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我回來了」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了王炎的聲音,王文平立即示意女兒不要再說了,然後沖妻子使了個眼色。

「小炎回來啦,吃飯了嗎,快進來吧。」費琴看到女兒已經噤聲,這才笑著打開了門。

「本來想吃飯的,不過因為和我一起吃的人走了,我也就沒吃成。」

王炎說的當然是靈珊走了,他也就懶得再待在聖都酒店這件事。

但是這話聽到尋蕾耳朵里可就不一樣了,當時胥承德來之前,她確實說的是帶他一起去吃。

可是因為自己男朋友不喜歡自己這個表哥,她也就沒帶上他。

這事按說是她不對,可問題是她的飯還沒吃成,就被自己這個表哥以及尉遲虎的人給趕了出來啊。

大家也算是平了,你現在又來指責我是什麼意思?

恰好,出於面子,費琴又有些埋怨的道:

「蕾蕾,下午你不是說跟你表哥一起吃晚飯嗎,怎麼你現在餓著,人家也沒吃啊?跟你朋友一起玩瘋了?」

她當然不知道一個小時前自己女兒看到了什麼驚世駭俗的事,只是想客套一下而已。

可她這麼一說,卻將尋蕾個氣個不輕,

你可是我媽,怎麼還幫著外人一起欺負我?

而且自己被趕出來,說不定都是這傢伙成心的,現在還要來怪我?

「媽!你以為人家用我陪著吃飯啊?可能還嫌我礙眼呢!」

聽著自己女兒沒好氣的話,費琴立即就想說她沒禮貌,

可是到底王文平還是在社會上待得久,

他已經發覺自己女兒跟這個侄子之間似乎有些問題,所以連忙打起了圓場:

「好了,好了,既然都沒吃飯那就坐下來一起吃點吧。小炎啊,剛才你幹什麼去了?」

三國之老師在此 「我去見了個朋友。」

王文平聞言點點頭,然後皺著眉頭悶聲道:

「你是我親侄子,你爸把你交給我,我自然要替他好好的管你。以前你在鄉下過的怎麼樣我也不過問,不過小炎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學習上你還是多用用功,爭取以後留在咱市裡發展,總好過農村。至於你以前的那些個朋友,估計也就是普通的農村小孩,沒啥前途,能不聯繫也就別聯繫了。」

這一通話說下來,明面上看似在關心王炎,實際上王文平卻是在幫女兒出氣。

尤其是他字裡行間,對於農村的不屑,更是表現的淋漓盡致。

他雖然最後說的是王炎的朋友,實際上更是在說他本人。

不過聽到這話,尋蕾卻大驚失色,她倒是聽出來父親在為自己出氣了,

可是她表哥的這個『朋友』可千萬不能隨便貶低啊,看看人家家人吃飯清場的那氣勢,萬一父親這話真讓尉遲家人聽到了她家還能待下去?

「爸,表哥的朋友挺好的,你可別亂說。」

女兒的話並沒讓王文平聯想太多,畢竟他也隱約聽說過王炎有個朋友,現在家裡在天河市搞房地產,賺了不少。

不過他並不在意,暴發戶而已,有錢又怎麼樣,他也很快就要升職了,

那時候,那些個搞房地產的,還不得個個巴結自己?

所以他滿不在乎的擺擺手道:「洛炎,別介意啊,以為你們不回來了,你伯母就隨便做了點菜湊合著吃的。這香腸你多吃點,別人送的,飯店裡這一盤也就一百多,還有這熏雞,你嘗一下……」

聽到王文平的話,王炎並沒太多情緒,這些人好歹都是自己家人,刻薄一點也沒什麼。

不過當他滿懷期待的看向餐桌的時候,卻不由得有些失望:

「這香腸是野豬肉的吧,雖然看起來肥一點,不過營養價值跟普通豬肉沒什麼區別。這雞,活了八年的雞,確實挺少見,身體里的營養估計都流失的差不多了吧。」

這話一出,王文平的臉立即就變了。

這小子這是在找茬嗎?就這一桌子菜飯店裡沒有四五百根本下不來,他竟然說這些東西不好?

當然了,畢竟是自己親侄子,他只能悶悶的道:

「小炎,看來你在農村接觸這些豬啊雞啊的就是比我們多,懂的倒是不少。」

倒是尋蕾,噗哧一聲就笑了出來,惹的她爸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其實小姑娘並不是笑她爸剛才吃了癟,而是在笑這王炎也太沒水準了。

是,我知道你剛才在聖都酒店可能把那裡最好的菜吃了,可你總不能天天那樣吃吧?

再說了,只吃一次你牛氣什麼啊?

費琴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畢竟這一桌子菜也算是她認真烹飪的,如果那些都不好,那她做的不用說也知道是什麼評價了。

不過王炎的下一句話,卻讓她眉開眼笑。

「哇,伯母,這些菜是你做的嗎,真不錯!」

「小炎啊,就你會說話。我就一直說嘛,這些外面做的香腸啊、熏雞啊,哪有家裡的菜乾凈好吃。」 沒人知道王炎說的可不單單是菜做的好吃,畢竟費琴也不過就是家庭主婦,

就算手藝再好,但是在縱橫星球的王炎面前,

也肯定算不上人間美味。

真正讓王炎感到驚訝的是,

吃了她做的食物之後,自己體內的真氣,居然漲了一些!

要知道,來到地球這半天,他已經嘗試過運行自己的功法,

可不管他怎麼努力,體內的真氣就是紋絲未動。

而現在,感受著體內真氣的提升,王炎著實有些傻眼:

吃東西提升實力對於他來說並不意外,可那是他身為龍時的修鍊方式,

現在他明明穿越成了人類,難道不應該使用適合人類的修鍊功法提升實力嗎?

難道說,他現在仍然是一條龍?

總之,帶著這個疑問,王炎是大快朵頤,

不到幾分鐘,桌子上所有費琴做的菜都被他一掃而空,而王文平所顯擺的那幾種別人送的『高端食物』他卻碰都沒碰。

這無疑讓王文平氣得臉都綠了,農村人就是沒見識!

好東西都不懂,只知道吃那些粗茶淡飯。

看到老公的臉,費琴在一旁竊喜不已。 奶娃後媽粉嫩嫩 這麼多年來,自己丈夫一直嫌棄她手藝不行,今天,沒話說了吧,看看她侄子吃的那叫一個香。

尋蕾則是傻了眼,她是確實知道自己這表哥可是把聖都酒店包了場,

在哪什麼菜吃不到,怎麼也不至於餓成現在這樣吧?

突然,她眼前一亮,難道說,王炎去聖都不是吃飯?

想到這裡,她突然釋然了,之前這個表哥和那漂亮的女孩確實讓她有了先入為主的錯誤想法。

她一直以為王炎是尉遲虎的女婿,現在看來,難道說他們剛才包場不是為了吃飯,而是其他事?

沒錯,一定是這樣,說不定只是自己這個表哥有什麼事恰好幫了尉遲虎的女兒,人家為了感謝他才擺剛才那麼個局。

可是尉遲虎畢竟是天河市真正的大佬,跟他在一起吃飯,能吃下去就怪了,

尤其是她表哥這農村來的,估計上了飯桌就一直在抖,難怪現在餓成這樣。

她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明顯,看向王炎的目光,也從敬畏疑惑轉變成了不屑。

「伯母,我吃好了,您做飯真的不錯。」

吃完最後一片菜葉,王炎滿意的沖費琴笑了笑,然後就站了起來:

「我先回房了,如果有事就喊我。」

「好嘞,小炎,你回房間吧。」費琴說著不忘沖老公得意的笑了笑。

「哼,我看那小子就是窮慣了,好東西都不會吃。」王文平一臉的悶悶不樂。

回到房間的王炎,正準備剛剛體內增漲的真氣好好的提煉一下,房門卻響了。

「哦,蕾蕾啊,有什麼事么?」

她雖是王炎曾經最迷戀的女孩,不過現在,對方在他眼中,不過是個親戚家的女孩罷了。

「王炎,我知道下午的時候我做的不對,胥承德是我男朋友,我也不好違背他,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自然不會在意,你多心了。」

「嗯」對於王炎反應的平淡,在尋蕾的意料之中。

這些男生,就算為了面子,在意也會說不在意的,如果他真不在意還會專門要求尉遲虎清場聖都酒店了。

當然,她來找這個表哥可不是這事:

「我是想問你,今天那女孩請你吃飯,是不是因為你幫了她的忙?」

聽到她的話,王炎倒是有些驚訝:

「蕾蕾,你倒是聰明,沒錯,我是幫了她……」

表哥的誇獎,只是讓尋蕾嘴角一彎,沒有太過在意。

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其他熟人,哪個見了她不是百般誇讚?

漂亮,聰明,懂事,大方,有氣質。

此類的話多如牛毛,多一個王炎誇自己,實在沒有任何感覺。

現在的她只是明白了,這個農村來的表哥,終究只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人而已,自己如果想走得更高,一定要遠離這種人才行!

尋蕾得到了答案,正想離開,卻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平靜的話:

「不過身為親戚,我還是想提醒你,小聰明終不可取,有些事別當然。」

聽到這話,尋蕾微微一愣,然後不屑的哼了一聲便回到了自己房間。

王炎也不在意,反正自己的好意已經送出去了,她願不願意領就跟自己無關了。

逆天小毒妃 伯父伯母也不會找他,自己也就可以做一些事了。

事實上,從剛才吃了青菜發現自己體內真氣提升,王炎就已經在想這事了。

自己很有可呢如同前一世一樣依靠食物來提升實力,為了驗證這個想法,現在他要借著夜色去做一些事情。

王文平和費琴自然不會來找他,但是尋蕾可就不一樣了。

她討厭別人在自己面前裝逼,尤其是自身沒什麼實力的人。

王炎若是最後不告訴她那些話還好,既然說出口了,她就要讓他明白,自己的世界,他根本看不懂!

敲了敲他的房門,卻發現沒有動靜,尋蕾一推房門,卻發現沒有鎖。

進了表哥的房間,她卻發覺裡面空無一人,而窗戶卻打開著。

她不屑的哼了一聲,就走出房間,這個王炎,八成是把這裡當成農村了吧,出去都不走門,跳窗戶,真是沒素質。

等等!

尋蕾離開的腳步突然頓住了,她瞪大了眼睛看向王炎房間的窗戶。

怎麼可能,她家是六樓啊!

而此刻的王炎,當然不知道自己跳窗出來這麼快就被發現了,不過就算髮現了他也不會在意。

因為他感知到了某處有一股強大的生命能量!

既然決定驗證自己是否要像龍一樣提升實力,那自然要尋找一些食物,而這個擁有強大生命能量的生物,當然就是最好的目標。

藉助著出色的感知能力,王炎很快就來到了這個距離伯父家兩公里的廢棄廠房門前。

至於那個強大的生命,他也不用在感知了,因為對方此時跟一隻看門狗一行被拴在了大門口。

這隻生物長得像獅子,不過具體名稱,王炎並不知道,畢竟上一世他最差的食物也比這生物強大百倍。這種身為開光期的劣質食物,前一世可絕對入不了他法眼。

不過現在嘛,方圓幾公里似乎只有它的生命氣息最強烈。 紫荊虎獅,外形似獅,紫色的鬃毛,毛皮上卻長著虎一樣的條狀紋,因而得名。

這種生物可不是普通的野獸那麼簡單,

事實上,絕大多數普通人甚至都不知道這種生物的存在。

這也難免,成熟期甚至能達到融合期實力的紫荊虎獅,在世上的數量,也比某種黑白雙色國寶來的更少。

而且它們無一不生活在人跡罕至、靈氣充沛的地方。

偶有現身的傳聞,也會被很快壓下去,所以千百年來,普通人根本不可能了解這種層次生物的存在。

雖說這種生物照比自己曾經的那些零食,還要弱的多,

但是王炎也不得不承認,這隻獅子,確實挺漂亮的,就是不知道中暑沒。

當然了,這是食物,再漂亮也不是欣賞的時候。

雖說這東西跟自己以前的食物根本不能比,但是以王炎現在的實力,這隻猛獸絕對是他不可多得的好食材。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