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不要吃點東西?」趙秥回頭道。

「吃過了,」老匠說道,轉頭看向那邊的袁天慶和朱培,又道,「將軍身邊之人,都是大才啊。」

「你認識他們?」

老匠一笑,拄著竹杖往西邊的石欄走去,邊道:「將軍帶人來此平亂,結果自己身陷囹圄,不知道後悔了沒?」

趙秥走在他身側,冷冷的看著前方,說道:「你有話便直說,有計也直言,我沒什麼後悔的!」

「要不是你姓趙,又領著虎奔營,我還真想不到你這般脾氣的人會是鄭國公府的主力大將之一呢。」老匠笑道。

趙秥已經極力在壓制自己的火氣了,沒有說話。

何川江捋了一下鬍子,微垂著頭,在旁默不作聲。

老匠在石欄前停下,抬眸眺向西方天幕,說道:「白日站在這裡,能看到那些人嗎?」

「看不見的,」趙秥也抬頭看去,道,「離得太遠,他們在萬善關。」

「萬善關,」老匠一笑,道,「佩封地勢偏高,他們騎馬過來需一日,你們過去則要快一些,怎麼反倒不過去對付他們?」

趙秥就要說話,被一旁的何川江輕輕按住,暗示他不要開口。

老匠又笑,道:「若是不信我,又何必帶我來這?」

何川江微頓,想了想,道:「我們打過,但是對方兵力足,搶的糧食也足,而且每天都有人前去投靠他們。我們沒有救濟,也承擔不起任何一場戰敗。每次一輸,他們士氣大漲,我們則反之。而我們贏了,他們的士氣不減反漲,會更瘋狂的猛撲。」

「果然,這軍心才是致勝之寶。」老匠說道。

「先生可有令我們擺脫此困局之計?」何川江拱手說道,「我們目前局勢被動,除了這支流寇,近來在西北方向又形成了一股勢力,前有狼,後有虎,我們不是怕作戰,而是我們的情況真的不便應戰。」

老匠沒說話,良久,回頭看著他們,說道:「我當是什麼事情,原來僅僅只是援軍沒到,救濟沒來,就讓你們陷入了這個局面?」

何川江臉色微訕,很輕的說道:「是我之過。」

「那你們等著就好了,怕什麼,」老匠又道,「鄭國公那麼有錢,還怕送不來援軍和救助?遲早都會來的。」

「怕的,還是人心啊。」何川江說道,「城中百姓人心惶惶,城外流寇野心勃勃,京城內鬥暗室欺心……可能我們連救濟都沒有,不過他們一次次的口頭敷衍罷了。」

趙秥朝何川江看去,目光冰冷。

何川江餘光看到了,但還是硬著頭皮繼續道:「如今更有連降大雨將我們困囿於此,令我們難以出去覓食,先生,我們現在真的陷入了死局。」

老匠收回目光,手指在竹杖上握緊了些,沉吟半響,道:「我曾在同渡助方一乃連環破敵,此戰令我聲名鵲起,想必你們也知道。」

「是,先生。」何川江說道。

「我不是善人,不會無緣無故助人,」老匠說道,「當時方一乃曾給了我三個承諾,你們打算給我幾個?」

「承諾?」

何川江皺眉,朝趙秥看去。

報告首長,萌妻來襲 趙秥眼帶不屑,說道:「還有這種事情嗎,那他給了你什麼承諾?」

「不能說,」老匠搖頭,「你們的承諾我自然也不會告訴別人,如果你們答應了,我三天就能助你們擺脫困境。若是你們不答應,那我就乖乖的被你們囚禁。畢竟從你們告訴我你們的困境開始,便沒打算再將我放出去了,不是么。」

趙秥冷笑:「你可知我趙秥此生最討厭被人威脅?」

「這就算是威脅了?」老匠抬手摘下自己的斗笠,說道,「我還沒有提及六夫人,還沒有提及令愛十三小姐呢。」

趙秥一頓,隨後大怒:「你說什麼!」

手裡的佩刀就要出鞘,被何川江一把按住:「將軍先勿急!」

何川江看向老匠:「先生,你這是要拿女眷來威脅人?」

一路坐馬車而來,老匠頭上的斗笠蓑衣始終都在,亦絲毫不在意會影響到車廂里的其他兩個人。

現在還是他第一次將自己的斗笠摘下,背對著燈火,他生了張非常好看,但已不年輕的臉。

眼角幾縷細紋,讓他眸中光亮越發沉澱堅毅,眼睛微微含笑,唇角也是,笑意譏誚。

面對著盛怒的趙秥,老匠始終平靜,絲毫不覺有任何害怕,開口說道:「我可沒有這麼說,只是將軍覺得我在威脅人,我說了句我那不算威脅,並指點了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威脅,僅此而已。」

說著,他拍了下斗笠上的雨水,又道:「既然這筆生意買賣做不成了,那你們就把我關起來吧,等你們什麼時候想通了,覺得這筆買賣可以做,那就什麼時候來找我,不過你們只有三天的時間。」

這件事情,何川江做不了主,看向趙秥。

趙秥怒聲說道:「那就關起來吧!來人!」

那邊幾個近衛上前:「將軍!」

「請這位老先生下去坐坐,加派人手伺候,給我看緊一點!」

「是!」

何川江想要阻攔,但現在這局面著實不好開口,便抿唇作罷。 這時候,夏夢蝶說道:「沒想到我這種人,羅小冬先生和你們幾位,還能幫我,謝謝你們。」

胖子說道:「這就是緣分嘛,我猜如果羅小冬在此,也會提前幫你們的。」

羅小冬卻不然,羅小冬心裡有顧慮,什麼顧慮呢?

如果第二次打敗熊似錦,那無疑等於向好面子的東方龍宣戰,到時候可能又要扯上東方夜了。這一點,羅小冬始終不覺得有什麼光榮的。

恐怕到時候就是一場江湖大戰。

所以,聰明的羅小冬顧慮稍多,就沒有及時出手,好在熊哥被嚇跑了,大家沒有真的動手起來。

羅小冬說道:「你們聊把,我去逛逛夜市。」

然後,走掉了,胖子和夏夢蝶還有曹文雙,在聊天。

而夏夢蝶呢,居然說,還要在身上空白處,再做一個紋身,胖子奇道:「你身上弄那麼多紋身,你不痛苦嗎?」

夏夢蝶說道:「痛苦也是一種快樂。」

修仙怪談 胖子和郭大路都無語。

曹文雙身上沒紋身,說道:「不管你紋多少,我都支持你。」

羅小冬在夜市上逛游,看到一些賣書的人,用大推車,推著一筐一筐的書籍。

吸引了他的目光,再仔細看,有很多分類,比如有一個分類,是一些雞湯文,不知道現在的大學生是否愛看雞湯文,羅小冬從網上得知,以前,大概是八九年前,大學生很多都受雞湯文的影響,什麼《青年必做的十件事》,什麼《人性的優點》,當然,有一些雞湯文,比如遠古雞湯文卡耐基系列,也有用,但是現代的一些雞湯文,比如人生必讀的一百本書,說的好像你不讀這一百本書,你的人生就不夠完整似得。

羅小冬停下腳步,仔細看了看那些書的外皮,題目。

另外還有一些,就是什麼海外作家的翻譯作品,還有一些武俠小說,黃易的,溫瑞安的,金庸古龍的也有,另外一筐子,是網文,網路小說,唐家三少的,天蠶土豆的,都有賣。

也不知道是正版還是盜版。

羅小冬繼續往前走,前面就是一些賣衣服的攤位了,夜市上賣的衣服,大多都是比較便宜的,一百來塊。當然現在隨著社會經濟水平的提高,現在夜市上也有三百五百的衣服,還有四五百的鞋子,只是數量不多。

附近的體育用品專賣店,名牌鞋子專賣店,還是有很多顧客的,而附近的大型連鎖超市,也擠滿了人,基本上學生群體居多。

再然後,附近有幾個大型網咖,以前的網吧一條街已經不復存在了,變成了各種潮牌店鋪,然後,僅存的幾個網咖,也變得高檔起來。

羅小冬在那邊逛游,然後看著一對對的學生情侶,有一些感慨,但是又說不出來。

這不知道是一種什麼心思。

這時候,也巧,白珊珊來了信息,問道:「你在哪裡呢?在幹嘛?」

羅小冬回復道:「我在逛金海大學西邊的夜市。」

白珊珊說道:「我想你了。」

然後發了一個表情。

羅小冬心中突感一陣甜蜜,的確,白珊珊是可愛的,白珊珊個子不是特別高,偏瘦,身材呢,也不是特別豐滿,但是很可愛,最重要的是,白珊珊對自己,真的是一片真心。

羅小冬想到此處,心中湧現了一陣甜蜜感,然後,剛才的一股子茫然不知道去哪裡去了。

這時候,羅小冬就想,這也許就是愛情的偉大力量吧。

夜市上,看到一對情侶,顯然也是大學生,但是都不富裕,男生在給女生買鞋子,而女生則在商量價格,男生在一旁默默替女生提包包。

羅小冬耳力敏銳,聽到這雙鞋子是一百六十塊,女生會砍價,硬生生砍到了一百塊錢。

顯然不是什麼名牌,但是女生試鞋子的時候,也是一臉幸福。

羅小冬覺得,如果每個女生都如此,每個男大學生也都如此,那這個世界是多麼溫馨。

但是顯然,這似乎是不可能的,羅小冬想。

過了一會,白珊珊發來信息,說道:「明天周末,我們去看電影吧?」

羅小冬不禁覺得有點愧疚,自己這麼多時間,居然從來沒主動約白珊珊去看個電影,現在金海市大學城旁邊,就有一家現成的電影院,羅小冬回復道:「好,你想看什麼電影?」

三顆糖,甜到殤 白珊珊說道:「當然是愛情片啦!你呢?」

羅小冬說道:「我不怎麼看電影的,隨便吧,什麼對我都是新鮮的。」

白珊珊說道:「那行啊,我來買票。」

羅小冬說道:「我是不是要買點爆米花什麼的?」

白珊珊說道:「你果然是沒看過電影嘛,現在的爆米花,都是送的。」

羅小冬無語。

第二天是星期六,一天無事,養豬場那邊,老吳頭打電話來給周若男彙報工作,周若男認真做筆記,然後向羅小冬彙報,羅小冬在辦公室里沒事幹,看看賬目什麼的。

而外面很熱鬧,不少的人都來吃飯,周六中午,開始,羅小冬飯館里就真的熱鬧起來了,大家都來吃,到了周六晚上,不少大學生開始聚餐,很多人的酒量,也都是從大學聚餐開始鍛煉的。

甚至有的同學,會拉著你去吃飯的。給你灌酒。

這樣的情況很常見,也許並不是惡意,不少的大學生土豪富二代,請客過生日什麼的,也都很正常。

大學生宿舍里,還是有真正的友誼的!

基本上到了公司里,勾心鬥角的事就開始了,這時候大家就懷念大學同學了,但是隨著時代的進步,現在都有微信群了,大學同學的微信群里,頭幾年,畢業的頭幾年聯繫還是滿頻繁的。

到了四年後,基本上就沒啥信息和互動了。

基本上,而大學畢業一年重聚的聚會,自然也是參加人數最多的,天南海北的,金海大學也是如此,最遠的來自西北的,來自海南的,大學生都有。

這個時候,羅小冬飯館的包廂,就成了大學畢業生聚會地點的第一選擇,羅小冬準備了幾個大的包廂,還有二樓的偏廳,可以容納五六十個人呢。 平價菜,羅小冬的飯館的飯菜也很實惠。

這一天,看到外面在聚會,甚至有人在高聲唱歌,羅小冬不禁感到,上大學的確是一種寶貴的,寶貴的經歷和財富。自己連高中都沒上過,可以說是一生中的一場遺憾吧!

不過,這時候,耳力敏銳的羅小冬聽到一個聲音,卻很尷尬,這個聲音來自其中一個大學生,個頭偏高,胖乎乎的,剃著平頭,說道:「今晚,所有處女女生都要開苞!」

然後引發了一陣鬨笑。

羅小冬想,這一群大學生,聚會已經如此放的開,開始講葷段子了嗎?

旁邊的另一個房間里,是畢業兩周年的聚會,是藝術系的。

沒錯,就是金海大學藝術學院的學生聚會,兩年了,他們開始攀比了,羅小冬也不是故意偷聽,只是這個側廳根本沒門,是一個敞亮的地方,那些藝術系的學生們似乎也不在意服務員和羅小冬胖子等人在旁邊忙活,肆意的聊開!

其中一個人就明目張胆的說自己是在給一個富豪當小三,還拿出一個包包,說這個包包二十三萬,然後另一個女生則提了提自己的包包,然後一群人驚訝不已,有個人問道:「你這個包包好像是限量款的吧?」

那女生揚了揚眉,說道:「四十五萬!」

胖子在旁邊看賬目,差點一口水噴出來,小聲對羅小冬說道:「這個世界上有四十五萬的包包嗎?」

羅小冬說道:「你這是大驚小怪了,一百四十五萬的都有吧?不過什麼牌子的我也不懂!這些都是奢侈品了,還有香水啊什麼的。」

胖子不禁咋舌。

這時候,裡面的人就問道:「我看到你在電視劇里當龍套了,你怎麼賺的錢啊?」

那女生自豪的說道:「當然不是我自己賺的,是我乾爹給我買的!」

然後引來一片羨慕聲!

胖子低聲說道:「這我懂,乾爹嘛,肯定是包養她的人了!」

羅小冬不置可否,說道:「對了,現在上座率怎麼樣?」

胖子說道:「今晚預約八成,再加上臨時上門的,基本上滿員了!」

羅小冬點頭。

飯館的生意好,羅小冬也覺得心裡高興。

過了一會,白珊珊來了,羅小冬一看手機,是六點鐘。

白珊珊說道:「走吧!」

胖子附耳說道:「羅小冬,晚上把握住機會啊!」

羅小冬奇道:「什麼機會?」

胖子說道:「廢話,當然是開房了!」

羅小冬說道:「我們去看電影啊?」

胖子說道:「你傻乎乎的,看完電影當然是下一步開房間了!」

羅小冬不置可否,過了一會,白珊珊到了跟前,說道:「你們兩個說什麼呢?」

羅小冬說道:「沒啥。」

胖子做了個手勢,說道:「我在教羅小冬怎麼把你泡上床。」

白珊珊想了想,說道:「走吧,羅小冬。」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