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我家阿霖實力高強,要是實力低了,早就被他們擄走帶回家當壓寨的了!」

「……」

「你知道么?誒,你肯定是不知道!我跟你說吧,這碧川大陸,不,甚至是那些高位面,都並不一定有我家阿霖這麼天賦逆天的天才了。」

「……」他就不不該提起這些話題,那種悶悶的感覺又加強了。

「誒,你還在么?不會是睡著了吧?別呀,我們繼續呀!」

「……」他想靜靜。

妖孽世子百變妃 「行吧,就當給你放睡前故事了,我繼續給你講哈……」

「……」誰特么的想聽什麼勞什子的睡前故事啊,他想靜靜!靜靜!靜靜!

「再厲害還不是被我抓起來了?」

「你活了多久了?」慕君玥暗戳戳的又在搞事情了。

在這裡,活得越久,越說明這個人的實力高,等級高,所以才會活得很久。 「唉,也不長,千八百年的吧。」

慕君玥一邊吃驚對方的年齡,一邊飛快的動著嘴皮子,「哎喲,那還真不巧,你知道我家阿霖今年多大了么?」

那人的心裡咯噔一跳,嘴裡還是問出口,「多大?」

「我家阿霖今年才二十有一!呵呵呵。」

「……」果然,他就知道。

「這麼一比較還真是不得了了呀,我家阿霖的年紀連您老人家的零頭都比不上的吧?這還真是難為了我家阿霖了。」

「……」誰是老人家!誰是老人家!他還沒滿頭白髮,滿臉褶子,年輕著呢!

「哎呦,阿霖也真是的,沒做出什麼不敬老的事吧?」

「……」做了!他家阿二現在還昏迷著呢,還打壞了他好幾件靈器!還有幾頭魔嬰級別的魔獸崽子!

「不過呢,這事也不能全是我家阿霖的錯,那您說您老人家不好好的在這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頤養天年,幹嘛和我們這些小輩過不去呢?」

老不死的,竟然活了這麼久了,抓個小輩還這麼沾沾自喜的,臉呢?真是給她家雪寶擦屁股,黑影都嫌棄的荒!

近身妖孽兵王 「……」不僅那個小子的眼神不好使,這個丫頭的眼神也不好使的吧!這特么黑乎乎的一片,周圍全是石頭,鳥都不願意在這裡拉屎的地方,還山清水秀?

頤養天年?我謝謝你啊!

他覺得只要他把那小子做的事說出來,眼前這個滿嘴都是她家阿霖的小丫頭絕對會顛倒黑白的亂說一通,然而最後的結果肯定是她家阿霖怎麼怎麼的好!

然而,他確實是真相了!

現在不管他說什麼,慕君玥都可以拽著他的年齡的梗懟他沒商量的!

「誒,你說我家阿霖怎麼就這麼好呢?年紀又小,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啊,這還沒長開呢,以後年紀大了也是可以迷倒一波小迷妹的帥大叔,想想我就激動呢!」

「別說了……」

「你不是無聊么!人啊,年紀大了,都容易寂寞,我還年輕我不懂,但是他們都這麼說的,我得和你聊天啊!」

「別說了……」

「真的,你不用過意不去的,我年輕,我精力可以的!」

「別說了……」

「跟你說啊,那一次,我家阿霖帶兵打仗的事……」

「你在說一句,我就讓阿大帶你去喂我剛孵化的魔獸崽子!」

「老人家,您還會孵魔獸崽子啊?真厲害!」

那當然,我什麼不會!不過,這句話怎麼有點怪怪的?特么的!

「阿大!」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慕君玥撇撇嘴,這一幕當然被暗處的某人看到了,微微舒展了眉頭,終於不說了。

「老人家就是脾氣怪,哼,睡覺去!」

某人也不在意自己又被人說了一次老人家,眼前的這個小丫頭只要安靜了就行!怎麼會有人這麼能說呢?

這特么的是人么?真的是個女子么?怎麼跟個長舌婦似的,這嘴說了這麼久都不帶累的么?巴巴的,可怕,怎麼會有這樣的女子! 某人絲毫不記得眼前的這個小丫頭是怎麼被激起這個屬性的,自己之前又是怎麼的能說。

慕君玥閉上眼,才不理會那個人心裡怎麼想的呢,你不是想說么?勞資分分鐘說的你懷疑人生!

某人看見慕君玥真的沒了動靜,過去一看,得咧,人家又去了空間!

他又想開始說了,怎麼辦?

這次會不會被懟的更慘?

嗯,兩天的時間就在慕君玥時不時的懟懟某人,在某人想要拿她喂魔獸崽子的時候迅速撤回,簡直玩得不要太嗨!

你家阿霖呢?

我家阿霖?慕君玥黑人問號臉的一臉微笑,我家阿霖這麼厲害,怎麼會需要我擔心,看我,不是好好的?那個一肚子壞水的傢伙只會比我更舒服!

事實上,還真是,好吃好喝的伺候著呢!

某人威脅人完全是給人畫大餅類型的,慕君玥倒也不擔心。

……

「護法,都準備好了。」

「嗯。」某人內心掀桌,準備好個屁啊,他就說那個小子絕對的一肚子的壞水,這個小丫頭的血好弄,那個小子簡直是比他爹還難搞啊!

特么的總共就需要兩個人的血,準備個屁啊,他現在連那個小子的衣角邊都摸不到,更何況是他的血了!

夭壽啦!

他一共活了九百五十六歲,特么的就快活了不到兩百年,剩下的七,八百年全特么的是在這裡度過的,他容易么!

好不容易的看到了希望,你們這群挨千刀的,要取血的竟然這麼個一肚子壞水的傢伙!真的皺紋都特么給氣出來一條!

「護法?」

眼看著時間就要到了,可是這還缺了一個,這次不行,可是還要再等五百年的!

是的,這種機會五百年一次,上一個五百年?

不好意思,這兩個小壞包都還沒出現呢!

現在?

「把那個丫頭給我帶過去,還有那隻跟著我一起餓了八百年的禿鷲一起帶上。」

某人的聲音很明顯的在咬牙切齒,敵人不開心,那自己就開心了。

慕君玥心情大好的跟著阿大離開,去見了她家阿霖。

「帝小子,你家的心尖尖來了,你還不出來?」

和帝君霖對持的明顯和某人是一樣的,一樣的賤兮兮的!

「哎呦,這小姑娘可真嫩,我家護法這禿鷲可是餓了八百年了,你要是不出來,這細皮嫩肉的,味道可真好!」

「……」

「……」

果然,智障的屬下也是智障!

慕君玥和兩個智障站在高處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面一個凸起的屏障,慕君玥的心跳有點快。

「你們為什麼不進去?進不去?」

結合之前護法被這個小丫頭幾乎氣的分分鐘想要換個人接封,阿大決定不說話比較好。

「嘿嘿嘿,我叫阿五。」

「哦。」

阿五也不惱,徑自的說著自己的,「那個屏障可厲害了,天王老子來了,也掏不出來!」

「所以你們也進不去是這個意思吧?」

很好,可以的!

阿五的承受能力顯然不如他的智障護法,慕君玥暗戳戳的想著。 當醫生遇上不正經系統 下面的屏障呈半透明的形狀,他們可以清楚地看到裡面的情況,可是裡面的人並不能看到外面的情況。

可是,慕君玥卻覺得裡面的那個男子,似乎在淺笑?

她也沒怎麼看清楚,可是,沒由來的,她的心情也很好。

阿五像是看到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一樣,「丫頭,你那相好的就在裡面,你確定不讓他出來?」

「出來幹嘛?」

「你們都這麼久不見了不是么?難道不想一解相思之苦?」

現在視野空闊,帝君霖在裡面頗為享受,之前在試煉的時候那一套裝備又擺在了這裡,看著確實有點氣人。

慕君玥也不含糊,也弄了一套差不多的行頭,悠哉悠哉的躺在藤椅里。

得!

阿五朝天上翻了個白眼,要不護法再等個五百年?

「你們都不能把他弄出來,你覺得我能?」

「當然,我們雖然進不去,但是他能自己走出來的呀。」

……

不知過了多久,阿五想再次開口的時候,那邊那個開了口。

「唔,那我就試試。」

「誒,好好好,試試!」

慕君玥嘴角帶笑,阿五的心中卻升起一股不好的想法,這笑的怎麼這麼滲人呢?!

「他可以聽到我說話么?」

「額,這個,應該可以的吧,我也沒進去過,我們也不是很清楚啊……」

嗯,智障就智障,給人下套都不先看看有沒有用,萬一沒用,呵呵呵,一群智障。

然而那一群智障正在滿臉期望的看著慕君玥慢慢的走下去,也不怕她跑了,反正有那個小子在,跑?往哪裡跑?一個小開光而已!

越是走進,慕君玥的心跳就越快。

現在可以肯定的是,什麼裡面的看不到外面的,純屬胡扯,一群智障的話果然不可信。

帝君霖淺笑的沖著慕君玥招招手,慕君玥不停下的往前走著,阿五一行人心底的不妙被無限放大。

只見帝君霖也慢慢起身,身上的矜貴自然的流露出來,現在可沒人欣賞這賞心悅目的一幕。

將一隻手伸了出來。

出來了,出來了!那群智障莫名的興奮起來。

還沒等他們高興一會,只見帝君霖一把拽住慕君玥,將慕君玥也拽了出去。

阿大,阿五忍不住的往下面過去,和屏障裡面的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徹底的傻眼了。

阿大在心裡盤算是不是讓護法再等上五百年的機會比較大?

他可是見過這個小丫頭怎麼把護法懟的分分鐘想回爐重造得到自由比較的快,現在這個小丫頭又和這個一肚子壞水的少年扎了堆。

硃娥 夭壽啦!

「丫頭,我們是要你把他叫出來的,你怎麼,怎麼!」

裡面的兩個人好久沒見,怎麼有時間理會外面那些智障。

只見屏障從上面往下傾瀉黑色的東西,像是水幕,然而外面的人再也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你回來了。」

「嗯,是我。」

一句很簡單的話,可是慕君玥知道他說的是什麼,兩人相視一笑,說不出的甜蜜氣氛圍繞在兩人周圍。 「你怎麼會,唔,在這裡的?」慕君玥難得沒有打擊帝君霖,換了一個字眼,可是這簡直就是在挑戰帝君霖。

然後一陣不可描述的畫面過後,帝君霖摩擦著慕君玥殷紅的嘴唇,心底一陣惆悵,哎喲,這個力度小姑娘就受不了了,以後自己要是真的那啥了,這可怎麼受得了喲。

慕君玥不知道帝君霖心裡的齷齪想法,可是看到帝君霖眼裡的趣味越發濃烈,立刻將帝君霖的手握在手裡,企圖轉移帝君霖的注意力。

「你還沒說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你的事情比較重要。」

「嗯,現在這樣只是暫時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又會變成那個樣子了。」

「抹殺吧。」

「不行,最起碼,現在還不行。」

她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她不喜歡到時候發現是自己親手抹殺了很重要的東西。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