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下,不要太猖狂!」右護法臉色鐵青無比,隨機矯健的身形猛然騰空而起!好似蛟龍飛天。

與此同時,他施展無上輕功,飛掠而去的剎那間,呼的一拳轟了過去!

這一拳帶起的威勢非常恐怖,就連虛空都在震顫,拳頭所過之處,恐怖的力量肆無忌憚的肆虐著周圍的海風,使得他周圍狂風大作,真元滾滾,氣勢如洪流,好似要將遠處的戰艦直接一拳轟爆。

喬君微微瞥了一眼右護法,神色淡然,隨機雙手在胸前不停的打出一道道印決!

隨著他印決的打出,可怕的真元破體而出,很快在半空中凝聚出一隻真元巨爪,將右護法整個人直接抓了起來。

他所施展的這一神通,名為【神龍爪】,是他從慕容晴嫣那裡學來的。連他師父也不知情。

慕容晴嫣曾告訴過他,有朝一日,喬君如果能修真,就一定要把這門神通融會貫通。

現在喬君機緣巧合之下疏通了情關xue,步入了修真之門。這門神通也就可以拿出來,曬一曬了。

右護法的攻勢戛然而止,他被巨爪抓在手心,禁錮在半空中,不管他如何掙扎,都是徒勞。

很快他的腦門上冷汗瞬間就冒了出來,神色更是無比駭然。

「閣下,你好大的膽子,竟然跟天下會作對,你就不怕被天下會的人追殺嗎?」 靈氣復蘇之空間楊柳 右護法企圖說服喬君鬆手。他相信喬君絕對聽過天下會的傳聞。

「放肆!」

「快住手!」

「放了右護法!」

海盜門當中不乏有天下會的爪牙,他們看到右護法被巨爪捏住,先是震驚,接著就是勃然大怒!

隨機五個人拔空而起,掄起拳頭朝著喬君出手,唯獨左護法像個局外人,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

一時之間,五道恐怖的能量波動,好似好幾道洪流,激蕩在虛空中,殺向喬君。

喬君根本沒有理會右護法,而是看向了半空中,神色陡然變冷,隨機氣勢猛然一發,「卡擦」一聲,右護法整個人的骨骼全部被巨爪捏碎,隨機將他丟垃圾一樣直接扔進了海里。

巨爪也跟著消失。

「找死!」半空中飛掠而來的五個高手,看到這一幕,頓時都再次勃然大怒,速度陡然加大。

喬君捏死右護法后,站在海面上,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五個高手,他渾身的氣勢開始暴漲,乾坤大挪移更是運轉到了極點。

轟!終於五人的拳頭如願以償轟在了喬君的身上!恐怖的能量波動很快凝結成一股超級漩渦,五個人將喬君圍攏在中間,極速旋轉起來。

所有人的衣服獵獵作響,狂風陣陣,海水被激起千層浪花,將六人包裹在裡邊,跟著旋轉起來。

大約五分鐘后,轟的一聲,這裡突然炸開,五道人影口噴老血,如同炮彈一般飈向四周,接著就是跌入水中,生死不明。

喬君大背著雙手,依舊站在海面上,顯得意氣風發,彷彿一名凱旋而歸的將軍。

不過他的特質迷彩服已經成了一塊塊破布,看起來有些好笑。

此時此刻,戰艦上的所有人都是一臉吃驚的看著喬君,吃了解藥的所有作戰人員已經醒了過來,並且親眼目睹了喬君的強大。

黑子,狂霸,閃電,山椒等等都是一臉的不可置信,他們原本以為喬君強也比他們強不了多少,可是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喬君可以瞬間秒殺他們。

韓刀月,慕容雪,戴嬌,冷月都是獃獃的看著喬君,完全被喬君的強大實力震撼到了。

喬君一步跨上戰艦,看向神色淡然的左護法,淡淡的問道:「你好像由始至終都是這幅表情,能說說是為什麼嗎?」

「閣下,既然問了,那我就回答你這個問題。」左護法緩緩開口,看向喬君,目光異常犀利,「因為他們都該死,就這麼簡單!」

「為什麼?」喬君疑惑了。

「他們不自量力!」左護法道。

「是嗎?那你呢?束手就擒,還是要接我一掌?」喬君淡淡的問。

「你出的選擇題太難了,但是呢,這個難不倒我,我兩個都不選,我只會選擇取你性命!」右護法淡淡的道。

「呵呵!你的選擇是錯誤的,因為我的選擇也是取你性命!」喬君道。

「那就接我一招!」左護法突然向前探出大手,恐怖的真元爆發,整片虛空都是一陣顫抖。

轟隆!

剎那間,一隻巨大無比的真元大手,遮天蔽日,朝著戰艦轟擊了下去。恐怖的能量,像似一股巨大洪流,激蕩在這片空間中。

「仙帝之手!」戴嬌和冷月臉色大變,氣的渾身發抖,他們沒想到左護法竟然用奇毒門的【神掌印】光明正大的對付喬君,這也太無恥了吧?

「呵呵。」喬君輕蔑一笑,隨機早已醞釀好的「一陽指」,被他施展而出!

無名指頭向前探出,直接對著虛空之中轟然壓來的真元大手指了過去,而後一壓!

頓時,他體內狂暴的真元破體而出,如同狂風夾雜著超級龍捲風一般,向虛空震蕩而出。

頓時,整個天空被肆虐的熱量波動轟中,虛空之中立即就傳來一股恐怖的高溫,原本平緩的海風一下子變得氣焰滾滾!

那恐怖的真元更是好似要撕裂整個虛空,所過之處,虛空震顫,可怕到了極點!

轟隆隆!

終於這股好似龍捲風一般的真元波動與真元大手轟在了一起,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大爆炸。

磅礴的能量,在天空中激蕩不止。那些圍觀喬君的海盜們,不小心被一縷能量轟動,一個個胸口巨震,噴血倒飛。

此時此刻,左護法已經沒有了往日的沉穩,他的臉色蒼白無比,口中更是狂噴鮮血,因為那一陽指的帶起的真元轟開真元大手以後,餘力未減,依然轟向了他。

而他用全身僅剩的四成真元去全力阻擋,也是枉然,阻擋了一會,他的真元不僅耗空,而且倒飛出去,砸進了輪船里。 喬君微微看了一眼左護法被砸進的地方,隨機一步來到戰艦上,冷冷的說道:「兄弟們,準備戰鬥!五分鐘之內解決剩餘的所有海盜。而後直奔失落島!解救人質!」

「是!」所有人神色一動,而後端著槍,瞬間準備好了戰鬥。

「黑子,我命令你帶上兩名作戰人員解決靠右輪船上的所有敵人!」

「狂霸,我命令你帶上三名作戰人員解決中間的這搜輪船上的所有敵人!」

「閃電,帶上作戰人員解決靠左輪船上的所有海盜!」

「是!」

「是!」

「是!」

……

「兄弟們,我們無路可逃了,現在唯有幹掉他們,我們才會有一線生機!現在給我狠狠的打!只要等到盟主,我們就有救了。」

隨著一名戴墨鏡的大漢一聲令下,所有海盜就好像打了雞血一般,雙目嗜血,臉龐透著無盡的殺意,端著號稱『銀色殺手』的機槍,不要命似的,沖向了甲板上。

噠噠噠!

突突突!

作戰人員與三艘輪船上的海盜們很快拉開了激烈的戰鬥,紅光與子彈如同雨點一般亂飛。

這裡被無數的槍聲覆蓋,以及子彈穿梭的咻咻聲,不絕於耳。

作戰人員各個都是槍法如神的特種精英,幾乎是彈無虛發,槍槍爆頭!

不到一刻鐘,三艘輪船直接被無數的紅光打成了篩子,輪船上屍體更是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

剩餘的海盜看到作戰人員如此兇悍的打法,各個都嚇破了膽,開始畏手畏腳起來。

他們實在沒想到作戰人員不僅槍法如神,而且用的子彈竟然對修武者傷害巨大,一旦打在身上,身體就會被撕裂開。

「快逃啊!」

「撲通!」

終於有人因為恐懼,害怕,膽寒,而直接跳進了海水裡,企圖逃跑。

「撲通!」

「撲通!」

……

其餘正在奮戰的海盜看到同夥跳進了海里,也毫不猶豫的往水裡跳了下去。不到一分鐘,三艘輪船已經空無一人。

現在不逃,更待何時?

「哼!想逃!」韓刀月看到自己這邊的輪船上,所有敵人縱身跳進了水裡,想逃跑,她頓時嬌哼一聲,縱身一跳也跟著跳了下去。

「下水幹掉他們!」狂霸下完命令不敢示弱的跳了下去。

黑子,閃電,山椒等人也是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喬君站在戰艦的甲板上,看著眼前的三艘已經破廢了的輪船,笑了一下,「這幫海盜在這裡為非作歹了這麼久,今天終於可以一舉殲滅他們。想子想都大快人心!」

戴嬌道:「海盜門在無心為非作歹,無惡不作,你們應該早剷除他們了,為無心海還一個朗朗天空!」

「海盜門的藏身之處非常隱蔽,找到他們就必須要有詳細的地理位置。這次我們奉命剿滅他們,就是因為我們有準確的情報。」喬君淡淡的道,看不出有什麼自豪的神色。

「你們在海盜門是不是安插了你們的人?」戴嬌立刻問道。

失落島是無心海的心臟,如果沒有詳細的地理位置,喬君他們根本不可能找到這裡來。

也就是說,失落島上肯定有人暗中傳遞情報給部隊的相關人員,讓喬君他們來營救那幫被海盜門綁架了的旅客。

如果不是這種可能,失落島上的海盜門早就被滅掉了,還能留到現在?

這肯定是失落島上的人將地理位置發了出去。

「這是機密,無可奉告!」喬君拒絕回答。有關部隊的事情,他不能隨便透露,就算戴嬌和冷月是盟友,也不能隨便透露。

「好吧,不問了,你們部隊有部隊的紀律。」戴嬌道。

喬君想了一想,突然問道:「我聽師父說,五名界的入口五年前就被封了,就是我離開雪蓮山的第二年被封的,那你們是怎麼被右護法他們帶出來的?」

「我們離開的時候,五名界的入口還是敞開的。我聽說到了後來五名界幾個金丹境的高手跑到世俗界為非作歹,觸犯了世俗界的法律。

之後,不僅有警察到處通緝他們,而且你們部隊也派出了十幾名實力非常恐怖的高手追殺他們。

這幾個金丹境高手走投無路之下,只好返回了五名界。

之後那十幾名高手直接追擊到了五名界,並且將他們一一誅殺。

他們從五名界出來的時候,為了防止裡面的人再出來做傷天害理之事,就將五名界的出入口直接用陣法封印了,並安排了兩名實力非常恐怖的高手來日夜看守!」

「你們一直在失落島,你是怎麼知道的?」喬君不解的問道。

「是雄霸告訴我的。我為了再次返回奇毒門,問他的。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他直接帶著我和冷月一起去了五名界的入口處,可是那裡的出入口已經被封印了,誰也進不去,也出不來。

勐妻柔情 雄霸這幾年一直都在試圖進入五名界,可是他連番幾次都失敗了,最後一次差點沒命了。那兩個守衛根本不讓他進入五名界。」戴嬌道。

「最後一次,什麼時候?」喬君立即問道。

「一個月前。我聽說他是撿了一條命回來的。」戴嬌道。

「也就是說,他這一個多月,一直在療傷,是不是?」喬君問道。

「應該在療傷!」戴嬌道。

「那你知不知道他現在有可能在什麼地方?」

「他行蹤非常詭秘,就連他的左膀右臂都不知道他的行蹤。我們身份卑微,不可能知道他的行蹤。」

「可我知道他在什麼地方!」喬君突然說道。

「怎麼可能?」這下,一直沒開口的冷月開口說話了,她的語氣帶著懷疑的味道。

「他就在失落島上,而且那個地方地勢險要,全被濃重的霧霾遮住了,神識根本掃不進去。」喬君淡淡的道,「如果我沒猜錯,有人在裡面應該布置了什麼手段。」

「你說的是海盜門的禁地!」冷月不可思議的說,「禁地之地,地勢相當複雜,一旦快入就會迷失方向,一輩子都別想走出來。曾經很多海盜都進去過,但是從沒見他們出來過,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雄霸怎麼可能在禁地呢,難道真的是他布置了什麼手段?」

戴嬌皺眉,隨機說道:「會不會是雄霸布置了什麼陣法?我聽說雄霸對陣法頗有研究,而且這幾年一直在鑽研陣法,目的就是為了破開五名界的封印。」

「陣法?」喬君一邊用神識掃那塊禁地,一邊喃喃自語。 三艘輪船上跳水企圖逃跑的所有海盜,在喬君和兩女閑聊之際,就被作戰人員無情的解決了,可謂兵強神速。

等所有作戰人員回到戰艦上之後,喬君微微看了一眼失落島的方向。

隨機下命令道:「失落島是海盜門的真正窩點,島上還有一百多名海盜。接下來,黑子和山椒帶上所有隊員立刻到失落島的後山解救人質,我讓你們把島上所有海盜傾巢乾淨,凡事持槍人員一律擊殺!!」

「你幹什麼去?」黑子冷著臉略帶質問的道,他並沒有立即服從命令。

「難道你想違抗命令!」喬君臉色一冷,這傢伙連番幾次跟自己作對,被教訓的還不夠嗎?

「不是,只是我不喜歡一隊之主,來這裡遊手好閒。」黑子冷冷的道。

「我遊手好閒?」喬君怒極反笑,「你那隻眼睛看見我遊手好閒了,那好,我遊手好閒是吧?那我帶大家去解救人質,你去對付雄霸。」

「雄霸在島上?」黑子驚疑不定的看著喬君,都打了這麼久的仗了,雄霸如果真在失落島上,早就出現了,還能等到喬君君去對付?

「黑子,你作為一名軍人,而且還是一名優秀的特種精英。難道你不知道到了戰場上,質疑指揮員的後果么?」喬君犀利如刀的眼神看向黑子,冷冷的問道。

「你……」黑子被問的卡住了,不知道說什麼好。

「你什麼你,我告訴你在這裡你沒有質疑我的資格。如果不是我及時救了你,你能站起來,恐怕毒發生亡了吧!」喬君冷冷的道。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聞言,黑子不知道怎麼了,心裡的火氣壓不住了,「我讓你救我了嗎?我的死與你何干?」

「黑子,你夠了!」慕容雪終於忍不住喝斥起來,「如果不是雷神,我們幾乎都要全軍覆沒,可你倒好,恩將仇報。 老公大人,情深入骨 難道你的臉丟的還不夠嗎?還說人家遊手好閒,那你呢,你做了什麼?八大法王,左右護法,你能幹掉幾個?」

「臭娘們,你給老子閉嘴!」黑子突然看向慕容雪,咆哮了起來,「老子跟他的事情,你沒資格……」

「黑子,你夠了!我們sssss集團軍區的臉都被你丟光了。雷神連番幾次忍讓著你,還救了你。可你呢,作為兄弟,我說句公道話,你真不夠爺們,也不夠義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