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剛說完,就拉著林玉的手,往外收著,以示意林玉不要那麼說。

「哈哈,咳…你們不要誤會,我送你們東西,也不是要你們還什麼,咳…而是等我老了,不行了,你們要常來陪陪我即可。咳,咳…」,老人見林逸他們有疑慮,就哈哈大笑和林逸他們說著。

「好了,你們帶上東西,隨我來吧,我就這送你們出城。」,老人看到林逸他們思慮了片刻,就當即道。

「請問怎麼稱呼您啊」,見老人那麼好,又是送名貴朔衣,又是送我們出城的。林逸和林玉同口異聲問道。

「哈哈,你們可以叫我兜老,或者老頭,咳」

,兜老哈哈大笑回應著。

兜老,又名老頭,沒兒沒女的,是坤始城黑市中的老當家,也是皇級魂師,從林逸父親當上城主起,兜老就一直在坤始城生活著,也是隱世在此。

由於喜歡打造東西,就居住在黑市中,並打造了林逸他們看到的地下坤始城。兜老知道林豪的兒子沒有魂力,但其不自棄,也知道林豪為人,所以當即把蠻虎鯨朔衣送了給林逸。

林逸和林玉,跟隨著兜老來到另一房間,只見這個房間地面刻有黑白相間的條紋,這些條紋被地面深黑色的大圓圈包圍,大圓圈邊上有四個青銅人像均勻矗立著,彷彿在守護著這些條紋。

「你們站在圓圈內,閉上眼睛放鬆身體」,兜老準備好星傳陣法后,一叫林逸他們入陣。

片刻,林逸他們站在離坤始城數百米外的小竹林處。

竹林處額外寂靜,清爽的空氣扑打著林逸他們。

「咕嚕咕嚕」,從竹林深處竄出一頭野豬,驚得林逸他們睜開眼,眼睛恢復靈動,這才回過神來,恍惚明白了什麼。

「啊,我們出城了,不到一刻鐘啊」,林玉出奇的大聲驚訝道。

「在那個房間里,那些條紋,看起來就像個陣法,我們應該是被老頭通過陣法傳送出來的。

真不知道老頭是什麼人,竟然那麼幫我們,既送東西,又送我們出城,而只需要我們常看看,陪陪他。」,林逸想起老者的幫助,心裡實在感激,同時也對老者有了好奇,隨即道。

「對了,我們看看蠻虎鯨朔衣吧。」,林逸他們在地下密室想打開盒子看這所謂寶貴的朔衣,可還沒來得及打開,就跟隨著兜老到星傳陣法房間了。

現在林逸他們出了城,當然好奇這盒子內的寶物,長何樣。

即使林逸以前聽林俢叔叔說過,有這麼一個印象,知道是禦寒之物,而林逸又是去極寒之地,所以這才去了黑市尋找蠻虎鯨朔衣。

林逸正準備掀開盒子,林玉也湊近盒子,牙齒含著嘴唇,眼睛發著光芒緊盯著盒子,生怕錯過這件寶物的第一時間觀看。

「呵…哈哈.」,林逸見林玉如此,哈哈一笑。

林逸心裡暗想蠻虎鯨朔衣是多麼寶貴的存在,怎麼可能就用一個普通的盒子裝著呢,隨即就伸手打開盒子。

隨著盒子被打開,一個破舊,刻有古紋古色古香的方形盒子,呈現在林逸他們面前。林逸看到盒子內含盒子,心裡有絲暗喜,嘴角有一絲笑意,同時看到古色古香有刻紋的盒子,林逸知道這次是真的藏有朔衣的了,而後又面露緊張,眉頭緊鎖著,目光也緊鎖著盒子,隨即也就輕輕伸手打開古色古香的盒子。

此時,林玉更加聚精會神,緊緊盯著古色古香的盒子,稍即刻有古紋的盒子被打開,緊隨著精緻,用白色虎皮,藍魚鯨,火靈鳥羽毛經過錘鍊而成的蠻虎鯨朔衣呈現在林逸,林玉眼前。

林逸他們眼睛閃爍著光芒,嘴角微揚,如獲至寶般的心情,無法一時平息。

…..

就在林逸,林玉忙著打開盒子,看朔衣時。

忽然,林家子弟帶著人馬,焦急飛快的出來坤始城。原來天剛亮,林家下人準備送早餐過去給鎖在書房的林逸,林家下人看到房鎖被破,就告知林家管家,從而才有了林家子弟帶著人馬,尋找林逸他們。

片刻,林玉聽到馬蹄聲,當即拉著林逸向竹林深處躲藏。

林玉具有初級魂力,五官感知想當然比林逸敏捷。林逸被拉著還茫然失措,況且還沒看完蠻虎鯨朔衣,下意識的不願意躲藏。

經過林玉的解說,這才躲了起來,他可不願意被抓回去。

一剎間,大概有二十匹人馬順即穿過竹林。而此時的林逸,被擾了心情,自是合上了盒子,隨手放入海納乾坤袋中。

海納乾坤袋,又名收納袋,染有古鱷色的布袋,布不是普通的布衣,是種可伸可縮的布,聽說不是大陸上的東西,別看收納袋小,裡面可容得下整個坤始城,甚至整個坤元大陸都裝地下。 第五章輸鬼

天氣大熱,熱烘烘的太陽,使得地上滾燙滾燙,乾燥燥的蒿草,「叭吱叭吱」作響,彷彿是在對太陽打抱不平,不屈不從。

坐在路邊茶館的林玉,彷彿聽到蒿草的吱嘎聲,也開始埋怨,大聲大噪問道:「林逸,我們還有多久才到天浩壁城啊,從家裡出來都半個月了,現在連天浩壁城在哪都不知道。

半個月來,我都沒好過,吃的,喝的,睡的,都是最差的。

現在還天天坐在路邊小館子,連大館子你都不讓去。連這太陽也欺負人,半個月我都黑霾霾的了,哪像大家閨秀了啊,哼哼。」

「咕嚕咕嚕」,「啊,這茶喝的真涼爽」,林逸邊喝著茶,邊快人快語的說著,就感覺這天氣給人一種壓迫感,連喝茶都那麼滋滋有味,也是林逸從離家出走那天起最能體會了。

一個林家公子,一個林家子弟,住慣軟思床,吃慣山珍海味,喝最好的酒…。

而眼前的苟且生活,處處提防林家子弟的搜查,不得不遠離大市大路,從而走所謂的鄉間小路,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林逸。雖然旅途艱苦,但林逸心裡從未有放棄的念想,換而之的是更想知道父親他們為何阻攔去古剎學院,更期待看到古剎學院。

反觀林玉,是林家大長老惟一的女兒,天生麗質的坯子,具有初級高魂力,林家眾多男子中的女神。也是因為這樣,林玉被天生慣養著,在當初聽到古剎學院,就跟隨著林逸踏上征程旅途,一路上吃的苦怕是讓林玉長了記性。

雖然路途遙遠,危險不斷,還得躲藏林家子弟捕查,但還是古剎學院的神秘讓林玉能堅持下來。

…..

半個月後,天氣依然大熱,太陽彷彿有靈魂般著斜視普地眾生,額外關注天浩壁城。

此時,天浩壁城外,數十米處的路邊小茶館上,正有聚坐在靠路邊桌上的四人,穿著便衣,喝著茶水,眼睛時不時四方掃瞄著,好像貓頭鷹在隨時警惕著獵物,從外表完全看不出是認識的,就像路邊的行人,或累了,或渴了,就坐上來桌子討得碗茶解解熱氣。

片刻,太陽淘氣般的爬上了天空最高頂,就好像孩子般活躍俯視著茶館。

那四人此時互相對視一下,隨後挽起手擦拭著額頭豆子般大的汗珠。

茶館上的蒿草,好像也有靈魂一般,「叭吱,叭吱」,作響,坐在茶館邊角桌的客人,忍不住這烤火式的太陽,喝了碗茶,開口說道:「這才八月,哪來的那麼大太陽」,這客人的脫口而出,打破了這悶熱的氣氛,就好像要對孩子般的太陽發出憤怒的吶喊。

「是啊,是啊,按以前可沒有見過這麼大太陽」,坐在茶館邊上的中年人也跟著打抱不平,情熱烘烘的說著。

而此時,坐在靠路邊桌上的四人,情緒也被這抱怨的聲音激起。

「大哥,你這是接到什麼差事啊,大家在這都盯了六個時辰了,人倒是沒看到,太陽光芒倒是挺多啊」,坐在右邊的年青人臉容甚是激動,低聲埋怨說道。

「對,大哥,小六說的是,你看現在都響午了,哪還有什麼人啊,要不我們回去賭賭,就借著今天打太陽正氣旺,說不定還能贏幾手啊,哈哈」,說話的是賭鬼李輸,面容憔悴黯然,臉上坑坑窪窪,就像蟲子咬過一般,灰濛微小的眼睛,加上天天愛好入場子(賭場),金的入,凈的出,豎著入橫著出,也因此被人惡作劇叫為輸鬼。

這次要不是聽說能撈大錢,輸鬼不會跟眼前這位大哥出來蹲點(在謀個固定地方進行探查活動),看到小六在抱怨,輸鬼當然抓住機會,也埋汰一番,好像不說一番就落後一名似的。

坐在左邊的中年人,看到輸鬼,小六他們抱怨說道,臉容如平靜般湖水,淡定如針,不露聲色的喝了喝眼前的茶水,隨後道:「大哥,去哪,我便去哪。」

「咳,…」,眼前的這位大哥,只見面容神光,神態從容不迫,稍即睜開眼,手貼著茶碗,時不時轉動茶碗,目光稍看了看輸鬼他們,目光又落在茶碗上,大哥的手也停了下來,不再轉動茶碗,

旋既道:「你們可知道這是誰下的任務嗎?又有誰能出那麼多金幣就為了找兩個人」,大哥喝了喝茶,

再次說道:「我可聽說了,這次是南方坤始城城主的公子要去一個什麼地方,經過我們的天浩壁城。」,聽到如此消息的輸鬼,小六兩人眼睛散發著光芒,緊盯著大哥,嘴角有一絲笑意。

而坐左邊的那位,臉容依然不動,只是緊聽著大哥說道而已。

「就只是通報發現人在哪,就可以得到一萬金幣,更甚有運氣好的,把人帶到墨家就能領五萬金幣。」,大哥繼續說道,

「如果我們能把人給帶到墨家,就能拿到五萬金幣,這就是我們為什麼在此蹲點了。哈哈」,大哥說完,哈哈大笑,挽手起捋了捋牙籤般粗的鬍子,隨後看看了自己的手下,示意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心裡暗想有五萬領賞,你們會不心動,我就不信。

哈哈,就算全給五萬你們,我還有十萬賺著。

「大哥,我李鬼,從你救我那一刻起,我的命就是你的。」,輸鬼聽到五萬金幣,心生賭隱,不管什麼,先與大哥拉進關係,當即首當其衝表態。

「大哥,我也是,如果沒有你,就沒有我小六的今天,今天的一切,都是大哥賞賜的,大哥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唯大哥是從。」,小六激動說著,隨即站了起來,抬起做好拳頭般的手,正準備說發誓來著。

忽然,「撲通」,一聲,只見輸鬼已經雙膝著地,只差供神禮物了。

「好了,你們的心意,我已瞭然,不用那麼示明志了」,大哥凝重說道。心裡暗暗激動興奮,想不到五萬金幣就可以獲取三人的勞動力,哈哈,只不過還不知道這老三是否願意,雖然平時我做什麼,老三都全力配合,首次表態的,但這次…。 第六章入城

老三,名為徐行,是天浩壁城徐府徐雷州的次子,一生愛好行走江湖,從小就離家遊歷,追求自己的大道,而自己曾在西方域始地遊歷,途中不幸遇到中級魂力妖獸,差點就命喪黃泉。

幸好遇到這位大哥,救了他,並及時施以治療,這才有了徐行跟隨大哥,報答大哥的救命之恩。

這次蹲點,大哥叫了徐行參加,徐行不是看在金幣,徐府家做著丹藥,靈藥生意,這五萬金幣還是有的,徐行當然清楚自己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輸鬼眼前的大哥,具有高級魂力,來自東方元庄城的謝天然,同樣喜歡到處遊歷,前幾年因聽說西方出現聖海珠,所以就到西方尋找。

在妖獸地界巧遇徐行,看到妖獸正攻擊徐行,所以就出手救了他。

但謝天然愛財,聽到有五萬金幣領賞的任務,就立即召集輸鬼,小六,徐行他們一起在茶館蹲點。

時光像流水般流走,不知不覺到了傍晚,天浩壁城正大門數十米處外,

「咩,咩」,只見出現羊群,那羊慢滋滋,蓬絨絨的經過路邊小茶館。

「啪叭」,趕羊人看到一隻小羊挪離了羊群,隨即給了一鞭上去。

「咩…」,的一聲又挪回了羊群。那趕羊人看起來就十三,四歲的樣子,可下起來手一點不像那年齡般那麼青稚。

忽然,羊群後面出現一對老人,互相攙扶,互相取暖,行動不便的他們,比這群羊走的還慢,時不時挪動老腿,挪動一下又站著一下,每站一下,只見那老夫人,嘴角微微挪動,像似在給自己的老伴加油打氣,鼓勵著。

而後,出現一輛馬車,

「駕,駕…」,飛快的往大門奔著,片刻不到,馬車就消失在大門前。

「快點啊,再不快就遲了」,這時在大門數十米處,傳來一聲吆喝,似乎趕著救命似的。

今天天浩壁城上香元街的巨美粉飾店家隆重推出粉墨新品,有大大的折扣,前一百名顧客,還能免費獲得本店的潤滑手霜。

這都傍晚了,顧客還絡繹不絕的。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看到人們紛紛回天浩壁城,小六他們見蹲點也沒尋得南方小子,便提出回城,明天繼續尋找。

謝天然知道再不答應,他們可就沒耐性了。隨即謝天然也就答應,一同回去。

天浩壁城,地處坤元大陸北方,但不是極北之地,此城外四處環山,眾多山脈環繞著,也常有妖獸出沒在天浩壁城外,這就是為什麼過去極寒之地,要經過天浩壁城的原因。

福禍相依,山不在高,有靈氣則是好山脈,在天浩壁城外幾米處就有座山脈,靈氣盈滿,使得天浩壁城成為坤元大陸的丹藥之城。

片刻,林逸和林玉來到天浩壁城數十米處的小茶館,

兩人稍作片刻,只聽有人說道:「前些日子,從南方過來的人馬,聽說要尋找一位公子,還拜訪城主大人,過後城主大人就發布尋人領賞令,可是人到現在也沒找到。還不知這公子在哪」,

「可不是嘛,我也聽說了,說是南方坤始城來的,專門尋找坤始城城主大人的公子。」,另一個顧客跟著說道。

很顯然,林逸他們聽到,喝了喝茶,隨即離開酒館,幸好林逸他們早有準備,早在進城前,已經做好喬裝,林逸打扮成一個中年人,而林玉則打扮成中年人的女兒,就這樣兩人入了城。

次日早晨,天浩壁城,墨家。

「墨大人,有些日子了,發出的領賞令,可有回令的?」,林慕寒見有些日子還沒找到林逸,心裡放心不下,早上徑直過來墨家,打探情況。

墨大人,名為墨大,是天浩壁城的城主,受城內百姓的愛戴,因而被百姓稱為墨大人。

林慕寒,是林逸的師叔,最是疼愛林逸的,在坤始城知道林逸出走,就領著林家子弟日夜馬不停蹄的趕來天浩壁城,打算在這裡找到林逸他們。

早在半個月前來到天浩壁城,林慕寒帶了林家寶物拜訪墨家,請求支援幫忙尋找林逸。

在坤元大陸,大家都希望和平共處,更有各個城主大人的祖先遺訓,共同保護坤元大陸。

雖然各城主不是很明白祖先為何定下這遺訓,在這遺訓當中未曾提到任何原因,只是著重提到,凡是我族後輩,都要攜手共同保護坤元大陸,要與各方城主和平相處,有難同當。

也因此各城主謹記於心。

這就是林慕寒一到天浩壁城就拜訪,請求支援幫忙的原因。而墨大人當即派人員去找,同時發布高級領賞令,號召江湖人士幫忙。就半天的功夫,找林逸的消息鋪滿天浩壁城。

同樣的,倘若墨家有難去坤始城,也會受到如此般的援助。

「還沒有…,林兄沒著急,林公子可能還沒進城。」,見到林慕寒如此心急如焚,就安慰回答道。

「唉,要不是….我那天不在家裡,又豈能現在這般….」,林慕寒自責不斷,後悔得說著。

「林兄,莫自責,事出有因,這怪不得你啊」,墨大人繼續安慰,同樣也擔心林逸的處境,嘆了嘆氣,道:「眼前要找到林公子,千萬不能讓他過去極寒之地」。

墨大人,很是知道這極寒之地,更知道過去極寒之地,要經過天浩壁城背後的骨朔山,史前大森林,且不說這極寒之地,就這骨朔山,僅僅是這名字就讓人毛骨悚然了。

墨大人回想往年過去骨朔山的經歷,面容大變,眼睛黯然,身體楞是一個抖縮。僅就是一個山脈就如此恐懼,這不敢想史前大森林,更不想極寒之地。

若不是林逸出走坤始城,來到墨大人城池,相信墨大人不會去想那恐懼的事情。

「林兄,你放心,由我墨大在,豈能找不到一個孩兒。」,旋既,墨大人再次吩咐下去,加高領賞金幣,同時也派出墨家五大高級魂師。 第七章上丹大人

林逸和林玉,進入天浩壁城,沒有馬上入住城內客棧,而是以躲開搜捕為主。

從而選擇遠離天浩壁城中心的一個小村莊上,該村莊地處城北,是城內較落後的地方,而之前的香元街則在城南,靠近有靈氣的山脈處,墨家也在城南,就在香元街的東面數十米處。

從而導致城南繁華,城北落後的景象。

雖然墨大不斷投入金幣,改造城北,希望同城繁華,但事與願違,不過經過那麼年的積累,城北也有其獨特性,山脈居多,也常有妖獸出沒,因而被一些宗門列入試煉之地,甚至宗門的常規比賽也都在這裡進行,所以城北山脈附近也興起小客棧,更有店家直接做起山脈主題客棧,相對城南的繁華,城北也算是物盡其用,別有一致的風味。

墨大人見到城北如此甚好,也算是解決墨大人心中的大事了,墨大人知道城北山脈多,妖獸出沒,因此加派人手負責城北人員安全。

林逸他們居住在上丹村莊,上丹村莊原名是寂滅村莊,還沒改名前,是因為地處死亡山脈,離城南較遠,雖然墨大人,上丹大人都支援幫忙過,但其力微薄,也就因此村莊內的人都到繁華的城南,城東進行居住、打工。

剩下的都是些不捨得故鄉的老人,行動不便的中年人,孩子等等,後來百善門上丹大人,聯手宗門高層,一起探查城北山脈,在機緣巧合情況下,此山脈竟然被宗門列入試煉之地,常規比賽場也開設在這裡,這也就有了後面的別具一格客棧,從而這寂滅村莊改名為上丹村莊,以表示對上丹大人的感激之情,同時也希望村莊孩子以上丹大人為榜樣勤奮努力終有所成。

上丹,是從寂滅村莊走出去的孩子,從小就能吃苦,丹藥天賦異稟,從而被百善門看中。

上丹勤奮努力,在短短几年內就當上了百善門高層,後來上丹自主研發的丹藥甚是讓百善門在丹藥界獨佔鰲頭,在百善門推選門主會議中,眾望所歸,當選為百善門門主,也因此被人稱為上丹大人。

當上門主的上丹,並沒有忘記生他養他的故鄉,就常常幫助故鄉做些事情,送丹藥也是常有的事情,但送丹藥也終是不能解決問題,後來經過一位老者的點醒,這才有了和他宗門好友來到山脈探查一事。

才有了後面的萬家客棧,萬家燈火景象。

一天早晨,林逸房間內。

林逸聳拉的眼皮似睜未睜,頭時不時的左右擺,只見額頭有汗珠,

忽然,林玉跑過來林逸房前敲門,

「林逸,林逸快起來,快,,,」,久久未醒的林逸,聽到有人呼喚,朦朧的從夢中驚醒,臉上蒼白,直嗦的冒汗,低聲喃喃自語,「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

「噗,噗」,

「林逸,快起來啊!有好玩事情!」,林玉未見林逸回應,就更加著急,跺跺腳,手大敲房門,直喊著。

隨即林逸醒來,眼睛恢復靈動,神識也從夢中師恢復過來,聽到外面有人喊,就不耐煩的反擊道:」誰啊,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