人,能夠集思廣益。從自身多想想辦法

經過了一小段難堪的沉默之後,越共財政部長阮原水說道:「做為財政部長,我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因此我做了一些增加財政收入的計劃。第一。多向海外之越橋募捐,向他們宣揚「越南人民民主國,成立的偉大意義,我相信廣大的愛國越僑是一定會願意捐助的。

其次,我提議在此特別時刻增加根據地稅收」。「反對」。還在接受審訊期,掛著個「交通部長」虛銜的安山立刻大聲說道:「在法國殖民者的錄削之下,高平人民已經苦不堪言。在「越南人民民主國,成立之後。越南人異剛剛看到了希望,在這個時候增加稅收,那麼老百姓怎麼辦?」

「安山同志,一切為了革命事業!」阮原水並沒有把這個自己曾經的頂頭上司看在眼裡:「今天越南人民付出一份,將來在革命事業成功之後。他們就會得到十倍百倍的回報!為了越南的獨立和自由。沒有

「說的好。為了越南的獨立和自由,沒有什麼是不能放棄的」。那春區旗幟鮮明的站到了阮原水一方:「阮原水同志,請繼續說下去。」

阮原水有些得意地看了安山一眼:「我聽說目前中國政府急需奶粉,同志們,為什麼放著我們的天然優勢,放著不需要任何本錢的的優勢不去利用?讓那些尚在哺乳期的越南女人。集中起來,為中國方面提供優質的奶水,用奶水換武器。用奶水換子彈,支援越南革命事業,這是廣大越南婦女的神聖責任」。

鄧春區正捧著杯子在那喝茶。聽到這句話,差點噴了出來。鄧春區急忙忍住,看到在座的所有越共高級領導人。臉上都露出了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用奶水換武器,用奶水換子彈」?阮原水怎麼想出這主意來的?

可是否仔細想想,這辦法雖然荒謬,但卻又不無道理。眼下越南正值生殖高峰,大量網剛生下孩子,還處在哺乳期的越南女性,的確有著他們獨特的天然資源小」

等春區定了定神,示意阮原水繼續說下去。

阮原水得意的笑了一下:

「還有,最能迅聚集資金的一個辦法。同志們,我提議在高平,以及我們將來會越來越多的地區種植鴉片,並且通過中國渠道。把鴉片加工之後販賣到世界各爍「無恥,荒唐」。之前一直沉默,但聽了阮原水的這些「高論。再也忍耐不住的阮愛國拍案而起,滿臉憤怒:「你身為「越南人民民主國,的財政部長。不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卻想出了這些荒謬到了極點的「辦法」這是犯罪,**裸的犯罪!而你們,同志們。卻麻木的聽著這些「辦法」甚至有的同志還支持這樣觀點,我請求暫時休息!」

「阮愛國同志,你可以休息了」陰冷的眼神朝阮愛國看了一眼。鄧春區並沒有任何挽留的意思:。下面。我們繼續開會」

阮原水的四點」意見。」在鄧春區的大力支持下。很快在越共擴大會議上得到了通過。

當蔣介石聽到了「用奶水換武器,用奶水換子彈」的提議之後。也在那裡怔了好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

本來削減援助,只是為了更好的控制越共,但誰想到這些越南人居然想到了這個辦法?可再仔細一想,國內的確急需奶粉,這未嘗不是一個雙贏的辦法。

蔣介石同意將此提朝報國內,並儘力促成中國政府同意,而後,鄧春區提出了鴉片種植方案。蔣介石略略沉吟之後,僅代表本人同意這一辦法。並將在當天就把這一信心反饋到國內,並等待大總統的批准。

隨後,鄧春區提到了會議上的一些不愉快。蔣介石點了點頭:

「總書記,任何革命事業要想取得成功,那麼黨內的政治鬥爭是必不可少的。我記得在我國「統一黨,剛剛成立的時候,一些黨內人士,甚至是元老也對大總統提出了尖銳的反對意見,企圖破壞黨的統

一個成熟的政黨,必須要在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領導之下,黨內的任何反對意見,都必須無條件的鎮壓下去。尤其是在越南革命事業即將出現重大轉機的關鍵時刻。「

芯「二示生,越共展到了今天的局面不容易那一

蔣介石的話讓鄧春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7月28日,越共宣布成立「國家紀律委員會」由鄧春區擔任委員長。由白克擔任副委員長。「國家紀律委員會。尖際負責人和執行人。

「國家紀律委員會。的成立。實際上是「整肅運動。的擴大化。

而矛盾也繼續對準了阮愛國和所謂的「阮派」。

整肅風波進一步蔓延。在這個時候,一次意外的事件卻被整肅運動帶到了最**」

在宣布大幅度提升稅收之後,本煎生活困頓的高平之越南人頓時陷入到了更大的困境之中,他們根本無法應對這沉重的稅收。

但是那些前來征要稅收的官員,並不在乎高平人的實際情況。而是採用野蠻的方式,強行從高平人手中奪取了他們的最後一點財產

大約數百個。忍無可忍的高平人聯合在了一起,把那些前來征要稅收的官員趕了回去,而在衝突中。一名越共官員死亡。

大量的「革命軍。出現了。他們以武力的形式,逮捕了這些帶頭抗稅的人。並且在僅僅一天之後,此此抗稅事件就被定性為「惡性的反革命事件。」

一些人在簡單的審訊之後被槍決。但更多的人遭到了讓人難以忍受的盤問。

」國家紀律委員會。也出現了,白克告訴那些負責此案的官員:,小很顯然,這是一次有組織,有預謀的反革命事件,那些目不識丁的農民。不可能在沒有組織的情況下反動這次暴動,必須要查出幕後的黑手

事件既然已經被定性。剩下的就是要靠下面人的工作了。

那些身心都快崩潰的被捕者小終於抗不住了,他們按照審訊者的意思,招供出了他們的「上線而那些被逮捕的「上線又招供出了越來越的。領導者

安山被正式逮捕了,他的罪名是「8o反革命事件」的主要策劃者。但是。白克並沒有就此罷休。而是迅親自參加審問。要安山必須交代出自己的上級。其實誰都清楚,以安山目前的級別,如果非要說他還有上級的話,那麼只可能有一個人了,越南人民民主國主席阮愛國!

安山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他死死的抗著。決不願意栽贓陷害阮愛國。

整整半個月的審訊,日夜折磨,根本得不到休息,讓本就在此前身心具受到很大損害的安山,終於精神崩潰了」

白克在早就寫好的「供詞。上,替安山簽了字,並且抓住了瘋瘋癲癲的安山的手,強行在「供詞。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完整的「供詞」放到了那春區和阮愛國的面前,看著這份「供詞阮愛國平靜地說道:

「小這不是安山同時說的,安山同志不會說這樣的話,我也從來沒有策劃過任何反革命事件!」

「阮愛國同志,一個正直無私的革命者決不會陷害自己的同志!」白克一臉嚴肅地說道。

鄧春區似乎在那考慮一個非常難解的問題,過了好一會後才說道:

「阮愛國同志。之前你不經過黨的同意。私自派遣安山與保大帝進行接觸,這已經嚴重違背的黨的原則。「8o反革命事件。絕不是偶然的。它一定有人在暗中策戈。企圖破壞和顛覆新生的「越南人民民主國」

現在安山的供詞中已經供認出了你,我認為無論站在黨的角度。還是站在你個人的角度,都應該接受國家紀律委員會的詢問,以證明你的清白。請相信。我們不會冤枉一個好人,當然。也不會放走一個壞

阮愛國凄慘的笑了一下,一個堂堂的國家主席竟然要遭到這樣的審問?

阮愛國並沒有交代出自己什麼的罪行。但是在隨後的越共會議上一致通過。開除阮愛國和安山的黨籍,開除他們在黨內的一切職務。「越南人民民主國」的主席將由鄧春區同志兼任。

隨後,安山被秘密判處死刑小而越共的創始人之一阮愛國,則因」叛國罪顛覆罪勾結法國殖民當局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

沒有人為阮愛國和安山申冤。甚至連阮愛國的服刑地點也沒有任何人知道其實,阮愛國不過是這一場政治鬥爭中的一個犧掛品而已。

而現在越共所有的大權,都已經落到了鄧春區一個人的手裡!。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綳。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看著桌子上的禮物,張青雲微微皺了皺眉頭,官場上送禮是有講究的。上級跟下級送禮講求「禮輕情意重。」,下級跟上級送禮講求不張揚,不過總的來說官員之間的送禮,都還是要低調,當然這只是指明面上的禮物,暗地裡大家心知肚明。

汪明輝的禮物顯然太過張揚了,兩條軟中華,兩瓶正宗法國干紅,用木盒子裝著的,在雍平這個小縣城這樣的禮物是非常貴重了。看來縣委縣政府這幾年投資比較多,建設局果然油水足。

「汪局,你能來我這裡坐坐我就很高興了,這禮物我不敢收!」張青雲正色說道。

汪明輝臉色微微一變,果然如武德之所料,張青雲話語中推脫之辭明顯,看來厲剛和市紀委這次是搭上線了,準備用高建峪的工程大作文章。

「張主任,這……既然您堅持,我也不矯情了。」汪明輝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雍平像你這樣幹部少了。」

「汪局客氣了,你比我級別還高,您過我這兒還送這麼貴重的禮,我怕回不起啊!」張青雲哈哈笑道。客廳氣氛緩和了一些。

汪明輝道:「我來就是想跟你通報一聲,那個截流的事情是可行的,只是資金可能需要比較多,我們大致算了一下,算上搬遷農戶、水庫擴容、渠道加固維修的錢,300萬肯定要,這對縣財政的壓力很大啊!」

張青雲眼皮一跳,暗罵自己自以為是,這汪明輝哪裡是來套消息的?這傢伙分明是來示威的,他這是揪著財政困難不放,暗示厲剛最好不要動用建設局這邊項目的專項資金呢!

張青雲心念電轉,快速算了一下,路橋公司那邊要付1000萬,再加上截流花掉300萬,縣財政一下就要拿出1300萬,即使有工行貸款,這也不夠啊?這不動專項資金怎麼行?建設局這邊的專項資金動不得,那退耕還林的專項資金就動得嗎?

「汪局這你放心,資金的問題縣領導心裡早就有數了,既然截流的事情可行,那高建峪橋的事基本就可以定了,這還要委託你老哥寫份報告啊!」張青雲道。

汪明輝深深的看了張青雲一眼,心裡七上八下,張青雲的反映顯然出乎他的意料,難道縣財政真的可以拿出這筆錢?當然即使他有疑惑,也不能再問,畢竟張青雲不是主管領導,問他這個問題就失了分寸。

「汪局啊,高建峪這個工程您費心了,老實說這個工程出事,暴露了很多問題。財政的問題就不用說了,坼東牆補西牆,最後缺口越來越大,人家一叫板,這整個就面臨癱瘓。

除了財政問題以外,這工程督導,工程驗收,和路橋公司那邊的溝通都是有問題的,有些問題還很嚴重,目前縣委縣政府正在致力解決,亡羊補牢嘛!

畢竟我們雍平最終還是要把精力放到經濟發展上來,縣委縣政府也不能老當救火隊員,財政的錢也不能老拿來填窟窿,所以說職能部門的工作能力和工作作風就很關鍵了……呵呵,我說得有些跑題了。」

汪明輝心驚肉跳,張青雲這段「信口之言」矛頭直指高建峪工程相關的責任部門吶!他作為建設局的一把手,哪能脫得了干係?再一看桌上的中華煙和洋酒,他感到分外刺眼。

汪明輝滿腹心思的走後,張青雲冷笑一聲,心想難怪武德之今天上午說今年的經濟建設計劃執行得有些不好,他要親自去狠抓,原來是換湯不換藥!他還是想抓錢袋子。

一想到這裡張青雲又有些鬱悶,高建峪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不過是武德之放的一個實驗彈,他就想給厲剛一個下馬威。厲剛好不容易穩定了局勢,他病休一回來,雍平的很多事情照樣要聽他的,這老東西當真是厲害啊。

當然厲剛也不是全沒有收穫,至少他和黃嵩山的關係得到了緩和,財政局吳雪書這邊也算是聽話了,還有,如果厲剛能夠成功處理高建峪事件,他的威性也將有所提高,那樣他在雍平基本站穩腳跟是沒問題了。

當然,這一切都還要看天河路橋公司的態度了,如果天河路橋從中作梗,那情況依然不容樂觀。

走到卧室,張青雲從抽屜中取了一張優盤插在電腦上,打開播放器,內面的畫面閃動,但是還算清晰。王華華和張倩能將片子剪輯到這種程度也算是專業了。

這段視頻記錄了清河鎮三家非法小煤礦違規開採的狀況,工人施工的場景,煤礦的外景,煤礦的設施,包括清河派出所幫他們把風的情形都清楚。

錄像的對話全都是原音,按照張青雲的指示,錄像中一些關鍵人物的臉都上了馬賽克。

「如果把這東西上傳到網上或者發給電視台不知是什麼效果?」張青雲壞壞的想道,這可是引發雍平官場地震的原子彈吶!

視頻播放完畢,張青雲滿意的咂咂嘴,對他來說最大的難題是如何利用這個東西。把這個給厲剛好像現在時機有些不成熟,他怕厲剛忍不住誘惑,過早的發難,那雍平真的就要地震了,到時候厲剛不一定能控制住局面。

可是這個東西不利用起來,張青雲又擔心出事,這萬一煤礦施工出了什麼亂子,上面追查下來,紙包不住火,那就被動了,到了那個時候厲剛也要受到處分,這個東西也就失去了價值。

「青雲,客人走了?我馬上去做飯吧?」耿霜推門進來,溫柔的說道。

張青雲一驚,連忙把東西收好,然後才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坐在自己旁邊,耿霜坐下后,張青雲抓過她的手,愛憐的撫摸著,腦袋中卻還在想剛才的事情,半晌才說道:

「今天我們去外面吃吧!你老給我做飯吃,這小手都有點糙了。」

耿霜溫順的點點頭,她知道張青雲在想事情,也沒有多說話,只是溫柔的靠在張青雲的胸膛上,神色很是甜蜜,而張青雲則感覺有點累,渾身上下不想動彈,也沒再說話。就這樣兩人一直靜靜的依偎著,無聲勝有聲,徜徉在了二人靜謐和溫馨的世界內……

【求收藏,求推薦】提前更新,只因為一場菊花大戰要爆發了。南華現在排新書8位,後面一位兄弟追得太凶,最近的時候只差2張票。

兄弟們,砸砸票啊,南華不想菊花被別人爆掉。這是南華開書來第一次找大家強烈求票!危險最高等級!

另,收藏一直不理想,希望喜歡本書而又沒添加收藏的朋友,添加一下收藏吧!因為收藏關係到書是否能更進一步的最重要數據!南華在此拜謝了! 「是,注意警戒!」

蕭遠低聲應道,手裡緊緊的握著槍,緊張的注視著周圍。

在這裡,自己不再叫什麼「方遠」而是恢復了自己的真實姓名:「蕭遠!」

在這裡,自己不是什麼中華民國大總統的兒子,只是一名國家軍人!

在這裡,自己不再是軍事院校的天之驕子,只是一個普通士兵!

這是進入軍事院校之後的必修課,實戰演練。

對於選擇了特種兵課目的蕭遠來說,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實戰演練正式開始了,,

國家軍事院校特種作戰系對南京軍官培學校特種兵系。而蕭遠,則代表著由國院組成的特種兵部隊的一員!

「就個!」一個低沉的聲音在叢林深處響起,幾個滿臉塗著油彩,幽靈一樣的人影從黑暗中齊刷刷地閃現出來。

幾秒鐘過後,周圍離次陷入寧靜,一雙如狼般的眼睛向四周掃視了一圈,在黑夜中熠熠閃動,他右手做了一個「繼續前進」的手勢。然後就地滾落到面前的小溝壑,其餘幾名隊員隨即尾隨而上。

八雙眼睛此時在溝壑中形成了一道不長的防線,嚴密地監視著周邊的情況。

這已經是第三天了,他們仍然在原始森林中奔跑,好在已經挺過了最艱難的時刻,只剩下最後一天,如果能走完最後一天,他們就能贏得此次比賽的第一名。可是,他們已經三天三夜沒合眼了,體力嚴重透支,別說一天,就連一小時,一分鐘,一秒鐘,都有被「敵軍」活捉的可能。

只剩下最後一天時間了,這個團隊中的八名隊員還沒有一個掉隊的,也沒有一個被抓獲,他們創造了一個奇迹。

但是,接下來還有三道固若金湯的封鎖線。由「南校」特種作戰大隊組成的假想敵揚言要在最後的時間裡捉拿「國院」隊。這支由全部由南京軍官培學校特種兵系軍官組成的代表隊非常自信,他們相信很快就會把已經三天三夜沒合眼,而且長途負重而來,只有一個指南針、一張行軍圖的「國院」隊束手就擒。

「兄弟們,我來放哨,趁著天還沒亮,大家抓緊時間休息一會兒,養足精神,天亮就是決出勝負的時刻了。」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給靜寂的叢林增添了一點兒生命的跡象。

「班長,我不想睡,我來站崗。」蕭遠低聲說道,他兩眼仍然炯炯有神,此時正像獵人一樣掃視著黑夜中的一切。

「你小子少跟我放屁,服從命令。」班長庄正厲聲呵斥了一句,蕭遠便收了聲,其餘隊員也沒了聲息。

可是,蕭遠毫無睡意,他躺在干硬的泥土上,仰望著雲中若隱若現的月亮和浩瀚的夜空,思緒激蕩起一絲絲漣漪

終於走上戰場了,儘管是在演習,但這一切都是按照真實戰場上的一切布置的。沒有人會手下留情。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因為自己是大總統的兒子而手下留情。

只有在這個地方,自己也可以真正擺脫大總統兒子的身份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灑落到地球上時,庄正已帶領隊員們慢慢摸出溝壑,向著終點站繼續前進。

「前面發現敵人。」負責偵查的隊員回身報告,庄正簡單問了問情況后,略微一思考,又取出行軍圖看了半晌,說道:「娘的,前面就是「敵人。設置的第一道防線,路邊是一條深水溝,越過深水溝往前是一片湖泊,敵軍防守得非常嚴密,但這是我們到達對岸的唯一通道

與此同時,蕭遠剛毅的目光盯著不遠處看了一會兒,接過話道:「班長,我有辦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