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功房內,南星雙手張開,身後出現一片雲紋神色,一大片的奇異光芒將這裡籠罩,南星身上傳來一股力量,身後的雲紋都在翻滾,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跳動一般。

這個時候南星雖然看不到身後的雲紋變化,但是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切都出現在了他的身後,自己所有的異象全部都出現了,在他身後的雲紋之中翻滾流動。

一道道紫色的霞光鋪滿雲紋,一個中年人半卧在雲紋之中,微笑著看著一切,慈祥無比,這是聖師,最先出現在三千紫氣中的正是卧室,而隨著聖師的出現,緊接著便出來一聲鳴叫,鯤鵬張開了翅膀從雲紋高出落了下去,落到下面的時候身體猛地一個大變化,成了一條魚,只有那甩動的龍尾表示著它的身份。

踏踏!

雲紋震動,成片黑色的士兵出現,領頭的自然不用說,正是那位至高無比的真皇,可以一隻手撕裂天地,至今為止讓很多強者對南星刮目相看的強大存在。這雲紋也是奇怪無比,明明在南星身後只有那麼一點,但是在南星的感官下,這雲紋龐大無比,就好像是一方新的天地,一切都在那裡。

眸!

一聲牛叫響徹雲紋之中,南星身形都是一震,他的異象之中可沒有牛,若是真的出現牛的話,那麼就是那位人物出現了。

青牛在雲紋的一處出現,還是那樣的悠閑,身上一個白髮的老人半睜著眼睛,就像是睡著了一般,只是當老人出現之後,其他的異象都在緊緊的看著老人,便是真皇都一樣,這個看起來和善無比的老人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雲紋空間,成。」莫名的南星突然開口,所有的雲紋都在改變,似乎在塑造著什麼一樣,這一片雲紋開始變化,發生了劇烈的改變,首先出現了大地,一片大地出現,這裡就像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一般,竟然出現了花草山水。

哼!

南星悶哼一聲,一股力不從心的感覺升起,他發現自己的力量消耗極快,而且心神此刻無法恢復一般,南星感覺自己無法繼續下去了,這個世界還缺少最重要的兩種東西,但是南星此刻已經無法辦到。

轟!

就在這時,突然一股可怕的力量從雲紋之中傳來,真皇一步踏了出來,一拳轟了出去,震得這個新生的雲紋空間各種波動,而且在這波動之下,天空忽然變得黑暗起來,就在南星緊張的看著雲紋空間的變化時,一輪明月從真皇的拳頭中飄了起來,最後掛在了天空,這真皇竟然生生用自己的拳頭在這空間內製造出了一輪明月。

南星暗暗咽了口口水,這樣的實力太過於可怕了,用拳頭製造月亮,雖然這裡只是一個奇異的幻想空間般的存在,但是想要製造出月亮可沒有那麼容易,這就表示著真皇活著的時候同樣擁有這樣可怕的力量。

啪!

就在南星驚嘆的時候,騎著青牛的老人終於也出手了,他的做法比真皇還要簡單,一隻手伸出,輕輕點在遠處的天空,一道波紋震蕩,月亮開始推隨,那裡出現了一團熾熱,一股熾熱出現在了雲紋空間。

鳴!

一聲屬於飛禽的叫聲響起,一個長有三隻腳的烏鴉出現,黑色的羽毛覆蓋,三隻腳同時抖動,這烏鴉猛地一張翅膀,身體竟然化作一****日掛在了天空,和空間另一頭的月亮遙遙相對,這竟然是一頭金烏,傳聞之中金烏可以化作大日,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隻金烏卻是一身的黑色毛羽。

「這才是真正強者的力量嗎?」南星在日月出現后,那種疲勞便開始慢慢的緩和,或者說開始消失,看著天空中的日月,南星第一次充滿了羨慕,這就是真正的左手為月,右手為日,這樣傳說般的力量竟然真的出現了。

「這個空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南星感到一陣頭疼,腦海之中莫名其妙的多了這麼一大段的記憶,全部都是和這空間有關係的記憶,這個雲紋空間所傳來的記憶,原本這記憶是不會出現的,因為很少有人會在雲紋空間一出現的時候便能夠製造出日月,或者說南星是第一個,因為便是雲紋空間都是少有人能夠達到的,整個獸書大陸的消息都沒有傳出來,得到的人都安安靜靜的。

「這個空間,真的有這麼強嗎?」南星觀察著這個空間,目光慢慢的變得發亮起來,如果真的和這空間記憶一樣的話。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雲紋空間,一個專屬於異象的空間,異象這種東西是從古至今一直都存在的,似乎是來自於某些奇怪的地方,一開始這些異象並不能真的擁有很強的力量,更多的是表現出這異象的特殊,比如說皇帝生來便有龍騰之象,這就是異象。

但是隨著時代的變化,也就是到了現在,異象有了一個巨大的變化,那就是異象擁有了力量,同時能夠帶給擁有異象的人力量,而雲紋空間便是隨著這異象的改變而出現的,一個可以讓異象居住的空間。

異象是沒有相同的,如果一個人已經有了某一種異象,那麼在這個人死之前他所擁有的異象就不會在出現,好似秦風雲的火麒麟,除非秦風雲死了,否則別人只會擁有黑麒麟,墨麒麟,冰麒麟,但是絕對不會出現相同的火麒麟。

這個空間給南星的感覺就是如同西遊世界那樣的空間,這些異象都有著自己的思想,自己似乎可以在這裡跟著他們學習,也可以將異象召喚而出,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南星感覺自己使用異象所消耗的力量似乎變得小了,這個空間帶給南星的似乎不僅僅是那麼的簡單。

鳴!

在南星還在思索的時候,突然雲紋空間傳來叫聲,那是一頭飛禽的叫聲,一頭火鳳出現在雲紋空間,南星愕然,突然之間想起自己之前似乎出現過火鳳異象,只是沒有想到這傢伙是在雲紋空間完整后才出現。

啪!

火鳳直直的落了下來,將雲紋空間的大帝砸出一個大坑,而火鳳就這樣落了進去,那裡很快便在突起,漸漸的形成了火山,而在火山的下方則是熔岩,讓南星一陣無語,這傢伙是在給自己造住的地方啊!而且不是說鳳凰喜歡居住的地方是梧桐神木嗎?這火山熔漿是個什麼鬼,這不是應該由熔岩巨獸那種怪物居住嗎?

不管此刻看著自己的異象一個個開始選擇起了自己的居住處,真皇自然不用說,一拳砸出一個月亮的強人,手一招地面突起,一座巨大的宮殿出現,包括那些士兵都進入了宮殿之中,宮殿上三個大字,阿房宮。

騎牛老人則進入了一座山內,上面出現了道觀,在那山腳也出現了石碑,上面寫著首陽山。鯤鵬落入了一片海域之中,三千紫氣伴隨著日月鋪滿天空,聖師造了一間小屋住了進去,這些異象都有著自己的個性,這個時候他們就是活物,不,是生命。

南星將自己的心神收了起來,那一片空間就在自己的心口之處,他睜開眼睛后,身後的雲紋都已經被身體吸收,一點都沒有留下,讓南星驚喜的是他的實力竟然增加了,原本只是師級的境界在這一次破入了侯級,雖然說他的戰鬥力可不只是侯級。但是境界這種東西可不是隨著戰鬥力而改變的。

打開練功房的門時,天已經黑了,一輪明月掛在天空,南府眾人除了白玉在門外之外,其他人也都已經不在了,不過這樣更好。

「白玉,知道雲紋空間嗎?」南星突然開口問道,雲紋空間雖然空間本身已經傳遞了不少的信息,但是南星對其的理解還是不夠,想要問一問存活最久的白玉,骨殿這東西可是存在了太久太久的時間了。

「雲紋空間?」白玉有些疑惑,這東西他完全沒有聽說過。

南星想了想將自己已經所知道的雲紋空間告訴了白玉,或許能夠讓白玉想起來什麼,不過事實證明雲紋空間似乎真的是他第一次聽聞。

「我沒有聽過這個空間,不過。」就在南星失望的時候,白玉一個不過讓南星提起了精神,「在遠古的時候有一個幻想空間,那時候的強者通過自己實力生生創造出一個空間,並且可以在空間中捏造幻想中的凶獸用來幫助戰鬥。到了上古的時候則沒有出現,而在近古,又出現了獸書空間,可以將獸靈安放在空間之中居住,到了最高程度的空間都可以完美的復活獸靈,這雲紋空間聽起來就和這兩個空間一樣。」

「是這樣嗎?」南星思索道「這樣的話也就是說我也可能讓自己的空間中的異象復活嗎?如果真的可行的話?」

「那樣府內的實力可就增加太多了,那位真皇若是出現了,這片東勝區域都無法存活。」白玉開口道,他說的是實話,真皇的實力可怕無比,便是白玉都自認為無法比及一點,白玉甚至將真皇與骷髏王相比,而且獲勝大的一方是真皇,這倒不是白玉無休止的誇獎真皇,而是這是一個事實,真皇的實力真的可怕。

「不過那個時候估計是很難出現了,」南星無奈的擺了擺手。

「這種類型的空間可是有著嚴謹的等級的,現在的雲紋空間估計就是最低的等級,想要提高還需要努力。」白玉搖搖頭道「幻想空間和獸書空間都是需要機緣和自身實力才能夠提升,估計雲紋空間也是一樣。」

「是嗎?」南星點點頭,心中對於白玉的說法很是贊同,他就感覺自己的雲紋空間還有提升的價值,想到這裡南星心中便是一陣火熱,那可是傳聞中的太清李耳啊!若是真的能夠讓這位大神以真實存在的方式出現,那麼自己就可以安然的去探索這片大陸的神秘之地,那些即便是現在都沒有人去過的地方。

後來確實證明白玉的猜想沒有錯,但是雲紋空間真的就只有這樣嗎?而且那些人所擁有的雲紋空間就和南星的一樣嗎?雲紋可是只有南星一人才有的。當然這些都是后話,現在南星要考慮的是明日的最強之爭,真正的異象大戰即將來臨。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擂台還是多個擂台的組合,因為異象大戰的時候,有時候表現出來的異象是異常龐大的,如果因為擂台太小而導致失敗那就實在是太掃興了。

「第一場孟國南星與長安鄭林。」裁判大聲說道,聲音在這裡響徹。

下方的人立馬跳了上來,一個便是南星,而另一個則是那日顯現出通臂猿猴異象的青年,兩人的實力都很強大,都是遠古級別的異象。

「我知道你很強,」鄭林開口,目光之中有著一股野性的暴虐,這是通臂猿猴帶來力量的同時也給他帶來的心理變化,這也是一種戰意,一種暴虐的戰意,「讓我見識一下所謂的真皇吧!用你的全力來打敗我。」

「那要看你夠不夠強,」南星滿臉的自信,尤其是在擁有雲紋空間之後,他的異象掌握更加的強大了,現在的鯤鵬和之前的鯤鵬又已經有了不少的變化,在各種加強,「不夠強的人是沒有可能見識到真皇的強大的。」

「好,那就讓你見識我的力量。」鄭林狂熱了起來,身後突然爆發出一股狂野的力量,一個巨大的身影開始籠罩這裡,那是一頭巨猿,托著日月,踏著乾坤,但是轉而這巨猿開始縮小,身形也變得凝實起來,力量沒有因為縮小而減少,反而是變得更加強大。

「來吧!」南星沒有在第一時間顯現鯤鵬,他的異象可不止有鯤鵬,手掌揮動,一道道紫色的霞光出現,南星身下突然出現一頭鵬,這是鯤鵬的一種形態,托著南星衝天而起,手中的霞光開始綻放,在南星手中化作了一張弓。

「兩種異象同時使用嗎?」鄭林臉色凝重起來,他雖然充滿了戰意,但是並不是說他就只會橫衝直撞,反而戰意讓他更多的掌握了戰鬥,就像是本能一般,他更不會去說什麼飛上天空,戰鬥本來就沒有對等。

轟!

南星手指一拉,紫色的霞光開始彙集,一道粗壯的紫色瞬間從那張紫色的大弓之中射了出來,像是可以穿透大地一般,氣勢洶洶。

「將三千紫氣貫長河掌握到了這種程度,他已經不光是可以幻化這麼一種武器進攻了,」有人慢慢的震撼,同時也是讚歎,以南星的年紀可以同時使用兩種異象本來就是極為難得的,如今更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將這兩種異象掌握的熟練無比,這不得不讓人讚歎。

吼!

通臂猿猴大吼,鄭林一拳轟了出去,通臂猿猴黑色的臂膀在那裡顫動,震動的空氣都在發顫,那紫氣終究還是落了下來,但是並沒有擊中鄭林,而是被鄭林一拳給擊偏,射在了擂台的一角,發出了轟鳴。

「抵擋住了嗎?那麼這樣呢?」南星淡淡道,手中大弓輕輕一拉,一道淡淡的紫色霞光化作箭矢,和剛才那到紫色光芒相比,這一道紫氣是那麼的薄弱,是那麼的不起眼。

「怎麼回事?」鄭林渾身毛髮都在崩起,汗毛都豎立了起來,幾乎是出於本能的,他在一瞬間離開了自己剛才站立的位置,而就在他離開的瞬間,那個地方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洞口,穿透了擂台。

不光是鄭林,台下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剛才的紫光那麼的強大卻只是讓人感到震動而已,但是這一道看起來是那麼的薄弱,但是所爆發出來的力量是那麼的可怕,擂台都被打穿了一個小洞,這若是被攻擊在了身體,那絕對是一個洞,根本無法抵擋。

一滴冷汗從鄭林的額頭落了下來,剛才若不是自己的本能,估計自己就會被打穿一個洞,縱然不會死亡,也絕對會受到極其嚴重的傷。

「三千紫氣有這樣強大的攻擊力嗎?」那日天空的老人再次出現,看著那擂台上出現的洞,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要知道自古三千紫氣其實都是一種尊貴的象徵,也有人用紫氣來進行防禦,進行在某些力量的加強,直接用三千紫氣來攻擊的根本沒有,跟何況是幻化成武器,並且發揮出這樣可怕的力量。

「你若是連這點力量都無法抵擋,那麼就不要想著見識真皇了。」南星眼睛一眯,手中紫色大弓猛地拉開,三個不同的紫色光點出現,這是代表著三根箭矢,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南星再次開口道「友情提示一下,這些箭矢都算是我的異象之力,所以這一次一定會射中你,想好怎麼防禦吧!」

叱!

空氣之中劃出一道裂痕,就在南星的話說完之後,三道箭矢如同流星一般飛出,而鄭林則在最快真的做出反應,一道道可怕的力量在他的腳下迸發,他就像是一顆導彈,瞬間離開了原地。

「真的在追蹤?」一些人睜大了眼睛,原本以為南星是在玩笑,但是這些箭矢真的是在追著鄭林。

「可惡!根本無法躲避,只有兩個辦法,」鄭林腦海飛快的閃過一切可行的辦法,一個是幹掉南星,這些箭矢沒有了控制自然不會這麼追蹤,但是看著高高在上的鵬,鄭林在這個念頭出現的時候便放棄了,而另外一個就是將這箭矢抗下來,只是。

轟!

鄭林的身體被通臂猿猴包裹,日月乾坤都被他拿在手中,可怕的力量瞬間爆發,那一對原本還算是虛幻的猿猴雙臂此時變得凝實起來,可怕的力量瞬間被集中。

轟!

南星這一次的箭矢似乎不是那種穿透性的,但是力量依舊可怕,鄭林即便是讓異象包裹了自己,然而身體還是被擊飛,通臂猿猴的身體都被擊潰,整個人都恢復到了平時的樣子,摔倒在了擂台之上。

「……」鄭林掙扎著想要再戰,但是最終能夠做到的卻只是將手指抬了起來指了指南星,僅此而已。

「效果很不錯,」南星淡淡一笑,這和自己預想之中的沒有什麼差距,就是這種力量,三千紫氣貫長河真正的使用方法。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黎國王青。」先上台的女人開口。

「小鬼山秦強。」青年緩緩開口。

黎國只是一個小國家,和孟國這些國家相比都有著天大的差距,而小鬼山聽起來似乎是一個很簡單很讓人想笑的地方,但是那裡卻是一個禁地般的存在,很少人有人會踏及小鬼山,那裡山清水秀,倒也不是什麼窮山惡水,但是卻沒有人會去,據說那裡每個地方都可能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有一個小鬼,而小鬼山的主人更是存活了不知道多久的鬼王,聽聞上一代的大唐陛下到了那裡都是禮讓三分。

王青臉色凝重,顯然也是知道小鬼山的存在,她倒是沒有將自己的火焰馬異象召喚出來,雖然這是上古級別的大異象,但是在這個人面前只有出全力才有可能獲勝,如果自己也能像之前那人兩種異象同時使用就好了,王青苦笑一聲,兩種異象同時使用,這樣已經不是天賦的問題了,實在是太少人能夠做到。

吼!

咆哮的吼聲瞬間出現,一個漂亮女人身後出現了一頭巨大的凶獸,九個巨大的如同獅子一般的頭顱在那裡晃動,十八個眼睛之中充滿了可怕的氣息,似乎隨時可以將一切吞噬一般,那一對如同惡猿一般的拳頭以及矯健的龍馬身體,這樣的組合看起來是那麼的不可思議,但是此刻組合起來卻是那麼的可怕。

九身犼,這傳說中的凶獸,如今這個時代迎來了屬於這個時代的變化,異象開始變得繁多,開始變得強大起來,如果時間再往回推個幾百年,就算是近古級別的異象都會受到強烈的追捧。

嗷!

龍吟之聲驟然響起,卷著雙翅,舒展著尾巴的地獄黑龍從地面緩緩飛了起來,那一對翅膀碩大有力,森然的氣息在黑龍的身體蔓延,獨屬於黑龍的氣息在這裡震動。

轟!

幾乎是同時,秦強和王青同時出手,九身犼身前一個巨大的空氣彈飛了出去,而那黑龍的嘴巴一張,大口大口的龍炎便落了下來,與這空氣彈撞擊在了一起,兩種力量僵持了幾息的時間便同時消失不見。

「戰!」王青此刻不像是一個俏佳人,而是一個有著無邊力量女武神,拳頭拉直一拳便轟了出去,可觀的力量瞬間出現,將這裡的空氣都震動的嗡嗡作響。

那秦強絲毫不懼,黑龍的力量並不比其他凶獸弱,反而因為有著龍族的血統,那種加持的力量非常強大。

「這兩個人到底還是差了一些,」那日的老人看著下方的戰鬥搖搖頭。

「差了一些?」神山殿主微微一怔,然後開口道「是說和那個小子相比較嗎?」

「要不然呢?」老人沒好氣道,「他們還局限於異象本身的力量,如今的戰鬥便是誰的異象更加強大,用的都是異象直接賜予他們的戰鬥方式,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差距,說差了一些只是安慰的話,真的比較起來,他們之間差的太大了。」

「似乎真的是這樣。」神山殿主微微一思索便知道了老人的意思,然後再看著下方的戰鬥然後和那個小子相比,確實兩者之間有著一條如今不可逾越的鴻溝。

是的,南星如今雖然同時是在使用異象之力,但是他將獸書的力量,還有一些只是聽聞的武技,或者說其他的力量完美的融入了異象之力中,這就是一個差距,其他人還在使用這異象本身的力量時,南星已經在這基礎上做出了巨大的突破,就好像兩個人決鬥,其中一個人剛剛學會了使用刀具,然後發現對手已經把刀具安裝在了槍上,雖然都用了刀具,但是這結果不言而喻。

轟!

秦強身體猛然後退,黑龍身上出現了太多的傷口,一片片龍鱗都在顫抖,一些龍鱗早已經消失不見。

「那種秘技,」秦強皺著眉頭,他知道九身犼有著聲音上的力量,可以直接轟擊在對手的精神之上,他已經儘力的去防禦了,但是這時不時參雜著這種力量的吼叫實在讓人防不勝防,這讓他有些疲於應對。

「既然如此,那就不去防禦。」秦強整個人怒吼一聲,身體猛然下向前俯衝,與其這樣下去失敗,還不如直接上去一戰,這樣或許還有一絲機會。

「不愧是小鬼山出來的人,很快就想到了最好的應對方法。」神山殿主讚歎道,便是身旁的老人也是點點頭,這種敏銳的思維是很重要的,關鍵時候可以救命。

「最強黑龍,地獄一擊。」秦強拳頭伸直,身後的黑龍都裹在了他的拳頭之上,所有的力量都匯聚在了一塊,這包含了如今秦強對地獄黑龍所有領悟的力量,被這樣一拳砸中,就算是有九身犼的防禦,都會輸。

「這一招,不可硬接,」王青身體猛然後退,同時九身犼發出狂躁的一聲吼叫,伴隨著音波的攻擊瞬間轟擊而出。

「沒有用的,」秦強大叫,身體化作一條黑線,幾乎在那九身犼的攻擊轟擊在他身體的時候,他的拳頭狠狠的落在了九身犼的身上。

咔咔!

清脆的聲音響徹整個擂台,九身犼的身體出現了一道道裂縫,巨大的異象在秦強這一拳下開始徹底崩碎,一片片的消失。

「哈哈,哈哈!」秦強喘著劇烈的氣息,整個人終於忍不住摔倒在了擂台之上,這一拳已經耗盡了他所有的力量。

「你勝了我,但是輸了比賽。」王青開口道,「你是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接下來的幾場比賽雖然也都不錯,也有遠古異象出現,但是卻沒有那麼多的激情,南星也是看的有些昏睡,這些人的實力不是不強,但是他們的比賽一板一眼就像是事先排練好的節目一樣,讓人沒有太多看下去的慾望。

這樣的比賽直到第十二場,決定今日最後一個可以將進入明日比賽的名額。

「妖靈洞牛妖。」第一個青年笑眯眯的,手中握著一把摺扇,看起來像是一個花花公子,然而名字驚人,牛妖,一聽到牛妖估計所有人腦海中想到的都是一個帶著牛角的蒼莽大漢才對,而不是這樣一個白面小生,這人更像是狐妖兔妖才對。

「劍塚,劍二十四。」對面的青年淡淡開口,聲音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就像是沒有感情的石頭,但你若是盯著他的眼睛看,就會感到發麻,那一對眼眸沒有絲毫的感情色彩。

「劍塚的人嗎?這一代又出了嗎?」老人盯著劍二十四的後背看了好久,這個看起來剛剛成年沒有多久的青年便是這一代劍塚傳人嗎?「還有妖靈洞,每一代也就會出現兩名妖靈,這一代如今也出世了,看來現在就是這個時代將要崛起的時候嗎?」

「大人,妖靈洞的妖靈我倒是知道,但是這劍塚?」神山殿主表示自己根本不清楚劍塚是個什麼鬼,只聽字面意思是埋藏著劍的墳墓,但那裡應該是一個勢力門派才對。

「你不知道也正常,最近一代的劍塚傳人還是在今古剛剛開啟的時候才出現的,」老人開口道「劍塚自從第一代在上古出現之後便一直都有傳承,而且每一代之間都沒有固定的時間,可能是幾年,可能是幾十年,也有可能是上千年,這些都是不確定的,而劍塚的人名字便是已自己的排名來命名,也就是說這個小子便是劍塚第二十四代傳人。」

「那就是說傳說那位斬龍裂鳳的那位劍十六也是劍塚的傳人?」神山殿主張大了嘴巴,想著這一種可能。

「不錯,劍塚的人可沒有弱者,這一代更是應異象之力而出,看來他的異象是劍了。」老人開口,眼睛死死的盯著劍二十四,這很有可能會是一個將來名震大陸的強者,劍塚之人,沒有弱者。

擂台之上,兩種極端出現在上面,一個沒有絲毫的表情,如同木偶,一個則是笑眯眯的,眼睛都快要眯成一條縫了。

啪!

劍二十四伸手,一柄血紅色的細劍突然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這是他的異象同時也是他的劍,對於劍塚的人來說,劍和生命是一樣的,或者說劍還要高於生命。

「此劍,名為阿鼻。」劍二十四淡淡開口。

所有人都緊緊的盯著劍二十四,這是武器類的異象,但是上面傳來的氣息告訴所有人這是一柄遠古級別的劍,同樣也是遠古級別的異象,能夠得到遠古級別異象的劍,這對於劍塚之人來說,比得到了什麼都要重要,在這個異象將要崛起的時代。

「哎呀呀!很不錯的異象啊!看來這次要遭啊!」牛妖一臉的笑意,口中說著要遭,但是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要遭的樣子,身後漸漸的浮現出自己的異象,那是一頭牛,一頭如人一般站立的牛,或者該說是牛頭人,拿著一條黑色的鎖鏈,身上帶有一股陰氣,雖然這只是上古級別的異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當這牛頭異象出現的時候所有人不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寒氣,渾身都有一股發麻的感覺。

「陰司牛頭。」南星看著牛頭不由開口道,這不就是陰司的牛頭馬面中的牛頭嗎?和自己當初在終古世界的陰司牛頭相比,除了不是骷髏外,其他的可都是一模一樣,尤其是那陰司牛頭出現的時候,南星都感覺自己額頭的陰司陽王印記在深處跳動了一下,這就更讓南星確認這是陰司牛頭,「有意思,難怪只是上古級別的異象卻能帶來這樣的寒氣,原來是這樣。」一個勾魂使者出現在這裡,若是沒有一點變化,那麼這才不正常。

啪!

牛頭出現之後,手中的鎖鏈便在那裡轉動,忽地一拋,直接向著劍二十四而去,那黑色的鎖鏈宛若游龍一般,幾乎在瞬間便到了劍二十四的面前。

咔咔!

劍二十四隨意的甩了幾個劍花,化作紅色的蓮花,將這鎖鏈擊退,不光如此,那些被擊中的地方都出現了暗紅色的印記,一個個小小的裂縫出現在了那上面,讓人驚異。

「勾魂鎖鏈都出現了斷口,」南星眼睛一亮,目光充滿了驚奇,這勾魂鎖鏈所用的可不是什麼鑌鐵之類的東西,而是自然形成,幾乎是不可斷裂的存在,但是現在卻被擊出了裂口,縱然這只是異象。

「哎呀呀!好可怕的傷害啊!」牛妖笑了起來,但是眼睛之中的震驚卻是一閃而過,顯然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無趣的比賽,結束吧!」劍二十四突然開口,腳步一踏,下一刻已經出現在牛妖身前,手中的阿鼻就像是切豆腐一般,瞬間將那牛頭砍成兩半,而這血色的阿鼻劍則落在了牛妖的脖頸之上。

一切都發生在瞬息,所有人都只聽到劍二十四開口,但是下一刻牛頭破碎,而牛妖的脖頸之上出現了一把劍,這結局已經非常的明顯。

「真是強的可怕啊!」牛妖舉了舉手,表示自己投降,看向劍二十四的目光也是有著無比的震撼,雖然他口中花花,但是卻沒有想過自己會輸的這麼快,是的,他在看到劍二十四的時候便知道自己贏不了,一個可以將自己情緒完全收斂的人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做到的,但是他沒有想到劍二十四這麼快,這麼強,自己幾乎實在瞬間被打敗。

「這樣回去會被雪妖打死吧!」牛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整個人都不自主的打起了哆嗦,那個惡女。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二十四人,十二場比賽,除了最後一場被直接秒殺的牛妖之外,其他人可都是耗費了不少時間,至於剩下的比賽將會在明日決定出真正的最強,這一代的異象最強之人,這種稱號雖然說沒有什麼實際的作用,或者說還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紛爭。

回到南府南星和幾女一塊吃了飯,將自己新寫出來的《道經》傳授下去之後,南星便走走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南星今日在見到那牛頭之後,竟然一隻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沉睡感,雖然不是很眼中,但是那種沉睡感就像是來自靈魂一般根本無法消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