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蘇晗看他一眼,男人本就清雋的臉因時間覆上了些許細膩而顯得更有味道。 「你……餓了?」很久沒見到她在辦公室這般貪吃的目光,慕景沛頓覺喉嚨乾燥。

安蘇晗回神,怎麼差點讓男色給迷惑了,是最近壓力太大嗎?也不能找慕景沛解壓呀,可是不找他找誰呢?解壓有很多種方式……

她再次神遊了。

慕景沛眉心微擰,連他都召不回她的元神……索性一指彈!

安蘇晗摸著自己額頭,嗔怒道:「你就會讓我疼!」

慕景沛悠閑的收回手,凝視她:「你到底在想什麼?」

安蘇晗換了個坐姿,此刻應當避重就輕:「嫣嫣分居了,如你所料,冷奕勛還算紳士,自己搬出了瀾園。」

慕景沛沒有一點驚訝:「接下來看冷奕勛自己怎麼處理。」

安蘇晗不服氣,憑什麼這種事的主動權在男人手裡:「為什麼不是嫣嫣的態度更重要。」

慕景沛不反對她:「當然重要,但是如果冷奕勛不放棄,興許……有迴轉的餘地吧。」

第一次說得沒那麼有底氣,說別人也是在說自己。

安蘇晗靜靜看了他一會兒。

他,是沒放棄。

不知為什麼,心裡有種別樣的感覺。

慕景沛只當她再次神遊,起身去了辦公桌那邊,再被她看下去,會勾起他吃人的心思。

想到蔚芸嫣,她也站了起來,而且不自覺往他那邊走去,慕景沛有些不能淡定了。

「她想出來工作是好事,只是孩子還那麼小,保姆能把孩子帶好?」

她,一心關心朋友,嗯,是很心無旁騖的。

天才高手 慕景沛迅速開了電腦轉移注意力。

「而且莜莜太小,主食什麼辦,難道……」

慕景沛眸色漸漸糅雜。

「她不可能像咱們家小木耳吧,那小子覺得奶瓶的流量才能滿足他,所以嫌棄我……」

他已經開始腦補畫面。

安蘇晗停下腳步,繼續自言自語:「其實兒子挺善解人意的,要不是他,我這兒……」

她捧著自己的臉,嬌艷的笑了。

慕景沛的眸色凌亂了,盯著電腦一動不動,周身血液十分洶湧,某處比昨晚還漲疼。

滿腦子都是把她按在辦公桌上碾壓的場景,哭天求地也不放過她。

安蘇晗從來都很正經,非常正經的女人。想到傲人的地方,猛然想起好不容和沐微擠出時間去逛街,時間快到了吧。

這段時間天天陪著那誰喝湯,各種很營養的湯,身上的衣服有點綳,得買。

「你這裡沒事,我就走了。」她拿上自己的包,準備出門。

這女人好意思說他沒事!慕景沛看她的眼神越發兇狠。

安蘇晗翹翹嘴,什麼人吶,剛才還好好的。

投去鄙夷的目光后,她扭著腰肢出門而去。

剩下尬坐在電腦前的慕景沛,撩完他就走?越來越沒責任心。

白褚寧見一位主子已走,馬上進門而來,小心翼翼提醒:「慕總,約好的客戶已經項目部會議室等候,你看……」

「你先去,我一會兒來。」

白褚寧怔了幾秒,沒聽錯吧,慕總的聲音……惑人的沉啞,他的心也酥了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離開慕妍太久,自己變彎了? 想到這裡,白褚寧臉色蒼白,挺住,慕總獨善其身五六年也沒彎,他才一兩月而已。

顫巍巍的出了總裁室,給慕妍發微信。

白褚寧:還生氣嗎?

慕妍掃了一眼:你是誰?

白褚寧有些焦燥:你睡過的男人。

慕妍:不記得了。

白褚寧氣得手抖:要不要我現在撈你出來回憶回憶?

慕妍秀氣的小指在手機上有節奏的敲:我不是魚。白先生,大家都忙,別騷擾我。

魚……白褚寧聯想到了柔滑的手感,瞬間血液沸騰了。還好,他是正常的。

迅速調整心情后,白總管很有氣概的去了項目部會議室。

慕景沛再次被迫冷水去燥。他心生疑惑,這女人不是故意的吧。

最終,蔚芸嫣在沐微和安蘇晗的勸解下,同意過兩個月再去工作,並且安蘇晗一再向她保證Adunt基金公司行政總監的位置給她留著,這才讓差點抑鬱的蔚芸嫣突然感到自己的未來很豐滿,每天不用帶孩子的時候狂啃管理學和基金考試的書。兩個好朋友默默鬆了一口氣。

幼兒園給畢業班孩子準備的是三天兩晚的親子野營活動。

慕邇凡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超級興奮,一定要父母一同參加。

安蘇晗不忍心看到他失望的眼睛,於是把手上所有事情往後延,不能延後的全交給沐微。

沐微看看她發來的重要事項,有種受奴役的感覺。

好在慕邇凡小朋友非常體貼,用微信發去了幾個親親抱抱心疼沐姨姨,才算安慰了沐微苦澀的心。

安蘇晗告訴兒子,她不認為他親爹會有空丟下YOR集團陪他參加這種形式感很強的親子活動。

為此,慕邇凡在親爹下班后,跑去他房間,很慎重的想和他聊聊。

「爸爸,這麼久了,有收穫嗎?」

慕景沛故意聽不懂:「什麼是收穫?」

慕邇凡嘆氣一聲,不開竅的親爹很讓人傷神:「當然是隔壁那位女士了。你們不會真的要我一年後做出選擇吧,到時候我好難哦。是選擇和心愛的媽媽在一起,還是選擇和疼我的爸爸在一起,我會左右為難的。」

慕景沛皺了皺眉:「你到底想說什麼?」

知子莫若父,慕邇凡突然有些緊張,也不知道親爹會不會上鉤:「您老人家要是再不努力,媽媽可能就會被別的叔叔勾走了。」

慕景沛眸色冰涼:「再說一遍。」

慕邇凡開始下餌:「我同學圈的父母離婚率很高,過幾天有個親子活動,同學的父母都會陪伴參加,單親家庭的父親或者母親也會來,都是很優秀的同學爸爸,我是替你擔心。」

慕景沛輕按鬢角,考慮是現在答應他還是再讓他有成就感一些。

其實小傢伙一開口他就知道她的用意,但小腹黑還需要精心歷練。

「爸爸,你說萬一媽媽真的給我找了同學的爸爸,我應該叫他叔叔還是叫爸爸呢?萬一是女同學,是當哥哥好呢,還是當弟弟好?這些問題我得認真思考一下。其實媽媽一個人挺孤獨的……」 慕景沛修長的手指敲著桌子,蹙眉看向兒子,不得不說這小子手段微辣,用這種事刺激他。

半響,就在慕邇凡感到可能會失敗的時候,高冷的親爹問話了:「什麼時候開始,幾天?」

小傢伙黑葡萄的眼睛燦若星辰。

安蘇晗得知慕景沛也會去的消息后,有些不敢相信。

「他不是很忙嗎?哪裡有時間陪你。」

慕邇凡歡快的蹦著:「我一說話爸爸就有時間了呀。」

安蘇晗呵呵一聲,別到時候又臨時有事吧。

「既然這樣,讓爸爸陪你去好了,我……你知道,我喜歡吃了睡,睡了吃的,不適合戶外運動。」

慕邇凡深感生在這種家庭中的不易,好不容易親爹同意了,親媽又反悔了。

那顆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傷害,哇的一聲哭了。

安蘇晗無奈妥協,她真的很不喜歡運動。

學校安排的旅遊大巴在凌晨五點出發。

前一天晚上,安蘇晗仔細為兒子收斂各種裝備,然後又不放心的檢查一番,確定沒有遺漏后才回自己房間研究多因子模型。

凌晨一點睡下,四點就被兒子給叫了起來,即便吃過早餐,安蘇晗還是有些迷糊。

坐到大巴上,車還沒有使離市區,她已經昏昏欲睡。

「讓你早點休息,這麼拼又不是沒人養。」身著休閑服的帥氣男人在大巴車上低聲責備。

安蘇晗睜眼看看他:「慕總,想養我的人多了,可我不好這口。」

說完,側了個身,朝著窗外閉上眼睛,她困啊。

慕景沛正要再說話,後面一個年輕的家長把頭探到前面來:「慕總,你好,我是XX同學的表姐。能和你一起參加這個活動很……」

「慕總,看這邊,你好,我是XXX同學的阿姨,未婚……」

「慕邇凡同學的家長,你好,我是邇凡的生活老師,上次家長會上……」

慕邇凡和同學坐在一起,望見親爹這麼受歡迎,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為他捏把汗。只能默默閉上眼睛。

帶著太好看的爹出門,是個錯誤。

安蘇晗終於忍無可忍了,太吵,吵得她不能睡覺。

一巴掌拍在某人大腿上,車廂里頓時安靜許多。

有人面面相覷,難道信息有誤差,傳聞慕邇凡的父母已分開,連家長會也沒有同框,平時要見慕景沛談和容易,所以逮著機會的孩子家人是消尖了腦袋往慕景沛面前擠呀。

但是這個坐在慕景沛身邊的女人,居然摸她們男神的大腿,是調戲還是宣誓主權,得看慕總的反應。

於是十幾束灼熱的目光向慕景沛飄去。

慕景沛哪裡在乎別人的反應,此刻正盯著眾目睽睽下拍自己的女人。

安蘇晗原指著這七八個小時車程能補補覺,沒想到在這個男人身邊就是不能安靜下來。

「換、位、子!」她一副你不給換我就和你拼了的表情,慕景沛怎麼看怎麼喜歡。

忍住笑意,他點點頭:「你起來,我坐進去,你再出來。」

幾個上來打招呼的人見這般情況也默默坐回原位,顯而易見的事比傳聞可靠。 安蘇晗腦迴路不清晰,根本沒去思考其實還有更簡單的方法,就是兩人都從座位上離開,然後重新落座。

她抓著前面的椅子站了起來,慕景沛立刻挪了過去,可是空間狹小,安蘇晗被他的膝蓋頂了一下後腳腕,一時失了平衡……坐了下去。

慕景沛帶著笑意穩穩噹噹把人抱了個滿懷,在她沒反應過來之前,又一臉嚴肅道:「注意點,孩子們看著,你怎麼能這麼隨便。」

安蘇晗有點懵,她錯了?

可能吧,這樣的姿勢看上去好像是她沾了他便宜。

安蘇晗默默平移到靠走廊的座位上,靜靜閉上眼睛。

是非曲直隨風吧,她困了。

有了她坐在外側,想叮慕景沛的蚊蚊們也沒了聲音。

五分鐘后,她已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慢慢傾斜,傾斜……

先是靠在慕景沛的手臂上,但深度睡眠之後,軟軟的倒在他臂彎里。

之後,這個姿勢一直保持到目的地的半山腰。

說是帶有體能鍛煉的野營,但是考慮到孩子們年紀小,而且個個家中非富即貴,平日都是家裡的寶貝。所以園方把爬山起點設在半山腰上,粗略估計三四個小時就能到山頂的露營地。

所用帳篷之類有分量的物品由工作人員運上山,家長和孩子須各自帶著各自的必需品和睡袋即可爬山即可。

我在煤礦賣煤的那些日子 在半山腰用午餐的時候,安蘇晗特意去了趟廚房,七八分鐘后才拿著乾淨的碗筷出來。

慕景沛臉色漸暖,她是在乎他的,怕外面的餐具不幹凈影響他的腸胃,她親自去后廚給他煮洗餐具。

車上的事兩人心照不宣,都當沒發生過。但慕景沛手腕的衣服上一團可疑的水印,讓安蘇晗忍不住看了好幾眼。

最終她摸了摸自己嘴角后什麼也沒說。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不可能吧。

對有潔癖的人來說難道不覺得臟么?

上山路上,安蘇晗一直在思考這些問題。

「回去后,這件衣服,你洗。」男人看出她在想什麼,一個明確的答案讓她把心用在上坡路上。

兩個小時后,安蘇晗已經氣喘吁吁。

說什麼她也不願意再往上走,她寧願在多因子模型里分析各個市場的大小周期,起碼不會累的腿軟。

幕邇凡見他們已經落後,不斷焦急的鼓勵著親媽。

安蘇晗堅持半個小時后,再也走不動:「寶貝,我也很想配合你衝到隊伍前面,但是你娘老胳膊老腿,快斷了。心疼我幾秒好不好?」

幕邇凡見她是真累,懂事的點點頭,其實早到晚到不過是孩子間一種爭相比較,媽媽累了,他可以等等她。

「怎麼不求我疼疼你?求我比求兒子管用。」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