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遠遠的,他們兩人看著被包圍起來的夏府,臉上都露出了憂慮之色,面對著城主府這尊勢力,他們也是愁。

雲山隆轉頭看向盧飛魚,無奈道:「城主府的出手太突然了,他們現在已經把夏府完全的包圍,現在怎麼辦?」

盧飛魚臉色變了又變,最終一聲嘆息搖頭道:「還能夠怎麼辦?召集人手吧!你不要忘了,夏肘少爺現在並不在夏府,如果他知道你我在夏府有難的時候退縮,你猜一下,他會不會來找你?」

「肯定會啊!」雲山隆簡直想哭,雖然他不想去送死,但是如果真被夏肘找上門,那結果肯定是命都沒了。

盧飛魚臉色果決,深吸口氣:「那就召集人手,如果夏府真的有什麼事情,那我們就衝出去搶人!!!」

雲山隆聞言點頭,正想要說什麼,餘光就看到了夏府被一層星光罩子給完全籠罩,哪怕是白天,也是星光燦爛。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雲山隆看得愣了一下,還以為是看花了眼。

然而,當他瞪大著眼睛再看的時候,那星光罩子卻依然存在。

「嘶!」雲山隆被閃爍的光芒映照,眼睛閃了一下,心裡滿是驚諤,有些懵逼:「那是什麼情況?」

而在一旁,盧飛魚看到這一幕,則是直接被震驚,心裡駭然,這星光罩子,怎麼看上去跟那些江湖門派的護山法陣這麼像?難道說,夏族也有防禦法陣?

他年輕的時候曾經參加過江湖門派的弟子試煉,那個時候他就見識過這樣的防禦法陣,大致知道這個玩意。

而他印象之中,想要激發這法陣,那需要的能源可是多得嚇人啊!

盧飛魚想著,內心就是一沉。

「是夏老爺子他們!」這時候,雲山隆突然低呼了一聲,他透過星光罩子,卻是看到夏老爺子等人的身影。

盧飛魚眉頭皺起,沉吟了兩秒鐘,就朝著雲山隆果決道:「走!立刻召集人手,乘著夏府現在還沒有出事!」

他就怕夏府空有防禦法陣,卻是堅持那麼一會兒就缺少能源激發。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可就麻煩大了!

雲山隆瞬間回神,連連點頭:「對,還有血刀狩獵隊,把他們的人也叫上,踏馬湊個萬把人,我就不信城主府敢殺!!!」

隨即,兩人各自下令,讓人回去把手下都召集起來,沒過多久,一夥又一夥的混混就隨著人流,朝著這邊匯聚。

不過即使召集了無數的手下,盧飛魚緊皺的眉頭卻依然沒有鬆開,他拳頭微微一握心裡嘆息,這磨西城的基業啊。

他可不認為自己搶了人之後,還能夠安然地留在磨西城溜達收份子錢。

別的不說,眼前只是一千的城衛軍,但是磨西城的城守軍,卻是有著兩萬之巨,負責扼守南城牆,聽城主的號令。

毫不誇張地說,只要城主一聲令下,立馬就會有上萬人來圍殺他們!!

想到這一點,盧飛魚的臉色也是難看,城守軍的實力本就不弱,況且那可是兩萬的城守軍啊,誰能夠抵擋?

這搶人之後,磨西城四面八方都是城主府的人,到時候到底要怎麼離開磨西城,也是他頭疼的問題!

……

夏府里,夏老爺子看著那一道刀痕,一直延伸至他埋藏法陣旗幟的位置,嘴角不由得狠狠一抽:「誰幹的?」

「法陣旗幟,似乎是要碎了!」夏父和夏母催動控制法訣,就能夠感受到自己對於法陣的掌控正慢慢地變弱。

這個意外情況,讓他們也是有點傻眼,聽到夏老爺子那咬牙切齒的聲音,就不由得轉頭看向外面的陳伯京。

夏老爺子跟著轉頭,看著外面不知道第幾次被崩飛的陳伯京,深吸了一口氣,隨即看向林帆等煉丹師以及一眾守衛:「呵,說出來你們可能都不信。」

「原來這傢伙在我們啟動法陣之前,就給法陣旗幟來了一刀。」

「本來能夠防禦所有真元境的法陣,現在似乎,還能夠擋他幾刀。」

夏老爺子一副我很是惆悵的樣子,這還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這法陣旗幟我都已經藏地下了。

哪知道這傢伙對著地面就是一刀,都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林帆等人聽著就嘴角一抽,看著似乎還很堅挺的星光罩子,又看了眼被反彈出去的陳伯京,也是無語。

這傢伙的運氣還真的是強無敵,第一刀就把夏族的底牌給弄沒了!

「既然如此,那就殺出去吧!只要匯合了夏肘少爺,那一切都好。」

「這磨西城容不下夏族,那我們就去臨安郡城,天大地大,總會有一個合適的容身之地的。」林帆平靜道。

夏父和夏母也是緩緩點頭,體內力量開始凝聚,淬體境八重和淬體境七重的實力,在這裡也是不弱了。

而那些煉丹師和守衛聽了,也都是緩緩凝聚力量,沒有異議。

「好!那就準備殺吧!」

諾大的家業說棄就棄,夏老爺子作出這個決定,也是一頓咬牙。

但是沒有辦法,他看著外面已經換手執刀的陳伯京,眼中瑞光一閃,外面的城衛軍當中,最關鍵的還是這個人。

如果能夠除掉他……

「不知道能不能陰他一把!」夏老爺子摸了摸下巴,像十足的老狐狸。 他本來就是淬體境九重的實力,此刻更是已經提升至巔峰,由於家裡開丹藥鋪,他們最不缺的就是丹藥,每天嗑藥那實力都是蹭蹭蹭地攀升。

想著想著,夏老爺子眼珠子一轉,湊到林帆的身邊小聲道:「林帆丹師,一會兒等那傢伙再次反彈出去,我就控制法陣消散,到時候我們一起偷襲他!」

「偷襲?好!」林帆點頭道。

林帆體內氣勢漸漸凝聚,伸手一招,卻是一把漆黑的長槍出現在他的手上,目光神芒炯炯,就盯著陳伯京。

夏老爺子看到這架勢,也是滿意地點點頭,等一會兒就聯合一手,大發神威,把眼前這個傢伙給弄了!!!

法陣之外,陳伯京喚出一枚丹藥,咕嚕一下吞下去,稍微緩了一緩被法陣反傷的身體,而後再次握刀。

唰!

血色大刀高高舉起,璀璨的血色光芒耀眼,卻是隨著陳伯京一刀斬落,恐怖的五丈刀芒直接劈在了星光罩子上。

砰!

「噗嗤!」

陳伯京再次吐血被崩飛,然而讓他眼前一亮的是,原本在他的刀下毫無波動的星光罩子,剛剛竟然泛起了漣漪。

「呵!呵呵呵!」

陳伯京見狀頓時笑了:「我有預感,只需要再來幾刀,你們這法陣就會消散!你真以為法陣是你這等小家族能夠玩得轉的?我耗就能夠把它耗停了!」

到了現在,陳伯京都還不知道自己做了何等讓人鬱悶到死的事情,不知道自己的那一刀命中了夏族的G點!

人還在半空中,正想著等法陣沒了之後怎麼去滅殺夏族的陳伯京,忽然就是瞳孔一縮,一股危機感湧現。

「不好!!!」

在陳伯京驚諤的目光之下,那星光罩子忽然間就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一股比他還要恐怖的氣息忽然間就從夏府內爆發,陳伯京心中震動,一枚火紅的珠子卻是破空而來。

咻!

眨眼之間,火紅的珠子就已經來到了陳伯京的身邊,轟的一下,一股恐怖的力量竟然從珠子之中炸出!

轟!轟!轟隆……

爆炸聲響震天動地,火色的紅光佔據了半邊天空,整個虛空泛起了漣漪。

「爆元丹!!!」

在看到火紅珠子的那一瞬間,陳伯京都被嚇得亡魂大冒,本能地,他直接就把巨大的血色大刀擋在身前。

下一瞬間,恐怖的爆炸力量轟鳴,竟是直接就把血色大刀給轟成了碎片,殘留的餘波再把陳伯京炸飛。

一些離得近的城衛軍,更是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直接被炸飛,身體破碎,血肉橫飛,場面恐怖至極。

那股爆炸的餘波作用在地面上,直接就使得方圓百丈一沉,大街上裂紋擴展,一路延伸至方圓幾里的範圍。

噗嗤!

本來就已經受了一些傷勢的陳伯京,瞬間就噴出了一口口的鮮血,其中還夾雜著一些內臟骨頭的碎片。

七竅流血,那爆炸的聲響直到現在都還在他的腦海轟鳴,耳朵殘音繚繞,一股鮮血流出,奪去了他的感知。

「怎麼會有爆元丹?!」

陳伯京內心驚恐萬分,如果不是他用血色大刀擋了一下,可能剛剛的爆炸力量就已經直接把他轟殺。

然而如今他就算是不死,那命也是沒了一半,渾身骨頭碎了幾成,內臟破損破裂,讓他痛得想慘叫都不能。

爆元丹,那可是由二流級煉丹師才有那個能力去煉製的攻擊丹藥!

這是屬於煉丹師的攻擊手段,哪怕只是一枚二流下品級的爆元丹,那爆炸的威力,也是橫掃真元境前期的武者!

但是,這爆元丹哪怕是在臨安郡城,那也是極其珍貴的丹藥,在磨西城更是沒有,這夏族又怎麼會……

「嘶!那一群煉丹師……」忽然,陳伯京醒悟,他竟然忽略了那一群煉丹師,潛意識地認為煉丹師只是煉丹師。

然而這一次的意外卻是教訓了他,哪怕是煉丹師,那也是很可怕的!!!

「走!快走!必須走!」

咻咻咻!

陳伯京強行提起一口氣,身體借著爆炸餘波的力量直接朝著遠方掠去,眨眼間就已經消失在四周民房之中。

夏府內,夏老爺子:「???」

說好的一起偷襲呢?為毛我剛剛拿出大刀,你就已經把人給秒了?兄弟,你這樣讓舉起大刀的我情何以堪啊。

也虧得夏老爺子的臉皮子夠厚,目光一轉,就落在那些城衛軍的身上,暴喝:「殺出去!殺!」

「咧咧咧,殺!」

在這一刻,那些煉丹師都是放飛自我,有的人甚至直接扛著巨重的煉丹爐鼎作攻擊武器,一砸之下,無人敢接。

轟!

林帆一步踏出,手中漆黑的長槍橫掃,爆出恐怖的力量波動,直接就把夏府門前的數十名城衛軍清空。

夏老爺子等人緊隨其後,連身後夏府之中藏著的千萬家財都沒有理會,直接離開,他們必須抓緊時間。

否則的話,等到城主府反應過來,到那個時候可就不只是眼前的這麼一點人,甚至可以說是全城皆敵。

一眾夏族守衛猶如虎狼環視一樣,團團守衛在他們的身邊。

而失去了陳伯京這名真元境強者的城衛軍,根本就抵擋不了林帆推進的腳步,一槍之下,無一輪之敵。

很快,夏老爺子一行人就已經衝破了城衛軍的包圍圈。

也在這個時候,從四面八方忽然間就湧來了無數的混混,擋在了夏老爺子他們的身後,卻是把大街都給堵了。

「幹什麼!幹什麼!城主府緝拿兇徒,不相干的人都給我讓……」一眾城衛軍還想要追趕,直接呵斥怒罵。

然而那傢伙才剛剛開口,一眾混混就一擁而上,把他淹沒了。

砰砰砰!

「我擦!你丫的踩我腳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想踩多兩腳,畢竟這麼刺激的事情可不常見啊。」

「兄弟高見,敢問高姓大名?」

「在下趙大龍!」

身後一片混亂,夏老爺子他們跑到了街角,盧飛魚和雲山隆頓時就現身:「夏老爺子,夏族長,夏夫人。」

說著,兩人又看向了此刻渾身染血的林帆,拱手恭敬道:「林丹師。」

「咦!你們都來了?」看著盧飛魚和雲山隆,以及兩大幫派的一眾大頭目,還有血刀狩獵隊的分隊長,夏老爺子有些意外,林帆則是微微點頭回應。

「現在怎麼辦?直接帶人殺出城去?」雲山隆卻是慌忙連道,看著夏老爺子就開門見山,沒有再廢話。

…… 夏老爺子正要點頭,盧飛魚卻嚇得連忙阻止道:「別別別!千萬不能直接殺出去,要知道城牆那邊可是最多城守軍的地方,殺過去,只會是死路一條。」

他們雖然說人也是挺多的,但是相比於城守軍,卻還是遠遠抵不過!

眾人聞言,都是眉頭緊鎖,他們又何曾不知道,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如果不殺出去的話,他們一樣是死。

這時候,林帆沉吟一下又道:「其實,我還有兩枚爆元丹,如果真的是拼一下,那還是有機會殺出去的。」

爆元丹的威力,剛剛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對付城主府的一些高手是不成問題,所以高手方面是不用擔心。

林帆這多年來的積累,很大的一部分就花費在煉製這三枚爆元丹的身上,因為爆元丹雖然威力強大,但是煉製的成功率,卻是低得令人髮指。

如果現在把三枚爆元丹都用了,那林帆的保命底牌也是沒了!

不過為了能夠把夏老爺子他們帶出去,林帆倒也是願意付出這樣的代價。

只是解決了高手的難題,卻還有著那數量眾多的城守軍需要思量,螞蟻都能夠咬死大象,他們也是會力竭的。

「不用這麼冒險!」盧飛魚又否決道,眾人聞言都看向了他。

沒有耽擱,盧飛魚往回看了眼那混亂的大街,立刻道:「大家隨我來,我知道一條能夠通往城外的通道。」

隨即,盧飛魚就帶著眾人離開,穿街過巷,利用幫派的混混弟子混淆視聽,徹底脫離旁人的視野範圍。

到最後,他們來到一座小院子,一行人加上盧飛魚他們的心腹,那總共是多達上千人,卻是全都走了進去。

而之後,就再也沒有人,走出來過。

……

另一邊,渾身浴血的陳伯京,在昏昏噩噩不太清醒的狀態下,硬是咬牙堅挺,也終於是逃回了城主府。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